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二章 至宝遗失
2021-03-19 11:04:27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笑予在胸前摸来摸去,忽发觉怀中的那只锦盒没有了,这一惊非同小可,不但将适才美丽的绮梦惊醒,而且美梦变成了噩耗!
  他想这当然是在他打盹一刹那,被花蛇王东门柳窜进房内所乘。又急又怒地霍地起身,紧握宝剑向对面东门柳房间奔去,可是东门柳根本未返客店,他略一沉思,返身回房,背起行囊,丢了一锭银子,纵身上屋,向东门柳逃走方向追去。
  这时,天已五更,司马笑予沿着那郊外小道飞窜,约一个时辰,窜进一个深山里。山峰耸立,崖石交错,他在乱山中奔来奔去,不见东门柳踪影。
  天色已近拂晓,东方渐渐现出鱼白色。他怒急攻心的坐在山峰上双眼发愣呆望着天空。除了片片浮云,及几颗闪灼不明的星星外,就是晨雾。
  陡地一声清啸声,发自山峰右侧,这啸声,好不脆响,划破长空,听来这发啸声的人,是个女子,内功不弱。
  司马笑予哪敢怠慢,赶紧提剑纵身,几个起落,跃到右侧山峰,发现山峰上有个人立在崖石上张望,那人身材矮小,正是他要寻找的花蛇王东门柳。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一语不发,倏地一纵身,窜到东门柳身侧,伸剑分心便刺。
  花蛇王东门柳,突见司马笑予,先是一愕!接着桀桀粗犷大笑道:“好娃儿,我正要寻找你,你却自动送上门来,敢情好极了!”
  他话音未了,司马笑予的长剑已递到面前,他赶紧侧身跨步,反臂一翻手腕,向司马笑予命脉扣来,避剑伸腕,动作快极!
  司马笑予岂是弱者,他这一剑本未甩老,见东门柳侧身伸臂翻腕,向他命脉扣来,也暗自惊骇他功力雄厚!立即收剑变招,滑步一个半转,左臂一圈,长剑改刺对方云海要穴。
  花蛇王东门柳又是一声桀桀怪笑道:“好小子,你真是找死!”说着,陡起单掌拍出,一股劲风,将来剑拍开。
  二人一来一往,二十余招过去,司马笑予怒从心起,蓦地剑法一变,只见他身随剑走,剑随身转,使出师门的太乙剑法,将东门柳整个包围于剑光之中。
  太乙剑法主要在抢攻快打,六十四招连环挥舞,逼得东门柳手忙足乱起来。他本想使用花蛇,来伤害司马笑予,但在对方密密剑光中没有一丝缓气的机会!
  东门柳想不到司马笑予有这么深厚的内功,又有这么凌厉的剑法。他不但只是一双肉掌,就是手中握有兵器,也难占上风,何况司马笑予所使用的是一柄截金切玉的太乙神剑。
  司马笑予太乙剑一使开,如蚕剥茧,源源不绝,真个凌厉非凡!片刻,斗得东门柳汗流浃背,险象丛生。东门柳到底是个露脸人物,凭一双肉掌,还能够抵挡这么一阵。要是次一等脚色,怕不早丧命在对方神剑之下了!
  东门柳避招闪躲,挪腾纵跃,不像原先那样灵活了,已是精疲力竭,脚步浮动向崖边退去。这时他暗中陡生恶念,想将司马笑予引诱到悬崖边缘,再乘隙突施旋风掌,将他劈下百丈崖下。
  这山崖下深达百丈,陡壁峭崖险峻非凡,人被抛下,哪还不粉身碎骨。
  司马笑予见他渐渐向悬崖边缘移动,即洞悉奸谋,暗自警惕。两人迫近悬崖边缘数尺远近时,东门柳见时机已至,猛提一口真气,正欲含劲翻腕,使出生平绝技旋风掌。
  然而棋慢一着,司马笑予剑光先他发动,快如疾电,使出太乙剑法中一记绝招“旋乾倒坤”,如翻山倒海之势,向对方当头罩下。
  东门柳一见这气势,骇得一身冷汗,哪还有时间施展旋风掌,保命要紧,赶紧一矮身,想施出一招“金鲤倒打挺”穿出对方剑圈之外。
  哪料到在他一矮身时,司马笑予陡地腿快如闪电连环踢出,扑通一声,就将他踢下百丈崖下。
  司马笑予嘘了一口长气,慢步来到悬崖边缘,俯身一看,哪有东门柳影子?已葬身崖谷之中了!
  他突然惊叫一声:“呀!不好!我那玉佛还在他身上。”
  他急忙向悬崖四周一打量,见悬崖左前方,有一山脊,蜿蜒伸延到悬崖下面,似与悬崖下深谷相连。
  哪还怠慢,顿时纵身,循着那山脊而下,越过山脊,有一小溪,弯曲通向那山谷,溪水深没及膝,清澈见底,他沿着溪边驰跃,片刻来至深谷底。
  东门柳血肉模糊,蜷卧在崖谷底青草地上,他一颗沉重的心方始放宽。
  东门柳并没有死去,只是双腿折断,脸及手臂擦破许多伤口,正流着血水,人却昏迷过去。
  司马笑予也顾不得他的死活,伸,搜搜他身上,全身搜遍,除了几十两碎银子,及金创药等什物外,就不见有玉佛,可把他愣着了!
  他暗忖玉佛分明是他盗去,怎么身上搜遍没有呢?难道他被抛下悬崖时,从他身上坠入这深谷中了吗?
  他赶紧沿着深谷底细心寻找,没有影儿,深谷周围不过三十余丈宽大,在他细心察看之下,没有寻找不出的。
  他陡地“哦”了一声,似醒悟地暗道:是了!想他得着玉佛后,定必隐藏起来,这个老江湖不是个笨蛋,岂将玉佛放在身上?
  越想越对,低头看了东门柳一眼,又想起,这老东西还不能让他死去,他一死,我的玉佛更难寻出着落!
  于是他取出止痛药及一粒太乙真人炼的“还魂丹”给他服下。
  “还魂丹’甚具神效,约一顿饭工夫,东门柳悠悠醒来,“啊哟”一声睁开双眼,一见司马笑予立在面前,轻轻地哼了一声,又双目紧闭。
  司马笑予和蔼的道:“东门柳老前辈,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那玉佛乃我派历代相传至宝,我如将它遗失,后果何堪设想?你老人家何不放过晚辈,将玉佛交还给我,我将终身感谢不尽。”
  花蛇王东门柳双眼一翻,陡地惊喝道:“你是说那武林至宝玉佛被人盗去了?”
  司马笑予微微一笑道:“老前辈何必在晚辈面前装糊涂卖关子呢?老前辈昨夜分明窜入我房间将玉佛盗去,还来问我吗?”
  东门柳双眼骨碌一转,桀桀干笑一声道:“不错,玉佛是我盗来,你要取回去,可没那么简单。”
  司马笑予心里一宽,暗说只要玉佛是你盗,我只不放过你,总有希望取回。
  他想着漫声道:“我替老前辈寻个落身处,先养几天伤再说。”
  他寻找了一个山洞,将东门柳挟至洞内,备了许多干粮放在他身边,东门柳双腿已折断,短时间,倒不怕他逃走,他自己另找了个崖洞住下,每日至东门柳处,与他亲近,想套出玉佛下落,两天来工夫白费,老奸巨猾的东门柳岂是这样好讲话?

×      ×      ×

  一日,他又至东门柳处,来至洞外,突听得洞口草丛里有嘶嘶之声,感觉有点奇怪,他循着嘶嘶之声寻去,吓得一大跳,原来是一条五色花蛇,在草丛中蜿蜓爬行。这花蛇,就是在紫银山东门柳所放出来,要伤害阴煞箭李映梅那一条。
  司马笑予暗骂道:“你这小东西,也不讲一点义气,见主人受伤,就想偷跑,我倒要看看你跑到哪里去?”
  那花蛇慢慢穿出洞口青草丛,蜿蜒顺着崖石向前爬,一面爬,一面用鼻头触地嗅闻,似在寻找什么,从崖壁爬向谷底青草处,似乎使它失望了,什么也没发现。
  司马笑予心想:哦!它原来是在寻找食物。
  这时,那花蛇颈昂起尺余高,“嗖”地一声,箭一般快,向右侧丈余外一个小崖石上疾射,出乎意外的动作,又将司马笑予吓了一跳!
  司马笑予更觉花蛇动作有点奇怪,不放松地跟蹑后面,双眼一瞬不转地紧盯着它。
  那座小崖石,有桌面大,可怪的是崖石周围七八尺远近,一根草茎也没有。只是那小崖石上隙缝里,生长着绿油油的青草一蓬。
  那花蛇在崖石上,尾部一垫,高兴地跳起三尺高,坠下又跳,接连三次,这奇异的动作又将司马笑予惊得呆了。
  花蛇跳跃后,蜿蜒循着碧绿色青草爬了—圈,这才缓慢地张口将青草一茎一茎咬断,集在一起含在口里,往回路爬行,司马笑予因不通经达古,不懂花蛇含这青草有什么作用,只是感觉奇怪而已!
  那花蛇口含青草,返身向东门柳所居崖洞中爬去,爬到洞口,一昂头,箭一般快射向东门柳身上,钻入他怀中,在司马笑予追至已不见花蛇踪影。
  东门柳一见司马笑予随着花蛇进来,脸色大变,不过只是浮光泛影,那惊惶之色一闪即逝,随即定神闭目不语。
  司马笑予进洞不见花蛇,又见东门柳萎靡地蜷缩一壁,生气的又退出洞外。
  三天来,他为了探求玉佛下落,人被捉弄得神魂不定焦急万分,对东门柳,杀既不可,放又不能。东门柳也明知他未寻回玉佛前,是不会伤害他的,因此他就安如泰山的养病。
  又过了一天,司马笑予实在忍无可忍下了个决心,今天西门柳如不将玉佛着落说出,他可要用师门最厉害的“错骨截脉法”对付他了。
  他来至东门柳居处,探身一看,呀!哪有人在,已不见东门柳踪影!
  司马笑予愕然呆立着,心想他双腿折断,非半年时间不能痊愈,现在一步也不能行动,怎么会逃走?难道另有人将他救走吗?他焦急的在洞内来回踱着步子低头沉思。
  突然间发现东门柳蜷缩处,有许多枯黄而被踏碎的草茎,拾起一看,一阵清香人鼻,心一动,似发现什么地赶忙奔至谷底那座小崖石处。
  崖石隙缝里,那一蓬绿油油青草现在只有少数几根,临风摇摆,他将手中的枯黄草茎与那青草一比,可不就是一种,不由大叫起来道:“这不是接骨续筋灵草吗?哦!是了,那花蛇是个灵物,它寻得‘接骨续筋’灵草,将东门柳筋骨接好后逃走了。”
  一切完了,一线希望也成了泡影,东门柳这一失踪,玉佛就无法寻得回。玉佛寻不回,他的生命也随着完结,将有何面目见他师父?只有一死了之。
  因为他师父曾经交代过,这玉佛不但是他们本派祖传至宝,而且是武林中人人欲得奇物,若落在邪派人手中,不但要危害本门,将来对于武林,还要造成一个空前浩劫。
  司马笑予愈想愈急,拔出太乙剑迎空一舞,接着长啸一声,仰天大声道:“我司马笑予身长七尺之躯,枉受恩师十余年教育之恩,空有一身所学,一到江湖,就遭受如此重大挫折,有何面目见我恩师,更有何面目见天下英雄?”
  天空,清澈一片,司马笑予正手抚长剑千愁万感时,陡地百丈崖上传来一声清啸,声细而脆,这声音,司马笑予仿佛在哪儿听过,一回思,才想起几天前不是曾听到这个声音吗?因追寻这个声音,才发现了花蛇王东门柳。
  他心一动,暗忖:我司马笑予秉性正直,身为武林名门之徒,也许这发声之人,是位高人,知道我失落玉佛,特来指引我一条明路也未可知。
  想着,双臂一抖,兔起鹘落,朝着啸声之处寻去。片刻工夫,奔到山崖上,“啊”地一声险些叫出口来。
  原来那山峰上立着的是一个娇小丽影少女,穿一身紫色衣裳,临风玉立,娉娉婷婷,衣袂飘香,仿如月里嫦娥!这美女到底是谁?惊得司马笑予险些发昏,她原是客店中的那个风骚紫色娇艳女郎!
  司马笑予一见是那个慑魂勾魄的风骚女郎,不由打了个机伶伶寒颤,暗忖:这女郎娇如天仙,人间实乃罕有,看她武功亦不是泛泛之辈。在旅店中,两次对面,均见她眉梢带媚,眼角含春,荡情怡意,实非正派。师父曾告诫,江湖上多诡谲,美貌女子尤藏祸心,我不可不防。
  因此他在客店里一见杨紫艳,如对蛇蝎般深具戒心,极怕沾上她。他愈怕见这荡艳女郎,而这女郎愈找上了他。适才那啸声,即是她所发。司马笑予失掉玉佛,正不可开交,岂再为美色所迷。
  他长叹一口气,转身拔步慢行而去,将适才一线希望化为乌有,俯首垂臂丧气落魄。一个英姿潇洒、气宇雄伟的司马笑予,捉弄得六神无主,萎靡已极!
  举步不数步,倏地香风一阵,沁人心脾,说也怪,像在客店一样,只要一闻到这香气,不但神荡,而且将适才苦闷愁肠一扫而尽!
  香风吹过,面前已横身一人,先是娇笑,接着“呸”地一声,这“呸”声含着无穷的深意。如万把利刃,穿入司马笑予心窝,是讽剌?是轻视?费人猜疑!
  司马笑予后退一步,望了望紫裳娇艳女郎,漫声道:“姑娘有何见教?”
  紫裳女郎嫣然一笑,玉手轻轻拂去鬓角散发,向他一扫,才轻启朱唇道:“哼!稍受挫折就这么萎靡颓废,这样还能在诡谲万变的江湖上行走?喂!你至宝玉佛遗失了,可要寻找?嗯!凭你这一点道行能寻得着吗?可要我帮忙?”
  这女郎怎么又变了一种语气,虽然也含有无限娇媚,同样荡神动心,但却另有一种威严存在。
  “凭你这点道行能寻得着玉佛?”这句话,不但刺伤了他的心,且抓破了他的自尊!但司马笑予非等闲少年,武功得自太乙真人真传,尤其养气功夫做到唾面自干地步,内心虽有点不自然,仍能强忍不发,微笑一下道:“在下初入江湖,即逢横祸,愧疚无地自容,姑娘既云相助,谅必知道玉佛去向?能否见告一二,当感谢不尽!”
  紫裳娇艳女郎横眉一笑道:“嗯,我虽知道,恐怕你不会信任我。”
  司马笑予陡地眉眼开展,道:“姑娘说哪里话来,只要替在下出力,无有不信任你的。”
  女郎故意侧身避开,轻移莲步向前走了数步漫声道:“这时满口信任我,将来未必见得!”
  司马笑予赶紧拦身她面前,忙不迭地道:“姑娘,敢情要我发誓?”
  紫裳娇艳女郎,杏眼向他一扫,又是媚态横生,轻声道:“我全是为了你啦!我如果费了许多心计,到紧要关头时你变了卦,你看我能不伤心?”
  她哪是是跟一个陌生人讲话,简直与情人谈情说爱差不多!
  司马笑予实在受不了她娇情!蜜意!媚态,赶紧后退一步,嗫嚅地道:“为了挽救本派将来危害,及武林浩劫,姑娘如要我发誓,我就发誓好了!”
  女郎似含有胜利地媚笑道:“本来,大丈夫一言九鼎,武林中一诺千金,用不着发什么誓,你如要表明坚定意志,心口如一,要发一个誓,我也无意见!”
  这娇艳女郎不但美、媚、娇、艳,而且心计也特别多,手腕儿也紧,她深深地抓牢了这个涉世不深的司马笑予。
  司马笑予发了个重誓后,忽想起来道:“敢问姑娘贵姓芳名?”
  女郎理了理被风吹散了的云II,道:“我吗?名叫杨紫艳,外号人称紫玉箫便是。”
  司马笑予对江湖人物知道甚少,除了有数的前辈高人,曾经师父说过外,其他一概陌生。
  他忙恭敬地作了一个揖道:“原来是紫玉箫杨姑娘,失敬!失敬!敢问姑娘对玉佛之事,能否见告了?”
  紫玉箫杨紫艳又是娇媚地斜视他一眼笑道:“哎哟,别多礼啦!将来在一起的日子多着呢!你那玉佛吗?另有其人从东门柳手中得去,持往四川了,那人大约走了两天,以我们的脚程,数日内定可赶得上。”
  司马笑予紧张地道:“那我们赶紧追,姑娘如无要事,现在就走。”
  紫玉箫杨紫艳“嗤”地一声娇笑道:“急什么?这件事我紫玉箫既担待下来,就包在我身上,轻松一点,别那么紧张。”
  “叮咚!叮咚!”蓦地从对面山峰上,传来两声琵琶音。
  紫玉箫杨紫艳倏地脸色一变,司马笑予心中更是一愕,两人不约而同齐向那发音之处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三章 五九神功
上一篇:
第一章 太乙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