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2021-10-03 10:59:25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   译者:佚名   来源:艾萨克·阿西莫夫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荧光屏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的时候,乔治听到一片笑语声。但是暂时他还看不到谁的面孔,只有男人和女人的影子晃来晃去。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在一片笑语喧哗中那声音听来非常清晰。“殷杰内斯库?要和我通话么?”
  说话间,荧光屏上显现出一个人来。一个诺维亚人。一个真正诺维亚人。(乔治对这一点丝毫也不怀疑。这个人带着典型的外界星球的特征。虽然不能确切说出这种特征到底是什么,但是任何人都不会弄错。)
  他的皮肤黝黑,头发黑油油的,整整齐齐地从脑门上向后梳着。他的上须只是稀稀的一条,下巴上的小胡子也是漆黑的,几乎还盖不上尖尖的下巴。但是他的脸的其他部分却非常光滑,好象用什么药水把毛发都去丢掉了似的。
  这个诺维亚人满脸笑容地说:“拉迪斯拉斯,你做的未免太过分了。在我们待在地球上的这段日子里,你们有理由查看我们行动。这完全在我们意料之中。但是没想到你居然对我行使起测心术来了。”
  “测心术,可尊敬的先生?”
  “你就招认吧!你知道我准备今天晚上和你通电话,你知道我一喝完了酒就打电话。”他的手也出现在荧光屏上,眼睛从一小杯盛着淡紫色的甜酒的玻璃杯后面窥视着。“可惜我不能敬你一杯。”
  乔治待的地方在殷杰内斯库的影像传送器角度外面,所以诺维亚人看不见他,这样他倒觉得心安一些。他需要时间使自己镇定下来,他非常需要安定一下。
  他一直焦急不安地用手指头敲着鼓点,敲击着,敲击着——
  但是他还是做对了。他没有计算错误。殷杰内斯库是一个大人物。连诺维亚人都直接叫他的名字。
  好吧!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乔治虽然在安东奈利身上栽了跟头,他会在殷杰内斯库这里补偿过来,而且还要大大超过他伯损失。有一天,当他奔出名堂以后,他就能象诺维亚人一样威风凛凛地回到地球上来。刚才那个诺维亚人不是随随便便地叫殷杰内斯库的名字、同他开玩笑,而殷杰内斯库却毕恭毕敬地称呼他“可尊敬的先生”吗?等乔治自己再口到地球上的时候,他一定找安东奈利算算帐。他有一年半的旧帐要同他算清,他——
  乔治作着迷人的白日梦,迷迷糊糊地快要忘记自己在哪里了。但是他猛地惊醒过来。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眼前正在进行的事,他急得出了一身汗。
  诺维亚人这时正在说;“——站不住脚。诺维亚的文明同地球的一样复杂、先进。怎么说我们也不是杰斯顿星球。我们必须到地球上来物色技术员,真是滑稽之至。”
  殷杰内斯库仿佛在安慰他似地说;“你们不过是来找一些受新型教育的技术人员。谁也不敢肯定这些新型技术员对你们究竟有没有用。如果购买教育磁带自己培养,你们要花费的钱等于聘请一千个技术员。你们怎么能知道需要不需要这么多?”
  诺维亚人一仰脖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吞下去,笑了起来。(乔治看到诺维亚人也这样不庄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不安地想,这个诺维亚人要是不喝这杯酒,要是连这以前的一两杯酒也不喝,会不会显得更令人起敬一些?)
  诺维亚人说:“拉迪斯拉斯,你们真是会作生意,叫我们自愿上勾。你知道我们不管招请多少新型技术员,都用得上。今天下午我就招了五个冶金人员——”
  “我知道,”殷杰内斯库说,“我去看了。”
  “看我去了!侦察我!”诺维亚人喊道,“让我来揭穿这里面的秘密吧。我弄到的新型冶金员同过去的人员所以不同,只在于他们懂得使用毕曼摄谱仪。教育磁带不可能进行这种调整,不可能!(他伸出两个手指来)在去年使用的磁带的基础上进行调整。你们不断培训出新型技术员,只不过是叫我来花钱购买,把我们卡在你们掌心里。”
  “我们并没有非叫你们买不可。”
  “你们没有。但是你们把新型技术人员卖给了兰多娜姆星球,我们怎么能落后?你们让我们上的是回旋木马,你们这些狡猾的地球人。可是你们等着瞧吧,我们可能在什么地方找到个下马的地方的。”他的笑声里有一条利刃,而且一下子就嘎然中断了。
  殷杰内斯库说:“说老实话,可能会找到。现在我要告诉你我打电话的本意——”
  “好了,你的电话已经打了。我也把我要说的话说了。我想明年一定还会出现一种更新型的冶金人员,叫我们继续破财。也许明年你们只在化验铌的技术上搞个新花招,其他的都原封不动——好吧,你说说你有什么事?”
  “我这里有一个年轻人,我想请你同他谈一谈。”
  “噢?”诺维亚人对这件事看来不很热心。“谈什么?”
  “我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他甚至连自己的姓名同职业也没有告诉我。”
  诺维亚人皱起眉头来:“那么为什么要占用我的时间呢?”
  “他好象满有把握,认为你一定会对他说的事情感到兴趣。”
  “是这样吗?”
  “而且,”殷杰内斯库说,“我是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同他谈谈。”
  诺维亚人耸了耸肩膀:“叫他到电话机前面来,不过你要让他讲得简短一些。”
  殷杰内斯库退到一边,轻声对乔治说:“称呼他‘可尊敬的先生’。”
  乔治使劲儿咽着吐沫。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乔治感到自己浑身冒汗。虽然他是不久以前才有这个想法的,但是他却信心十足。在他同特瑞维利安说话的时候,这个念头才刚在他的心里冒头。以后,在同殷杰内斯库聊天的当儿,这个想法始终在他头脑里索绕,终于酝酿成形。听了刚才诺维亚人说的一番话,他觉得这件事好象已经十拿九稳,好象板上钉了钉子一样了。
  乔治开口说:“可尊敬的先生,我来是想给你指出一个从回旋木马上下来的地方。”他有意使用了诺维亚人的比喻。
  诺维亚人板着脸凝视着他:“什么回旋木马?”
  “你刚才自己说的,可尊敬的先生。你们到地球来——来招聘技术员的时候,便登上了回旋木马。”(他的牙齿禁不住打起战战来;不是害怕,而是由于兴奋。)
  诺维亚人说:“你是说你知道一个什么办法,可以叫我们不再照顾地球的出售脑力的超级市场了吗?”
  “是的,先生。你们可以有自己的教育制度。”
  “嗯。不需要磁带?”
  “是——是的,可尊敬的先生。”
  诺维亚人继续打量着乔治,喊道:“殷杰内斯库,你到荧光屏上来。”
  历史学家站到乔治肩膀后面一处可以使对方见到的地方。
  诺维亚人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好象弄不太清楚。”
  “我向你保证,可尊敬的先生,”殷杰内斯库说,“不论这是怎么一件事,都是这个年轻人自己想出来的。我一点儿也没有参与。我同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么这个年轻人跟你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你替他接通电话?”
  殷杰内斯库说:“他是我研究的二个对象,可尊敬的先生。他对我有价值,所以我得迎合着他。”
  “对你有什么价值?”
  “这比较难解释;是同我的专业有关的事。”
  诺维亚人冷笑了一声。“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业。”他向荧光屏外面的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点了点头。“这里有个年轻人,是殷杰内斯库的被保护人,或者类似这样的身份。他想给我们说说怎样能够不使用磁带进行教育。”他弹了一下手指,于是马上千里又出现了一杯淡色的甜酒。“好吧,年轻人!”
  荧光屏上出现了好几个人头,有男人也有女人,个个挤着要看一下乔治。这些人的面孔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兴趣和好奇心。
  乔治努力摆出一付傲慢不屑的样子。这些人同面前这个地球上的人一样,也正以他们独特的方式在“研究”他,好像在研究钉在大头针上的一个甲虫一样。殷杰内斯库这时正坐在屋子的一个角落里,象个猫头鹰似地瞧着他。
  傻瓜,他气呼呼地想,一群傻瓜。但是他们会了解的;他会叫他们了解的。
  乔治说:“我今天下午去参加了冶金人员的奥林匹克竞赛会。”
  “你也到那里去了?”诺维亚人冷淡地说,“看来地球上所有的人都去看这场竞赛了。”
  “没有都去,可尊敬的先生,但是我去了。我有一个朋友参加了这场竞赛,他的成绩不太好,园为你们用的是毕曼型的仪器。他只受过亨斯勒仪器的教育,看来这是老一型的。你刚才说,这种新型仪器改进并不多。”乔治并排伸出两个手指,有意模仿对方刚才的手势。“我的那位朋友在竞赛前很长一段时间就已经知道需要熟悉毕曼型仪器了。”
  “你告诉我这件事想说明什么呢?”
  “我的朋友从小时候起,最大的抱负就是取得登上诺维亚星球的资格。他已经掌握了亨斯勒型仪器,他必须再熟悉毕曼型仪器才能通过竞赛。他也知道,要掌握毕曼型仪器并不难,只需要再多懂得些道理,多知道几个数据,也许再加上一点点实际经验就成了。我的朋友既然从小就抱着去诺维亚的野心,他本来能够设法——”
  “他从哪里可以弄到让他学到这一点点额外知识和数据的磁带啊?也许你们地球上教育方法又有了进步,在家里自修就可以了?”
  荧光屏上的几个观众发出一阵出于礼貌的笑声。
  乔治说:“正因为这个,所以他没有学会毕曼型的仪器,可尊敬的先生。他认为他只能通过磁带才学得到东西。尽管他追求的是这样一件珍贵的东西,没有磁带他还是不肯试一下。他断然拒绝不使用教育磁带的学习方法。”
  “你是说拒绝吗?也许他是那种不乘飞行车就拒绝飞行的人吧?”又传来一阵笑声。同乔治对话的诺维亚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个人真有趣。接着说下去,我还可以给你几分钟时间。”
  乔治紧张地说;“不要认为我是在给你说笑话。磁带实际上不是好东西。磁带教给一个人的东西太多了,这种学习方法大不费力气了。凡是经过磁带学习专业的人就不会再用别的方法学习了。磁带把他带到哪儿,他的脑子就僵化到哪儿,再也不能向前移动了。但是如果不给他磁带,让他一开始就使用所谓的手工业方式学习,那他就养成了自己学习的习惯,可以继续不断地学下去。你认为这一点有没有道理?等他养成这种习惯以后,再让他通过磁带学点什么,也许只是填补填补空隙,或者把某些零碎的知识巩固一下,以后他就可以独立地发展下去,用这种方法你们就可以把亨斯勒型的冶金人员培养成毕曼型的,用不着到地球上来招聘新型冶金人员了。”
  诺维亚人点了点头,又啜了一口酒:“没有磁带,人们从哪里接受知识呢?从宇宙真空里?”
  “从书本里。通过对仪器本身的研究。通过思考。”
  “书本?不受教育怎么能看书呢?”
  “书是用文字写成的。大部分文字都是可以理解的。专门术语可以由你们现有的技术人员进行讲解。”
  “那么阅读呢?你觉得掌握阅读的技巧可以通过磁带吗?”
  “教阅读的磁带没有什么坏处,我想,但是用老式方法学会看书也完全可以。至少可以部分采用老式的教授阅读的方法。”
  诺维亚人说:“这么一说你认为从一开始就可以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吗?”
  “是的,是的,”乔治高兴地说。这个人已经了解他的意思了。
  “那么学习数学呢?”
  “学习数学最容易不过了,先生——可尊敬的先生。数学同别的技术知识不一样,它从某些简单的道理出发,一步一步地发展下去。你可以从零开始,把什么都举会。数学可以说是专门为自学设计的一门科学。学会几门数学以后,再看任何别的技术书就都不困难了,特别是从简易一些的书着手的话。”
  “有这种简易的书吗?”
  “怎么没有?即使没有,你们现有科学家也可以编写出来。他们中间有些人可以把自己的学问用文字和符号写出来。”
  “天啊,”这个诺维亚人对围在他旁边的人说,“这个小精灵鬼什么问题都答得出。”
  “我都答得出,答得出,”乔治喊道,“你尽管问吧。”
  “你自己试过设试过学习书本的方法?还是这只是个理论?”
  乔治国过头来,瞥了殷杰内斯库一眼,但是那个历史学家睑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能看到他对整个这件事还感到兴趣,此外,再也看不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乔治说:“我试过。”
  “你发现这种学习方法有效果吗?”
  “有,可尊敬的先生,”乔治热心地说,“把我带到诺维亚星球上去吧。我可以制定一套计划,指导——”
  “等一等,我还有几个问题。拿你本人作例子吧,你认为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成为一个掌握毕曼型仪器的冶金学家,假定你不用磁带,一切从头儿开始的话。”
  乔治有一些犹豫:“啊——也许需要几年的工夫。”
  “两年?五年?还是十年?”
  “我不敢肯定,可尊敬的先生。”
  “好,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你回答不出来,对不对?假定说三年好不好?你觉得五年应该成了吧?”
  “我想五年可以了。”
  “好,我们让一个人用你的方法学习五年,学习冶金学。在五年之中,他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这一点你会承认的。但是在这五年中,我们得给他吃,给他住,得养活着他。”
  “但是——”
  “让我把话说完。以后等他学完了,可以使用毕曼仪器了,五年已经过去。你是不是认为,到那个时候我们对毕曼又作了改进,他对更新一型的仪器还是不会使用?”
  “可是到那个时候,他在学习上已经有了窍门。他只要用几天的时间就能把需要知道的一些新情况弄清楚了。”
  “就照你这样说吧。现在拿你的这位朋友作例子,假如他靠自学研究毕曼,掌握了有关这种仪器的知识,他精通的程度比得上通过磁带学习的人吗?”
  “也许差一点儿——”乔治回答。
  “啊?”诺维亚人说。
  “等我把话说完。即使有些地方他学得不那么仔细,重要的一点是,他有了往深里钻研的能力。他可以作出新的发明,作出那些靠磁带受教育的人不可能作出的发明来。你们将会有一大批这种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它你学习的过程中,“诺维亚人说,“你发明出什么新东西来了吗?”
  “没有,但我只是一个人,我学习的时间也不够长——”
  “是的。——好了,女士们,先生们,我们是不是已经听了不少有趣儿的谈话了?我想够了吧?”
  “等一会,”乔治喊道。他突然感到事情不妙了。“我想同你单独地谈一次活。有一些事我在电话里不好解释。有一些细节——”
  诺维亚人的目光从乔治身上望过去:“殷杰内斯库!我想你求我办的事我已经做到了。我明天的日程真的安排得很满。再见!”
  荧光屏上的影像消失了。
  乔治的两只手向荧光屏伸出去。在一阵冲动下,他好象打算去摇撼它,要它再显示出生命来似的。他喊叫着说:“他不相信我的话。他不相信我的诸。”
  殷杰内斯库说:“他不信,乔治。你真以为他会相信吗?”
  乔治几乎没有听见殷杰内斯库在说什么。“但是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为他好。一点也不冒险。我,另外再找上几个人,大家一起干——十几个人,训练几年,花的钱还抵不上聘请一个技术员。——他喝醉了!喝醉了!他没有懂我的意思。”
  乔治气也喘不出地环顾了一下:“我怎样才能再见到他?我需要见他。刚才我不该那样做。不能通过荧光屏通话机。我需要慢慢地谈。面对面地谈。我怎么能——”
  殷杰内斯库说:“他不会见你的,乔治。即使见了,也不会相信你。”
  “他会的,我告诉你。如果他不喝酒。他——”乔治突然转过身来,直勾勾地望着历史学家,眼睛睁得滚圆。“你为什么叫我乔治?”
  “那不是你的名字么——乔治·普拉登?”
  “你知道我?”
  “我什么都知道。”
  除了胸膛一起一伏使劲喘气外,乔治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殷杰内斯库说:“我要帮助你,乔治。我已经同你讲了。我一直在研究你,我要帮助你。”
  乔治失声叫喊道:“我不需要帮助。我不是低能儿。世界上的人都是,我可不是。”他倏地把身子一转象发疯似地向房门跑去。
  他一下子把门打开,两个正在门外守卫的警察立刻抓住了他。
  乔治虽然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他感到下巴底下肉厚的地方挨了一针空气麻醉针。什么都完了。他只记得最后看到的是殷杰内斯库的脸,殷杰内斯库的一张满怀关注的脸。

相关热词搜索:低能儿收容所

下一篇:第十一章
上一篇: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