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视死如归
2020-01-30 20:58:2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素华不是刑部中人,这一声令下,竟然是箭如飞蝗,两则匣弩手,全发动了,数十只锋利的弩箭,迎着西北风,发出了破空的尖啸。
  而且,全数连发,一匣十箭,二三十张匣弩,一下子射出了两三百支箭,卷飞的砂石,撞在箭簇上,闪起一抹火星。
  壮观哪!但也把帅永昌给吓呆了,几百支弩箭,全冲着他一个人射来,像一片箭网兜上来。
  小文、小雅、素喜三位小姑娘,人既长的漂亮,又待人和气,她们和这些匣弩手,一起练射匣弩,练的认真,态度又温柔,这些匣弩手,都对三位小姑娘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如今三人有了困难,早就想发射出连珠弩箭,帮帮三位小姑娘。
  但他们训练严格,未得令谕不敢出手。
  当然,陈同也打出了发射弩箭的手势。
  他稳重老实,不敢果断作主,素华那声发射令下,给了他一种勇气,明知她不是刑部中人,但却当作是小文、小雅、素喜的令谕办了。
  其实,发射匣弩的箭手,也都心中明白,不相干的人呼喝下令,陈同能装作,他们也能装作。
  都因小文、小雅及素喜的人缘好啊!
  这一阵全力发射,看出匣弩的真正威力了。
  一匣十支,快速射出,但立刻又装了十支,只不过是一呼吸的工夫,手法之熟练,动作之快速,看得素华和六个火龙弩手也愣住了。
  一旦火龙镖和刑部匣弩手全力对决,鹿死谁手,还真是难以预料了。
  马乘风、水中天,目睹数百弩箭集中射向帅永昌的威势,心寒胆颤了,但这给了两人一个保命的机会,倒地翻滚,隐入墙角。
  帅永昌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箭如飞蝗到,密密如同罩,只得挥掌拨打,希望以深厚的内力,雄浑的掌势,挡住这阵箭雨。
  同时,运气护身,衣裤都鼓了起来。
  连珠匣弩的可怕,在于那不停射出利箭,帅永昌挡住了两波箭雨,但却挡不住绵延不绝箭势,终于被几支强力弩箭,穿破衣裤,尖利的箭镞,射入身躯。
  惨了,一见血,气功破去,掌力也减弱了,弩箭纷纷射中,脸上、手上,全被弩箭穿入。
  杀手至尊的帅永昌,倒下去了。
  他全身钉满了弩箭,不下数十百支,血焰掌未发挥威力,已经气绝而亡了。
  这样的结局,出了小文、小雅的意外,但也使两人真正了解了匣弩的威力,这阵阵连环组成的箭网,封锁了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一组新制的强力管箭,再集中射人,第一流的江湖高手,也无法抗拒得了。
  “对不住啦!我一急就乱叫一声。”
  素华行近到小文。小雅身侧,道:“他们已箭在弦上,听得一声叫,就万箭齐发了,可真是厉害呀!
  几十张匣弩吧?威力可比得近数百名训练有素的弓箭手啊!
  他们射的准,也射得巧妙,组成一波波的箭网。
  帅永昌的成就绝对超过我们,但在匣弩箭网逼迫下,亦被乱箭穿身而死,刑部匣弩手将因一战成名,威镇江湖了。
  “谢谢你啦!素华姐。”小文道:“你救了我和小雅,也救了素喜,我不知道她心中的打算什么?但我能肯定素喜和小雅一样傻,舍生抢死……”
  “不一定啊!我正在盘算看怎么逃呢!”素喜道:“我可是喜生恶死的人。”
  小文苦笑一下,道:“是啊!所以,你就悄然向前移动了,看看你现在的位置,距离帅永昌的尸体,比我们更近。
  你究竟在打的什么算盘啊!快给我从实招来,我可是这一战的领头人物,不能被人给蒙了!”
  心中却暗暗忖道;这些匣弩手救了我,但他们却听的是素华的口谕,这些人,该赏呢?还是该罚?
  刑部的匣弩手,听从外人指挥,总捕头怎能忍受这个羞辱?但我小文也不能恩将仇报,把陈同和那些匣弩手按律治罪……
  担下来吧!总捕头要治罪,由我顶上就是。
  心里拿定主意,反而轻松下来,逼近素喜,道:“你不说,我要处罚你了。”
  “怎么罚?”素喜道:“说了你不信,只好认罚了。”
  “你和小雅一样,不听令谕,和我抢功。”
  小文一面说,一面流眼泪,道:“罚你们去追马乘风和水中天,两个人艺出一门,都有把神秘之力,因为他们带在身上的小人,小人动作快,出刀如闪电,小心啊!不许你们受伤,我们合练的射月三剑,应该可以对付两人。”
  敢情小雅和小文,已把射月三剑,也传给了素喜。
  小雅、素喜对望了一眼,躬身应道:“是!”
  “他们躲在墙角后面。”小文道:“匣弩的连环射,杀死了帅永昌,也吓走了两人的魂魄,杀手一向杀人狠,但自己却最怕死。
  记着,我不要你们受伤,你们受了伤,我就加赔还你们,不想我自残躯体,就好好保护自己。”
  “这算什么嘛!”素喜道:“动手折战,刀剑无眼,谁能保证不受点小伤啊!你这是刁难人哪!”
  “没办法呀!”小文道:“我笨嘛!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约束你们,你们认命吧,今夜我是带头的,一朝权在手,便把今来行,下次,换你素喜,你再想个好办法。”
  “走吧!素喜,小文表面漫柔,心里倔得很。”小雅道:“咱们两面兜过去,如能凭武功生擒这两个恶人,绳之以法,给杀手这个行业的打击很大,真希望姑娘这一任总捕头干下来,能使这个行业在江湖上绝迹……”
  素喜道:“他们会不会早就跑了?”
  小雅道:“树倒猢猴散,杀手重利无道义,帅永昌死了,他们就逃命要紧。”
  “逃不了。”小文道:“张重带了一批匣弩手,堵住了他们去路,看了匣弩组成的威力,两人逃不过一组匣弯的箭网,更重要的是他们已心存畏惧,就算要逃命,也不敢面对匣弩。
  “对!他们会躲开弩箭,利用墙壁掩护。”小雅道:“这周围已被围住,他们逃不了,也不敢逃走,咱们去搜。”
  素华一直站在旁边听,开始有些不太懂,也觉得很可笑,都快二十岁的大姑娘,还在玩着有哭有笑的家家酒,但越听越感动。
  那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真正情意,争相赴死杀强敌,舍身只为救好友,是何等高贵的情操?
  刎颈之交,大概也就是这种境界了。
  素喜和自己受的一样训练,学的是杀人手法,玩的是笑里藏刀,在同门姐妹群中,素喜是很突出的一个。
  她胆子大,心地狠,手段也辣,处事绝毒,为万大掌柜所赏识,怎么忽然变了?变的完全不像素喜了……
  最使素华不能了解的是,小文、小雅竟然能接纳素喜,短短的时日中,把她视作好姐妹,一点也不担心素喜是万宝斋派人刑部卧底的人……
  这时,大风已停,飞沙走石的大街上,也变得一片宁静。
  双方潜隐在暗影、屋角中的人手,连呼吸的声音,也控制得十分细小,本是大风呼啸之夜,忽变得落针可闻。
  原本出现在两侧屋面的孔明灯光,在乱箭射死帅永昌后,随着隐失不见。
  静是静极了,但仍是夜暗如漆,黑得难见尺外景物,天上乌云未散,连星星也未露面。
  “马乘风、水中天,你们走不了啦,四周都已被重重包围起来,路已阻绝,也回不了上林画苑。”
  小雅娇脆声音,划破了静夜,道:“我们可以耐心地等到天亮,再收拾你们,也可以用匣弩对你们隐身方位,展开一场连环攻击。
  箭势如雨只要方位不错,你们很难逃过,你们藏在正北方位一座民房中,距离我停身处有两丈多远……”
  语声一顿,接着:“现在,你们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现身一战,一对一的单挑,你们胜了,可以走,离开北京城,不幸败了,只怪学艺不精,第二条是龟缩不动,等我们调派匣弩攻击了。”
  “刑部的人,说话不算,帅永昌接受了你们的挑战,却被弩箭射死。”
  小雅无法分辨是谁在回答?但却听出了声音确由正北一处民房中传了出来,不禁微微一笑。
  他们肯答话,是被小雅吓住了,指出他们藏身的方位。
  其实乌漆抹黑的,小雅目力过人,也无法瞧出他们的藏身所在,只是看情形作出的判断,一诈成功。
  现在,小雅心中是真的有把握了。
  她笑一笑,道:“你们愿意打一架了?”
  “是!但不能群殴,我们两个人,你们也只能两人出手。”
  “对,我已说过是单挑,不许有人助拳,你们胜了,可以走人,龙入大海,虎归深山,只要从此改邪归正,不再干杀人勾当,很难再抓到你们了……”小难道。
  “现在,只剩下让我们相信你的话,不用匣弩,也无人助拳,就可以开始这一战了,打输了我们认命,甘愿坐牢打官司。”
  “你们听着!”
  小雅回过头高声说道:“总捕头命令我们逮捕马乘风、水中天两个凶徒,他们也答允放手一战,双方各凭武功、技艺,一决胜负。”
  匣弩手不许放箭,也请总捕头下令,不许别人插手助拳,他们输了束手就缚,他们赢了,得放他们离开这里。
  “所请照准。”小文道:“唯一的要求是不许你们受伤,不可拚命,打不过就放人家走路。”
  小雅心中忖思:是灭自己的威风呢?还是松懈敌人的心情,让他们放心出战?
  “两个人走出来了,小雅,当心他们情急拚命,实施暗算。”
  素喜一面说话,一面向小雅身边靠去。
  小雅转头看,果然两人面前站,相距虽只有七八尺,但夜色太黑,看不清两人面目。
  小雅低声道:“素喜,马乘风身上有个小人,藏在左大腿内侧一个袋子中,水中天是否也有一个小人随身带,我不知道。
  两人在江湖上各行其是,表面上很少往来,但实际上却是很好的朋友,两人都有一把神秘之刀,常在最需要的时候,突然出现,听说有好多江湖高手,就死伤在那把神秘的刀下。”
  “奇怪呀!既然是人,为什么会那样小呢?”
  素喜道:“还能够突然出刀,这就令人百思难解了,难道那小人是练出来的?练成了小人,也练成了武功?”
  “想一想,是有些神秘难解,所以,咱们得小心一些。”
  小雅道:“马乘风、水中天可以重创,但希望能留下活口,那个小人,最好能生擒活捉,仔细研究,慢慢问,也许还能找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子来。”
  “两位商量好了没有?”
  左首一人冷冷说道:“可以动手了吧?”
  小雅道:“你是马乘风?”
  “不错。”
  “好,我就选你,亮刀吧!我叫小雅,胜了我,你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走人。”
  “希望说话算数。”马乘风缓步向小雅逼了过来,小雅却缓缓后退,退出一丈多远,才停下脚步。
  “你怕了?”
  马乘风道:“那把神秘之刀,确有些神出鬼没,你就算知道一些内情,也没有用,江湖高手,已有二十一个人,伤在了那把刀下,姑娘如若肯放我们离开,这一战可以免去。”
  “哪有捕头怕强盗的?”
  小雅笑道:“我后退,只是为腾出一些地方,让你的朋友水中天,也能发挥他的神秘之刀的空间。”
  唰的一声,马乘凤已抽刀在手,接道:“既然非打不可,那就早些动手。”一刀迎面劈来。
  小雅没有封架,闪身避开,两道目光,一道向马乘凤的左大腿内侧看,心中却在想,那个人要很小很小,才能装在左腿上的袋子里。
  世上怎么会有那样小的人呢?而且还能快速出刀、伤人,实在有悖常情,想不通啊?
  她这里想心事,马乘风已然连攻了五刀,人如闪电,快速异常,小雅姑娘,被逼得连退了四五步,几乎伤在对方刀下。
  面对强敌,生死存亡一发间,怎么能够分心旁骛,想那小人的由来。
  定下心,吸口气,小雅姑娘,展开了凌厉的反击,不再闪避。
  刀剑相触,响起了金铁交鸣之声。一连十剑,把局势稳住。
  双方展开了抢制先机的快攻。
  小雅的剑法,不成系统。
  她招招都是精萃之学,一剑是一剑。实用得很,五六剑,就把马乘凤的刀法打乱了。
  一套系统的攻敌刀法,已无法再连续地施展下去。
  小雅很快地控制了大局,但却一直手下留情,未把马乘风伤在剑下。
  她在等,等那把神秘之刀,如何地突然出现,挥刀伤人?
  素喜就没有这份耐性了。
  一交手,就全力抢攻,很快地取得优势。
  但她心中顾忌那把神秘之刀,突然会出现,所以,她一直留神对方举止、神情的变化。
  这就给了水中天保命的机会,维持个不败的局面。
  但素喜姑娘很快地想通了一个道理,如是一剑把水中天给杀了,再从他身上搜出那一把神秘之刀,岂不是更为省事安全。
  如此和他缠战下去,当非良策。
  心念转动,杀机忽起。
  娇叱一声,剑法突变。
  射月三剑出手了。
  一团寒芒,如阿布撒般直罩下来。
  水中天行走江湖二十年,身经百战,还未见到过如此浓密、凌厉的剑网,有如一块见丈方圆的大钢板压了下来。
  感觉到手中一把刀绝对无法封挡剑法的威势,只好闪避,举刀护住头顶,施展出铁板桥的工夫。
  整个人向后倒去,借势变化作“金鲤倒穿波”,脚跟用力一蹬,整个人疾快地向外射去。
  这是所能选择的最佳应变方法。
  但射月三剑是一种非常凌厉的杀法,是以用剑人本身的技艺和内功,极变出致命的一击!
  撒布的剑网突然聚笼,化作一道寒虹,追袭过去。
  人随剑走,疾如流矢,水中天还未来得及站起身子,素喜剑势已穿心而过,生生把水中天钉在地上。
  素华一直留心看着素喜,她要看清楚素喜的性情变化,是真的还我本性,还是巧作掩饰,暗藏机心。
  所以,对素喜施展的剑法,看得很仔细,变化的奇绝,攻势锐厉,是一种至高的杀人绝招,也肯定不是万宝斋传授的武功。
  只此几招剑法,素喜的技艺,已超越了她这个师姐很多。
  忽然,响起了一声尖叫,道:“你是人还是鬼?”
  声音发自素喜的日中,惊奇之外,还有着强忍疼苦的感觉。
  是的!素喜抱着一条腿蹲下去了。
  虽然是受了伤,而且还伤得不轻。
  素华急奔过去,扶起了素喜,小文却像一阵疾风般由素华身旁掠过,道:“素华姐,照顾素喜。”
  声音跟着人,飞入了屋角的暗影中。
  真是不顾安危的追击,大有置生死于度外,非把凶手追杀不可。
  素华没有看到素喜是怎么伤的?她警异素喜的技艺精进,专注于素喜的本身,就忽略周围情势的变化了。
  可是看到了素喜的伤势,伤在左大腿上,血流如注。
  不过,伤口不大,可能是一把细长的小刀,血在两面流,刀不大,却刺得狠啊?似是一刀洞穿了大腿。
  素华撕下素喜一片衣襟,取出身上的金创药,替素喜包扎伤势,一面低声问道:“伤到了筋骨没有,要不要我带你回万宝斋治疗?”
  “不用了。”
  素喜道:“伤的是不轻,一刀洞穿大腿,出刀人的手法,相当的狠毒,好像还没有伤到筋骨,师姐身上的伤药好,此刻连伤疼也减轻了。”
  “那就好,捕头生涯刚开始,要是伤了一腿,跛着脚去追强盗,那可是大伤风景的事。”素华道。
  “真要那么不幸,我就要练习飞的本领。”
  素喜道:“小文早已告诉我,水中天有一把神秘之刀,我还是大意了,被那把刀给刺伤了。”
  “人被你一剑穿心,钉在地上,实在想不通他还能出刀。”
  素华道:“你那几招攻势,真是精奇绝伦的剑法,素喜,不是在万宝斋学的吧?”
  素喜略一沉吟,道:“是程姑娘教的,我和小文、小雅,一起练。”
  “哦!”
  素华道:“想不到程总捕头的剑法如此精奇,又能把你和小文、小雅一般看待,一点也不藏私,真是难得的好上司啊!”
  “师姐,总捕头年纪很轻,但技艺的精绝,十分罕见。”
  素喜道:“她是一株武林奇葩,也可说是一代名捕!”
  只听铮铮三声金铁交响,小文由屋角暗影中行了出来,手中举着长剑,剑上挑着一个人。
  一个很小很小的人,如非素喜早听说过,绝对想不到那会是一个人。
  因为它太小了,小得象刚刚出生的娃娃。

相关热词搜索:玉掌青苗

下一篇:第二十二回 情泪湿襟
上一篇:
第二十回 巧窥敌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