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一案两命
2022-10-05 10:16:42   作者:森村诚一   来源:森村诚一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片桐干夫为什么要杀害濑川靖子,内情不甚了了,并不是象推理小说那样可以一一进行理论分析的。
  从心理学角度来看,人的行动,乍一看象是有什么意义的,但据说是有某种精神上的原因。
  也许确实如此。可是人杀害人的原因,并不是可以用痴情呀、复仇呀、利欲熏心呀等简单的语言来说清楚的,而是更大的、复杂的、含糊的东西在心底里的搅拌、酝酿及沸腾,最后上升到杀意,然后付诸行动的。
  譬如说,勃然大怒可以杀人。这是一时感情冲动杀人,其原因是心中的怒气。可为什么会怒火中烧呢?也许是由于肌肠辘辘,或者是由于精疲力尽?或者是受害者的脸孔使犯人产生生理上的厌恶感?也许不是出于单纯的一个原因,而是几种原因重叠在一起而产生的反应。
  无论如何,片桐杀害靖子的动机,即使是利欲熏心,但也不是那么单纯的。对片桐来说,他是为了自己生存的理由而动手杀她的。
  只要是靖子还活着,就没有他生存的余地。对片桐来说,把她排除掉,是一种“正当的防卫”。
  可是,靖子对他造成的威胁和防碍,在法律上又说不上是“紧迫的不正当的侵害”。因此,尽管片桐极力辩解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防卫,但在法律上是不被承认的。

  二

  濑川靖子,是片桐所在公司电话总机室长。片桐几年前到公司工作时,她已担任这个职务。可以说她是一位老职员了。
  公司内部各部门,都非麻烦电话总机不可。虽然装了直通电话,但外面通过电话总机号码打进来的电话,都得由总机转到内线各部门。
  公司各部门职员虽然并不认为他们通过电话交谈的内容被偷听,但总觉得她们掌握了他们个人的秘密。
  对于其中资格最老的靖子,公司地位高的职员都得让她三分;至于那些年轻的处长和科长们,在靖子面前,都显得诚惶诚恐。
  她之所以受人敬畏,除了资格外,还有一个原因。
  在长期当公司女职员的过程中,她节衣缩食,储蓄钱财,然后以公司职员为对象放债,经营高利贷业。
  利息是十天收本金的百分之十,达到了所谓“十天抽一成”的厉害程度。到期催收本息也十分苛刻。但借款不需要任何担保,写张借条就乐意借给你,因此几乎所有职员都受过她的照顾。
  公司职员中也有个坏家伙,借了钱到期顾左右而言他,企图赖账。靖子被迫登门索债,他只穿了一条内裤出来接见。
  “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随你怎么处置。”他以豁出去的态度说。
  “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靖子好像是拿他没办法似的退出去。
  “金色母夜叉,也拿他没办法呀。”公司里很快就把事情传开了。
  可是两天内靖子就把对方写的借条贴在公司重要职员办公室外走廊的墙壁上。
  借债者一看,先是愕然,接着是脸色铁青,最后乖乖还债。这一事件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赖她的债了。
  也有职员本人辞去公司职务,但故意秘而不宣,在离职前向她借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钱。他估计靖子在公司内是金色母夜叉,在公司外恐怕未必会上门逼债吧。
  可是她还是追上门来。借债者从一开始就准备赖债的,他辞职后,即使把他的借条贴在重要职员办公室外走廊上,他也不怕。
  “要起诉就起诉吧,这么一点钱,还不够交诉讼费呢。”他对讨债的靖子冷笑道。
  那一天她只好乖乖地告辞,可是几天之后,她在借债人附近散发怪传单,内容如下:
  ——诸位先生:我是三十多岁的独身女人,曾借十万日元给你们住宅附近的某某先生。借款期某月某日老早就已期满。可是这位先生在期满前三天辞去公司职务。他在借款时就己准备辞去公司职务,但还是隐瞒此事,向我借钱。显而易见,他从一开始就企图赖债的。债期到了,催他还债,不仅丝毫没有表示诚意,反而振振有词地说:“要起诉就去起诉吧,数目还不够诉讼费呢。”
  夫人一定明白,十万日元对一个独生女人来说,是多么大的一笔数目。我是工资微薄的公司女职员,靠微薄的工资过活,积蓄十万日元,要付出多少血汗和辛劳。
  某某先生竟然忍心诈取我这样的女人的微薄积蓄,是地地道道的恬不知耻的家伙。
  诸位先生,为了使你们避免象我那样蒙受损失,敢请你们注意居住在你们附近的如此厚颜无耻的家伙。——
  怪传单散发后,除了借债者本人外,家属也蒙受耻辱。夫人不敢出门,孩子在学校受到讥笑。最后甚至发展到向带来商品的推销员买东西都困难。
  “我要控告她破坏名誉!”借债者虽然气得暴跳如雷,但由于首先错在自己,也徒呼奈何。
  在此同时,靖子继续发传单。
  “你是怎么搞的?我们都被弄得无地自容了。”
  夫人哭哭啼啼,原来气壮如牛的借债者最后也只好屈服,如数还清债务本息。

  三

  片桐和靖子之间的关系,最初也是从借债人和债权人的关系开始的。
  片桐喜欢和朋友打麻将,一向输多胜少,日积月累,债台高筑。为了还赌债,只好向靖子借款。靖子放债,条件苛刻,早有定评,可是为什么对片桐又另眼相待呢?
  “那位老姑婆,对你好像有意思呀。”朋友们嘲弄说,嘲弄之外还包含着妒忌。靖子虽然自称年龄三十多岁,是被称为“老姑婆”的老处女,但姿色还十分诱人。作为一位中年的高利贷者,使人想象她是一位粗俗的中性女人,眼角和脸上已出现皱纹,但事实上却体态丰腴、富于魅力;腰部曲线也美,胸部与臀部也使男人容易产生非分之想。
  “到这个年龄,这身体不能说仍是无主的吧。”借债者的男人中,有人这样随心所欲地解释。也有人想通过与她建立关系,既可享艳福,又可把债务一笔勾销,以期达到一石二鸟的目的。但他自私自利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一要求遭到坚决的拒绝。
  只有片桐获得她的青睐。这不能不引起其他男人的注意。
  片桐一向为上了年纪的女人所喜爱。他两颊丰厚,双唇稍圆,一副孩子相,十分逗人。当他长到二十五岁时,仍象个高中生。在高中时代,不仅女同学对他怀有好感,而且还成为高一班男同学的偶象。他那柔软而丰润的童颜,温文优雅的态度,极易刺激女人的母性本能。
  片桐也许在这方面征服了濑川靖子。
  “行啊,什么时候都行。”
  到了还债的日子仍无法偿还,她总是非常宽容。甚至于旧债未清,又借新债。
  片桐老早就发现自己的特质容易引起上了年纪的妇女的好感,便努力练就进一步引起她们好感的看家本领。
  他首先把自己装成孤苦无依,极需别人援助的样子,这样刺激女人的母性本能,使她们从庇护男人的过程中获得精神上的满足。
  他用这一方法使靖子产生好感,他象小孩子向母亲要零用钱那样,向她借钱,结果是有求必应,百依百顺。
  几次债上加债之后,一直保持缄默、但爽快给钱的靖子,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我借钱给你,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靖子胆怯地说,态度有点失常。
  片桐听了,不禁吃惊。他想她会不会以借债为交换条件,要求建立进一步的关系。靖子并非没有吸引男人的魅力,但他并不喜欢她。他更喜欢娇小型的女人。虽然有的朋友说娇小的女人没有魅力,但他觉得富于魅力的女人容易引起人们的欲望,但与之实际相交往往平淡无奇。
  也许他曾接触过的女人是这样的,因而使他没有产生好感。他对靖子的诱惑虽然心里明白但始终没有动手,原因即在此。
  可是他也察觉到,如果靖子公开提出要求,由于自已借了她相当多的钱,不虚加以应付恐怕也不行。
  “什么要求?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效劳。”
  他心里虽略知一二,但却装聋作哑,这是他的一个技巧。
  “我想接吻呀。”
  “接吻?”
  片桐感到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她的要求是这么温和的。他对靖子咄咄逼人的样子,是深为了解的,因而忧心忡忡。
  “如果仅仅这点,我是乐意做的。”他心里这么想着。
  他在略感意外之后,态度立刻变得优雅起来。“你,你要我和你接吻吗?”片桐故意结结巴巴地问道。
  “使人怪难为情的。不过,我以前就对你有好感呀。”靖子象在做她不擅长的事,变得羞答答的,前后判若两人。
  “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嗯,我对你没有反感呀。”
  如何说些赞扬的话来使她高兴呢?如果引起她的反感,一怒之下立即索债那就等于把自己驱入困境,还是讨好她吧。片桐暗暗咋舌,他原以为她会提出发生肉体关系的要求,现在听到她提岀这小小的要求,感到松了一口气。
  他对女人并无饥渴之感。也许是已经过了一见女人就爱的年龄。他对不喜欢的女人一向敬而远之。仅仅接吻就可以免除“苦役”,那当然可以免为其难。
  片桐战战兢兢地把自己的嘴唇贴在靖子的嘴唇上,靖子紧紧地把它咬着,拼命地吮吸。
  靖子把向下弯腰的片桐紧紧地搂在怀里,不让他离开。仅仅因为借了她的钱,片桐必须强颜为欢。他口头上虽然没说“吃亏”,心里却是极为勉强。
  由于呼吸变得困难,片桐好像把胶合在一起的肉挖出来似的把嘴唇移开。靖子的嘴巴由于失去了片桐的嘴唇,原来抑制住的呼吸,兴奋地吐出来,变成了极大的喘气。就在这一瞬间,片桐闻到一股恶臭。
  这是靖子的口臭。她并不是有强烈口臭的人,所以至今未引起人们注意。但由于长久以来被压抑着的性兴奋突然发作,腹腔内或口腔深处积压着的气体一旦吐出来,就会吹到由于接吻而站得很近的片桐的鼻子正面。
  从此,片桐开始对靖子感到厌恶。

  四

  两人的关系立即升级。如果不太斤斤计较接吻时的口臭的话,靖子成熟的肉体还是十分有魅力的。
  每次发生关系,靖子都给一些小恩小惠,这使片桐获得了难得的零用钱。他不仅可以享受她那熟透的肉体,而且还可以获得一定的报酬。
  对于片桐这样独身的男人来说,能有这样的美差使,是再好也没有的了。因此最初他是心满意足,积极地讨好靖子,给她带来肉体上的愉快。
  片桐又性喜赌博。赛马、赛船、赛车、麻将,总之只要是可以侥幸取胜的玩意儿,他无不乐此不疲。
  如果是高明的赌徒,也许可以腰缠万贯;但他毕竟是个蹩脚的赌徒,只凭个人爱好,输多胜少。
  正因为如此,偶然赌赢了就兴高釆烈。他觉得从公司里领工资,是他本来应得的一份;可是如果赌博赢了,那是凭自己的才能,从社会中取得的一份财富。
  在兴奋和胜利感的推动下,他更加大胆地下注。可是下注多了输得越多。
  片桐获得靖子这个“资金来源”,对他来说是意味着更加不幸的事。由于可以从她手里借得更多的钱,就使片桐赌博的数额越来越大。
  他已不满足于每次发生关系后靖子所给的零用钱,而是要求借给他更多的钱。
  有一次,在例行行为之后,靖子出神地回味宫能享受的快感,心照不宣,身心舒展,突然全身象受冰冻而变硬似的。
  “片桐君,请你不要误解。这件事和向你提供借款,是两码事。本来我完全没有必要给你零用钱的。我之所以给你,完全是出于我的一片好心。我的钱比你多一些,所以借一些给你。如果你感到不满意的话,那今后就不借给你了。”
  “等,等一等。你的话不会有其他含义吧?”
  “你问我话里有什么含义吗?对我来说,没有你这样的男人也是无所谓的。只要我肯出钱,男人有的是。请你不要放肆。你和我的关系到今天为止,我是完全不介意的。只是,截至目前为止借给你的钱,必须全部归还。这些借款,全部超过了归还期限。”
  片桐听了以后,默不作声。他本来企图掌握主动权,可这主动权被她夺走了。
  每次例行行为之后,只给一点零用钱,实际上成了为满足她的要求而服务的奴隶,而她的要求由于她成熟透顶而与日俱增。如果不愿这样做,那就必须立即归还所借全部金额。
  这种事情现在还不至于发生。
  “我就说到这里吧。这时候谈金钱问题,你也太愚蠢了。”
  靖子的语调变得稍微柔和一些。片桐看了她的眼色,就知道她欲望重燃,要求他重整旗鼓,再满足她的要求。
  片桐一点也不敢拂逆她的意志。靖子首次行动中流出的汗水仍未干透,又把勉强凑上前来的片桐搂在怀里。
  就在此时,片桐又闻到曾使他想把脸背过去的口臭。

  五

  接着发生了不管是对片桐还是对靖子都是不幸的事件。这就是片桐的另有新欢。
  如果他不另有所恋的话,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四月的某一天上午,电话铃声响处,片桐听到从前未听过的接线生的声音,要他接外线电话。
  “哦,我们公司又来了新的接线生吗?”
  新电话接线生音质悦耳,语调优美,使人听了之后象是受到四月春风的吹拂一样,为之心旷神怡;又使人对她的人品引起不尽的遐想。她的口齿也很清楚。由于片桐工作所在的部门经常要用电话与外面进行联系,公司内,所有电话接线生的声音他都熟悉。现在他听到的声音是过去没听到过的。
  片桐昨晚象是为了偿付借款的利息似的,作为靖子的对象而献殷勤,带着内心受到污染的心情上班,听到那悦耳的声音后,精神为之一振。
  这一声音好像起了吹散乌烟瘴气的作用。
  片桐打完外线电话之后,迅速去叫总机。幸运的是,接电话的又是刚才声音清脆的接线生。
  “哦,我,我叫片桐。”自己渴望与之对话的人一旦出来,片桐的舌头象是有点失灵似的。
  “哈哈……”对方对片桐唐突的自我介绍,好像觉得很怪,爽朗地笑起来:“我,我叫大川美津子,是才到公司参加工作的,请多关照。”
  当时她就只说了这么几句客气话。
  也许这是初次一般互通姓名,美津子对片桐讲话的声音并不包含什么感情,但在片桐听来好像比对其他人更亲切似的。话虽这么说,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电话机中的声音而已,至于她对别人说话的声音如何,他是没有听过的。
  片桐只听过美津子的声音未见其人。公司内的接线生有二十多人,接电话的并不限于她。可是她却是经常替他接电话的。
  “也许她特别注意我的电话。”片桐这样随心所欲地猜测。
  电话是一种“音之密室”,两人可以进行任何内容的谈话。当然在办公室里的电话交往,不该放肆地谈话。何况两人的关系也没发展到这么密切的程度。
  尽管如此,在电话中和声音优美的人一边通话,一边想象对方的容貌,也是一件乐事。
  片桐并不想去勉强看清美津子的容貌。因为他也曾有优美声音与现实形象并不一致的幻灭经验。这么大的公司,如果不是有意识相会的话,两人接触的机会是不存在的。
  五月下旬,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片桐和这位声音优美的人相会了。
  在梅雨似的雨雾中,片桐带着懒散的心情,从车站步行到公司。今早由于稍迟,四周认识的人不多。
  有一位年轻的女人,不知是不是因为忘了带雨伞,在离前不远处,在雨中朝同一方向慢跑。
  片桐对她的后影产生了好感,从后面追上了她。
  “如果不嫌弃的话,请你到伞底下来,咱们一起走。”片桐从后面把雨伞伸过去。
  “哦,”她吃惊似的回过脸来,她的脸孔就象是从后影想象的那么美好。
  “你到哪里去?”
  “我到……”她没说下去。对于一个突然从后面赶来伸出雨伞而不认识的男人,是否要说出自己工作的地点,她感到犹疑。作为一个有头脑的女性,感到犹疑,也是很自然的。
  片桐对对方的警惕,反而有好感。
  “我在XX商事公司工作,如果是同一方向,我就送你去吧。”为了解除对方的警惕性,先主动说明自己工作的地点。
  “哦,我也是在那里工作的。”
  “什么,你也是吗?”
  “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呀。”
  两人之间的隔膜消除了。在XX商事公司的总公司,职员就有千人以上。在公司里每个人都是公司的一分子,彼此不相识。现在在公司外以这样的方式相遇,自然产生了特别的亲切感。
  “本公司有这么标致的姑娘吗?”片桐不断地盯住对方。
  外眼角细长,唇形工整,两颊丰满,给人温和优雅的感觉。不知是不是穿了衣服反而显得苗条,看起来她身材是娇小型的,然而胸部四周,却相当丰满。
  从身上的装束看,显然她是受过良好教育的。
  总而言之,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他都是有好感。
  “你在XX商事公司哪一科?”
  “也许你是……”她眼睛向上看着片桐,回答他的问题:“营业三科的片桐先生吧?”
  “你是电话总机的大川小姐。”片桐几乎同时这么说。他想起在什么地方听过这种声音。不过,由于过去是通过机械传送的声音,现在初听喉头真实的声音,一时联想不起来。
  片桐对大川美津子长得比她优雅的声音还要漂亮感到惊奇。这种惊奇之情很快又变成心中的大喜。他由于害怕幻灭,不想去接近这位电话接线生,现在她本人的美貌超出他的想象,反而使他惊慌失措。

  六

  就这样,片桐开始和美津子来往。两人之间的特殊感情迅速增长。
  美津子高中毕业后,留在家里搞家务,她不想老是当母亲的助手让青春虚度在厨房里,取得了电话接线生的文凭后,来到这家公司任职。
  她就职的动机,从一开始就希望与外界有广泛的接触,而最先出现在她面前的就是片桐。
  片桐是第一流商事公司的小头头,手法老练,态度温和,曾经使上了年纪而经验丰富的妇女为之倾倒,初出茅庐而阅世未深的美津子,很快就被他征服了。
  可是这一回片桐的态度是认真的。他到目前为止一直是服侍上了年纪的妇女,认识美津子以后,深深地认识到男人需要女人的照顾。他认识到女人不仅生下男人,而且抚育男人。男人没有女性的柔情蜜意是活不下去的。
  美津子是具有绵绵柔情的女人。他截至目前为止所接触的妇女,都缺乏这种气质。而这个正是他在妇女中所寻求的。
  对美津子的倾心越深,对濑川靖子的憎恶就越强烈。她是和美津子正相反的女人。
  不,与其说靖子是女人,倒不如说是“女夜叉”更恰当。
  靖子身上根本不存在女人温文优雅的举止,她所有的只是贪婪的物质享受和性的欲望。她不过要求片桐当她的奴仆,满足她旺盛的性要求,以代替该偿还的借款的利息。
  他对靖子的厌恶,与日俱增。靖子对这一变化不会觉察不出来的。
  “你最近的行为有点古怪。”片桐由于极度的厌恶,终于陷入无能的状态。对此,靖子眨着眼睛问道。
  “别神经过敏。这仅仅是由于过度的疲劳。而你的要求又越来越强烈。”
  “不要胡说八道。我所要求的,不过是五周一次罢了。这和我提供给你的东西来比,是微不足道的。对于处在壮年期的你来说,这本来是易如反掌的。你也许是和其他女人搞上了关系?”靖子阴险地笑道。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答应不和别的女人来往。我正当年富力强的时候,仅仅和你来往是不行的。”靖子似把片桐的一时无能归咎于肉体上的原因,片桐对此稍微放心一些,因而象演戏一样提出抗议。他虽然被迫强颜为欢,但却不打算让他的性自由受到约束。
  靖子从一开始也没有要求他这样做。而片桐和美津子也还没有进入最后的关系,他要是不和靖子稍微敷衍的话,也是闲极难忍的。
  如果让靖子觉察到他目前的无能,纯粹是精神原因造成的,那就有点麻烦了。
  “你以为我是蒙在鼓里吗?”靖子又阴险地笑道。
  “什么事情?”
  “不要装蒜了。”
  “没有装蒜。”
  “我知道你和大川美津子的事情。”
  靖子一语道破,片桐哑口无言。
  “你看,没错吧?我老早就注意到你和美津子之间的可疑行为。美津子是我的下属人员,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怎么能当电话总机的室长?”
  “在恋爱自由方面,我不想受到你的束缚。”片桐终于起来反驳了。他和靖子的关系,说到底是金钱关系。他并不打算把恋爱自由出卖给金钱。
  “是呀,我也不想把你束缚到那种地步。你和美津子之间的恋爱玩意儿,那是和我完全没有关系的。你想爱美津子,那是你的自由。可是,你的服务工作也不能因此有所怠慢。”
  “我的服务工作?”
  “是呀。现在,我把事情说清楚。我和你之间仅仅是性的关系。仅这一点就够了。我借钱给你,你在性的方面为我提供服务,以代替应偿付的利息。男人需要女人时,可以用金钱来买。因此女人收买男人一点也不坏。你就是我所收买的。你是我卧室里的奴隶,奴隶必须为主人服役。”
  靖子振振有词地指责,片桐半句也不敢反驳。虽然他感到气愤,但事实确实象她所说的那样。
  “好,你弄清道理后,就好好做你份内的事吧。以后再考虑和别的女人恋爱的事。”
  靖子说完后,欲火如焚,把整个身体压在片桐身上。
  可是,片桐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发挥男人的职能。
  “我懂了。你和美津子勾搭上以后,就开始憎恨我了。以前,你也讨厌我,可是还不憎恨我。现在你突然如此无能,是由于憎恨的缘故。”靖子露出恐怖的表情叫道:“好,你既然决心要这么干,那我也不客气了。你作为奴隶,只要没有尽你的本分,那就休想溜掉。我将毫不犹疑地干扰你和美津子的关系。我不惜釆取一切手段来破坏你们之间的关系。”
  靖子把由于欲望得不到满足而爆发出来的怒气,转向无辜的美津子。

相关热词搜索:中短篇集

下一篇:25.中禅寺湖的证明
上一篇:
23.谋杀案目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