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七章 冷魂仙子
2021-04-30 16:28:00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上文说到司马笑予同史黑青在天王寺,见一老怪吸食人脑练功,惊得不禁连打寒颤。
  司马笑予是个侠义汉子,哪见得这种残酷万恶惨绝人寰的事,不由怒从心起,心想那中院惨死的人,一定也是被这老头吸脑而死,看来,这其余九个大汉都要丧命在他手中,我已学得“五九神功”,如不出手相救,岂不有愧所学?还谈什么在江湖上行侠仗义?
  心意一定,立即身形一晃,施起“掠光摄影”轻功,人已闪入殿内,举起单臂一拂,将怪老头挥退一丈远外,身子摇晃不已,他接着向九大汉环绕走一圈,举臂向每人轻拂,九大汉穴道立即解开。跃身,击敌,解穴,三动作只一瞬间,好不利落快绝!
  史黑青吓得黑黝黝的面孔大变,未防备司马笑予这样大胆,冒险撞入虎穴,又恨又急,赶紧抽出铁笛,准备司马笑予一遭险,即出手一拼,嗣见司马笑予一出手就将老怪震退,心即放宽一半。
  丑恶老头突然被来人举臂一挥,一股其大无比罡气袭来,身不由主的后退丈余,大惊失色!
  身形稳定后一打量来人,原是一个二十余岁的少年,虎臂猿腰,英气内蕴,双目炯炯如电炬,印堂红光隐闪,更使他惊愕不已,暗忖怎么这少年年纪如此之轻,却蕴藏绝高武功?岂非怪事。
  残红山主公冶一霍地起立,血光鬼骨折扇一张,拦身在司马笑予面前,他可没有老头眼光高明。觉得司马笑予刚才一举臂将他师父挥退,认为不过是乘人不备,被其所乘而已!因此低估了他,轻蔑地冷侧恻一笑道:“你是谁?胆子也不小,敢来此地多管闲事!”
  司马笑予朗声大笑道:“想不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鬼骨神鸠老前辈做出惨绝人寰的行为,以别人的生命来锻炼自己武功,岂不可悲可鄙?既落入我司马笑予眼里,可不得不管。”
  残红山主公冶一气急地轻啸一声,大喝道:“好小子,你算哪一门?”说着,血光鬼骨折扇一圈,不踏洪门走中宫,斜刺里上步,吐扇若寒霜匝地,矮身向司马笑予下盘攻到。
  司马笑予知他气急了,当下冷笑两声,倏地腾身从公冶一头顶一掠而过,未落地,霍地空中一拧腰,探臂向他肩头抓去。
  残红山主公冶一乃天下奇人鬼骨神鸠白磔之徒,武功当有独到之处,司马笑予在空中避招探臂,来势虽然突出,但公冶一岂能被他所乘?
  公冶一在一招走空,敌我易位,就料他有此一着,在一扇点空之际,却已挫腰滑步,手中折扇刷地翻腕上削,身法快,扇势更是凌厉。
  司马笑予暗暗吃惊!才知道这残红山主不可轻视。
  于是旋身甩腕伸出右臂疾向公冶一志堂穴点到,同时左掌向血光鬼骨扇拍去,一招两式,力疾势猛!
  残打山主公冶一虽是气极,却不由心中暗自喝彩,这才称赞这少年好俊的功夫。当下不敢怠慢,霍地挫腰,血光鬼骨折扇,若怒潮卷空,左削右点,勉强破了他一招两式。
  两人仅仅换了两招,显然公冶一已落下风,人家空手接招还招,悠闲自得,而公冶一一把血光鬼骨折扇在手,还闹得有点手忙脚乱!
  正在此时,蓦地老人手臂一举,挥退公冶一,嗷嗷怪笑道:“小英雄功力不凡,师承何人?可告知老朽?”
  司马笑予收势后退一步,傲然答道:“我乃太乙真人门徒姓司马名笑予,初走江湖,尚祈多加指点。”
  老人冷恻恻地道:“不是我当面奉承你,太乙牛鼻子老道,还接不过我三招两式,哪能调理出像你这样徒弟,你能哄别人,可骗不了我。”
  司马笑予暗自惊愕,这老头眼光果真厉害,当下大声道:“你老人家过于夸奖了,我实乃太乙真人门徒,既说我恩师接不过你老人家三招两式,我倒愿意代家师向你老人家领教几招。”
  老人又桀桀怪笑两声道:“你既然撞入我禁地,还想活着离开?”说着双臂下垂,三尺身躯向前慢慢挪移,一大一小两眼红光四射,逼得司马笑予也不由节节后退。
  这时全场寂静无声,被解开穴道的九个大汉悚然畏缩在一角,藏身在殿外树上的史黑青,可恼恨司马笑予冒失行为,你有多大的道行,敢与老怪对抗,她紧了紧手中铁笛,恨声暗道:“少不得我也得陪上一条命!”
  蓦地,老怪突举右臂,尺余许指甲,暴射五条白光,寒气森森,向司马笑予疾射,二人相距约有三丈余,那白光来势疾如星丸,凶猛无比。
  老怪因司马笑予蕴藏着绝高武功,故一出手,即施出狠毒的“鬼骨枯指功”想一举将他毁灭。
  史黑青见老头猛施怪异气功,向司马笑予袭去,黑黝黝的面孔急得发紫,心想糟了!你笑哥功力再高,也挡不住老头无与伦比的怪异“鬼骨枯指功”。
  她正欲舍身相救,哪知定神一看,大出意外,惊得小嘴都合不起来!不相信一双眼,是否看花了!
  因为在老怪施出“鬼骨枯指功”,五道白光射出后,哪知司马笑予早已将罡气运于双臂,在那五道白光接近他身躯五尺外时,他举起单臂轻轻一挥,那五道白光即火花四射反撞了回去。
  老怪见“鬼骨枯指功”被对方罡气反撞回来,不由面色大变,右手五指白光仍继续暴射不已,接着左手五指倏地伸出,亦是白光暴射,十道白光,如闪电,如银蛇,威力无与伦比。
  司马笑予“五九神功”玄门罡气,非同小可,老怪“鬼骨枯指功”,乃是外门玄功,虽然功力已臻化境,但怎能抵抗得“五九神功”正宗玄门罡气,见他轻轻挥动双臂,对方一道内光,如被一道铁墙堵阻着,火花乱飞,终不能攻入他罡气以内。
  约一盏茶时间,老怪双臂有一点颤抖,白光劲力渐渐转弱,残红山主在旁甚为焦急之至!史黑青在暗处却大喜过望,想不到司马笑予潜藏有如许奇绝神功!
  这时,只见司马笑予哈哈大笑道:“我师太乙真人接不过你老人家三招两式,可是他的徒弟如何?还有什么奇怪邪功,施出来,我一并承受,你这十个指头放出来的真力,还不够劲,收回去吧!”
  说着,右臂一抖,十道白光被一股劲力逼退丈许。
  老怪,乃当今怪杰之一,岂就此认输?只见他白发直竖,双眼血光闪烁,倏地大嘴一张,一日白雾如压山倒海之势,疾射而去,老怪豁出了,将尚只练到六成的“鬼骨精气”功施展出来。
  司马笑予突被老怪“鬼骨精气’袭来,一股万钧压力,挟着冷如冰寒之气,窒息得体内罡气,封塞在穴道内不能运转,接着全身冷寒如冰,颤栗不已,这一惊非同小可!
  好在他曾饮了千年茯苓,又受了火山地腑灵气,并打通督任二脉,赶紧提神运气,一提三昧真火,将侵入的“鬼骨精气”寒冷之气,全部从穴道中化为汗水而出!
  这一下可恼怒了司马笑予,大喝一声,运足十成劲力,举起右臂,猛施一招五九神掌,向老怪拍去!
  这一记“五九神功”奇掌,威力奇大,将老怪“鬼骨精气”一股白雾击为乌有。老怪亦被震退丈余远外,三尺身躯摇晃不已!血液翻腾!这还是司马笑予对“五九神功”只练到六七成,如功力十足,老怪哪有命在?
  喜煞了古松上的史黑青,可吓煞了残红山主公冶一,更气坏了鬼骨神鸠白磔!
  本来拿老怪的功力来与司马笑予的二师伯幻云叟相比,老怪还要逊一筹,幻云叟尚不敌司马笑予,老怪当然必败无疑!
  老怪这时已彻底失败,气得三尺身躯颤抖不已,一大一小的眼光,闪着凄恻光彩!

×      ×      ×

  残红山主趋前向老怪细声道:“弟子到钟楼请大师伯来?”
  老怪一摆头道:“不必,没有用。”
  他师徒的话,司马笑予听得明明白白,陡然心一动,暗想公冶一所说的大师伯,想必是那以钟声传出万力,震动松林风生的阴阳鬼脸刁吾非,果真如此,此人功力远在这老怪之上,我不一定能敌得过,应就此收手,何必多树强敌?
  司马笑予收回敌意,恭敬地向老人作了一个大揖道:“小子无意冒犯,请多包涵,这九个大汉请不要再伤他等性命,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他几人走吧!此外还有个不情之请,你老人家身边那位朋友,我欲借用一下。”
  老人如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冷然道:“既败在你手里,要如何就如何,不必多言!”
  司马笑予又忙打一躬道:“小子不敢!”说着,一摇肩,来到粉蝴蝶公孙治身边,伸臂将他抓过来挟在肋下,闪身出门,来到古松下一招手并叫道:“青妹妹,我们走啦!”
  古松上了无人声,也不见有人下来,司马笑予又叫了两声,仍无反应,纵身上树一看,哪有人影?又向四周叫喊寻一遍,仍无踪影,不由心内有点儿不自在起来!
  他心想:她好端端地在树上,怎么一会儿不见人?难道我适才进入殿中,没有向她打招呼生气独自走了吗?不然就是入了老怪魔掌。这也不对呀!我进入殿后,老怪及残红山主根本未离开小殿,可见她不是落入他们之手,若说是遭了老怪同党所乘,但她武功不弱,岂能这么轻易着了道儿?
  他想着又转身窜入小殿,内面除了一盏半明半暗油灯外,一个人也没有,全部走尽,他一思索,迳赴殿外钟楼。
  这楼高约八丈,共有三层、下二层为休憩间、第三层悬大钟一口,钟楼内起居用具俱全,但没见一人。
  他来到第二层,木桌上右一纸条,墨迹未干,上面写着简单八字:“掳去铁笛,五峰山见。”
  他愣在当地,不知所措,想一定是阴阳鬼刁吾非所为,但铁笛史黑青功力不弱,不在李杨二少女之下,阴阳鬼脸刁吾非,无声无息轻易将她掳去,此人功力确实非凡,对付他可有点棘手,不过无论如何,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将她救出,何况人家明是冲着我来的。
  他在钟楼上,将粉蝴蝶解开了绑,和善地问道:“我武当至宝玉佛,你在残红山庄史黑青姑娘面前,冒充我的姓名窜得手中。过去,我们不必去提,我从老怪手中将你救出,你只要将玉佛交还给我,即放你生路,你意下如何?”
  粉蝴蝶公孙治眼珠一转道:“不错,玉佛是我冒充你窜得手中,可是我离开残红山庄,不意误撞到此地,被老怪所擒,玉佛也被他搜去!”
  司马笑予大失所望,即问:“此话当真?”
  粉蝴蝶公孙治冷冷地道:“信不信由你,不信,可在我身上搜搜看!”
  司马笑予见他如此说,可就不客气地他身上搜査一遍,果然一无所获。
  他沉吟半晌乃道:“我同你无冤无仇,既然玉佛不在你手中,我也不难为你,放你走路,不过你所说是否真话?若存半句假言,尔后定不容你。”
  公孙治哈哈大笑道:“以你奇绝武功,连老怪都败你手中,我哪敢说谎话!”
  司马笑予道:“我听说你是点苍山玫瑰夫人门下,玫瑰夫人在江湖上是响当当的前辈人物,我想你不会说假话,信得过你,去吧!后会有期。”
  粉蝴蝶公孙治起身整理下衣冠,阴鸷地一笑道:“感谢你相救之恩,有机会当必图报,玉佛确为老怪搜去,你赶紧追寻,迟则恐怕生变,小弟就此告辞!”
  说着,纵身下楼而去。

×      ×      ×

  这时,快接近天亮,司马笑予奔走了一夜,疲倦不堪,就在钟楼上打坐调息养神。他自督任二脉打通后,可以数夜不眠,只要略一调息,体力就可恢复。
  东方渐现出鱼白色,天已是大明,静寂的凌晨,是练武的人最好时光,他也不放松这宝贵光景,赶紧拿出“五九神功”秘诀,开始练起各种绝功,练完了一遍,觉得对各功妙奥变化,又精进不少,不由心中乐,一高兴,抽出太乙剑,纵下钟搂,在草坪上挥舞起来!
  只见他剑走龙蛇,身若矫龙,剑光中挟着“五九神功”罡气,十丈内飞砂走石,草木摇晃,威力无与伦比。
  蓦地一声轻赞道:“好俊的剑法!”那声音好不清脆,似从那院墙外传来。
  练武的人,正在练功,最忌讳外人偷窥,司马笑予一闻人言,赶紧收剑循声追去,跃上墙头,哪有人影儿?
  院墙外,十丈远外是那一片古松林,松林里忽传来人声道:“好小气,追来了!”仍是那个清脆声音。
  另有一个女子接着道:“就是你多嘴多舌,看我回去不撕你嘴。”
  这个少女声音,更是如珠落玉盘,黄莺啼啭!
  原先那个少女道:“小姐又生气啦,从今以后装哑巴就是!”
  他因内功精深,耳目极灵,立身之处,虽与那松林距离数丈开外,但二女在松林内谈话,很清晰入耳,听她们谈话,二女原为一主一婢,大清早竟在此地出现,必有原因,我何不追踪一探。
  主意打定,两个起落,人已窜入松林内,到达地头时,二女已窜至松林外石笋阵中。
  那清脆声音又道:“小姐,他追来了,让我去斗斗他可好?”
  另一个少女似带娇愤道:“冬梅,你再多事,看我回去不告诉姥姥!”
  司马笑予更是惊愕不已,二女身法怎么如此之快,看来武功不弱,自下山以来,所遭遇麻烦的事太多,还是少招惹的好,能避免尽量避免。
  这么一想,内心反安然许多,折身往回路走,走了两步,忽又听得那婢女冬梅道:“我说呢!原是个窝囊废,我说他哪追来!”
  那小姐道:“谁像你这样,人家可是讲理的。”
  冬梅扑嗤一笑道:“不讲理又怎样?凭他那一手剑法就可敌得住小姐的‘银笙宝相’功吗?”
  司马笑予本来决心不理她们,但一听冬梅轻蔑自己,不由引起青年人好胜心理,立即停身。
  那小姐接着道:“别小看了人家,他那‘五九神功’的‘五九剑法’已练到七八成了!”
  司马笑予一听这话,大吃一惊,这“五九神功”除了他的大师伯五九老人及二师伯幻云叟外,并无第三人知道,现在大师伯已死,二师伯受伤在均县火山,这少女怎会懂得五九剑法呢?岂不透着古怪,我可不能不理。
  他愣在原地未动,想继续听下去,可是二女从此寂然无声了!他赶紧窜入石笋阵中,二女早已去得无踪无影。
  他愣在当地一会,无精打采的,循着一条小径无目的向前走。见前面不远处,炊烟缭绕,正是做早饭时候,他辛苦一夜正饥肠辘辘,心想先打个地方弄点吃的,填饱肚子再说,于是就朝着炊烟之处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八章 孔氏大屋
上一篇:
第六章 深谷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