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禅寺湖的证明
2022-10-05 10:20:16   作者:森村诚一   来源:森村诚一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湖畔一片寂黑。透过旅馆餐厅的窗子望去,从幽暗的对岸吹过来的风,飒飒地摇着树梢。
  正是月儿最淡的时节。此时到外面去,就会看到满天繁星,构成各种精妙的图案。这壮观的天象,在都市里是决然见不到的。遗憾的是,餐厅中灯火辉煌,坐在这里是看不见一颗星的。
  “那一晚也是这样,没有月光,夜色晴爽。”林干彦缓缓地呷着咖啡,自言自语道。
  十年前的今夜,他同一个女子就宿在这间湖畔的旅馆。那时正值夏秋之间,枫叶初红。
  用过晚饭,女子说想到湖边去。
  “外面大约很凉。”林干彦说,为她披上毛衣。
  旅馆围在天然林中,有白桦树、橡树……。
  一出旅馆,冷气骤然浸入身体。风也很大。掠过树梢的风音,时时象人的低语。一走出旅馆漾出的光圈,墨色便浓浓地拢来。同都市不一样,山中的夜色浓得仿佛没有缝隙。
  “好多的星哟。”女子仰望着璀璨的星群,喃喃道。
  群星愈来愈衬出夜色的浓重。
  从旅馆走下二十米左右,到了湖畔的汽车兜风路。黑暗中,沥青路发出纯白色的微光。
  日间车辆穿梭来往的道路,此时阒无人迹,弯弯曲曲地躺在湖畔废墟一样的静寂里。
  在通向湖边的小路路口,他们走到汽车路稍往前一点的地方。
  “我,害怕。”来到通向湖边的路口,女子悚然停住了。
  “为什么?”
  “你不害怕吗?”她诧异地反问道。
  “害怕?怕什么?”
  “我觉得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就要跳出来。”
  “什么东西要跳出来?”林干彦故意问,想吓她一下。
  她这个年龄,正是身体最强健的时候,可精神却十分脆弱,对幽灵啦、鬼魂啦等等一类迷信玩意异常的恐惧。
  “我常常自己吓唬自己呢。”她曾说。有时,她在夜里一个人进入浴室洗头发,从濡湿的头发之间窥见自己镜中的面容时,会惊得昏过去。
  林干彦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并非她的面孔象鬼怪似的狰狞,而是正相反。当她那均整、冷静的面容,蒙上神秘的阴影,或发怒等时候,会构成一种女妖似的美。如果在深夜里,碰见她披散着濡湿的长发一个人走动,一般的人都会骇一跳的。
  可是,从她自己能把自己吓晕过去这一点来看,她还是脱不了女人气。
  她是个性格刚烈的女性,但泪窝很浅,思想单纯。
  有时,她没来由地发脾气,弄得林干彦抓耳挠腮。好容易哄过来后,他问:“为什么噘了那么长时间的嘴?”
  “自己烦自己,越想越来气。”她害羞地答道,愈发使人爱怜。
  女子说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林干彦向对岸仔细观望。平时,湖周围耸立的高山,会使山湖更显得幽邃。可此时,湖面、山峰、天空,全裹进浓重的夜色里,分辨不出来了。天幕下方,一丝星光也没有的部分,就是山吧。黑暗中,波浪白沫飞溅,涛声轰响。涛声和湖边密林发出的沙沙声,汇成可怕的声响,真使人觉得死在湖底的人要跳出来似的。
  “的确象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林干彦说,两手软软地耷拉下来。
  “唉呀,不要!”她惊叫着,猛地扑到他身上。他就势抱住她,吮吸女性那柔软的嘴唇。
  她的身体象燃烧着似的灼热,那触觉他至今还能油然忆起,好像昨天经历的一样。
  “那之后已经十年了。”林干彦喝完咖啡,慢慢点着一支烟。
  这间湖畔旅馆,是这一带唯一的西洋风格的娱乐旅馆。餐厅和前厅,晃动着外国观光游客显眼的身影。日本客人也是衣冠楚楚。
  林干彦选在九月末休假,带着家人来到了日光中禅寺湖畔的K旅馆,这也许是十年前的记忆总在脑海里摇曳的缘故。
  婚后,他一直在海外子公司工作,莫说全家旅行,连再访这“心中圣地”一次的机会都没有。今年,终于调回国内总公司工作,实现了旧地重游的心愿。这儿是他十年前同那个女子来过的“心中圣地”。如今却领着妻子来,他不觉得对不住妻子吗?一点也不。这个妻子,在他眼里可有可无。此时,他单独呆在餐厅里,就是为了从容地追忆十年前那个女子的倩影。这会儿,妻子和孩子在游乐室里正玩得起劲吧。夜间的餐厅,人影寥落,是沉浸在回忆中的好所在。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一个女人的声音,搅断了林干彦的追忆。他不痛快地抬起头来。座位这样空的时候,干吗非要坐在别人身旁呢?
  “啊,是你!”林干彦气恼的表情,变成了惊讶。
  “你终于来啦。”女子嫣然一笑。在林干彦左侧的位子上坐下来。他追忆中的那女子,当年同他在一起时,就总是坐在他左侧的。这个动作象一段丝头,将记忆中的一切都牵到眼前。
  “你怎么,到这儿了?”林干彦怔怔地望着她,恍如梦中。追忆中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就有点过于奇巧了。
  “不是偶然哟,决不是。”女子好像看出他内心活动似地说。
  “每年一到这个时节,我都到这里来。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在这遇见你。”女人很美地笑了。从这笑容里一点看不出十年风霜的痕迹。她比当年稍稍胖了一些,显出少妇的丰满和成熟。
  “一个人来这儿的?”林干彦从惊愕中平静下来,问她。
  “要真是一个人该多好啊,可惜是同家人一起来的呀。”
  “这么说是同丈夫一起来的”林干彦不动声色地环视了周围一下。
  “不要紧,这会儿正在房间里着迷地看电视里的摔跤节目呢。”她自嘲似地说,同过去一样的忧郁的眼睛,紧紧地注视着他。
  “这些年一直想再见你哟。”她痛切地说。

  二

  十年前的今天,林干彦和尾杉纪美子来到了这湖畔。湖畔深处,树叶即将发黄。可他们的旅行目的,并不是来观赏湖光山色。
  这深深相爱的一对,因为无法成婚,决定殉情一死。这次旅行就是为寻找情死的场所。
  “我们无论如何也没有希望了吧?”她又问。这个问题,他们已商量过无数次了。
  “再好好商量一次看吧。”他答道。这句话也是重复了许多次的,他的语调有点不耐烦。
  其实他俩心里都清楚,不管再商量多少次,也找不出解决问题的圆满办法来。要真有那样的办法,他们就不会出来寻死了。
  林干彦是混血儿,他的父亲是美国人。虽然他的头发是黑色的,可五官明显地带着父亲的痕迹。眼睛是蓝色的,鼻梁隆起。他的眉毛很重,但眉间距离狭窄,给人以神经质的感觉。
  他母亲出身于神奈州县的一个大户人家。战前,她在美国留学时,结识了林干彦的父亲。日美两国关系呈现恶化状态时,她被强制遣返回了日本。
  由于遣返,她捡了一条命,可她当时已怀了孩子。
  这“敌国人的孩子”,使她受尽歧视,歧视者包括她的亲人。为了保护,抚育这个“小洋鬼子”,这个孤苦的弱女子所熬受的酸辛真是难以形容。
  幸好,战争期间林干彦还年幼,没怎么记得受欺侮的情形。
  可他懂事以后,附近的孩子们总骂他为“两合水”,时常向他投石子,有时还将他推落河里。那时,母亲总用身体庇护他。
  他能在动荡不安中进入大学,也全是靠了母亲。可到了临近毕业,他必须开始谋求职业时,巨大的障碍突然拦到他面前。
  哪家公司也不愿要他这个混血儿。即使通过了笔试,面试时也要被刷掉。
  偶尔也有想录用他的公司,可都是出于对他的体貌特征感兴趣,想把他做为活广告人来使用的意图。
  林干彦直想靠自己的实际技能来工作。不可思议的是,就连外资公司也嫌弃他。细一想,日美混血儿,不仅在日本人的眼里,在美国人眼里也是混血儿。
  林干彦刚走向社会,便痛切地体验到了自身没有任何责任而仅由血液带来的差别。只有在这一点上,母亲无法给予庇护。
  这时,在一次大学俱乐部举办的活动中,他同尾杉纪美子相识了,两人很快地热恋起来。
  纪美子生在琦玉县秩父地方的一户旧世家。以前曾有一片相当大的山林,战后颁布土地征用法时,失去了一大半资产。
  尽管这样,出于旧世家的自尊,也因为她是独生女儿,还是把她送进了大学。尾杉家的每一代传人,都要受高等教育,这已成为惯例。
  继承这高贵血统的独生女,竟同混血儿恋爱,还要同他结婚!纪美子的父亲初听时呆若木鸡,继而勃然大怒:“不行!绝对不行!尾杉家渗进洋鬼子的血液,连想一想都让人不寒而栗。真是异想天开。”
  “为什么混血不行?各民族的血液混到一起,更会生出优秀的孩子来。”纪美子拼命辩驳。
  “可你想过这样的孩子会给我们的家族带来怎样的影响没有?眼睛是蓝色的、头发像苞米穗似的孩子,会一生被人视作异端的。林干彦不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一家公司肯录用吗!”
  “这种时代马上就要结束。等到我们的孩子长大时,什么混血、纯血之类的区别,都将变得无所谓。就连我们自己,不也很可能是波利尼亚及蒙古人的混血吗?”
  “也许是那样。可那是遥远的过去的事情。而且,那也不是同洋鬼子的混血。”
  “父亲,现在世界正在向一体化迈进。仅仅因为是美国人的血就反对它流进来,这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不管你说什么,在我这一代,决不能让洋鬼子的血混进尾杉家来。”
  “好歹请你见上林干彦一面,他那人相当不错。”
  “没必要见。”
  “连面都不见怎么能对本人做出判断呢!”
  “不是什么判断,而是从一开始就不值得考虑。”
  “父亲!”
  “绝对不行!真没想到你这孩子这么愚蠢。”
  总之,不管怎么争辩,父亲就是不同意。父亲的做法是不合情理的。母亲则茫茫然无措,一点忙也帮不上。
  不巧,林干彦那方面也出了问题。林干彦的母亲有个哥哥,他继承了家业。他没有孩子,想让林干彦做他的继承人。能继承的财产倒没多大数额,但因为是旧世家,那姓氏的份量是很重的。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尾杉家认可纪美子同林干彦的婚事,林干彦也绝对不能改姓尾杉。而在尾杉家这方面,如果纪美子的婚事不是招上门女婿,就无人继承香火。林干彦家这方面,当然不能让林干彦给人当上门女婿。两方都矜持着自家的门第,无法通融。
  林干彦和纪美子纵想不顾一切地追求自己的幸福,却冲不破潜移默化的旧风俗的束缚。
  他们也知道,根据战后的宪法,成人的婚姻全凭两姓的意愿,但他们没有这样的勇气:私奔到一处陌生的地方,开始两人的生活。
  一想到私奔后,亲人的悲痛,家庭受到的打击,他们就畏缩了。两人的思想性格上,都有很深的旧的烙印。
  两家为切断他们的爱情,不断地试着为他们提亲,其中也有条件相当优越的。
  然而,这一招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他们的感情反而更加强韧、密切了。
  “要让我同你分手,还不如死了的好。”
  “我也是。没有你,我的人生是无法想象的。”
  “干脆一起死了吧?”
  “你能同我一起死吗?”
  “能同你一起去死,我非常幸福。”
  他们没想到,自杀给亲人带来的麻烦,远甚于私奔。
  分手绝对不行,又没有勇气私奔。生活能力薄弱的年青人,沉醉在炽烈的恋爱中,不自觉地把自己想象成悲剧中的主人公,奔向死亡。
  他们觉得,死总不象私奔那样麻烦。要私奔,还有私奔后的生活。一旦死去,活着的人怎么样就不管他了。而且,死还有它特有的浪漫、甜美的魅力。
  实际上,真死的时候,这类气氛一点也没有。可决意一死的两个年轻人,却把它想象得极有诱惑力。
  死这个字一出口,纪美子和林干彦之间,马上形成了默契。
  “反正要死,我想死在一个美丽的地方。”
  就这样,九月中旬,他们双双离家,四处寻找自杀场所,下旬来到了日光。
  尽管还未到赏枫时节,可这人称“世界的日光”的风景胜地,观光的游客却随处可见。
  “到底走到什么地方,才能只有我们两人呢?”总找不到合适的自杀场所,纪美子急得都要哭了。
  “用不着那么急着死嘛,慢慢地找吧。”林干彦劝慰纪美子道,那语调轻淡得有点不象要自杀的人。
  到日光的第一天,他们住进了市内的旅馆,参观了东照宫。翌日,他们登上了山坡观赏了华严瀑,又坐电缆车看了中禅寺湖。
  在华严瀑,游客们排着长队,等着乘登山电梯去滝壶附近的观瀑台。
  这时水量还很充沛。从石英斑岩上一个离地百米的泉眼里,巨大的水流喷涌而下,雾气升腾,映着日光,在滝壶上空画岀一道彩虹。
  这景致委实迷人。可是,一见乘着登山电梯一群群涌来的观光客,他们觉得这儿只能做为一个情死的候补场所来考虑。
  那些观光客们睁大贪婪的眼睛,向瀑布和周围一带捜寻着好的构图,一旦发现有拥抱着跳下滝壶的情死者,他们一定会狂喜地举起像机。
  做观光客的香饵可真受不了。
  他们对瀑布绝望了,在中禅寺温泉乘上登山电梯,登上了湖岸的荣荣木平峰顶。此峰标高一千六百米左右。
  还是来这儿的人少。能容纳三、四十人的电缆车,只有一半的乘客。湖面迅速地沉下去,到了山顶站。顶上是平坦的草地,种植着高山植物。
  沿着林中小道向前走不远,到了林子尽头,中禅寺湖映入视野。
  “多美啊!”纪美子赞叹道。
  旁边有个道标,上面用墨书写着“第一展望台”的字样。据旅行指南手册上说,这儿是眺望中禅寺湖的最高点。
  在夕阳的逆光下,清爽的风,吹皱了一湖秋水。
  山湖的水色有浓有淡,有的地方看上去类似浅茶色。
  一只游览船,划出长长的波浪线,从湖深处驶来。它的确在行驶着,可看上去象贴在湖面上似的。可见湖面异常平静。也许是刚看完了白沫飞溅的瀑布的关系。
  “简直象冻结了似的。”纪美子说。
  在午后斜阳的映照下,闪闪发光的湖面,看上去也的确象冻结了似的。
  “这湖没冻呀。”
  “哦,为什么?”
  “这湖很深,最深的地方,比我们刚才看的华严瀑还深七十五米。”
  “这同不上冻有什么关系呢?”
  “由于水深,产生对流现象,表面的冷水总是同下面的冷水相互交流。此外,冬季风猛,总在湖面掀起波浪,也成为妨碍结冰的一个要素。”
  “你挺明白呀。”
  “是从旅行指南上现卖的呀,另外,听说死在这湖里的人,尸体都漂不上来。”
  “哦,为什么?”
  “听说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由于湖底的水压和湖底的漏水吸附的缘故。”
  “另一个原因是什么呢?”
  “是水温低呀,尸体处于冷冻状态不发生腐烂,象白蜡体似的。”
  “这可不行,我……”
  “为什么?这不是理想的自杀场地吗?”
  “把尸体晾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讨厌,永远沉在湖底也讨厌。黑暗寒冷的湖底,连一寸日光也照不进去,只要想一想,我就毛发悚然了。”
  “一旦死去,什么黑暗、寒冷不都不存在了吗?”
  “可我嫌恶呀。”纪美子说着,就好像湖底的阴冷气已浸入心底,她惊恐得连嘴唇都发白了。
  “有点凉了,该下去了吧。”
  “是呀,风凉起来了。”
  悄悄漫上湖面的暮色,飞跑似地扩散。闪闪发光的湖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消弥了影儿的浓淡。游览船已看不见了。

相关热词搜索:中短篇集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24、一案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