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名医名药
2022-01-11 19:19:4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青河畔草,是了,看大地上又是一片青绿,这不正是一年复始,万象更新,积雪融尽,浮冰飘流——
  “喂!等等我!”原野上传来一片清脆的呼喊,柔媚的声音,荡漾在无边的空际,巡回转折。
  “哈!哈!莲妹!”这是忆君的声音,道:“咱们关外的牧场可大着呢!看你跑这么一下就……”
  郭莲娇哼道:“别说了,谁要听你鬼扯!”
  无尽的平原上,两骑健驹轻快地驰游着,忆君牵着郭莲的马,悠然说道:“再过两天我就得走了,你愿意跟我去吗?”
  郭莲笑着道:“我愿的,只是父亲必是不让我去,听父亲说,唐努乌拉山区的雪要在五月以后才能开封,到时候他就得亲身涉险,去求取那‘冷露明珠’。”
  忆君说道:“这个我晓得,后日起我即出发至武夷山,相信在四月初即能将父兄救出,到那时我必定赶回与你同去唐努乌拉山。”
  郭莲甜甜一笑,道:“只要你能去,我知道必能得着那‘冷露明珠’。”
  “你这样相信我吗?”忆君问道。
  “嗯!”郭莲仍是嫣然浅笑,道:“我不相信你,我相信白衣人!”
  时间在他俩之间根本不存在,从清晨一直快到了午夜,乃在无边的原野上闲荡着。他的心目中只有她,她的心目中只有他,别的一切,嘿!管他的,留待以后再说吧——
  软草如棉,蹄痕留香,嘻笑的声音历久不绝。忆君沉静了许久,突然说道:“莲妹,我出个谜给你猜,如何?”
  郭莲笑道:“好啊!”
  忆君瞥了她一眼,脸上浮起一阵笑容,道:“有一个大湖,旁边住着三只大天鹅,这三只天鹅一只是青色,一只灰色,一只白色。”
  “每一只鹅身上都有缺憾,青鹅断了腿,灰鹅断了翅翼,白鹅瞎了眼睛……”
  “有一天这三只鹅突然兴致来了,想来赛次快,它们约定,谁先到对岸的一株树下就算谁赢!”
  “现在我问你,到底是青鹅,还是灰鹅,或者白鹅赢呢?”
  郭莲想了一会,觉得这题目不是太易了吗,显而易明的,最先到达者必定是青鹅。因为白鹅看不见,灰鹅不能飞——
  因此她很快答道:“青鹅!”突然接着她一声惊呼:“你……你干什么?”
  忆君朗朗一笑,道:“你不是说‘亲我’吗?我照做了啊!”
  郭莲气得小嘴一噘,脸红红地骂道:“哼!你使坏,我以后……”
  忆君接口道:“以后干什么?”
  郭莲也妩媚地笑了——
  两人忘我的游玩,殊不知古家庄内,正进行着一项重大决定——
  古家庄的大厅内,五位庄主又完全聚齐,辛庄主正在发言,道:“虽说浮尘子前辈命我等静居关外,坐待事情的演变,但我个人认为,义秋老弟的不能复回,不只是咱们关外五雄的损失,也是咱们的耻辱,我主张仍照着原定计划,即使咱们基业从此沦入蜈蚣帮之手,也得先将义秋弟救出来!”
  这意见没有人会不赞成,古濮心中也早有此意——
  郭泰青也说话,道:“咱郭某虽技艺不佳,但仍能跟随你们去派派用场,几日起身,好叫咱们也有个准备!”
  辛庄主道:“咱们明日即起身如何?除了古贤侄外,小的一辈俱留在庄中,从今以后也算接管了咱们基业。”

×      ×      ×

  当夜,一盏灰黯的灯光下,郭泰青向他的爱子郭云吩咐着:“云儿,明日我得走了,此一去吉凶未卜,如果万一我遭到不幸。云儿,那莲妹就可完全交给你了……”
  “平生我唯一愿望即是能复原莲妹的眼疾,这纸上记载的是医治之法,只要能得着‘冷露明珠’,她的病是能迅速医好的!”
  “你就在此陪着妹妹,五月后雪化,你即能带妹上唐努乌拉山,凭着机缘,但望能寻得那‘冷露明珠’……”
  郭云有些不忍这别离,安慰道:“爸爸别说这种话吧!妹妹和我将会等着你一块回来再去!”
  “但愿如此!”郭泰青叹息着。

×      ×      ×

  春,为江南带来了新生气息,阴霾已久的天空,又成为往昔般万里无云,明朗如画的景色,小桥流水,说不尽的风流韵事,又将被才子诗人歌颂着。
  江西、安徽两省份,正是以长江为其界限之划分,流长而富渔米的长江,在此形成大湾流,附近湖泊星罗棋布,尤其南侧之鄱阳湖,更是纵横辽阔,为我国三大淡水湖之一。
  且说长江自安徽境内,从“湖口”到“彭泽”“东流”,水势大致平稳宽广,船商来往甚为便利——
  此时日正中天,江中穿梭般来往的船只中,一条美观轻巧的中型船只,正缓缓地逆流而上——
  略形掀高的船首,在层层波涛中,划开一条浪花路,素白翻卷的江水,顺着船首龙骨,美丽地向两旁飞溅开去——
  似乎与舟身相同大小的风帆,轻微地顺着长风,有节奏地摇摆着,缆绳牵扯着桅杆,发出“依呀!依呀!”的声音——
  两个舟子一老一少,老的一个靠着船弦正在打盹儿,年青的掌着舵,不时悠闲地顺手拂拂垂在额际的散发——
  长久的劳苦和日炙雨淋,使他的肌肉和皮肤一样的有太壮的发达和过深的黝黑。
  舱中乘客仅有四人,三女一男,这正是鹿加和玄静子的三位弟子,噶丽丝、杨池萍等——
  鹿加神情有点萎顿,右手支着腮间正望着船首江水怔怔出神。船沿江而上,行程已足足有两天了,对他这只知车马而不知江船为何物的西北大汉,实在是既新鲜而又痛苦,看他左立也不是,右立也不是,只好全身斜躺在舱中,无言地缄默着——
  噶丽丝正在牵针引线,此刻她蒙装尽除,完全是江南小家打扮,十指尖尖正上下地在一块丝绸上刺绣着,不时将针拿起,在鬓角间搔两搔——
  宋昆兰在看着书,只有杨池萍在默默地注视噶丽丝的一针一线,嘴角间挂着会心的微笑。
  舟逆水而上,速度甚是缓慢,行了老半天远远的小山峰看来似毫未移动过似的。
  杨池萍见鹿加拘束得全身毫不带劲,笑道:“鹿加,你出去看看吧!别老呆在舱中。”
  鹿加从呆想中蓦被惊醒,口中漫应一声愣愣地站起身来,但他太不熟悉船只特性,立刻船身为之震动而摇摆不定。
  杨池萍见鹿加慌张地用手去扶舱柱,空负盖世神力而一丝也用不出来,不禁莞尔笑道:“别慌啊!你踩着船当中走出去就没事哪!”
  鹿加嘻嘻笑一声,这句话他不知听过多少遍,只是每当他站立起来时,总是把它给忘了。
  看他小心翼翼地步至舱外,水波上强烈的反射阳光,耀得他目连眨数下,然而旁山翠岭,郁郁林木立刻将他吸引住,这碧波万里,渔舟点点的河野风光,是他在西北从未看过的。
  鹿加有些胆怯地低头一看,清澈的流水沿着船弦倏忽飞逝,圈圈的乳白泣沫,在那里“波!波!”出现随即又消失。
  “这玩意儿怎会走啊?”鹿加疑惑地想到自身坐着的船,既不像车有轮,又不似马有蹄子,怎么居然能逆水而上?当然如果是顺流而下,或许他也不会怀疑了。
  鹿加倚立船首,又在想他以为不可能的问题,而此刻舱中隐隐传来噶丽丝与杨池萍的对话——
  “啊!还有多久呀?”噶丽丝伸个懒腰,将针线放了下来,问道:“坐了两天船,可真闷得要命!”
  杨池萍欣赏着师妹困倦娇慵的姿态,答道:“大约今夜可抵达‘湖口’了吧!咱们在那里等待师父一齐到来,才向武夷山进发。”
  噶丽丝“哦!”一声,轻轻将头发打散,让它们松卷地披在两肩,然后拿起那刚绣好的丝绢,又将发束了起来。
  只见她那头如油丝水滑般的黑发,顺着丝绢的束缚,整齐地垂了下来,那丝绢上是一片土黄色,微微点缀着几许绿物,当中绣着一匹神驹,神驹之上勾划着一奇装骑士,模样甚是矫健而突出——
  噶丽丝的女红并不高明,但这一幅大漠远景,加上她的意境美,在她来说是很杰出的作品了——
  杨池萍打趣道:“师妹,那马上骑士是谁呀?”虽然这“马”与“骑士”仅是一个勾划的黑影,根本看不出马睛或是人面,但杨池萍必然晓得那是谁。
  噶丽丝温婉地微笑,白皙的纤手,不停地抚着自己的杰作,本来她个性是倔强的,自傲的,但自相识黑衣人以后,她打从心底升出一种灵感,觉得在自己个性上必需要善加改善才是,于是她变得温婉,柔顺。这也是最令杨池萍乐道而惊奇的。
  宋昆兰也将眼光从书中投到噶丽丝身上,她所感受的不仅是赞叹,而且也是骄傲自己有如此一个师妹。
  “咱们也到舱外看看吧!”杨池萍提议道:“别老是坐在里面,多无聊!”
  两人都没有反对,杨池萍当先踱出舱去,鹿加在外面看到,说:“你们也出来吗?”
  杨池萍点点头,向后一招手,接着噶丽丝与宋昆兰也鱼贯而出。噶丽丝让宋昆兰牵扶着,倒真像个官家大小姐般。
  舟子看见客人出来,也笑着打招呼,杨池萍问道:“船家,还有几时能到‘湖口’?”
  年青的舟子应道:“在落黑前能到‘湖口’,师傅是只到湖口吗?”
  杨池萍点了下头,这时噶丽丝已指着江面白帆点点,问道:“师姐,他们是在打鱼吗?”
  宋昆兰笑道:“谁说不是,这一带靠鱼为生之人何止千万,俱是‘水龙帮’的一份子,水龙帮即是此处之最大势力了,帮主‘鄱阳王’石裕青,据说水上陆上功夫一般精绝,倒是江湖上一硬扎人物!”
  噶丽丝也是北方儿女,对这山灵水秀的风光也鲜闻寡见,自然觉得新奇好玩,频频地发问着。
  正在四人游目四顾之时,突然远远传来一阵豪笑,雄浑的声音,震得船板都有些颤动——
  宋昆兰闻声一惊,诧异地道:“此人是谁?竟有如斯功力!”
  四人俱向船尾看去,只见下游距自己船尚有二里之处,正有两点白影飞快向上冲来,宋昆兰目力最佳,已看出竟是两艘独木小艇。
  当先一艇上,立着个浓髯大目,身材甚是魁伟的大汉,后面艇上是个灰衣青年,眉目似甚清秀,两艇相距十丈余,俱是硬用内家真力助艇前进的。
  宋昆兰暗自心惊,她虽算在三师妹中功力最是高深的一位,但与这驾艇之两人比起来,相差何止十年二十年——
  尤其后面那年青的,年龄最多不过二十五、六岁,功力竟也这般高深,一种既敬且叹的心情,使四人不自觉伸长脖子,殷切地注视着后方。
  晃眼间,当先一小艇已擦弦而过,破浪的余波震得宋昆兰等的小舟一阵动荡,宋昆兰不禁“噫!”一声。
  但见此人一身宽大衣袖,浓而黑的大胡子,使三人忆起一个人,这像貌在北方虽常见到,但在南方却少而又少。
  一连串豪放的笑声,跟着响起一片呼喊:“小师弟,加油啊!”
  宋昆兰转头向杨池萍问询地看了一眼,道:“竟会是他?此人不是十多年未出现了?”
  话尚未讲完,跟着后面一小艇也飞跟而上,来势虽不如前艇之狠猛,但平稳与用力均匀却是前者所不及……
  这后艇一人满脸胀得通红,似费尽了全身力气,但仍是差前者老大一截,看他生得眉目清秀,灰色的长衫。剪裁合身已极,穿在他身上一些也不显得土气,反透出朴实和生力。
  鹿加眼看一场水中赛快,心中早已忘我地兴奋起来,看着这年青小伙子输了,不禁暴喝一声:“小师弟,加油啊!”
  他可不太懂什么叫“小师弟”,听得前人如此喊,因此他也如此喊。
  这青年听得这句话,心中可大不是味道,以为是鹿加故意调侃他,瞪眼往此方一瞥,欲看清是何人发言,那巧正碰上噶丽丝也觉得鹿加语气不妥,抿唇微笑。
  这一笑不打紧,可把这青年笑呆了,一双眼睛紧紧地看着噶丽丝,竟再也收不回去。
  噶丽丝脸色一变,一转身走回舱去,那青年尚木然地呆立出神。鹿加反而替他着急,叫道:“小师弟,你再不赶,那老家伙可要没影儿哪!”
  这一声平地焦雷震醒了失魂落魄的少年,脸一红自知失态,连忙双手往后猛鼓,又催舟如飞而去……
  白云姗姗,流水匆匆,一抹红霞,似平添一缕轻愁。时光运转,瞬间已是华灯初上暮色沉沉之时候了……
  “湖口”依江滨而控鄱阳湖,以往仅是个小小渔村,此时也因经济繁荣,堪称具备了一个小城规模。
  靠着湖边一带,树影婆娑,风景宜人,平时倒是雅客游人的好去处。在这碧波湾畔,僻静的一角——
  数幢上下两层之竹亭,稀疏地建筑在一起。春寒未消,游客尚是稀少。最靠近湖畔的一幢中,上层昏黯的灯光下,显出一对人影——
  一个粗豪的声音,沉重的说着:“咱去青海,能不能如期将师父所命完成尚不能得知,如果海心宫主不在,以师父前日交待我的口气,似乎咱们将有大难临头呢!”
  “嗯!”另一人心不在焉的回答,声音中夹着迷惘和幻梦般。
  那粗豪声音又接着道:“咱们昆仑派沉声多年,如今能再树声威的除你我师兄弟三人还有谁?”
  “但二师兄天性柔顺懒散,是位好道友却不能成为武林一派宗师,而我年岁已大,所学所练俱无进步,因此,小师弟,一切都得看你了!”
  “此一去,吉凶未卜,如果二月十三,为兄尚未归来……”
  “师兄,怎么尽说些丧气话,这完全不是你平日行径啊!”那幼嫩的声音说道。
  那粗豪的声音又说道:“话不是如此讲,从此处至青海何止万里,途中关山险阻虽不足惧,但蜈蚣帮担保不会从中阻拦。二、三流的人手我虽是不惧,可是一待七魔出手为兄也不能得了好去……”
  “小师弟,来,咱们好好痛饮一番吧!今日有酒今朝醉,干啊!”这人又恢复了他的豪爽。
  “嗯!”那小师弟失神地应着,举杯往唇间凑了凑,愁声诵道:
  “白日去难驻,
  故人非旧容,
  今宵一别后,
  何处更相逢。
  过楚水千里,
  到秦山几重,
  语来天又晓,
  月来满城钟。”
  这回反到轮到师兄来安慰师弟了,听那粗豪的声音说道:“小师弟,别这么悲观啊,生死之间一线事。对酒当歌,小师弟请吹一曲如何?”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十三章 古寺老僧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卧虎藏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