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惊弓之鸟
 
2020-06-22 10:19:09   作者:慕容美   来源:慕容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外面柜上,邵金凤证实了白玉楼的猜测,另外的七名大自在教徒,果然刚刚结账离去不久。
  小黑望了望外面的天色,露出一脸焦急的神气道:“既然离去不久,我们现在追出去,也许还来得及……”
  白玉楼微微一笑道:“要追出去,当然来得及,只是追上之后,又怎么样?”
  小黑一呆道:“追上之后……”
  白玉楼微笑着道:“我不是已经很清楚的告诉过你了,师祖他老人家的意思,只是要我们把这七名大自在教徒设法赶出酒店,便算大功告成,他和丐帮方面,已有妥善安排,其他的事,用不着我们操心。”
  小黑仍不服气道:“我们横竖闲着也是闲着,过去帮帮忙,也是好事。”
  白玉楼道:“帮别人的忙,有时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
  小黑道:“这话怎么解释?”
  白玉楼道:“丐帮一个分舵被毁,人命九十多条,这种血海深仇,只有由丐帮自己动手报复,他们这口怨气,才消散得了。而且该帮高手已云集扬州,相信他们凭自己的力量,也不难了却此一心愿。”
  小黑又皱了一下眉头道:“就算这件事的后半段不必我们插手,我们……也不能……就这样……天天闷在这里喝酒啊!”
  白玉楼微笑道:“在这里住腻了是不是?”
  小黑道:“三五十年后,等我年纪够老了,那时手头上如果还有着花不完的银子,我一定会在这里订个长期房间……”
  白玉楼笑道:“这是一种很好的想法,只要你把急躁的脾气改一改,你会有那一天的啊。”

×      ×      ×

  胭脂虎杨俊刚住进金凤酒店里来的头两天,还心怀鬼胎,处处存着顾忌,生怕大自在教或洪泽湖方面的人,不肯放他过去,会一路追踪到酒店来。
  等他发现这座酒店势力不小,外面江湖上种种恩怨,一进了酒店大门,几乎全化为一片风花雪月,他的一颗心也就慢慢放落下来。
  吃喝玩乐方面,他是大行家。
  金凤酒店里面的每一样设施,都非常适合他的胃口。
  他现在只为一件事感到遗憾:这次住进金凤酒店,实在太仓促了。
  他若是早知道会有今天,事先好好计划一番,多积蓄一笔银子,他相信一定会挥霍得更尽兴、更舒服!
  不过,他约略计算了一下,他这次带进酒店的银子,是十三万两多,说起来也算是一笔可观的数目,只要手面稍微紧一点,事实上,也尽够他痛痛快快的快活一阵子了。
  先后不过十来天光景,国、色、天、香四院里一些有名的姑娘,差不多都被胭脂虎杨俊玩遍了。
  这些姑娘虽说色艺俱佳,但在这位曾有过十八房妻妾的胭脂虎眼里,慢慢的也就有点腻味起来。
  风月场所,以财易事,再热门也就是那么回事。
  杨俊倒了胃口之余,忽然将注意力移到女店主邵金凤身上。
  他发现这里的女主人邵金凤,才是真正的第一号美人。
  要在三年之前,杨俊仗了洪泽湖的帮派势力,为了达到目的,一定不择手段,横竖他有的是财势和人手,捅的漏子再大,也损不了他一根汗毛。
  而现在,这位胭脂虎则如惊弓之鸟,已经学乖了。
  他知道这个女人敢在扬州经营这样一间酒店,必然不是个好惹的角色。所以,他只能试探性的采取渐进的手段,看能不能凭自己的英俊和年轻,将这女人勾搭上手。
  当他开始尝试着向这位女店主打招呼的时候,邵金凤温和亲切的态度,使这位胭脂虎浑然晕陶,信心大增。
  他不知道这是邵金凤经营这家酒店的基本手腕,对每一位顾客都是如此,而并非特别看上他这位杨大爷。
  可是,杨俊在扬州花丛中厮混了十多年,呼风唤雨,无不如意,一时间色迷心窍,竟以为他胭脂虎的虎威仍在,因而对这女人的邪念头,也就更为积极起来。
  他刚住进酒店时,怕过分招摇,引起别人注意,所以只在第三等的“寿”字院里要了一个小房间。
  现在,为了摆排场,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从“寿”字院,迁到“福”字院。
  他住进去的,是福字八号房,正好是小黑的紧隔壁。
  福字院的房间,都有高墙隔阻,除非出门在巷道中相遇,经常谁也不清楚隔壁居住者的身份。
  住进福字院第八号房之后,杨俊的第二步行动,便是将十多万两银子全部交柜记字,这当然多少含有几分向邵金凤摆阔的意味。
  接着,他的第三步计划,便是邀请邵金凤到自己的房间喝酒。
  俗话说得好,酒是色媒。
  如果一个女人肯答应到自己房间喝酒,正如王婆告诉西门庆的,差不多也就有七分光了。
  杨俊提出这一要求时,一颗心悬提得高高的,虽然他是个久历情场的老将,却也免不了脸热耳臊,深怕碰个不大不小的软钉子。
  可是,出人意料之外的,邵金凤竟然一口答应了,一点也不显得忸怩。
  杨俊兴奋得心花怒放,差不多当场乐死过去。
  当天晚上,厨房里送来一桌上等酒席。
  酒菜送到,佳人也翩然莅临,稍稍有点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邵金凤竟同时带来了国色天香四院的四名红牌姑娘。
  这四名红姑娘,都是跟杨俊有过肌肤之亲的老相好。
  杨俊心里尽管犯嘀咕,却又有口难言,只得装出一脸笑容,勉强周旋于群芳之间。
  这顿酒一直喝到更尽漏残,杨俊烂醉如泥,连客人什么时候里去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下午,七天一结的账单送来,他才知道昨晚一席酒,一共花去他一千五百八十两银子。
  在扬州城里,同样的酒菜和场面,最多一成—一百五十八两——也就尽够了。
  如果换了往日,杨俊本来也并不在乎这笔花费,但如今他的一点积蓄已成了一潭死水,舀一勺,少一勺,他就不能不打打算盘了。
  事后,酒醒过来,经过一番冷静思考,他终于明白邵金凤是有意教训他。
  杨俊经过这番刺激,忽然想起一句老话:情场得意,赌场失意!
  那么,反过来说,情场失意,赌场不就该得意了么?
  他认为很多俗语,既能流传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其中一定有它的道理。
  他决定试试。
  经常在他福字八号房走动,供他咨询使唤的伙计,是黑心杀手杨双舞。
  在酒店里,大家都喊他小杨。
  小杨大约三十二三岁年纪,除了一双黑眼珠的大小位置,配合得不太正确外,看上去清清秀秀的,还满讨人喜欢。
  杨俊因为不清楚这位小杨的出身来历,加上小杨在应对上谦逊知礼,难得两人又是同宗,杨俊对这位小杨,可说相当赏识。
  他向小杨打听赌厅里的情形,小杨告诉他,赌厅里只赌筹码,不赌现银,下注大小随意,没有时间限制,无论你赢多少,都可以随时兑成现银离开。
  杨俊听得大为心动。
  他知道到这座酒店来的客人,都是来自天下各地的豪雄富商,无论赢进多少,也不会有一文落空,于是便叫小杨陪他过去试试手气。
  赌场上经常有种怪现象。
  一个很少下场的生手,或是一个赌性不浓,硬被逼上台子的人,经常都会迷迷糊糊的成为大赢家。
  一旦让你尝到了甜头,以为这是一种赚钱最快最轻松的方式,而认真想在赌台上有所作为时,你的那种好运,忽又突告消失。
  你因为对大赢而特赢的记忆犹新,以为偶而马失前蹄,只是一时的现象,于是你便鼓勇继续的奋战下去,直到有那么一天……。
  胭脂虎杨俊的情形便是如此。
  第一天,他跟小杨进入赌厅,只兑了五百两银子的筹码,处处小心谨慎,看妥了门子才下注,结果注注奇准无比,一个上午玩下来,他赢了本钱的七倍,三千五百两!
  这个数字,正是他到酒店住了十多天的全部开销。换句话说,这十多天来,他吃喝玩乐,包括女店主把他当大头修理的一顿酒席,全是别人代他付了帐!
  杨俊大喜之余,抽出一百两之余,赏了小杨。
  第二天,他用不着小杨带路了,自己一个人轻车熟路的进了赌厅。
  由于昨天的战果,他的心大了,手面也大了,这一次,他买了三千两的筹码。
  在这里赌钱,还有一个好处。只要你在柜台上存有一笔款项,提存手续十分方便,要多少签个字,立即点交;赢了,存进去,马上登摺,干净俐落,分厘不爽。
  住在这家金凤酒店里,食宿费用虽然昂贵吓人,但在一个整天有大笔银钱进出的赌徒眼里,却往往不当一回事。
  你说三钱银子一担米,一担米可供三个人一个月生活之需,他们认为,只要押对了门子一注就能赢进数十两银子,你要买多少白米?你说好了!
  杨俊第二天的手气平平,勉强保本。
  第三天,他觉得押门子不过瘾,向帐房兑了一万两筹码,自己当庄。
  从中午混到夜半,手气起起伏伏,输赢始终在千两之内。
  结果,在三更将尽时,骰点一变,忽然把把抓“独小”。只不过两三条牌,一万两银子眨眼化为乌有。
  杨俊体力透支过度,实在支撑不住,只好收兵。
  第三天,直睡到黄昏时分,精神方才恢复过来,穿衣洗脸,匆匆吃了一碗点心,立即奔赴赌厅。
  这一次,他把赌本加大了三倍,一庄三万两,准备干个痛快。
  这一次,没有输,但也没有赢。
  以后,就这样,来来去去,有输有赢,总结则是输多赢少。
  十几万两银子,普通人家,八辈子也吃不完,但到了大赌场里,那也只不过是一大堆筹码而已。
  筹码,不论早晚,总有耗光的时候。
  不到十天,杨俊终于走了夺魂镖金用和海山和尚的老路子,十几万两银子,全部提得光光,变成一文不名的孤家寡人一个。
  金凤酒店对输过大钱的客人,一向厚道。
  最后,邵金凤派黑心杀手杨双舞送来一百两程仪,请杨俊离店。
  杨俊知道再住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只好选在当天天黑以后,提了一个小包袱,悄悄走出金凤酒店大门。
  一百两银子,在一般民间来说,仍然是笔大数目。
  拿这笔钱买几亩地,搭几间茅屋,只发殷勤耕耘,照样可以守着这笔产业,一辈子衣食无忧。
  若是过不惯乡村生活,在城市里,摆个摊子,贱卖贵买,赚点蝇头之利,也照样可以轻轻松松的过日子。
  如果经营得法,十年八年之后,积少成多,钱上滚钱,说不定又是一个小富翁。
  但是,这一百两银子落在胭脂虎杨俊手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像只出洞老鼠似的,他走出酒店时,一路担惊受怕,唯恐遇上大自在教徒,或是洪泽湖方面的旧人,好不容易混进城内,为了替自己压惊,一顿酒食和房租费,就去掉了他七八两银子。
  一个人在极度潦倒时,常会油然生出一些没出息的念头来。
  杨俊胡乱花完这一百两银子,竟然异想天开,又跑去青楼找他那几个重拾卖笑生涯的小老婆,背人私下里向她们诉说苦状,那些女人顾念旧情,也多多少少量力而为,给了他一些零碎银两。
  杨俊东拼西凑,又差不多弄了百把两银子,然后便告失去音讯。
  两三年后的一个寒冬,苏北富安镇石桥下有人发现一名冻毙的病丐,一身恶疮,五官变形,死状极其悽惨,据传就是这位胭脂虎杨俊……

×      ×      ×

  胭脂虎杨俊离开金凤酒店的第二天,小黑也离开了酒店。
  胭脂虎杨俊离开酒店,是床头金尽,壮士无颜,小黑则是接受白玉楼的嘱托,赶往洛阳白马寺那座废园,提取部分窖藏黄金,以供丐帮赈灾之用。
  去年冬天,江南天气酷寒,霜害严重,农作欠收。回春以后,扬州城里,虽仍是一片歌舞升平景象,四乡八镇的农家,生计却都陷入绝境。
  白玉楼吩咐小黑,黄金可在洛阳变换银两,另向开封郑州一带,搜购稻麦或杂粮,然后雇船沿运河南下,数量愈多愈好,最好能在五月之前,运抵扬州。
  白玉楼像变戏法似的,又取出一枚丐帮的最高信符金葫芦令交给他,并告诉他一些与各地丐帮弟子联络的方法,以便遇上麻烦时,好向各地丐帮分舵求援。
  小黑触景生情,忍不住道:“你上次卖给大自在教的一枚金葫芦令,有没有向丐帮报备?”
  白玉楼笑笑道:“我卖那枚金葫芦令,是有用意的,用不着你操心,我早安排好了。”
  白玉楼办事,一向粗中有细,他将小黑送出城外,搭妥了江船,方才挥手离去。
  小黑分手时,虽有点依依不舍,但同时也禁不住有点兴奋,白大哥肯把这样重要的一件任务交给他独力处理,这证明白大哥已对他完全信任,信任他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白玉楼送走小黑,并没有立即回到金凤酒店。
  他其实已经没有一定再回金凤酒店的必要。
  他在酒店里,还有一点结存,其实那也只是邵金凤对他食宿优待的结果,以后有机会再住进去,这笔存款,仍必可以随时支取。
  今天扬州城里,已经太平多了。
  野狼帮已经土崩瓦解,洪泽湖水寨元气大伤,一点剩余势力,自保尚嫌不足,自然无力再在扬州求发展。
  而来自西藏大自在教的一股势力,经过丐帮苦心安排,在一场大决战后,二十多名高手,仅黑衣阎罗老洛巴和摧花叟吐突百残,以及鲁昆仑等少数几人亡命突围而去,这批佛门叛逆,想再梁指扬州,恐怕已不是短期间力所能及的了。
  白玉楼取去师父交给他的那张黑名单,核清下一个他要查访对付的人物,乃是名列名人排行榜上第五名的分尸手陶五藏。
  根据附注记载:陶五藏出生滇康交界的蛮荒山区,幼为孤儿,长大后得异人传授,武功奇高,性格孤僻,视杀人如家常便饭。
  早年多在两咱劫掠,中年成巨富后,隐居湖北荆山,但其嗜杀劣性不改,经常出没江西安徽一带,胡作匪为,随兴杀戮。
  如依恶性评等,他本是白玉楼第一个要下手剪灭的对象。
  白玉楼最后决定把他放在“花花道人”言棍,“快刀”张凤鸣,以及“海山和尚”等人后面,是因为这位“分尸手”的出没地区广阔,追踪不易,才将他移置于“花花道人”和“快刀”等人之后。
  如今,他在扬州已无急务在身,决定花上一年的时间,去找那位一身血腥的“分尸手”。

×      ×      ×

  河南、安徽、湖北三省交界的大别山南麓,有个小村庄,叫杏花镇。
  这个平淡无奇的小乡镇,拥有一样天然瑰宝——一道山泉。
  山泉沿陡峰蜿蜒而下,终年不绝。水质清澈甘美,村中人畜田地,仰赖这道山泉的恩赐,住户们人人健康长寿,水稻杂粮蔬菜收获量,也较其他村庄高出数倍。
  俗云: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想不到天赐一道美景,也给这个小山镇带来了祸殃。
  大约四五年前,一名神秘的富翁,忽然以高得不合理的价格,大量收购山脚下的土地,村人愚昧无知,以为接到了一位活财神,纷纷以高价卖出土地,再去山中另行开垦闲地,不料却因此为这个小镇带来了极大的灾难。

×      ×      ×

  那位富翁买足了土地,开始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筑庄宅。然后,又在靠近山脚部份,凿了一口大池,拦蓄山泉。
  山泉流量不大,平时仅是全镇百余户灌溉饮用,经大富户将水源导入水池之后,下游的住户和农田,登时发生水荒。
  到这时候,全庄的人,才发现富户当初以高价收购土地,原来一开始就居心不良。
  接着,他们发现,富户的庄院里,住满了身手高强的庄丁,无论文争或武斗,他们都绝不是富户的对手。
  就在杏花镇全镇居民陷入一片荒乱而又孤立无助之际,大富户陶大官人的酿酒厂开始设立,同时向全镇招募工人。
  陶大官人订定的工资很低廉,他在镇上另外挖了三口井,均派有家将严密看守,只有陶家酒厂的工人,才能汲取井水饮用,镇上人土地无法耕种,只好忍着一肚子气,进入酒厂做工。
  利用山泉的酒,酒质极佳,供不应求,设立一座酒厂,无异找到一座挖掘不尽的金矿。
  本来就很富有的陶大户,至此越来越富,城堡也愈盖愈广,而同镇的居民,倚赖微薄的工资渡日,土地慢慢变卖殆尽,日子也就愈过愈艰辛。
  原来的一片人间乐土,结果只便宜了一个陶大户。
  陶大户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就连杏花镇本镇的人,也多半弄不清楚。
  白玉楼能找到这样一座荒僻的小镇来,说来全是一次巧合。
  有一天,他在皖西霍山一个小镇上喝酒,无意中喝到产自杏花镇的杏花露,因为酒质绝佳,风味近似茅台,而醇厚犹有过之,白玉楼大感讶异之余,才由店主人口中听到了这段有关杏花露的故事。
  霍山为大别山支脉之一,白玉楼怀疑那位陶大户或许会跟分尸手陶五藏有点渊源,因为路途并不遥远,白玉楼乃决定找来杏花镇碰碰运气。
  杏花镇环境闭塞,除了一样杏花露,别无物产输出,所以镇上既无客栈旅社,也没有一家像样的饭馆酒店。
  好在那时候民风淳朴,一般乡村人家,都很慷慨好客,白玉楼品貌端正,谈吐斯文,待人有礼,他凭着过人的鉴别能力,很快的便跟镇头上一户姓张人家攀上交情。
  张家老夫妇俩,目前靠养鸡搓草绳渡日,有个儿子,也在酒厂做工。
  张家本来也有两三亩地,因为失去水源,目前只能种些耐旱的蔬菜,收成全靠老天赏赐。
  白玉楼则托称他久仰陶家大院杏花露的美名,想来批购一批,运去他乡行销。
  张家的独子,名叫张孝祖,跟白玉楼差不多年纪,人很憨厚,因为家境欠佳,至今尚未娶亲。
  这天晚上,他跟白玉楼说了很多有关陶家酒厂的情形,白玉楼因而益发肯定,陶家那位很少露面的陶大官人,很可能就是分尸手陶五藏。
  第二天,张孝祖照样去陶家大院上工,白玉楼则在稍后前往陶家大院拜会主人陶大官人。
  陶家大院占地约四五十亩,工人出入,另有侧门,白玉楼走的则是正面红漆大门。
  经过通报,一名家丁模样的壮汉将他带进庄中一座大厅,但最后出来接见他的,却是一名神态威猛的赵姓大总管。
  这个姓赵的总管似乎久已未在江湖上走动,对白玉楼的身份和姓氏,丝毫未起疑心,他大刺刺的道:“白兄弟要见敝东家,有何贵干?”
  白玉楼拱手道:“在下幼习陶朱之术,久仰贵庄出产美酒,特携囊金若干,拟向贵庄趸批佳酿数十石,以便行销省城,聊博什一之利……”
  赵总管哈哈一笑道:“兄弟,你打错主意了!本庄由于设备有限,月产不过数百担,顾客多为附近市镇之长期订户,那有余酒可供批发?”
  “再说——”他又打个哈哈道:“由于本庄所产酒质优良,售价一向不低,你老弟若想批购转售,实际上亦无厚利可图。”
  白玉楼冷静地陪笑道:“话虽如此,在下还是想见见贵庄主。”
  赵总管一哦道:“除了谈生意,还有私事?”
  白玉楼坚定而和悦地道:“按照道理说起来,也是公事。”
  赵总管道:“什么公事?”
  白玉楼道:“你做得了主?”
  赵总管道:“敝东主在鄂、皖、湘、赣数省内,皆有产业,这座酒厂,只是他老人家兴之所至,办起来养活一部份老部属的活计而已,只要你老弟谈的是座酒厂,我赵某人勉强还做得了主。”
  白玉楼道:“这样说来,要想见见陶老庄主,是很不容易了?”
  赵总管道:“不太容易。”
  白玉楼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赵大总管说了也是一样。如果在下想把这座酒厂以及这片土地全买下来,大总管你要多少价钱?”
  赵总管一呆道:“你说什么?”
  白玉楼道:“当初你们这座酒厂是怎么经营起来的,在下如今想以相同的方法,再买回来!”
  赵总管露出惊疑不定,又好奇又好笑的神色道:“你老弟有多大的财力?这座酒厂你老弟买得起?”
  白玉楼道:“你开价钱好了,买不买得起,那是我的事情。”
  赵总管道:“你老弟可知道花下这笔大本钱,要等那一年才收得回来?”
  白玉楼道:“那也是我的事情。”
  赵总管脸上神色不定,双目中有时凶光外露,显然为眼前这名年青人提出的无理要求暗暗冒火,但他毕竟是个老江湖,隐忍工夫,终究高人一等。
  他沉吟了片刻,决定来个漫天要价,唬唬这个小子。横竖卖与不卖,权操他手,随时可以翻悔,谅这小子也奈何不了他。
  “你老弟如果真的有意想经营这座酒厂,我看……就算你十万两银子如何?”
  那时候的酒厂,设备简陋,经营全靠工人和天然资源,开价白银十万两,当然是有点荒唐。
  但是,白玉楼连眼皮也没眨一下,立即点头道:“好,十万两……”
  赵总管脸上掠过一丝奸滑之色,缓缓接着道:“至于土地庄宅方面,赵某人打算半卖半送,就也算你个十万两好了?”
  买工厂不连土地,花十万两银子买什么?买那些锅炉泥灶,陶瓦旧木桶?这岂非明摆着欺人太甚?
  不过,白玉楼仍然声色不动,平静地道:“好,一切在内,全部是白银二十万两,什么时候成交?”
  赵总管现在是真的有点犹豫了。当初,他们购进这片土地,再加上以后的起造费用,总数不过花去万把两银子。
  再加上这两年的酿酒收入,本钱早就回来了,如果凭空再捞个二十万两银子,就算换了老主人,也难免不动心。
  何况,这里住的,只是老主人七个小老婆中的一个,老主人一年之中,在这里最多住个把月,质掉这座酒厂,再去他处另产金屋,光是坐着吃这笔老本,也够舒舒服服活上一辈子的了。
  赵大总管心思活动之后,反而有点担心白玉楼是否真能拿得出这笔银子来,当下两眼死死的盯着白玉楼道:“老弟不是开玩笑?真的有意盘下这座酒厂?”
  白玉楼取出一张银票,面额五百两,递了过去道:“这是订金,请开一份收据,半个月后,就在这里,银货两讫。”

相关热词搜索:风流太保

上一篇:第十二章 因果相报
下一篇:最后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