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正邪交战
2022-01-11 20:05:5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眼看黄衣魔僧醒目而墨黑得可怖的右掌,一寸寸往白衣人推去,冰冻的空气似乎更为他那掌式而变得凛冽,场中帮众早已远远退开,方圆十丈以内只剩下那数位武功高强的长老。
  白衣人长长吸了口气,胸膛轻微地在起伏着,那条金色斑澜的长鞭,虚软软地垂在左手中,右掌平胸而竖,却是那无懈可击的“玉女分锦”之式。
  旭日的光辉,映得金鞭冒出闪闪光华,与黄衣魔僧墨黑的手掌成了极明显与强烈的对比。
  十二个童子立在高高的山巅,停止了挥手也停止了奔跑,十二对目光牢系于谷中一点。
  黄衣魔僧的手掌推得缓慢极了,并且愈来愈慢,生像永远也达不到敌人身上似的。然而他面门上扭曲歪搐的肌肤,和那双愤然欲喷的怒目,却觉察得出,他是费了多大劲力。
  白衣人稳立如山岳,白皙的右掌像凝聚着一团白白的雾气,使他的手掌看来有些迷蒙不清。
  “嘿!”
  黄衣魔僧突然跨前一步,落足之处地上突地被踩蹋一个大洞,跟着右掌如劈山般压下。
  白衣人眼瞪着对方黑得发亮的右掌,心中飞快地明白对方掌上必含有剧毒,但对方掌式不但妙到毫厘,根本不容许自己有退缩的余地,何况自己也真不愿退缩。
  一阵烟尘迷漫了整个空间,盆地中央响起一声如雷巨鸣。数位长老俱被一股强如山倒的气流推出十丈之外。
  只听连接的数声碰击声,整个十二洞天的盆地里,完全被尘埃所遮蔽。一时间阳光显得那么昏暗,山顶上的十二个童子早失去了踪影。
  “哈!哈!”
  黄衣魔僧恶毒的笑声,接着又听得一声闷哼。
  “白衣小子!咱们又是个不分胜负,可惜你中了我寒骨之毒。哈!哈!寒骨之毒虽需一年之期才会发作,但广天之下,除我宇通文里之外,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语声随着烟雾消失而低沉,最后终于又显露出十二洞天翠绿的盆地。
  黄衣魔僧独个佇立场中,面容灰白而疲惫,但有一种狡计得逞的笑意,山顶十二个童子齐齐奔了下来,有三位惶恐地拜伏在地,向黄衣魔僧自责道:“弟子无能,不能阻止敌人遁身!”
  黄衣魔僧得意地笑道:“这如何怪得了你们,即使为师也无法将他留住,由他去吧!咱寒骨掌力,除非不中,否则寒毒附骨,即使绝顶名医也只能化去肌肤中之毒。哈!一年之期一到,骨中毒一散开来,任他铁打金钢也得身亡。”
  然而黄衣魔僧也明白事态并不如此简单,因为他也知道金蛇灵鞭的功用,至少白衣人可将肌肤中之毒吸去,那么一年之内,对方必然会尽可能好与蜈蚣帮为难了。
  “嘿!咱得去恩师处一趟。徒儿们随我去吧!”黄衣魔僧对帮中长老吩咐一些事情。第二天即带着十二个童子朝西北山区行去。
  远处传来一声马嘶,在这黑而险峻的山岭间,显得出奇的清晰和不可捉摸。
  那最高的山巅涌起一溜黑影,瘦长的身形,加上奇快无比的速度,真有点飘风鬼魅的味道。
  “嘿!这椿事情可不能给办糟了!唉,这么广大的山区要寻找三个人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他自言自语,声音却好听得紧,在这凛冽的寒气中,使人有一种温馨和暖的感觉。看他昂首四望,刚才的马嘶虽提醒了他,但回声与原声混淆不清,要决定下发声的位置也是不容易。
  “唏!”
  这次嘶声清楚分明,并且隐隐还有一丝男子的咀骂声。
  “哼!显然是在那山拗里!”黑影忖度说着,一晃身直往一低洼处飞掠而去。
  火光微微打着闪,山角转弯处正熊熊燃烧着一堆枯枝。只因四周俱是岩石密林,是以光亮极不易外泄。
  靠着一株大树干斜着两个大汉,正是黄衣魔僧的弟子千手如来施永黔及长白双雕弟子谷无双。
  在火堆之旁,垂首静坐个老者,花白的须发,枯槁的容颜。从那敝旧的衣衫上,仍看得出是位全真道士。
  “真不知师父为何要派我俩连夜将这老儿提至总舵?干脆把他宰了不就得了!”施永黔残酷的笑道:“害得我俩错过盛况空前的群英会。”
  谷无双人甚冷静,平时除了苦练武功外寡于言词。但头脑精密透澈,答腔道:“帮主老人家自有他的用意,咱们如何能完全明白个中奥妙?”
  千手如来有些不服,他望望那端坐火旁的枯萎老头,鄙极笑道:“我就不信这老道儿还有什么作用?难道咱们蜈蚣帮会在乎这武功全废了的老道?”
  谷无双嘴角牵动了一下,像是在笑,但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只闻他冷冷的声音,像是从地底发出。
  “你知道这老儿是在什么地方落网的?”
  “我只知道这老儿是在北方落网,是武当派叫什么慧真子的。哼!难不成咱们蜈蚣帮会惧怕区区一个武当派?”施永黔骄狂地道。
  谷无双仍是平静地道:“你忘了蜈蚣帮最强的两位敌人是谁?”
  施永黔有些惊诧,有些疑惑地注视着身旁的同伴,习性骄狂的他很少如此注意一个人的。
  那火堆旁的老道士——慧真子也不自觉地张开双目。
  谷无双掉转头看了看诧异的同伴,笑道:“那是谁?”
  施永黔缓缓道:“除了黑衣人白衣人外,还会是谁?但又与这老道士有何关系?难不成黑、白衣人是武当派的?”
  慧真子听得张大双目,很仔细地倾听着……
  “黑、白衣人如是武当派的就好办了,但据帮主和师父讲,黑衣人是武神一门,白衣人是武仙的后代……”谷无双的话被施永黔打断。
  “这些我都知道,但黑、白衣人与这老道士有何关系?”
  谷无双阴鸷的眼睛眨了眨,又看了慧真子一眼,又道:“黑衣人第一次现身是关外五雄所近的地方出现,白衣人也曾在古家庄出现。凡关外五雄的人遭了危难这两人总会现身解救,而慧真子与关外五雄素称莫逆,而黑、白衣人又多次问起慧真子、古义秋等下落。从这种种迹象看来,黑、白衣人不是古家庄之人也是关外五雄之人。但就是不明白,为何这两人总不会同时现身,听师父说,似乎这两人间有极大恩怨……”
  施永黔气道:“白衣人我见过三次,那一身功夫的确漂亮得紧,关外五雄中如何能找得出这等人物?”
  “帮主就是要将这可能与黑、白衣人极有关系的慧真子秘密送到总舵,要尽全力打开黑、白衣人的真面目。”谷无双下了这结论。
  柴枝燃烧将尽,火光渐趋微弱,施永黔立起身来伸了伸胳膊,道:“再待一会儿可得起程了!”
  “呛啷!”
  密黑的树林里突然传出一声脆响,像是兵刃出鞘的声音。
  谷无双一惊从地上跳起,与施永黔两人同时拔出长剑背背相靠喝道:“外面是谁?”
  语声未落,只听“呼!”一声,一条黑影疾如飞鸟落入场中。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你们鬼鬼祟祟的行踪也瞒得了我?”
  地上跌坐的慧真子惊愕地忖道:“黑衣人,这不是刚才他俩谈的黑衣人?”
  “好个黑衣人,咱们正在谈你呢!”施永黔虽然面目狰狞,但谁也听得出那粗暴的声音中,早已是含着内荏的成份。
  “哼!”黑衣人脆生生笑了一下,手中绿莹莹的青霞剑使附近诸物显现分明。
  “这位敢情是慧真子陆大师?”黑衣人面幕下乌溜溜的眼睛朝慧真子一转,像是在问讯。
  慧真子一直未开过口,这时却说道:“朋友可是黑衣人?敢问与贫道有何关系?”
  黑衣人缓步朝慧真子走去,却被施永黔、谷无双两位挡着去路,谷无双表情甚是严肃,道:“大侠是冲着敝帮来的,还是为着慧真子?”
  黑衣人冷哼一声,不屑道:“两者俱是!怎么,你们想阻我去路?”
  施永黔??一笑,厉声道:“咱们蜈蚣帮可不是好欺负的,黑衣人……”他话尚未说完,黑衣人已短剑一挥。“嘘嘘!”一阵锐啸,打断了施永黔说话。
  “我可没有时间与你等小辈计较,不敢打就给我滚得远远的,要打就动手!”
  这句话说得谷无双两人颜色俱是一变。谷无双向左退后一步,施永黔向右退后一步,立刻三人成了个三角形。
  谷无双阴鸷的双目注视着敌人,在大孤山他曾看黑衣人一显身手,虽是那么随便的一掌,但功力的深厚和变招的巧妙,是自己再练十年也赶不上的。
  施永黔虽从未见过黑衣人,但他吃过白衣人的苦头,想到白衣人与黑衣人齐名,他心头就有些发炸。
  “嗤!嗤!”
  黑衣人手中剑分向对方随意两点,刺耳的剑气声逼得对方同时退了一步。他轻笑一声,似乎自己也为这出奇的功力而得意。
  谷无双脸上微微一红,他奇怪黑衣人的声音为何如此稚嫩,而且有些似女的,他朝施永黔递了个眼色,长剑斜向对方撩去,却是个试招。
  黑衣人身形动也不动,任得谷无双长剑在面前一晃,却将手中剑往施永黔挥去,好像在说:“你也一齐动手吧!”
  施永黔的功夫虽未至化境,但也非一般江湖人物可比,不但得传黄衣魔僧泰半武艺,而且一手暗器的确有极厉害杀手。
  柴火已完全熄灭,所余下看得见的仅有那一团碧绿光华和一双莹莹长剑。
  谷无双首先发动,他仗着师门轻功绝顶,足下微一垫,长剑已似一抹流星般往对方腰间插去。
  这一发动开来顿时嘶风大起,黑衣人顺着谷无双剑风一退又进,速度真比闪电还快。一招两式分攻对方两人……
  施永黔心已先生怯意,何况敌人手中又是柄削金断玉宝剑,立刻他朝后猛退。
  谷无双右方空门大露,看着一团碧绿光亮一闪,自己的百炼青钢剑已被削去一截。只闻“叮!”的一声,剑尖跌落地面。
  黑衣人先声夺人,哈哈一笑也不乘势进手反而退了一步,笑道:“想不到堂堂第一魔头的第一弟子竟这么稀松,哼!不敢打就干脆夹起尾巴跑吧!”
  千手如来施永黔面如赤血,其实说起来他的功夫比谷无双要高出许多,只是他已被白衣人打怕了。
  黑衣人说完又缓缓朝慧真子行去,施永黔责任在身,眼看对方的小觑自己,不得不硬着头皮大喝一声!
  “接招!”立刻他长剑削出满天花朵,朵朵罩向黑衣人。
  黑衣人点点头,心想:“黄衣魔僧到底名不虚传,这一手功夫可能我数日前尚达不到呢!”想归想手可不闲着,只见他身子笔直拔起,足下一阵胡乱蹴出几脚,竟将对方招式完全化去。
  施永黔可不知这是天下闻名的“凌霄步法”,眼见对方跃起空中,心中暗暗大喜。招呼谷无双,两人一左一右奋力夹攻。
  黑衣人武功新成,正是要找机会磨练,只见他两手微向下一拂,身子在空中竟是一停,立刻两只长剑已削至足部。
  “嘿!”
  黑衣人轻轻一喊,左足一翅,刚巧让过谷无双断剑,右足却一脚踢在施永黔的剑背上……
  “叮!”
  一声脆鸣,谷无双、施永黔剑剑相碰,而黑衣人已飘身落地。
  这一招空中让剑踢剑,虽非极难,但难的是黑衣人身形根本未动,好似他笔直上升笔直下落,一点也不像受到的攻击。
  “好功夫!”地上慧真子赞道:“不愧为蜈蚣帮最惧怕的人!”
  黑衣人心中大喜,微向慧真子一点首,手中青霞剑已平胸削出。
  施永黔两人也是一惊而醒,同时大喝一声长剑齐齐挥出。
  黑衣人、施永黔轻功俱高超绝俗,而谷无双也以轻功见长,这一番短兵相接立刻各展身手,只见白绿三道光华越传越快,不消片刻已化为一片灰青剑霞。
  施永黔作战经验丰富已极,数十招一过,他已觉出黑衣人并不如想象中的厉害,虽剑式无不招招妙绝人寰,但使起来却似不太顺畅,而且功力也不如估计的深厚,立刻他胆气大壮,一身艺业顿时完全使出。
  这假的黑衣人——噶丽丝可有点焦急了,虽然自己有把握能立于不败之地,但要将对方立刻打败却是件不太容易的事。
  谷无双身法轻灵,利于攻敌之左右两侧,施永黔螭盘劲真力绝大,不但接下黑衣人所有招式,并且使黑衣人飘忽的身形牵制不少。
  三人身法越来越快,最后竟化成一片灰影,黑衣人的剑式中破绽竟愈来愈多。
  “想不到黑衣人竟不如想象中厉害!”施永黔与谷无双心中都有这种感觉,但黑衣人那奇妙难测的凌霄步却是他俩所不能捉摸的。
  双方几乎成了拉锯战,黑衣人的妙招本是足以制胜的,只可惜她经验不足,又加以功力不够深厚,是此总不能抢到先机的控制。但施永黔对黑衣人也无可奈何。
  天色已微放明,三人似乎在持久作战。旁坐之老头眼中有一种好奇和新鲜的神色,好似看作数十年前自己玩的游戏般。
  “轰隆!轰隆!”
  远远突然有阵山崩地裂的声音传来,整个山间都好像是摇篮般震动。
  三人自动分了开来,黑衣人不忘记慧真子,一晃身挡在老者身前。
  施永黔神色微有些变,此时是三月十五的清晨,照理不应有这声巨响,他与谷无双都有些茫然。
  黑衣人趁着两人呆想之当儿,挟起慧真子就跑,他身形快速绝伦,待施永黔两人发觉早已只剩一条黑影。
  “快追!”
  两人同时呼喝,跟着黑衣人逸去的方向一路上追下来。远远的天边有些出奇的红,像是股无比的火焰,又似朝阳的初起。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二十章 意外相逢
上一篇:
第十八章 不入虎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