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021-10-03 10:57:48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   译者:佚名   来源:艾萨克·阿西莫夫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从天空的颜色看,乔治思忖着,这一天该是落雨的天气。但是旧金山已经把巨大的天幕拉了起来,从海湾一直延伸到太平洋上空,把整个城市遮盖起来。这样做当然耗资巨大,但是只要能使外界人过得舒适,不论花费多少钱也不为多。这些从其他星球来的人都要到这里来参加奥林匹克节,他们花钱大手大脚,每招聘一个人,主办奥林匹克竞赛的星球都会付给地球和当地政府一大笔钱。因此,给这些外来的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让他们永远记住自己度过奥林匹克节的某个城市是个很不错的地方,这是很划得来的。旧金山知道该怎样做这件事。
  乔治陷入沉思里。突然,他发现有人在背后轻轻推了自己一下,同时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里:“你在排队吗,年轻人?”
  队伍已经向前移动了一大截。乔治没有注意到他前面出现了很大一个空子。他连忙向前走了几步,一边咕噜着说:“对不起,先生。”
  后面的那个人又用两个指头在他胳臂肘上接了一下;乔治偷偷地回头看了看。
  后面的人和颜悦色地朝他点了点头。这个人生着灰白色的头发,外套里面穿着一件扣子钉在前襟的老式绒线衫。这人开口说:“我刚才问你一点也没有讥讽的意思。”
  “我并没有生气。”
  “那就好了。”看来这是个爱说话的人。“我刚才弄不清楚,你站在那儿会不会是无意卷进人群里来的。我想你可能是个——”
  “是什么?”乔治一点儿也不客气地问。
  “当然是个竞赛者了。你很年轻。”
  乔治把头一扬。他既不想同这个人套近乎,也没有兴致攀谈。他对这种爱多管闲事的人非常讨厌。
  突然间,他的脑子里闪现了一个念头。会不会追查他的警报已经发了出来?会不会人们已经知道了他的相貌,看到了他的照片?他身后边的这个灰头发的人是不是想找个借口仔细看一下他的长相啊?
  他还没有读到任何新闻报导。他伸着脖子仰头看望天幕上映出新闻标题的传送带。在灰暗的午后的天空下,整个天幕显得有些昏暗。他这是徒劳。他马上就不再看了。新闻标题绝不会报导他的事。在举行奥林匹克竞赛期间,值得用大标题报导的新闻都是比赛优胜者的分数以及哪个洲、哪个国家甚至哪个城市获得奖杯的消息。
  一连几个星期都是这类新闻,按照人口计算出的竞赛比分,每个城市都寻找一种计分方法,千方百计使自己也能挤入光荣的行列。乔治的故乡在一次架设电线人员的竞赛中曾获得第三名,在全州几十个城市中是亚军。直到今天市政大厅里还陈列着一块纪念这次优胜的牌子。
  乔治把头缩在肩膀里,两手插在口袋里;他觉得这样更不引人注目。他装出一副大大咧咧、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心里却一点也不感觉这样就更安全一些。这时他已经走进了门厅,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什么官方人员把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他继续随着人流走进大厅,拼命挤到前边的一个座位上。
  他发现那个灰白头发的人就坐在自己身边,不由吃了一惊,感到很不舒服。他赶快把头扭开,开始盘算这件事。这个人在排队的时候就在自己后边,现在紧挨着自己坐着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他用不着为这件事犯嘀咕。
  灰白头发的人很随便地向他笑了笑,就不再瞧他了。这时竟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乔治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看看他是否能找到特瑞维利安参加比赛的地方。他全神贯注在这件事上。
  比赛厅不大不小,按照传统样式建成椭园形。比赛者在大厅正中一个低于地面的长槽里,观众围坐在四周的两层看台上。比赛用的机器已经摆出来,每台机器上面都挂着一张揭示比赛进度的牌子。这时牌子上只有用灯光映现出的比赛者的姓名同号数。参加比赛的人也已出场。他们有的在看什么东西,有的同旁边的人谈话,还有一个人正专心致志地查看自己的手指甲。(当然了,任何比赛者在比赛的信号发出以前就注意自己面前的试题都会被看作有失体面。)
  乔治发现座位扶手的勾槽里放着一张比赛名单,便开始读起来。他立刻就找到了特瑞维利安的名字。特瑞维利安被编为第十二号。乔治发现他的位置正好在大厅的另一端,心里觉得有些别扭。他可以分辨出十二号的身影来。十二号双手插在裤袋里,背对着机器,望着观众,好象正在数观众的人数。乔治看不出他的脸来。
  虽然如此,十二号确定无疑是特瑞维利安。
  乔治又坐回到座位上。他很想知道特瑞维利安会不会考好。想到儿时的情谊,他希望特瑞维利安能考好;但是另一方面,特瑞维利安如果真的考好,他又心有不甘,甚至怀着某种反感。乔治自已没有学到什么专业,在旁边看着。而特瑞维利安却是一个合格的有色金属冶金员,参加奥林匹克竞赛;这多么不公平啊?
  乔治极想知道特瑞维利安第一年是否参加过比赛。有的人第一年就参加,如果他们自己有把握或者性急的话。这样做总带着一些侥幸心理。不论现在采用的这种教育方式多么有效果,在地球上先工作一年(人们管这个叫“给死板的知识加些润滑油”)总会保证竞赛时取得较高的比分的。
  如果特瑞维利安这是第二次参加比赛,那他学习得一定不很理想。这个想法不知为什么使乔治高兴起来,他对自己这种幸灾乐祸的心里感到有些羞愧。
  他向四周看了看。看台上几乎坐满了人。来看这场奥林匹克比赛的观众相当多,这就是说,对比赛者说来,压力非常大;从另一个角度看,也许会给比赛者添加了更大的动力。这就要看比赛者的不同性格了。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叫奥林匹克呢?他从来也弄不清楚。为什么面包要叫面包?
  小时候他问过父亲:“为什么他们管它叫奥林匹克,爸爸?”
  乔治的父亲说:“奥林匹克就是竞技的意思。”
  乔治接着又问:“小胖子和我摔跤是不是也可以叫奥林匹克?”
  老普拉登说:“不能叫。奥林匹克是一种特殊的竞技。别问这些怪问题了,孩子。等你受了教育以后,凡是你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乔治又回到现实中来。他叹了口气,使劲往椅子背儿上靠了靠。
  凡是你该知道的!
  真奇怪。现在会这么清晰地记起儿时的一件小事。“等你受到教育。”还没有听见谁说:“如果你能受到教育。”
  他觉得自己总是喜欢提一些怪问题。仿佛是,他的脑子早就预感到不适合于接受磁带教育,所以总是随时提出问题,东一点儿西一点儿地努力积累知识。
  在收容所里,他们鼓励他这样做,因为他们也同意他脑子的这种特性。看来这是他掌握知识的唯一途径了。
  他突然把身子一挺。他这是在干什么?相信了那种谎言吗?是不是因为有特瑞维利安在他面前,受了教育,正在参加奥尔匹克竞赛,他就要向那些人投降了?
  他绝不是个低能儿!绝对不是!
  仿佛是他内心的这一呼喊的巨大的回响,这时大厅里突然响起一片喧叫,所有的人都从座位上站起来。
  一群身着诺维亚星球服装的人员正走进位于椭圆形建筑一边正中间的一个包厢。包厢上面的一块大牌子上闪现出“诺维亚”三个大字。
  诺维亚是一个甲级星球,人口众多,具有非常发达的文明,也许可以说是银河系中最发达的。它是一个每个地球居民都希望有一天能移居去的星球;如果自己不成,至少也要让自己的子孙到那里去。(乔治还记得特瑞维利安如何一心把去诺维亚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现在他果然来参加诺维亚招募人员的竞赛了。)
  观众头顶上的天花板上的灯都熄灭了,四周的壁灯也都灭掉。但是竞赛者高待在那里的中心场地,这时却被泛光灯照得雪亮。
  乔治再一次想好好看一看特瑞维利安。但是他和特瑞维利安的距离太远了。
  场上响起了播音员的清晰、文雅的声音。“主持竞赛的诺维亚贵宾们,女士们,先生们。为有色金属冶金人员举办的这场奥林匹克竞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参加这场比赛的有——”
  播音员口齿清楚地把参加比赛的名字——读了一遍。姓名,出生地,受教育年限,每念一个名字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旧金山市的参加者得到的掌声最热烈。当念到特瑞维利安的名字时,乔治发现自己又是高呼、又是挥手,其疯狂程度叫自己也大吃一惊。但是更使他吃惊的是,坐在他旁边的灰白头发的人同样也热烈为特瑞维利安欢呼。
  乔治不由得使劲盯了这人一眼;邻座的这个人把身子倚过来说(他必须拼命提高嗓门才能压过会场的沸腾):“我在这里没有老乡。我可以替你的老乡打气。这里面有你认识的人吗?”
  乔治马上退缩回去。“没有。”他回答说。
  “我发现你一直朝着那个方向看。你要不要用我的望远镜?”
  “不用了,谢谢你。”(这个老傻瓜少管别人的闲事成不成?)
  播音员继续报告有关比赛的顺序数码、计时、计分的方法,和一些别的事项。最后,他开始报告关键性的问题,观众立刻安静下来,每个人都注意倾听着。
  “每个参加比赛的人将拿到一个没有标明组织成份的有色金属合金棒。对参加竞赛的人的要求是:分析、鉴定出这个合金棒的各种合金成分,报告出鉴定结果,精确到第四位小数。所有的比赛者都使用一台FX—2型毕曼微型摄谱仪,但是每一台仪器目前都存在着一定的故障。”
  从观众席里发出一片赞赏的呼声。
  “因此,每个参加竞赛的人首先必须找出仪器的故障,把它排除掉。工具同各种零件都已提供给你们。可能有的必要零件没有提给你们,遇到这种情况,参加比赛的人可以提出要求,需要某一零件。取零件所需的时间最后将从比赛所用时间中扣除。是不是全体比赛人都准备好了?”
  五号竞赛者头上的牌子发出一阵红色的紧急信号,五号竞赛者匆匆地从场地上跑出去,过了一会儿又跑回来。观众善意地大笑起来。
  “是不是所有比赛者都准备好了?”
  所有的牌子都恢复了原状。
  “有什么问题吗?”
  牌子仍然没有显示出任何记号。
  “现在比赛开始!”
  除非指示牌上出现什么记号,全体观众这时谁也不知道竞赛者进行得怎么样。但是,这一点关系也没有。除非观众里有谁是冶金专家,不论竞赛采取什么形式,从专门知识上讲,大家都是一窍不通。重要的是最后哪个人获胜,哪个人争得第二名,哪个人第三名。特别是那些对比赛结果下了赌注的人(赌博是非法的,但却无法禁止),这是最最重要的事。其他任何事都无所谓。
  乔治象其他人一样担心地观望着,眼睛从一个竞赛者转到另一个竞赛身上,瞧着这个人怎样使用小工具敏捷地把摄谱仪的管子打开;另一个人怎样仔细观察着仪器的面盘;第三个人怎样把金属棒放在仪器的卡槽里;第四个人又怎样略微调整了一下游标尺,脸上顿时显出一副大惊失色的神情。
  特瑞维利安同别人一样全神贯注到测验里。乔治无法知道他进行得是否顺利。
  十七号比赛者头上的牌子发出闪光:聚焦盘的焦距没有校准。
  观众热烈地鼓起掌来。
  十七号的分析可能是对的,也可能不对。如果不对,他就还要重新分析仪器的故障。这样他就耽误了时间。或者他也可能修正了自己的分析,但来不及对合金的成分进行鉴定,或者,更糟糕的是,鉴定的结果并不正确。
  这都没有关系。观众还是热烈地鼓掌。
  别的牌子也一个个地亮起来。乔治的眼睛却紧紧盯住第十二号牌子。最后,这块牌子终于闪出字来:标准卡槽高位。需要更换铁锹压器。
  服务员跑着把一个备用零件送给他。如果持瑞维利安的分析不正确,他就自白浪费了时间,而且等待取零件的时间还不从考核时间中扣除。乔治感到自己连气儿也不敢出了。
  在十七号牌子上,检测的结果通过发光的字母显示出来:铝——41.2649;镁——22.1914;铜——10.1001。
  这里那里,别的牌子也都揭示出鉴定数字。
  观众简直疯狂了。
  乔治很奇怪,在这种疯人院般的环境里竞赛者居然还能工作下去,可是接着又想,说不定这种锻炼对他们是有好处的。一个优秀的技术人员越是在喧闹的环境里越应该出色地完成工作。
  当十七号牌子四周出现了一个红框子,表示测验已经全部完成时,这一名竞赛者便从他的位子上站起来。四号只比他晚两秒钟。接着又是一个竞赛者,又是一个。
  特瑞维利安还没有做完,他的合金棒的次要成份还没有检测出来。直到差不多所有参加竞赛的人都站起来,特瑞维利安才立起身来。最后一个是五号,观众给他喝了倒彩。
  比赛还不算完。正式宣布结果自然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每人花费的时间当然要计算进去,但是检验是否正确也同样重要。此外,每人检测的仪器故障,难易程度并不完全相同。算分时有十几种因素都要考虑在内。
  最后,终于响起了播音员的声音:“比赛第一名用时四分钟零十二秒,故障分析——正确,化验结果平均误差十万分之零点七,十七号竞赛者,亨利.安东·施密特,出生地——”
  下面的话被一阵尖叫声掩盖住。第二名是八号,第三名四号,四号用时间虽少,但是检测出的含铌成分误差十万分之五,所以总成绩被拉了下来。在优胜者中根本没有特瑞维利安的名字。在这次比赛中,他落选了。

相关热词搜索:低能儿收容所

下一篇:第八章
上一篇: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