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秦红)
2021-02-21 13:16:01   执笔人:秦红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这个人一脚跨进九指老张所经营的野店时,着实使九指老张吓了一跳,他在这条山路上开设野店卖牛肉面已有十五年之久,见过的奇奇怪怪人物不在少数,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一个使他感到浑身不舒服的人。
  其实这个人并不缺手缺脚,也没长着一张靑面獠牙的面孔叫人看了害怕,他的衣着甚至还相当高贵,就只那张脸,像一雕刻的一般,没有丝表情,没有一点生气,好像是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一般。
  已是黄昏时候,九指老张正打算关门打烊,但这个冷冷冰冰活像木头人的客人跨入他的店门时,他却不敢像对待一般晚到的客人那样说道:“对不住,打烊了!”而是不期然倒退三步,客客气气的拱手招呼:“客官请坐,来碗牛肉面么?”
  他的山野小店中只有五张桌子,木头人走去其中一张靠墙的桌子坐下,这才吐出五个字:“来壶二锅头。”
  九指老张听了微微一怔,道:“对不起,老汉这儿不卖酒。”
  木头人低垂的眼皮慢慢往上张开,面无表情地道:“我知道,可是我也知道你九指老张自酿的二锅头十分香烈有劲。”
  九指老张颇为诧异道:“你听谁说的?”
  木头人没有回答,只是一眼不瞬的望着他,目光似两把刀。
  九指老张与他目光一接触,不禁打了个寒噤,不敢再说甚么,赶紧入内去打出一壶自酿的二锅头,连同一只酒杯,轻轻的放在他桌上,然后问道:“要不要下一碗牛肉面?”
  木头人微微摇了一下头,也不提壶斟酒飮用,慢慢的闭上眼皮,就此闭目静坐不动,真真像个木雕泥塑之人。
  九指老张心中暗骂道:“你他*的甚么玩意儿,存心找碴不成?”
  他九指老张是练过功夫的人,曾在镖局里干了几十年的趟子手,后来年老退休,才在这条山路上开野店混生活。不过对于今天这个客人,凭着他的几十年老经验,他自知惹不起,只好忍气呑声。
  正在此时,忽然又一个过路客走进他的店门,这个客人的形态与那木头人完全不同,个子矮矮胖胖,脸上笑眯眯的一团和气,一进门先向九指老张打招呼:“老张,你好!”
  随卽在另一张桌前坐下,怪的是对一边的那个木头人视若无睹,好像一身是胆,鬼都吓不倒他似的。
  九指老张也一眼就看出这个”笑弥勒”般的中年人不是寻常人物,心中不免嘀咕,道:“怪事,今儿个是甚么日子?怎么尽是这些江湖人物寻上门来?”
  他也不敢怠慢,连忙趋前笑问道:“客官要吃老汉的牛肉面么?”
  笑脸胖子笑嘻嘻道:“不,我要一壶你九指老张自酿的二锅头。”
  九指老张心头一沉,暗忖道:“怎么回事?我九指老张可没与人结过梁子,哪来这两个怪物?”
  虽是心中疑窦重重,老于世故的他却也不挑明了问,经验告诉他,碰到这种怪人怪事,最好先装作不懂,静待其发展,然后再见机行事为宜。
  于是他唯唯应喏,又入内去打出一壶酒,摆到笑脸胖子的桌上。
  笑脸胖子这回踉那中年木头人一样,叫了酒就好像已酒足饭饱,两眼一闭,就此不再动弹,似老僧入定一般。
  九指老张望望木头人,文望望笑脸胖子,眉头直打结,不停的思忖:“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料正思忖时,店门上人影一晃,又进来了第三位客人。
  这人是个高高瘦瘦的老头儿,胡子已经花白,但是目光如炬,威仪逼人,愿然是个很有地位的人。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和前面二人一样,他在另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一壶二锅头后,就再无任何举动了。
  九指老张心中直苦笑,道:“我九指老张这一生最不平凡的际遇,就是干了几十年的趟子手,怎么今天会惹来这三个莫测高深神秘兮兮的江湖怪人?”
  不,还不只三个。
  只听门外一声桥笑,倏忽之间,门上已站着一个靑巾包头,怀抱一只月琴的女人。
  这女人年约三十出头,模样俏丽中带着几分风骚和几分狡黠,她也在一张桌前坐下,也向九指老张要了一壶二锅头,随后也不动了。
  也幸好九指老张数年前曾经卖过酒(后来嫌麻烦才不卖的),因此店中还有不少酒壶可供盛酒,但这也使他心中更为惊疑:“这些人以前分明不曾到过我的店,他们怎么都知道我九指老张有二锅头?”
  接着又想道:“今儿个到底有多少‘怪客’要来我这山野小店寻事?”
  这思绪刚自脑中闪过,又有一个客人进来了。
  第五位客人是个靑年,年纪还不满三十,嘴唇上蓄着两撮短胡,手上拿着一把长剑,充分显示出他是个身怀武功之人,但与前四人一比,却又显得嫩多了。
  他也要了一壶二锅头,随卽闭目不动。
  现在五张桌子分别坐了五位客人,九指老张暗暗发愁,道:“再来一位客人的话,要让他坐在哪儿的好?”
  这当口,太阳早已下山,四周渐渐变黑,夜色悄悄的降临了。
  九指老张将壁上的两盏油灯点亮时,那五个闭目静坐的怪客突然同时睁开了眼睛,目中射出的锐利光芒,使九指老张又吓了一跳,这一刻他们五个给他的感觉是:他们不是人,他们是枭!
  也就在这时,一双手掌从背后搭上了他九指老张的肩头,继闻一个冷峻的声音道:“老张,这儿没你的事,你到后面房里去吧!”
  九指老张一回头,就看到一张脸,他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一身文士打扮,疏眉细目单眼皮,头戴一顶瓜皮帽,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学问的人,而像个精打细算的老账房。
  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九指老张一点也不知道,不过听了对方这句话,他倒是暗暗透了口气,终于明白五位怪客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和眼前这个”老账房”约好在这儿讲事情,旣然如此,自己赶快避开这是非场所,正是再好不过,因此他一句话不说,就进入后面自己的房里去了。
  老账房等老张入内后,便向在座五人点头招呼,道:“各位,好久不见,别来可好?”
  那高高瘦瘦的老头儿首先开了口,道:“少废话,我且问你,那小子是谁?”
  他指的是那位带剑的靑年。
  老账房笑道:“他是新人。”
  老头儿冷哼一声道:“他够资格与我们‘绿林四夜枭’平起平坐么?”
  老账房又笑道:“别这么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几十年前,你老兄也是新人啊!”
  木头人接着开腔道:“好,言归正传,这回是甚么买卖?”
  老账房道:“这回的买卖十分特别,所以我才把你们五位一起请来,不过不是要你们五位一起办事,而是要你们出价,谁出价最低,谁就接下这笔买卖。”
  笑脸胖子笑嘻嘻道:“不是谁出价最高,而是出价最低的人得了买卖。嘻嘻嘻!那位雇主把我们‘绿林四夜枭’当作甚么了?”
  老账房道:“别急,他订了个低价,低价是五千两银子,各位干了几十年的买卖,有过几次拿五千两银子的?”
  靑巾包头的女人笑道:“果然是个大买卖,那位雇主要做的是谁呀?”
  老账房从懐中掏出五张纸,一面说道:“他要做的人,我已把姓名写在这纸上,等下你们就把自己所出的价钱写在上面,咱们当场开标,谁出价最低,谁就得标,但我要提醒各位,要有十分把握才成!”
  说毕,将那五张纸分给每人一张。
  木头人看过白纸上所写的姓名,神色微微震动一下,问道:“咱们怎么分帐?”
  老账房道:“老规矩,我得三成,你们拿七成。”
  木头人道:“好,拿笔来!”
  老账房交给他们每人一支炭笔,绿林四夜枭和那靑年很快的写出各人所要的价钱,结果是:
  木头人开价三十万两银子。
  笑脸胖子开价五十万两银子。
  高瘦老人开价二十万两银子。
  靑巾包头的女人开价最高:一百万两银子。
  育年开价最低:六千两银子。
  靑年得标了。
  绿林四夜枭听了老账房的宣布,毫无一人表示失望,哈哈一笑,一个个起身离开了野店,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中……
  得了标的靑年有点不安,道:“我开价这样低,他们……不会恨我破坏行情吧?”
  老账房笑道:“不,他们不但不会恨你,而且他们都很高兴自己没有得标。”
  靑年迷惑道:“为甚么?”
  老账房道:“因为他们不敢接下这笔买卖,所以他们才写下天文数字。从这儿你也可以看出他们‘绿林四夜枭’的胆量——开价最高的最没胆量。”
  靑年略为惶恐道:“如此看来,那位雇主所要杀害的人,一定是个武功非常高强可怕的人物了?”
  老账房摇头道:“正好相反,他要买凶杀害的那人,没有一点武功。”
  靑年大惑不解道:“旣然对象没有武功,他们四位大名鼎鼎的‘绿林四夜枭’怎么不敢接下这笔买卖呢?”
  老账房没有答复他的问题,又从懐中取出一张纸递给他,表情突然转为严肃,严肃得好像面临生死关头,一个字一个字道:“详细资料都写在那纸上,这是你第一次当杀手,得手了,你的名气必可于一夜之间凌驾‘绿林四夜枭’之上,但若不幸失手,那你就完了。因此你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好好的干吧!”
  靑年仔细看过那份资料,本是红润的面色,顿时发白,冷汗都冒出来了。
  这青年人,复姓夏侯,单名一个辉字,他不是被老账房宇文追所递给他的那份资料吓得脸上发白、额上冒汗。原因在于这野店主人九指老张所自酿的”二锅头”,陈度不够,酒性太烈,夏侯辉骤然目睹雇主欲杀之人姓名,大感意外,颇为紧张,顿时一大杯”二锅头”完全倾了进口,喝得太急所致。
  宇文追看着夏侯辉,失笑说道:“也难怪你举措太嫩,这还是你第一次当‘杀手’嘛!但你旣入了此行,便需知晓作‘杀手’的风险。若不百分之百的杀人‘成功’,就难免百分之九十的‘成仁’被杀。事情旣已上身,没有退缩,只有向前,没有畏难,只有设计,告诉你三字真言,第一要‘稳’。第二要‘准’。第三要‘狠’。三个字中,若有一个字不够强度,你就会死得快,不可能成为超越‘绿林四夜枭’的‘一流杀手’!”
  夏侯辉索性再喝了半杯”二锅头”,苦笑说道:“我若不是第一次当‘杀手’,就可以从你言语之中,听得出此举难度,而会像‘绿林四夜枭’那样,在‘要价标单’之上,来个‘狮子大开口’,不会只写上区区的‘六千两’了。如今,事情旣成定局,我也只好认命……”
  宇文追笑道:“命由天定,事在人为。你经验虽嫩,身手够高,我并没有对你小看。七天后,还是这个时候,还在这个地点等你,你若仍有命来,再喝上一杯九指老张自酿的好酒‘二锅头’,六千两银子,大槪便可你七我三,各自落口袋了。”
  这位专分”血腥钱”,自己却绝不沾上丝毫”死亡”风险的”杀手经纪人”,在向夏侯辉约定彼此候讯、分帐的时间、地点以后,便毫不停留的闪身出店,飘然而去。
  夏侯辉目送宇文追,神情茫茫然地,心心中甚烦,遂又复举起酒杯,想把所剩的半杯”二锅头”也来个一倾而尽。
  野店主人九指老张突然从后房中钻了出来,向夏侯辉摇手叫道:“夏侯相公,这坛‘二锅头’陈度不够,今夜是被他们硬逼,我才勉强取出待客,酒质旣新,不单辣口,也容易上头。你是要去赶办紧急事儿的人,连头带尾,又只有‘七天’时间,半点光阴都不宜错过浪费,还是莫要太贪这种酒性强烈的杯中之物了吧?”
  夏侯辉神情一震,手按腰间剑柄,失声问道:“你……你全都听见了?也……全都看见了么?”
  九指老张先摸摸脖子,又重重甩了自己一记耳聒子,才苦着脸儿点头说道:“对,我既已出头,就赖不掉的!全听到了,也全看见了,夏侯相公,你拔剑下手把我杀了灭口吧!可笑我九指老张,数十年镖行趟子手真是怎么混的?犯了这么大的江湖忌讳,仍敢出头多说闲话,大槪因为我已死过一次,这条命儿根本就是捡回来的……”
  夏侯辉的手儿,从剑柄上松了开来,摇头一叹说道:“老张,你出面阻我狂饮,乃是一番好意,我怎会‘狗咬吕洞宾’呢?我还是尙未构成‘杀手’资格的‘准杀手’,不会心狠手辣杀你灭口!但你方才所说‘业已死一次’之语,却是何意?能不能向我解释解释?”
  九指老张相当殷勤地,又搬出一大盘卤牛肉来,含笑说道:“狂飮不宜,小酌无妨,旣蒙夏侯相公剑下留情,我老张要凭借一点昔年经验,对你稍作贡献。适才,‘阎王虎伥’宇文追只对你说了‘稳、准、狠’三字真言,却忘了说出更重要的一个字儿,和另一种‘防身远祸’的极高原则……”
  说至此处,九指老张把夏侯辉拉到他卧室之中,指着钉在壁上、挂在帐上、插在床上的四根绿芒闪烁,显然是喂有奇毒的刀、镖、针、刺等厉害暗器,苦笑说道:“夏侯相公请看,你虽对我剑下留情,其‘绿林四夜枭’却已于行时暗暗挥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对我下了杀人灭口毒着。若非我混过镖行,尙有经验,一入卧房便钻进床下藏身,并于身外加了两条棉被,以作万一防御,何止死过一次?只怕业已死过四次了呢!”
  夏侯辉”咦”了一声,讶然说道:“那‘绿林四夜枭’开价太高,并未‘得标’,等于业已退出此事,他……他们利害无关,还要‘灭口’作甚?”
  九指老张叹道:“夏侯相公,这才是你真正‘嫩’的所在。‘杀手’是终身职业,只一参加,绝难退出,‘绿林四夜枭’只是故意以‘高标’障眼,以求比你早一步行事而已。他们中谁先达到目的,谁就会去找‘阎王虎伥’宇文追,三七瓜分那赏金‘六千两’的……”
  夏侯辉还是第一次知道宇文追有这”阎王虎伥”外号,但想起他的”杀手经纪人”身分,倒也觉得相当名副其实,遂在回到酒桌上,尝了一块卤牛肉后,向九指老张拱手笑道:“老兄高明,我要多多请敎!‘稳、准、狠’三字以外,还有一字真言是甚?你所谓‘防身远祸’的极高原则,又是……”
  九指老张不等他再往下问,便自接口笑道:“比‘稳、准、狠’三字更要聚的,就是一个‘快’字,但所谓的‘快’,绝不是‘抢快’,更不是叫你‘行动鲁莽’,而是要会‘掌握时机’,譬如说,‘绿林四夜枭’旣已占了先机,夏侯相公便不如索性不要和他们‘抢快’,反而沉沉稳稳的,来个‘但将冷眼观螃蟹,看牠怎么肆横行’?或许可以吸收‘绿林四夜枭’盲动自绝的‘失败经验’,作为你‘慢中反快,快中如愿’的‘成功心得’。至于‘防身远祸’的极高原则,就是‘不要只防范敌人,更要防范朋友’!”
  夏侯辉吓了一跳道:“朋友也要防范?”
  九指老张叹道:“当然要防范啊!江湖中,垮在‘朋友’手下的英雄好汉,要比垮在‘敌人’手下的多得多呢!原因在于‘敌人’是站在朋友‘面前’,‘朋友’却站在你的‘身后’。‘敌人’的‘刀’,闪闪生光,虎虎生风,‘朋友’的‘刀’,往往都是‘看不见’和‘听不见’的。”
  这回夏侯辉可没喝酒,但额头上的冷汗却出得更多。
  他拭了汗,提起壶,不是自斟自饮,而是替九指老张斟了一杯,拱手称谢并改了称呼,说道:“老人家的嘉言谠论,益我多矣!以你的老到江湖经验,大槪虽没有见那纸条,也可猜测得出,雇主儿不惜重金,要宇文追替他觅人行凶刺杀的对象是个什么人了?”
  九指老张浅浅啜了一口”二锅头”,也改了称呼,笑道:“我从夏侯老弟的双目神光中看出,你剑法绝快,外功极强,内功各种火候,也都练到了六七成以上。以你这等人物,一见欲杀之人资料,便卽面带惊容,而当事人却又不会武功,依此推断,并不难猜,应该不出两个对象以外。”
  夏侯辉道:“我已经遵从高见,决定不与‘绿林四夜枭’抢‘快’争功的了,不妨以‘卤牛肉’和‘二锅头’遣此长夜。是哪两个对象,老人家猜一猜看?”
  九指老张道:“一个是本身不会武功,却由‘红粉四剑’与八名‘大内铁卫’保护,南游‘太湖’的当朝‘宝莲公主’,另一个则是南七省白道武林盟主南宫逸的掌上明珠,虽然她本身从来未习武功,但却聪明绝世,学究天人,美丽不带丝毫烟火气,深获她父兄怜爱呵护的南宫秋水。”
  夏侯辉用不着回答,仅从他脸上神色的震动程度,便可使九指老张看出他所猜的两个人选,业已必中其一。
  九指老张”咕”地一声,喝了口他自酿的”二锅头”烈酒,紧皱眉头,喃喃自语说道:“奇怪,奇怪!我怀疑‘阎王虎伥’宇文追这位雇主儿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仇恨想要杀死‘宝莲公主’,或‘南宫秋水’姑娘!倒像是别有用心,想挑起某种大大风波,实现甚么阴谋?才不辞故悬重赏,买人平白送死!”
  夏侯辉道:“平白送死?此话怎讲?”
  九指老张道:“那位‘宝莲公主’”的扈从如云,‘大内八铁卫’无一不是绝技在‘一流刀客’,‘红粉四剑’的修为,尤在‘大内八铁卫’以上。慢说‘绿林四夜枭’各怀私心,均想争先下手?就算他们能精诚合作,恐怕也难免‘夜枭’变‘鬼’,化作‘绿林四尸’而已,至于想动南宫秋水姑娘的脑筋,难度就更高,风险就更大了。”
  “难度更高?……风险更大?……”
  九指老张笑道:“我绝未过甚其词,南宫秋水姑娘在她所居‘秋水庐’周围,自布的‘顚倒阴阳阵式’和她哥哥南宫春风的那支‘天王令’,以及她爹爹南宫逸的那管‘惊神笔’,哪一样不是‘生死簿’?不是‘勾魂符’?不足令石破天惊神嚎鬼泣。夏侯老弟听我九指老张的良言相劝,粉墨登场,唱戏何如看戏好?刀光剑影,上台容易下台难,你只到了‘杀手泥淖’边缘,缩足不迟,抽身未晚,让宇文追去‘为虎作伥’,让‘绿林四夜枭’去用颈上人头腔间鲜血,换那未必赚得到手的‘白银六千两’,你且略淡‘名利之心’,在此享用我老张免费招待的自酿‘二锅头’和‘淸炖牛肉面’吧!”
  夏侯辉叹息一声,摇头答道:“戏儿可以不唱,热闹不能不看!”
  九指老张向夏侯辉深深看了两眼,伸手入怀,取出一大一小两粒丹丸递过。
  夏侯辉问是何物,九指老张笑道:“这是我早年服务镖行时,承江湖友好相赠之极上乘的易容药物,大丸‘易容’,小丸‘变音’。夏侯老弟用了‘易容丹’,呑了‘变音丸’,并改换打扮后,再观看热闹,便不致被‘绿林四夜枭’认出。否则,你縦不与面前的‘敌人’起甚冲突,惹甚风波?也难免会被背后的‘朋友’给偷偷出卖算计!”
  夏侯辉闻言大喜,称谢接过药物,九指老张笑道:“如今我们可以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夏侯老弟不妨请告诉我,‘阎王虎伥’宇文追的雇主,究竟是想杀南宫秋水?还是想杀‘宾莲公主’?”
  夏侯辉当然不便相瞒,索性把”阎王虎伥”宇文追交给自己的那张详细资料递过,并苦笑答道:“这事相当奇怪,资料是南宫秋水和‘宝莲公主’两个人的。换句话说,那雇主是两个人都想杀,不论杀了哪一个,他都一样付钱。”

相关热词搜索:杀手列传

下一篇:放不下的屠刀(卧龙生)
上一篇:
红粉天狼(诸葛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