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十一章 长天一色
2021-08-12 07:27:24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笑予及杨紫艳一现身,将孔姥姥一行人惊走后,银笙孔白洁即从暗处纵出,见司马笑予呆在当地发愣,依在他身旁亲切地轻声问道:“你在发什么呆?”
  司马笑予这才惊醒过来,举目一望,杨紫艳一双幽怨的眼光正瞧着他。他一想起在老树湾白石谷里,所见杨紫艳同公孙治一幕亲密情景,不由微叹了一口气,将要求冷魂仙子替他治病的念头也打消了,向孔白洁小声道:“我们还是走吧了
  孔白洁实在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不禁问道:“你不是来找冷魂仙子替你除病吗?怎么就走呢?”
  她这话,说得声音甚大,冷魂仙子及杨紫艳都听到了,司马笑予尴尬地道:“以后再说,走吧!”
  两人刚转身拔步,杨紫艳忽纵身在孔白洁面前,紫玉箫倏地一挥,迳点她乳根穴,出手快如疾风,吓得孔白洁惊叫一声,本能地向侧边闪避开去。
  杨紫艳在山洞中得窥两人赤身搂抱后及至现在,余怒未息。此时又见孔白洁对司马笑予亲密的态度,更是气愤填胸,加之司马笑予对她又是那么冷淡无情,实在忍不住要与孔白洁拼个你死我活。
  杨紫艳一箫点出落空,哪能就此罢手,接着轻笑一声,一招“双凤朝阳”,分点对方双眼。
  孔白洁又是惊呼一声后,纵步躲在司马笑予身后,希望司马笑予出手相救。
  司马笑予见杨紫艳对孔白洁拼命的行动,闹得手足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呆如木鸡愕在当地不动。
  杨紫艳一个劲的进攻,孔白洁只是一个劲闪躲,两人一追一避的在司马笑予身前身后团团打转。
  孔白洁遭杨紫艳突如其来的攻击,根本摸不清对方起因为何?其实她的武功不在杨紫艳之下,惟因事出突然,又加之生性怯懦,故只知道一味的躲避。希望司马笑予能出手帮她一臂之力,解除她的闲难。
  谁知司马笑予如一头呆鸟一样,不但不动手,连口也不开,因此心中不免对他有点生气了!
  杨紫艳知道司马笑予武功底子,在她眼下是不值得顾虑的。她打定主意,只要司马笑予帮着孔白洁出手,她不惜与他决裂给他点颜色看。
  她哪知道司马笑予,此时不是她在残红山庄以前所见的吴下阿蒙。当她大闹残红山庄之日,正是司马笑予误撞入火山崖洞之时。因为两人自那次分手后,没有再会合在―起,故杨紫艳还不知道他在崖洞中遇奇缘,现时武功已高得惊人!
  司马笑予被二女闹得无法分解,举眼向冷魂仙子一扫,眼光中闪烁着求救的光芒。
  冷魂仙子一观三人情形,早已洞悉其中原因,知杨紫艳向孔白洁攻击的动机,不外情孽二字,她对杨紫艳同情心成份似乎较多一点,不只是杨紫艳适才曾出手相助于她,同时她对司马笑予也是情有所钟,对孔白洁独占他,心头也不无有点酸溜溜地,故对孔白洁多少有了点成见。因此,她对二女决斗,只作壁上观,并没有出手解围之意。
  但她一见司马笑予那种窘态,暗自好笑,心说看你这个多情种子,如何来处理这个公案?
  正在此时,她忽见司马笑予,炯炯双眼,向她闪烁着求救光芒,心忽不忍,同时这也是她接近司马笑予一个最好机会。
  于是冷魂仙子闪身而去,拦在杨紫艳面俞,漫声道:“这位妹妹请暂停手,听我一言。”
  杨紫艳停身,紫玉箫一摆,现出一脸的娇笑道:“你是想帮她吗?”
  冷魂仙子见杨紫艳一脸媚笑与娇态,好像未曾与人在决斗似地,感觉有点奇怪。因为她还不明白杨紫艳的性格,杨紫艳无论有何重大事故,都不将忿怒表现于外,相反的更娇媚迷人。
  冷魂仙子庄穆地向杨紫艳一个敛衽,接着柔声道:“适才蒙你解围,已感谢不尽,我哪能这样恩怨不分出手帮助别人之理?不过能不能看在司马相公情面上,暂且停手,你同孔家妹妹有什么误会,先说个明白再作道理,免得司马相公其中作难。”
  司马笑予见冷魂仙子出面解围,感激现于色表,此时又听她这一番话,更是高兴万分。
  杨紫艳注意力随时都在司马笑予身上,她听了冷魂仙子一番话,心头就有点不大自在。冷魂仙子言外之意,明是袒护着司马笑予。又见司马笑予对冷魂仙子的态度,更增加她的怀疑。她也是个玩弄情感的人,察言观色,心中已明了大半,如果他们不是认识在先,冷魂仙子何以知道人家姓名?
  杨紫艳娇媚地大笑一声道:“敢情这位姊姊同这位负心郎有过交情?”
  老练庄穆的冷魂仙子,听了杨紫艳这样露骨的话,不禁一朵红云涌现面颊。杨紫艳这一句话,刚好点中她的隐私,因为她本来同司马笑予就有一段近于不可告人的行为。
  司马笑予听了杨紫艳这话,低着头,也现出忸怩不安态度,记起过去同冷魂仙子那一幕,顿时面孔上火辣辣地。
  冷魂仙子笑了笑道:“我们有一面之缘,姑娘该不会介意吧?’
  杨紫艳态度仍是那么的娇媚妖冶,表面装出极和善的向司马笑予问道:“你的艳福不浅啦!姊姊妹妹越来越多,你将如何打发?”
  司马笑予对她本来是一团不高兴,但也不无怀念旧情,腼腆地呐呐小声道:“姊姊别取笑了,我替你介绍,这位是孔白洁姑娘,她对我同姊姊一样,也有救命之恩。”说着转身向孔白洁接着道:“妹妹,她就是闻名江湖的紫玉箫杨紫艳姊姊。”
  杨紫艳表面无论装做如何和善,但酸溜溜的气氛仍很浓厚,冷笑道:“不用介绍了,在前面崖洞里,我已经见过你们了,她不但对你有救命之恩,还亲热得紧呢!”
  孔白洁羞得两颊红晕朵朵,低下头怯懦地连大气也不敢吐。司马笑予难为情地恨得无地可钻。
  杨紫艳倒过身望了望冷魂仙子又道:“这一位,你还没有介绍呢!大概!嗯!又是曾经救过你命的恩人姊姊吧!”
  冷魂仙子虽然老练庄穆,但也受不了杨紫艳一再地讽刺,禁不住面色一沉道:“请姑娘说话给人留点余步,不要逼得太紧,你对我有救危之恩,我们交个朋友如何?”说着,面色转为和悦地接着道:“假如你瞧得起我冷魂仙子,我忝在痴长几岁,认你作一个妹子吧!至于你同孔家姑娘有什么过节,我是不大清楚。不过,孔姑娘倒是个令人可怜的人,她就是时才向我动手的那个丑老女人九天魔丐孔姥姥孙女,孔大娘梦仙的女儿。她对司马相公确有救命之恩。妹妹看在司马相公情面上,得放手时且放手,事情没有说不明白的,自己人说开了终有个处置。”
  “说到我同司马相公的关系,我早看出妹妹对我们已生疑窦,我很坦白的告诉你,那是我一时的糊涂,不该对他施展‘摄魂术’及给他饮了‘冷魂碧丹’,将他本性迷住,险些送掉他一条小命。”
  她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同妹妹你一样,坦白的说对他也极生爱慕之意,其实,我们是一一”
  她下面一句话,“我们是清白的”只说了一半,蓦地半空中飞来一红一黑两条人影,齐向冷魂仙子攻去!
  司马笑予注目一看,飞来的两人,原是金琵琶李嫣红及铁笛史黑青,大喜过望,高声叫道:“嫣红妹妹黑青妹妹,快别动手,我在这里,过来谈谈。”
  杨紫艳一见来人,对穿黑裳的少女史黑青,曾得她救困之恩,当然一见面就认识,对于李嫣红虽然在残红山庄也曾两度替她解过围,但终没有见过面。不过杨紫艳见她手执的金琵琶,料她是李嫣红无疑。因此,杨紫艳一见她,心头感到一阵高兴!
  可是,她现身此地时,司马笑予对她,却是冷冷淡淡,视如陌路人,李嫣红史黑青二女一现身,他是那么亲密地“妹妹”叫个不停,险些气得哭起来!将适才一团高兴化为满腹忿恨。
  她对司马笑予是如何认识史黑青的,又感到一阵迷惑!司马笑予同史黑青的认识,杨紫艳不但不知道,就是李嫣红也不明白。
  杨紫艳适才听了冷魂仙子一番话,本来对孔白洁已有谅解之意,实际上她对孔白洁那副楚楚可怜态度再也不忍下手。
  但转头一见孔白洁如小鸟依人似地,紧靠在司马笑予身旁,司马笑予又是那么亲密地一手挽着她细腰,禁不住一团怒火又涌上心头,身形一闪动,紫玉箫又向孔白洁点去!
  冷魂仙子突然被一红一黑两个少女攻击,弄得糊里糊涂,李嫣红手执金琵琶一招“回娇转盼”迳拍她天庭。史黑青铁箱乌光一闪,直点她灵台穴,两人一前一后,势疾力猛,威势无与伦比!
  论功力,冷魂仙子要在二女之上,虽然事出突然,但她并不慌张,极沉着一招“脱袍让位”侧身纵出二女攻击范围外两丈余远。
  冷魂仙子对敌素有经验,料到她一纵出,二女必接踵而至。她本想开口问清二女为何故动手,但一见二女气愤神态,知非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明白,只得先接上几招再说。
  果然,李嫣红史黑青二女,见一招落空,对方已纵出丈远外,不约而同齐向前扑去!
  李嫣红纵在对方左侧,金琵琶一挥、一招“香暖玉屏”拍向冷魂仙子左臂。史黑青一招“中郎横卧”点向冷魂仙子左侧志堂穴。
  冷魂仙子身形未稳,二女如附骨之蛆,招式已到!
  若是平常人,决难避过二女这两招凌厉攻势。但冷魂仙子是何等人物!只见她五色香云带一抖,一招“风卷残云”疾如流矢,向金琵琶及铁笛两种兵器卷去。
  二女一见,暗自吃惊,想不到冷魂仙子功力如此之深。她身形未稳,香云带已抖出,出手之快,劲力之足,实出二女意外!
  冷魂仙子五色香云带,已练到出神入化之境,不但专能锁卷敌人兵器,且能作拂穴打穴之用。适才她对孔姥姥及残红山主两个高手,还能接下数百招,如果以一对一,孔姥姥及残红山主不一定是她的敌手,说不定要伤在她的香云带之下了。
  李嫣红史黑青二女,因都是新出道的雏儿。过去,虽经各人师尊提起过江湖上的人物,不可大意,但初生之犊不畏虎,哪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因此,二人对冷魂仙子其人,亦有所闻,此时见她出手功力,果不同凡响,轻视之心顿敛。
  冷魂仙子一招“风卷残云”使出,二女如不及时撤身收招,两般兵器就要被卷脱手。好在二女功力亦不弱,招式递出,本未用老。
  李嫣红赶紧一矮身,金琵琶并未收回,只是在半途一变招为“魂牵梦萦”,手腕下沉,横切对方下盘。
  史黑青铁笛一闪,避过冷魂仙子香云带梢头,借式一招“夕阳余晖”转点对方命门穴。
  二人一往一来,转眼三十余招过去。

×      ×      ×

  那一边,杨紫艳紫玉箫骤然出手,疾向孔白洁点去。
  孔白洁对她心有余悸,一见她又向自己攻来,吓得又是惊呼一声,斜身闪躲。
  杨紫艳得势不让人,娇叱一声,紫玉箫一招“柳眠三起”,内含三式,分点孔白洁玄机、中庭、巨阙三大穴,出手快,劲力足,眼见孔白洁要倒在杨紫艳的紫玉箫之下了。
  孔白洁虽然生性怯懦,但自卫的本能未失。何况她武功亦不弱,当然反应很快。杨紫艳一招点来,虽吓得惊呼,可是手中的银笙本能的顺势使出一招“银蟾吐彩”,极其自然的化解了对方“柳眠三起”一招三式攻势。
  杨紫艳没料到她这一招,被孔白洁就这么轻易化解,不由暗惊。她这一招“柳眠三起”,乃是她绝招之一,不知江湖上多少一等高手,伤在她这诡谲招式之下。孔白洁这么个年轻楚楚可怜少女,居然能躲过化解,而且出手是那么的利落,身形是那么的快速,哪能不令杨紫艳惊奇?
  此时,最感困扰的是司马笑予,杨紫艳同孔白洁一波未平,而李嫣红史黑青二女同冷魂仙子糊里糊涂又打起来。他对冷魂仙子固然没有什么情感,用不着替她操心,可是人家对他处处流露出浓厚的深情蜜意,就是铁石心肠,也不能毫不无动于衷,何况他还有事要求于她呢!
  场中,五个女人,打作两团,钗光鬂影,衣袂飘香,急得闻马笑予顿足高呼道:“大家停手,大家停手。”
  五人打得正激烈,谁听他的?
  司马笑予实在想不出办法来处理这混乱局势,满头大汗在钗光鬓影中穿来穿去高声喊叫。
  且说冷魂仙子在李嫣红史黑青二女联手围攻之下,尚可招架一时,但偷眼一看,孔白洁被杨紫艳已攻得手忙足乱,却不由引起同情心来,禁不住身形渐移近孔白洁,想万一她遭危险时,就伸手一救。
  场中现在两起打作一团了!
  论功力,五女中以冷魂仙子最强,其余四女不相伯仲。
  此刻李嫣红等三女联手对付冷魂仙子及孔白洁二人,恰好是势均力敌,一时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
  孔白洁在五女中年龄最小,性情又懦弱,且又从未行走江湖。同人过招经验也不够,虽然武功不弱,不几招,就手忙足乱起来。还不断地惊骇喊叫!
  杨紫艳见她一副可怜态度,实不忍心施展杀着,只打算将她点倒,以泄心头之忿。可是孔白洁只是一味地防守,没有出手,进攻一招,防守得也极其忙乱,但忙乱得却也有分寸,杨紫艳一时将她点倒亦不简单。
  杨紫艳见一时点不倒孔白洁,不免焦急起来。一气之下,紫玉箫闪烁中,连使出“媚柳含青”、“柳烟笼单”、“翠黛双峨”三招,势疾力猛,凌厉无俦,将孔白洁包围在紫玉箫光影之中。
  孔白洁本来已是闹得心慌意乱,在杨紫艳出神入化的玉箫攻击之下,吓得将平生所学尽力施出来抵抗。此刻又见杨紫艳攻出凌厉无俦三招,骇得又是大声呼叫。
  如果孔白洁勇敢沉着,见招拆招,虽对敌无过招经验,绝不会闹得手足失措如此不济。
  此时一见杨紫艳威力无比三招攻到,惊惶得呼叫一声后,不自觉中将师父所传授的,不到极危急对大恶不赦之人时,不准施展出来的要命三奇招之一“长天一色”猝然使出。
  孔白洁这一要命奇招,贯以真力使出,威力大得惊人,杨紫艳未防备的被一股绝大劲力,击得抛于三丈远外。好在孔白洁只用上五成劲力,不然杨紫艳不死也得重伤。
  杨紫艳被击倒于三丈远外地下,反轮到她大声叫起来,其他冷魂仙子、李嫣红、史黑青三女,亦不约而同的停止打斗,愣在当地,八只眼赌惊奇地瞧着孔白洁。
  她们惊异的不是孔白洁能将杨紫艳击倒,奇怪孔白洁是如何的也懂得这一要命奇招。
  她们四女,只是暗暗在内心捉摸,并没有彼此说明孔白洁适才使出的一招“长天一色”也是她们师父所传的要命三奇招之一。
  奇怪,四女各自在内心里有同样想法,师父要命三奇招,是用了数十年心血所创造,武林中不但没有人懂得,连见也没有见过。难道孔白洁也是师父的徒弟?但平时从没有听师父提过,除了自己外,没有人懂得,连见也没有见过。难道孔白洁也是师父的徒弟?但平时从没有听师父提过,除了自己外,没有第二个徒弟,这岂不是怪事?
  四女,你瞧着我,我瞧着你,彼此都怀着奇怪,这是有关自己师门之事,谁也不愿意向谁透露出自己心意。
  她们不但对孔白洁感觉惊奇,而且各人一见各人惊愕失常态度,也彼此怀疑起来!她为什么对这件事也表示惊奇?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感迷惑的是司马笑予,他不但迷惑孔白洁能将杨紫艳击倒,而且迷惑其他四女为什么竟然一时呆如四尊木偶?因此,司马笑予也愣在当地不动。
  孔白洁施出要命三奇招之一“长天一色”,将杨紫艳击倒后,正在暗自后悔不已。此时又见全体都用惊愕的眼光瞧着她,以为大家都在责备她不该下此毒手,吓得一面掩面哭泣,一面哺喃自语道:“我不是有意的,请原谅我了
  说着,手抱银笙,屈膝跪在地下,又喃喃地道:“师父,师门第一大戒,是不准对一个不是大恶不赦的人施出要命奇招一一”
  四女本是呆愕着,静悄悄地,正各自打量着这胆小如鼠、怯懦可伶的孔白洁是何路数时,忽见她跪在尘埃喃喃自语,所说的话,正是各人师门所订的第一大戒,各人内心暗道:“难道她是我本门中人?”
  四女想到这里,似乎心灵相通,彼此不约互对望一眼,又想道:“这是不可能,不但师父没有提过有这么个师妹,就是自己跟随师父数年以上,平时也从未见过。”
  “也许师父这要命三奇招,是祖师所传下,孔白洁是本门另一个师叔伯辈的门人,故而懂得也说不定。”
  “但又不对呀!师父平时也从未说过有本门师叔伯辈。且师父平时谆谆相诫,这要命三奇招,是她老人家毕生心血,穷三十年精力,参悟宇宙自然变化而创造,威力奇大无比,只能对大恶不赦的人敌不过时,才准施展,否则,即作违犯本门第一大戒论处,这要命三奇招,显然不是祖师所传下。”
  若说孔白洁不是同门师姊妹,但她刚才使出的明明是本门要命三奇招,绝不会假。同时她自己也说出犯了本门第一大戒,显然她又是同门。
  四女彼此又对望了一眼,又继想道:“也许,她是在我离山后才入师门的,故不知道有这么个师妹。”
  四女脸上各显出烦恼神态,冷魂仙子及杨紫艳二女却暗想道:“不对,不对,我们离开师门,也不过四五年,纵然她是后入师门,在这短短时间内,功力绝不可能如此深厚。”
  李嫣红及史黑青二女的想法更天真:“我离开师门才不过年余,如果她是师父后收的徒弟,她的功力怎可与我相等。难道她在娘胎里,师父已开始传授她武功吗?”
  四女的想法,却也入情入理,依据情理,总归一句话,孔白洁不是同门绝无疑问。
  这时孔白洁跪在地上,叩了三个头,凄惨地道:“师父,请原谅我这个不肖的徒弟吧!”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柄金光闪烁的短匕首,长不过五寸,锋利无比。侧过头望了望立在身旁的司马笑予道:“笑哥哥,我犯了本门大戒,决定自裁以谢师尊教诲之恩。我们永别了!笑哥哥,我同你拜过天地,正式结为夫妇,虽然我们彼此还未履行夫妇义务,但名义上已确定,生是你司马笑予的人,死是你司马门中的鬼。我死后,你能将我尸骨收葬,就瞑目于九泉。”
  说完,举起金光匕首,正要向胸口戳下,司马笑予忽地抡臂一掌拍出,将孔白洁手中匕首击于地下。
  冷魂仙子、杨紫艳、李嫣红、史黑青四女一见金光匕首,更是大惊,不约而同跃到孔白洁身侧,四只手抓着她两条胳臂,又同时说道:“妹妹,不可这样。”
  说着,四女彼此奇怪地又对望了一眼,各人心说这是我们师门之事,你们为何多管闲事?
  孔白洁短匕首遭司马笑予一掌击落,蓦地大怒娇叱道:“名义上我们固然是夫妻,但你不能干涉我师门之事,你怎敢将我师门信物金光匕首击于地下?”
  一个生性怯懦的孔白洁,一反常态地大怒起来!
  司马笑予呐呐地道:“好妹妹,我总不能眼看你死啊!”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二章 夺命三招
上一篇:
第十章 不识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