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剑痴书狂 正文

第四章 摧花人
 
2020-06-05 14:10:32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解免站在玉璧的眼前,他笑意吟吟。玉璧也笑,但那笑分明带有敌意:“你笑什么?”
  解免说道:“你恨谁,我便杀了谁,拿来向你表功,你看了一笑,也不啻那八百里烽火戏诸侯。”
  玉璧的心一紧,说道:“你杀了谁?你杀了方无主,你真的杀了方无主?”
  玉璧不待他说话,忽地扑上来,对他说道:“我不能让你杀死方无主,我不能,我不能让你杀他!我喜欢他,你看不出来么?我真心喜欢他!”
  解免恨得眼也通红:“你就不能真心喜欢我?喜欢他有什么用?他只是一个废物!”
  玉璧轻声笑了:“你不是废物,你能当着我的面儿,当着人家哥哥的面儿,奸污慕容姑娘,你算是什么东西?你只是一只禽兽!”解免大声道:“我拿东西给你看,你一定得看,你不看,有什么用?!”他扯着那玉璧的头发,一扯把她扯到了眼前,喝道:“看,不看也得看!”
  一只血淋淋的人头。
  玉璧想闭眼,但那个可恶的解免竟点了她的一处穴道,让她只能眼睁睁地看人了。
  她连眼也不眨,只是瞪着眼,看着。
  解免说道:“看吧,这就是江允的人头,他还想与你在空中交媾呢,你是我的,他怎么敢动?!我把他杀了,我把他杀了!”
  玉璧看是那江允的头,她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我看你是糊涂了,你杀了他做什么?你最好是杀死方无主,他才是我的心上人。”
  解免哈哈大笑,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心思?你一心要嫁与方无主,可你还一心做武林霸主,凭你长得这小模样,做淫林霸主还可,做武林霸主就有一点儿勉强了,是不是?你想让我与方无主争斗,你好渔翁得利?”
  玉璧一惊,但仍是面带笑容:“你说好了,是不是你怕方无主?”
  解免恶狠狠道:“我怕方无主?我不怕他,我要杀了他。你那时会失望的,他死了,我却一点儿也没受伤,你那渔翁怎么当?”玉璧咯咯笑,把一条粉臂放在解免的身上,她说道:“解免,你年纪大了一点儿,但我听说,那钓鱼的人都说,鱼啊鱼啊快上钩,没有大鱼小鱼也将就。你就是那一条小鱼,你说不是么?方无主是一条大鱼,可他不上钩,你就上钩好了,那时我就做你的妻子,你有没有妻子?”
  一问起此话,解免的脸忽地恍惚神情上来,他说道:“我有没有妻子?我有没有妻子?我有过妻子的,她说过她要嫁与我,她说过的,但她怎么没嫁与我?她把我的儿子弄哪里去了?她怎么那么狠啊?”
  玉璧看着他,心内急急道:如是我知道他当年的事儿,我知道那个女人是谁,那就好了,我就能把他玩弄于股掌间了。解免一时聪明,一时糊涂,看来是受了大刺激,我得小心才是。
  她轻声说道:“我愿意嫁与你,只要你杀了方无主,只是你可别被方无主杀了,是不是?”
  解免大笑:“小贱货,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你一心要得到那个方无主,我把他给杀了,看你还有什么想头?那时我让你天天出血,我让你天天出血!”
  他拧着玉璧的脸,把她拧得尖声叫起来。
  解免大声道:“叫啊,叫啊,象猫叫春,叫得越欢越好,一定会生出一窝一窝的小猫来,对不对?”
  玉璧的眼睛也亮了,她看着解免,低声说道:“生不出,我生不出,你没听说我是一个弱女子,我有病,我不能生孩子。”
  她那神态,既娇且嗔,让解免大是开心,他忽地笑了,他说道:“云裳,云裳,我不能只有你,我有一个别的女人,好不好?”玉璧问道:“谁是云裳?”
  这一问问坏了,解免逼向她,说道:“你是,你就是。我看你就象,你梳头的样子特别象她。你梳头啊,你梳啊,不梳我就杀了你。快,快梳!”
  玉璧看他疯狂,心内也怕,心道:我还是别惹他,只是他天天来去我的藏玉山庄,象是走平地一般,我怎么能受得了。早晚有一日,他会疯狂时,把我奸污了,象对那道二、慕容针一样,那时我便得死了,我一出血,便得死了。
  玉璧笑对解免说道:“我梳头,你愿意看,那很好。”
  她慢慢梳头,她梳头的样子,真个是美人巧梳妆,让人心慕不已。
  正在看时,忽地那解免抓住了玉璧的手,说道:“对,对就是那一天,你在那里梳头,我与你,就是那一天,你记得不记着……你说啊?”
  玉璧的心扑扑跳,她知道坏了,她在解免的眼里又看到了淫欲,他一心要与她交欢,他扑上来……
  玉璧根本就无法反抗,她心道:真是后悔,我就那么死了,不如我当初就与方无主做一夜夫妻,慢慢看着自己流血,死在方无主的怀里,是何等惬意,是何等的美事?我真后悔啊,我真悔!
  她大声说道:“我后悔!”
  解免淫笑道:“不必,不必,你死在我怀里也是一样的,都一样是男人,你何必只想着那个倒霉的方无主?!”
  他把玉璧的衣服撕开,露出雪白的肌肤来。
  他大声说道:“好,比云裳还好!”
  他的眼睛里露出凶光,他一心撕碎女人,不能撕碎那个云裳,云裳已经死在火里了,她在那火里,与那个倒霉的方至生搂着抱着,死在一起。
  他抱着的这个女人不会与方至生一起去……
  他说道:“你把我的儿子弄哪里去了?”
  亏得是玉璧,事已至此,她一丝不乱,只是问他:“你的儿子是谁?”
  解免大声道:“他叫有心,可惜他只有那么一点点儿,便被方至生给杀了。”
  玉璧说道:“你怎么知道他给方至生杀了?”
  解免哼道:“我怎么不知道?他的脖后有五点黑痣,他就是我的儿子有心。可他给方至生杀了。我也要杀了他的儿子,我要杀死他的儿子!”
  玉璧至此,方才明白一切。
  解免仇恨方无主,是因为他是方至生的儿子,是因为他是方至生与他的从前的妻子云裳的儿子!
  玉璧惊叫一声,因为解免此是要与她交媾了,如果她不能止住他,她就会流血,慢慢死掉。
  玉璧心道:“完了,完了,我再也不能杀死他了,我就是知道了他的秘密,我也不能杀他了。”
  突地,砰——,一声重响,那解免竟是摇摇晃晃,从玉璧的身上栽下去。
  玉璧一看,原来那人是长毛巨人。
  玉璧惊问道:“你没死?”
  长毛巨人咧嘴笑:“师父说我的九条命,我死不了。”
  玉璧看他,身上胡乱缠几条布带,原来他不曾死,就是几件兵器穿透了他的身体,他也能再活,真是奇迹。
  他说道:“解免不是人,我扶你站起来。”
  长毛巨人扶起来她,忽地看到她的脸上有笑意,她说道:“你真好,你对我真好。你不是解免派来保我的么?”
  长毛巨人点头说道:“是。”
  玉璧笑笑:“那你打死了他,你怎么办?”
  长毛巨人说道:“他要欺负你,我便杀他,我要杀他!”
  长毛巨人的脸相很憨,他傻傻地笑着,看着玉璧,他说道:“我想你很好看,我愿意天天看你……”
  玉璧心里苦笑,就是这个傻人,他也愿意天天看美人,何况解免?
  那长毛巨人看着玉璧,忽地脸相酸楚,他说道:“我不行了,我的心难受,我的心难受……”
  他看着玉璧,说道:“是不是你……杀了我……你杀我……”玉璧看着长毛巨人,她直躲,她躲得很快。
  但长毛巨人并不追她,他说道:“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我不想死……”
  长毛巨人倒下了。
  玉璧远远地看着解免,说道:“你如果醒了,就起来的好。”解免慢慢坐起来,他说道:“你知道我没死,所以你用了袖里的毒针,你是头一回用毒针,却是对一个一心救你的人?”
  玉璧不在意,她说道:“他救不了我……”
  解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审视她,问道:“谁能救你?”玉璧说道:“你,就是你,你杀了方无主,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以天天看我,你也可以找得到那个能在空中交媾的人,如是你要找,相信不要几天,你就会找得到,那时我便是你的人了!”
  解免忽地放声大笑:“我不能等,我只要今天,就要你做我的人!”
  玉璧哪里抵得住他,他扑倒了玉璧,淫心大发,叫道:“你就是我的人,你就是我的人!云裳,你看看好了,她比你更年轻,她比你更好看!你算什么,你愿意与那个臭方块儿一块去,你就去好了!”
  解免扑在玉璧身上,他说道:“你没流血吧,你没流血,那就好,看来那是假话,那不是真事。”
  忽地,玉璧惊叫了一声:“看!”
  从她雪白的双股间,流了一缕血,流得很慢,但那毕竟是她的鲜血。
  玉璧冷冷说道:“我得死了,从今天起,我得天天流血,一直到我的血流尽为止。”

相关热词搜索:剑痴书狂

上一篇:第三章 死劝
下一篇:第五章 父子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