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2020-03-12 13:58:46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浙江的雁荡山,有南北之分,南雁荡在平阳和福鼎(福建)之间,北雁荡则在乐清县城北。
  通常游人称道的,多为北雁荡,此山以瀑布和奇峰著称。
  瀑布有大小泷湫,三折,罗汉诸胜,其中尤以大泷湫为吾国第二大瀑布。
  奇峰则有一百多座,排云挺秀,各具峻伟!
  雁荡峰顶,右一个天池,泉水深冽,终年不涸。
  因为每届春天,北归的鸿雁,成群结队,栖止池畔,回荡水上,所以后人就把它叫做雁荡。
  这又是一个候鸟将归的季节,山顶上寒风凛冽,积雪未消。
  除了向阳之处,芊芊芳草,已有绿意之外,根本还嗅不到春天的气息。
  一大群即将离此而去的鸿雁,翱翔低回,似乎对江南特别留恋,不忍遽离!
  要在这山之巅,水之涯,尽情飞舞,尽情盘桓,以珍惜这短暂而宝贵的时间。
  这个时候,冰雪封山,樵夫绝迹,天池,当真成了雁的世界!
  突然之间,一阵雁唳,划破长空,天池边上悠游低翔的雁群,敢情遇上了什么?同时惊起,扑扑乱飞!
  那一泓明镜似的天池之中,此时“嗤”的一声,水花四溅,飞起一条人影,轻灵无比的落到岸上!
  这倒真是奇事!在这才过隆冬,天气还是十分严寒的时候,人家重裘围火,犹不觉暖,此人却潜入其深无比,奇寒彻骨的深潭之中,到底为了什么?
  瞧他迅速熟练地脱下水靠,披上长衫。
  啊!原来还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文士!
  三十有余,四十不到,生得剑眉朗目,气宇轩昂。
  尤其一身白衣,迎风瓢忽,腰间斜斜地横着一口长剑,真个是图画中人!
  要不是亲眼瞧到他方才从潭底飞起的身手,谁也不会相信他还是一个身怀绝技之人。
  这时他临风卓立,正在欣赏他手上那块刚从泉眼中取出来的玉符,面露微笑。
  同时回头瞧下一眼被自己惊起,尚在飞翔的雁群,心中似乎微有歉意!
  蓦地从右首树林那边,响起一声震慑心神时划空长笑。
  笑声未散,一条人影,宛若浮矢掠空,“嗖”地往白衣文士身前飞落!
  身法之快,简直无与伦比!
  白衣文士听到笑声,不由脸色微微一变,立即收起玉符,负手而立。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身穿墨绿长袍的老人。
  背负长剑,颔下一部苍须,瘦削诡谲的面容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狞厉之色。
  两道炯炯眼神,扫过地上湿淋淋的水靠,紧盯着白衣文士,夜枭般的喉咙,发出一阵磔磔怪笑!
  “数百年来,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太乙玉符’,自从落在天池泉眼的消息传出之后,各门各派,多少高手,远赴长白天池和云南滇池,妄求异宝,不但徒劳往返,而且丧生域外的已不知凡几,都没想到雁荡山顶也有一个天池,老夫此次从长白赶来,更想不到居然还有人先我而至。”
  白衣文士瞧清来人,心头不由猛烈一震,暗想这老魔头无巧不巧,在此时赶到,看来今日决难善了。
  他心中想着,脸上依然十分镇定,徐徐的道:“老丈此话,可是对在下而说?”
  绿袍老人冷嘿一声,道:“这儿除了老夫和尔之外,难道还有第三个人?”
  白衣文士还是十分平静,说道:“在下和老丈素昧平生……”
  绿袍老人截住他的话头,不耐的道:“你是何人门下,难道没听师长说过老夫名头?”
  白衣文士仰脸望着林间翱翔的鸿雁,答道:“先师仙去已久。”
  绿袍老人似乎对他这种傲慢态度,感到折辱,如豆双睛中,陡然射出两股慑人的凶光!
  但他瞧到白衣文士的镇定神色,又强自容忍了来,脸上恢复谲笑,阴阴的道:“那末你可知老夫此来用意?”
  白衣文士冷漠的道:“那是老丈之事,与在下无关。”
  绿袍老人蓦地一声厉笑:“好狡狯的小辈,敢在老夫面前卖狂?说得明白一点,老夫劝你还是好好把‘太乙玉符’献出,老夫倒可破例一次,让你安然下山!”
  白衣文士剑眉一轩,突然仰天一声敞笑。
  这笑声宛若龙吟,高亢入云,震得树上积雪,簌簌飘落,一大群鸿雁,更是四散惊飞!
  绿袍老人瘦削诡谲的脸容上,也微露诧异,他想不到面前的中年文士,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白衣文士笑声一落,淡然问道:“老丈原来志在玉符?那么万一在下不愿献出来呢?”
  绿袍老人这回倒也并不小觑他了,嘿然说道:“凭你方才露的一手,在中原武林,果然是以自命不凡!不过‘太乙玉符’老夫志在必得,即使让你活过今天,藏匿到深山大泽,也一样难逃厄运。”
  白衣文士微微一哂,神气分毫不动,反问道:“老丈是否言之过甚?”
  绿袍老人猛跨一步,狞笑道:“小辈,你真是自己找死!”
  他“死”字出口,反腕从肩上撤下一柄通体暗蓝,似剑非剑,似钩非钩的奇形兵器,敢情还淬了剧毒!
  白衣文士斜退半步,凛然而立,朗声说道:“太乙玉符,千古奇珍,惟有德者居之,毕某虽不敢据为已有,但此宝既在毕某手上,毕某自当凭手中长剑,颈上人头,为此宝护法,只要三寸气在,断不容它落入邪恶之手,以至助长凶焰,为害武林……”
  “呔!小辈竟敢顶撞老夫!”
  绿袍老人怒极而喝,他顾不得自己身份,钩形长剑,随手一振,暗蓝光华,顿时暴涨,挟着呼呼劲啸,直往白衣文士身前洒去!
  这老魔头暴怒之下,出手当真快若掣电,凌厉无匹!
  好白衣文士!对方发难虽快,他应变也丝毫不慢!
  身形微闪,“呛!”一道白虹,倏然由他身边飞出。
  剑身划过,泛起层层寒气,迎着击出!
  剑光乍合,但听一阵金铁交鸣,两条人影,各各震开数尺!
  绿袍老人沉声说道;
  “好一招‘流云出岫’!你是点苍门下?”
  白衣文士闻声答道:“不错!老丈果然好眼力!”
  “嘿!”
  这时双方招数已然展开,问答之间,身形有如行云流水,乍分又合,眨眼工夫,已拼了七八招之多!
  绿袍老人做梦也想不到面前这个小辈,剑术武功,居然尽得点苍云岩老人真传!
  他平日虽然自视甚高,但这回却也不敢小觑对方。
  白衣文士更是深知绿袍老人的来历,自己即使豁了出去,能否是这老魔头的对手,尚在未定之天。
  是以一上场,立即凝神一志,施展师门绝学,“流云剑法”,以守代攻,先求自保。
  要知五大剑派之中,点苍派的“流云剑法”,不但以轻灵迅疾,变幻奇奥驰誉武林,而且尤以封守严密,守中寓攻著称。
  据说当年被推为武林第一剑的云岩老人,参悟点苍山十九峰的流云变幻,创为“流云十九式”,可说穷天地之玄奥,集剑术之精华。
  正因为点苍山,一年四季就有三季弥漫在云雾之中,惟有秋后云消雾散,只留下一缕淡白云带,横绕山腰之间,这就是著名的胜景“玉带云”。
  是以“流云剑法”的招数,有大半以上,全是剑围身转,先讲封守,再求克敌。
  其中一招“玉带锁苍山”,尤为十九式中反守为攻的绝招,疋练横飞,制敌俄顷。
  点苍门人,平日极少施展,武林中也可说无人能解。
  白衣文士乃是云岩老人嫡传高弟,对“流云剑法”,自然浸淫有年,早得神髓,此时剑随身走,电绕虹飞,剑尖上划出一圈圈精光,当真像雾锁云封,谨严已极,而且还不时的奇峰突出,闪电流击!
  任你绿袍老人,是武林中几个著名魔头之一,毒钩奇诡,招法辛辣,也难以攻入他风起云涌的护身剑影之中。
  但见一白一蓝两道剑光,交互盘空,精芒电闪,重重剑影,幻成一片光幕,寒风激荡,映雪生辉!
  几丈方圆,全笼罩在丝丝剑风之中,声势甚是惊人!
  他们忽而远攻,忽而近搏,招招都是死中求活的绝险招数,只要一方稍微疏忽,便得立时凝血剑下,当真生死俄顷,惊险万状!
  这阵工夫,差不多已激战了将近百招,绿袍老人已被激怒得怪啸连连,一身绿袍,也被他全身真气,鼓得笔直。
  经过这一战,他心中已经明白,对方如论内力修为,虽然不如自己,但那套威震武林的“流云剑法”,却威力极强,不是一两百招之内,可以解决!
  惟有先摸清对方底细,等到有机可乘之际,再施展全力,一举毙敌。
  转瞬又激战了五十来招,绿袍老人蓦地一声厉叱,钩形毒剑蓝光暴涨,“刷刷刷刷”,一连攻出四招!
  这四招更见奇奥诡毒,尤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剑上内力拂拂,风声劲厉。
  白衣文士长剑疾圈,虽然把这四招猛攻封解开去,但也禁不住往后退出两步。
  绿袍老人何等厉害,口中发出一阵震慑人心的磔磔怪笑,双目微晃,高大身躯,快若雷奔电闪,直欺而上。
  左手使出他绝门奇功“五毒神掌”,一招“雷火迸发”,当胸直击过去!
  凌厉强猛的潜力,随掌而出,罡风激荡,带着呼啸之声,排山倒海般撞出,威势惊人至极!
  白衣文士一见对方掌风劲急,自己剑势一滞,心知要糟,自知无法硬对,只好凝聚全身真气,身随剑走,疾转如轮,往侧里一闪,让开绿袍老人掌风。
  哪知绿袍老人一掌出手,身形如影随形,右手钩形毒剑,也接连劈出!
  白衣文士堪堪避过一掌,蓦觉金刃劈风,对方长剑又已攻到!
  匆忙之间,使出一招“云锁点苍”,往身前硬架而出!
  这次他虽是仓猝应接,但原先已凝集了全身功力,这一架,至少也有八成力道!
  白衣文士不过仗着师门一套神妙无方,攻守咸宜的“流云剑法”,才能和绿袍老魔激战两百余招,打成平手。
  如论内力修为,白衣文士内力再深,也不能和绿袍老人数十年火候相比。
  何况内力一道,优胜劣败,丝毫取巧不得!
  他这一硬架,果然立见颜色。
  兵刃相接,但听一声金铁交震巨响,绿袍老人身躯晃动,后退出半步。
  白衣文士却被震得脚下踉跄,往后直退了三四步方始站住。
  “嘿!”
  绿袍老人才退半步,一条身子,疾然前冲,左手一扬,“五毒神掌”再次拍出。
  强猛的潜力,浪涌而出,猛向白衣文士撞到。
  这一击的威势,较刚才尤为猛恶!
  白衣文士心头猛凛,他自然识得绿袍老人的功力修为,已达炉火纯青,收发随心之境。
  如果再向旁侧跃避,对方只要一转身子,把击出的力道带转,横击过来,那时再想闪避,只怕更是不易。
  心念疾转,蓦地剑眉轩动,好歹只得硬接对方一掌。
  他迅疾沉气凝神,右掌潜运功力,蓄势以待,等到绿袍老人挥掌攻到,忽然大喝一声,抡掌迎击出去!
  他这一掌,足足运上了十二成功力,拚命一击,威势自也非同小可!
  “蓬!”
  一声震天价巨震,但闻冷笑,闷哼,同时响起!
  绿袍老人不料对方功力,也有如此深厚,居然震得自己耳鸣心跳,后退了两步,立即运气调息。
  白衣文士却蹬蹬地跌退了五六步,喉头一甜,血气翻腾!
  但他却一语不发,强压着一口真气,倏退乍进,一柄长剑,把威震武林的“流云剑法”的精微绝招,连绵展开!
  一人拚命,万夫莫敌,他这种不顾性命的疯狂进攻,果然掣电飞虹,直如水银泻地,黄河天来,凌厉已极。
  霎那之间,只见漫天剑影,匝地风雷,哪里还分得出是剑是人?
  挡不住,避不及的彻骨寒锋,向绿袍老人疾卷而至!
  绿袍老人认为对方被自己一掌震出之后,必先运气护伤,哪里想得到他来势如此快法!
  只觉精芒耀眼,寒飙袭体,心中也不由大凛。
  厉啸一声,举剑对着光影劈去。
  只听“哇”的一声,一股红光,往自己射来!
  要想后退,已是不及,头脸之上,却被射个正着,且他钩形长剑,却在对方口喷鲜血,身形微一摇晃之际,闪电刺出!
  硬生生把白衣文士长剑震开,一点蓝光,划上对方肩头!
  白衣文土强压着的一口翻腾血气,喷出之时,“流云剑法”也只剩下最后一招“玉带围苍山”了。
  漫天剑影,倏地尽敛,一缕精练,横飞而出!
  正因为他剑气骤敛,门户大敞,左肩才挨了对方一钩。
  但他这招“玉带围苍山”剑锋横飞,也在绿袍老人胸腹之间,划开一道横约一尺,深有寸许的血沟。
  两条人影,很快的各自后跃。
  白衣文士只觉左肩一阵麻木,心知已中了老魔剑上剧毒。
  唉!就是凭自己二十年性命交修的内家功力,至多也只能逼住真气,挨上半个时辰罢了!
  他想着抬眼一望,绿袍老人也被自己最后一剑,伤得深及肺腑,极为沉重,右手紧掩胸口,鲜血不停地汩汩渗出。
  他惨笑一声,暗下决心,今日自己拼着最后一口真气,也要和他同归于尽!
  他一阵摇晃,突然剑交左手,一咬牙,猛地踊身向前,一掌疾劈过去!
  猝起发难,去势迅疾,绿袍老人失血过多,已不似方才灵活,闪避之势略缓。
  “砰!”
  一条人影,随掌而倒,往地上摔去。
  白衣文士一掌击出,身子往前冲了两步,又喷出一口鲜血,脚步踉跄,摇摇欲倒。
  但他终于又支持住了,像木刻泥塑一般,站着不动。
  内附创伤,和肩上剧毒,使得这位白衣文士,已失去了一个时辰以前的那种英俊潇洒,灰白脸上,微微起了痉挛,一件白色长衫,也已斑斑血污!
  距离死神,已越来越近,他内心正有着无比的骄傲和无限的悲痛。
  骄傲的是自己居然仗着师门绝学,诛除了一个横行江湖,无恶不作的老魔头,为武林除一大害。
  悲痛的是自己撇下娇妻、稚女,生离变作了死别!
  他慢慢的从怀中掏出那块“太乙玉符”,一阵摩娑。
  数百年来,武林中人人梦寐以求的异宝,得到了又有何用?自己并不是它的真正主人,只不过为它作了一个卫道者而已!
  他突然心头又是一凛,自己这样死去,就真能让玉符不落入妖邪之手吗?
  忽然他右手一伸,把这块一寸来宽,三寸来长的武林瑰宝,往口中送去,然后紧紧地咬住牙关,吸了一口仅余的真气,发足往山下疾奔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群英会

下一篇:第一章 绿袍苍须
上一篇:
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