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2021-10-03 10:58:26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   译者:佚名   来源:艾萨克·阿西莫夫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乔治挤过人群,向竞赛者出场的门口走去。他发现许多人已经走在自己前面了。这里面有不断在抹眼泪的竞赛者的亲属,(或者由于高兴,或者由于难过),有采访优胜者的新闻记者,有同竞赛者来自一个城市的年轻小伙子,有搜集签名的人,有想出出风头的人,还有一些只是为了好奇来看看热闹的人。这里面自然也有不少女孩子;希望能获得一个肯定会移居到诺维亚星球上的人的青睐。(或者结识一个落选的人,如果这个人需要安慰而又舍得花钱的话。)
  乔治慢腾腾地走在这一大群人的后边。他没有看见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旧金山离他的故乡太远了,似乎可以肯定不会有熟人到这里来对特瑞维利安表示慰问。
  参加比赛的人走了出来,脸上浮着一层微笑,对向自己欢呼的人点着头。警察尽力把人群向后推,留出一条通路让比赛者走出去。每个比分高的人过去,都有一部分人尾随在后面,就象一块磁铁通过一堆铁锉屑似的。
  等到特瑞维利安出来的时候,门外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乔治心里想,特瑞维利安一定是故意在后面磨蹭,一直等到这时候才出来。)他嘴里叼着一根纸烟,耷拉着眼皮,一出门就扭身向一边走去,想赶快离开这里。
  时间过了将近一年半(对乔治说来,好象已经是十五年了),这还是乔治第一次见到来自故乡的人。他发现特瑞维利安一点也没见老,觉得非常奇怪;特瑞维利安仍然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的模样。
  乔治一下子跳上前去。“特瑞维利安!”他喊道。
  特瑞维利安转过身子,呆住了。他凝视了乔治一会儿才把手伸出来:“乔治·普拉登,你怎么会——”
  但是他脸上那惊喜的神情马上就消失了。乔治几乎来不及握住他的手,特瑞维利安的手已经落了下去。
  “你刚才在里边吗?”特瑞维利安把头向大厅那里摆动了一下。
  “我在”
  “来看我?”
  “是的。”
  “我考得不很好,对不对?”他把纸烟吐到地上,踩了两脚,眼睛茫然望着街头。从比赛厅里出来的人逐渐散去,一个个乘上了飞行车;而比赛厅前面又有人重新排起队来,等着看下一场奥林匹克竞赛。
  特瑞维利安好象很吃力地说:“这又有什么?只不过是我二次落选。通过今天这场比赛,让诺维亚见鬼去吧!有的是星球会抢着要我呢——可是,我从‘教育日’那天起就没看见过你。你上哪儿去了?你们家里人说你分配了特殊任务,可是没有告诉我详情。你这一封信也没写过。你满可以写封信来啊!”
  “我该写信的,”乔治不安地说。“不谈这个吧!我来是为了向你表示一下,我很为刚才你比赛的事难过。”
  “不用为我难过,”特瑞维利安说,“我已经说了,让诺维亚见鬼去吧!我早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从前好几个星期起他们就说,这次比赛要用毕曼型仪器。我受教育的时候,他们使用的那种倒霉的磁带是传授亨斯勒型仪器的。哪个星球现在还用亨斯勒?只有果曼星群的那些星球,如果这些星球也称得上是人类活动世界的话。你想这件事公平吗?”
  “你能不能提出你的意见,向——”
  “别说傻话了。他们会告诉我我的脑型只适合于学习亨斯勒。你同他们辩论去吧!我没有一件事不倒霉的。在参加比赛的人中间,只有我一个人要求到别处去取备用零件。你看到了吗?”
  “他们把取零件的时间刨掉了。”
  “当然了。但是在我发现他们提供的备用零件里面没有铁钳压器时,我拿不定是否自己的分析正确。在这上面我浪费了不少时间。这段时间他们可没有刨掉。如果是一台亨斯勒,我马上就知道自己对不对了。我怎么比得上那些人?比赛的第一名是旧金山市的。底下的四名有三个人都是旧金山市的。第五个是从洛杉以来的,他们受教育时用的都是大城市的磁带,最先进的,毕曼摄谱仪等等。我怎么竞争得过这些人?我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来,只不过在一次诺维亚主持的冶金人员奥林匹克竞赛里走一下过场。我还真不如诗在家里呢。我早知道是这么回事,我告诉你。我可不再上这个当了。诺维亚不是宇宙空间里唯一的石头块。在所有这些混帐的——”
  他不是在同乔治讲话了。他不是同任何人讲话,他只不过是发泄自己心头的怒气罢了。这一点乔治看得很清楚。
  乔治说:“如果你事前就知道比赛要用毕曼型仪器,你能不能自己研究一下这种机器啊?”
  “我的磁带上没有,我跟你说了。”
  “你可以阅读一些——书呀。”
  在特瑞维利安瞠目怒视下,乔治几乎把最后一个字吞了回去。
  特瑞维利安说:“你是拿这件事开玩笑吗?你觉得这件事滑稽可笑,是不是?别的人是通过磁带教育学会的,你怎么能希望我靠看书和记忆同他们比呢?”
  “我以为——”
  “你自己这样做吧。你去——”突然,特瑞维利安把话锋一转:“你的专业是什么,我倒想知道一下。”他的话语里充满了敌对情绪。
  “嗯——”
  “说呀。如果你觉得比我聪明,来给我出主意,我倒想先了解一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还在地球上,所以你不会是计算机程序编制员,你的所谓特殊任务也不可能是什么了不起的工作。”
  乔治说:“啊,特瑞维利安,我还有一个约会,已经晚了。”他一边说一边陪着笑脸往后退。
  “不成,你别走。”特瑞维利安把手伸出来,一把攥住了乔治的上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害怕对我讲?你是怎么回事?不要在我面前耀武扬威,除非你也经得起我的盘问。你听见了吗?”。
  他拼命摇撼乔治。两个人扭在一起,东摇西晃。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警察的厉声陷喝传进乔治的耳鼓。他立刻就知道大祸临头了。
  “好啦,好啦。松开手。”
  乔治的心变成了沉重的铅块,象要晕倒似地踉跄了两步。警察要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还要他们出示身份证,而乔治是没有身份证的。警察接着就会盘问他,马上就会发现他没有任何职业。而且这一切都要被特瑞维利安看在眼里。特瑞维利安正因为比赛失败而一肚子怨气。只是为了发泄积愤,他也会马上把这个消息,在家乡里传播开。
  这是乔治无法忍受的事。他挣脱了特瑞维利安,准备逃走,但是警察的一只大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了。“站住,让我看看你的身份证。”
  特瑞维利安也在掏自己的身份证,他理直气壮地说:“我叫阿尔曼·特瑞维利安,有色金属冶金员,我刚刚参加了奥林匹克竞赛。你最好了解了解这个人,警长先生。”
  乔治站在这两个人的前面,口干舌燥,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时,耳边又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既沉着又有礼貌:“警长,请等一会儿。”
  警察向后退了一步。“您有什么话要说,先生?”
  “这位年轻人是我的客人。出了什么事了?”
  乔治回过头来,吃惊得眼睛都瞪圆了。还是那个看比赛时坐在他旁边的灰白头发的人。这个人亲切地向乔治点了点头。
  客人?他怎么叫我客人,这个人发疯了吗?
  警察这时还在解释:“这两个人防碍公共秩序,先生。”
  “构成犯罪行为了吗?损坏了什么没有?”
  “没有,先生。”
  “那好吧,把他交给我吧。”他拿出一张不大的名片来,给警察看了看。警察马上向后退了两步。
  特瑞维利安生起气来:“等一会儿——”但是警察转过头来说:“好了。你要起诉吗?”
  “我只是——”
  “快走吧。别的人——也赶快走。”四周本来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看热闹,这时都觉得有些不过痛似地逐渐散开。
  乔治被那个灰白头发的人领着走到一辆飞行车前面,可是他却不想上车。
  他说:“谢谢你,但是我可不是你的客人。”(是不是这个人认错了人?)
  灰白头发的人笑着说:“你过去不是,现在可以说是我的客人了。让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拉迪斯拉斯·殷杰内斯库,合格的历史学家。”
  “可是——”
  “来吧,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害你的。归根结底,我只是不想叫警察找你的麻烦。”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想知道我的理由吗?好吧,你假定认为我是你故乡的一名荣誉市民吧!你还记得,咱们俩刚才都为一个人加油打气吗?我们既算是老乡,就该彼此帮忙,即使我只是你的一名荣誉性的同乡。对不对?”
  乔治既摸不清这个殷杰内斯库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结果却发现自己已经糊里糊涂地上了飞行车。在他打定主意下车以前,飞行车已经离开地面了。
  他头脑象一锅粥似地想:这个人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警察对他非常恭敬。
  他几乎已经忘汇他原来到旧金山来的目的了。他到这里来并不是为了寻找特瑞维利安,而是希望能见到个有影响势力的人,强迫那些人对他接受教育的能力重新作出估价。
  很可能殷杰内斯库就是这样一个有势力的人。现在他自动送上门来了。
  给果会很圆满:一切都会圆满解决。只是他自己也觉得有些难以相信。他的心情非常不安。

相关热词搜索:低能儿收容所

下一篇:第九章
上一篇: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