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剑痴书狂 正文

第四章 主狠奴不舍
 
2020-06-05 08:47:13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怪物说道:“你被那个恶魔方无主抢去,如今逃脱了他的魔掌么?”
  女孩子嫣然一笑,她一笑粲然,十分好看。她说道:“我不是被他劫走的,我情愿跟他走。”
  怪物头一回听得她说,不禁有些哑然。她为什么愿意跟方无主走,莫非她心中属意的男人便是那个恶魔方无主?
  她幽声一叹,说道:“我在玉家是独生女儿,我父亲在江湖上又是最有名的大侠,他一生救过许多人的命。但他没教与我武功。因为我一旦要习武,非得流血不可,我父亲在我幼时就发现,我一破了皮,便会血流不止。我幼时流过两次血,都是武当派的去风道长给我治好了病,但我那两次小小的流血便让我险些死掉。我再也不敢流血了,我家里的人都小心翼翼对我。后来父亲死了,我发现我有了一百个奴隶,他们都是我父亲救过的人。他们对我忠心耿耿,唯有我命是从。但我很不快乐,我是主人,他们是我的手下。我一个女孩子,要的不是奴隶……”
  怪物也明白,女孩子要的是爱,是男人,是情感,是她的快乐,不是顺从。她不愿意看到许多的奴才,她愿意要一个喜欢她的男人。她幽幽说道:“我父亲的一个好友,从前是神医马聪的后代,他说过,如果与一个男人交接,我便会死。那样我便血流不止,一直到死,我也不会止住血。所以我不能与男人有天伦之乐……”她说得幽幽淡淡,对这一件事无所谓。她是女孩子,女孩子终是要嫁人,她却无法嫁人,一生只能与人说话,她是不是很恨?
  她慢慢看着怪物,说道:“我遇上了方无主,我知道他的本事大,他练一种邪功,据说那种功夫一旦练成,他会治好我的病。”怪物正要与他再说,忽地听到了一阵呼啸声,象是千军万马一齐奔驰,赶至眼前。有十几个人乘马到眼前。他们是那个老人和他的手下,是玉家的百丑。
  老人与他的手下一见了那姑娘,全都下马,齐刷刷跪下,叫道:“主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你。”
  玉璧姑娘笑笑,说道:“我过得很好,不劳你们挂念。”
  那老人的眼里有泪,他说道:“主人,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对得起老主人?”
  五丑大声道:“主子,我们回去好了,我们那一天去了那院里,看到了两个人,那是两个服了毒的人。我大哥一直以为那就是主子与那个恶……后来一听说不是,主子那一天去了哪里,我们本来散了,再聚起来,就是为了找主子。主子与我们回去吧。”
  那老人说道:“这些丫头是什么人?”他看着那些丫头不凡,不惊不躁,只是瞪眼看着他们,等着那个梦生一声令下。她们一齐围着玉璧,只是看着她,动也不动。
  玉璧笑笑,说道:“她们是侍候方先生的十二姐妹,她们听了方先生的令,来侍候我的。”
  老人一听得她口口声声称那个恶魔方先生,看来对那恶魔看法不恶。他说道:“主人,那个恶魔方无主把你劫走,江湖轰动,白道英雄插手,许多英雄情愿出手相救呢。看来那个恶魔的好日子也不长了。”
  老人一声令说:“放号炮,告诉他们,找到了主人。”他身旁的一个大汉便掏出一支号炮来,一点燃,放至空中。
  老人说道:“再待一会儿,我们百名兄弟都会一聚,那时主人与我们一齐回家不迟。”玉璧看着他们,只是摇头。怪物看她,却不象是着急,看来她在那恶魔方无主的手下,却也不曾吃什么亏。想着那些正义道的人大惊小怪,真是不必了。
  老人说道:“主人要不要我们杀死这些丫头与大汉?”那梦生吼道:“胡说,你们敢动手杀我们,我们不杀你们,就是留情了。”
  玉璧笑笑,她抚摸一下梦生,说道:“你不吵好不好?”
  梦生很听她的话,一听她说话,立时不语了。
  玉璧说道:“你们去了那院子,是不是?”
  老人点头。
  玉璧笑笑,说道:“那院子里有两个人,是一男一女,对不对?”
  老人说道:“按说也不至于误这许多时日,我们当时看那两人,以为是主人与那恶魔呢,我们便打算散了,再也不聚齐了。后来听说主子不曾死,那恶魔也活着。有人看到了恶魔方无主,他去了‘快乐楼’,与那个慕容针姑娘说笑呢。我们一想,恶魔不死,我家姑娘也未必死,我们便再聚齐了,来找主人。好在找到了,我们便杀了恶魔的人,一齐回玉家好了。”
  那姑娘叹一口气,象是历尽沧桑,她说道:“我不回去了,其实那两人死,是我与方先生的计,我们就是不想让你们知道我的下落,不想让你们找到我的。”
  人皆惊愕,她是玉家的主人,她怎么甘心跟着恶魔方无主?怎么甘心做方无主的人?再说方无主是一个恶魔,看到了玉璧如此美貌,他一定会奸污玉璧的,那时她岂不就只是一死?
  怪物看着她,心里有些恍然,只是不明白她何以不愿意回玉家。玉家只有她一个主人,她为什么不回玉家?
  玉璧喟然一叹,说道:“我在玉家,厌见了那些正义道的君子,他们天天来山庄,象是家父的好友,但一个个都是心怀鬼胎,他们看我时,那神色象是一心想把我吞下肚去的恶鬼,我不愿意见他们。”
  老人有些为难,他说道:“玉家是正义道的领袖,姑娘虽说不擅武功,但玉家可是江湖大家,要那些玉家的故旧不来,恐于情理上说不过去。”
  玉璧笑笑,说道:“对啊,所以你们回去看守玉家,我出来与方先生在一起。我与方先生在一起,很好玩的,他是一个大孩子,我也是一个孩子。我们在一起玩得很开心,你知道不知道?”怪物听着,心里在笑,原来她是一个大孩子,原来她情愿与那个方无主在一起玩啊。她情愿与方无主在一起,怕不是正义道的人了。那老人说道:“主人,我看那样不大妥当,你知道,自古正邪不两立,你与方无主在一起,人言汹汹,你不怕么?”
  姑娘笑笑,柔声道:“我怕什么?我也不是你们江湖上的人,有那么多的臭规矩,我只是喜欢谁,便去找谁。我是一个很不幸的孩子,有人愿意跟我玩一玩,我好快乐……”她的声音低下去了,再复无声。是不是她很难过,不愿意再提她的心境?
  那老人显是不愿意理会她的话,他说道:“我们百丑听了老主人的话,老主人吩咐我们,一定要照顾主人,让主人做正派人。这件事不能听主人的。”
  姑娘看着他,有些发呆,她幽幽说道:“你一口一声一个主人,可我做事从来得听你们的。你们告诉我,那一件事是父亲吩咐的,这一件事是从前玉家做下的,从前的规矩是这样的,从前的办法是那样的,我还有什么事能自己做?”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百丑里的几个人都低下了头。他们的命都是老主人救的,他们一定得听老主人的。老主人告诉他们的话,他们一定得照办,何况这主人是一个女孩子,是一个不能经一点儿风波的女孩子?他们的主人是特殊的,如果有人碰了她一下,她流了血,便是一死。如果她死了,他们也得死,就是死了,到了九泉下,他们怎么对老主人交代?他们不能让主人有一丝闪失。
  老人说道:“我们的兄弟到了……”说话时,便听到马蹄声得得响,转眼间有许多人到了眼前,他们看到了玉璧,都喜出望外,都来给她跪下请安。最后都齐刷刷站在一旁,静等着老人说话。看来百丑都听大丑的。
  玉璧说道:“我是一个废人,你们不必为我操心,我父亲生前也不曾能救得我,他只是保住了我的性命。”
  老人说道:“玉老主人是武林神奇,他所做的事,天下再也无人能做。”
  玉璧的眼睛闪光了,她看着大丑,说道:“你说得太奇了,我看未必。就是方先生,他也有本事……”
  大丑喝一声:“主人不必提那个贼子,我们要是遇上了他,一定与他决一死战。他劫去了主人,让我们百丑丢了脸。”
  玉璧笑笑,说道:“他也不曾把我怎么样,你何必要与他作对?”
  老人说道:“他不是个好人,江湖上一提起了他,谁人不恨?我看主人不必再提他了,枉让江湖同道耻笑。”
  玉璧有些不解,她说道:“他是一个好人,你们怎那么恨他?
  大丑喝道:“主人,你别再提他了,他是恶魔,怎么会是一个好人?”
  玉璧的脸色好生奇怪,她看看手下的众人,看来百丑大都到了,齐刷刷站了一片人。她说道:“我说什么,你们都不愿意听,反说我是你们的主人,真是怪事。”她无复再言。
  梦生忽地炸雷也似地响了一声:“你们走开,你们人多,便能把玉姑娘领走么?你们要把玉姑娘领走,我怎么对主人交代?”
  老人恶声道:“她是我们的主人,可不是你们的主人。”
  梦生急急地说:“我知道,我知道她不是我们的主人,我说的是我们的主人,我们的主人,他叫方无主。”
  老人哼一声:“方无主,他走投无路了,还是找不到主人?”
  众丑都是大笑,他们在哂笑梦生。象他这般一个傻乎乎的家伙,怎么能保住主人?方无主,方无主,你真是一个傻瓜。
  他们上前,要抬那一乘轿子。
  那玉璧姑娘也不生气,她很着急,但也是好好地对那些人说:“别这样,我愿意去找方先生,如果要走,我也得对方先生说一声,不然岂不是失礼了?”
  老人冷笑道:“他劫走了我家主人,我不找他算账,就算是面子了。还要对他说一声,岂不是把他傲坏了?”
  他大喝一声:“抬起轿子,我们走!”
  那梦生突地大吼一声:“不行,不行!”
  他说道:“你不能抬走轿子,玉姑娘是我家主人的客人,你们怎么能随便抬走她?如果我家主人问我,我怎么说?”
  有人叫道:“你说玉姑娘回去了,回了玉家山庄,你就这么对他说!”
  梦生叫道:“不行,不行!”那些人哪里听他,梦生一见他们要抬轿子,突地大吼道:“难死我了,难死我了,你们别抬!”他扯住了轿杆,不让人抬。拳头如雨,直落在他身上。
  他恍若不闻,大喊道:“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放开!”那个大丑看他憨直,想骗一骗他,便说道:“你放手,我们写一封信给你家主人,他不会怪你的。”
  梦生说道:“好。”但他马上又把住了轿杆,说道:“不行,不行,我家主人不会怪我,只是梦生得自己怪自己了,不行,不行。”看他模样,也不知道他是真憨假憨,只是不愿意放手,不让玉璧姑娘离开,任他们就是打死他也不松手。
  百丑之一忽地叫道:“他是方恶贼的手下,我杀了他吧!”他一剑刺去!
  忽地那玉璧姑娘叫道:“不可,我要出血了!”这一声象是咒语,顿把他们叫住了。
  老人忙问道:“主人,你怎么样?”
  玉璧说道:“如果你们真的打死了梦生,我便把我的胳臂弄破。”别的人如果说此话,谁会理她?只是说此话的是玉璧,是不能流血的玉璧,他们不能不理,他们不敢不理。
  老人忙说:“主人,你别……别,有事我们好商量。”

相关热词搜索:剑痴书狂

上一篇:第三章 璧人遇怪物
下一篇:第五章 怪物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