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众奔北海
2020-06-18 11:32:00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云微笑道:“虽然我开始是决定要邀请三位帮主去,但来了以后我却改变了主意,我决定不邀请你们三位。”
  双魔听了不由心中大奇。
  戴南星看石云一眼道:“那正好!”
  石云接着说道:“因为我看见三位帮主必定要比斗一番,所以我才这么决定,我想三位比到不妨,斗却大可不必,不知三帮主以为如何!”
  双魔不知石云到底卖什么膏药,不由同声问道:“不知石帮主什么意思?”
  柳瑜在旁已知石云心意。他知戴南星无意出手相助,而且他也不愿勉强别人,就向石云道:“石师叔,我对您的好意非常感激,但我想这件事就不必了。”
  石云看了柳瑜一眼,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再也不说了。
  柳瑜又向戴南星问道:“不知戴帮主这次和两位古前辈约斗的原因是什么,不知前辈是否能以见告?”
  戴南星一时无法回答。
  但后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道:“你问问我吧!”
  柳瑜回头一看,戴馨和三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众人身后,柳瑜见戴馨,再也不愿说下去了,就向后退了一步,不再说话。
  但郑玉珊可发话了,他向石云道:“原来你也来了,那正好,今天我们就把你和我们的事一齐解决好了。”
  石云抬眼看了郑玉珊一眼,沉声答道:“那正好,那么免得十五日后还要三位到泰山去一趟了。
  柳瑜上前一步,向三女道:“这‘黑木令’之事原是由在下引起,有什么事我想还是由在下与三位女侠解决,不必再牵涉到丐帮了。”
  三女道:“你想承担下来那也行,正好上次泰山夺剑之辱我们一齐算了吧!”
  说着三女一抽长剑,一齐退身至空地。
  柳瑜向三女看了一看,心中本不愿再出手,继而念头一转,心想何不趁机练一下凤凰秘笈中的招式呢!
  他两脚微点地面,身形微起,贴着地面向三女飘去。
  三女见柳瑜连剑都不拔,心中大怒,心想你竟然对我等三人如此轻视,那正好让你出出丑。石云仪口中轻啸一声,三女长剑一分一合,向柳瑜身上围绕了过去。
  柳瑜身形不变,依然向三女飘了过去,才一近身,柳瑜身体微一扭动,三剑均在分毫之间擦过。
  三女见状不由大惊,一齐将剑一带,反绕了过来。
  柳瑜闭上双目,身形依然不停地游动,但脚尖永远还是离地约有两寸,这正是“凤凰秘笈”中的轻功身法“浮光掠影”这种身法一施展开,就如虚浮在空中的磷光一般,身形飘忽无法捉摸,剑风一近身,身形已闪过。
  柳瑜闭上双目,尽量调和呼吸,以配合身法,身形在呼吸之间,起浮无定,三女长剑频频刺出,但都在剑风将及的时候,微一晃动即已闪过。
  眨眼间就过了二十余招。
  三女愈打愈觉心惊,自己也发现情形不对:柳瑜一招未发,自己三人连发二十余招,竟然得到如此结果,好像自己三女用剑风推着柳瑜身形移动一般。
  石云仪一声长啸,三女身形齐停,三人围着柳瑜。
  但柳瑜身形并不停止,仍然在三女身旁游动。
  场外诸人看了大惊失色,一直到现在,柳瑜竟能双脚一直不碰地,反而身形愈走愈快。场外诸人没有一个人能认出这到底是什么身法,当然更谈不上认出是那一门那一派的了,只有白玉飞还能猜出这大概就是“凤凰秘笈”上的武功了。
  柳瑜感觉身外剑风已停,身形也不由慢了下来,渐渐地,停住了。
  突然,石云仪一声低叱,三女长剑齐出,拳脚齐施,三女用出自己最大的力量一起向柳瑜攻去。
  柳瑜眼睛才睁开了一半,突感劲风又已袭至,心中一惊,连忙双手齐出,一前一后,施出“凤凰秘笈”中的一招,“翻云摘月”,双手微晃。
  三女手腕齐麻,三柄长剑就掉在地上。
  三女心中大惊,一齐退身,看着柳瑜。
  柳瑜一招既出,想不到如此容易就击败三女,心中也有一些愕然,他也想不到“凤凰秘笈”中的武功竟是如此神妙。见三女已弃剑在地,心中也不由有些歉然,连忙向三女道:“在下一时失手,请三位女侠多原谅。”
  郑玉珊抬起头来突然问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武功?”
  柳瑜一呆,答道:“我这是从“凤凰秘笈”上学来的。”
  郑玉珊心中突感失言,哼了一声道:“邪门异道,何足为奇!”
  柳瑜微微一笑,没有答言。三女也知道目前自己三人武功比起柳瑜来是要差得太远了,尽管自己说他的武功是邪门异道,但比起自己三人来总是技高一筹,以前认为柳瑜比起自己三人来,胜不太多,他能胜过自己三人只是运气好一点罢了,到如今,柳瑜只出一招,自己三人就长剑落地,虽然口上不服,但心中实在也不能不服了。
  戴南星见了,心中也不由暗暗吃惊,像柳瑜这种绝世武功,不用说见没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过,看他刚才那种样子,好像对三女已是手下留情,不然三女长剑可能均已在柳瑜手上了,而且胜了又不骄傲,他又对先前自己认为柳瑜非常骄傲这一点又有些怀疑了,但他还是认为至少柳瑜是帮助金银双魔那一方的。
  戴南星略一思索,向古氏兄弟说:“先请准备一下吧!”
  石云暗叹一声,心想所谓二十年前江湖六大高手都非常任性,这件事毕竟是不错的啊!何必呢?
  金银双魔看了韦兰一眼哼了一声,答道:“现在我们恐怕无法奉陪了,我还要带我外甥女随柳小侠到北海去一趟,要打等咱们回来再打!”
  他俩心知自己若两人对戴南星一人是必胜无疑,一人对一人那就很难说了,虽然他们两人一向联合作战,但韦兰在时他们是不愿意这样做的,虽然韦兰看不见。
  古氏兄弟一向比戴南星还要任性,现在此话一出,众人都大感意外,戴南星哼了一声道:“两位敢情是怕了吗?”说时语带讥嘲,好像非逼他两人动手不可的样子。
  韦兰忽转向戴南星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舅舅打呢?”
  戴南星看了韦兰一眼,说道:“如果你古氏兄弟能认输的话,我们双方之事就可以一笔勾销了!”
  金银双魔哪里会怕戴南星,闻言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道:“戴南星!你好大的口气,老实说,要不是柳小侠在其中劝解,你能认罪服输我们两人也不见得会放过你,想不到今天你居然讲起这话来。”
  戴南星也知金银双魔说的是实话,但在众人面前他哪里忍得下这口气,虽然自己先前说话太狂了一点,但也经不住双魔的这种还击。
  他大笑一声道:“两位古兄既然不怕我戴南星,为什么一定要将此事推到以后呢?这实在使我戴南星费解了!”
  石云在旁心中暗道:“戴南星这人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老是要找金银双魔拼斗,难道说他真有制胜的把握吗?”
  心中不禁对戴南星大是不满,想着连忙向戴南星道:“戴帮主,你认为你的武功和北海神女比起来是谁高呢?”
  戴南星哼了一声道:“我自知我戴南星武功并不比北海神女高,但石帮主你说说,谁武功比北海神女高呢?”
  石云不答戴南星的问话,反问道:“你怕北海神女吗?”
  戴南星又哼了一声,他不知怎么回答才好;说怕罢,在众人面前丢不起这脸;说不怕罢,自己心中委实对北海神女是有些惧怕。
  石云微微一笑,说道:“不是我石云袒护谁,就凭这一点,古氏兄弟的胆气就比贵帮主要稍胜一筹。”
  戴南星一听,不由气往上冲,怒声道:“我戴南星怎会怕北海神女,我连她人都没会过,我怎么会怕她?”
  石云冷冷道:“但是古氏兄弟敢去北海找北海神女拿雪芝,而你戴帮主……”
  戴南星一听,怒道:“怎见得我戴南星不敢呢?”
  言罢心中不由有些后悔,心想不要上石云的当才好,等一下被他一激,自己就无缘无故地跑到北海去,糊里糊涂的死在北海神女之手,那才冤枉。
  石云反问道:“那怎见得你敢去呢?”
  戴南星怒火又起,说道:“只要古氏兄弟和帮主敢去,我戴南星就决不会不去!”他心想,石云若要害自己,他自己不会也去送死。
  石云微笑道:“那好!戴帮主既然将话说了,可不能不算,我和两位古帮主明日就要启程前往北海佛光岛,不知戴帮主几时动身?”
  戴南星心中立定主意,干脆和他们拼下去,反正如果自己死了他们也活不了,而且目前自己要硬拼,只有吃亏,又不如一齐去,反倒落个一比一,互不吃亏。
  他心念微转,口中立即傲然答道:“我今日就开始出发,不知石帮主和两位古兄到底何时出发?”
  石云认为戴南星要去的时候,最快大概也是明天,想不到戴南星今天就要出发,心想自己反正帮中弟子遍布各地,消息发出,马上就可传到,可以要帮中弟子先准备一下,最多去时回泰山绕一趟。
  想罢,接口道:“既然戴帮主今日下午出发,我和两位古帮主也决不落后,我们也今天就出发吧!”
  说着大家就分开,赶忙准备去北海所用的物品。

  北海还在中国北部(今贝加尔湖),此时方一月,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
  三帮人马分成三队,缓缓地向前走着,正准备穿过蒙古。
  北风呼呼地吹着,此地已是杳无人迹,一片荒凉,“龙蛇帮”和“五岳帮”均旗帜鲜明,丐帮帮众虽有各式各样之人,但也一个个均为丐帮中杰出份子,除了副帮主代理帮主之职没来以外,凡参加泰山大会的丐帮诸人,也全体出动了。
  这一次动员了江湖三大帮的全体精华,人数不下数百,浩浩荡荡地就向北海出发去了。但三帮中弟子并不交往,各成一路,默默地向前走着。
  柳瑜一个人坐在马上,闭着双眼,他现在好似对其他的事都是漠不关心,只在研究着“凤凰秘笈”中所载武功。
  他知道这次去的人虽多,但杰出高手却是寥寥无几,如他能对“凤凰秘笈”中武功多有领悟,那么这些人能安全回去的希望就可能也加多了。
  他本心并不愿意这么多人去,但他又怎么能阻止呢?尤其三帮之中还夹着有私仇。
  “凤凰秘笈”中的武功他已大都了解,只有最后一章。那坐式,他看了是丝毫不能领会,和他所学的坐式是大有出入。
  有时看了上面图,简直是行不通,而且虽有文字解释,他看了以后更是费解,那些字好像是剑诀一般,根本不是内功口诀。
  石云抬头看了看天色,见天色已暗,空中飞舞着雪花,知道不能再往下走了,他缓缓地举起了右手。
  身后马队齐停,两旁的“龙蛇帮”和“五岳帮”也停了下来,不再前进。
  柳瑜睁开双眼,见三帮帮众都已开始搭起帐篷来了,心中一惊,暗道怎么今天过得这么快,才一会儿天又已黑了。
  他一拉马头,缓步向龙蛇帮众人走去。韦兰和白玉飞两人也下了马。柳瑜下了马,向二人走去。
  韦兰知是柳瑜来了,不禁问道:“瑜哥哥!你今天怎么啦!不来看我。”
  柳瑜微笑着说道:“我在想别的事,没有来看你。”
  韦兰又问道:“瑜哥哥!你心里有什么事,告诉我好吗?这些时候你和玉姐姐都很少讲话,到底为什么呢?”
  白玉飞扶着韦兰肩膀道:“兰妹!我们也没有什么心事,这几天不是我和你舅舅一直都在陪着你吗?”
  韦兰叹了口气道:“但是我这几天心里还是觉得很闷,好像觉得你们都是勉强和我讲话似的!”
  白玉飞也微微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了看柳瑜,刚想低下头,突然眼前觉得有一条身影闪过,她不禁咦了一声,暗道:“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又是雪花飞舞在天空中的天气,怎么竟有人迹出现?”
  柳瑜见白玉飞突然向他身后注视着,他也不由心中一惊,连忙回过头去,只见一条黑色身影,二十余丈外很显明地映入眼中,向后方一直跑去。
  他连忙向四周看了看,三帮帮众仍然还在搭帐篷,心想难道此人是从外面来的吗?但四周百里之内均无人迹,这人到底是谁呢?
  心念微动,他脚尖微点地面,立即施展开了“浮光掠影”的轻功身法,一直向那人身后追去。
  那人也好像知道已被人发觉,拼命地向前奔着。
  两人身形愈来愈接近了。
  柳瑜在雪花中,已看清了那人的背影。
  那人略一回头,见柳瑜离开已不过十丈,心中大惊,不敢再向前一直跑去,身形一弯,竟向五岳帮中跑去。
  五岳帮帮众正在搭帐篷,一见突然进来一个人,而且柳瑜在后面追逐着,心中大惊,放下了工具,拿起了刀,就向那人拦去,高叫停步。
  那人奔近五岳帮,见帮众前来拦阻,也不理会,身形一直地奔进去。
  五岳帮帮众见那人不理,就一齐挥刀,横向那人砍去。
  那人身影一转就躲了过去,双手一分,“砰”!“砰”两声,五岳帮帮众就倒下了两人。
  这时柳瑜已到,见状轻喝一声,就扑了上去。
  那人似对柳瑜非常惧怕,一听柳瑜的声音,身后劲风已至,连回头抵挡都不敢,连一滚身,向才搭了一半的帐篷滚去。
  “哗啦”一声,帐篷整个倒下。
  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原来帐篷大柱子正倒在那人头上,打得脑浆迸裂而死,血水四溢,惨不忍睹。
  柳瑜想不到那人竟得如此结果,不由呆在那里。
  四周五岳帮帮众都已聚来,帮主戴南星也带着戴馨和三女一起来了。
  戴南星见状鼻中不由哼了一声,走向那人,用脚一挑,那人翻了一个身。
  柳瑜一见,心中骤惊,原来那人竟是杨浩!
  在场之人全都认得这位蜀中双剑中的列缺剑杨浩,但想不到他竟会死在这里,是如此死法,而且是死得如此惨。
  众人沉默了半晌,戴南星哼了一声向柳瑜道:“柳小侠!这人既然已在这里,柳小侠就不用管了,请柳小侠回去吧!”
  柳瑜听了,口微微张了一张,刚想发话,又忍了下去,叹了一口气,回过身子缓缓地走了回去。
  回到了白玉飞那儿,白玉飞忙问道:“那人是谁?”
  柳瑜摇了摇头道:“是杨浩!”
  白玉飞也想不到那人竟是杨浩,不由呆了一呆,暗想杨浩怎么会到这儿来的呢?
  柳瑜叹了一口气,说道:“玉姐!进帐篷再说吧!”
  说着三人进了帐篷,金银双魔也看到了这件事,但又不好跑过去问,也无从问起,大家猜不透杨浩怎么到了这儿来,他又为什么来的?
  天色渐渐地黑了,外面的风雪愈来愈大,众人也分别回到自己的帐篷中去安寝。
  渐渐地,众人接近了北海,柳瑜已能在马上看到眼前的北海了。
  突然!他发现远处一条人影,慢慢地走了过来。
  他心中不由大吃一惊,暗道:难道北海神女来了吗?他心中惊异着。
  众人也发现了这条身影,在前面缓缓地走了过来。
  三帮人马一齐紧张了起来,停下了马步,看着远处走过来的人影。
  那人愈来愈近了,柳瑜一见那人面貌,心中大吃一惊,那人竟是银蛇剑客。
  柳瑜心中暗暗惊异着,心想银蛇剑客怎么也到这里来了呢?
  他来这里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呢?
  三帮人马也戒备着,一齐注视着银蛇剑客。
  突然!银蛇剑客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柳瑜心中一惊,身形一动,翻下马背,急忙施出“浮光掠影”的轻功身法,向银蛇剑客身旁奔去。
  眨眼,已到了银蛇剑客身旁,正要扶起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突然用手一撑地面,身形微起。
  柳瑜心中一震,连忙收回双手身形向后退去。
  银蛇剑客用力要站起身子,突又仆倒地面。
  柳瑜一见,连忙再上前去扶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睁开一双无力的眼睛,口中低声念道:“雪芝!雪芝!”他口中低念着,突然身体一阵颤抖,眼中射出恐惧的光芒,身体也颤抖得愈来愈厉害。
  柳瑜连忙抱紧他,向身后白玉飞叫道:“玉姐!你赶快把药拿来!”
  白玉飞急快赶了过来。
  忽听得银蛇剑客一声惨叫,身子向后倒了下去。
  柳瑜连忙扶起银蛇剑客的头,见他眼神已散,知已无法可救,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名的内疚,他已知银蛇剑客是为雪芝而死,而且死得如此悲惨。
  他想着,两手一松,银蛇剑客翻身倒在地上。
  此时身后诸人已至,白玉飞突道:“看!那是什么!”
  柳瑜低头看去,银蛇剑客背上赫然贴着一张纸条,柳瑜一手拿了下来,向上一看,身上不由感觉一股寒意,纸上竟是“杀一儆百”四个字。
  柳瑜将纸条递给了白玉飞,众人传阅着。
  众人看了心中俱感震惊,暗想银蛇剑客为什么来呢?难道说 “北海神女”已经知道我们来了吗?
  原来银蛇剑客自泰山那次事情之后,心中就深深地内疚着,他觉得他自己以前所做的事完全做错了,他现在必须去北海得到雪芝,以解柳瑜所中的“百日之毒”,无论如何,他必须要得到北海雪芝。
  但他一个人,人单势孤,怎么办呢?
  他蒙面疾走,脑中在想着这些问题。
  他一停步,鼻中哼了一声,暗道:“我银蛇剑客虽然武功不够,比起北海神女来还差得太远,但我抢,抢不到,偷总可以偷到的呀!”
  他转身就向北海方面奔去,想去盗北海雪芝。
  当他经过热河时,竟遇到了杨浩,杨浩一见遇到了银蛇剑客,心中大喜,想再借银蛇剑客的武功,在江湖上站起来。
  但银蛇剑客已不想称霸中原,而且心想这次的事情大多是杨浩所出的主意,自己正好缺了些帮手,干脆就逼着杨浩跟着他一起去北海。
  杨浩虽然心里不愿意,但对银蛇剑客的话他哪敢不听,只好心下暗暗另打主意,表面上只有跟着银蛇剑客一齐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十二章 北海较量
上一篇:
第十章 三女斗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