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八章 孔氏大屋
2021-04-30 18:13:05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笑予虽然被冷魂仙子“摄魂术”弄得神魂颠倒,但理智并未完全灭没,目前他对已结识的三个女郎,李嫣红、杨紫艳、史黑青,正闹得无法开交,如果为了保求自己生命无情无义的将她们遗弃而与另一个女郎结合,这不是他所能做得到的。
  他听了徐冬梅的话后,实感为难,沉吟不语。
  徐冬梅见他闷闷不语,乃道:“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我家小姐美如天仙,武功高绝,尤其性情温和,哪样配不上你?”
  她眼珠一转又道:“再说,我家小姐乃孔家三代唯一后裔,较视为掌上明珠还要宝贵,孔家,在这天王镇,良田千顷,富甲一方,提起来谁不羡慕?尤其孔家三代武功,在江湖上也无人敢轻视,你如果做了孔家东床佳婿,荣华富责真是享受不尽。”
  “因为孔家门户高贵,小姐又出人头地,故对婚姻非常慎重,条件够得上实在百中难寻,你司马公子不是我当面奉承,人品英俊,德性又好,尤其武功得自真传,臻于上乘,实乃最理想的人选,只要你去到孔家,不用开口求救,她们一见你面,就会提出自愿代你治病,并自愿提出婚姻问题。如此,病既能治好,又得美妻,何乐而不为?”
  “冷魂仙子诸葛芙蓉,是个不好相与的人物,最淫毒的女魔,死在她手中的男人,不可计数。她的武功在江湖上数一数二,尤其善于摄魂术,又有一副善于变化的外形。见什么人,她就应用什么态度来对付,一时雍容华贵,一时妖冶浪漫,一时哀怨悱侧,多愁善感。无论你多么精灵,无不坠人于她术中,着了她的道儿,一条生命乖乖地奉献给她。”
  “如果孔家真出手挽救你,这梁子恐怕要与冷魂仙子结上,不过我们倒不怕她,我的话,说的太多,小姐知道又会责备我是个多嘴多舌的丫头。但不知为什么原因,一颗心就是放不下,又偷偷地跑来找你,其实对于我有什么好处?到那时,你们成双成对,我这个从中拉线的红娘,还不忘得干干净净,我还是我,是个不值人一顾的下贱丫头!”
  她故叹了口气,继续道:“穿过这一片树林,转过左侧山坳,距此地约三十里,一问孔家大屋无人不知。如相信我的话,你就照着我指示的方向前去,包不会让你失望。我是偷着来的,不能久留,得走了。最后我得嘱咐你,到了孔家,对任何人都不要说是我徐冬梅指示你来的,尤其日后在小姐面前更不能露一点风声,不然,我吃不完兜着走。我的话,听清楚了没有?不要自误,傻子,再见!”
  说完,像一阵风似地,飘然而杳!
  司马笑予心情有些恍惚、犹疑,听了徐冬梅的话,看了她的表情,便不由自主地朝着她所指示的方向走去!但心头仍抹不掉那个美妇人冷魂仙子阴影。
  穿过树林,转过山坳,他拖着缓慢的步子,到达一所大庄院前。
  这庄屋,气派不小,朱红的大门,门上一对紫铜色虎头,口含门环,两侧一对雄踞石狮,更是平添了几分威严,古树苍拔,掩映着这一所高大黑色砖墙古老庄院四周。
  庄院双门紧闭,冷清清没见一个人迹,这时已近晌午,大白天尚感觉有点阴森森的气氛!门楣上“孔氏大屋”四个大黑字,再加上黑色大围墙,更衬托出有点使人不大自在!
  司马笑予徘徊在庄院前,被这气氛所慑,不敢冒然叩门。正在此时,忽一个龙钟老态的老太婆,出现在他面前,他一见,不由心头一寒,从没有见过像这样其丑无比的女人,堪与鬼骨神鸠白磔媲美。高大驼背,跛足,满脸鸡皮疙瘩眼如铜铃,红筋暴露,陷鼻梁,大嘴唇,下颚突出,两颊凸起,满头红发,虬结披肩。穿一身破乱不堪蓝布衣襟,仅蔽身体,趺着足持着一根紫金藤拐杖,蹒跚来在他面前。咧着嘴,现出满口黄牙,微笑地朝着他打量着。她那笑容,实比哭还要难看。
  司马笑予心灵本来恍惚的,又加上这个阴森森的地方,见着这么丑怪的老女人,更加烦闷,他没好气地转身就走。
  走不几步,一眨眼,丑老太婆身法不知怎地一转动,横拦在他身前,他不由一愣,想不到她有这么一身轻功,再次打量她时,可发现她双眼炯炯,精气内蕴,两太阳穴突起,才发现她是个武功甚高的老女人。
  丑老太婆在他身前仍是咧着嘴,露出黄牙微笑,然后才缓慢地道:“你是找孔家来的?来,我引你进去!”
  司马笑予此时被这个阴森森的地方,及这个丑老太婆,引起无限厌恶,忙道:“小子是路过此地,并不认识贵主人,不便打扰,请自便。”
  说完正欲转身而去,那丑老太婆却大笑一声道:“哼!死在眼前,还这么骄傲,你不找孔家,看谁能救你所受的暗害。”
  司马笑予惊讶万分,这丑老太婆,怎么知道我受了暗害?看她神态,虽生得丑恶,但并无恶意,我应对她恭敬一点。他想到这里,正要向她道歉时,老太婆忽地身子半转,一纵身,人已跃上院墙进入庄院内,将他一人愣在当地。
  片刻,朱红大门呀然一声大开,从内面走出一个中年女仆打扮的庄妇,人品服装倒也整齐,态度和善地向司马笑予道:“你这相公,我们主人有请!”
  司马笑予惊愕地摇摇头道:“大嫂恐怕找错了人,我是路过无意撞到此地,请原谅并不认识贵主人!”
  中年女仆笑道:“不会错,我们主人请的是你,她正在大厅候着,请进来吧!”
  司马笑予暗忖必定是那丑老太婆通风报信,听那丑老太婆的语气,及对我态度,似并无恶意,我不也正是要求她们吗?为什么又这么畏缩呢?既然人家相请,就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
  心意一定,于是答道:“既然贵主人相遨,我只好登堂拜见,请大嫂带路。”
  中年女仆将他带进屋内,随手将大门关土。

×      ×      ×

  进入朱红庄门,便是一所大院,大院里草丛没胫,荒芜凄凉。
  走不多远,进入大厅,走廊回栏,大多剥落陈毁,显出这孔家似正走入家道式微景象。
  大厅上陈设简单,只有几张紫檀木八仙靠椅,及一张檀木八仙方桌。女仆请司马笑予坐下,随即送上一杯茶,笑道:“请相公坐一会,我去请主人来!”
  偌大一个大厅,没有听见一个男人声,也闻不到一声鸡鸣犬吠,冷落得十分怕人!静寂寂地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约一会,厅后转出二人,走在前面的是中年女仆,后面是一个中年妇人,年约四十左右,穿着一身黑绸衣服倒也华贵整齐。虽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看来青年时也是个美人胎子,只是显得有些孤寂冷漠。
  司马笑予一见,心想大概她就孔家主人了,忙恭敬地立起。
  那妇人一双半老美目,不住地打量着他,好半晌,才漫声道:“相公果然资质不凡,难得难得!请随我往见二娘!”
  司马笑予迷惑了,不知这妇人是什么来头,她所说的二娘是什么人?只好硬着头皮朝前撞!
  从大厅左侧月洞门,进入二厅,二厅陈设较大厅整齐,但仍是冷寂得怕人!
  黑衣妇人一击掌,不一会,二厅后房走出一人,年龄同黑衣妇人不差上下,亦是美韵逼人,穿一身蓝色绸衣襟,脚步轻盈来到司马笑予面前,仍是不断地打量着他,许久,才转向黑衣妇人道:“不错,我们引他去见大娘吧!”
  司马笑予更是糊涂了,他实在摸不清这一家是什么门路,两个一黑一蓝服装妇人,掩藏着无比的神秘。他似乎失掉抗拒力量,恍惚地跟着这两个妇人后面,从一个走廊转入第三进大厅。
  这第三进大厅,气派又不同,陈设更较第二厅华丽,两壁名人字画,琳琅满目,桃木心桌椅,一尘不染。
  两妇人招待司马笑予坐下,仍是一击掌,后面闪出一个妙龄少女,送上香茗,转入后面。
  不一会环佩叮当,香气逼人,从大厅后面闪出一妇人,蓝黑两衣着妇人均起身相迎,司马笑予也不由起立,一打量这妇人,年龄看来只有三十余,鹅蛋儿脸上,容光照人,穿一件淡青色长襟,婷婷玉立。
  这妇人仍与前两个妇人一样,沉寂打量着司马笑予,从头看到脚,从下又看到上,看得他双颊红晕,怪不自在起来,心头也感觉不安。
  这淡青妇人打量他一阵后,转头向身后使女道:“传下去,准备酒宴!”
  说完手一摆,各人落座,使女传完话后,重新换上香茗,三个妇人各默默无言,六只眼睛紧盯着他身上不停打转。
  弄得司马笑予坐立不安,面对着三个风韵美好的神秘妇人,一颗心实在无法安下来,他精神本来是恍惚的,现在更是糊涂一片。
  偌大一所庄屋,不见一个男人,只有这么几个妇人。而这几个人又阴阳怪气,冷漠逼人,而且神秘莫测,行动诡异。
  在司马笑予此时昏迷不清的脑子里,更难摸清这儿路数。人家默默然,他也更加糊涂,不说一句话,实在,他也不知从何说起,脑子里早已昏沉沉地了。
  不一会,摆满了一桌山珍海味,杯筷却只一双,三妇将他引至正中坐下,斟上酒,各自退回原位,满桌丰富酒菜,率为他一人而设,他也正饥饿,糊里糊涂地不客套,低着头,大碗大碟,狼吞虎咽地一扫而光。
  饭罢,淡青色着妇人,这才开口道:“司马相公,你中了冷魂仙子‘摄魂术’太深,除了我孔家没有别人可以挽救,冷魂仙子不知害了多少人,我们从不伸手管她闲事,可是对于你,我们不能不管了。”
  人家是怎样知道他姓名的?应该引起司马笑予惊讶,可是他现在更是精神恍惚不清,除了满脑子冷魂仙子的美丽影子外,其他一无所知,他听了那淡青色衣着妇人的话,只是淡淡一傻笑。
  蓝色衣着妇人道:“他已神智迷糊了,先领他往见姥姥施手术解救吧!”
  三妇人在前,他迷糊地跟在后面,又穿过一个大花园,来到一所精美的屋子,陈设豪华已极!满目锦绣,珠室玉石,古董玩器,玲珑剔透。司马笑予虽然糊涂,也被这一派堂皇惊得瞠目瞪眼,他哪儿见过这样高贵排场?
  屋正中,紫金藤太师椅上,坐着一位锦绣华服年约八十余岁的太太,司马笑予举起一双昏迷无神的眼神,朝上一看,不由“呀”然一声道:“原来是你!”
  那华服老太太,咧着嘴,呲着满口黄牙微笑道:“好小子,想不到是我吧!”
  原来这老妇人,却是司马笑予在庄前所见那个丑怪衣衫褴褛的老太婆。
  淡青衣着妇人道:“司马相公,上面是我们老神仙,还不上前拜见!”
  司马笑予被这豪华高贵的排场,及这老太太华贵仪态所震慑,迷惑不由自主向前拜了两拜,起身立在一旁。
  丑老太婆哈哈一声大笑,笑声震动屋瓦,门窗连响。
  好深的内功,司马笑予被惊得神智清醒一半。
  老太婆笑后道:“不敢当,不敢当,真难得,真难得,确与我们白儿是一对,这祥的人材,怎能落入诸葛芙蓉贱女人手里。”
  “好在老头儿早告诉了我。梦仙快拿我的“‘定魂丹’来,碧仙琼仙快去布置婚礼,礼堂设在百岁堂。白儿那丫头到哪里去了?怎么不见?敢情又在后楼读那劳什子苦闷的诗,梦仙,你这个女儿,真够我烦心!”
  梦仙,原是淡青大娘,碧仙环仙是那蓝色黑色衣着二娘三娘,老妇人一吩咐,各人忙不迭分头而去!
  她并未先取得司马笑予同意,就将他招为孙女婿。其实司马笑予现时就是想不同意,但他的意志也不由他支配!不一会,大娘梦仙手中拿眷一个朱砂小瓷瓶,送上老太太,她接过拔开塞盖,倒出三粒黑色药丸,向司马笑予一招手道:“我这‘定魂丹’费了三十年时间,配制而成,对于定魂养气凝神,其效无比,吞服一粒,并可以增加五年内功,可是从你面色看来不但受了冷魂仙子的‘摄魂术’,且又饮了她‘冷魂碧丹’,我这‘定魂丹’虽然是难得的灵药,但也只能暂时稳定你心神,还要白儿另施功力,才能根除。”
  司马笑予现在神智完全迷糊,望着老妇人,本能地伸出手,去接三粒药丸。
  谁知老妇人并没有将药丸交给他,又装朱砂瓶内,咧着嘴诡谲地一笑道:“晚上,白儿会给你吞服,现在还不到时候!”
  说着,并指如戟,快逾闪电,点中司马笑予睡穴,转头对梦仙大娘道:“传下去,从现在起加紧戒备,防备诸葛芙蓉来袭。将他带到紫金阁休息,派人看守着,三个时辰后他的穴道自会解开,快将白儿找来见我!”
  两个使女挟着司马笑予跟在大娘后,来至紫金阁,将他安置在一张紫金大木床上,让他舒服的憩睡着。
  孔家大屋上下全体慌忙得一团,好在人多,不到半天这后厅百岁堂布置得如锦绣天堂,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喜气洋洋。每个人都是挂着一脸笑容,可怪的是,这么多人没有一个男子。
  孔家外表虽是满堂的高兴,暗地里却不无带着隐忧,冷魂仙子诸葛芙蓉岂肯就此罢手,孔家三代纵然了得,不一定敌得过人家一支闻名江湖的五色香云带及一张五弦琴。
  转眼到了黄昏,孔家大屋灯火辉煌,司马笑予睡穴已自行解开,人虽醒转来,仍是昏沉沉地。
  不一会,四个妙龄使女,照料他沐浴、更衣,他一无所知的任她们摆布。他换上了一身华贵的衣服,更显得英俊不凡,四个调皮使女,尽情地调笑捉弄,他只是随着傻笑而已!
  外面一阵鼓乐宣天,鞭炮连响,另有四个华服使女随着三娘带着他来到百岁堂。
  百岁堂,宫灯彩烛,照耀如画,正中神座上香烟缭绕,烛火辉煌,丑老妇人正坐在当中紫金太师椅上,仍是露着满嘴黄牙笑着,她两旁坐的是大娘二娘三娘。
  在鼓乐声中,四个美丽使女,引出一位头戴凤冠身披霞帔艳如天仙,年约十五六不到的美人来。司马笑予昏迷不清的侧眼一看,暗惊道:“这美人儿不是杨紫艳吗?怎么我会同这个妖女结婚,这是不可能的,敢情我是在梦中。”
  他想着当即闭上双眼,再睁开眼时,面前美人忽变为铁笛史黑青,他又暗道,原是这个孤僻丫头,我把她当作亲妹妹看待,又怎好同她结婚?岂不有愧于心?不能,不能。他急得直眨眼。
  在一眨眼工夫,眼前美人又变了,那是金琵琶李嫣红,正是他心灵上的人,他高兴的连连暗叫,李妹妹我终于能同你结婚了,完成我们的心愿。可是他忽地冷了半截,暗说:我也不能同她结婚呀!这样怎么对得起杨紫艳及史黑青二女哩?还有杨紫艳,虽然她变了心,但我也总不能无义,我不是说过当和尚去吗?这样对她们才有个交代。
  他正想着,面前的人却又变为那个美妇人冷魂仙子,她仿佛仍是那么地幽怨,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瞧着他。他更是恍惚,将一切都忘记,李嫣红、杨紫艳、史黑青,一古脑儿抛开,心灵上不再有她们影子。
  在鼓乐声中,拜了天地,拜了那丑老太婆,还有大娘二娘三娘,在人潮蜂拥中,进入了洞房。一对高烧红烛,火花缭绕,吃了合欢茶饮过交杯酒,人们退了出去。他面对着美妇人,忘记了过去,也未想及将来,只是浸沉于现在。
  可是那美妇人,为什么是那么地惆怅?悱恻?他正自不解时,蓦地一声长啸,划破长空,接着屋外面灯火齐黯,人声嘈杂,似乎出了什么乱子。
  新娘脸色大变!司马笑予茫然不解仍是在欣赏他心灵上的人,可是眼前的人,一眨眼,忽地变了,变了个十五六岁陌生女子,他愕然半晌,惊问道:“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那妙龄女子慌忙拿出三粒丸药,用凄凉声音道:“你别问,现在就是告诉你,你也弄不清楚,先将这丸药吞下后,一切就会明白!”
  说着将丸药送与司马笑予手中,他也就一口吞下,一股清香,沁人心脾!本来这三粒丸药,丑老太婆曾代她,在同司马笑予成婚后,不想这少女别有用心,就提前给他吞下。
  妙龄少女候他将丸药吞下后又道:“我叫孔白洁,对你并无恶意,放必好了,你现在快调息运气,恢复功力后,赶紧走,这儿也不是善地。”她态度十分焦急!
  司马笑予虽然迷糊,但对自己内功,自从听了冷魂仙子琴音不能运行后也常愁闷在心,现经孔白洁一提,赶紧眼观鼻,鼻观心做起内功来。“定魂丹”也正发生效用,立觉周身血液沸腾,气息流畅,调息运气,环行三百六十周天,通过督任二脉后,顿感精神大振,一扫恍惚迷惑萎靡神态,天庭红光亦微隐微现。
  人已大清醒,恍如做了一场恶梦,今天所经过的奇异遭遇,历历在眼前,他回忆半晌,不由机伶伶打了个寒噤,漫声道:“这整天我做了些什么?自从在那‘小桥流水人家’,听了那美妇人琴音后,就迷糊地变成了另一个人,不是你小姐相救,我司马笑予将坠入无底深渊,小姐大德,毕生难忘,容当后报!”
  孔白洁叹了日气道:“你中了冷魂仙子‘摄魂术’及‘冷魂碧丹’,我姥姥特命我使女徐冬梅将你引来施救,赐了三粒‘定魂丹’才安定了你精气神。不过你病尚未根除,只要过一个月,一听到任何乐声得旧病复发,脑子里就会涌起冷魂仙子魔影,不远千里,亦会不辞跋涉投入她怀抱。”
  她这话,将司马笑予吓得呆了,焦急地道:“这怎么办呢?祈小姐设法救我了。”
  孔白洁脸一红道:“我是可以救你的,但目前不能,现在如果救了你,不啻使你脱离虎口,又引入了狼群。”
  司马笑予迷惑不解的道:“我不懂小姐的意思。”
  此时,外面已有人群喝叱声音,似有敌人与孔家交上了手。
  她焦急地道:“现时没有多少时间同你谈话,赶快走,有缘日后再见。”
  说着送上一封书信又道:“关于根除你病方法,信上写得明白,照着去做就可无事。目前为了避免听见乐声而旧病复发起见,我再送你‘定魂丹’三粒,我是从姥姥那里偷来的,如听了乐声神智将要迷糊时,赶紧吞下可保无事,不过这‘定魂丹’每粒只有十天功效,可记住了!”
  她含着泪水,取下壁上银笙将要闪身而去时,司马笑予立即拦在她身前道:“我恍惚同小姐拜了天地,结了夫妇,这中间又是闹的什么原因?我乃顶天立地男子,虽因情孽太重,立誓日后皈依我佛。但此时不愿小姐为我有失清名,遗误终身。这孔家既救了我,小姐又说此处非善地,你又是孔家什么人,不弄个明白,我岂能就此离开!”
  此时外面已打得更激烈了!
  孔白洁急得连连向外张望,一跺足道:“这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你再不走,就难得脱身了,这不是一一不是叫我为难吗?”
  焦急之色,现于言表,司马笑予一见此情,于心不忍,于是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漫道:“好,在下一定听从姑娘意思,先走一步!”
  说完,故意使出“掠冰摄影”轻功,穿窗而去。
  孔白洁果真被他神奇轻功惊得一呆!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十章 银笙宝相
上一篇:
第七章 冷魂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