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021-10-03 10:56:49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   译者:佚名   来源:艾萨克·阿西莫夫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开始的时候,乔治打算绝食。但是他们马上对他进行静脉注射。一切有棱角的利器都被藏起来,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有人注意。以后哈利·奥曼尼搬来,同他住在一间屋子里。哈利·奥曼尼的迟钝的性格对乔治起着一种镇静作用。
  有一天,完全处于厌腻无聊,乔治提出要找一本书看看。奥曼尼自己一直不断地看书。听了乔治的话,他抬起头来,满脸笑容。乔治几乎想立刻撤回自己这个要求,他不愿意做任何一件让他们感到高兴的事。但是他转而又想:“我才不管他们呢!”
  他并没有提出看哪一种书,奥曼尼给他拿来一本化学书。这本书是用大字印的,用词简易,书中有许多插画,这是为十来岁的青少年编写的读物。乔治气哼哼地把书往墙上一摔。
  看来他永远就处在这个阶段了。智力一辈子都是一个十几岁的儿童,永远处在受教育前的阶段,需要特地编写出的书籍。他躺在床上生闷气,愣愣地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个钟头,他才心情沉郁地从床上爬起来。他把书拾起来,开始阅读。
  他花了一个星期的工夫才把这本书看完。他要求再换一本。
  “你让我把第一本退回去么?”奥曼尼问。
  乔治皱了皱眉。书里面有些地方他没有看懂,但是他还没有完全失去羞耻心,他不好意思说出来。
  可是奥曼尼却说:“我想你还是把这本书留着。一本书应该翻来复去地念。”
  也就是在这一天,他最后同意了奥曼尼的邀请,到各处去看一看。他跟在奥曼尼的后面,怀着敌对的情绪把四周的情况—一看了一遍。
  这个地方肯定算不得是监狱。四周没有围墙,门并没有上锁,也没有看守人。但是这里的人要想离开,却无处可去;只是从这个意义上讲,这里才是个监狱。
  看到好几十个同自己境遇相同的人,他心情稍微舒服了一些。关在屋子里,很容易认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残废人。
  他嘟嚷着问奥曼尼:“这里到底有多少人?”
  “两百零五个,乔治。这里并不是唯一的一所。这样的地方地球上有好几千个呢。”
  乔治走到哪里,都有人抬头看他,不论是他经过体育馆网球场的时候,还是他走进图书馆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到世界上会有这么多书。这些书都堆在——确确实实是堆着放在长长的书架上。)这些人好奇地盯着他,而乔治也一点不客气地瞪着这些人。反正他们一点也不比自己强,他们没有权利象看什么新鲜玩艺儿似地这样打量他。
  大多数人都只不过二十多岁。乔治突然问道:“年纪大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奥曼尼说:“这里是专门为年轻人设立的。”过了一会,他好象突然领会了乔治提出的这个问题的含义,他严肃地摇了摇头,补充说:“年纪大的人并没有被处置掉,如果你刚才想问的是这个。还有别的地方是为年纪大的人准备的。”
  “我才不管它呢!”乔治咕噜道。他觉得自己过于关心这里的事了,这样会坠入他们的圈套、会屈服于他们的。
  “你不妨关心一些。等你年纪大一些的时候,你就会到一个既有男性、也有女性的地方去。”
  这个消息有些使乔治吃惊。“怎么,还有女人?”
  “当然了。你认为女性就不会有这种情况么?”
  乔治开始想这个问题。还没有别的什么事更使他感兴趣、更使他兴奋的,自从那一天——但是他努力把思想岔开。
  奥曼尼停在一个房门口。这间屋子里摆着一台不很大的闭路电视机和一台台式计算机。奥曼尼解释说:“这是间教室。”
  乔治惊奇地问:“这是什么?”
  “里面的那几个年轻人正在接受教育。”他马上又补充说,“不过是按照传统方式。”
  “你是说他们在零敲碎打地把知识填在脑子里?”
  “对了。古时候每个人都是这样学习的。”
  自从乔治到这里来的那天起,他们就不断地告诉他这件事,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打个比喻吧,人类过去曾经不懂得使用电炉,难道这就意味着在一个人们都吃熟肉的世界里,自己就偏偏得吃生肉?
  乔治说:“为什么他们肯这样一点一滴地学习呢?”
  “把时间打发过去,乔治,而且也因为他们都很好奇。”
  “这对他们有什么益处?”
  “他们会生活得更快乐一些。”
  直到乔治上了床,脑子里还一直想着这件事。
  第二天他不怎么讲礼貌地对奥曼尼说:“你能不能想个法子,叫我到一个学习程序编制学的教室去?”
  奥曼尼马上热心回答说:“当然可以罗。”
  学习的进度非常缓慢,乔治气得要命。为什么一定要让某个人讲解一个问题,并且还要讲过来讲过去呢?为什么一节书要翻过来掉过去地读,一个数学公式要瞪着眼睛看上半天才能理解?别的人学习可不需要这样。
  他一次又一次地中解了学习。有一次,他一个星期没有上课。
  但是每一次他还是又把学习捡起来了。负责教学的人(这个人分乎该阅读的材料,管理电视教学,甚至还负责讲解困难的问题同概念)从来没有对他提出过批评。
  最后乔治还被分派到花园里担任一项固定的工作。他也不定期地在厨房里于一些活儿,做一些清洁卫生的工作。这些事都说明他的处境已经有所改善,但是乔治并没有受骗。这个地方的各种工作满可以更加机械化,而他们却有意安排一些杂事给青年人做,以便给他们一种假象,叫他们觉得自己的工作满有价值,时间并未虚度。乔治才不上这种当呢!
  于这些活甚至还能得到少许报酬,他们可以用挣来的钱买一些奢侈品,或者储存起来,留待年老时可能有什么不时之需。乔治把钱放在一个连盖子也没有的罐子里,顺手放在柜橱里的一层架子上。他从未计算过自己已经挣了多少钱。他对这件事一直也不关心。
  他并没有真正交上什么朋友,虽然从他的心境上讲,他完全可以找个朋友聊聊天,舒舒服服地松散一天。他已经不去想(或者说几乎不再想)使他落到这里来的那一不公正的待遇了。一连几个星期,他不再梦到安东奈利,不再梦到那粗大的鼻头、松软的下巴和满脸的假笑。他就是带着这样嘲弄的笑容把乔治推到滚热的流沙下面,按着他不让他出来。每次作这种噩梦,乔治总是尖叫着惊醒过来,发现奥曼尼正非常关切地弯着腰站在他旁边。
  二月里的一个下雪的日子,奥曼尼对他说:“想不到你这么快就适应了这种情况。”
  但这是二月里说的话,确切一些说,那一天是二月十三号,乔治十九岁生日那天。三月来了,接着是四月,随着五月份逐渐来临,乔治发现自己并没有适应。

相关热词搜索:低能儿收容所

下一篇:第六章
上一篇: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