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姮娥(独孤红)
2021-02-21 13:03:16   执笔人:独孤红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这个地方,平常就人迹难至,现在人更到不了。
  这个地方平常也没人敢来,来了就绝回不去,不是抱定必死决心的人,绝不会到这儿来。
  这个地方,在一座不知名的深山里,平常不但野兽出没,简直就没路可走。平常如此,现在可想而知。
  现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大雪遍地,一片银白。
  皑皑白雪把一切都掩盖住了,唯独掩盖不住插天巨石上,用指力刻的这三个字”不归谷”。
  没人会来?没人敢来?万径人踪已灭?
  偏偏这一刻,在这”不归谷”口就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不知道是男是女?不知道是老是少?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长像,因为他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包在一袭重裘里,几乎连脸都包住了,重裘赛雪,浑然一色。要不是他呼出阵阵白气,简直就让人看不出他是个站在那儿的人。
  这个人,没看那谷口三个字一眼,也没有一点犹豫,只在谷口停了一下,喘了一口气,就又踩着厚厚的积雪,拖着沉重的步履进了不归谷,没有留下脚印,因为脚印很快的就被大雪掩盖住了。
  进了谷里,他又猛然停住了,这一刻,在这儿的又何止他一个人,几几乎有一、二十个之多。
  一、二十个都整整齐齐的站在雪地里,面对面站立,隔不远一个,就像陵墓前的翁仲一样。
  但这一、二十个绝不是翁仲,不是石像,而是人,绝对是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因为他们并不是每一个都身裹重裘,什么样的穿着都有,有的甚至穿的是单薄的夏衫,没掩没遮的,还能看不出来是人么?不但看得出来是人,而且还看得出来男女老少都有,身上快让雪下满了,脚底下的雪已经深到了小腿,但是他们一个个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
  这么样的下雪天,不能说不冷,但是这一、二十个更能看得人打心底冒寒意,那寒意比这下雪天还要冷。
  因为这一、二十个比人少口气,都是死人,都是一具具僵硬的尸体。
  怎么会有这么多具尸体?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死在这儿?又是怎么死的?
  这个人只是猛然的一怔,自然的一惊,但是他并不害怕,也没有转身出谷,到这儿来的人不应该害怕,已经进了”不归谷”的人,没有就这么转身出谷的道理。很快的,他定过了神,又往前,往谷深处走去,就走在两排相向站立的死人,一具具僵硬的尸体之间。
  似乎这些尸体是经过特意的安排,这么整齐的排列,这么样的除列,既像展示,又像迎宾。
  很快的,这个人又停住了,他已经到了谷深处,已经到了谷口。
  眼前,是一座宫殿式的建筑,只有一座金碧辉煌,美仑美奂,但不巍峨宏伟,它不是那种巍峨宏伟型的,它小巧玲珑,极为精致典雅。
  两排尸体在丈余外已经到了尽头,离宫殿前那汉白玉的石阶还有两丈远近,这个人的停步处,就在石阶之下,然后他向着那紧闭的宫殿门发了话道:“有仇有恨的人来到,求见此间主人!”
  听了这句话,才知道这个人原来是个女子,听话声,年岁还不大。
  宫殿里,立即有了反应,一个话声传出,这个话声让人分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听得出它阴森冰冷道:“从来没有人见过我,妳就站在宫外石阶之下。”
  那女子没动,也没说话。
  随后宫殿里话声又起道:“说妳的仇恨!”
  那女子这才又开了口道:“南山之仇,东海之恨!”
  宫殿里那人似乎一怔道:“妳不会不明白我何指!”
  那女子道:“明白,但还有什么仇能比我的仇高,什么恨能比我的恨深的!”
  “我要妳明说。”
  “明说显不出我的仇高恨深。”
  “最大的仇恨不过亲仇。”
  “亲仇比不上我的仇恨。”
  “那……”
  “你要的只是代价,是不是?”
  宫殿里的那人沉默了一下才说话,话锋转了,不再问是什么仇恨了,道:“有的,不必非我不可!”
  那女子道:“要是不必非你,我也不须历尽艰难到这儿来,进你这‘不归谷’了!”
  “那么,什么人?什么地方?”
  “我已经写下来了,稍待你自会看到。”
  “为什么不说?”
  “我要是告诉你,他耳目遍布,只要我说出口他就会知道,连你这‘不归谷’都未必稳当,你相信么?”
  “我当然不信!”
  “可却是实情。”
  “那么妳到这儿来,他不也会知道?”
  “他绝想不到我请你杀的是他!”
  宫殿里那人必然又一怔,然后是一阵阴森冷冰的怪笑道:“很有意思,对受妳之请,我已经感到兴致了,我的代价很高!”
  那女子探怀摸出一个革囊,打开囊口,倒出整整十颗明珠,每一颗都晶莹浑润,每一颗都有拇指般大小,连同一张折迭着的小纸条,伸手放在石上。
  只听宫殿里那人道:“十颗明珠,一条人命,代价不错,妳知道我的规矩?”
  那女子道:“既然来了,当然知道。”
  “那么,过去吧!那儿还有空位,哪一排都行。”
  那女子没动,道:“我并没有见到你!”
  “一样,他们也没有见到我,但是妳跟他们都进了‘不归谷’,这是我的规矩,不愿意接受的人可以马上转身出谷,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不愿意接受的人。”
  “我要是自绝在你‘不归谷’里,还有谁会知道你,你的规矩,还有这个地方?”
  “那不是妳的事,妳是听谁说的?怎么来的?”
  “我要是自绝在你‘不归谷’,又怎么知道我付出了这么高的代价,你确实替我杀了我要杀的人,报了我的仇、雪了我的恨?”
  “很简单,妳只有相信我,跟这些自绝在我‘不归谷’的人一样。”
  那女子微微点了一下头道:“好吧!牺牲我自己一条命,换得我要杀的人血溅尸横,换得我仇报恨雪,值得了,我本来就是抱着牺牲自己的决心来的,不是么?”
  她转过身,往前走,走到左边,那排尸体尽头,隔一丈站好,然后就不动了,本来不断出现在口鼻部位的白气,不见了。
  唯一跟刚才不同的,只有这一点而已,可是修为够的人都知道,她已经自断心脉,气绝身亡了。
  宫殿里的人修为不可能不够,不然他不可能做为这么样一个杀手,但是他还够小心、谨愼,做为一个杀手必定要如此,出不得一点错,因为出一点错的代价是赔上自己的性命。
  宫殿的门忽然开了,缓缓的,像有人拉开一样,可是没看见人。
  从门里飞出一道白光,快得像闪电,在那女子的头部周围疾快一绕,然后又飞向宫殿门内。
  那女子包着头的重裘,像是挨了刀割似的,忽然破裂落下,露出了一颗乌云螓首,一张姣好的脸,年岁是不大,充其量不过二十多,那张脸是两眼闭着,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可怕的是两颊之上各有一个”×”,那是裂伤,刚割裂的,皮肉外翻,也是色呈雪白,没有血色,不见一滴血。
  这么样一个已经没有知觉,血都经由心脏流入腹腔,甚至于已经冻结了的人,不是已经死了是什么!
  随即,投在石阶上那个革囊,托着那十颗明珠,还有明珠压着的那个折叠着的小纸,忽地冉冉飘起,等飘起的高度超过石阶的最上一级时,停住了升势,然后缓缓往那开着的宫殿门飞了过去。
  转眼工夫,革囊、明珠、小纸条,飞过了宫殿门,刚刚打开的宫殿门又缓缓关上了。
  一切又归于寂静,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鹅毛似的大雪仍不停的飘落着……
  雪停了,风也停了,银白色的世界,好静、好静。
  什么看不见,连出来觅食的乌鸦都不见一只。
  只有这个人在雪地里站着。
  这个人穿一身紫红皮裘,站在雪地里特别显眼,他身躯高大魁伟,真似半截铁塔,两手握着一把长柄板斧,一动也不动,简直就像石像。
  他浓眉大眼,还有一脸络腮胡,长相十分威猛,那一双大眼的光芒,像雪亮板斧间射出来的光芒一样森寒,森寒的目光锐利如鹰隼,紧盯着前方。
  前方几十丈外,是一座白了头的密松林,松林里能有什么。
  松林里传出来一阵”叮叮当当”的铃铛声,一只小毛驴驮着一个人,从里头摇摇晃晃,艰难的出来了。
  人是一团白影,大半是冷得缩成了一堆。这一人一骑一出现,那身穿紫红皮裘、眉大眼络腮胡的汉子,那双大眼里的光芒突然变亮了,奇亮,电光也似的。
  小毛驴走在积雪这么厚的路上,本就艰难,何况背上还驮着了这么个人。
  艰难归艰难,但总有走到的时候,只片刻工夫,这一人一骑已经到了身穿紫红皮裘浓眉大眼络腮胡汉子的面前,他突然瞋目霹雳大喝,喝声震天慑人,松树上的积雪为之扑簌落下,喝声中,他拿起板斧,带着一道森寒光芒劈了出去。
  这石破天惊的一斧砍过去,除了铜山铁柱,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物能够承受得了。
  但是,说也奇怪,那骑在小毛驴背上的汉子,本来像是抵不住天气如此寒冷,全身缩成一团,这时竟像全身长满眼睛似的,容得一斧砍来,突然”呼”地一声,从驴背上猛然长身拔起。
  长斧去势甚急,一斧砍去,如果收势不及,那头毛驴一定会被拦腰砍成两截。
  然而,动物之中,最蠢最固执的莫过于驴,紫貂汉子一斧砍去,它背上的主人已经腾空而起,它却仍然站在那里,两只大耳朵扇了两扇,竟然动都没有动一下。
  可是更令人惊奇的是,那把看上去份量不轻的巨斧,挥舞在紫貂汉子手里,竟比耍一根枯竹竿还要来得轻巧。
  他这时手腕一带,竟把那看似招式用老的巨斧,灵巧而迅速地轻轻一带,完全撤回,连毛驴也没有伤着一根。
  然后,只见他嘿嘿一笑,一把巨斧竟在自己头顶上盘旋起来,刀光闪闪,有如一个永不休止的大漩涡,脚下则粘着半空中的那名汉子左右移动。半空中那汉子无论打从哪个方向落下来,都免要遭削足或断腰之厄。
  此刻尙在半空中的那名汉子,竟是一名俊美无比的青年人,他似乎想不到紫貂大汉在一把巨斧上的功力居然如此深厚惊人,脸上不期然掠过一抹惶恐之色。
  他双臂向左右平平一伸,短暂的约住下降之势,接着只听那汉子一声”哎呦”,似已力竭计穷,真气突然松散般,身躯骤然下沉。
  紫貂汉子嘿嘿一笑,斧花就势兜托过去,眼看那年轻男子只要再降尺许,双睡势必就要在飞旋的斧花中寸寸断裂不可。
  而就在千钧一发的剎那,真正的奇迹出现了。
  那年轻汉子就像下锅准备烹煮的虾子,突然复活一般,蓦地双腿一曲一蹬,沿着巨斧边缘,陡然滑开,滑出六、七尺远近,方告落地。
  这一变化,显然大出紫貂汉子意料之外。
  他的斧花顿时收刹,半截铁塔似的身躯也突然僵凝当场,好似张口欲笑的人,冷不防突然挨了别人一记大耳光。
  身穿一袭旧青袍的青年汉子,落地后并未离去,他如玉树临风般挺立在雪地上,朝紫貂汉子微微一笑,既非善意,亦无悪意。
  “阁下大概就是七、八年前江湖上人人闻名丧胆的黑心赌王吧?”那青年微笑道:“阁下当年常用的那把泼风刀,怎会忽然改成一把又笨又重的长柄板斧?阁下赌了几十年,逢赌必输,是不是受此刺激才改行当了只赢不输的杀手?”
  紫貂汉子脸色一变,冷冷地道:“尊驾为什么不先报出自己的名号?”
  年轻人微笑道:“七、八年前,我还只是个大孩子,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紫貂汉子道:“那么,令师如何称呼?”
  年轻人凄然一笑道:“家师当然也不是位什么知名人物,否则又怎会横尸在你的巨斧之下?”
  紫貂汉子思索了片刻,因为他杀人太多,贺在无法想起这年轻人的师父是谁。不过这一瞬间,他却想起了另一件事,道:“前些日子,到‘不归谷’中,以十颗明珠求我杀你的姑娘,是不是你的同门?”他忽然睁大眼睛问。
  年轻人坦然道:“是的。”
  “你们为报师仇,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紫貂汉子道:“再说,你们纵然愿意牺牲,也不一定就能把我欧阳某人怎么样。”
  年轻人道:“你说的代价,是不是指那十颗明珠?”
  “还有她那花一般的年龄和容貌。”
  “这跟她的年龄和容貌又有什么关系?”
  “可惜她只能活一次。”
  “她会珍惜。”
  “你不懂不归谷的规矩?”
  “可惜的是你局处荒山穷谷,也许根本没听说过她的外号。”
  “她有个什么外号?”
  “不死姮娥。”
  “可惜不死姮娥这次还是死了。”
  “应该说她又一次证明了这个外号她是当之无愧。”
  “你是说那个女娃儿没有死?”
  “应该说她只是假死了一次,你的部属太庸碌了,连‘真死’和‘假死’都分辨不出。”
  “不管真死假死,一个年轻女娃儿双颊上开了那两朵十字花,她这一生也差不多完结了。”
  “脸上开花的确很残忍,请问阁下,看到血渍没有?”
  紫貂汉子被说中心病,知道自己上了一次大当,不由得恼羞成怒,大吼一声,扬斧又待上前砍杀。
  年轻汉子疾退数步,一面微笑道:“我们师兄妹志在复仇,当然做过一番准备功夫,我师妹入谷献宝求教是步骤之一,今天我在这里如约以待,也是步骤之一。据我们判断,阁下在斧法上的成就虽然惊人,但一身轻功却并不怎么样,轻功出色的,是你那两名部属。但是他们武功平平,也顶替不了你,所以……”
  “所以怎么样?”
  “所以我们师兄妹已经合计过了,要使你这位黑心杀手授首伏法,还得另作安排。阁下敢不敢践赴我们下个月在洞庭君山的约会?”
  “下个月的哪一天?”
  “元月初七,小寒”
  “一言为定。”
  “佩服阁下的勇气。”
  “只望到时候多多珍重。”
  “彼此,彼此。”

相关热词搜索:杀手列传

下一篇:江湖绝(诸葛青云)
上一篇:
三枪太岁(慕容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