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七章 俊面郎君
2021-08-26 14:17:34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却说蒙面宫装妇人,在武陵山七鹰之谷前,发现司马笑予,不由大喜,谁知司马笑予一见了她,吓得失魂落魄拔就跑,她当然不舍地随着五女身后跟踪追去,她哪知道司马笑予又跑到了七鹰之谷呢?
  那蒙面老头,本来是要寻捉司马笑予,亦随着五女及周逸君等人身后追去!
  七个人都有一身上乘轻功,如流星赶月追了半天,不见司马笑予踪影。
  尤其五女心中焦急如焚,正寻不到闻马笑予之时,忽见后面蒙面妇人也接踵追上,五女均误会了意思,这气可就大了,立即停身,蓄势以待。
  周逸君追到五女身前,不见司马笑予大急,忙道:“那小子呢?”
  铁笛史黑青一摆铁笛上前道:“你这忘恩负义的丑婆子,我们姊妹五人数次救你一命,你不但不图报,反而三番两次与我们作难,我问你,司马笑予到底同你有什么大仇大恨?紧追不舍,今天我姊妹与你拼了。”
  史黑青实在也气极了,不等待周逸君开口,铁笛疾如闪电,一招“春寒料峭”向周逸君胸前膻中穴点去。
  她这一招出手快,威力猛,实出乎周逸君意外。
  周逸君此时根本未将五女视为仇敌,故未防备史黑青会向她出手。
  好在她功力高深,史黑青虽是猝然出手,但她本能地一闪身躲过,口里急着大叫道:“住手住手,那小子在哪里,快告诉我。”
  史黑青一招落空,并不理会她的问话,闷不作声铁笛一变,竟使出要命三奇招中之“迷雾茫茫”第二式“欲寻无处”。
  这一招使出,威力无比,老妇人面色立即一变,但仍不还招纵退三丈余,史黑青可不曾因周逸君不还招而停手,一摆铁笛,仍继续扑进。
  冷魂仙子诸葛芙蓉到底经验阅历较深,在旁冷眼打量周逸君,见她行动似无恶意,料想其中必定有隐情。
  于是立即制止史黑青道:“史妹妹暂停手,由我问个明白再动手不迟。”
  史黑青对着周逸君冷哼一声停身声怒目而视!
  冷魂仙子来到周逸君身前柔和的问道:“老前辈到底同司马笑予及我姊妹五人,有何过节,能否说个明白?”
  周逸君亦上前几步,不发一言,从怀中取出两块玉佩,接着泪珠夺眶而出!
  金琵琶李嫣红一见玉佩,乃上前道:“你那手中一块九龙玉佩乃我笑予哥哥送给我的。”
  这时五女一见周逸君神态,知谭其中必有缘故,杨紫艳乃道:“你同我笑弟弟有什么关系吗?”
  周逸君举袖擦干泪水,缓慢地道:“我有个儿子,四岁时被我遗弃,这九龙玉佩在他周岁时我给他挂上的,我想那小子定是我那被遗弃的儿子!”
  周逸君将另一块九凤玉佩同九龙玉佩一比道:“这两块玉佩是我父亲做官时所得,他死时就交给我作纪念,哪会错。”
  李嫣红接着道:“寻着笑哥哥一问就明白了。”
  周逸君道:“那小子呢?”
  史黑青听周逸君说是司马笑予的母亲,态度不再那么冷冷地,但语气仍脱不掉生硬习惯的道:“笑哥哥被你吓跑了,没找着,你为什么不早说明白呢?”
  李嫣红道:“这误会得可真大,老人家对不起啊!”
  周逸君问清了五女同司马笑予都有很深厚的关系,不由高兴万分,她道:“我那孩子真造化,几世修来的福气,得着你们五个如天仙般的姑娘,作为伴侣。”
  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现在神志似乎清醒一点。
  杨紫艳道:“你老人家别高兴早了,司马笑予那个无情无义的人,将我们姊妹抛弃了啦!”说着她不由眼眶也红了!
  孔白洁更禁不住地被杨紫艳一句话引得哭出声来!
  周逸君愕然道:“为什么他要抛弃你们?你们别急,有我作主,不过你们如果是她的门人,事情就有点难办了!”
  史黑青又是冷冷地道:“不管我们姊妹是何人门下,海枯石烂也不会放松司马笑予,不然,我们同归于尽好了。”
  周逸君本身在情场中打过滚,遭受过无比痛苦的人,现见五女对司马笑予真情毕露,禁不住也引起新仇旧恨流下几颗热泪!
  她望了望了五女,无限感慨的道:“我希望你们有情人能成为美满眷属,不要步我的后尘就好!”
  李嫣红表示同情的道:“我早知你老人家一定有一段不平凡的伤心史。我们寻到笑哥哥后再细谈。”
  周逸君点点头,正欲随同五女向前奔去!
  蓦地一个清脆的声音道:“要找司马笑予,就随着我来!”
  众人愕然地向那发声之处望去,没有发现说话的人,五女一打暗号,齐向那说话之处奔去,周逸君也在后跟上,她们奔到那里一看,哪有什么人?
  这儿除了几棵碗口大的白杨树,其他什么也没有。要有,就是那几堆坟墓。
  由那人发声,至她们奔到此地,这中间也不过一杯凉茶时间。而且此地也无有什么可隐蔽的地方,这人身法实在快极。
  适才那清脆的话音,分明是在这一带!
  她们正惊愕间,清脆的声音,又从微风中传来:“如果信任我,赶快从此地转头走,回到七鹰之谷去。”
  这说话的人,是敌?是友?她们实在难以测料,怔忡地不知作如何决定!
  那人又在她们身后说道:“要是不听我的话,那蒙面怪人找上了你们就不能脱身了。”
  那人最后一句话的尾音,似渐渐的远了。
  五女同周逸君一商量,决定听从那人的指示,回头走向七鹰谷奔去。
  那人指示她们的并不假,司马笑予本来是已奔窜到七鹰之谷。不过,她们往返之间,就耽搁了不少时间,在她们赶回到七鹰之谷,已是半下午时候。
  她们一行六人,来到原来与蒙面怪人交手之处,并没发现司马笑予,静悄悄地只几声苍鹰的“啾”声!
  她们甚盼望适才说话的人,再指引一下,到底司马笑予藏身在什么地方。
  可是,那人偏偏如神龙见首不见尾,踪影全无!

×      ×      ×

  春天,虽然风和日暖,但炙热太阳也晒得头昏脑胀。
  右侧有密密树林一片,倒是个纳凉的好所在,她们六人,就进入林内就地而坐,清风徐徐,精神一振。
  她们随身都没有带着干粮,今天她们一顿饭都还没有下肚,有点饥肠辘辘。
  李嫣红第一个忍不住饥饿,早就嚷起来:“你们休息一会,我去打几只野味充饥可好?”
  诸葛芙蓉道:“你去试试看,这时正是炎热,野兽恐不会跑出来,打不着,我们下山找个镇店打尖好了。”
  李嫣红双肩一摇,人已窜出林外,她回过头来道:“我去试试看。”余音未落,人已纵出十多丈。
  李嫣红纵出树林,拾起几颗小石子向山崖左侧草丛中奔去。
  走不多远,突地天空“啾”地一声鹰鸣,声彻云空。
  她停身仰起脖子,见天空中翱翔一对巨大苍鹰,甚感好奇!
  她生长在深山之中,苍鹰见过不少,但没见过如此巨大的。她双眼紧盯着它,连去打野味充饥也忘记了。
  那只苍鹰也透着古怪,敢情有什么企图。就在李嫣红头顶盘旋不去,嘴里还不断地“啾啾”,叫个不停!
  李嫣红刁钻惯了,见双鹰在头顶盘旋不走,心想敢情此地有什么野兽被它发现,我倒要捡个便宜,免得去东寻西找。
  她想着,索性向草地一蹲。
  果然,双鹰在空中盘旋不久,一声长鸣,双双斜着大翅,如殒星坠地般,快速无比,向李嫣右旁三丈远处,一堆茅草疾射而下。
  双鹰离地不及两丈高时,陡地茅草中跳出一对野兔,惊惶地向崖石中窜去,快如流星。
  双鹰见小兔窜出,赶紧头一扭,黑尾一摆,长鸣一声,双爪箕张已飞临到小兔不到一丈高。
  两小兔一见双鹰,如耗子见了猫一样,四腿一发软,伏在地下不动,又犹如待宰的羔羊!
  刁钻的李嫣红见机不可失,突地暴身,双臂一抖,早将扣在手中的两颗石子疾射双鹰,并连续又射出两颗石子猛击那只兔。
  李嫣红这一连续投石手法,却也精准,劲力也够大,两小兔被石子一击,一伸四腿躺卧不动了!
  可是那只鹰却有点道行,只见它一斜射,两爪一吞一吐,双双将两颗飞来石子抓在爪中,同时双双一偏翅,斜射而下,另一爪伸出各抓起一只死兔,头一昂,又冲霄而上。
  李嫣红一见双鹰竟能以爪接下打去的石子,愕然地不敢小视。
  双鹰不但将飞去的石子接着,同时还能在同一时间抓起双兔,矫捷异常实乃罕见!
  李嫣红见已到口的食物,被双鹰夺去,也不由怒从心起,在双鹰堪堪飞起丈余高时,她又双臂一扬,又投出两颗石子向双鹰大爪疾射!
  这次她可用上七成劲力,快如脱弦之弩,双鹰虽然有点边行,也无法闪躲,如不将爪下双兔放弃,爪腿定被击断。
  果然如她所愿,双鹰为了免受伤害,只得将兔丢下。李嫣红冋前一纵三丈,恰好将两只小兔接在手。
  她正大喜,讵料头顶黑影一闪,两只大鹰突然向她袭来,势疾劲猛,险些被双鹰大翅拍中左右肩头。
  李嫣红一见双鹰偷袭,勃然大怒,娇喝道:“扁毛畜牲也敢伤人
  说着双腕一翻,又打出两颗石子,疾冲而上,双双击中大翅,被击得翻了个身,大翅一抖,从空中落下几根羽毛,敢情被击得不轻。
  双鹰虽被击中,但仍在空中盘旋不去,并“啾啾”鸣叫不已!
  李嫣红见两鹰好生凶恶,挨了一下,仍不飞走,也感觉大奇。心说我倒要看看这两个扁毛畜牲,要作何怪?我偏不信就不怕。
  她瞪着眼仰着脖子,手中紧扣着两颗石子,两只死兔携在腰间,瞧着双鹰有何举动,将在林中等候她的众人忘在九霄云外。
  两只大鹰在空中盘旋一圈,陡地一左一右斜飞而下,铁爪箕张疾如流呈威猛无比,向她袭来!
  她没见过扁毛动物还有这么大的狠劲,要不是她是个会武的人,怕不伤在这两个畜牲爪下!
  说时迟,双鹰直下离她头顶不过丈余!
  她一气,丢下石子,双腕一翻,两股掌风向双鹰拍去,她这掌端的了得,将两只大鹰击得向上翻翻滚滚!
  好在双鹰似通灵性,见她双掌拍出,知道厉害,即借着双掌向上飞腾,算勉强逃脱一掌之厄!
  饶是这样,也被击得昏头转向羽毛纷纷下落!
  双鹰吃了大亏,再不顽强下击,陡他一声长鸣、尖而锐的声音,划破长空,但它们仍在空中盘旋,不离开李嫣红头顶。
  李嫣红被两只苍鹰弄得大怒,而又兴起。但想起众人在林中等候她,恐怕时间耽搁太久,正想不理而去。
  忽然天空“啾啾”之声大鸣,一时不知从什么地方突飞来五只同样大的苍鹰,共七只大苍鹰在空中盘旋,巨翅连天日也遮掩了一半。
  李嫣红想,它倒搬来这么多帮手,七只大苍鹰可不容易对付,我不如走为妙。
  她右手执着金琵琶,左手扣着一颗石了,以备不测,转身向树林那边奔去,脚下加劲,几个起落,眨眼十余丈。
  可是那七只大鹰岂容她逃跑,巨翅一展,如流星赶月,一并排儿赶在李嫣红前面。接着内中有一只苍鹰长鸣,另六只倏地散开如七星。
  李嫣红对这七只大鹰,心中本来有点纳罕,现见它不舍的追了上来,不无也点慌张,已觉得这七只苍鹰似与乎常的老鹰不同。
  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侧眼见左旁有一山崖,心想我何不依靠山崖,以免四面受敌。
  想着一个纵跃,人已到崖边,恰好崖壁有个丈余高隙缝,堪容人身,她即闪身入内,心就安定许多了。
  她纵身至崖下,不过是眨眼工夫,那七只苍鹰将要下击时,李嫣红已窜入崖石隙缝,晚一步,就会被七只大鹰围攻了。
  七只大鹰晚了一步,没有赶到扑击,似乎恼怒异常,突地齐声长鸣,山谷响应,接着队形变为左右前三路,疾坠而下,向崖缝中的李嫣红袭来。
  李嫣红手执琵琶,立在崖缝口,表面虽然沉着,内心不无有点慌张!
  七只大鹰分三路,疾攻而下,快如闪电,同时到达。李嫣红一摆金琵琶,封住了面门,金光闪闪,威力奇大,七鹰临到崖缝前丈远高处,不敢下扑,相继一个折翼翻身,又冲霄而上。
  片刻,七鹰又改变了方式,全体分散,一只一只下击,此起彼落,连环下扑。李嫣红金琵琶舞得风雨不透,但七鹰乖巧地离她头顶丈余高又飞了回去!
  七鹰不断地此起彼落下击,李嫣红的金琵琶也舞个不停!
  七鹰下击之势愈快愈猛,而李嫣红金琵琶舞得愈来愈弱、越无劲,约顿饭工夫,就险象丛生了!
  七鹰似觉时机已至,更如流星穿梭般,猛力下扑。这时它们的攻势方法又改变了,不是一只一只的下击,而是三只两只联攻。
  又过了盏茶时间,李嫣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手忙脚乱了!
  李嫣红一气之下,金琵琶一摆突地一阵“嘶嘶”破空之声,细如发线的龙须针,如蓬雨似的,向七鹰射出。
  这七鹰却十分了得,只见各自长鸣一声,双翼一拍,将龙须针纷纷拍落。
  这样一来,七鹰也不敢下击了!但也不立即离去,仍在天空上盘旋不已!
  顽强的七鹰不去,李嫣红也不敢离开这个崖缝,正在两相对峙之际,对面山峰上蓦地一声长啸,划破长空。
  说也怪,那七鹰一听到这一声长啸,一只一只向啸声处展翼飞去。刹那间,一只无存,空中复归于沉寂。
  李嫣红愣了一阵,长嘘一口气,正欲离去,忽有人娇笑一声道:“李妹妹你在这里倒好耍,可把我们等苦了。”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八章 恩怨了结
上一篇:
第一六章 母子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