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剑痴书狂 正文

第五章 怪物怪行
 
2020-06-05 08:47:53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怪物看他们争执不下,心道:看来那个玉璧姑娘也怪可怜,她明是那些人的主子,其实是那些人的奴才。如果那老人不愿意,她什么也不会做,只是玉家的一只好看的花瓶而已。
  怪物突地说道:“等一等,我有话要说。”
  那玉璧象是久等着他来说话似的,说道:“柳少侠,你有话便说。”
  那老人狠狠盯着怪物,说道:“你是怪物?”
  怪物一笑,算是默认。
  老人说道:“他不是白道人物,但他也算是我家的人。我家的三十六弟便为他而死。”
  玉璧姑娘一听,有些吃惊,怪物怎么会是玉家的人?
  老人再说道:“三十六弟死了,他便是我们的三十六弟,他就是不帮我们,也会帮主人的。”
  他是三十六弟了么?他自己不曾承认,人家却当他是玉家的三十六弟了。
  怪物笑笑,说道:“玉姑娘,你愿意跟他们走,还是愿意跟那个恶魔方无主?”这一句话问得很直截,问得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百丑还得听一听她说什么,她是玉家的主人,是他们的主人。那些方无主的人也得听一听,他们要听一听这姑娘说什么。
  玉璧会怎么说?
  怪物也愿意听一听他说些什么。
  只听得玉璧说道:“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愿意跟你们在一起……”众丑踊跃,果然是他们的主人,他们中有许多人其实不光是感恩老主人,也暗恋着这位年青貌美的女主人,如果能时时看着她,看着冰清玉洁的她活得好好的,他们心里会很安然。
  玉璧姑娘看着怪物,说道:“我愿意跟着方先生,跟着他,他很有趣……”人皆无语。
  她愿意跟着方无主,情愿做方无主的人,他们还有什么话说?那老人是大丑,他凛然一揖道:“天下人皆膺服老主人,如果姑娘不听从老主人的话,我们岂不是愧对老主人?姑娘也该想一想,做那恶魔方无主的朋友,不是一件好事。何况他做下的事,没有什么好事。”
  玉璧皱一皱眉头,说道:“爹在世时,总是说我做事该听你们的,我一直都听你们的。可你们也知道我长大了,是不是?”
  大丑对她恭敬地说道:“不错,主人是长大了,但主人还是老主人的女儿,仍是我们的主子,我们得为老主人出力。还望主人能听我们的好。”
  怪物在一旁看着不惯,他忽地失声冷哼一声:“你们都是玉家的人么?”
  大丑看着他,说道:“不错。”
  怪物说道:“这就怪了,既是玉家的人,你们就是玉家的奴才,奴才怎么能管得了主人?她多大了?”
  大丑看看他,见他说话不中听,便不答他。
  那玉璧反是柔柔地笑笑,说道:“我十七岁了。”
  怪物大笑:“从前我娶了两位姑娘做我的妻子,她们一位是名震天下的唐门掌门,她十八岁。一位是峨嵋派掌门,她十七岁。她们十六七岁便做了大派掌门,十七岁的女孩子决不是一个孩子了,你们何必对着她喋喋不休?”
  那百丑中有人沉默了,但也有人厉声抗言:“你胡说!”
  有人厉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你知道不知道?我们百人对她倾下多少心血?我们有的抛弃了自家的门派,成了门内的叛逆。有的离开了家,做了流浪人,都是为了她!”
  看那人的神色,竟是声色疾厉。他握拳高呼:“她是我们心里的神,洛水之神!她怎么能跟着人走,她是我们的主人,她是我们大家的主人!”
  百丑中许多人跟着叫嚷:“你是我们的人,怎么会跟那恶魔走?”“不许你跟恶魔走!”
  玉璧盯着他们看,象是看着陌生人。群情汹汹,他们不允许玉璧跟别人走,玉璧是他们的,是他们的影子,她走到哪里,身后准会有他们百丑。她怎么能一个人走,怎么能跟着那个恶魔方无主?她若是跟着一个叫他们佩服万分的人还可,她跟着那个恶魔,叫他们心里怎么能平静?
  有人振臂高呼:“不准她跟那个恶魔往来!”我们与那恶魔殊死一斗,杀了他!”“让那恶魔伏诛在我们百丑的刀剑下!”
  怪物头一回看到如此群情激愤的场合,他觉得奇怪,为何那些人这么激昂?他们要做什么?
  梦生忽地吼叫道:“我家主人是好人,你们再污辱他,我杀了你们!”他冲向那些人!忽地,那些人拔出刀剑来,直指向他。人围着梦生,想杀死他。
  玉璧大喊:“别动他,别动他!”那些人根本不听他的,只是吼着,叫着,直扑向梦生。梦生膂力无穷,他乱挥力臂,把那些人的刀剑格开,他吼叫道:“混蛋,你们不能乱动手,你们会碰伤她的!”
  梦生的叫喊不曾把人心叫软,他们仍是乱挥刀剑,直刺向梦生。谁也没想到,玉璧会扑向梦生,她气愤得高叫:“不能动手,不能杀他!”
  梦生一边格斗,一边挥舞手臂,叫道:“混蛋,你们杀了我,我不怨你们,别动她,动她一下,她就会死的!她要死了,我家主人不会饶过你们!”
  那些人根本不顾梦生的呼叫,他们的刀剑直刺向梦生。
  梦生用他的拳头打向那些剑,他腰里的剑为什么不拔出来?他是怕伤了玉璧么?梦生护着玉璧,他是怕玉璧受伤,才不顾一切,叫喊着,护着她。他的身子几乎伏在玉璧的身上了,他叫喊,但无人帮他。梦生的身上溅血,他啊地一声大叫,痛苦万分。他的身上有血了,但他仍在吼:“别碰她,别碰她!”那些人本来是玉家的百丑,但他们疯了,他们不能让玉璧这个美人落在别人手上,他们得眼看着美人,美人在他们的眼下,秀色可餐,真正让他们看着美人也能看饱。
  大丑忽地叫道:“且慢!”那百丑退后一步,他们团团围住了梦生。
  梦生的脸都是刀剑划下的伤痕,他的眼睛也看不清对面的人了,他回头看着玉璧,说道:“玉姑娘,你受伤了么?”
  玉璧此时已是满面泪痕,她抚摸着梦生的脸,说道:“他们伤了你,他们真那么狠,他们伤了你……”她真心抚摸梦生,为梦生的伤而痛心。
  当她再抬起头来时,对着那上百人说道:“你们都是玉家的人,玉家的人对别人不该那么狠的。”
  她亲切地对着梦生说:“你的伤很疼,是不是?他们用刀剑在你的身上划,你心里也很难过,对不对?”梦生的脸满是血渍,但听着她的话,心里很温暖,他扬起了头,对着她笑了。
  梦生说:“我不疼,我心里很高兴。”
  众人看他,竟是咧开了嘴,对着玉璧笑,似乎不知疼痛。静夜下,昏暗的月亮,照着那梦生血糊糊的脸,让人感到十分恐怖。玉璧对她的家人说道:“我跟你们走,你们再别难为梦生,好不好?”
  那梦生吼叫道:“玉姑娘,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对你没什么好心思,你何苦要跟他们走?”
  那玉璧笑一笑,说道:“我在玉家山庄,就是一个活死人,我去那里。他们不是活死人,虽说他们一个个都自称是活死人,但他们不是,我是。我呆在那里,只能是吃吃睡睡,没什么好做的。但他们心狠,一定会杀死你的,我跟他们走了,他们就不会为难你。”梦生大声叫道:“不行,我不会放你去,如果我家主人问我,我怎么对他说?他对梦生象亲爹一样……”梦生痴人,竟是能说出如此有情份的话来,让人不禁黯然。
  但那些人不顾他,他们虎视耽耽,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对玉璧姑娘有野心,他们一定不会放过那人。那些丫头站在那里,她们本来是围着玉璧的,但她们靠不上前来,不能与梦生一起护着玉璧,一个丫头忽地朗声道:“玉姑娘,我家主人对你那么好,我们保着你,如是你有了事,我们一个也不愿再活了。”
  那些丫头站在一起,一个说道:“我们不愿意与你家的下人动手,如果他们再逼姑娘回去,我们会自尽在姑娘面前。”
  五丑高声道:“你们愿意自尽便自尽好了,难道我们百丑还怕你们自尽不成?”
  百丑一个个凶相毕露,他们持刀拿剑,对着那些丫头。那些丫头浑不惧死,她们无所畏惧。
  一个丫头说道:“我们死在你们手下,也是不怕。只要我们主人知道了我们死在谁手,你们一个个不得好死!”
  看她诅咒众人,那声音也颇是恶毒,众丑都是心内凛然:她家的主人是恶魔方无主,是天下第一恶人,他做事从来不依什么江湖规矩,要是栽在他的手下,定死无疑。一时惊惧之心,使他们再无人言。
  忽地,那个大丑大声说道:“我们杀了她们,再杀了那个梦生,没有人再能告诉他,是我们杀死他的人。”
  梦生大声道:“还有一个人呢,他也是一个男人。”
  大丑阴冷一笑,说道:“他也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三十六弟死了,为他而死,他就是我们的三十六弟。他不会告诉恶魔的。”忽地,那玉璧站起身来,她对着百丑,说道:“我想告诉你们,我会告诉方先生的,我会告诉他,是你们杀死了他的人。”
  大丑看看她,说道:“你是玉家的人,玉家是武林世家,你不会做出辱没你们玉家的事。”
  玉璧笑笑,说道:“你看,我身上的血,都是梦生的血。他为了护我,才受了重伤。你们不顾他的性命,一心想杀死他。我会告诉方先生,他会来找你们算账的。”
  她指着众人,说道:“你们说自家是活死人,但你们一个个又有那么多的心愿,哪里象是一个活死人?我看你们不必装作那么撇清了,要想做什么,直说好了。”
  大丑傲然道:“我看玉姑娘不必灭自家的威风,我们玉家在武林中也是四大家,广西的离家、江南的江门、姑苏的慕容都是大家,我们玉家也不差哪里去。我们要重振玉家的威风,还得靠玉姑娘,你带领我们,在江湖上闯,我们自会闯出玉家的天下。”
  玉璧笑一笑,她笑得象是嫦娥仙子,不染一丝尘凡:“我不是你们的玉姑娘,我只是一个活也活不起、死也死不成的玉璧,你们要做什么江湖大派,还是你们自去做好了。我爹说百丑有他们的心愿,看来他是说对了,你们不必做玉家的奴才,自己做自己的主子,有多好?”
  大丑笑笑,说道:“人无头不立,你要是不带领我们,我们靠什么聚在一起?”
  他说出了这些人的心里话,他们中有许多人是暗中倾慕玉璧姑娘的美貌,一心天天看玉璧的,他们能聚在一起,全是因为有一个玉璧。要他们自己成一派,那哪里能够?
  大丑说道:“这样好了,梦生,你回去对那个恶魔方无主说,就说我们请玉姑娘回山庄去了,他要是敢来,就叫他来山庄好了。”梦生大吼道:“不行,我不能对主人那么说,你让我回去,我怎么面对主人?”
  玉璧笑笑,说道:“梦生,你别傻了,我愿意回去。”
  梦生流泪,说道:“不对,不对,你刚才还说你不愿意回去的,你回去和这些人在一起,有什么好?”
  玉璧姑娘笑笑,说道:“你不能死,你也不能与他们拚,我写一封信给你家主人,你带这一封信与他,好不好?”
  梦生说道:“主人要我保住你,没保住,我怎么有脸见我家主人?”
  玉璧再笑,说道:“不是啊,我自己要回家去的,我有时间会再去看你家主人,行不行?”
  梦生委屈地说道:“好,你愿意回去,你就回去好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痴书狂

上一篇:第四章 主狠奴不舍
下一篇:第六章 洛水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