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树下老人
2022-01-11 20:01:15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群山中,蓦地飞来一小黑点,噶丽丝功力增进,目力自不比寻常,这几日的经验,使她立时警觉。
  那黑点来得好快,转瞬间面目已显,竟是铁扇书生焦诠。
  焦诠也远远看见噶丽丝呼道:“噶丽丝公主,我那位朋友可来了此地?”
  噶丽丝摇摇头,道:“没有啊!你那位朋友可是昨夜那位公子?”
  焦诠连声道:“是啊!他没有到这里,会是到哪里去?”
  “他也走了吗?”噶丽丝问道:“昨晚——”
  焦诠没有听清她说的话,急道:“他昨夜留书出走,谓要去寻访一位什么朋友,我还以为是来寻你呢!唉!他毫无一丝武技呀!”
  原来昨天忆君也留书去了,焦诠以为这胆大的书生,必是来寻这美丽的蒙族公主,是以匆匆赶来。
  “唉!”噶丽丝叹息一声!
  “龙师兄昨晚也走了,我们还是先回去禀告师父吧!”
  焦诠至此时才一惊,看了看噶丽丝,心中明白大半,不自主点了点头默默随噶丽丝上了大汉阳峰——
  三月初一,距三月十五武夷山群英大会只有十五日了,鄱阳湖中一舟横渡,内中坐的正是白眉老人和灵土真人等十一人,缓缓地向南行去,他们可正是去参加这大会。
  天际是一片漆黑,无穷尽起伏的山峦,盖覆着一层黑压压的松林。山风吹刮着松梢,发出振人肺腑的松涛。
  这正是江西省境内,武夷山一支脉——万松岭。株株参天古松,像群卓立的巨汉,迎风而张臂挥舞着。
  “沙!沙!”
  一阵轻微的足步声,从深林处清晰地传了出来。夜袅受惊得“咕!咕!”扬翅飞起。不一刻只见林中步出个人来。
  一丝月色也没有,周遭漆黑如墨,令人有一种阴森的感觉——
  人来得近了,只见他一身文士儒衫打扮,本属白色的质料想是多日未曾换洗,衣袖前襟布满油垢泥痕,并且破绽处处。
  面上罩着层黑土灰,掩盖了本来面目,从他细幼的胡簇看来,可知这人年纪尚是甚青。
  他大踏步地行着,像是漫无目的,步履间已显得有些沉重,想是他徒步行了好长一段距离。
  褴褛的衣衫,掩不住他高贵的气质,疲困的躯体,征服不了他坚毅的决心。当那明月一露出云端,一切都显现出来了——
  皎洁的月光洒在他脸上,厚厚的泥土层掩不住他那双清澈坚定的目光。朗目、挺鼻、薄唇,他面上正流露出股无与伦比的毅力,而此人是谁呢?……
  正是那苦心孤志的龙任飞。
  十日不到龙任飞完全变了个模样,蓬杂的乱发,疏垂在额际,一双手正摧枝拂荆地奋力前行。
  龙任飞虽从小父母双亡,但二十年来受到白眉老人的无边钟爱,在山有师父陪伴,出江湖有师兄照应,自己除了专心一志习武外,何曾操劳过一事一物。此刻连日孤身跋涉,难免会受些委屈痛苦了。
  抱着有志者事竟成的决心,他东撞西荡,希望能遇见位高卓的明师,再苦习艺,好胜过那勇武卓绝的“黑衣人”。
  他知道三月十五日,蜈蚣帮要为天下武林同道举行个“群英大会”,想着天下英雄俱将聚集于此,他不自主地即朝着此方前进,希冀凭着机遇,或许真能逢到位绝世明师。
  月色迷蒙,龙任飞自己也不知距武夷山还有多少行程。面前呈现的是一片遥无止尽的松林,淡淡的一层薄雾,弥漫在林间,使人产生一种似真似梦的幻境。
  龙任飞不知此地叫何称呼,他认清方向往前直行着——
  夜,是美丽的,也是宁静的,他已爬上了此岭峰头,有三株特别高大的古松耸立其上,较之附近诸树,俱高出许多。
  “吁!”龙任飞长长吐了口气,看着这三株古松,像是觅到了最佳憇息场所,不堪疲惫的躯体,迫得他躺了下去,靠着树干,他的思想又趋于澎湃。
  最先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仍是那张美丽的面孔,细匀小巧的嘴唇,殷红得似樱桃。以及挺直而微微束尖的鼻梁,然而最美丽的,还是那双充满着智慧、英气,妩媚的大眼睛。
  “我不该时时想到她呀!”龙任飞痛苦地向自己呼喊着,他所接触过的人是太少了,能值得他回忆的更是少之又少,师父白眉老人、钟源、蔡直两位师兄,都曾给他莫大的慈爱,然而,此刻能令他对他们的回忆,却不及噶丽丝给他的万一。
  那日龙任飞与钟源在湖中一场催舟比快,想不到却决定了这少年英侠的一身命运,是平淡呢?还是多彩多姿呢?
  噶丽丝舟中无意地一笑,使得龙任飞绮念常日索绕心头,怪只怪噶丽丝确实是生得太美了。
  “哼!我得暂时撇开这无穷的烦恼!”龙任飞下意识地一掌往粗可五人合抱之树干劈去,竟震得树身一阵“嗦嗦!”响动,口中恨声说道:“否则怎生胜得了黑衣人那小子!”
  黑衣人那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确令龙任飞佩服得五体投地,如非利害关系,他可真愿想与黑衣人交个朋友。
  “我今生真能胜过黑衣人吗?”他不禁放声自问。
  “连章格鲁也被他一招骇跑,世上还有何人高得了他去?唉……”龙任飞不禁又颓然若丧。但他坚毅的性格却不容许他一直如此想,只见他又突然握拳扬声,道:“不!我一定得胜过他,师父说过,那一门武功俱可练成天下第一,咱们昆仑派也曾称雄天下过啊!”
  一股豪气在他胸中涌起,“活!”地一声他振衣站起,只见他迎风起舞,竟一招一式地施了开来。
  龙任飞的天资绝高,二十年来受白眉老人尽力教导,更加他心无旁顾,身手还差得了,此时拳招一出,周围十丈范围,尽罩在他拳劲之内。
  云已散去,松林间隙缝甚多,清淡的月光透过树梢,洒在飞舞的人影身上,直似仙境的幽灵,在那曼舞,在那翩翔。
  龙任飞愈舞愈快,加以他轻功高妙,一条素白身形,倏忽化为一抹淡淡的轻烟,绕着三株古松追风掣电般打转着——
  “黑衣人,看掌!”龙任飞双手微交于胸前,左手突地朝西拂出,攻向假想的敌人——松树。
  沉蕴的内力,在接触的一刹那,突地完全涌出,震得古松“簌簌”乱颤,枯枝败叶,似雨般落下。
  龙任飞使得趁手已极,口中长啸连连,配合那“碰!碰!”击木之声,直似万兽奔腾,雷行于空。
  多日的悒郁在这一刻间尽情发泄,疲顿的身心经不住这一下全力奔放,不到一个时辰,龙任飞已筋疲力竭了——
  他颓然又倒了下去,双手因怒击松干而红肿了起来,脑中更空荡荡地麻木不仁。他长呼一口气,似乎如此一来,使他轻松了不少。
  突然一个充满慈和的声音发自松顶,道:“孩子,什么事使你这般烦恼呀?”
  龙任飞像针刺般从地上跳起来,他自责自己为何竟让别人临到自己头顶都未发觉。“呛啷!”剑已出鞘,但手心中却捏着一把汗。
  “别害怕呀!”又是那苍老而慈和的声音,幽幽地自耳边响起。
  龙任飞朝上望去,在那距松巅不足十丈之处,有一团黑忽忽的影子,再注目一见,竟是个人样。
  太高,太黑,看不清他的样貌,也看不清他的衣着。龙任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怒喝道:“你是谁?”
  哈哈一声长笑,那声音安祥地说道:“你这小子刚才一阵擂打几乎把我老人家给震下树来,不先向我道歉竟喝问起来,可是太久没人管教了?”
  龙任飞此刻目力展至极处,隐隐看出树顶之人是个古稀老头,他不禁大吃一惊,因他曾听师父说过,世上有一种绝高的轻功,能立危松之巅而不跌,能坐怒海之上而不沉,这古稀老头能倚身古松之上如此久,难不成就是这功夫。
  要知危松之上只一针,任何人也不可能站立其巅,怒海之上波涛翻卷,即使鹅毛也不能浮,如何能任人乘坐?当时龙任飞不相信,谁知此刻竟真看到了这种功夫。
  他心中暗呼道:“难不成是天助我也,令我得遇神人!”
  想着立刻将傲气一收,恭声说道:“小可不知是前辈,恕小可不知之罪!”
  老人哈哈一笑,竟从二十余丈高之处,“呼”地落下身来,到了地面,身子仍是一个坐姿。
  “别前辈前辈的乱称呼,你可知道我是谁?”老头慈祥地笑着。
  龙任飞愣愣地摇摇头,神情有些惊骇,他打量着这老者,只见此人装扮怪异已极,竟不似中土人士,浓髯秃顶,长像甚是滑稽,躯体魁伟倒似个北方人。
  “哈哈!谅你可不知道,你们汉族中能知我者,可说还没有人呢!”
  龙任飞听得一惊,脱口呼道:“老……老前辈,你老不是咱们人!”
  那老头也不以龙任飞的冒然怪异,仅仅一笑,道:“我不是汉人,但我喜欢你们汉人。喂!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这老头的谈话虽是这么慈和,但却有股无形的威严从话中透出,龙任飞受着慑制,不自主地应道:“小可姓龙名任飞,敢问前辈名讳?”
  “嘿嘿!”这老者低声地笑着,道:“你可知,非我本门人,岂能随意得知我是何称谓。就是告诉你,你也不会知道我是谁的!”
  龙任飞面上有些疑惑,立刻就被老者看了出来,只闻他又笑道:“孩子,看你刚才身手倒真有两下子,告诉我,你师父是哪一派哪一门的?”
  龙任飞像是受到了侮辱,白眉老人的名头在江湖上已是第一流的了,而昆仑派更是蜚声海内外,想不到这老头居然不晓得自己艺出何处,这不是太令他气愤。
  但这老头神情一丝也不虚假,并非有故意轻视昆仑派的意思——
  “或许这老头真是什么绝世高人,久久没有出江湖吧!”龙任飞这样自我解释,心中有些释然,立刻他恭声答道:“小可昆仑派门人,恩师人称白眉老人!”
  这奇装的老头点点头,像是思索了一阵,才缓缓说道:“昆仑派确是你们中土的一大宗派,白眉老人的名号我倒未曾听说过,我说个人名给你听,看你可曾听说过……这人叫……叫江国毅,你知道吗?”
  龙任飞茫然摇着头,这“江国毅”对他确实太陌生了,如这名字被白眉老人听去,或许他会知道,并且会大大吃惊这怪老头的来路,因为“江国毅”正是“武仙上官清”的师父,玄机子北派传人“玄冰老人”又号“天外飞莺”。
  玄冰老人成名称谓是“天外飞莺”,距此也有将近一百年,想龙任飞如何会知道?
  老头看看龙任飞茫然的神气,陡地笑了,道:“这人已是八九十年前人了,你小小年纪如何知道?来!告诉我,你刚才受了谁的委屈,或许我能助你出气。”
  龙任飞知道自己的自言自语,以及可笑的举动必定都落在这怪老头眼中,不禁脸色发红尴尬万分——
  “别害羞,告诉我那黑衣人是谁?我一定替你出气!”这魁伟的老头慈和地说道,令龙任飞真猜测不出他的来路。
  “谢谢前辈盛情,小可绝不假手他人胜过这黑衣人!”龙任飞回恢了他刚强的脾性,想着那胜过黑衣人的一刻,他脸上迸发出油亮光彩,当然这仅是想像。
  “有志气!”这老头露出个赞赏的笑容,道:“看你风尘劳顿,孩子,你是有什么打算吗?”
  龙任飞黯然的低下头去,他习惯于隐藏自己的痛苦,但这老头语音中,有一种深切的吸引力,似能逼使得别人将胸中烦闷尽数吐露出来,毫无保留地,也无顾虑地……
  “我……我……”龙任飞的嘴唇发着颤,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般激动,他真想扑在那老者怀中,尽情地痛述一切。
  自尊心阻止他这样做,也压住了他的激动,十数年打坐的定力,使他强自将自己情绪稳定下来,平静地道:“我没有什么,我只希望能幸遇明师,再学绝艺!”
  老头笑着直点首,模样有些庄重,严肃地道:“我看得出,你的根骨确是百年难见,如果我收你为徒,必定能将你造就得胜过我,不过……”老者没有说下去,神情十分严肃,一双眼睛冷冷地注视着面前站立的龙任飞。
  龙任飞心中不知是喜是忧,这怪老头的功力的确深不可测,如果自己能幸得他收为门徒,则胜过黑衣人将不会是无望。
  老头又说话了,道:“你们中土武学各派中似有条规矩,是说背师另投者犯生死大罪,是吗?”
  龙任飞恍如受到当头棒喝,全身涌出一身冷汗,他从留言出走以来,根本未想到这点上去,这时经怪老头指将出来,他不禁如中巨雷。
  “咱们各大派中确有此条规矩!”龙任飞木然答道,心中对恩师白眉老人不觉大为歉然。
  “我是蒙族人,咱们族人从不在乎这一点。我门下子弟何止百人,只要不违背我祖法规,我是任他们选择师父的!”
  龙任飞有些疑惑,他想这怪老头的武功已这般高了,加上门下子弟百人,难道在江湖上竟会默默无闻?如这是有名望的,那么这老头究竟是谁呢?
  他脑中飞快地回忆了一遍平时师父所告诉过他的奇人异士,但根本发掘不出这老头的影子。
  “我要如何办呢?”龙任飞不停自问着,眼前摆着这么好一位明师,自己能够拜他为师吗?
  “师父绝不会怪责我!”龙任飞明白这点,白眉老人对他这样作法虽会很痛心,但绝不会深究他。
  “但对那些同门呢?对天下武林呢?唉!还有那美丽的噶丽丝必不会谅解我的!”许多问题在他心中盘旋,他抛弃不了,也解决不了。
  这蒙族老者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年青人,多少年积蓄的经验,令他看得见,也深切地明白身前年青人的念头,与难于取舍的争议点。
  “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孩子,告诉我你究竟有什么不能取舍的?”蒙族老者浓髯抖动,看龙任飞根骨奇佳,他已动了爱才之念,然而他尚不明了龙任飞的出身和根本之浪迹原因。
  龙任飞双目直视老者,他发觉那老者目光中,有探讯,有鼓励,还有怜爱。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将内心的秘密说给身前的老头听,对自己是毫无损害的。因为那老头值得尊敬,值得信任。
  龙任飞不知自己怎会对老头生出这样感情,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在老头的眼中不存着丝毫轻侮之色,像亲切的父执辈般,他仔细地聆听着对方的详述,不时微微摇头叹息。
  龙任飞的感情像是得到解放。四周是如此静寂,他那激越而兴奋的声音,像只迅捷且奔放的小鸟,在四林中穿绕迂回,扰得整个林间,簌簌不安。
  从他在鄱阳湖上,看见噶丽丝的第一眼起,到后来自己内心的澎湃,抑制不住的情潮,他毫无保留地述说出来,虽然他连对面老头的身世,姓名都不清楚。
  “我像大海中一叶孤舟……”龙任飞在梦呓般说着:“她!变成了海天处欲没的红日,我追寻她,但相距太远了,她去得太快速了,但我从未放弃过希望……”
  “那时我心情很悲伤,我知道这种事师父是不能助我的,何况环境对我是那么便利,但最后我绝望了,并非是我失去了勇气。只因那黑衣人的出现,那黑衣人武功奇高,我知我将永远无望了,因我看得出,她爱那黑衣人就似我爱她般……”
  “我清楚地记得当黑衣人出现的一刹那,她看见了他,双眼发直,嘴唇抖动,一身的劲力都像消失了,就像……就像那日我在鄱阳湖上初见她时的情景一般。”
  过了许久,龙任飞终于将他那自以为不平凡的际遇叙述完毕。他殷切地看着老者,像受审的罪犯般,他不知老者会对他批评什么?也不知老者会对他作些什么?但人们都有一些观念,当他将心中最重要的事宣布出来时,总觉得别人也会一般地认为重要。
  老头听完了龙任飞的话,脸上了无笑容,这类烦恼的经验他是从未经历过,但他是听得太多,看得太多了。
  最后他轻轻叹了口气,笑着对龙任飞道:“你讲也讲累了,先坐下来休息下吧!”
  龙任飞乖乖地坐了下来,但双目却不放松老者面上任何表情……
  “我门下子弟有五、六百人!”老者缓缓说道:“在这些人当中,有许多与你一般有一段令他们伤心的事情,或许较你更难受些……因此他们来到我那里,因为我那里与外界隔绝,与一切俗事隔绝……”
  “我非一个教主,但我信奉咱们永恒不变的神——阿拉。来我处的人都必需立誓,在未得掌门允许之前,绝不许擅自离开祖师所划定的居处……”老者说到这里,面上闪过一丝痛苦。
  突然老者发觉自己说话太无边际了,立刻他话题一变,柔声问道:“难道你想出来另学绝艺,仅仅是为着要胜过那黑衣人吗?”
  龙任飞点头道:“我要胜过黑衣人!”
  “难道你以为能够胜过黑衣人就能得到那美丽的女孩子吗?”老者突然大声喝问。
  龙任飞瞑目而听,他从未想及此点,但……
  老者又说道:“难道你以为那噶丽丝喜欢黑衣人,仅仅是为着黑衣人武功高强吗?”
  龙任飞嗫嚅地答道:“小可……小可从未想到这一点!”
  蒙族老者冷冷一笑,道:“如果那女子真是如此,则她根本就不值得你一顾啊!孩子,别痴心,天下好的女子多的是,为何要如此认真一个人呢?”
  龙任飞脸色一变,坚决道:“前辈请勿戏言,我这一生中,是注定非噶丽丝不娶了!”
  “那我看你今生是无望了!”老者由衷的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龙任飞一眼,又说道:“你打算如何呢?”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十七章 魔窟秘辛
上一篇:
第十五章 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