第三回 狼子弄奸谋 香囊暗掷 龙泉映霜骨 仙女飞来
 
2020-08-22 16:21:28   作者:张梦还   来源:张梦还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渡笑道:“我今儿倒不是来看老夫人的,却有几位朋友要见一见你们公子。”
  那仆人道:“我家公子正在演武厅上宴请客人哩。诸位请在厅上稍待,小的即刻去通报。”说着便侧着身子在前面带路。
  众人在厅上坐了,下人献上茶来。少时一阵靴子晌,进来一人,年约二十七八,衣着华丽,一望便知是此间主人。
  那人见李遇吉也在,不觉呆了一呆,见了百渡却满面堆下笑来,抢前一揖道:“不知大师驾到,不曾迎接,恕罪则个。”
  百渡含笑起身道:“徐公子,贫道给你引见几位武林著名的朋友。”
  徐公子一听,来的竟是青灵观的人物,以及江湖驰名的金臂罗汉等人,好生敬佩。急忙笑道:“诸位来得正巧,舍下也刚好来了几位高人,务请各位移玉步一叙。”说着便举手肃客。
  张凌云有意要看他是否藏有江湖歹人,首先点头道好。
  众人穿过院子,走出月洞门,便已来到演武场上,前面厅上正排开宴席,坐了七八人,正在高声谈笑,下面十余个小厮端菜递酒,正在闹嚷嚷的。
  一到场子里,张凌云目光接触到场上竖着的一张木板上,首先便是一惊。
  后面跟随的徐春山更如触电一般,面色惨白,额上满布冷汗。还是周英在耳边提醒他道:“贤侄镇静一点,且着张卞二位如何行事?千万不可鲁莽。”
  徐春山微微点头,低声应道:“小侄知道。”
  原来那木板上牢牢钉着五枚铁鹰爪,布成梅花形,十分齐整。这鹰爪和徐全白尸体上的一般无二。
  厅上众人见徐公子领着几位道姑进来都面露惊讶之色,谈话声渐渐静止下来。
  徐公子尚未开言,座上一个女子首先笑道:“哟!这位不是周老英雄么?真是幸会!”
  周英一看,不觉大惊,只得勉强拱手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陈四姑。”
  徐公子诧异道:“原来你们是熟人。”
  周英笑道:“五年之前,我和一位故人上岷山拜候谢老前辈,与四姑曾有一面之缘。”
  那女子笑道:“是呀,一别五年,周老英雄还是健烁如昔,真是可喜可贺。”
  众人都久闻陈四姑名头,除了周英而外却都未见过,这时见她嘴角含笑,体态风骚,水淋淋一双杏眼,十分妩媚,和江湖上一般传闻简直不像。这时陈四姑也在打量张凌云,四目相投,却彼此都不理会。
  除了陈四姑而外,座中尚有一位装束奇异的少女,穿一件紫色长衣,长发披肩,眉眼长得颇为清秀。此外便全是些劲装汉子。
  这里徐公子一一替双方引见,原来全都是武林中成名的人物。
  那紧靠陈四姑肩下坐着的,便是夜游神赵妙峰。此外还有金陵扬武镖局的总镖头朱莫敌,江陵雄威镖店的总镖头黄伯威,这两人在江湖上颇享盛名,全都是五十开外年纪。反而坐在陈四姑赵妙峰的肩下,其余五个少年,有三个是武当弟子,乃是胡云,耿明光,何潮。两个是华山派赤灵羽士的徒孙,一名曹剑峰,一名石冈,算来倒是张卞等人的晚辈,这时一听来的是青灵三女,都慌忙过来见礼。
  下人急忙添了一桌酒席,众人分别落坐,董飘香低声对卞宛青道:“四师姐,那姓赵的不是好人。他还有个兄弟,比他更坏。”
  卞宛青低声斥道:“这关你什么事?”
  董飘香道:“你替我打他一顿出气。”
  卞宛青瞪她一眼道:“你又胡闹了。”
  这时陈四姑已和张凌云交换了几句客套话,徐春山却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木板上的五枚鹰爪,眼里似要喷出火来。
  张凌云目光一扫,笑问道:“这种藤爪形的暗器我倒还是初次见到。不知是哪一位的?”
  黄伯威接口道:“是呀,在下也是初见,是这一位查姑娘的。”说着用手一指那披发少女。
  张凌云对她仔细注视半晌,笑道:“敢问查姑娘是何人门下?”
  那少女笑道:“小妹名小玉,一向住在北方,我这几手粗浅功夫不足挂齿,没的替家师丢人,还是不说罢。”
  张凌云一听,心里已明白了几分,便笑道:“既是姑娘不肯说,贫道也不敢勉强,何不再露几手功夫,令我们开一开眼界?”
  众人都哄然道好,查小玉却只是笑着摇头。卞宛青偶一回顾,见徐春山面含杀气,目注查小玉,似乎已不能忍耐,心里略一转念,便起身缓步走到那木板前,手里云帚轻拂,搭在那铁鹰爪一上提一抖,“塔”的一声,一枚铁鹰爪已起了出来。
  她用此法将五枚铁鹰爪一一取下,捏在掌里,缓步走到查小玉席前,笑道:“这几枚铁鹰爪还给姑娘罢,还请姑娘施展两手别的功夫如何?”说罢仍然嘴含微笑,缓步走回自己席上坐下。
  查小玉俯头一看,面色大变,原来那五枚铁鹰爪已被卞宛青潜运内力捏成五个小圆球。
  陈四姑看得明白,心里也暗赞西园八美名不虚传。但双方初次见面便将别人兵器弄坏,此举显然含有示威之意,便笑道:“久闻贵派混元一炁,隔纸劈石的功夫天下独步,看这位卞仙子的功力,分明已到熔金化石的地步,叫小妹着实钦佩。”
  卞宛青口里谦逊着,心里也有些吃惊,暗想这陈四姑果能识货,只一眼便能叫破,看来她所懂得的武功似乎还不少。
  查小玉先前面含怒意,这时脸上又换笑容,将捏成小球的铁鹰爪收在怀里,笑容可掏的站起来道:“小妹此番初次到中原来,见着了不少高人,这位姐姐好功夫,小妹敬您一杯酒,略表钦佩之意,还耍请你多指教才好呢。”说着便提了酒壶到卞宛青席上来。
  卞宛青忙说“不敢当”,心下却留了意,怕她借敬酒为名,又突然使出什么花样来。
  但查小玉右手执壶,左手托着酒壶底,缓缓斟酒,似乎毫无暗算之意,口里还笑说:“卞姐姐请坐,别这么客气。”
  卞宛青双手擎着酒杯,目光却不敢离开她一双手。查小玉斟完了酒,背过身去,忽然惊叫道:“哎呀!徐公子,你的酒壶怎么这样不牢实?倒洒了我一裙子酒。”
  众人一看,果然她裙上淋淋漓漓,全是酒渍,方觉奇怪,徐公子已赶着下位来从她手里接过壶去。这时众人才看明白了,壶上清清楚楚五个小洞,大小和人的手指一样,那酒便是从这些小孔里流出来的。
  要知这酒壶乃是白银打就,如果用内功将它捏扁倒也不难,但查小玉能不动声色将之捏穿,她这五个指头怕不坚逾铁石?
  徐春山一看这查小玉竟有如此功力,心头又愁又急,他已认定她与父亲之死有关系,以她的鹰爪功夫看来,自己决不是敌手。正在愁烦之际,那边的朱莫敌已站起身笑道:“散花仙子固然功力深厚,查姑娘身手也十分高明,正所谓是各有千秋,我看两家再不必比了,老朽借花献佛,各敬一杯。”
  查小玉哈哈一笑,端起面前酒杯喝干了,卞宛青只略一沾唇,便放下了酒杯。这时张凌云便站起身来,目光满厅一扫,然后转过面向徐公子道:“贫道今日擅造贵府,有事要向公子讨教。偏巧查姑娘在此,也可算是巧合。”
  徐公子见李遇吉也随着来此,心里原有几分明白,但不懂张凌云为何话里又带着查小玉?看那查小玉时,只见她瞪着一双秀目,似乎也有些不解,只得陪笑道:“在下自来喜结交武林豪杰,况且这位百渡大师和舍下也是通好,有话只管吩咐便是。”
  张凌云道:“贫道有一友人,姓梅名归,前儿在这江陵城外被人绑去,这事大约查姑娘会知道吧?”
  查小玉脸上顿时起了一阵红晕,想了一想,回答道:“不错,家兄那里似乎有这么一个人。但却是恭恭敬敬请去的,我们又不是强盗,哪儿会绑架人呢?”
  徐公子忙道:“不错,不错,想来是大家有些误会,说开来就没事了。”
  张凌云冷笑道;“不论请也罢,绑也罢,只要人能够回来,那我们也就不追究了。”
  查小玉笑道:“这个容易,待小妹回去告诉那梅公子一声,他自然会回来。”说罢顿了一顿,又道:“不过小妹兄妹三人此番到中原来,原是奉了家师之命,接纳各派高手,张卞二位既是青灵门下,愚兄妹三人自然要讨教几招,准定今夜三更时分,愚兄妹在南门外候教如何?”
  张凌云一听,这分明叫上阵了。她自来性情刚硬,哪肯示弱,当下道:“那很好,今儿夜里准定领教便是。”回头对百渡道:“我们走吧。”
  忽然座中有人道:“且慢!”众人一看,原来这人是陈四姑。
  她擎杯对张凌云笑道:“自来久仰屠龙仙子大名,好容易在这儿会见,怎么就要走了呢?再说我和周英老英雄多年不见,也有事相求,多坐一会儿不行么?”
  周英捻须笑道:“好好,相请不如相遇,我也正有几桩事要请教四姑的。”
  陈四姑笑道:“说得是,咱们就借徐公子这席酒作个了断吧。”
  众人都不知道这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都感诧异,徐公子也忍不住望望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知是怎么回事?
  周英向徐春山要过从徐全白尸体上取下的那枚铁鹰爪来,对陈四姑笑道;“四姑,咱们的事且稍停再说,这个铁鹰爪查姑娘认得么?”说着隔席递了过去。
  查小玉接过来反覆看了半响,脸上倏然变色,问道:“周老英雄从哪里得来的?”
  周英道:“姑娘且别问,先说这物件是不是姑娘之物?”
  查小玉点头道:“不错,这是我们会里的。”话犹未完,忽然眼前一恍,一股劲风当头劈到,忙抬头一看,却是适才坐在周英肩下的那个少年。
  查小玉先前见他一直怒目注视自己,本来已觉有异,如今见他没头没脑的打来,忙伸左手一挡,趁势变擒拿手去扣他脉门。
  徐春山明知对方武功胜过自己许多,所以突然发难,不料查小玉仍能挡住。这时见她已取攻势,不敢硬接,急忙沉掌缩肩,右掌收回,跟着左手五指弯曲如钩,向对方胸前抓去。
  查小玉身体微侧,徐春山一抓抓在椅背上。夜游神赵妙峰纵起身来,正想出手相助,却被陈四姑拉住,笑道:“他不是对手。”
  赵妙峰只得坐下。
  查小玉看着徐春山笑道:“这位公子是喝醉了吗?怎么动起手来了?”
  徐春山大怒,右臂弯成半圆,连抓带打,向她左肩抓去。
  查小玉身体向后一缩,徐春山这一抓擦胸而过,查小玉笑道:“你也会鹰爪功?”
  徐春山喝道:“不错,你再接这一招。”双臂一合,左右手同时抓去。查小玉一纵身从他头上越过,嘴里笑道:“你再打我可要对不住啦!”
  徐春山也不答话,左足微提,滴溜溜一个转身,劈面一抓。
  查小玉右手陡然伸出,以阳手向他这一招迫去,磕的一声,双掌相扣。众人只见徐春山一声狂叫,查小玉抓住他的手朝后一带,笑道:“去吧!”
  徐春山踉踉跄跄直向张凌云席上撞去。忽然人影一闪,身子却被什么拦住。定了一定神,才看清楚是百渡站在旁边,用手里云帚拦住自己。
  百渡笑道:“徐施主请坐,有话可以好说。”
  这时徐春山兴觉得右手痛如刀割,低头一看,手掌又青又黑,指痕宛然,不由大惊。忽然拍的一声,两个纸包扔在自己面前,只听查小玉笑道:“这药是给你治伤的,屠龙仙子,今晚之约不要忘了。”说罢一纵身已出厅外,跳上房走了。
  董飘香恨恨的骂道:“真是妖女。”一面拿过药来替徐春山敷伤包扎,低声问道:“疼么?”
  徐春山摇摇头道:“不妨事的,谢谢姑娘。”
  身为主人的徐公子,见张卞等人将好好一场宴会搞得剑拔弩张,心中本已极为不快,后来见查徐二人再一交手,他更是又惊,又怒,又糊涂。但震于青灵四女威名,又不好怎样,周英冷眼旁观,已看出他的心意,正想拿话解释,那边陈四姑已先开口道:“周老英雄,贵友难道和查姑娘还有什么过节不成?怎么好端端的动起手来了呢?”
  周英拱手道:“四姑不知道,这位徐世兄便是已故巫山老侠徐全白老哥的公子。徐老哥命丧荒山,尸体上便留下有这种铁鹰爪,以此徐世兄怀疑这一位查姑娘便是凶手,姑不论是与不是,但古语有云:兄弟之仇,义不反兵;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以致筵前失态,还望贤主人和各位英雄多多包涵。”
  座中众人大都听到过徐全白的名头,陈四姑、朱莫敌、黄伯威等人和他有一面之缘,这时突然听到他的死讯,都不免有几分惊讶惋惜,便是陈四姑也止不住叹息,劝慰了徐春山几句,唯独夜游神赵妙峰面含冷笑,似有幸灾乐祸之意。
  董飘香看得明由,心中忿怒,正想找个题目来发作。周英已冷冷地道:“在下在荆门山之时,听说红心套三霸都每日盼望赵兄回去,不想赵兄却在此处逍遥。”
  夜游神赵妙峰冷笑道:“周老英雄,你老倒像校场坝的土地,管的事倒不少,连我回去与否也管起来了,我可是不明尊意。”他与周英向有心病,此时以为他故意讥刺,所以也反刺他几句。
  谁知周英却毫不生气,只微笑道:“令弟和三霸的事,赵兄想来都已知道的了?”
  赵妙峰本来乖觉,一听他话里有话,心中大为狐疑。勉强问道:“舍弟有什么事?”语气也温和了许多。
  周英道:“这事我本也不大清楚,只知道有人来红心套生事,铁棍锤牛胜被人一掌击毙,令弟负伤逃走,难道赵兄还不知道?这倒奇了。”
  这番话不但赵妙峰一听大惊,连陈四姑也耸然动容,忙问道:“周老英雄可知道这人姓名么?”
  周英道:“去的人似乎不只一人,先去的那人姓盛,后去的姓龙,是否还有别的人去,就不得而知了。”其实周英完全知道,故意如此说来吓她。果然陈四姑一听,立时花容失色,坐在席上做声不得。周英心里好笑,也不点破她。
  陈四姑呆了半响,懒懒的站起身对赵妙峰道:“咱们走吧。”
  徐公子还待挽留,陈四姑道:“承公子青眼,我们不是不识抬举。但我此时自身尚且难保,哪里还能替公子分忧?”
  徐公子只得唯唯答应,陈四姑又道:“公子也不必忧虑,待我将自己的事料理明白之后,那时不待公子呼唤,也会自来投到的。”说罢和赵妙峰一同告辞,徐公子亲自送出门去。
  百渡见徐公子应酬之间,脸色颇为勉强,和张凌云打个眼色,起身告辞,徐公子假意挽留几句,也就送客出门。这里曹剑锋过来一揖道:“请问三位师叔刻下住在何处。弟子等好随时趋谒。”
  张凌云卞宛青等人虽然同属华山门下,但早年青云大师和赤灵羽士因一事闹翻,后来向不往来,所以青灵观与华山派隐然各分门户,有分庭抗礼之势。张凌云一听,昂然道:“不必了,我们住在青女宫,那儿也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曹剑锋呆了一呆,石岗心里却拂然不悦,张凌云忽然想起一事,向两人招手道:“过来,我有话问你们,你们两人是何人门下?”
  曹剑锋恭身答道:“弟子恩师姓甘,名季英,这位石师弟是夏师伯门下。”
  张凌云一听便知他们是华山三剑的门人,赤灵羽士共收了三个徒弟,大弟子是寒蟾子夏灵风,二弟子是静一子岳定一,三弟子却是俗家人,便是江湖著名的黄巾力士甘季英。这三人共称为华山三剑,三人中倒以是甘季英最著名,混元功已练到九成火候,确能隔纸劈石,端的非同小可。
  张凌云点头道:“这就是了,你们到江陵来,还是闲游?还是有事?”
  曹剑锋道:“弟子等乃是奉师命来江陵聚齐,一同南下,倒并不是闲游。”
  张凌云追问道:“南下做什么?”
  曹剑锋目光一闪,陪笑道:“弟子奉了师命,不敢随便泄漏,请师叔们原谅。”
  张凌云“哼”了一声,又道:“夏、岳、甘三位师兄来江陵没有?这个总可以泄漏吧?”
  曹剑锋连称“不敢”,又陪笑道:“恩师和两位师伯已经启程到云南去了,弟子不敢撒谎。”
  张凌云挥手道:“去罢,这有什么泄漏不泄漏的?太过小心啦!”说着走出门来,卞宛青问道:“三师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凌云道:“我也不知道,要师父一到,这个灯谜才能揭晓呢。”
  董飘香在旁边听见,心头却不住打鼓,暗想师傅一到,追问起我的灵蛇剑来,那还了得。再一偷眼看两位师姐,似乎对自己不像往日疼爱,看来只怕不会替自己回护。要想找话来试探一下。想了一阵,便自言自语的笑道:“平素听东方霞说起陈四姑武功极硬,谁知一听有人寻她便怕了,这算什么英雄?”她原想张卞二人一定要问东方霞是什么人,就好趁机搭上话题,求她们在师父面前说上几句好话。谁知她们两人这时却正在和百渡边走边谈,语声极低。似在议论什么事,根本没注意到她的话。
  董飘香大感失望,倒是周英接嘴道:“姑娘不知道,这陈四姑是岷山谢超凡门下四弟子,武功确娃很硬,但这来寻仇的人却也非弱者呢。”
  董飘香问道:“这来寻她的又是什么人呢?”
  周英道:“前儿到红心套去的两人,一个是她的大师兄盛威公,一个是她的师弟龙浑,将来是否还有别的人去?还很难说,陈四姑功夫再好,到底孤掌难鸣,她哪得不怕呢?”
  董飘香诧异道:“怎么?她的师兄弟会去找她寻仇吗?这倒奇怪。”
  周英道:“姑娘不知道,这陈四姑背叛了师门,将师母活活气死。故此她的同门都放她不过。”
  董飘香一听,不禁好奇心起,执意要问陈四姑因何背叛师门。
  但这却使周英很难答复,心想:陈四姑乃是与夜游神赵妙峰私恋淫奔,所以不惜背叛师门,但这“私恋淫奔”四字,岂是可以向一个黄花闺女说得的?以此支支唔唔的不便回答,偏生董飘香不懂事,还一个劲的老追问,周英正感为难,恰好众人已行抵青女宫,便趁机对百渡拱手道:“在下置和敝友等回到下处休息一下,准定夜来在南门外相会如何?”
  百渡忙道:“诸位请便。”
  周英等人打了一恭,便转身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青灵八女侠

上一篇:第二回 风雨访高门 逻骑山半 鹰蛇斗神技 遗珮江头
下一篇:第四回 喜遇故人 小谈鹰爪会 惊逢妖女 力运混元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