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绿袍苍须
2020-03-12 14:00:43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芙蓉村,北雁荡山脚下面的一个小小村落。
  背山环水,总共只有百十来户人家,大都是务农为业。
  因为地当登山必经之路,有时还有些远来游客,打这里经过憩足,山下农民,也可赚些外快,生活大都过得十分平淡而朴素,这正是古老农村的特色!
  村子西首,隔着一条清溪,沿山脚,是一片义冢,累累坟尖,依山而起。
  村中之人,一生足不出村,生于斯,死于斯,瘗骨于斯!
  茂林丰草,占地颇广,也是村中农民牧牛的好场所!
  这是一个夏季的黄昏,骄阳还未完全下山。
  岳玠牵着一条浑身沾满泥土,刚由田间工作回来的黄牛,走到清溪边上,替它洗刷干净,然后把绳子往它角上一盘,就让它去自啃青草。
  黄牛辛苦了一天,此时是它自由自在踱慢步的时候!
  岳玠也忙了一整天,此时也同样得到了休息。
  他习惯的走到一棵大树下面,在一块大石上坐下。
  但他并不是休息,小手从怀中取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书本,十分珍惜的用手压了一压,然后才慢慢默诵起来。
  每天这个时侯,才是他唯一的读书时间,他要把它读得滚瓜烂熟,晚上才好到简老夫子那里去上新的一课。
  他是一个好孩子,用功好学,孜孜不倦,和别的牧牛童大异其趣。
  孩子们谁不好玩,他怎会和别人不同呢?那是因为他小心灵中,一直紧记着在一场大变乱中,携带自己逃难出来的老仆临终时的嘱咐。
  要自己好好念书,就是最苦,也要咬紧牙关,好好念书。
  那时侯,自己还只有八岁,五年了,他一直没有忘记这几句话,他替王姓大户,牧了五年牛,也在村中唯一书塾的简老夫子那里,念了五年书。
  简老夫子,没有妻儿,孑然一身,对自己真是爱护备至,情逾父子。
  夕阳慢慢地下山了,天色还是十分明亮,一群群的归鸟,不停地在林间鼓噪!
  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岳玠刚刚站起身来,收好书本,忽然瞥见一个高大的人影,在坟场上徘徊,好像在找寻什么?
  岳玠心里觉得十分奇怪,这人从没见过,敢情不是本村人?
  因为本村,并没有穿他那种衣服的人。
  有之!那只有简老夫子,一年四季,穿着长衫,因为他是老夫子,文人!
  那高大个子,找了一阵,忽然向自己走来?
  不!他不是走是跳!
  也不!他简直会飞!
  隔着那么远,眼睛一眨,就到了自己面前。
  岳玠给他吓了一跳,畏怯的往后退出一步!
  抬眼望去,只见来人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家,脸型瘦削,颔下留着一部苍须,身穿一件墨绿色的长袍,肩上还背着一柄宝剑。
  啊!他两只眼睛,亮得有点特别,好像闪着两道寒光!
  “喂!小娃儿,你可知道今年春初,有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死在你们村子附近,葬在哪里?”
  岳玠又吃了一惊,心想这老人家的声音多怪,活像夜枭!
  哦!白衣人!今年元宵前几天,死在山脚下的那个白衣人。
  浑身发黑,血迹斑斑,他记忆犹新,那时还惊动了官府,这是村子里的一件大事。
  后来没有人认尸,就埋在这义冢之中!
  哦!简老夫子还告诉过自己,说这人是一位大侠,敢情给仇家害死的。
  自己读过太史公游侠传,心中一直仰慕着朱家郭解的为人。
  所以对这位白衣大侠,特别景仰,时常在他瘗骨之所,流连忘返!
  啊!这老人家不是他的亲戚,也一定是他生前的明友,不然,怎么会来找他的尸骨呢?
  “喂!小娃儿,你听到没有?老夫问你白衣人死了之后,埋在哪里?”
  绿袍老人等得不耐烦了,大声吆喝起来!
  岳玠心中又是一惊,两只耳朵,被他震得嗡嗡直响,这老人家好没来由,干么这末凶?
  心中有点不愿回答,但人家是自己景仰的白衣大侠的朋友,他是收拾尸骨来的,自己怎好不说?
  这就伸手指了指一杯黄土,道:“就在那里!”
  绿袍老人没等他说完,双脚一顿,“嗖”的凭空飞去!
  岳玠吐了吐舌头,当真是白衣大侠的朋友,有大本领的人!
  他心中不禁有点后悔,自己不该对一个老人家如此没有礼貌!
  心中想着,不由远远往绿袍老人望去!
  这一望,他又蓦吃一惊!
  只见那个绿袍老人,一件长袍,无风自动,苍须激荡,发出“磔磔”怪笑!
  声音尖锐得刺耳已极,连归巢的鸟儿,都被惊得扑扑乱飞!
  绿袍老人怪笑未歇,蓦地长袖一振,露出两条又长又瘦的臂膀,双手连扬。
  立即砂石粉飞,响起一阵“砰砰”巨响。
  啊!他这是干什么?就在岳玠心中疑惧之际,白衣大侠埋骨的一杯黄土,业已悉数震开。
  露出一个深坑,坑中直挺挺的躺着一具尸骨!
  绿袍老人忽然俯下身去,“嘶”的一声,撕开那件还未十分腐烂的白衣,接着一阵乱翻,好像在找寻什么似的。
  “嘶”!“嘶”!布片乱飞,绿袍老人似乎十分愤怒,一手抓起尸首,猛的往坑外摔出!
  他却蹲着身子,又在坑中掏摸了一阵,然后跳出坑来,口中一阵“嘿嘿”冷笑!
  岳玠被他笑得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
  “砰”!
  绿袍老人仪乎余怒未歇,抬起一脚,踢在白衣大侠尸骨的头颅之上,一个骷髅头,骨碌碌滚出老远。
  双足一顿,一条人影,倏的破空飞起,眨眼工夫,就走得不知去向。
  岳玠心中,不知是愤怒?还是惊骇?
  他明白这是坏人,他并不是白衣大侠的亲戚朋友,他只是想偷取坟里面的什么东西来的!
  他慢慢的走近坟边,一股触鼻的尸腐之气,中人欲呕。
  但他毫不在乎,在坑前磕了几个头,口中默默地祷告着。
  “白衣大侠,简老夫子说你是一位大侠,一位令人景仰的大侠,安息吧!让我来替你收拾遗骸。”
  他小心翼翼地捧起腐烂了的尸体,放入坑中,又拣起几块被绿袍老人撕破的布片,覆在尸体上面。
  然后又跑到骷髅头滚出之处,双手捧起,正待转身。
  忽然,“笃”的一声,好像有一件东西,跌落地上!
  敢情白衣大侠的头颅,被那个坏人踢碎了!
  啊!入手沉甸甸的,竟是一块三寸来长,一寸来宽的晶莹白玉!
  正面雕着一个盘膝趺坐的人像,全身上下,还有许多条曲曲折折的红筋,脉络分明。
  反过面来,上面横刻着四个篆字,自己还辨认得出,那是“太乙玄功”四字。
  下面还刻着许多蝇头细字,约有一两百个左右,一时也无暇细看。
  这一定是白衣大侠心爱之物,才带它殉葬。
  心中想着,脚步已走近坑边,把骷髅端端正正的放好,又把那块白玉牌,也放到尸身边上。
  跳出土坑,方要把泥土盖上。
  突然!一个念头,在他脑中闪电般掠过!
  不对!方才那绿袍老人为什么要找白衣大侠的尸骨?为什么要在土坑中到处掏挖?为什么愤怒得要把白衣大侠的头颅一脚踢开?
  他敢情就是为了这块玉牌?他第一次没有找到,第二次可能再来。
  自己如果依然放在坟中,岂不是会被他取去?
  他是坏人,这块东西决不能让他得去!那么只有自己暂时收起来再说。
  心中想着,立刻又跳下坑去,把玉牌重新取出,揣入怀中,然后再把泥土掩上。
  等他全部掩埋完毕,天色业已全黑,自己也忙得一身大汗。
  在溪边洗了洗手,就牵着黄牛回去。
  途中,他一直在想,这块刻着“太乙玄功”的玉牌,不知是什么东西?瞧绿袍老人的神气,他一定知道这玉牌的用处,才会从远地方一直找来!
  啊!自己何不拿去给简老夫子瞧瞧?他也许会知道,一面也好把方才的情形,告诉他老人家。
  村子里的人,这时已围在门口纳凉了,敢情全吃过了晚饭,今天自己回来得晚了一点!
  他带着牛,边想边走,蓦地,他发现前面人影一闪!
  他差点惊叫出来,那是绿袍老人,他还没走?
  他定睛再瞧,那条鬼似的人影,业已不见。
  岳玠人本聪明,同时又有循循善诱的简老夫子,平日常替他讲解为人处世,和许多历史上的故事。
  他虽然还只有十三岁,但已经懂得很多。
  只是瞧到绿袍老人的身形,忽然在村中出现,使他立时觉悟到绿袍老人敢情在坟中找不到这块刻着“太乙玄功”的玉牌,他并没死心。
  可能怀疑到当时白衣大侠倒死路边之时,这玉牌已被村中的人捡来,所以他还要在村中搜索。
  他心中一阵懔惧,低着头,把牛牵进草寮,然后又在厨房里,很快的扒了两碗冷饭,急急忙忙挟着书本,三脚并作两步,往简老夫子住的地方奔去!
  那是村子前面的一所祠堂,也是村中唯一的公共场所!
  每逢村子里有什么重要事情,就在这祠堂里聚会,但,哪一年也难得碰上一两次?
  平日就在大殿上放上几张破桌,让一大群孩子,念念“赵钱孙李”和“人之初,性本善。”
  简老夫子生在东首厢房里,岳玠最是熟悉不过,他穿过大殿,走近厢房。
  咦!简老夫子房中,还没点灯?他老人家敢情出去了?
  不!他平日很少出门,最多也只是在祠堂附近,负手闲眺,瞧瞧田中青苗,决不会走远!
  “简老师!”
  “唔!孩子,你来了!”
  厢房中响起和蔼的声音,那正是简老夫子!
  岳玠心中大喜,急忙往厢房中奔入,一面说道:“简老师,你老果然没有出去!怎么不点灯?”
  简老夫子缓缓的道:“这样凉快一点!啊!孩子,今天你回去罢!我要静静的休息一下。”
  岳玠惊道:“简老师,你老……身子不舒服?我陪着你!”
  简老夫子笑道:“没什么,我休息一会就好,孩子,你还是回去罢!忙了一天,也该早些休息了。”
  岳玠忙道:“不!简老师,我要陪着你,你老人家身子不好,我会服伺你的。”
  简老夫子叹了口气,道:“孩子,你听我的话,快回去,这里……”
  他只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好像在倾听什么?
  岳玠等了一会,只听简老师轻轻地透了一口气。
  岳玠轻声的道:“简老师,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呢,今天傍晚,我在牧牛的时候,有一个身穿绿袍的老人……”
  简老夫子蓦地截着他的话头,问道:“你也碰到了他?”
  他微微一顿,忽然急道:“唉!孩子,不用说了,你快回去罢,有话明天再说,快走!快!”
  语音发颤,似乎带点焦急!

相关热词搜索:群英会

下一篇:第二章 奇遇,奇遇
上一篇:
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