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兰香(卧龙生)
2021-02-21 13:09:57   执笔人:卧龙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这是个深广的大院落,表面上看不到什么戒备,但夜暗中,却不时响起一种轻微的声息。
  那是传递消息的暗号。
  敢情这座矗立在夜色中的大宅院,竟然是戒备得十分森严,任何人只要接近这座大宅院五十丈内,都会被发觉,而且立刻把消息传入宅院。
  这些负责戒备的人,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高手。
  他们是刑部总捕头马元的属下,都是缉捕过江洋大盗的名捕,被调来刑部,掌理全国的治安大任。
  今夜,刑部总捕马元手下的一百二十名缉捕手,全部到齐,包括副总捕杜平在内。
  这是极少有的场面,即使是缉捕全国绘像捉拿的要犯,也很少如此彻底的动员过,一百二十名缉捕手全部出动。
  他们是全国捕快的精英,勿怪你看不到任何戒备的景象,但实质上,却是监视严密,飞鸟难渡。
  整个的大宅院,一片幽暗,只有在后花园中一座花轩内,燃着两支粗大的巨烛,照得一片通明,但花轩四周的窗门上,却用很厚的帷幕遮住,灯光不能外泄。
  这应该是很重要的缉捕会议。
  但坐在首位的却是个涉世未深,十八、九岁的少女,她脂粉未施,衣色清素,披肩的长髪,也只是随便的用一根布条梆住,她完全没有打扮自己。
  但如你仔细的看一下,你会发觉,素服布衣,无法掩遮住那天生丽质的光辉。
  那是一种绝世姿容之美,未经任何的人工装扮。
  站在轩中下首的却是大名鼎鼎,江湖黑道上闻名丧胆的刑部总捕头八臂天王马元和副总捕金银手杜平。
  只要听听江湖道上给他们这两个绰号,就不难了解,马元、杜平是近百年来刑部中最杰出的名捕头。两个人也确实作了不少除暴安良的工作,任职十年,缉捕了江洋大盗一百余人,搏杀了凶悍黑道高手八十余名,马元被江湖上尊称为八臂天王,只要他一出手,不论多么剽悍大盗,不是死亡,就是被擒,杜平被称为金银手,也就是说一出手必有所获。
  现在,这一对享誉天下的缉捕高手,却满脸严肃的站在一个布衣少女的前面,脸上是一片诚惶诚恐的神情。
  但听马元沉重的说道:“陈姑娘,缉捕悍匪,浴血苦战,本来是我们的贵任,不敢劳动民间百姓,尤其像姑娘这样清白纯良的人,但这次实非得已,才商请姑娘出马,帮我们一次忙。”
  素衣少女淡淡一笑,道:“我行吗?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能的,姑娘……”杜平接道:“我们只要姑娘把他引到开封府现身,其它的,就不用再劳动姑娘了!”
  “你们究竟要我做什么呢?”
  “娟娟姑娘……”马元神情庄肃的道:“诱饵,我们要姑娘投身花国,以妳绝世的容色,把大盗摘星手高强给诱出来。”
  陈娟娟眨动了一下大眼睛,道:“要我投身花国,那是在……妓院中了?是么?”
  “是的,姑娘……”杜平接道:“但妳不会受到任何伤害,除非妳陈姑娘喜欢留下客人饮酒谈心,我们保证,没有人能够强迫妳干什么,不会让妳受到一点委屈。”
  “唯一要遵守的……”马元接道:“就是那妓院中一些传统规则,妳必须住在那里,老鸨、龟奴他们都会遵照妳的意思办事。”
  “可是,那毕竟是一座妓院啊!我的清白名声……”陈娟娟无限凄苦的道:“那地方的人,说的话又如何能够信任!”
  “陈姑娘说的是……”马元庄严的道:“我们请姑娘进入妓院工作,怎么说都不对的,所以,我们替陈姑娘安排了两个随身丫头,听候使唤,她们以性命保护妳的安全,也陪姑娘住在妓院中。”
  陈娟娟道:“她们是什么人?”
  “一个是刑部缉捕手中武功最高的女缉捕手,她叫罗玲,另一位是……”马元长叹一声,住口不言。
  陈娟娟奇道:“马大人,怎么不说了?”
  杜平接道:“好!我告诉陈姑娘也是一样,另一位是马总捕头的千金马秀秀小姐。罗玲也是马总捕头的爱徒,她们都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尤其是秀秀姑娘,今年才十八岁,连大门也未出过一步,不过,却已深得了总捕头的武功真传。”
  陈娟娟道:“马大人如此的忧国爱民,我陈娟娟当得效劳。一切就由两位安排吧!”
  马元脸色泛起一片笑意,道:“有一件事,我想说明白,也好叫姑娘更为放心,那就是杜副总捕头的公子杜飞,也参加了这次行动,他是娟娟姑娘的车夫、跟班,而且,也要留在妓院中保护姑娘。”
  “唉!两位大人设想得如此周全,小女子只有全力以赴,不让两位大人失望就是。”
  “有姑娘这句话,我们就安心了。”马元道:“不过,摘星手高强不是一般江湖人物,他武功卓绝,来去如风,智慧高,生性狡猾。我们也希望姑娘能够准备一下……”
  陈娟娟道:“我能准备什么呢?”
  杜平道:“总捕头的意思是希望姑娘在这里住三个月,尽三月之力,我们把刑部缉捕手中一些对付敌人的手法,传授给姑娘,而且,秀秀、罗玲也要来此和姑娘熟悉一下。”
  陈娟娟道:“好!有三个月的时间相处,彼此之间也可以建立起一些互通心事的默契。”

×      ×      ×

  开封府最大的浣花书寓(即妓院别称)出现了一位绝色佳丽玉兰香。
  玉兰香不但艳冠群芳,而且,架子也大得出奇,二婢随护,独居于一座幽静的跨院之中,小巧精致的三合院,也有一个很雅致的名字,叫做兰香小筑。
  玉姑娘不出条子,就是你想要见见玉姑娘就得到浣花书寓去花十两银子打个茶围,打茶围是一种逛窑子的用语,就是去泡壶茶,叫点糖果、瓜子,请姑娘出来陪你喝喝茶、聊聊天,但一壶茶要喝了十两银子,那就有些敲竹杠了,十两银子大概可以买好几亩地,溱合下也可以取个老婆了。
  但玉兰香就是那个身价,十两银子是最低的价钱,等于是挂号费,排到哪一天,就很难说了。
  因为玉兰香的生意太好,一天只见三次客,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晚餐后一次,每次最长是一个时辰,到了时刻,你就得告退,你不肯走,那就难看了,玉姑娘会离席而去。
  除了一日三次的品茗见客之外,还有晚餐见客,但玉姑娘仍是不肯移驾他去,你约好了,就把酒菜送到兰香小筑,另外玉姑娘的谢礼、上下人的开销、这餐饭菜除外,至少还得花个二三十两银子。
  除了这些之外,兰香小筑还有一个非常不合理的规定,那就是子时一过,兰香小筑就熄灯送客,不论你是什么身分都不例外。
  这不是花钱享受,而是花钱买气受。
  奇怪的是就有那么多人喜欢花银子买气受。
  玉兰香的美色,和她独特的规矩,很快的传扬开去,一些自负才貌及腰缠万贯的富豪公子,因慕艳名不远千里而来,但玉兰香坚贞自持,不为明珠、黄金所惑,高张艳帜十月之久,竟无一人能作入幕之宾。
  这日中午,一位衣着华丽,气势非凡的年轻人,带了四个疾服佩刀的长随,来到兰香小筑。
  上午的茶客已去,兰香小筑木门紧闭,正是玉兰香午餐的时刻。
  华衣公子用手叩动门环,不闻有人应门,立刻冷笑一声,道:“一个倚门卖笑的风尘女子,也有这么大的架子,把门给我撞开!”
  四个劲装长随中有两人应声而上,飞起一脚,踢在木门上。
  蓬然大震声中,木门竟然被他们一脚震断木栓而开,在兰香小筑为玉兰香安排接待客人的一位黄妈,闻声跑了出来,那华衣公子已带着四个长随,冲入院中。
  一看来人的气势,四个长随腰中挂的家伙,黄妈心中的怒火,早已消去,代之而起的是一脸惊恐之色,连忙一个万福,道:“公子是……”
  华衣公子冷冷接道:“我是嫖客,带银子来逛窑子,找个小窑姊先陪大爷喝一杯,然后陪我上床睡个午觉……”
  “有,有,有……”黄妈急急接道:“浣花书寓有一百多位姑娘,南地佳丽,北地胭脂,什么样的女人都有,走!我陪大爷到前院去,帮你选一个。”
  华衣公子道:“这里不是浣花书寓么?”
  “不能算是……”黄妈陪笑道:“这里是兰香小筑。”
  “兰香小筑住的是病人,或是犯人?”华衣公子道:“玉兰香那个婊子是不是住在这里?”
  一听语气,黄妈知道麻烦大了,这些人是冲着玉兰香来的,分明是有意来砸场子的,这种场面不是她能够接下来的,连忙陪笑哈腰的说道:“公子是来会玉兰香的?”
  华衣少年淡淡一笑,道:“不错,如果她还活着,就要她出来见客,让大爷我先看一下。”
  黄妈道:“行,行!公子,你请房里坐,我这就去叫她整装见客。”
  华衣少年冷冷说道:“不用整装了,穿的越随便越好,我只是先看看她,说不定我还看不上她呢!”
  “公子好大的口气!”一缕娇声柔音传了过来,一个身着粉红衫裙的丽人,在两个女婢护拥中缓步行来,一面接道:“我就是玉兰香,请公子鉴赏一下,我配不配和公子品茗小叙一番。”
  眩目的美色,看得四个长随,都为之呆在当地,那华衣公子亦耸然动容,但尙可自持,打量了玉兰香一阵,点点头说道:“差强人意罢了,比起传言的名气,那就大大的不同了,这见面么?不如闻名多矣!”
  玉兰香微微一笑,道:“兰香姿色既不堪入目,那么,贱妾告退了!”转身向内行去。
  “站住!”
  华衣少年见玉兰香转身走去,顿觉受到轻视,不禁怒从心上起,面色一寒,开声喝叱。
  玉兰香听到喝叱,慢慢转回身子,嫣然一笑道:“公子有何指教?”
  华衣少年冷然道:“我不叫妳走,妳就给我乖乖的站着!”
  玉兰香笑靥如花,吐出珠走玉盘的声音道:“这就怪了,贱妾蒲柳之姿,既不堪公子一顾,公子又何必要贱妾留下来昵?”
  华衣少年哼哼冷笑两声,说道:“听说妳玉兰香恃才傲物,身价非凡,等闲之辈想一亲芳泽比登天摘月还难,大爷我今天就要看看妳跟一般姑娘有何不同之处,竟能这般嚣张!”
  玉兰香含笑道:“公子言重了,贱妾见客的条件虽说订得高了些,这也就如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嚣张云乎哉,真是从何说起呀!”
  华衣少年一哼道:“我看妳姿色平平,倒是一张嘴巴挺厉害的。”
  玉兰香微微一福道:“承蒙公子夸奖,贱妾不胜荣幸之至,敢问公子贵姓大名?”
  华衣少年眉毛一扬,傲然道:“我姓高,高高在上的高!”
  玉兰香道:“原来是高公子,贱妾幸会了。高公子若不嫌弃,就请移驾花厅,让贱妾敬领教益如何?”
  华衣少年见她态度一直客客气气的,不觉气消了大半,点点头道:“正要领教。”
  玉兰香别脸向二侍女之一的马秀秀使了个眼色,一面吩咐道:“快去准备上好的酒菜,我要在花厅上招待这位高公子。”

×      ×      ×

  兰香小筑的花厅,布置高雅绝俗,再加上窗明几净,点尘不染,置身其间,即使是个粗俗的莽夫,也会不知不觉的安静下来。
  华衣少年受到感染,态度也变得和善多了,唯一不调和的是,他的四名佩刀跟班也一起进入花厅,紧紧侍立在他身后,好像保护一位小王爷似的。
  不久,酒菜上桌,玉兰香亲自为华衣少年斟酒,然后双手端起酒盅,笑道:“高公子,贱妾先敬您一杯,为刚才的失礼表示歉意。”
  华衣少年微微一笑道:“其实失礼的是我,妳也别介意。”
  语毕,一口干下。
  玉兰香浅尝即止,接着问道:“敢问高公子大名如何称呼?”
  少年但笑不语。
  玉兰香道:“不能说么?”
  少年道:“走马章台,逢场作戏,何必非通名报姓不可!”
  玉兰香的表情有些失望,苦笑道:“看来高公子还是把贱妾当一般妓女看待。”
  少年一笑道:“倒也不是,若是那样的话,我也不会来了。”
  玉兰香道:“那么,高公子何方人氏,可以见告么?”
  少年沉吟道:“这个……”
  玉兰香道:“也不能说?”
  少年道:“我家在京畿。”
  玉兰香道:“这么说,要是贱妾猜得不错,公子应是王孙公子一流人物了。”
  高公子微笑不答。
  玉兰香笑道:“难怪公子身边带着四位卫士,不过走马章台而着四位雄赳赳气昂昂的侍卫,这可是贱妾第一次见到的怪事,莫非公子怕在这风月场所遇到刺客不成?”
  高公子”哈”的笑了一声,回头向那四个随从挥挥手,等他们退出花厅之后,才回对玉兰香笑道:“这样姑娘可以放心了吧?”
  玉兰香道:“公子这话说反了,贱妾只不过是个风尘女子,怎么会对公子的随从不放心呢!”
  她再次端起酒盅,给他一个妩媚的微笑,道:“来,高公子到了这儿,只管开怀畅饮,什么都不用担心,这才是享受。”
  高公子又喝下一杯酒,然后一眼不眨的盯着她看,似乎越看越喜欢。
  玉兰香有点难为情,羞答答一笑道:“高公子,贱妾容貌差强人意,比起传言大大不同,您这样盯着贱妾看,贱妾可真无地自容了。”
  高公子突然把握住她的雪白柔荑,笑道:“玉兰香,我为刚才的失言、无礼向妳道歉,妳其实是我生平仅见的绝代美人!”
  玉兰香轻轻挣扎,想挣脱他的掌握,红着脸道:“公子请勿如此……”
  高公子不让她挣开,表情很热切,说道:“妳要多少钱?”
  玉兰香一怔道:“什么?”
  高公子道:“妳开个价钱,妳说得出我就付得出,一千两银子如何?”
  玉兰香佯怒道:“公子请放尊重一点,贱妾可是卖笑不卖身!”
  高公子哈哈笑道:“别来这一套了,只要是这世上有的东西,我都能用金钱买到,今天我愿意用金钱买妳的身子,这是妳天大的福气——五千两银子如何?”
  玉兰香摇头道:“不成,公子请放手,否则贱妾要喊叫了!”
  高公子非但不放手,反而用力把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尖着嘴巴就要往她脸上亲去,玉兰香气急败坏,赶紧伸出一只玉掌挡住他的嘴,急道:“公子不可如此,先听贱妾一言……”
  “好,妳说!”
  “公子当真看中贱妾的话,就应先坦白表明公子的身分,这般动手动脚,贱妾宁死不从!”
  “我已说过,我姓高,高高在上的高,我家住京畿,家财,妳要多少我就给妳多少,这还不够?”
  “可是您……您这样说……贱妾还是不了解您的底细……”
  “大爷我今天是来花钱寻乐的,干嘛要妳来了解我的底细?”
  他一边说,一边又要去亲她,一旁的“侍女”罗玲看不过去,上前一掌搭上他的右肩胛,口中劝说道:“高公子,我们玉姑娘非是寻常姑娘可比,请勿无理取闹。”
  五指落处,正是高公子的肩井穴,只要使劲一抓,可使高公子全身立告瘫痪无力,但她只用了三成功力,让他感觉右臂微微发麻而已。
  高公子登时色变,转头看她,不胜讶异地道:“咦!妳这丫头竟会武功?”
  说这话时,猛可右脚一勾,将罗玲绊个踉跄,继之直踢而出,罗玲一时不防,被踢出寻丈开外,所幸她身手不弱,空中一个翻身,卸去力道,双脚先落地,稳稳的站住,没有摔倒。
  另一”侍女”马秀秀双手一翮,掣出一对锋利的匕首,娇叱道:“恶贼不得无礼,快放我家玉姑娘!”
  高公子显然没料到她们竟都是身怀武功的女子,表情甚是惊异,但仍带着”好玩”的口吻道:“咦咦咦!这是怎么回事呀?”
  这时,花听外面响起一声怒叱道:“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相关热词搜索:杀手列传

下一篇:花家班(慕容美)
上一篇:
花复仇(秦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