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山践约
2020-06-18 11:19:44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柳瑜接着说道:“在下有一事想与三位女侠商量,不知三位女侠是否见允?”
  石云仪道:“你先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
  柳瑜低头想了一下道:“在下认为双方既然没有深仇大恨,不必再比试,只请三位女侠能将‘黑木令‘交还在下,在下定必终身感激。”
  石云仪还没有开口,郑玉珊在旁抢着说道:“那不行,没有这么简单的事,非比试完了才可交给你。”
  石云仪叫了一声:“三妹!”又向柳瑜道:“这事是双方师长做的决定,我们作后辈的不应改变,所以必先分了胜负才能交还。”
  柳瑜一听道:“不是说不一定要分胜负吗?怎么又一定要分胜负呢?”
  郑玉珊又抢着说道:“当然要分胜负,不然就不能还给你。”石云仪看了郑玉珊一下说道:“家师是说必须分胜负才行,不然就不能交还。”
  柳瑜暗道:“她们三姐妹都是互相护着,就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只有比剑了。”想着说道:“既然这样柳瑜就只好恭领贵姐妹的‘天河剑阵’了。”
  说着就从背上撤下了长剑。
  郑玉珊在旁叫了声:“慢着!”她们三姐妹自去年下山去,至今尚未遇敌手,不由骄傲起来,认为对付柳瑜一个人何必布什么“天河剑阵”,自己这边随便挑一个下场就不一定输给他,胜了就免布“天河剑阵”了;万一不成,再布也来得及,所以向柳瑜道:“向例我姐妹要布‘天河剑阵'时需先考虑是不是值得,对方是不是有资格让我们布‘天河剑阵'。大师姐你说是不是?”说到这里转过头去看着石云仪。
  柳瑜用眼睛看着石云仪,石云仪和他眼光一对,不由缓缓地低下头,没有附和郑玉珊的意见。
  柳瑜沉吟了一下,答道:“在下认为前面一场可以不要打,因为双方师辈都没有定下要前面考过。”
  郑玉珊哼了一声道:“那可不行,前面这一场不试过,你就别想见‘天河剑阵',‘黑木令’也不会还你,你自己去考虑吧!”言下非要先和柳瑜单打。
  柳瑜听了知道没法不试前面一场,又为难,不知要胜还是要败,胜了后果难以预测,败了自己就连“天河剑阵”也不要比了,“黑木令”要想拿回就更加难了。
  这时郑玉珊已拔剑在手,说道:“我先和你比一场,快些!”柳瑜只好拔剑,抱拳道:“尚请郑姑娘手下留情!”
  郑玉珊也不答话,右手将剑举起,身形一动,围着柳瑜连绕了三个圈,手中剑也向柳瑜连刺五剑。
  柳瑜右手将剑尖垂地,身如流水,两脚脚尖微动,身形连连闪动,郑玉珊这五剑全在分毫之差中没有刺中。
  柳瑜闪开五剑,身形不停,滑出郑玉珊的围绕。
  郑玉珊一见五剑连出,对方连接都不接,心里好不是滋味,见柳瑜已脱出包围,不由身形一起,剑影流虹,一招“星虹电枢”,剑势一起闪电般向柳瑜袭去。
  柳瑜见郑玉珊长剑袭至,身形不停,右手长剑挑起,刺向郑玉珊手腕。
  郑玉珊冷哼了一声,剑把向下一撞,将柳瑜长剑震歪之后,剑势不变,剑尖点向柳瑜之背心了。
  柳瑜长剑一收,身形一伏,倒演“伏地追风”,左掌震向郑玉珊长剑。
  郑玉珊只有迫得撤招,身形一起,有如云雀在空,身形突然一转,反身一招“日薄星回”,左手一带,也向柳瑜头顶击来。
  柳瑜到此时还没有决定要怎么办,见郑玉珊攻来,手中剑连连震动,一招“银屋叠立”,将郑玉珊的剑势封住,跟着一招“劈峡白云飞”,身如鹰隼,向郑玉珊反袭。
  郑玉珊身在半空,一招已撤,见柳瑜攻来,心中不由吃惊,手形一翻右手长剑向柳瑜的剑压去,想藉此拆招攻招。
  柳瑜的武功是如何,那会让郑玉珊压到,一见她剑身压来,心中暗想不分胜负不行,剑势微变,已变为“出没千帆影”,剑影幻千,如玉峰叠立,迎了上去。
  郑玉珊手中长剑刚一压下,眼前突然剑化千支,如浪潮般逼来,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心中一急,右手一挥,长剑如闪电般地射向柳瑜。
  柳瑜见郑玉珊竟急得将剑掷出,心中想道不如给她留个面子,想着将手中剑向郑玉珊长剑剑尖一点,将她的剑送回去,身形也跟着落下。
  郑玉珊想不到将剑抛出手之后,对方竟不再对自己进袭,而且将自己剑送回,心中不由一阵感激,接住剑刚想下去认输算了。
  但是一眼看到自己两位师姐在看着自己,她突然感到受了奇大的耻辱似的,心中不由对柳瑜生出一种莫名的忿怒,好像她自己是被柳瑜当着她两位师姐的面,故意使她难堪,娇叱一声,一招“瀑布飞流”,向柳瑜当头罩下。
  柳瑜想不到他那一动作会得来这样的结果,心中觉得奇怪,他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讲理的人,想着郑玉珊的剑已至,挟势而来,竟也威势十分,柳瑜剑尖斜举,剑身连连震动,发出嗡嗡之声,缓缓地向郑玉珊的剑封去。
  郑玉珊自恃由高击下的优势,剑势不动,剑身灌足劲力,压了上去,两剑微微相交,柳瑜的长剑震动得更厉害,剑身嗡嗡之声响不绝耳。
  郑玉珊只觉得自己的剑也跟着震动,手竟有些把握不住,眼见自己长剑非被震出手不可,心中不由焦急十分,不由娇叱一声,左手向柳瑜长剑震去。
  柳瑜也知道,郑玉珊想再提气上升已不可能,见她左手向自己剑身震来,心想到此为止罢,于是身形闪开,右手剑尖垂到地上,已离开原位,回到起先坐定的大石之上。
  郑玉珊想不到柳瑜竟然让开,右手长剑已灌足内力,吱的一声竟整个刺入地面,左手也将地面雪花震起。
  柳瑜向她一拱手道:“姑娘武功高强,在下不能取胜,就算平手,现在就请示三位姑娘的‘天河剑阵'。”
  郑玉珊拔出长剑,娇叱一声,又要攻上去,石云仪一晃身已经拦在她身前道:“三妹,别动。”
  她也知道柳瑜武功在自己三人之上,再单打下去必定更丢脸面,所以叫住了郑玉珊,接着转身向柳瑜道:“刚才柳小侠已胜了我三妹,现在就请你试‘天河剑阵'吧!”
  柳瑜微微笑道:“谢谢石姑娘。”
  石云仪将长剑拔出,身形一晃已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缓缓将长剑举起,于玉英和郑玉珊也回到原先位置,缓缓将长剑举起。
  三支长剑映着地上雪光,一闪一闪地发出白光,柳瑜知道“天河剑阵”即将发动,也将长剑缓缓提起。
  石云仪将剑尖举平至眉心,慢声吟道:“吐霄光兮含曙色”,三支长剑缓缓刺出。
  柳瑜也缓缓一招“天垂四方”,这一招也是“乾坤剑法”里的守招,只见招势一出,封向三支不同方向的长剑。
  双方长剑微微接触,石云仪又吟道:“双阙绕兮五门春”,于玉英和郑玉珊身形互易,在身形起时两人均剑化双支,向柳瑜袭来。
  石云仪也将长剑平推而出,划向柳瑜“天突穴”。
  柳瑜心道:“这天河剑阵'果然厉害,似不在金银双魔龙蛇阵之下。”当下身形一伏,一招“云霞五色连”向三人刺出的五剑迎去。
  石云仪不等招式发满又吟道:“北斗迥兮东风转”,自己身形也如流水般向自己右方转去,于玉英和郑玉珊也转了过去。
  变成郑玉珊面对着柳瑜,石云仪和于玉英一在左一在右,石云仪跟着吟道:“互紫极兮横碧空”,三人长剑微交,又匹白练横空般向柳瑜卷去。
  柳瑜见了微微一笑,身形立起,右手长剑向三人长剑推去,一招“南震光千里”,剑化长虹,反迎了过去。
  三剑刚要迎至,石云仪又吟道:“刷日月兮开星辰”,剑势不动,向柳瑜长剑迎至,于玉英和郑玉珊两剑乍分乍合,竟攻至柳瑜身后,向柳瑜背心“灵台穴”刺去。
  柳瑜不由想道:“好严密的阵法,看来‘天河剑阵'的精妙竟在金银双魔龙蛇阵之上。”要知龙蛇阵只是金银双魔自创,而上次还是第一次正式临阵,自然比“天河剑阵”差得多,要不是石云仪等人之功力较差,柳瑜打起来还没有这么容易。
  柳瑜长剑已出手,身后两剑已至,想变招已不易,不由左手反出,二指微曲,向于玉英及郑玉珊剑身弹去。
  石云仪一见,心中一惊!她师父,曾经向她说过无相神僧的金刚指,不由急吟道:“乘飞龙兮游腾蛇”,身形也转了过去,长剑直截柳瑜手腕,于玉英和郑玉珊也身如飞龙,一左一右身形飞起,长剑下划,攻向柳瑜。
  柳瑜一见三人一下两上向自己攻来,手中长剑提起,一招“银屋叠立”剑光如幕,分为数层将自己罩在里面。
  叮,叮,叮三声,石云仪、于玉英及郑玉珊三女长剑均被震回不能攻入。
  石云仪一见三剑均被震回,而对方一直到现在连一步都没变,自己这方两人长剑竟差一些被他弹断,不由心中微哼一声,吟道:“总八方兮兼六合”,三人身形闪电般围着柳瑜疾绕,手中长剑连连刺出,自四面八方向柳瑜攻去。
  柳瑜刚才一招“银屋叠立”一出,胸中顿感一闷,心知“银屋叠立”这一招虽然是守招,但是在“乾坤剑法”中最耗内力的一招,自己伤势虽然快好,但也知这一招不能多使,不然自己非当场吐血不可。
  这下又见三女攻来,招式比起上一招更要凌厉,但见四面八方都是剑影,不由身子一起,扶摇而上。
  石云仪跟着吟道:“度龙驾兮构鹊桥”,四面八方的剑影一起,竟连上方也圈住,均无丝毫空隙。
  柳瑜一见,右手一起,一招“凤凰上击九千里”,身形如闪电一般升起,迎向头上光幕,三女剑势也突然转快,向柳瑜头上截至,想把柳瑜逼回原处。
  柳瑜眉头微皱,身在半空一弓一弹,身形在空中连连转动,就从剑光空隙中穿出,反手一震,剑化三支,才第一次正式向三女回攻,一招三式分攻三人。
  石云仪见柳瑜居然连剑都不挡就脱出三人剑阵,心中不由骇然,又见柳瑜反手回攻,高声吟道:“紫地节兮耿天横”,三剑相交,横在顶空,想把柳瑜硬挡在空中。
  柳瑜见三女出手回挡,不由想起和金银双魔打斗那场,轻啸一声,剑势向三女压去,刚一接到就觉得三女头顶剑幕上隐隐传来一股弹力,似乎要把他弹回,再次下击来。
  他心想正好助我一臂之力,右手用力一压,身形腾起,在空中微一提气,再次下击,又像上次一样,身形又起,三次起落之后,身形也愈起愈高,一次的力量比一次大。
  郑玉珊第一个心中发急,不由用手肘抵了抵石云仪,柳瑜又已下击,这一次她们三人几乎抵挡不住。
  石云仪心里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她心中也想好了主意,柳瑜又已下击,石云仪急声吟道:“水云散兮争飘,石霆轰兮欲破”,三人身形三方散开,柳瑜身形无法着力,身刚落地面,三人又似雷霆般回身击到。
  柳瑜心中知道石云仪等人不会一直如此处于挨打的地位,但没有想到三女乍分乍合动作竟如此之快,不由两脚微挫,剑尖连晃,一招“疾转千山襄”,身形在三人身形之间游动,剑尖刺向三人。
  石云仪等三人长剑刺出,见柳瑜闪过,又向三人刺到,石云仪一见不是势头,又急吟道:“日照耀兮光寒,星摇动兮势迅”
  三人手中长剑交互攻出,完全是一派以快打快的招式,石云仪吟来,‘天河剑阵'由静而动,围着柳瑜直绕,只见一圈光影绕他闪电似的飞转。
  柳瑜在阵中,一时也脱身不得,只好见招拆招,见式拆式,眨眼工夫百招已过。
  石云仪心中道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如不改变打法到最后非要落败,想着吟声不由慢了下来,天河剑阵的转动而渐渐慢了下来。
  但柳瑜并没趁此出去,他想‘天河剑阵'不知后面还有些什么,不如慢慢地见识见识,想着不由也渐渐慢了下来。
  “天河剑阵”转动愈来愈慢,突然石云仪声音一停,三女身形已归原位,不再出招,柳瑜也不敢轻易出招了。
  因三女一静,他已无法猜测对方下一招是什么?如果三女再动一动,凭他的武功就可预知对方大概的招式,这一来他也停了下来。
  双方沉默了大约一盏热茶的时间,石云仪又缓缓吟道:“扬丝光兮惹絮影”,三女三剑齐出,分刺柳瑜“天突”、“巨阙”、“章门”、“志堂”、“命门”六大穴道,出手如风,声才入柳瑜之耳,剑已刺至。
  柳瑜手微微将剑提起,一招“天垂四方”向四方圈去。
  三女不等双方剑相交,即已撤招,柳瑜也撤招站立,四人相对片刻。石云仪又吟道:“鱼险兮沫起绿波”,三人长剑又闪电似的刺出。
  柳瑜心想越来越妙了,这种打法还是生平第一次,不知“天河剑阵”往后还有什么妙着,想着右手微抡,向三剑圈去。
  三女好像有默契一般,双方剑刚要碰到又收了回来。
  双方又沉默着,石云仪静思制敌之策,突然心中一动,想道:“他刚才这样对付我们,我们为什么不照样回他一下?”想着又吟道:“乘龙飞兮游蛇腾”三人声尚未毕,已经升起两丈多高了。
  石云仪跟着吟道:“鹤下辉兮扬紫阁”,郑玉珊就第一个翻身下击,跟着于玉英,最后石云仪也一起翻身向下进袭。
  三人虽有先后,但也在那一刹那之间的工夫,三剑也不过只差几寸而已。
  柳瑜一见三人下击,长剑起处一招“悬崖青雾锁”,剑势一起,迎向三人。
  三女只在柳瑜剑尖微微着力,立即身形一翻,一个跟着一个又起至半空中,跟着又迅速再下击。
  柳瑜是何许人,怎会一直处于下风,也见三女这一次比一次力道要强得多了,一招“齐处玉峰连”,剑势为守,实则含攻,剑尖如玉峰齐出,反袭过去。
  这一下四脸竟相交,柳瑜知自己身受内伤未愈,比内功虽然说不在三女之下,就以受伤之身也胜过三女,但他总不愿意这样做,就将手一推,震三女长剑,三女身形又起,借力使力身形更高,跟着又翻身下击。
  柳瑜一见知这一次劲道更大,不由轻啸一声,剑身晃动,如匹练般的一招“倒卷银河落”,手中剑化长虹,硬生生地将三女身形逼了下来。
  三女身在半空,心想柳瑜如果硬接的话,无法接过三招,想不到眼前一亮,自己身体竟被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逼落地上。
  石云仪一见形势不对,急吟道:“水云散兮争飘”,三人身形向三方分开,风一般地脱出了柳瑜的一招“倒卷银河落”。
  三人又已回到原来的位置,石云仪面对着柳瑜,于玉英和郑玉珊两人一左一右,凝立柳瑜身旁。
  柳瑜对眼前的形势觉得不知如何处理,他不知是要胜还是要败,以眼前形势看好像‘天河剑阵'也差不多了,他要再想败恐怕都不容易,想着暗道:“不如自己出手攻击,眼前这种形势一打破就好办了。
  想着一招“电掣金蛇怒”,剑出如风,向石云仪攻出。
  石云仪身形回到原处以后,就在暗思制敌之策,并且早已准备好了,只要柳瑜身形稍动她就要出击。
  现在一见柳瑜竟出手攻击自己,心中虽然奇怪柳瑜身在阵中,竟如此大意,但她心中主要是思制敌之策,就发声吟道:“横白练兮抱青峰”,吟着右手一扬长剑出手,于玉英及郑玉珊也长剑出手,跟着三人身形纵起,三人六掌向柳瑜拍至。
  柳瑜刚想随便自己稍微露败,就把这场比剑结束,谁知一见石云仪出声,三人长剑出手如三条长虹般袭至,三人手掌也跟着逼进,心中微动,想道:“原来‘天河剑阵'还有,不如再见识一番。”
  心中想着,但行动也不敢大意,手中长剑往回一带,随手一招“烘云影层现”,剑影幻成层,向回逼去。
  三女竟然不能逼进,三支长剑也沿着剑光外圈向外滑出,石云仪又吟道:“廓灵开兮包玉垒”,三女身影连动,长剑均已回手,一到手三女立即一齐挥臂,三支长剑均走弧形,向柳瑜斜斜刺进。
  柳瑜一见心中暗道:“‘天河剑阵'果然精奇。”长剑斜刺进来,柳瑜不由长剑一挥,将三剑震出,但奇怪为什么三女屹立不动,不趁机起攻。
  石云仪心中自有她的算计,三女也不起身抓剑,眼见三支长剑斜斜地飞向三女,石云仪这才吟道:“含青霓兮漱白石。”
  三女六掌齐出,向长剑震去,三支长剑如像手掷,闪电又转向柳瑜,三女身形跟起,三人六掌向柳瑜长剑震去。
  柳瑜一式未收,三女又已攻来,手中长剑又已被封,要用剑法去挡那是非常不易,不由一带长剑身形低下,三支长剑闪电般自头顶擦过,三女六掌拍至,掌风中带有一股阴柔之力向下压来,他跟着左手五指齐弹。
  三女认为这一下差不多可以胜了,六掌起处,觉得对方指风已穿裂自己掌风袭来,掌势已发,想收回已是不及,不由三女六掌齐吐,想和柳瑜一拼。
  柳瑜自用金刚指以来尚未对人发出过,这下弹出竟被三女掌风向三女袭至,心知如自己再不收回三女必定经不住,想着猛然一收左手,右手长剑一起迎了上去。
  只听锵的一声,柳瑜长剑被震离手,一震竟插在大石之上,他也感到胸前一阵气血翻涌,不由立即一提气,将它压了下去,但自知自己长剑促起,而去迎三女六掌,经此一震伤势又已加深,不由瞑目调息。
  三女奇怪柳瑜已经占在优势为什么还要如此的让自己,三人身形一晃就回到自己位置,看着柳瑜。
  柳瑜睁开眼睛,觉得胸前舒服不少,缓缓向石云仪道:“在下柳瑜业已落败,请石姑娘赐还‘黑木令’,在下不胜感激。”
  石云仪尚未答话,郑玉珊又抢着说道:“你想得好容易,这场打还没有打完呢!你要想认输的话,除非向我姐妹叩三个头才行。”
  原来郑玉珊尚不知道柳瑜已受内伤,她见自开始起柳瑜就一直占在上风,刚才柳瑜也是让了一下才让她们将他手中长剑震落,心中更是不舒服,因此想逼他再打下去。
  石云仪也不知柳瑜已受震伤,站在旁边没有说话。
  柳瑜此时心中起了一种所未有的忿怒,听郑玉珊讲完,石云仪也不再发话,不由剑眉一扬,右手一伸,欲去拔剑。
  柳瑜右手一触到剑柄,手心突微一凉,无相神僧在送他走时交待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他抬头向着天空,在雪花中似乎看到了他师父慈祥地看着他。
  柳瑜想起了他们十五年师徒相处的情义,眼中不由蕴满了泪水,他似乎又听到无相神僧向他说道:“瑜儿,这次你去天山我希望你能以坚忍来化解这一场怨仇,我不希望上代的仇恨再结下去了。
  柳瑜茫然地望着天空,右手缓缓地收了回来,向石云仪三人拜下。
  拜完之后,柳瑜抬起头来看到身前三女,心中突然感到羞辱万分,右手一伸,拔出地上长剑,头也不回地就向山下奔去。
  石云仪、于玉英及郑玉珊三女站在山头,愕在那里,她们想不到事情发展的结果竟是如此,心中不由愧悔交加,但又不知如何处理,竟呆在那里。
  此时山后又冒起一条黑影向柳瑜追去,三女一惊,想不到尚有人偷窥,如依平时早就追上去了,但现在心情又是不同,又认为可能是柳瑜的朋友,因此更是不愿追去。
  柳瑜一路向山下奔去,心中不由百感交集,一方面想向三女要回“黑木令”,一方面又不愿再见三女,眨眨眼就到了先前他停马的地方。
  戴馨已不在了,他的马还站在那里,口中呼着白气。
  柳瑜走近马身,刚停下来想去牵马,突然感到眼前昏黑,头晕目眩,似乎站不住了,不由将手中剑按在地面,支持着不让身体倒下。
  这时身后突然奔来一条身影,至柳瑜身后,立即扶着柳瑜关切地急问道:“怎么啦!你不要紧吧。”
  柳瑜一惊,回头一看,不由咦了--声说道:“白姑娘,是你,你怎么也来了。
  白玉飞不由脸上一红,没有答话,自身上取出一个小瓶,递给柳瑜道:“大概你伤很重,这里有药,你拿去吃了吧!”
  柳瑜看着她真挚的眼光,不由接了过来,打开玉瓶,见里面只有一粒药丸,不由抬起头看着白玉飞。”
  白玉飞笑道:“没关系,你吃下去吧,反正药也是拿来治病的。”
  柳瑜倒出药丸,见药上一层碧绿,淡淡地发出一丝香味,不由送入口中。
  一入口后,突感一股清凉,向四肢全身散去,而药已化去,微一调息,似感全身伤势都已消去,不由一呆,用疑惑的眼光看着白玉飞。
  白玉飞微微笑了一笑,道:“这药是太阴神丸”。柳瑜一听心中突感一震,手中玉瓶一松,掉落地上。
  白玉飞看了大吃一惊,忙问道:“怎么了!”一伸手又扶着柳瑜的手。
  柳瑜突感自己失态,忙道:“没有什么。”跟着低下身子捡起了地上玉瓶,交还白玉飞道:“谢谢白姑娘,只是姑娘这太阴神丸从哪里得来的,是否能告诉我,我义父有一种病非太阴神丸不能治。”
  白玉飞闻言呆了一呆,笑道:“这太阴神丸是先父留下来的,我也不知道从何而得,可惜我也没有了。”
  柳瑜不由叹了口气,又再问道:“白姑娘怎么也到了这里来呢?”
  白玉飞脸又红了起来,吱唔道:“我也是偶然碰到的。”
  实在白玉飞自那次破庙中被柳瑜相救以后,心中就对柳瑜非常感激,自那次她又发现自己的病根也同时被柳瑜除去,心中更是感激,从那天以后,她就跟在柳瑜身后,想有机会报答柳瑜的恩惠,但她哪里好意思说得出口呢?”
  柳瑜看着白玉飞飞红的脸不禁呆住了,他以前所接触的女人
  不是天真的就是桀傲不驯,从未见过女子羞容,他觉得女子羞容比女子笑还要好看。
  白玉飞见柳瑜看着自己,不由低下了头,低声问道:“柳小侠今后要到哪里去?”
  柳瑜听她一问,不由一惊,想到自己的兰妹妹和义父韦奇,但他黑木令尚未得回,不由茫然地摇了摇头,答道:“我也不知以后到哪里去好。”
  白玉飞听了抬头道:“那么我们先下山再说好吗?”
  柳瑜点了点头,白玉飞就低啸了一声,山后立即转出了一匹马来,两人上了马就向山下走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四章 受命孤城
上一篇:
第二章 赶赴天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