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镇(独孤红)
2021-02-21 13:13:45   执笔人:独孤红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秋风吹着,枯叶飘落,一片又一片,满山遍野。
  让秋天的风吹着,眼望着这一片片枯黄的落叶,会让人心里酸酸的,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流下眼泪。
  秋天的风带来了萧瑟、肃杀,在这一刻,大地万物都笼罩在萧瑟、肃杀之中。
  这座小镇也是的。
  这是一座废弃了的小镇,没有人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因为它废弃得太久了,人们已经把它忘了。
  找几个白发苍苍,身躯伛偻,老得已经没有牙的老人,他们知道这个小镇的名字。
  可是当有人找上他们,问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会摇头说不知道。
  他们不是不知道,他们是不肯说,他们怕提。
  为什么不肯说?为什么怕提?
  因为这座小镇的几十户人家,百来口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当年在一夜之间死了个精光,像是遭了瘟疫,又像是遇到了煞神恶魔,传说很多,至今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漏网而侥幸没死的,是一两户人家,晚半晌进山,夜里守候在山里等着猎物落网,一大早提着猎物回家的壮男,还有跑出好几里路去,在野地里幽会的一对男女。
  他们,就是那几个老人。
  也许是他们见到的景象太可怕了,侥幸保住了性命,比别人多活了这么多年,好像一提小镇的名字,他们的下场就会跟那已经死了多年的人一样,谁敢提,悲惨的情景,痛苦的回忆,就像是一场噩梦,过去算了,谁又愿意提。
  可是,就在这废弃的小镇上,偏有人开了一家野店。小镇可以没有名字,做生意不能没有名字,也就是说野店不能没有店招。
  取店的名字取得怪,它就叫”黑店”。
  应该是根揷天的旗杆上挂着的一盏破灯笼,老远就看得见。
  这么一座曾经离奇死了那么多人,像是一片坟场似的小镇,知道的人提都不愿提,也不敢提,应该是不会有人上这儿来。
  这么一个地方的这么一家”黑店”,也应该是不会有人住。
  说是这样,事却不然。
  以前怎么样不知道,至少如今,也就是说这些日子陆续住进了不少人来。
  “黑店”是家客栈,兼营酒肆饭馆,所以客人一旦住进”黑店”,吃住就不用操一点儿心了。
  所谓住进不少人来,屈指算算,也不过是四个。
  四个怎么能说不少。
  在这么一个地方,这么一家店,四个绝对可以说不少了。
  四个都是大男人,年轻的约莫廿上下,最大的也不过四十出头。
  廿上下那个年轻的,长得皮白肉嫩,算得上俊俏。
  四十出头那个最大的,活脱脱一个粗鲁莽夫,豹头环眼、浓眉络腮胡。
  另外两个都卅多,一个五短身材的白胖子,一个皮包骨,竹竿也似的黑瘦子。
  这四个几几乎是同一天到了这个小镇,住在这家”黑店”的,四个人显然都谁也不认识谁,不但彼此间不打招呼不说话,就是跟开店的也说不了两句话,除了要东西,绝不开口,开了口也是简单干脆,多一个字都不说。
  怪吧!怪地方,怪店,怪客人!
  还有更怪的呢!这四个不但脸色木然,不带表情,射自两眼的目光带着冷肃煞气,就连他们的身上也透着阴森森的气息。你挨近他,或者他挨近你,都能让你不由自主机伶伶打一个寒颤。
  其实要说怪还不只客人怪,开店的把店取名”黑店”,本来就怪,或者就是因为地方怪,店怪,开店的也怪,也引来了这么四个怪客人。
  现在这家黑店里共有六个人,客人是四个,另外两个是开店的。
  开店的是一男一女,应该说是一女一男,因为女的是店东,男的是伙计。
  别奇怪一个女的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开这么一家店,你要是看见了她,比看见那四个客人还能让你吓一跳!
  四十上下年纪,既黑又壮,满脸的坑,一双大脚,手像蒲扇,手背上还长着黑忽忽的毛,这就够了。
  这种女人在这儿开店怕什么,她不在这儿开店,又能上哪儿开店?
  倒是那个伙计还像个样儿,其实说人家还像个样儿,不免委屈,人家比眼前的这几个都好看,年岁顶多十八、九岁,长长的眉,细细的眼,鼻子、嘴也挺端正的,配上他那不错的身材,除了脸色有点黄之外,谁能不说一声:“嗯!小伙子不赖。”
  四个客人住进”黑店”,一般住店的客人怎么样,他们四个也怎么样,同样的,店家做的也都是店家该做的。
  天一黑,灯一上,四个客人都进了自己的屋,门一关,就没见再露面儿了。
  这个地方到了这种时候,应该不会再有人上门儿了,住店的客人一歇息,店家可不也就歇息了。
  柜房后头有间屋,门窗紧闭,透着灯光,这时候从里头响起个沙哑话声,让人分不出是男是女,不过应该不是伙计,伙计跟那四个客人说过话,话声不是这様的。
  只听那沙哑话声道:“传扬出去恐怕会震动天下武林,这么个地方,东西南北四大杀手一天之内就到齐了。”
  随即另一个话声响起,这个话声像那个伙计,道:“更可疑了,这不就是不打自招么?”
  沙哑话声道:“到目前为止,已经显示出的有,当年住在这个小镇上的,有不是普通人的人,否则不会惊动他来查,也不会使得东南西北四大杀手齐来阻拦……”
  另一个话声道:“但是,为什么事隔这么久才来查?事已隔这么久了,又还能查到什么?”
  沙哑话声道:“这就不知道了,不过相信他一定有他的道理。”
  另一个话声道:“四大杀手出了面,这是不打自招,他们四个应该是志在必得,不然就是明摆着的一条线索。”
  沙哑话声道:“我也这么想,只是他们四个是不是能得手,明天就知道了。”
  明天很快的就到了。
  夜静悄悄的溜过去,东方泛鱼肚,曙光冲破了稀薄的云层射到了大地。
  这儿的天亮听不到鸡啼。
  “黑店”的店家要是没有养鸡,这儿就绝听不到鸡啼。
  可是怪的是这儿也听不见晨间的鸟雀争鸣,一片沉静,简直就是死寂!
  秋天的早晚都凉,尤其是早晨,片片的落叶中,不但凉得人有点畏缩,而且那股子萧瑟、肃杀的气息更浓,在这个地方还又增添了三分。
  “黑店”还没开门,客人跟店家也都没有动静,似乎他们都不习惯早起。
  这时候,一点异响、一点动静划破了这一带的死寂!
  异响是沙沙的步履声,动静是晃动的人影,步履声跟人影都来自小镇的东方,从小镇外的远处往小镇走。
  近了,快到小镇了,看清楚了,那是两名轿夫抬着一顶软轿。
  软轿小巧玲珑,轿夫也只有两个,可是软轿却极为考究,除了轿夫之外,八抬大轿应该有的它都有,就连两名轿夫的穿着,也足以让人觉得,只有他们才配抬这顶软轿。
  眼看软轿就要进小镇了,忽然前后左右落叶似的飘下了四个人,正是住进”黑店”的那四个客人。
  他们四个,八手空空,谁也没拿一样东西。
  当然软轿停住了,凭他们四个脸上的神色,吓人的目光,还有透自身躯,让人不由机伶寒颤的阴森气息,谁也知道不是好路数,还能不赶紧停住?
  软轿一停,拦在轿前的是那个廿上下的年轻人,算得上俊俏的,他说了话:“我们不伤无辜,放下轿子,躲到一边去!”
  话声冰冷,冷得让人打心底里冒出寒意。
  两名轿夫还真听话,一声没吭,一点也没犹豫,放下软轿就走向了一边,走出了四个人的包围。
  那个年经的,算得上俊俏的,又说了话:“我们知道你,你想必也知道我们,我们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想必你也明白我们的来意,不必再说什么了,纳命吧!”
  他们四个一扬右手,四个人的手里就各多了一把杀人的利器,那是四把寒光闪烁的匕首。
  一看就知道,绝不是普通的匕首。
  四个人一挺匕首,就要飞身扑向软轿。
  就在这时候,那原本密遮的软轿轿帘忽然往上一扬,然后又飞快落下。
  就这么一下,轿前那年轻的,算得上俊俏的,像是看见了什么,如遭雷殛,惊骇色变,急忙收势大喝道:“慢着!”
  这当然是对另三个,另三个自然也忙收势。
  另三个那里收势,轿前这个年轻的,算得上俊俏的,忽然屈一膝跪落了地,扬起匕首回刺,“噗”地一声,扎进了自己的心窝。
  另三个看怔了,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也骇然色变,然后也各屈一膝跪地,各把手里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窝。
  真是怪事,天下知名的武林四大杀手,他们不约而同的赶来”死镇”,抱定必死之心,要拦阻一个前来探究死镇数十年前血洗之谜的高人,却在一见来人之面后,“北杀手”冷血公子齐如海就把一柄准备刺杀敌人的匕首,反手扎进了自己的心窝。
  这种反常举动,说得过去吗?
  但更怪的是,“东”、“南”、“西”三大杀手,他们连轿中人是谁都没有弄清楚,竟然也效法北杀手冷血公子,都将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窝。
  这是一股什么力量?
  说穿了,虽不至于一文不值,却也就不足大惊小怪了。
  原来他们四人年龄不同,又分别成名于不同的地方,江湖道上依他们的心性和行为,封之为东西南北四大杀手,合称为”四方杀手”。
  黑店的主仆见他们互不交谈,便以为他们彼此之间互不相识。其实,这也正是他们有意制造的假象。
  他们之间有个秘密,一个真正的秘密,即使公布出来,恐怕也很少有人相信的秘密——他们是同门师兄弟。
  否则以他们的年龄推算,“死镇”上数十年前所发生的种种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他们这次赶来死镇,完全是奉师命行事。
  那么,他们以匕首自扎心窝,又是怎么回事?放心,杀手虽不惜命,却也不致”轻生”到这种程度。这是他们在来此之前,以三昼夜功夫合练的一套”突击计划”。
  武功之道,讲究轻、灵、巧、捷,他们现在的“自杀”,便是以上四诀之外的一个”诡”字诀。
  两名武功相近的高手,在过招之际,除了讲究轻、灵、巧、捷之外,决胜的分际便繋在一个诡字上。说得更明白一点,也就是如何分散敌人的心神。
  看到一个本来想跟自己拚命的敌人,忽然一刀刺向自己的心窝,你除了感到诧异、吃惊、错愕之外,你还有什么感觉?
  好了,只要你有这种反应,你的一条老命就报销定了。
  北杀手冷血公子一刀扎向自己心窝之前,先行单膝落地,也是个预备动作。
  有人无端向你下跪,不管对方用意如何,总是令人感动的。而在下跪者本人来说,这正是个向前跃起扑出的必要步骤。以致数十百年后的竞跑者,赛前全部采用了这一姿势,便是一个最好的说明。
  这时,坐在轿中的那位高人,他的反应如何?
  与此同时,北边的一棵火红的大枫树,枝叶中也藏了两条身形,他们距布轿足有十多丈远,所以他们谈话并不担心被官道上的那一伙人发觉。
  这两个藏在枫树上的人是谁?他们正是黑店中的主仆,女主人”九筒嫂”和小伙计”帅哥”。
  说他们是店东与伙计固然正确,说他们是一对”畸型”关系的“野鸳鸯”也无不可。
  他们昨晚在闲谈之间,一口便道出四大杀手的身分,并断定很快便有战事发生,具有这种眼光和常识,他们自己也是武林中人,自是不问可知。
  两人正谈到四杀手的怪异动作,九筒嫂突然轻轻嘘了一声,就几乎在这同一时候,一条人影忽然“通”地一声,自布轿顶盖上冲天而起,以毫厘之差,避开四杀手分自四方扑至的身形。
  那自轿顶冒升而起的人影,一脸白胡须,逆风飘扬,远看上去,年纪总在七、八十之间,一个人活到这把年纪,居然仍有这份功力,可知一定也是江湖上的一代名宿。
  四杀手一招扑空,似乎颇感意外。
  因为他们在出手之前,已将所有的出路完全封死。他们唯一没有提防的地方,便是布轿的顶空。
  但这并不是他们的疏忽,因为在他们周密的计划之下,他们根本不相信对方仍有向上腾跃的机会和能力。
  对方这次居然没有被他们苦心孤诣,一再演练,甚至在表情方面,都找不到一丝破绽的“自杀”诡计所迷惑,也使他们大感意外。
  他们四大杀手在江湖上名声虽然响亮,但他们自知如跟他们师父比起来,多少还有一点距离,而他们现在要对付的这名敌人,跟师父比起来,只强不弱,他们一击不中,哪还有继续追杀的机会?
  四杀手目送白髯老人于枫林中消失,只有皱眉嗟叹!
  他们忽然想起那两名轿夫,忍不住回头向那两名轿夫站立之处望去,哪知道官道空荡荡的,哪还有轿夫的踪影?
  两名轿夫,原来也是两名高手。
  四杀手心情沉重的回到黑店,他们是从后院出去的,回来时也是走的老路。当他们回到黑店时,店里的老板娘已在大声的指使着那名伙计忙这忙那的。
  他们好像并不知道四名房客已赶早赴了一场约会,而四大杀手则是真的以为这对店家不清楚他们的身分,不知道他们这一早出去已跟别人动过刀子。
  在小镇的北边,便是一片插天高峰,山脚下也有几户几乎是与世隔绝的人家。但是在散散落落的几间茅草屋里,如今只其中靠近树林的一户,里面住了一对老夫妇。
  他们年轻时,侥幸逃过一场浩劫,膝下一对儿女,女的早嫁去外乡,男的则去大都市,音讯已断了十多年,他们已几乎不记得还有没有这个儿子了。
  他们没有亲戚朋友,如今家中却多了一位罕见的客人。
  这位客人面目祥和,双目炯炯有神,脸上每一道深深的皱纹,都似乎充满了笑意,也似乎充满了不可言喻的尊严。尤其颔下那部不掺一丝杂色的雪髯,更增添此老无限的出尘风采。
  这座茅屋的男女主人,也跟访客是差不多的年纪,但在气质上,则完全迥异其趣。
  这对老夫妇土气、畏缩、言词木讷,如果不是彼此年岁相近,相信他们一定会坚拒白髯老人的到访。现在,他们不但为白髯老人倒了一碗茶,还替老人装了一袋劣质旱烟。他们生活收入,全靠附近几亩自垦的菜田,能活下去,就很不容易了。
  “一晃眼之间,好几十年了。”白髯老人叹了口气,像是说给两夫妇听,也像是说给自己听:“大约是四十年前吧!唔!也许是五十年前,不记得了,总之很早很早就是了,我曾经打这里路过一次……”

相关热词搜索:杀手列传

下一篇:红粉天狼(诸葛青云)
上一篇:
花家班(慕容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