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2021-10-03 10:59:58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   译者:佚名   来源:艾萨克·阿西莫夫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乔治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他记起了发生过的一些事。可是这些事那么遥远,仿佛是发生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似的。他凝视着天花板,直到那天花板的一片雪白完全映进他的眼睛里,直到那白色把他的脑子洗刷得干干净净。把他的脑子洗净,是为了重新装上新的思想和新的思想方法。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躺了多久,倾听着自己的思想在脑子里旋转、嗡鸣。
  他的耳边响起一个人的声音:“醒过来了吗?”
  乔治第一次听到自己在呻吟。他在呻吟吗?他想努力把头转过来。
  那个声音又说:“你不好受吗,乔治?”
  乔治低声说:“真奇怪。我曾经那么想离开地球。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你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吗?”
  “回到——收容所里来了。”乔治努力翻了个身。同他说话的那个人是奥曼尼。
  乔治说:“真奇怪,我也不知道以前自己是怎么想的。”
  奥曼尼温和地笑了:“再睡一会儿吧——”
  乔治果真又睡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他的神智变得非常清楚了。
  奥曼尼正坐在床边看书,可是当乔治睁开眼睛,他马上就把书放下了。
  乔治挣扎着在床上坐起来,说:“哈罗。”
  “你饿了吧?”
  “可不是,”乔治好奇地盯着奥曼尼,“我一离开这里就有人跟着我,是吗?”
  奥曼尼点了点头:“一直有人看着你。我们本来想把你弄到安东东利那里去,让你把心头的秘密发泄出来。我们认为这是唯一能够使你进步的方法。你的感情妨碍了你的前进。”
  乔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错怪他了。”
  “现在没有关系了。当你站在机场上瞧冶金人员竞赛广告的时候,我们的一个工作人员立刻把参加比赛的名单打日报告来。关于你过去的事咱们两人谈得很多,所以我知道特瑞维利安这个名子对你的重要意义。在你打听如何去奥林匹克竞技场的时候,我们就想到,事情的发展趋势有可能导致我们希望你产生的这样一场精神危机。我们把拉迪斯拉斯·殷杰内斯库派到比赛厅去和你见面,让他照管你。”
  “他在政府里地位很重要,是不是?”
  “是的”
  “你们就把我交给他了,看起来我在你们眼里很重要呢。”
  “你是很重要的,乔治。”
  说话间已经有人端来一盘热气腾腾的喷香的肉汤。乔治垂涎欲滴地笑了笑,把身上的被单推开,露出胳臂来。奥曼尼帮助他把在床上用餐的小桌整理好。乔治一心吃饭,好半天没有说话。
  直到把饭吃完,他才说:“刚才我睡了一小会儿。”
  奥曼尼说:“我知道。刚才我就在这里。”
  “是的,我想起来了。你知道,什么都同过去不一样了。刚才我觉得我好象累得要命,再也没有精神动感情了。我不再生气了。我只能思索。我觉得好象我被注射了麻醉剂,使我的感情都麻木了。”
  “没有,”奥曼尼说,“只不过给你服了镇静的药。你已经休息过来了。”
  “好吧,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什么都清楚了。倒好像我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清楚,只不过不肯照自己的语去办似的。我刚才想:我要叫诺维亚人让我做的是哪些事呢?我想去诺维亚星球,再带一批没有受磁带教育的年轻人一同去,教他们从书本上学知识。我想在诺维亚星球上建立一所低能儿收容所——象这里一样——地球上已经有这种机构了——许多许多这种机构了。”
  奥曼尼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象我们这里的机构,正确的名字是高级研究所。”
  “现在我明白了,”乔治说,“我毫不费力就都完全明白了。想起过去,一直象瞎子一样,我自己也觉得很吃惊。归根结底,是谁发明了需要新型技术人员去掌握的新型号的仪器呢?比如说,谁发明了毕曼型摄谱仪?我想,一定是一个名叫毕曼的人,但是这个人肯定不是受磁带教育的,否则他怎么能作出革新呢?”
  “一点不错。”
  “再比如说,教育磁带是谁制作出来的?是专门制作磁带的科技人员吗?那么,培训他们的又是什么人呢?是不是更高一级的科学家?那么是谁制作了培养更高一级科学家的磁带——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逐级向上推,总有一个不能再往上推的地方,总有个地方,需要能够创新的人,需要有独创能力的男女科学工作者。”
  “对的,乔治。”
  乔治把身体往后靠了靠,目光从奥曼尼的头上望过去。一瞬间,他的眼睛里又出现了某种疑虑不安的神情。
  “为什么你们在开始的时候不把这些事告诉我啊?”
  “唉,假如能够那样做,”奥曼尼说,“我们的麻烦就少多了。问题在于,我们只能分析人的头脑,断定这个人适合于作建筑师,那个人适合于成为出色的木匠。我们却无法断定哪个人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件事大微妙了。我们的分析方法还不精确,我们只能判断某些人可能具有这种才能,具有这种潜在的能力。”
  “这类人早在参加‘阅读日’的时候我们就向上面作了汇报。比方说,你就是这样一个人。约略估计,每十万人中才有一个这种类型的人。等到‘教育日’的时候,我们再复查一次,我们发现原来检定出的人里面,十个有九个是误报——原来的鉴定并不正确。只有最后剩下的人才被送到象这里的一些地方来。”
  乔治说:“如果把情况讲明,告诉人们说,每——每十万中有一个人要到这种地方来,有什么不好呢?这样做,那些被送来的人就不会感到这是一种打击了。”
  “可是那些不能来的人呢?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来不了的人会怎样呢?我们不能让这些人都感到自己是个失败啊。他们每人都有一个志愿,都想学习一种专业;他们最后不管怎样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每个人在自己的名字上都可以加上一个头衔;合格的什么什么人员。尽管分工不同,每个人在社会上都有自己的地位,这是非常必要的。”
  “可是我们呢?”乔治说,“我们这些十万分之一的例外呢?”
  “不能把这一情况预先告诉你们。问题就出在这里。一切都要看最后一次考验。尽管通过‘教育日’我们选出的这种类型的人,数目已经大大减少,可是被送到这里来的人还不都是具有创造能力的材料,十个有九个不是。不管用什么仪器,我们也不能把这九个人同第十个区分出来。只有第十个人本人才能告诉我们。”
  “怎么告诉?”
  “我们把你带到一个低能儿收容所来,只有那些不肯接受这一事实的人才是我们需要的人。这个方法可能有些残忍,但是却很有效。简单地对他说:‘你可以创造。创造吧!’这样做是不行的。更保险的办法是等这个人自己说:‘我可以创造,不管你们愿意不愿意,我也要这样做。’我们有一万个象你这样的人,乔治,支持着一千五百个星球的先进科学技术。我们绝不允许遗漏一个这样的人材,但是我也绝不允许把精力浪费在一个达不到我们期望的人身上。”
  乔治把面前的空盘子推在一边,把咖啡举到唇边。
  “那些——达不到期望的人怎么办呢?”
  “最后给他们进行一次磁带教育,让他们当社会科学工作者。殷杰内斯库是这样一个人。我也是。我是个合格的心理学家。我们这些人可以说是第二等级的人。”
  乔治把咖啡喝完了。他说:“有一件事我仍然弄不清楚。”
  “什么事?”
  乔治把被单往旁边一掀,站了起来:“到底为什么要叫奥林匹克竞赛呢?”

  (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低能儿收容所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