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四章 疗伤偷功
2021-08-12 07:30:19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蒙面妇人亦乃顶尖儿人物,今夜亲身经历的奇事,使她觉得本身武功还差得甚远,对于报仇雪恨之事,不免有点意志消沉了。
  伏在暗处的司马笑予,又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觉得自学得“五九神功”以来,原认为自身功力,可以傲视天下,谁知完全不如他所想象。由今夜所见,奇能异技之士何处无之,因此也意兴索然!
  其实,他对“五九神功”只练到六七成,还未穷其奥妙与变化,他没有将五九老人所交给他的“五九神功”密笈深加研究,如果能参透其玄奥,实要驾乎适才用飞花摘叶手法之上。
  此时,斗场上已云收雨歇,司马笑予本欲立即离开,但又怕被众人发觉,只得仍潜伏原处不动。
  却说蒙面妇人愣了一阵,转身一见五人,又不由怔着了,她仔细一打量,但没有发现她听要找的人,就非常失望。
  她思索一会,倏地飘身至李嫣红面前,臂一伸向她肩头抓去,并喝道:“那小子在哪里?”
  李嫣红侧身跨步避开,气得嘟起小嘴,尚未来得及回话,忽黑影一闪,史黑青忍不住闪身而出,手中铁笛一挥,一招“夭桃翻红”,闷不作声直点蒙面妇人肩井穴。
  蒙面妇人当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同时她也并不想同五女交手。唯奈精神稍失常态,胸中的心思很难表达于言辞之中,五女也难摸清她意思,因此误会愈结愈深。
  适才出手,她并不是想伤害李嫣红,不过是因未发现司马笑予,心一急,想抓着李嫣红问个明白。
  唯她出手鲁莽,使众女误认她又出手伤人,史黑青第一个忍不住就闪身而出。
  蒙面妇人一见铁笛点到,微一闪开避过,接着喝道:“快将那小子交出!”
  史黑青铁笛一摆,又欺身逼进,并冷冷地道:“适才,若不是我们姊妹伸手,你这丑八怪怕不已死在阴阳鬼脸等人之下,现在又神气了,真丢人。”
  蒙面妇人又闪过一边急问:“是你们出手救我?别夸嘴骗我,我现在不想同你们作对,只要你将那小子交出后各走各的。”
  她以为时才替她接引真力,与使飞花摘叶手法是同一人,而这人武功不是五女中任何一人所能望其项背,故不相信史黑青的话。
  史黑青急得正欲再度进攻,冷魂仙子却大声说道:“史妹妹别同她多纠缠,我们走吧!”
  此时冷魂仙子是她们大姊,无形成为五女之首。她的话史黑青哪得不听,只得收回铁笛,随着众女飘然而去。
  蒙面妇人哪能让五女就此走脱,又是大急地随后追下不提。
  隐伏在暗处的司马笑予见众人走远后,才从崖后闪出,吐了一口长气。
  此刻已是五更,东方已见曙光,司马笑予正欲转身回到住处,向主人道谢后离开此地时,突地眼前人影一闪,面前立着一个三十余岁妇人。
  司马笑予如惊弓之鸟,一见那人,心头猛地一震,赶紧后退数步,打量来人。
  那女人生来身躯窈窕,面皮白皙得无一点血色,除了两只眼晴活溜溜的在转动外,面孔似乎是一张死人皮,一下也不受肌肉牵动,活像一具僵尸,看来令人寒栗!
  来人适才的身法虽尚称灵活,但看不出有什么高深武功,他心头稍微放宽。
  司马笑予一见怪女人,实不愿多惹麻烦,闷不作声,转身拔步就走。
  那怪女人,实在也有点神秘,也不开口身形一晃,拦在司马笑予面前,接着拔剑分心便刺。
  她这一柄剑,连一柄极普通的剑都不如,生满铁锈,一如她的人一样,一点也不受人注意!
  人同剑虽不受人重视,但是她这一剑刺出,却份量可观,剑风中含着有无比真力。
  司马笑予实闹不清这僵尸样女人,同他有什么过节,不发一言就动起手来。虽然心中有气,仍尽力按捺着不发、他原本将来人没有十分看上眼,等待她那一剑刺出,这才感觉惊讶!赶紧收回轻视态度,纵身闪避,但未拔剑回击。
  怪女人冷哼一声,唰唰唰又是三剑,分攻他上中下三盘,似三道疾电,威猛无比!
  司马笑予仍仗着五九奇绝轻功,仍不拔剑,也不回招地一味挪腾闪躲。
  怪女人心想好小子,你再接三招敢不拔剑,算你有种。想着,猝然一摆手中锈剑,挥舞起来,立即剑光闪闪,剑光透出一股真力,从左右上分点到司马笑予肩井、丹田三大穴。快、准、狠,这才闹得他手慌脚乱起来!
  他赶紧施展移影换形奇绝轻功,极勉强躲过这凌厉三招。饶是这样,但左衣袖仍被刺穿一个洞。惊吓得他冷汗直流,不敢大意地赶紧拔出太乙神剑,凛然而立。 
  怪妇人见司马笑予拔出剑,心头暗喜道:怕你不出剑。想着手未停地又刺出三剑。
  那怪妇人连刺出数剑,司马笑予始终摸不清哪一路剑法。看来平常,却包含着极诡谲变化,劲力极猛!
  司马笑予功力本不平凡,若是等闲人,早已丧在她那柄锈剑之下。
  怪妇人三剑又刺到时,司马笑予恼怒异常的即施展起“五九神功”中的五九剑法,神奇九招连环使出。
  果然这五九剑法凌厉非凡,立即风声吼吼飞砂走石,如怒潮澎湃,如万马奔腾。
  怪妇人一见司马笑予使出五九神功,假如脸上不是有那么一层肌肉都牵不动的死人皮,一定可以看得出她一脸欣喜之色!
  她目的就是要使司马笑予使出五九剑法来!
  五九剑法,只有九招,乃合天下剑法之精华而提炼,当然凌厉无俦。然而那妇人虽然有点感受压力,却非常高兴地极小心闪躲纵避,没有伤着她一丝毫发!
  因为怪女人表面看来像一具僵尸,但功力却甚高深,同时也是司马笑予对五九剑法尚未参透其奥妙变化,火候不到所致。
  司马笑予自学得“五九剑法”后,这还是第一次遇上劲敌,将五九剑法连环使出,但仍不能伤得对方一分毫发,大急大骇!
  司马笑予五九剑法连环使出三次后,那怪女人突地锈剑一摆,纵身跳出圈外,一摇双肩,人影已杳!
  司马笑予愣在当地,惊骇万分!
  这怪女人是何路数?为什么要来同司马笑予闷声不响的恶斗一场而去?确是神秘!怪异!
  司马笑予迷惑不解,回忆那怪女人剑法倒不怎么高深,轻功也甚平平,但却也能接下九招五九剑法连环进击。
  几天以来,他身受的怪事太多,那个蒙面妇人对他还在紧追不舍时,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怪女人纠缠。
  他将太乙神剑插入剑鞘,丧气地回到住处,倒头便睡。睡到中午,才醒转来,吃了一点东西,丢了一锭银子背起背囊向主人道谢而去!

×      ×      ×

  他心想:五女及丑女人已扑向官道,正在前面寻找我,我不如改走小道,避开她们。
  因此他就向荆门山中穿越而去。
  已是仲春季节,沿途柳暗花明,撩人情思!
  司马笑予循着小道,蜿蜒向上爬。
  荆门山虽然不是天下名山,但也巍峨耸立气势不凡。
  他爬到半山,仿佛是翱翔在云层里,碧天如海,白云如雪,令人神逸气爽!
  由半山一条羊肠小径绕到山腹之上,走了两个时辰后,才转于山腹后,小径渐渐向下延伸,到达一个小平原,鸟语花香,风景宜人!
  他不免被这里的景色所迷,放下背囊,坐在绿茵草地上休息。他刚缓了一口气,蓦地身后一阵冷笑,他赶紧纵身起立,向前纵开丈余远。回头一看,原来身后有一个黑黝黝的老妇人坐在那儿,她来到身边,司马笑予没有发觉,不禁心头上涌起一个疙瘩。
  老妇人不但面孔黑,连一身衣服都是黑得乌溜溜地。两只手,也是戴上一只黑手套。两只眼腈也黑得光亮照人。
  但奇怪,这老妇人的一张黑面孔,与他昨夜所见的那个白面皮怪妇人一样,绷紧得死板板一点也不抽动。
  因为这几天,所遇的怪事太多,他再也不敢大意,极具戒心。正欲向老妇人发话时,谁知那老妇人倏地身形一闪,双掌一分,一拍他前胸,一拍他小腹,一招两式,出手之快令人吐舌!
  怎么他接连遇上怪事!昨夜那怪妇人也是不发一言出手就打,今天这个黑面老妇人亦是闷不吐声就出掌进攻,不但使他迷惘,也使他生气!
  他想:她们大概认为我司马笑予是个窝囊废,是个可以随便被轻视的人?我不给点颜色你们看,你们还不知道我司马笑予的厉害!
  想着,怒气填胸,立即气提丹田,贯于两臂。在老妇人双掌递到时,他身形不动的亦猝然拍出两掌,便将对方掌力接上。
  他这一掌是用上八成劲力,满想虽不将敌人击伤,也定可将她击退。
  谁知他一接上老妇人那一双戴着黑手套的手掌,犹如一团棉花软柔无力,使他发出来的千钧劲力,化解得无影无踪!他禁不住大吃一惊!
  他惊觉地知道情形不对,正想赶紧收招撤退,但已来不及,老妇人双掌如水蛇一样,沿着他手掌游动而上,反扣双腕。
  他惊得大呼一声后,猛提一口真气一沉腕,施展起移影换形奇绝轻功后退丈余,饶是这样,双掌仍感火辣辣地。
  老妇人出手快,他避招亦不慢。
  可是司马笑予却被激得恼怒异常,豁出了,不等老妇人扑击,他已反客为主地施起五九掌法,九招连环使出,顿时掌风卷动,树枝摇摆欲倒,将老妇人整个包围在双掌之下
  老妇人一见他施出五九掌法,也一如昨夜那个白面妇人一样,欣喜之色,掩藏于那一张黑面皮内,只是使人无从发觉而已!
  司马笑予的五九掌法虽然凌厉,将老妇人罩于双掌之下,但她跳跃纵闪,始终是有惊无险!
  司马笑予愈打愈骇,他虽然对五九掌法未完全参悟奥妙变化。但他督任二脉已打通,功力却非同小可,但仍不能伤得老妇人半分毫发,哪得不叫他心惊?
  老妇人在司马笑予一施起五九掌法,始终是避招闪躲,没有还击一招。但一双黑溜溜的眼神,却细心的注意司马笑予的出手招式。
  司马笑予也不由感到有点惊讶,奇怪惊讶的不是老妇人的一味闪躲,而是她的身法与昨夜那个白面怪妇人毫无两样。
  他的五九掌法连环掌法连环使出三遍,老妇人突地一声轻啸后猝然窜出圈外,身形一闪,向草原尽头柳林内奔窜而去!
  司马笑予愕然愣在当地,两眼一黑,险些栽倒在地。因他忿急交加,精神上受了无比的打击!故而头晕目眩不能支持。
  一连串的失败与打击,他开始对他的武功有点怀疑,尤对那“五九神功”称为奇学,信心也有点动摇,他一气,伸手将五九老人赠给他的“五九神功”秘籍抄本绸绢,用极重的手法,如掷暗器一样,向前抛去!
  那秘籍小铁盒如疾电般向前疾飞,落于柳林深处。
  他盘膝打坐运息一会,心中的愤怒,才渐告消失,背起背囊,不由自主地向那一片柳林走去。
  穿过草原,就进入柳林中,柳树带来了春天的气氛,柳枝条条早出嫩时,迎风摆舞。
  他徘徊柳林深处,心头上的一团郁气消失了,精神渐感舒畅,心头也平静许多,不过对昨天的怪妇人,及适才所见的老妇人,仍耿耿于怀,觉得两人神态和行为,近于神秘!
  此刻,日已西斜,他陷于沉思里,信步穿出柳林小径,摹地铿然一声琴音,从微风中传入耳膜。
  他心头猛地一震,又是琴音,琴音在他心灵上有无比的威胁。
  那一拨琴音,在空际中悠扬不散,听来令他回肠荡气,百感交集。因为他受了冷魂仙子的“摄魂术”后至今未经治疗。虽然吞了九天魔丐的“定魂丹”,能暂时稳定了心神,但总觉得心灵上有点空虚之感。
  何况时才那一拨琴音,内中含有无比真力,功力似乎要驾乎冷魂仙子之上。虽只是那一拨琴音却响彻云霄,经久不散。他知道冷魂仙子没有这样的功力。
  他被那一拨琴音,撩得心灵有点震颤,却不自主朝着那琴音走去。
  他穿出柳林,又是一片小草坪,草绿如茵,绿草间还生满了无数红白小花朵,景色更是宜人!
  那琴音,接连又拨出数声,司马笑予脸色大变,赶紧就地打坐调息运气。
  好在那琴音只有数拨后就停止了,否则司马笑予哪能这么安静的气定神凝行功?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五章 七鹰之谷
上一篇:
第一三章 摘叶飞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