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芳名
 
2020-05-14 11:34:4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剑气森寒,就像是远山之巅上亘古不化的冰雪,你用不着触及它,就可以感觉到那种尖针般的寒意,令你的血液和骨髓都冷透。
  剑本来就是冷的,可是只有真正高手掌中的剑,才会发出这种森寒的剑气。
  一剑飞来,骤然停顿,距离阿吉颈后的大血管已不及半寸。
  他的血管在跳动。血管旁那根本已抽紧的肌肉也在跳动。
  他的人却没有动。
  他动时如风,不动时如山岳。可是山岳也有崩溃的时候。
  他的嘴唇已干裂,就像是山峰上已被风化龟裂的岩石。
  他的脸也像是岩石般一点表情都没有。
  难道他不知道这柄剑只要再往前刺一寸,他的血就必将流尽?
  难道他真的不怕死?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不怕死,这次都已死定了!”
  仇二先生长长吐出口气。
  大老板也长长吐出口气,只等着茅大先生这一剑刺出。
  茅大先生眼睛一直盯在他脖子后那条跳动的血管上,眼睛里却带着种奇怪的表情,仿佛充满了怨毒,又仿佛充满了痛苦。
  他这一剑为什么还不刺出去?
  他还在等什么?
  仇二忍不住道:“你用不着顾忌我!”
  阿吉掌中的断刀,还在他咽喉前的方寸之间,可是他掌中还有剑:“我有把握能躲开这一刀。”
  茅大先生没有反应。
  仇二道:“就算我躲不开,你也一定要杀了他,这个人不死,就没有我们的活路,我们不能不冒险一搏。”
  大老板立刻道:“这绝不能算是冒险,你们的机会比他大得多。”
  茅大先生忽然笑了,笑容也像他的眼色同样奇怪,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他的剑已刺出,从阿吉颈旁刺了出去,刺入了仇二的肩。
  “叮”的一声,仇二掌中的剑落地,鲜血飞溅,溅上了他自己的脸。
  他的脸已因惊讶愤怒而扭曲。
  大老板也跳了起来。
  谁也想不到这变化,谁也不知道茅大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做。
  也许只有他自己和阿吉知道。
  阿吉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这变化竟似早已在他意料之中。
  可是他的眼睛里偏偏又充满了痛苦,甚至比茅大先生的痛苦还深。
  剑光一闪,剑已入鞘。
  茅大先生忽又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们是不是已有五年不见了?”
  这句话竟是对阿吉说的,看来他们不但认得,而且还是多年的老友。
  茅大先生又道:“这些年来,你日子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病痛?”
  多年不见的朋友,忽然重聚,当然要互问安好,这本来是句很普通的话。
  可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又仿佛充满了痛苦和怨毒。
  阿吉的双拳紧握,非但不开口,也不回头。
  茅大先生道:“我既然已认出了你,你为什么还不肯回头,让我看看你?”
  阿吉忽然也长长叹息,道:“你既然已认出了我,又何必再看?”
  茅大先生道:“那么你至少也该看看我已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的声音虽然说得很轻,却偏偏又像是在嘶声呐喊。
  阿吉终于回过头,一回过头,他的脸色就变了。
  站在他面前的,只不过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而已,并没有什么奇特可怖的地方。
  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远比忽然看见只洪荒怪兽还吃惊。
  茅大先生又笑了,笑得更奇怪:“你看我是不是已变了很多?”
  阿吉想说话,却没有声音发出。
  茅大先生道:“我们若是在路上偶然相逢,你只怕已不会认得出。”
  他忽然转过脸,去问大老板:“你是不是在奇怪,他看见我为什么会如此吃惊?”
  大老板只有点头,他实在猜不透这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茅大先生又问道:“你看他已有多大年纪?”
  大老板看着阿吉,迟疑着道:“二十出头,不到三十。”
  茅大先生道:“我呢?”
  大老板看着他满头苍苍白发,和脸上的皱纹,心里虽然想少说几岁,也不能说得太少。
  茅大先生道:“你看我是不是已有六十左右?”
  大老板道:“就算阁下真的已有六十岁,看起来也只有五十三四。”
  茅大先生忽然大笑,就好像从来也没有听过比这更可笑的事,但是他的笑声听来却又偏偏连一点笑意都没有,甚至有几分像是在哭。
  大老板看看他,再看看阿吉:“难道我全都猜错了?”
  阿吉终于长长吐出口气,道:“我是属虎的,今年已三十二。”
  大老板道:“他呢?”
  阿吉道:“他只比我大三岁。”
  大老板吃惊的看着他,无论谁都绝对看不出这个人今年才三十五:“他为什么老得如此快?”
  阿吉道:“因为仇恨。”
  太深的仇恨,就正如太深的悲伤一样,总是会令人特别容易衰老。
  大老板也明白这道理,却又忍不住问:“他恨的是什么?”
  阿吉道:“他恨的就是我!”
  大老板也长长吐出口气,道:“他为什么要恨你?”
  阿吉道:“因为我带着他未过门的妻子私奔了!”
  他脸上又变得全无表情,淡淡的接着道:“那次我本来是诚心去贺喜的,却在他们订亲的第二天晚上,带着他的女人私奔了。”
  大老板道:“因为你也爱上了那个女人?”
  阿吉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却冷冷道:“就在我带她私奔的半个月后,我就甩了她。”
  大老板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阿吉道:“因为我高兴。”
  大老板道:“只要你高兴,不管什么事你都做得出?”
  阿吉道:“是的。”
  大老板又长长吐出口气,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阿吉道:“明白了什么?”
  大老板道:“他刚才不杀你,只因为他不想让你死得太快,他要你也像他一样,受尽折磨,再慢慢的死。”
  茅大先生的笑声已停顿,忽然大吼:“放你妈的屁!”
  大老板怔住。
  茅大先生握紧双拳,盯着阿吉,一字字道:“我一定要你看看我,只因为我一定要你明白一件事。”
  阿吉在听。
  茅大先生道:“我恨的不是你,是我自己,所以我才会将自己折磨成这样子!”
  阿吉沉默着,终于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茅大先生道:“你真的已明白?”
  阿吉道:“真的。”
  茅大先生道:“你能原谅我?”
  阿吉道:“我……我早已原谅你!”
  茅大先生也长长吐出口气,就好像已将肩上压着的一副千斤重担放了下来。
  然后他就跪了下去,跪在阿吉面前,喃喃道:“谢谢你,谢谢你……”
  仇二先生一直在吃惊的看着他,忍不住怒吼:“他拐走了你的妻子,又始乱终弃,你反而求他原谅你,反而要谢谢他,你……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一剑杀了他?”
  刚才他的剑已在动,已有了出手的机会,他看得出阿吉已经被他说的话分了心,却想不到他的朋友反而出手救了阿吉。
  茅大先生轻轻叹息,道:“你以为刚才真的是我救了他?”
  仇二怒道:“难道不是?”
  茅大先生道:“我救的不是他,是你,刚才你那一剑出手,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苦笑,又接着道:“就算我也忘恩负义,与你同时出手,也未必能伤得了他毫发。”
  仇二的怒气已变为惊讶。
  他知道他这朋友不是个会说谎的人,却忍不住道:“刚才我们双剑夹击,已成了天地交泰之势,他还有法子能破得了?”
  茅大先生道:“他有。”
  他脸上竟露出了尊敬之色:“世上只有他一个人,只有一种法子。”
  仇二骤然变色,道:“天地俱焚?”
  茅大先生道:“不错,地破天惊,天地俱焚。”
  仇二失声道:“难道他就是那个人?”
  茅大先生道:“他就是!”
  仇二先生踉跄后退,仿佛已连站都站不住了。
  茅大先生道:“我生平只做了一件罪无可赦的事,若不是一个人替我保守了秘密,我也早就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仇二道:“他也就是这个人?”
  茅大先生道:“是的。”
  他慢慢的接着道:“那已是多年前的往事了,这些年来,我也曾见过他,可是他却从未给我说话的机会,从未听我说完过一句话,现在……”
  现在他这句话也没有说完。
  突然间,一道寒光无声无息的飞来,一截三尺长的断刀,已钉入了他的背。

  (二)

  鲜血溅出,茅大先生倒下去时,竹叶青仿佛正在微笑。
  出手的人却不是他。
  出手的人没有笑,这少年平时脸上总是带着种很可爱的微笑,现在却没有笑。
  看见他出手,大老板吃了一惊,阿吉也吃了一惊。
  仇二不但吃惊,而且愤怒,厉声道:“这个人是谁?”
  这少年道:“我叫小弟。”
  他慢慢的走过来:“我只不过是个既没有名,也没有用的小孩子而已,像你们这样的大英雄,大剑客,当然不会杀我的。”
  仇二怒道:“杀人者死,不管是谁杀了人都一样。”
  他拾起了他的剑。
  小弟却还是面不改色,悠然道:“只有我不一样,我知道你绝不会杀我的。”
  仇二的剑已在握,忍不住问:“为什么?”
  小弟道:“因为只要你一出手,就一定有人替我杀了你。”
  他在看着阿吉,眼色很奇怪。
  阿吉也忍不住问:“谁会替你杀他?”
  小弟道:“当然是你。”
  阿吉道:“我为什么要替你杀人?”
  小弟道:“因为我虽然既没有名,也没有用,却有个很好的母亲,而且跟你熟得很!”
  阿吉的脸色变了:“难道你母亲就是……就是……”
  他的声音嘶哑,他已说不出那个名字,那个他一直都想忘记,却又永远忘不了的名字。
  小弟替他说了出来:“家母就是江南慕容世家的大小姐,茅大先生的小师妹……”
  竹叶青面带微笑,又替他说了下去:“这位大小姐的芳名,就叫做慕容秋荻。”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以牙还牙
下一篇:三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