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绝(诸葛青云)
2021-02-21 13:06:30   执笔人:诸葛青云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国,要有”国法”,帮,要有”帮规”,江湖,更要有”江湖道”。
  江湖中,阴谲奇诡,步步风波,当然相当可怕。但由于有一种群体共认的习惯法——江湖道义,存在其间,遂也有它的迷人可爱之处,除了可以凭深厚的能力(包括经验,曁文武学识)求”眞”,藉坚定而固执的德性修养择”善”以外,它更有一种非江湖人物所难领略体会的凄迷豪放的”美”。
  故而,江湖中最可怕、最令人担忧的现象,不是血腥遍野,不是杀手横行,而是”江湖无道”。
  “江湖道义”的约束力,究竟有多么大呢?
  这种无形的东西,难以数字表示,难用文字形容,但却可以说它超过法律,甚至超过生命,是至高无上的。
  能懂得这种规范,尊重它所代表那份荣誉的,才是铁铮铮、响当当、够份量的”江湖人物”,否则,便根本够不上”人物”二字,只是上不得台盘的”江湖混混”或”江湖败类”而已。
  当代江湖中,杀手蠡起,为数极多,诸如”三才”杀手(天才、地才、人才)、”三光”(日光、月光、星光)、”幽灵”杀手(神秘如鬼魅)、”红粉”杀手(非女子)、”虎豹”杀手(凶猛如虎,迅捷若豹,一击必杀)、”千手”杀手(全身皆可发出杀人暗器),以及”无手”杀手等,全是”第一流中第一流”的出群高人。
  要想获得”第一流中第一流”这项荣评并不简单,得有双层条件,除了功力高、经验足,心思快,手段稳之外,还要能”有所不为”。
  一般杀手,是只要雇主付钱,他们就卖命办事,但这些”第一流中第一流”的杀手不同,他们除了代价极高之外,还必须先查明原因,看看自己所被雇下手的”杀戮对象”是否有必死之道。
  这些”第一流中第一流”的”高级杀手”之中,究竟以谁的手段最高明呢?说来令杀手诧异,论成绩,较声望,曾被杀手们公认为”杀手之王”的,竟是那位”没有手”的杀手,”无手杀手”江湖绝。
  江湖绝眞的”没有手”么?不是,但”有手”等于”无手”,他双臂自幼萎废,成为天残,但心思之细,头脑之快与设计之绝,却无与伦比,他无需用手,凭脑力便可杀人,三十年来,江湖中凡被江湖绝设计欲杀之人,等于是上了”断头台”,中了”穿心箭”,服了”断魂丹”,在”枉死城”中注了”鬼籍”,从未有失败纪录。
  如今,震动江湖的大事来了,被公推为”杀手之王”的”无手杀手”江湖绝居然在一次执行”杀手”的行动中,宣告失败。
  不是江湖绝有所退化,头脑失灵,设计欠妙,也不是他所设计欲杀的对象,能力太强、身手太髙,而是失败于江湖绝自许是位拿得起、放得下、够身分的”江湖人物”,他才不得不面对”江湖道义”坦然负责的,承认了自己三十年”杀手生涯”中,仅有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败绩。
  事情是这样的,江湖绝接受了一笔重酬,作了生平最精密的奥妙设计,使被谋杀的对方,一步又一步的走进他所布的圈套,越陷越深,根本无法自拔,但到了最后的”必死关头”,对方却突然全身发抖,热泪盈眶,仰头高呼了一句:“可怕!可怕!太可怕了,江湖居然无道!”
  这声高呼中,包含了多少无奈?多少怨懑?硬把一直身在暗中,临场欣赏自己所精密设计的”无手杀手”江湖绝,给叫得双眉皱锁,自动现身,询问那万念俱灰,生望已绝的被设计谋杀者,为何认为”江湖无道”?
  问的结果,使江湖绝悚然汗出,怦然心惊,发现自己的设计虽然精密,却只是落入了另外一个更精密的设计之内。
  整个事件是混淆黑白、顚倒事非,对方深知自己爱惜羽毛,顾全身分,一定会先作调查,竟一步一步的安排周密伪证,其实,眼前万念俱灰,生望已绝,含泪悲叹”江湖无道”之人,实乃被害主体,那不惜重资,聘雇自己布局杀人,完成他全部心愿者,才是眞正有罪的元凶首恶。
  江湖绝这次可不敢轻信人言了,经过每一句话、每一细节的查察对照,证明被害人确实身负奇冤,损失惨重,决无可死之道,遂慨然劝其不必怨懑,且忍死须臾,睁大双眼,最多在七日之内,眞相便见端倪,包管公道自在人心,江湖仍然有道。
  江湖绝的这些话,不是空说的,他用自己的血肉承认自己的错误,用毕生的积蓄去求了别人,以保证”江湖道义”确实重于”名”,重于”利”,甚至重于”生命”。
  首先,他为了使自己殉名重节,遵守”江湖道义”的决心,不致受任何响影,临时动摇,竟先行服食了定时发作,无可救药的几种综合剧烈毒物,然后便处理身外财产,留下遗书,把自己充当杀手所得的一生积蓄,完全致赠生平好友,曾被江湖人物目为足与自己并称为”杀手中一时瑜亮”的”天才杀手”诸葛胆。
  他恳求诸葛胆接一笔酬劳重,但风险也重,”杀手雇杀手”的”特别生意”,务必用”特别手段”克服万难,于七日之内,搏杀设此圏套,使自己险铸大错,几乎误杀无辜负屈”钱塘野叟”许阳,终于不得不以”生命”承认”错误”,并保证”江湖”中尙存”道义”,化名”熊华”,实际却乃黑道中隐迹多年的成名巨擘”残心毒剑”童三变,并将此案眞相公告江湖。
  “钱塘野叟”许阳得知江湖绝这种勇于负责,轻生重义的措施后,颇想尽力劝止,但江湖绝早就虑有此举,预下决心,所服的综合剧烈毒物的药性已发。
  他从”口、耳、眼、鼻”等七窍之中,慢慢沁出黑血时,向许阳拱手惨笑说道:“许兄不必对我可怜,人孰无过?但够份量的‘江湖人物’必须能重荣誉、轻生死,勇于认错,并设法补过才是铁铮铮的汉子,江湖绝自问为人处世尙够份量,也算铁铮,故而宁为英雄鬼,不作窝囊人,许兄无须矜惜,且睁大双眼,静看我好友‘天才杀手’诸葛胆的代我所作所为,以及那心毒手狠,险诈万端的‘残心毒剑’童三变,是否会在七日之内伏诛于江湖道义之下!”
  话说至此,毒力业已大发,七窍中,黑血狂流,肝肠欲裂。
  江湖绝自知命已将绝,但仍仗恃多年修为,强提最后一点点的中元之气,向许阳拱了拱手,以示谢罪、告别,然后才坦然转身,跃下了早已选择的葬身之地的千寻绝壑。
  虽然江湖绝几乎误杀许阳,并由于他的精妙设计,已使许阳身外的人、财、物力,受了难以弥补的极大损伤,但许阳对于江湖绝这样一位风骨嶙峋,直于认错,勇于负责的”江湖人物”,却仍不得不发自由衷的尽弃前嫌,肃然起敬。
  他面对这片使”无手杀手”江湖绝葬身其下的千寻绝壑,拱手行了一礼,望着壑下烟云失声叹道:“江兄,如你这等‘风格’的‘江湖人’,江湖中有几位呢?‘天才毅手’诸葛胆,能……能像你么?”
  江湖绝除了毒力全发,五臓寸裂以外,并已一坠百丈,粉身碎骨,他当然无法作答。
  但似乎无须江湖绝亲自答复,仅仅根据几句江湖谚语,也可晓得大槪。
  那就是:“龙配龙,凤配凤,老鼠的朋友会打洞。”
  “天才杀手”诸万胆是”无手杀手”江湖绝的知心好友,又与他有”一时瑜亮”之称,更受了”杀手雇杀手”,把毕生财物充作酬劳的”遗书重托”,他的设计还会俗?手段还会弱?风格还会差么?
  答案应该是都”不会”!
  下面便让我们来欣赏”天才杀手”诸葛胆呕心沥血的”天才”杰作。
  这是一处断崖,下临千寻绝壑。
  站在断崖上往下看,除了迷蒙的云雾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看不见什么并不表示断崖之下,千寻绝壑之中没有什么,有,一定有,不但有,甚至还能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一个人,一具尸体,一条性命,一缕幽魂。
  何以见得?因为现在在这断崖之上,有人正在焚香烧纸,临崖祭拜,不只是祭拜,还在痛哭,哭声之悲、之惨,能使风云为之色变,草木为之含悲。
  那个人是个女子,或许是为了穿孝,一身雪白衣裙,长发披散着,就跪在那一束香、一堆纸之后,趴伏在地,向崖痛哭。
  看不见这个女子的面貌,从那合身的雪白衣裙,所裹着美好身材看,她的年岁应该不大,如要三分俏,还得一身孝,那似一身孝服的雪白衣裙,已为她增添了一份让人心动的俏,她的面貌也应该是娇媚艳丽,才不辜负那一副美好的身材,那一身雪白的衣裙,还有那一份俏。
  她就是这么跪伏在崖边痛哭,一直哭到香尽灰飞,一直哭到声嘶力竭。
  声既嘶、力既竭,忽然之间,一点声息都没有了,她跪伏在崖边一动不动,一任崖上的风吹动她乌黑的长发,吹动她雪白的衣袂。
  声既嘶、力既竭,她可以不再哭,可是她为什么也不动了?
  看她哭得这么悲,这么惨,难不成她已心碎肠断,生趣了无的以身殉之了。
  盏茶工夫之内,谁都会这么想,谁都会这么揪着心,可是盏茶工夫之后,这么想的人就会马上推翻自己的想法,心为之一松的长长吁一口大气了。
  因为那女子,她动了,先是缓缓抬起头,然后是缓缓直起腰,缓缓站了起来,最后她缓缓转过了身。
  转过了身,自然就看见了她的脸,天!她何止是娇媚艳丽,她简直就是一代尤物,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已不足以形容她的美,倾城倾国也还欠了几分,她的美,简直就惊天地、泣鬼神。
  哪来这么一个女子?她在断崖之上,焚香烧纸,哭得那么悲,那么惨,祭得又是谁?
  她转过了身,目光发直,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缓缓的走去,走向那下崖的一条羊肠小道。
  这条羊肠小道本来不是道路,根本就没有,而是这两天刚踩出来的,经过两个人踩出来的,一个是从崖上跃身而下,已经葬身崖下千寻绝壑之中的那个人,另—个就是这个女子。
  原来这儿是一片半人高的野草,如今这条刚踩出来的羊肠小道,就从这片半人高的野草中穿过,往下伸入了一片茂密的野林之中。
  这个白衣女子也就经由这条羊肠小道穿过了这片半人高的野草,进入了那片茂密的野林之中。
  她一进入了茂密的野林,野林深处,幽灵似的出现了一条人影,随风飘动,一闪移到了白衣女子面前。
  白衣女子立卽停住了,一动不动,脸上仍然没有一点表情。
  那幽灵似的人影停在白衣女子面前之后,影定人现,是个从头到脚一身黑的人。
  所谓从头到脚一身黑,是说他,头上是个黑布罩,身上是件黑袍,手上是双黑手套,脚下是双长筒黑靴,再加上头上黑布罩挖的两个洞里露着一对黑眼珠。
  那黑衣人甫一影定人现,便立即发了抖,衣抖,人抖,连话声都带着颤抖道:“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美的女人,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是死,我也要要了你……”
  敢情他的出现是因为耐不住情欲的煎熬,他的抖是因为过于激动。
  就是死,也要要了她,这可眞是宁愿做鬼,也要在牡丹花下一风流。
  话落,他抬手就要扑向白衣女子。
  他可眞是金口玉言,一语成谶了。
  因为就在他抬起手来,要扑还没扑的剎那间,他忽然不动了,他不动了并不是他不想动了,而是他动不了。
  他自己淸清楚楚,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一个身躯遭到了一种阴柔的”气”的包围,这种”气”很神奇,神奇得吓人,有股压挤的力量,这股力量大得令人无法抗拒,使得他的头、颈、躯体、四肢,不能动一动。
  这一下惊吓得他那一腔已然沸腾的情欲立卽云消雾散,化为乌有;情欲没有了当然也就不再发抖了,只听他失声说道:“你竟然……”
  他刚说出这三个字,那白衣女子木然的神色一抹冰冷,当卽截了口道:“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就在你眼前,你看我动了么?”
  黑衣人道:“不是你,那是谁?”
  白衣女子道:“自然另有别人,不过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黑衣人道:“重要的是我,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白衣女子道:“在我告拆你我什么意思,想干什么之前,我要先问问你,知道不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黑衣人道:“知道,你是来祭一个人的。”
  白衣女子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来祭这个人?”
  黑衣人道:“当然是因为他是你的什么人。”
  “错了!”白衣女子道:“他不是我什么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我根本不认识他!”
  黑衣人一定相当惊讶,相当诧异,这从他的目光裹可以看出来,从他的话声中也可以听出来,道:“什么!你……你……那你为什么来祭他,还哭得那么悲,那么惨?”
  白衣女子道:“这正是我要吿诉你我什么意思,想干什么之前,让你知道的,我就是为引你现身,引你出来!”
  黑衣人显然更惊讶,更诧异了,叫道:“怎么说?你……”
  白衣女子没让他说下去,道:“现在我再告诉你我要干什么。”
  黑衣人道:“你要……”
  白衣女子道:“我要把你的命交给一个人,我要你死!”
  黑衣人惊叫失声,道:“什么?你……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如果说是因为我想侵犯你,那根本就是你有心引我出来,罪不在我……”
  “这个罪是不在你。”白衣女子道:“我跟你也无仇无怨,老实说,你跟我祭的那个人一样,我根本就不认识……”
  “那你……”
  “我是拿了人家的饯财,受人雇来的……”
  “什么?你是……”
  “你可听说过有绝代尤物之称的花漫天这个人?”
  “听说过……”
  “那就是我,我就是花漫天,我拿人钱财,受雇来当个诱饵,雇我的人告诉我,你生平只有一个弱点,好色,可是你好的是好色,普通的色,绝难让你看在眼里,所以他只有雇我,你什么都不要怪,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有这么一个要命的弱点,要怪只能怪你让人知道了你道个弱点……”
  “不,我……”
  “怎么?你怕了,刚才你还勇气可嘉,视死如归呢?刚才你不是还说,你宁愿死么?”
  “我……”
  “你什么,说过的话不算,后悔了?”
  “不错,我是说过就是死,我也要要你,可是我连碰都没有碰到你……”
  “你不甘心?”
  “不错!”
  “可惜,这由不得你,你只有抱恨终生了!”
  “慢着,你还没有告诉我,要把我的命交给谁?”
  “我现在就告诉你,他!”
  白衣女子抬手一指黑衣人的背后,黑衣人的背后立卽多了个人。
  那是个白衣人,头上一顶宽沿大帽,帽沿压得低低的,让人看不见他的面目,但是从他身上透出来的逼人冷意,却是让每个看见他的人淸晰的感觉得到。
  黑衣人看不见他,但却感觉得更清晰,觉得一股冷意从背脊传入,倏遍全身。
  一个要杀你的人就在你背后,偏你一动不能动,甚至连转头往后看都不能,你能不心惊胆战,遍体生寒。
  黑衣人惊声急叫道:“我看不见……”
  身后响起了白衣人的冰冷话声道:“你不必看见我,只要我看得见你就够了,因为是我要杀你,不是你要杀我!”
  黑衣人又急叫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杀我?”
  身后又响起了白衣人的冰冷话声道:“我会告诉你,我当然会让你明白,旣受人之雇,又受人之托,我怎么能不让你明白,因为你做了不该做的事,害了不该害的人。”
  “什么,我……”
  黑衣人这三个字刚出口,又觉一股冷意从背脊传入,他照样清晰的感觉得出,这股冷意来自一柄极薄、极其锋利的刀锋。
  也就是说,他知道,他清晰的感觉得出,一柄极薄、极其锋利的刀已刺入他的背脊。
  他觉得头晕,他觉得眼前发黑,他觉得四肢无力,他倒下了。
  在他要倒还没倒的当儿,白衣人手中的刀挑下了他头上的黑布罩,他的面目露出来了。
  只听白衣女子道:“是不是?”
  白衣人道:“他擅于易容化装,不过应该是,因为这两天会在这一带流连的除了他没别人。”
  话声方落,林深处突然传来”哼”地一声冷笑。
  白衣人跟白衣女子急循声望去,冷笑之声传来处,一条淡淡人影一闪而没。
  白衣人惊急道:“错了,这个人不是!”
  这个人当然不是,如果他们想杀的人如此容易上钩,又怎称得上”三变”?
  白衣人望着白衣女子,好半晌,才蹙额轻轻叹了口气道:“这就像钓鱼一样,一条鱼受了惊吓,短期之内,要牠再吃饵,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白衣女子道:“那要怎么办?”
  白衣人沉吟道:“办法是慢慢想出来的,一个人做了亏心事,表面尽管鎭定,内心一定不得平静,弱点总是会暴露出来的。”
  白衣女子带着歉意道:“我坏了你的事情,觉得很不好意思。”
  白衣人摇摇头道:“这不是你的错,你的部份成功极了,怪只怪我对这位毒剑的底细了解还不够,现在得重新布置了。”
  白衣女子道:“你有什么打算?还有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白衣人微笑道:“当然用得着,一个人‘好赌’和‘好色’,都是一种‘终身嗜好’,除非丧失了实行这两种嗜好的能力,谈改和戒,嘿嘿!眞是谈何容易!”
  白衣女子道:“对方有了戒心,这一套还灵吗?”
  白衣人微笑道:“在过用的手段方面,当然要改一改……改身分,改场合,改变方式,改得他做梦也想象不到。”

相关热词搜索:杀手列传

下一篇:花复仇(秦红)
上一篇:
不死姮娥(独孤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