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六章 深谷钟声
2021-04-30 16:26:11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残红山主公冶一,自杨紫艳走后,率领十二金钗回到紫竹宫,狼狈不堪,以一个武林一尊,今日竟败在二女手下,这跟头可栽得不轻,假如没有铁笛史黑青,更不知要弄得如何灰头土脸,难以见人!
  铁笛史黑青放走杨紫艳,公冶一得悉勃然大怒,即将她囚禁在紫竹宫铁室中,其实骨子里,不过想借这个机会胁迫她,收为十二金钗行列内。
  紫竹宫位于紫竹林不过五六丈远处,李杨二女同公冶一及十二金钗激斗时,史黑青在紫竹官楼上铁室中,看得明明白白,后来从她们所发出真力音调听来,知公冶一快要落败,但她奇怪公冶一处于危急时不施展“血光摄神”功,因为她还不知公冶一已受伤了。
  正在此时,蓦地一条人影闪入紫竹宫楼上,直往公冶一寝室窜去。
  史黑青被囚禁的铁室,与这寝室相连,并存铁窗铁斗相通,这个铁室亦即是公冶一寻欢作乐的别室,虽是囚室,设备仍是富丽堂皇。
  史黑青见那窜入公冶一寝室的人,是一个俊美少年,在房中东翻西看,似在寻找什么。
  她忽地心一动,暗想此人大概是大闹残红庄李杨二女的朋友司马笑予,一定是前来寻找玉佛的,何不助他一臂之力,将玉佛收藏的地方告知他呢?
  公冶一从杨紫艳夺取玉佛后,即收藏在这个寝室中,十二金钗及史黑青均知道他这个秘密所在。
  此时史黑青在囚禁铁室内,见那少年寻不着目的物,急得在室中团团转,心中也着实替他着急。
  她在铁室窗口轻笑一声道:“你这个人可是司马笑予?胆子也不小,居然敢偷入紫竹宫来盗玉佛,哼!别做梦,如你不求我,你今夜别想寻得着。”
  史黑青这个女孩,前文已交代过,是个冷漠孤僻、特殊性格人物,既无心计又不含蓄,对任何事想到就说,她将这少年误认为司马笑予,故将想帮助他的心事,也脱口说出。
  来人却不是司马笑予,而是粉蝴蝶公孙治,适才离开杨紫艳,并未走出残红山庄。他是个多心计的人,一见杨紫艳的行色,料她必定有重大事故,故蹑足在后安心探个明白,果然他从杨紫艳与公冶一口中得悉玉佛之事。
  江湖上人人都知道玉佛是武林至宝,粉蝴蝶公孙治一听到这消息大喜,乘双方互斗时,就窜入了紫竹宫。
  他正寻不着玉佛收藏之处,急得满头大汗时,忽听见隔壁房间史黑青的话后,又愕又喜,暗想怎么这个女子把我误认为一个什么司马笑予呢?听她口气,似愿意将玉佛收藏的地方告诉我,不如将计就计,将玉佛骗到手再说。
  于是他走到窗口深深一揖道:“姑娘如果赐示玉佛收藏之处,我司马笑予终身不忘大德。”
  史黑青略一沉吟道:“你真是李杨二女的朋友司马笑予吗?那我就成全你好了,你先把我放出来。”
  粉蝴蝶公孙治设法将铁门打开,史黑青来到残红山主寝室内,从一个墙角密穴中,取出一只锦盒,交与公孙治道:“这玉佛原是你们武当派至宝,你可小心,不要再遗失了。”
  这一下喜得公孙治嘴都合不起来,喜而忘形不由多看了史黑青几眼。这一看,忽地被这黑肤少女别有一种娇美情调所迷惑,他眼中顿又露出异样光彩,柔声低语道:“姊姊贵姓芳名?为何被困?”
  可是史黑青不受这一套,心中就有点不高兴,微叱道:“你这人好没道理,谁同你姊姊弟弟,叫得那么亲热,还不快走?”
  粉蝴蝶眼珠一转道:“姊姊既然不愿赐告姓名,小弟只好走了,大德容当后报。”说着翻楼而去!
  这时残红山主公冶一及十二金钗与杨李二女决斗正烈,史黑青本想不理而去,但念头一转,心想他们这么拼死拼活,不过是为了玉佛,但他们哪知螳螂补殊黄雀在后,那个司马笑予偷入了紫竹宫,已将玉佛得手而去,我不如将双方解和了呢?何必让他们再作无谓的决斗。
  想着即在窗口发出“铁笛定心”功来,果然双方即停止激斗。
  史黑青见已无事,这才离开了紫竹宫,跨过数重院落,走出了残红山庄大院外,突见粉蝴蝶公孙治在后面跟随着,即停步问道:“你玉佛已得到手中,不走在这里干什么?”
  粉蝴蝶公孙治鞠个躬道:“小弟承蒙姊姊帮助,收回玉佛,哪能连姊姊姓名都不知道,那太不近情理了,故在此等候了。”
  史黑青大感不快,虽然人家所说也颇有情理,但她不理会这些,脸一沉道:“我不过是看在你是正派门人,所以帮你一个忙,也没和你交朋友,问我姓名则甚?现在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人本来是一个奇怪动物,凡是他想得着的东西,而不能得着,他的欲念尤高,非千方百计要得到手不可,史黑青对他态度愈冷淡,他对她兴趣愈深。
  他嘻嘻一笑道:“姊姊既示恩我于前,为何又拒人于后,小弟不才,甚愿与姊姊交个朋友!”
  史黑青眼一翻斥叱道:“好不知趣的东西,如不快滚,就对不起你了!”说着,抽出背后铁笛,迎风一舞,乌光闪动中“呜呜”之声震人双耳。
  公孙治才知道黑肤美貌少女,是个孤僻性情人,无法打动她的心,见不是路,算了吧!明天到山谷中会那娇媚的杨紫艳去,比她够劲得多。
  他冷冷地一声轻微长笑道:“既然如此,后会有期。”说着扬长而去。
  公孙治走后,接着从山庄内“嗖!嗖!嗖!”窜出三个白色短服劲装大汉,冲着史黑青而来!
  史黑青一见那三个大汉,返身就走,三个大汉不舍地在后急追!
  内中有一个大汉叫道:“史姑娘你识相的还是自动回到残红山庄的好,免得伤了和气,如果不听劝导,我弟兄既奉山主之命前来,可不客气的就要动手了!”
  原来残红山主回到紫竹宫,感念史黑青解围之恩,去到铁室想将她放出,谁知铁室内人去楼空,已不见史黑青人影儿,勃然大怒,立即派了三个一等的高手追赶下来。
  史黑青对这三个高手,尚不至于敌不过,不过她怕公冶一赶了来,那就难逃手掌。所以她就一语不发的向乱山中窜去,不料竟遇上了司马笑予,从山崖上纵下替她解围,击毙了两个高手。
  铁笛史黑青心是不能有一点秘密的人,就将一切经过,源源本本告诉了司马笑予,闹得司马笑予如坠入了五里雾中,怎么玉佛会被杨紫艳盗去?他现在已灵慧非凡,一回忆当时东门柳,听说他失去玉佛的惊讶态度,及杨紫艳在客店东跨院与他撞个满怀动作,突然醒悟,钢牙一咬恨声道:“好妖女,原来玉佛是你盗去,还在我面前假情假意地!”<
  他又恨!又气!又急!一手拉着史黑青道:”好妹妹,我们找那妖女去!”
  铁笛史黑青嚷无表情,黑眼珠一翻道:“找她干什么?”
  司马笑予急得踩脚道:“找她追回玉佛呀!”
  铁笛史黑青冷侧恻地道:“我不是告诉你,玉佛在那个冒充你的坏蛋手中吗?”
  他急得伸手连拍了两下脑门道:“我被妖女气糊涂了,那我们就追那个坏蛋去吧!”
  这时,已是李杨二女大闹残红山庄的第二天。

×      ×      ×

  二人顺着山谷小径,越过山峰,窜至另一个山崖转角处,前面是个数亩见宽的小山谷。
  山崖转角处,距那小山谷,不过四五丈远近,被一片乱石隔离着。
  蓦地山谷里,传来数声娇媚笑声,这笑声好甜!好娇!司马笑予听来机伶伶打了个冷颤,这声音好熟呀!那不是她?是那个妖女紫玉箫杨紫艳。
  司马笑予立即拉着史黑青,闪躲在乱石后,双臂颤抖,两眼发直,瞪着小山谷中。
  原来那儿有一男一女两人,在调情说爱。。
  那两人,一是粉蝴蝶公孙治,一是紫玉箫杨紫艳。粉蝴蝶公孙治,侥幸得着至宝玉佛,照说应该立即离开此地,然而此人酷爱女色,凡是他看上的女子,软硬兼施,不遂其心不罢手,杨紫艳的娇情媚态,骚骨浪劲,是他生平所仅见,哪得不魂离七窍!
  玉佛虽然是个至宝,杨紫艳可是个天生尤物,鱼与熊掌,想兼而得之。
  天不亮他就依约来到山谷,奸不容易盼到伊人倩影,姗姗而来,心花怒放,赶紧上前,堆下笑脸,深深一揖道:“姊姊!你等得我好苦啦!”
  山谷中的农风,吹得紫五箫杨紫艳青丝飘拂,纤腰款摇,加上她那媚眼儿向他横掠,啊呀!我的天!公孙治灵魂儿发了火,禁不住双臂一分,一个“饿虎扑羊”向她扑来!
  杨紫艳轻移莲步、闪身避过,接着娇媚地轻笑一声。这笑声如黄莺啼啭,如珠落玉盘,更添了儿分娇情、媚态!可是这笑声也刺痛了司马笑予的心!
  粉蝴蝶公孙治六神无主,一扑落空,连接再近,人如醉汉东摇西摆,杨紫艳如穿花蝴蝶来去闪躲,撩得他眼冒火花,呓语连连。
  正在此时,蓦地山崖谷左侧山峰,飞身坠落一人,如海燕掠空,人一落地,手中云帚一摆,笔直的向杨紫艳分心扫来!
  好快,快得只一眨眼,杨紫艳好在功力不弱,立即足跟一点地,人斜窜二丈开外,堪堪躲过来招,但也吓得池一身冷汗。
  来人,身穿绿色对襟衣裤,外披淡黄色坎背心,足登薄底云鞋,乌云髻上插上一支檀木簪,原来是一个二十二三岁,中等姿色,形态风流的妙龄道姑!
  这道姑一现身,粉蝴蝶公孙治如耗子见了猫,吓得面无人色脚底板抹油,溜之乎也,急得如丧家之犬,向小山谷外逃走了。
  道姑并不理会公孙治,云帚一摆,阴恻恻打量着杨紫艳一阵,然后冷笑道:“嗯!这样娇媚,怪不得我师弟被你迷昏了头!”
  紫玉箫杨紫艳本来一愕,继而仍是那么娇笑一声道:“是吗?你大概有点吃醋吧!”
  道姑大概是有点气极,挺身一摆云帚进击,快如石火,杨紫艳仍不还手的让过,并道:“喂!你是公孙治什么人?是情妇?或是老婆?说明白我将他交还给你,有什么了不起?”
  隐伏在乱石后的司马笑予,原先见杨紫艳与公孙治那般风骚调情,气得全身不住颤抖。后来见那道姑一现身,吓走了公孙治,心头略感一松。此时又听杨紫艳一番话,言中之意,她与公孙治似是老朋友,不由叹了一口气。
  转过头,见铁笛史黑青正翻着两只黑眼瞪着他,似也放出酸溜溜的异彩。她也是个女人呀!见司马笑予对杨紫艳那么吃醋神态,她哪又不带点酸意?这只是一瞬间就过去了!
  铁笛史黑青漫声道:“那个逃走的就是冒充你盗去玉佛的人!你到底追不追?”
  这一问,提醒了他,即道:“就是他吗?追!当然追!我们别管那妖女,我今生也不愿意见她!”
  说着,二人即向小山谷奔去!

×      ×      ×

  按下杨紫艳道姑之事不谈。
  且说司马笑予及铁笛史黑青二人追到山谷外,已没有粉蝴蝶公孙治的人影,二人施展起轻功,仍循着公孙治逃走方向追下去,追了大半天,前面大河横阻,岸上有茅屋十余间,大多是渔民也有一二家小店,卖些小碟酒菜,及日用杂物,仍没有发现公孙治人影。
  前进无路可走,肚也正饿着,两人进入了那间小店,想吃点东西,先填饱肚子再说。
  店主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上前招呼道:“二位客人请坐,小店没有什么可口的东西,酒是现成,要菜,只有花生豆儿,如果等得来,现时做还来得及,也是二位客官来迟一步,适才有一只油熏鸡,被一位少年客官买走了。”
  这老头滔滔不绝讲了一大套,司马笑予听到后来,心一动,即问:“你说适才那位客官是怎样一个人?”
  老头忙答:“是个二十二三岁,漂漂亮亮的小伙子,慌慌张张买了只鸡,价也不问,丢了一锭银子就走了。我老头儿可发了一点小财,这一锭银子买三只鸡还有多。这人好大方,我还是生平第一次遇见。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我老头平时行善作福,哪儿会遇着这么好人,假如二位客官不信——”
  司马笑予急着要知道那少年行迹,可是偏遇上这唠叨多话的老头,真是急惊风遇上了慢郎中,司马笑予是个诚笃有礼的人,不愿使这位老头难堪,只得按捺着性子,皱着眉头听下去。
  可是铁笛史黑青没有那么耐性,早就不高兴的黑眼一翻道:“老头别多说了,你可告诉我们那少年到哪里去了?”
  老头倒也和气连声说道:“我老头就是这么个爱说话的坏脾气,一搭上客人就说个不完,比如说——”
  老头仍是一番闲话,没有拉上正题,司马笑予忍不住笑道:“老伯,不说闲话了快告诉我们那少年到哪里去了?”
  老伯连连答道:“那少年买了一只鸡,丢了—锭银子,那银子怕不——哦!我又说远了。”
  停了停,咳了一声清猜嗓子,接着提高喉头大声快说道:“那少年买了—只鸡,丢了一锭银子——呶啦!他雇了—艘渔船——走一一走了!”
  我的天,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家所要知道的话说出来,还急得满头大汗,话说完,嘘了一口长气,这才送上两碟花生及一壶酒。
  司马笑予一捉摸,这老头所说的少年,定是粉蝴蝶无疑,急忙吃完东西,渡河追去!
  渡过河,山峰重叠,崎岖难行,二人顺着山路,愈往前走,山峰愈多,不知不觉,夕阳西下,玉兔高升,司马笑予焦急地停下来,侧过头,见史黑青态度悠闲,依在他身侧,如小鸟依人,一双黑溜溜的眼珠正瞧着他。
  司马笑予一见史黑青那黑黝黝的一双眸子,陡地心田上翻起一阵涟漪,感到这么一个纯洁可爱的女孩,为什么生性如此孤僻冷漠,她似乎对这世界一切漠不关心,甚至于对所有的人类,蕴藏着无比的仇恨!我司马笑予既与她交上朋友,得用我的情感,去温暖她将要死去的人生。
  他不由微叹了—口气轻声问道:“青妹,你累了吧?我们在这儿歇一会可好?”
  她眨了眨黑眼珠冷冷地道:“我不累,你要歇一会听便。”
  二人就在一个山石坐下,司马笑予发乎兄妹至情,不由伸臂握着她的手道:“青妹,你一定有一段不平凡的遭遇,可否告知我?”
  她并没因司马笑予握着她的手,而有异样感觉,也没有什么羞涩之态,似乎她的感情早已麻木,毫无感情知觉,只是淡淡地回道:“过去,就让他过去,有什么可谈,现在有了你笑哥哥,我不寂寞了!”
  这话包括了多少哀怨!又是多么的至诚!谁说她无情感?这才是一个纯洁情感至高的流露!
  司马笑予感动得差一点流泪,也引起了无限的困扰!杨紫艳虽伤了他的心,打击了他的自尊,不能说她没有一点好处,不无还有一点香火之情。他想我怎么会这么心狠任其与人决斗,漠不关心决然而去,不论她有情无情,我总不能这么无义。还有李嫣红,失掉父爱,又新丧慈母,身世也令人可怜!她对我的真情,使我尝到了人生的温暖,尤其她善体人意,为了玉佛,不惜成全我,让我与杨紫艳接近,这种爱情是多么的伟大!
  他正在沉思时,山峰那边,忽传来两声钟声,缭绕空中晚风之中,打断了他满腹人间苦恼。他说:“青妹,山峰那边有钟声,定必有寺院,我们前去投宿一宵可好?”
  史黑青没说话,起身跟随他向山峰那边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七章 冷魂仙子
上一篇:
第五章 魔音阵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