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卧虎藏龙
2022-01-11 19:18:32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秦中双燕,兄名穿云燕慕容菡,妹名追云燕慕容凤,幼时一同拜在一位前辈异人门下,一身武功倒是俊得紧——
  且说穿云燕慕容菡闻得毒青鹤鲁智辟说出此言,面上露出股不以为然的笑意,恭声道:“小弟与凤妹此次应大哥邀,纯系助拳而来,并非有意觊觎宝物,此点尚须表明在先!”
  毒青鹤嘿!嘿!干笑数声,面上甚是尴尬——
  铁扇书生行在最后,不停摇着铁扇而且不自然地笑着,看他一直朝着追云燕慕容凤欲言又止,始终没有说出一声言来——
  追云燕眼角斜睨,早看清了焦诠的表情,面上也闪烁着阴晴不定,紧皱的眉目,蕴着无穷的忧郁与感伤。
  这两人间似乎牵连着一种微妙的关系,像是当中有一层隔膜,两人都想将它冲破,但如没有旁人帮助,却是很难发动起——
  焦诠表情有些沮丧,像吃醉了酒般,他脑中木纳纳地,呆视着慕容凤婀娜的背影,无声地叹息着——
  长夜如此静寂,五人连足林中,沙沙的脚步声外,仅有风扫叶擦的脆音,突然毒青鹤像发现了什么,远远叫了起来:“青儿,鹤儿,你们怎么了?”说完大袖一挥,直朝先前停身的古松冲去,后四人也立刻飞身跟上。
  只见此时四际沉沉,鲁青与鲁鹤呆呆的立在树下向上瞪着,手足作出欲拔兵刃之状,神情甚是滑稽。
  毒青鹤一瞥之下已知爱儿中了暗算,但看两人形状倒并非是在完全无备的情况下被点穴的,但他自信俩儿俱得了自己大半真传,即是一等一高手也不能在一个照面下将两人同时点倒。
  震惊是震惊,救人是救人,鲁智辟脸上虽有些惭红,但他到底经验丰富,不一会即将两儿救醒——
  鲁青、鲁鹤相继醒来,俱吐出一口浓痰。鲁青是哥哥,一醒即大喝道:“爸!有鬼!”
  毒青鹤听得大怒,骂道:“胡说!丢尽了脸尚敢瞎扯,还不快将实情说出!”
  鲁青被骂得头一低,小声辩道:“爸不信可问鹤弟!”
  毒青鹤冷哼一声,寒着脸问鲁鹤道:“鹤儿!咱们走了后是什么个情形?”
  鲁鹤较他哥哥镇静得多,闻言说道:“爸不是要我们留在此处吗?就在你们刚走了不多久,突然树梢上一阵沙沙响,我与青哥连忙抬头喝问——”
  “谁知向上一瞧之下,竟有一条黑影冲天而起,迅如电闪般向西逸去,只闻他在空中喊声‘打’,我俩即被点中‘软麻穴’不能动弹——”
  鲁智辟摇摇头不信道:“哪有这等事……”
  铁扇书生突然问道:“青儿,那人起身的速度较之汝父如何?”这句话也正是毒青鹤想问而不好意思问的。
  鲁青连忙说道:“这人真快得似鬼魅般,较之父亲快出多多了!”
  此话连铁扇书生也不敢相信,从鹤字上也可看出这雄霸东北的霸主是以轻功见长,想何人还能多多快过他的?
  突然穿云燕慕容菡发话道:“小兄弟,你看你们衣襟口上挂着什么?”
  毒青鹤等俱是一呆,只见鲁青两人头一低,从胸襟上各自取下一只松针,递给了毒青鹤——
  鲁智辟看着这两枚松针,容色更是一变,继而叹着道:“看来鹤儿的话倒不虚假,这人功力竟到了摘叶飞花,赤手伤人的地步,如此一来,今夜凶多吉少了……”
  铁扇书生凑过来看了看,乐观地笑了笑,道:“大哥也太多虑了,以这人功力虽是小小两枚松针,也能要去青儿鹤儿性命,但他却不如此,或许并无与咱们敌对的意思呢!”
  正当毒青鹤等疑惧不安之时,突然林外哨声又起,铁扇书生也撮唇应了声,口中却奇道:“怎么吴二哥竟来了此处?难不成苏氏牧场方面出了变卦?”
  说时只见林外一连串走进十来人,为首一个赤红脸膛,下巴间留着一簇山羊须,身架甚是魁伟雄壮——
  这一批人见着毒青鹤俱恭身行礼,由带头那位赤脸汉子禀告,道:“鲁大哥!咱们打听出来,铁木真藏宝图确实落在古家庄内,苏氏牧场方面人全都出动了搜查,因此咱们也尽速赶了来。”
  鲁智辟慎重地问道:“鲁老二,这是真的吗?可别中了关外五雄金蝉脱壳之计。”
  被称为鲁老二的慌忙应道:“这可是千真万确的,据俘来的牧人说,今早古濮兄弟救了个蒙人,而铁木真藏宝图的下落他们可根本不知道呢!”
  铁扇书生倒信了,说道:“大哥!宝图落在古濮兄弟手中想来是必然的了,走!咱们动身入庄吧!”
  毒青鹤看了看天色,顾着众人道:“大家准备吧,别让旁人捷足先取了去!”
  立刻一行人很快踱出了树林——
  月色如画风如水,宁静的西北牧场,从此即将掀起轩然大风波,而古濮等尚全然不觉——
  夜已深了,席也终了,古家庄的大门缓缓打开,古濮送着宾客出来,正在殷殷道别——
  铁解卓豪爽地笑道:“古老弟!君儿回来告诉他,明儿千万得带着莲儿来我处一趟,我还得仔细看看他们呢!”
  大家俱哈哈一笑,古濮连声应着,而郭莲却笑道:“我才不来呢!明儿……明儿我要到……”
  铁解卓哈哈大笑道:“怎么!明儿你要跑了?”
  郭莲羞得脸一红,娇啐一声骂道:“看我以后理你!”
  就在各人充满着喜悦与依恋之意时,突然远远传来一声暴笑,像只狼嗥般冲破了肃穆的原野,接着竟有数十条黑影如飞而来——
  领先一位长袍飘动,举手投足间像只大蝙蝠御风而行,晃眼间已来至二十丈处,只听他笑道:“古庄主,今天可真是宾客云集,咱们也是来赴会凑趣的!”
  古濮尚不明白他们来意,只觉着这道装的老人,像貌凶残已极,倒吊的双睛,配着两把扫帚眉,活像一个无常鬼——
  后面高高矮矮站着一大群人,自动地分成堆,这道人一方竟有十来人,个个都是横眉突睛,一副欲择人而噬之凶像。
  另外两堆来人,有一方古濮骇然发现千手如来在内,千手如来见古濮看到了自己,阴阴地笑了,冷冷说道:“古少庄主还记得在下否?咱们可在十年前即认识了!”
  原来这一边竟是蜈蚣帮的,内中除了千手如来施永黔外,尚有屠龙手麦南等高手——
  剩下的一方古濮可是不识得,正是由毒青鹤鲁智辟领头,尚有秦中双燕兄妹、铁扇书生等一群人。
  古濮愣了一下,冷静地喝道:“想不到今日咱们关外五雄竟突然来了这么多客人,哈,各位请里面奉茶如何?”说完作出延客入内的样子。
  另四位庄主见此情形,当然不能弃古濮而去,俱将马头圈转,牢牢地护在古濮身侧——
  千手如来突然冷笑起来,问道:“古少庄主是否昨天曾救得一重伤蒙人?”
  古濮不善说谎,闻言点点头,立刻四周一阵鼓噪——
  千手如来施永黔又继续道:“不过我倒怀疑古少庄主为何竟是无恙?哈哈!”
  古濮听得出他声音中含着极大不自然,因为据关东双怪杜发的飞鸽传书,自他们见古濮逃去后,因料他既中杜发的“五毒掌”,当必是死路无疑,因此他们连忙追踪蒙人而去,谁知直到追出二、三百里才发现了黑驴,而蒙人却踪迹杳如——
  因杜发等有要事在身,所以立刻传书总舵,要总舵马上派人至关外五雄处探察此事——
  哪晓铁木真藏宝图出世的消息,不知从何不径而走,不但附近三山五岳的绿林豪客,江湖霸主俱向西北而来,连远在南海从不轻易出山的武林一怪七星道人,也漏夜率领门人赶来。
  只因千手如来见古濮竟是未曾死去,是以满腔充满了震惊——
  古濮可不知道这一点,此时那七星道人郑铁已发话了,道:“咱们从南方老远赶来可不是为着一点茶水而已,咱们也不好太过不通人情,古少庄主请将铁木真藏宝图拿出来,贫道才好说话!”
  关外五雄的四位庄主俱是一惊,他们可不知道忆君尚有什么铁木真藏宝图,是以都不解地看着古濮,待他开口回答。
  古濮见有如此多人来时,已料到其原因多半是为此,闻言不禁将脸一寒,答道:“不错!宝图确在我处,但此并非在下之物,恕在下不便拿出供大家观赏!”
  “哈!哈!”七星道人狂笑道:“古少庄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如不是顾着你等关外五雄的面子,早就下手强夺,哪还有如此客气的?”
  其实他这话也不正确,他们不敢各自下手强夺完全是顾着相互间的利害,为了好听点,七星道人才如此说——
  这点古濮当然明白,眼看四下对自己不利已极,来人个个俱是江湖上成名高手,己方实不堪与对方一击,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如何能为着自己而出卖了别人?
  于是古濮朗声说道:“承各位看得起在下,但古某曾指天为誓,在古某未死之前,决不容他人染指此宝图,如各位一定要,请先毙了古某再说!”
  毒青鹤突然发话道:“咱们可并不想杀你!只要你将宝图拿出来,你们仍有公平竞争机会!”
  关外五雄心中不禁大为气愤,铁解卓第一个忍不住,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到关外来撒野?咱们五雄可不是好欺负的!”
  毒青鹤冷冷一笑道:“这位是铁庄主吧!也不先打听打听老夫是谁?竟敢口出大言!”说完背后已有一人“呛”地抽出佩刀——
  毒青鹤的名头关外五雄虽是知晓,但可没有人识得他,是以铁解卓才敢出声辱骂,否则他也不敢如此轻率了——
  铁解卓大声吼道:“我管你是谁,速速给我离去,否则可有你们好看的!”
  毒青鹤鲁智辟狂笑连连,正当他手一招,要命人向铁解卓下手时,蓦地庄内一声暴喝——
  “停步!”
  只见古家庄顶陡地窜起三条黑影,当先一个速度快得骇人,后面两个紧紧追着——
  “郑老儿,鲁老儿,快将他截着,这人已拿到了宝图!”
  数十人一听之下,像一群蜂般一下向那当先一人围去——
  古濮一急,匆匆向另四位庄主交待了一下,立刻向房内赶去,大约是担心他所妥藏的宝图是否真的被偷了——
  这被追之人白衫白面罩,正是名声初起之“白衣人”,此时只见他足下奇幻地一踩,竟在数十人围捕下脱困而出,稳稳地站在庄前广场上——
  “嘿!嘿!”白衣人狂傲地笑道:“你们别误会了我,可是这两个老家伙想先下手盗宝,是以我才略使手脚将宝图拿了出来,你们不是要宝图吗?现在请看!”
  白衣人说完立刻张手一扬,只见一皮羊纸顺势而张,正是货真价实那张铁木真藏宝图——
  众人俱是身手不凡,虽黯淡月色之下,仍将宝图看得一清二楚,立刻又是一阵鼓噪——
  先前追逐白衣人的两位老者正恨恨地与七星道人悄悄谈着,突然白衣人指着这两人道:“咱们可受了郑老道的骗了!这家伙事先讲宝藏由大家公平竞争,谁知他竟暗中派了此两人先下手抢夺!”
  白衣人这句“咱们”用得太好了,是以除了七星道人自己一方人外,其余俱对七星道人露出愤怒的眼光——
  毒青鹤鲁智辟出声讥讽了:“甘大侠与洪大侠何时竟作了七星老儿走狗?怎么竟不通知咱们武林朋友一下,也好为你们庆祝庆祝呀!”
  原来这两人一名雪里雕甘晓濂,一个叫摩云手洪承天,俱是江南成名人物,早年也与毒青鹤认识,而且有些关系,是以脸上不禁有些发红——
  这次江湖上流传铁木真藏宝图落在关外五雄手中,虽然传闻很快,但因事出仓卒,来参加夺宝的人并不太多,因有屠龙手麦南,七星道人郑铁,毒青鹤鲁智辟为首,像赌博般,他们自动分成三部分。
  在未来前,三方已约好,各方同时争夺,不得先行暗盗,如有违背,另两方立刻合力夹击——
  因三方势力大约均等,是以互相顾忌着,哪知七星道人竟敢暗中派人先行下手,违背了诺言,是以白衣人一句话,立刻将七星道人陷于不利——
  “哼!”七星道人狂傲地一笑,道:“你鲁老儿不服是否?我就不信你是多好一个好人——”
  千手如来也不服气道:“郑道长如此作实是欺人太甚,明里约我们共同夺宝,暗里却叫人先行下手,我蜈蚣帮也不服!”
  七星道长见宝图未得,自己却因白衣人一句话使得凭空树起两个强敌,这他当然大是不愿,立刻他改口道:“咱们先别吵,你们准知白衣人会将宝图拿出来?”
  果然这句话立刻引得众人朝白衣人看去——
  白衣人立在正中,手上一直拿着宝图,闻言哈哈一笑,道:“我可并不稀罕此宝图,但宝图要找我,我也不拒绝,你们要赢得这宝图,尽可提出公平夺取方法!”
  忆君此语一出,登时众人议论纷起,内中除了蜈蚣帮的人外,别的大都尚不知“白衣人”之名,但看他突出的威势,置两位成名人物于无物之气派,谁都被震慑了——
  但铁木真藏宝可人人想得,正在此时古濮从内里奔了出来,看他行色匆匆,脸变得青白,必定是宝图真的丢了——
  他刚要开口,突然洛水医隐暗扯他一把,悄声说道:“别担心,此是白衣人,他如此作必定有什么计谋在内,不要弄不好反而捣坏他大事!”
  古濮闻得此人即是白衣人,不禁惊奇地朝他一瞥,说道:“他即是救回我生命的那白衣人吗?”
  郭莲在旁得意地答道:“不错!正是他!”立刻古濮放心下来,静待场中事情的变化——
  再说此时场中,为了宝图,自然各派中形成敌对情势,内中当以七星道长为最强,因他尚有雪里雕甘晓濂,摩云手洪承天作其助臂。甘晓濂与洪天承俱是一等一的好手,较之七魔虽差了一层,但与毒青鹤、七星道人等却不多让——
  且说大家都不敢提出一个公平办法来,因为要想自己能得着,就不能公平,而要公平自己可能就得不着。
  如此一来,众人竟僵持了好一会儿,忆君手中高扬着宝图,面罩下面却在冷冷地笑着——
  “嘿!”
  突然一声暴喝,七星道人突然忍耐不住,立刻奋身朝白衣人抓来,口中喊道:“管你什么公平不公平,咱们先毙了你再说!”
  忆君眼见七星道人合身扑来,只连声冷笑,直到他双爪离身不足一尺,才蓦地一转身,滴溜溜地躲开了郑铁凌厉地一击——
  “接着!”
  突地忆君口中一喊,而手中的宝图却缓缓朝千手如来飞去——
  立刻一干人像被蜜吸引的蜂般,但朝千手如来攻去。千手如来何尝不晓得这是白衣人嫁祸之计,立刻也一扬手,顺势把宝图悬空推临铁扇书生头上——
  铁扇书生知道一场剧战是不可避免的,而他与千手如来素有怨嫌,此时不但为了争口气,也乐得捡现成便宜,因此只见他铁扇一张,稳稳将宝图收去——
  登时群雄一阵哗然,毒青鹤手一招,十余人立刻团团将铁扇书生护住,而外面又被另两派人牢牢围住——
  七星道人??一阵怪笑,威协道:“鲁老儿意敢将宝图独吞,咱们多年老友也该大家分享分享啊!”
  毒青鹤面上表情漠然不变,冷冷答道:“宝物善觅主,有德者能居之,郑老儿看着眼红尽可以出手!”
  说完后面的随人俱“呛啷!”一声,各自拔出兵器——
  数十人中以千手如来最为后悔,当时他以为自己作法聪明,别人一定也会学他样般,此时又悔恨不迭——
  蜈蚣帮一群中,本倚为靠山的屠龙手麦南,倒一直未曾发言,一双威稜隐显的神目,始终半开半闭,似乎对外界的一切根本漠不关心。
  “叮当!”
  一阵细脆的金铁交鸣声,七星道人从腰间取下了他那成名兵器——七星索。只见那是条长足三丈的红色软索,索顶竟分枝连着七个小铜球,一些球上有似指之突出物,一些却扁平圆滑——
  毒青鹤见对方已将兵刃拿出,口中哈哈一笑,心中可也不敢大意,“呛!”一声也将随身武器!青鹤令拿将出来——
  只见那是条似戈非戈的东西,顶上如鹤啄,而两侧竟有两叶飞翅般似刀之物。这家伙正是东北诸省崇为最大信符之“青鹤令”。
  而此时白衣人——忆君呢?谁知一晃眼间竟失去了他的踪影——
  眼看一场大风暴即将来临,聚会的俱是江湖上知名之士,而三派之中却以蜈蚣帮人手最为单薄——
  蜈蚣帮虽说新近崛起江湖,所拥有的长老也都是数十年前极盛一时之大魔头,但此刻赴会的却只有千手如来施永黔和屠龙手麦南能与他方人一较短长。
  七星道人一派要数最强了,不仅七星道人本人几乎能与七魔相提并较,而随来的人手也俱是门下最负盛名的弟子,更何况有较七魔只差一线之雪里雕甘晓濂及摩云手洪承天相助——
  毒青鹤一方形势也甚强,无论毒青鹤本人,还有铁扇书生焦诠,秦中双燕等俱是一时豪杰,连随行者也都是东北绿林大名鼎盛的好汉——
  七星道人千里迢迢赶来关外,以他富甲一邦之财富,似不应再有此嗜欲,但因有一重大原故,却使得他非得到此宝图不可——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十二章 名医名药
上一篇:
第十章 雀声雁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