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三章 摘叶飞花
2021-08-12 07:29:15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原来那妇人脸上红黑交织,凸凹不平,鼻子内陷,只现出一个大洞,嘴唇肿大,左眼已瞎,右眼珠暴露大如核桃,如果说魔鬼难看,她这付尊容比魔鬼更难看十分。同她雍容华贵外表,真成一个强烈对比。
  她圆睁着一只独眼,漫声道:“她那一招‘雷火燎原’,当然较你们深厚得多。我记得在她那一招使出,只见火光一闪,我脸即感到一阵焦灼,随后昏倒在地,在我醒转来时,我面孔就变成这样了。”
  李嫣红适才一句话,本来是想讨好她的,不料反而引起她的悲愤,这是始料不及的。
  这个灵精鬼,心灵又一转,甜言蜜语道:“我明白了,老前辈是被要命三奇招所害,这人也真可恶,偷了我们奇招,有一天我知道她是谁,定要求我师父去打她一顿。”
  丑妇人迷糊地道:“要求你师父去打她一顿?打那个使出要命三奇招的人?”
  李嫣红见她态度缓和点,不由得意地道:“是啊!她用我师父奇招来伤害老前辈,怎么不该打?”
  她沉吟一阵后,似醒悟地大声道:“你愿意打你师父?”
  李嫣红双手摇摆,忙道,不对,不对,求我师父去打她!”
  她冷笑一声道:“用要命三奇招的就是你师父。”
  李嫣红急得又忙道:“不是,不是,她不是我师父。”
  她厉声道:“要命三奇招,是她所创造,江湖上没有第二人能懂,怎么不是你师父?你这刁钻丫头!”
  李嫣红暗叫一声糟了!怎么说来说去又拉上这个难解的问题上,真是弄巧反拙。
  她眼珠一转,恭敬地道:“谈了半天,还不知道老前辈是谁?能否赐告名号?”
  她想转移话题,摆脱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丑妇人道:“我会告诉你们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史黑青在旁憋了半天没有开口,早对这丑妇人不高兴,向李嫣红道:“妹妹我们走吧!你看天快亮了。”
  不知不觉中月亮早已西沉,天色渐现出鱼白色。
  李嫣红见史黑青一提,于是见机向那妇人敛衽一礼道:“打扰了老前辈一夜,就此告辞,日后有缘再见!”
  说完,不等丑妇人开口,二女转身拔步就走,走了两步,那丑妇人身形一晃,拦身在她们身前,冷笑一声道:“你们还想活着离开?”
  史黑青气极了,铁笛一摆道:“你待怎样?”
  她黄袍长袖一拂,一股劲风将二女扫退数步道:“识相的,随我到碉堡里去!”
  史黑青生性慢孤僻,哪吃这一套,冷然道:“不识相又如何?”
  论功力,二女与之相比,当然差得太远,适才她同二女比划,目的是在引她们使出三奇招,故动手间,没有用上真功夫。
  这回可不同了,她听了史黑青的话后,只见身形一闪,快如疾风,二女还未来得及注意,已被点中麻穴。
  她将二女挟在肋下,转身进入碉堡式屋子内,二女虽被点中麻穴,但神志是清醒的,见这碉堡内除了饮餐器具外,什么也没有。
  上了二楼一看,上面还有一层,这二楼上,陈设也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木桌,一张木椅,非常整齐清洁。
  她将二女穴道解开,不理会她俩,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水,整理了一下头发,又将青纱面罩蒙上,然后才向二女道:“现在有两条路,任你们选择,一是拜我为师,一是自杀。后一条,我还是看在你们资质份上,如果要我亲自动手,那就有你们好受了!”
  史黑青气得一声怪叫道:“拜你为师?休想。别说我们有师父,就是没有,绝不会拜在你这丑八怪名下。”
  她恼怒地瞧着史黑青恨道:“你说我丑?我年青时不知要比你好看多少倍!嗯!你也生得不错,只可惜面皮黑一点。”
  李嫣红闷不作声,心里盘算着逃脱计划,想了半天,想不出一个办法来,听了她们谈话,忽灵机一动道:“我们的师父,比老前辈更要丑上十分呢!”
  此话一出,史黑青同丑妇人同时一愕,看她说话神态,似乎很认真,不像说假话。
  丑妇人半信半疑的问道:“你师父真丑得比我难看?”
  李嫣红极力装出一副正经回答:“我哪有这么胆量来骗你老人家。嗯!我师父丑得在天下找不出第二个来。”
  丑妇人沉吟半晌怒道:“你师父生得美如天仙,你骗谁?”
  李嫣红忙申辩道:“她原来是美如天仙,后来变丑了的。”
  丑妇人即问道:“她是怎么变丑了的?快说!”
  李嫣红原来的意思,是想讨丑妇人的好感,从她言语之中,料定她同她所说的那个师父,定有很深的仇恨。
  现经她寻根问底的问,反而愕着,一时答不上话来,丑妇人道:“小妮子,你讥笑我,你骗我,我可要给你点苦头吃!”
  李嫣红着慌了,忙道:“我才不骗你,她是受了别人伤害。”
  她走到李嫣红面前问道:“是谁?”
  李嫣红本来是乱说一通,毫无根据的,她问得紧,她也更随口乱扯了,回道:“是一个男人,是一个武功奇高的男人,为什么原因,我师父没有告诉我。”
  她生怕丑妇人再问下去,故补上最后那一句。
  她听了李嫣红的话,不料信以为真,高兴得喉头颤动的喃喃自语道:“一个武功甚高的男人,那一定是他,那一定是他,哈哈哈!”
  她转向李嫣红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李嫣红心说:“见你鬼,哪有这回事。接着又感觉内疚,不该来骗她,看她定有一段伤心史,她是个可怜人!”
  丑妇态度和善多了,向二女道:“我希望收你们二人为徒,能答应吗?”
  二人同时摆了摆头,表示不同意。
  她忽然起身道:“我给你们看一件东西,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说着引导二女走了第三层楼。
  二女来到三层楼见屋角处蜷着一个人,全身抽搐痉挛,想是被错骨截筋法点伤,可怜已极!痛苦得只有一口气,二女一见心寒!
  她们走几步,仔细一打量那人,不由同时惊叫一声,昏倒在地!

×      ×      ×

  上文说到李嫣红史黑青二女,在宜都虎牙山白石碉堡楼上,见一人受了错骨截筋法,蜷伏在屋角,痉挛抽搐,状极惨痛!二女走近一看,原来不是别人,正是她俩所追寻的司马笑予。
  二女看清,心中一阵惨痛,当即昏倒在地!
  片刻,二女悠悠醒来,抱着司马笑予痛哭不已!此时司马笑予只有丝丝一口气,离死不远。
  丑妇人见状不由一愕,漫道:“原来你们是一道的。”
  李嫣红暗忖:如果同丑妇人顶撞,笑哥哥更难望解救,以我二人功力,同她相差太远。硬来,绝无占胜把握,不如软求,也许还有一丝希望。
  史黑青傲慢成性,一见司马笑予惨状,本欲咆哮起来,但终于忍下一口气,按捺下性子,希望李嫣红能设法挽救,她深知她精灵刁钻,诡计多端。
  李嫣红止哭起身,向老妇人深深一揖道:“不错,这人是我们的哥哥,不知因何触怒了老前辈,下此毒手?老前辈如果解除他的痛苦,至于收我俩为行之事则好商量。”
  丑妇人怪笑一声道:“这小子原是你们哥哥,哪敢情更好,原本我想收你们为徒,现在打消此意了,要将你们一起处死,不过一一”
  停一停,诡谲地冷笑一声,接着道:“不过,我现在还不想处置你们,要你们亲眼见这小子惨痛的死后再动手。等着,不久了,最多再过两个时辰。”
  二女的这线希望也告绝望,不但救不了司马笑予,连她两人性命也难保了。
  史黑青再也忍耐不下,大吼一声道:“你这丑八怪,狠心狼,我笑哥哥同你有个仇恨?先说个明白,我们这样糊涂的死去,变厉鬼也要报此仇恨!”
  丑妇人也厉声道:“报仇,对!我这不就是报仇吗?你这孩子说得很对。”
  李嫣红抱着最后希望道:“我笑哥哥初入江湖、从未与人结仇,我敢担保。请求前辈手下留情,留下他一条生命吧!真如前辈所说有什么过节,我姊妹愿舍此一命,担代下来,接受一切折磨。”
  丑妇人不为所动,冷笑连声道:“你们本来也难逃手,怎能担代别人痛苦?”
  打也打不过人家,只有一派软求,李嫣红又哭诉道:“难道你老人家,一点也不怜悯我们吗?”
  丑妇人厉叱道:“谁怜悯我来?”
  李嫣红看了司马笑予一眼,心如刀割,看他最多只能支持两个时辰,与其让他慢慢折磨而死,不如给他一个痛快。
  于是忍着怒火央求道:“前辈真不施一点恻隐之心,那么请求给他一个痛快吧!”
  丑妇人恨声道:“他只受这短短的痛苦,算得什么?我已受了十多年痛苦呢!”
  史黑青气得跳了起来,指着老妇人道:“你到底是如你所说的,同我们那个师父有仇?还是同我们笑哥哥有仇?江湖上恩怨分明,你且说个明白。”
  丑妇人漫声道:“与我有仇的是你们那个师父,这小子与我没有仇恨。”
  李嫣红忙接着道:“既然我笑哥哥同你没有仇恨,那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她缓慢地道:“因为他极像一个人,所以我要这样対待他。”
  二女暗忖:这妇人是受过极大刺激抱恨于心,故对同她仇人生得一样的人,也一并痛恨起来!
  以笑哥哥绝世武功,仍受制于她,她的功力实也登峰造极。但她还敌不过他的仇人,那么她的仇人幻影子武功更是超凡入圣。
  可惜,二女不知道那个幻影子所在的镜花池在什么地方,不能即刻前往求救。
  不过那只能请求替司马笑予报仇雪恨,但来不及挽救司马笑予一条生命,因为他已奄奄一息了!
  史黑青见软求无望,将心一横,即手执铁笛举近唇边,想施出“铁笛定心”同丑妇人一拼。
  李嫣红忙制止向她耳语道:“姊姊暂忍耐一时,候笑哥哥断了这口气,我们再同她一拼,不然会更使笑哥哥难忍受痛苦。”
  史黑青似醒悟地点点头,如果“铁笛定心”及“琵琶玄音”施展起来,司马笑予哪能抵抗?定必痛苦上更加痛苦。
  李嫣红见央求已无望,也就死了这条心,但一见司马笑予那苦惨状,不啻身受。这种错骨截筋法,各派手法不同,在两人抱着司马笑予痛哭时,已暗自试过,无法解开。
  司马笑予更是不济了,抽搐停止,呼吸也没有,只胸口尚有一点暖气。
  二女轻轻将司马笑予停放在地板上。史黑青将他蓬乱的头发理顺,在头顶打了个道士髻。
  李嫣红将他衣襟整理整齐后,解开自己胸襟,从头项下取出一块九龙玉佩,想挂在司马笑予胸前。
  丑妇人始终在注意二女的动作,但她对二女凄惨的神态,毫不受一点感动。与其说她的心是铁石的,毋宁说她的心是一颗钻石,比铁石还要坚硬!
  在她一见李嫣红手中的九龙玉佩,打量一阵,青纱面幕里倏地精光暴射,身形一晃,来到李嫣红面前道:“将那块玉佩给我。”
  李嫣红赶紧将玉佩很迅速的又藏在怀中,怒道:“你别赶尽杀绝,难道一块玉佩,你也看红了眼,岂是闻名江湖人物所为?”
  丑妇人甚是焦急喝道:“快给我,快给我!”
  李嫣红冷笑道:“这一块玉佩,也不是宝物,能值几何?因为这是我笑哥哥送给我做纪念的,现在他死了,我对不起他,没有力量来救他。所以将他的原物奉还,你这一点恩惠也不施舍?要来夺取,你还是人吗?”
  她看了司马笑予一眼,急得大喝道:“我只看一下,我只看一下!”
  说着一面急伸掌向司马笑予百会、中庭、气海三大穴拍去,司马笑予立即轻轻颤动一下,又归原样如死人一般。
  二女以为她下了绝手,了却司马笑予残生。
  李嫣红这时才横下心头,反正笑哥哥已死,无所顾虑,她们正欲与她以死相拼。她向史黑青使了个暗号,双双出其不意的跃下二楼。丑妇人不舍地追至二楼,二女已窜至碉堡外草坪上。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四章 疗伤偷功
上一篇:
第一二章 夺命三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