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五章 魔音阵阵
2021-04-30 16:22:13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紫玉箫杨紫艳一愣,不知主人有何居心,漫声道:“不知山主备何见教?”
  残红山主昂首道:“听说姑娘怀有武林至宝玉佛,在下意欲见识见识!”
  杨紫艳面色突变,随即大声道:“玉佛乃武当派至宝,小女子不是武当派门下,这至宝怎会在我手中?漫说没有,就是有,又怎能轻易示人?”
  此话一出,残红山主阴恻恻地道:“姑娘真个如此悭吝吗?”
  杨紫艳眼儿向十二金钗一扫,侧身向残红山主靠近一步,细声道:“怎么?山主生气了?”
  这态度,娇媚得紧,自命为风流人物的残红山主,也弄得有点难为情地退后半步,面孔上也有点腼腆地,十二金钗可就有点酸溜溜,同时面色一沉!
  这时,十二金钗中,走出一个穿粉红色衣的少妇,年约二十五六,她是群钗中首领人物,名叫芙蓉仙子。
  她款摆地走至杨紫艳面前道:“我说你这位妹妹,既然自动撞上我们残红山庄,就安下这颗心,在我们这儿待下吧!我们姊妹十二人万分欢迎,像你这样娇美,真是平添了我们无限春色!”说着转过头向残红庄主一媚笑道:“我看玉佛事暂且不提,先将这姑娘留下再说。”
  杨紫艳表面虽是妖冶风骚,实际上仍是冰清玉洁。在她听了芙蓉仙子的话一半,即面带愠色,暗自将紫玉萧持在手中,听到后来,更是怒不可遏!
  她缓慢举臂掠了一下前额鬓发,娇滴滴的笑道:“这位姊姊真会说话,我哪有福气参加你们行列呀!要留下我,倒十二分高兴,可是我还有个小妹妹非常淘气,如果她不愿意,事情就难办了,这位姊姊,可愿意同她谈谈?”
  芙蓉仙子得意而信以为真地道:“你既然同意,妹妹哪能管得着,你那妹妹也真淘气,在哪儿?引来我见见!”
  杨紫艳上前一步,“噗嗤”地一笑道:“呶!在这儿,你见见!”
  话未了,倏地紫光一闪,手中紫玉箫快如电火,直点芙蓉仙子乳根穴。
  芙蓉仙子哪防她有此一着,以为真有一个什么妹妹,谁知上了大当,在她见紫玉箫点到时,不及避让的即被点中倒下。
  残红山主公冶一,早已看清杨紫艳是个外表风骚,骨子里坚贞的女子,在他听完芙蓉仙子的话,料到杨紫艳定不罢休,后来见她娇柔态度,知已不善,当即滑步上前防范。哪知他身形一动,而杨紫艳的紫玉箫已将芙蓉仙子点中,他身形亦快极,芙蓉仙子将要下倒,他人已赶到,伸手一抄,搂个正着,并随即伸指解开穴道。
  芙蓉仙子这跟斗栽得可大,气得粉脸血红,娇叱一声,团扇一摆,十二金钗莲步款款,围成一个锦团屏风,摆下了“十二金钗迷魂阵”,将杨紫艳包围在阵中。
  杨紫艳在肉屏风中,目迷五色,眼花缭乱。十二金钗看似款步轻盈,实际快如旋风愈旋愈急,到后来,简直看不出十二人身形了。
  杨紫艳突感头脑有点晕陶陶地沉重起来,不由暗惊,当即定神运气,紫玉箫一挥,随着十二人身形转动,向肉屏风点去。
  十二金钗身形旋转得快绝,如果武功平常的人,早就昏倒在地。但杨紫艳内功精湛,一定神运气,不但未被昏倒在地,而且任十二金钗转动得多么快,一支紫玉箫,不离每个人要穴。
  十二金钗每人具有一身绝学,而且又摆下这奇妙的“十二金钗迷魂阵'岂能让杨紫艳一支玉箫得手,每一招均被十二金钗团扇所发出来的真力撞回。
  十二金钗亦暗自心惊,没料到杨紫艳在迷魂阵中,还能神态自若,出手还招。
  斗了片刻,“十二金钗迷魂阵”困不倒杨紫艳,杨紫艳亦破不了“十二金钗迷魂阵”。
  残红山主公冶一一见,突地轻啸一声,迷魂阵立即转变,十二金钗变为十二只穿花蝴碟,你来我往,交错穿插,穿走间,十二柄团扇挥舞,发出阵阵劲风齐向杨紫艳袭来。
  杨紫艳哪敢怠慢,赶紧提了一口真气,一支紫玉箫点点打打,发出无穷威力,逼得十二金钗不敢过于接近。
  杨紫艳这一支紫玉箫,经由异人传授,变化无穷玄妙莫测。她浸淫十余年,功力非凡,可是今天却遇上了劲敌。紫玉箫每一招递出,明明点向绿衣少妇,而绿衣少妇只一闪身就窜开避过,而在后黄衣少妇接踵而上,伸出团扇接上。这样杨紫艳的紫玉箫,不但不能点中目标,并且所发挥的真力,无形消解一半。
  杨紫艳功力虽然雄厚,哪能抵得住长时间消耗,攻此则彼接,攻彼则此接,“十二金钗迷魂阵”配合紧密,进退杳度,不久头额上有点汗津津地了,四周压力更是重如万钧。
  她竭力抢攻数次,但压力有增无减,终无法攻破“十二金钗迷魂阵”,于是她意念一转,银牙咬紧,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竭力一拼,决定使出最后杀着。
  心意一定,当即刹步停身,趺坐地下,将全身真力聚于丹田,口含紫玉箫,使出“紫箫凝香”外门玄功来。
  十二金钗哪知“紫箫凝香”厉害,仍是往来穿梭,团扇上真力源源不断而发。
  杨紫艳趺坐中央,口含紫玉箫,一阵悠扬声调,飘荡空间,十二金钗团扇所发出真力,顿时减弱,身法亦没有那么灵活了,不一刻,每人娇气急喘,神色惊惶!
  残红山主在一旁脸色大变,又是一声长啸,接着“血光鬼骨扇”一伸张,蓦地红光闪烁,照映全楼,十二金钗精神大振,又恢复原有声势,团扇所发出之真力中,喷射出浓厚香雾,层层向杨紫艳包围。
  杨紫艳的“紫箫凝香”功,如果练到绝顶,对方一闻其声,身躯即化为灰尘而死,杨紫艳对这外门玄功,功力也练到七八成,所发出玄音,亦能到达杀人境地。可是她今天对这十二金钗,竟无可如何了!十二金钗内功本不弱,又是聚十二人真力来攻击她一人,因此双方力量相差太远!
  十二金钗团扇所发出浓香,慢慢逼近,不久,杨紫艳的“紫箫凝香”功,渐而转弱,所发的声波,低弱而无力,断续不连贯,空中有一强大无形阻力,使玉箫音不能荡扬,累得她香汗淋漓,气滞神悸,一口真气接不上,被四周压力一逼,就昏倒在地。

×      ×      ×

  在她醒转来时,已是午夜,一定神,人已被点中穴道,躺在一间极其富丽香闺中的一张大象牙床上。她惊惶万分,向床内一看,床上除了她自己外,并没发现别人,全身衣服亦未被卸除,脸一红地这才安下一颗心!
  蓦地,一阵“叮咚”琵琶声,飘扬空际,其声尖而锐,沉而有力,杀伐凶狠荡人心弦!杨紫艳心一动,怎么金琵琶李嫣红这小妮子,也来到残红山庄?听她琵琶的声音,似与人交斗得激烈,她惊愕小妮子琵琶所发之真力,雄厚异常,似驾乎她功力之上。
  杨紫艳因被困“十二金钗迷魂阵”中,真力消耗甚多,还没有复原,有点抵抗不了空中传来“叮咚”的声音侵袭,感觉有点气血激动,心灵浮躁,血管也快要爆裂,不由大惊失色,赶紧摄神定心,调息凝气,才稍好转。
  “叮咚叮终”之声更是强烈激荡震动长空,整个残红山庄,除了这铿锵的“叮咚”之音外,只是一片静寂。
  杨紫艳虽趺坐运气,双目仍不瞬的凝视窗外。
  蓦地窗外一片红光闪烁,映照半个天空,敢情残红山主施出“血光摄神”绝着了。
  白红光一现,“叮咚”之声,顿时减弱,杨紫艳不由忧心忡忡,暗道糟了,李嫣红已处下风了。
  杨紫艳虽然同她为了争夺司马笑予,而发生嫌隙,此时同仇敌忾之心油然而生,内心却十分挂记着她的安危,希冀她不要落败。
  红光闪烁之中,夹着满天“嘶撕”之声,使人听了全身肌肤有点紧束,麻剌剌向内收缩,杨紫艳提紧凝神运气外,更是替李嫣红耽心不已!
  红光中所发出“嘶嘶”之声越来越盛,“叮咚叮咚”之音渐来渐弱,杨紫艳一颗心也随着越来越紧,果然李嫣红的“琵琶玄音”不敌了。
  正在此时,陡然琵琶连发出“叮咚”三声高音,划破长空,声如夜枭啼泣,又如猿猴啸鸣,顿时红光被这音波震荡得闪晃不已,“嘶嘶”之声亦随即稀薄。
  三声“叮咚”高音过后,尾音渐渐远扬,红光亦顿时收敛,原来,金琵琶李嫣红自知不敌,发出三声高音,解除危困后逃走!
  杨紫艳正挂记着李嫣红的胜负,内心兀自不安当儿,忽窗门大开,一个蒙面黑裳女郎,手执铁笛,闪身进入房,杨紫艳大惊,不知是敌是友,穴道被封不能动弹,莫可奈何!
  蒙面黑衣少女,走到杨紫艳身边,伸手解开穴道说:“快跟我走!”
  来人原来是救她的,杨紫艳这才放心,略为运气,将全身气脉舒络后,也不管来人是谁,手执紫玉箫,随着黑衣女郎窜出。
  黑衣女郎轻功了得,一言不发在前急奔,杨紫艳在后紧跟着。经过许多庄屋及弯曲小径,绕过残红山庄大院,窜入一个山谷里。
  黑衣少女这才停步,舒了口长气,理了理被风吹在前额的散发,月光下见她面孔毫无一点表情,绷得紧紧地道:“你别以你紫玉箫的名头,就可以在残红山庄乱撞,就是你认为了不起的‘紫箫凝香’功,还是敌不住人家‘十二金钗迷魂阵’,及残红山主的血光鬼骨扇所发出的‘血光摄神’功,自个儿被捉事小,可是现在将人家的至宝玉佛丢掉,如何交待?”
  杨紫艳原本脸上一红,羞惭万分,后来听说玉佛丢掉,急伸手向怀中一摸,果然玉佛不在,不由花容失色,也不计较人家对她那严词厉色,赶紧央求道:“好妹妹,这玉佛失不得,你得赶紧想个办法,帮我找回来。”
  黑衣少女冷冷地道:“说得那么简单,我将你救出残红山庄,已费了很大的力量,冒了很大危险,我哪有那么大的功力去对付他。”
  杨紫艳沮丧地道:“你是说玉佛落在残红山主手中?”
  黑衣少女道:“就是他,你自信能敌得过吗?”
  她这话,却是实情,杨紫艳实敌不过残红山主,她焦急而羞愤地低下头,默默愁闷无语。
  一会,杨紫艳忽问:“妹妹,你怎知玉佛在我身上遗人?”
  她望了望杨紫艳一眼道:“他们的事哪能瞒得过我。”她仰头一看天色又道:“天已不早,我得走了!”
  说完,将杨紫艳愣在当地,头也不回的飘然而杳!

×      ×      ×

  司马笑予的玉佛到底是何人所盗?怎么又在紫玉箫杨紫艳手里?这话得从东门柳败走紫银山说起。
  且说东门柳在紫银山被阴煞箭李映梅击伤,及被李嫣红“琵琶玄音”惊走后,心实不甘,就在紫银山附近潜伏着,想将伤养好后,乘机拦截司马笑予夺取玉佛。
  在司马笑予病愈后向沙洋奔窜时他即在后追随着,因他伤未完全复原,在途中不敢向司马笑予动手,司马笑予到达沙洋,投宿客店时,他亦接踵追到客店。
  在客店中,东门柳忽发现紫玉箫杨紫艳,心中陡地涌起一个疙瘩,杨紫艳的名头,在江湖上是响当当的,不是个好惹的人物,因此,他尽量避免与她照面,免被她看出行迹,谁知杨紫艳早已看见他,并洞悉他的奸谋,当夜他潜入司马笑予房内盗取玉佛,正要得手时,杨紫艳已跟踪在后,从窗外投进一颗石子,将司马笑予惊醒,东门柳以至功亏一篑,抱头鼠窜而去!
  杨紫艳来到沙洋,只是路过,不想竟遇上了英俊不凡的司马笑予,使她大为动心,嗣见他行色慌张,一只手经常在怀中摸来摸去,她更大起怀疑,因此就跟踪投宿在一个客栈里。后来又见东门柳在客店中出现,更引起她的注意,因为东门柳这人,在江湖上是有名的败类。
  果然,当夜东门柳潜入司马笑予房内,知他不怀好意,就投石示警。同时她知道司马笑予身边必有重要令人觊觎的东西。
  东门柳一见事败,知是住在他隔壁房间闻名江湖的紫玉箫杨紫艳所破坏。自己的武功敌不住人家只得气急地向郊外逃去,意欲将司马笑予诱至无人之处,以灵蛇将他害死,夺取玉佛。谁知司马笑予洞悉其奸谋,追了一阵,中途折返。
  杨紫艳惊走了东门柳后,仍在暗处隐伏,司马笑予追赶东门柳时,亦随后跟蹑。后来见司马笑予中途折返,她忽地起了个念头,先赶回客店。在司马笑予返回客店进入东跨院月洞门,她故装无意向外奔窜,与他撞个满怀。在司马笑予昏陶陶的一刹那,她以极快的手法,从他怀中将玉佛至宝盗去。
  杨紫艳盗得武林至宝,就应该远走高飞,可是她目的不是玉佛,而是藉机与司马笑予接近,她心灵上已深深地印上司马笑予英俊影子,爱上了他。
  最伟大的爱情是牺牲,杨紫艳愿牺牲一百个玉佛。此时,不愿意牺牲一个司马笑予。
  她施用的手法非常巧妙,先将玉佛盗在手中,然后故卖人情,假说是从敌人手中夺回来,陪他送到峨嵋。这样一来,司马笑予岂不感激涕零?那还不自动投入她的情网之中。
  司马笑予想起将东门柳劈下百丈崖下,从他身上未寻着玉佛,又想起东门柳闪烁态度,那时却非常相信杨紫艳的话,真以为玉佛是被另一个人从东门柳手中得去,因此将希望寄托在杨紫艳身上,做梦也没想到玉佛就是她所盗。
  司马笑予在百丈崖下救醒东门柳后,向他索取玉佛时,东门柳立即心里明白,料定是被杨紫艳所得,他是个老江湖,也就将计就计,承认玉佛是他所盗,使司马笑予有所顾虑,不至取他生命。
  后来,东门柳得灵蛇寻得灵草,接好筋骨后逃走,就投奔公冶一游说,以消心头之恨,公冶一听从东门柳的游说,正欲寻找杨紫艳,夺取玉佛,不料杨紫艳就在此时撞入残红山庄而被擒。
  残红山主擒获杨紫艳,搜去了玉佛,又获得一位娇媚美人,大喜非凡,立即要了她纳为姬妾。谁知十二金钗中首领人物芙蓉仙子,因吃过杨紫艳的苦头,怀恨在心,竭力反对,欲将她置之死地而甘心,因此保留了她一身清白。
  铁笛史黑青,乃是公冶一表妹,幼小无母,依后娘长大,受了许多折磨,九岁时,父亲又死去,更是孤苦伶仃,因此养成孤癖奇特性格。她命虽生得苦,却有一副清奇骨骼,不久被一位异人收去为徒,学得一身内外奇功,一支铁笛使得出神入化,尤其对于“铁笛定心”外门玄功,更是练得炉火纯青。
  她今年十八岁了,那异人命她下山,投奔她表哥公冶一处,以待良机决定她终身大事。她人虽生得黑黝黝地,却非常美丽,她来到残红山庄不过半年,公冶一数次想将她纳为姬妾,均被她坚定意志所拒,因此她对公冶一也就生出无限厌恶!
  在东门柳来到残红山庄,同公冶一计议寻找杨紫艳夺取玉佛阴谋,她都知道,以及司马笑予与李嫣红杨紫艳二人关系,亦从东门柳口中知道梗概,后来杨紫艳被擒,也不知被什么力量怂恿,冒险将她救出。
  李嫣红又如何在残红山庄出现呢?顺便在此交代一笔。
  在司马笑予离开均县紫银山后,阴煞箭李映梅旧病加重不日身亡,李嫣红哭得死去活来,将母亲安葬后,举目无亲,所有亲人中,只有一个司马笑予,她就弃家背起金琵琶向司马笑予赶来。
  她赶到宜昌一打听,知司马笑予已转道赴沙洋,在她赶到沙洋,发现司马笑予同东门柳杨紫艳住在一个客店里,大感意外与忧虑,知道二人对司马笑予均不怀好意,于是她决定不露面在暗地里以观动静。
  东门柳夜人司马笑予卧房,杨紫艳投石示警、以及故意投怀乘机盗去玉佛,均未逃过李嫣红眼帘,当时她本想出面,后来一想,玉佛既已落入人家手中,现时出面不一定夺得回来,只得按捺住性子,仍潜伏在暗地见机行事。
  后来明白杨紫艳盗去玉佛原来是为了要想借机与司马笑予接近,内心虽然鄙视她妖冶放肆行为,可是又被她对司马笑予一片真情所感动。女人虽然是同情女人,但是在爱情的眼皮内,是掺不进一粒沙子,内心也不免有点酸溜溜地。
  李嫣红终能从大处着想,如果她出面为了爱情的争夺,虽然司马笑予她有把握夺取过来,但玉佛未必就能物归原主。说不定杨紫艳在爱情上一失败,恼羞成怒就挟着玉佛远走高飞。合二人之力,要想截住她,这是不可能的妄想,这样一来,为了爱司马笑予,结果岂不反而又害了他吗?因此,她忍着一肚子酸意,仍在后跟着。
  司马笑予在沙洋同杨紫艳在山峰上时,她以琵琶之音引走杨紫艳后,现身与司马笑予相见,特意告知他欲收回玉佛,就不要放松杨紫艳。但她并未说明玉佛是杨紫艳所盗,她的用意一面是同情杨紫艳对司马笑予一片真情,一面怕说穿,恐将来情弄精。李嫣红多么地机灵、智慧与伟大呀!
  可是女人终归是女人,女人唯一不能少的是妒嫉,在司马笑予同杨紫艳在老树湾森林里,两人亲密陶醉在一起,她又不免仍有点酸溜溜地,故以“琵琶玄音”,惊破二人好梦,她因不愿与杨紫艳正面冲突,在杨紫艳追赶她时,她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地离开了!
  在杨紫艳撞入残红山庄被擒时,李嫣红大吃一惊,杨紫艳虽然是她情敌,但玉佛在她身上,如有失落,关系司马笑予前途非浅:同时又被杨紫艳甘心冒险进入龙潭虎穴,去救司马笑予一片真情所感动。她也数日不见司马笑予了,芳心也正焦急,也认为司马笑予被困在残红山庄。这样一来,就决定去残红山庄一探。
  当夜三更,李嫣红潜入残红山庄,东撞西撞地撞到粉蝴蝶公孙治囚禁的地方,以为被囚禁的人是司马笑予,高兴十二万分,正欲出手相救,但行踪已被人发现,因此引来残红山主及十二金钗,与她打斗起来!
  金琵琶李嫣红武功,同杨紫艳相比,各有独到之处,不过她精灵刁钻,一见残红山主公冶一武功奇特,十二金钗亦不是弱者,就采取游斗,避免同他们群战,因此闹得公冶一及十二金钗狼狈不堪!
  残红山主见李嫣红武功精湛,又过于狡猾,不由大怒地施展出“血光摄神”功将她困住,谁知李嫣红“琵琶玄音”岂是等闲?立即施用救命绝音,冲破残红山主“血光摄神”而逃去。
  以上是李嫣红来到残红山庄经过,交代明白不提。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六章 深谷钟声
上一篇:
第四章 残红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