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雪芝解毒
2020-06-18 11:37:52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正在想着,突然北海神女眼光猛然一收回,向柳瑜、白玉飞看了一眼,落在韦兰身上,她不愿意就此认输。
  韦兰她们既是有为而来,恐怕所说的话也并不是句句是实,她的眼睛也不一定真是瞎了的,她眼中还发射着一股令人自责的光芒,难道她眼睛真的看不见了吗?
  她右手抬起,二指缓缓向韦兰眼前伸去。
  柳瑜本希望至少在韦兰生时,还能让她眼睛复明,但这下见北海神女突然如此对待韦兰,不知是什么意思,他深怕北海神女采取什么异轨,连忙身形一动,拦在韦兰身前,向北海神女喝道:“住手!”
  北海神女闻言一怔,继而又仰天大笑,她认为她是胜利了,柳瑜怕她向韦兰试探,那她不是胜利了吗?世界上所有的人果然都是该杀的,那么她就没有错了!
  韦兰茫然地向柳瑜问道:“瑜哥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北海神女心中一颤,心中暗道:“难道她真装得如此像吗?”想着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她知道她是败了,没有一个人会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如此自然地说出谎话;即使他一直是说谎话,说成了习惯,那也不可能。
  但她心中仍然存着一线希望,她一手向柳瑜面部拍去。
  柳瑜头一偏,右手向她手腕脉门扣去。
  北海神女左手一收,右手闪电似地向柳瑜右手扣去,一把就把柳瑜扣住。
  柳瑜想不到在此时此地北海神女还会出手扣住他,他只得无奈将双眼闭上,心想这北海神女大概真是无可救药了,自己放了她,反落到如此结果,说不得,只好说自己害了大家,累得大家都要受苦了。
  北海神女一手扣住他,见他连一声都不发,想起了他先前放手之前,心中不由觉得有些歉然。
  白玉飞见北海神女扣住柳瑜,身形一起,双脚向北海神女面部踢去。
  只听北海神女低喝了一声:“不要动!”话讫,五指立即一紧,柳瑜痛得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子。
  白玉飞一见,知自己动手只有徒增柳瑜的痛苦罢了,身形一落,又落下了地面,抱着韦兰身子,返起身去,不由低声哭了起来。
  韦兰连忙掏出手巾,一面替白玉飞擦着泪水,一面向白玉飞问道:“玉飞姐姐,你哭什么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北海神女最后的希望也幻灭了,右手一松,呆在那里,一言不发。
  柳瑜右手被松,自然地双肘向后撞去,才出一半,忽然想起北海神女为什么又突然放了自己呢?
  他连忙一停双肘后撞之式,身形一反,向后退去,见北海神女一人只是呆在那里,也不由怔住。
  白玉飞听见声响,一回头见柳瑜已脱身,站在她身后,心中大奇,又见北海神女也呆在那里,心中也不知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金银双魔等人更搞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北海神女身形一转,向秘道中奔去。
  柳瑜不知北海神女到底心中是想什么,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
  白玉飞低声问柳瑜道:“瑜弟!她到底是怎么了呀!”
  柳瑜微微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怎么答复是好。
  韦兰虽然看不见,但她可以听见,她心中更是疑惑,向柳瑜问道:“瑜哥哥!她真是北海神女吗?”
  柳瑜摸了摸她的头发,答道:“她就是北海神女!”
  韦兰又道:“那么她怎么一点也不凶呢?”
  柳瑜这回倒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摸着她的头发,没有说话。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北海神女又奔了出来,走至柳瑜身前,向柳瑜道:“这就是北海雪芝,你拿去和你义妹服下吧!服下之后不畏寒暑,北海虽寒,如会水性,尚可出困!”
  柳瑜见北海神女手中两株人形芝草,通体雪白,连叶子也是白色,他想不到北海神女竟然会送给他们雪芝。
  北海神女柔声道:“少侠,不必发怔,这正是你们梦寐以求的北海雪芝,你们就赶快服用吧,别再犹豫了!”
  柳瑜恭敬地接过了雪芝,当场和韦兰服下。
  北海雪芝果然非凡,不但柳瑜体内之毒尽去,韦兰竟然得以睹见天日,她兴奋得双泪直流,低泣不已,众人亦为之大喜!
  柳瑜和韦兰双双上前向北海神女致谢。
  北海神女朗声道:“二位别客气了,别说令师当年对我有恩……就是柳小侠你,我也愿意全力帮助的,至于出困之事不知柳小侠的意思是怎么样的?”
  柳瑜沉吟了一下道:“我想我服过雪芝,不怕北海中的寒气,可以泅水而过,但众人要过去非要有桥不可,这桥要用什么搭才好!”
  石云也不由沉吟了一下,向柳瑜道:“这儿冰天雪地,也没有树木,柳小侠不妨把帐篷拆了,连在一齐,那也许可以搭成一座桥。
  柳瑜向岸对面看去,差不多有一百余座,近两百座的帐篷,而且全是用皮做的,用来做桥那真是非常好的,但是……
  他又向石云问道:“帐篷如果拆去了,那么回去的时候,在路上怎么办呢?”
  石云也犹疑起来,回去路程这么多人最少走一个半月才有人迹,没有帐篷要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帐篷拆掉之后虽然可以缝,但这儿又没有针线,根本就没有办法缝,那到底怎么才能渡过返回去的路程呢?
  他脑中闪电似的闪过无数的方法,但一考虑之下,都是行不通的。突然,他想起了黄河,何不学学黄河河套附近的皮筏,用皮来做成小船呢?
  那样做虽然也是要缝,但只是要缝得紧一些,并不要很多,只要十分之一的帐篷就够了,那么大家挤一下,回去就没有问题了。
  他马上就把这意思告诉了柳瑜,柳瑜听了也认为只有这方法比较好,但虽然是皮筏,缝得要格外紧才行,他根本不会缝那该怎么办呢?
  要白玉飞她们去缝吗?她们还出不去。
  柳瑜想了一会儿,只好先想法让白玉飞她们先出去,先去缝皮筏,除了韦兰不会武功,其余白玉飞和戴馨均是会武功的,这样就好办多了。
  他服下雪芝之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向白玉飞要过了流星宝剑,背在背上,就向北海走去了。
  下了水,虽然他已服过雪芝,但也免不了打了一个寒颤,那水真是比起冰来也不会觉得热,普通人下去,恐怕连三分之一都游不了就要冻僵了。
  他很快地游上了对岸,起身抖了身上的水,先拆下了一座帐篷,用流星宝剑割成了手指那么宽的皮线,立即又一条条地结了起来,将它一端扎在木桩上,一端拿在手中,然后迅速地游回了佛光岛。
  佛光岛和岸上又连了起来,虽然只是这么一条皮线结成的桥,但是对其中高手来说,要渡过去是易如反掌之劳了。
  石云等人就先踏上了皮桥,奔了过去,但韦兰怎么过去呢?柳瑜回头看着韦兰,见韦兰竟偎在北海神女身旁,很亲热地和她谈着话。
  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面上也不由现出了笑容,北海神女至少已不是还像以前传说的那么可怕了。
  白玉飞也渡了过去,北海神女抱着韦兰道:“我把她带过去吧!”
  柳瑜看了看那皮带,他深信北海神女是办得到的,虽然这距离是这么远。
  北海神女一上皮带,龙蛇帮中立刻冲出了一匹马,手中长矛向皮带挑去,柳瑜一见大惊,皮带一断,北海神女和韦兰一定要落人水中。
  他右手一起,食指向蛇矛迎去,叮的一声,矛尖已被弹折,那帮众仍然不肯放手,虽然矛尖已断,但还是将矛向皮带挥去。
  北海神女才走出不到五丈,身后突然有变动,她自然听得很清楚,她身形一退,回上了佛光岛。
  柳瑜一抓住了长矛,向他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但见那人眼中射出愤怒的眼光,看着北海神女大声道:“他把我弟弟杀了,我也要杀他,为我弟弟报仇!”
  柳瑜闻言不由得愣住了,他放开了手,低低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以为以你的身手,你报得了仇吗?”
  那人一回眼,瞪着柳瑜道:“你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
  柳瑜用双眼看着他,缓缓道:“是为了我义妹!”
  北海神女望着那人一阵轻笑,笑道:“你说找我报杀弟之仇吗?”
  那人双眼望着北海神女,见北海神女正看着他,他虽然还是想报仇,但眼中已射出恐惧的光芒,他的嘴唇抖着,说不出话来。
  柳瑜低低地叹了口气,人对死总是畏惧的,那人想要报仇,但不敢正面去报仇,只敢暗算别人,当他面对着他想报仇的人时,他却因为怕死而变成懦夫了。
  北海神女轻笑着向那人走去,那人却一步一步地向前退去,韦兰突道:“你真的杀了他弟弟吗?”
  北海神女一愣,竟答不出话来。
  那人一夹马腹,返身奔回人群之中。
  柳瑜看了看北海神女,想如要北海神女完全去恶趋善,那可能还要有一段工夫,因为她根本没有是非观念,对自己滥杀,并不觉得是不对的,她在内心和外表,都太倔强了,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北海神女看了看韦兰,她心中并不承认自己做得不对,但她又不愿意告诉韦兰,因为她知道韦兰一定不会同意她自己的看法,而且很容易随便说几句稚语就可以反驳她,使她无话可答。
  她看了看韦兰道:“不谈这些了,我们还是先过去吧!”说着抱着韦兰,身形一起向皮带上落下去。
  柳瑜也上皮线,渡了过去。
  又拆了许多座帐篷,大家分工合力,就开始做起皮筏来了。没有针线,就用剑刺出洞来,用些线穿过去,扎牢。
  虽然他们以前并没有做过,但他们的膂力胜过常人,扎得可真是结实。
  一直到第二天,人马才全部渡了过来,北海神女也要去中原,并且喜欢韦兰,就跟着众人一齐走了。
  众人一到中原,丐帮遍布各地,早已听到周莺已至中原,而且闹得中原武林界是人翻马覆,一提到笑面罗刹,没有一个不害怕的。
  甚至丐帮代理石云的那副帮主,也在她轻笑声中毙于掌下。
  北海神女听了,她来中原其中一个目的就要找周莺,这下知道了她的消息,也不通知别人,悄悄的就把韦兰带着走了。
  柳瑜知道以后,心中大急,想北海神女怎么连说都不说一声就把韦兰带走了,如果她也像周莺那样,岂不糟了吗?
  众人商议了一阵,均想北海神女是去找周莺去了,中原本是三帮天下,消息要比北海神女灵得多,要找周莺的下落,一定会比北海神女快。
  三帮弟子又散了回去,柳瑜和白玉飞二人和金银双魔一路,一齐去找周莺去,石云戴南星因帮中尚有事,就回去了。
  一路上打听着笑面罗刹的消息,就向她追去。她所过之处,身佩有兵器之人,一律毙于掌下,因此也非常好找。
  四人快马加鞭,顺着周莺所经之路线追去,果然,不几日就追上了。但此时他们已到了安微境内。
  四人四骑走着,寻找周莺的下落。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轻笑,四人一回过头去,正巧碰到了周莺。
  周莺开始只见到白玉飞身上背着剑,想都没想就追上来了,一见就是柳瑜,心中不由微微吃了一惊。
  她自已不是柳瑜的敌手,又见柳瑜脱困而出,心头就罩下一层阴影,北海神女的下落如何,使她更为担心。
  她呆了一下,回过头就想逃跑。
  谁知,又是一声轻笑,北海神女突然出现,正拦住周莺的去路,周莺眼中立即射出恐惧的眼光。
  她知道北海神女有办法叫她欲生不能,欲死不得,她向后缓缓地退着。
  北海神女出现了,但是韦兰却不在她身旁,柳瑜掉转过了马头,惊愕地望着北海神女,他想不到他们刚一到,北海神女和周莺就相继出现。
  周莺现在被江湖上称为笑面罗刹,但一见北海神女时却如受惊的兔子,丝毫显不出她在江湖上的凶狠,她惊恐地看着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望着周莺,口中发出轻笑声。
  但这笑声在周莺听起来却似死神向她的呼声,她面色惨白,她思想好像已经没有了,北海神女的笑声,在她脑中摇荡着,她双手开始颤抖了。
  她突然向四处张望了一下,她知道要想向北海神女那边跑是一定跑不掉了,只得向柳瑜那边跑了。
  她身形一起,就向柳瑜扑去。
  柳瑜一愣,他想不到周莺竟向他这边跑来,他正全神地看着北海神女,他还在想为什么韦兰没有和北海神女在一起呢?
  柳瑜连想都没想,双掌一翻,就向周莺身上拍去。
  周莺在柳瑜这边就是只有他一个人比较难对付,其余的人她都不怕,她见柳瑜好像很慌张的双手举起,心中恶念突起,她双掌一沉,向柳瑜双肋拍去。
  北海神女见周莺一逃,她哪会放过,她身形一起,双手向周莺抓去。
  周莺恨极了柳瑜,如果不是柳瑜逼她,她也不会到今天的地步,但北海神女又追了过来,她也不得不先顾自己要紧。
  她身形一低,躲过了北海神女,自柳瑜马腹底下滚身而过,爬起来就跑。
  北海神女一愣,她可不能向周莺那样自马腹下滚过,再追去,她双脚微点地面,起身就向周莺追去。
  但周莺已经跑出两三丈了,在一个巷子的转角,转了过去,北海神女追了过去,一转过去,周莺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她愣在那里,周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
  柳瑜一拉马头,向北海神女追去,大声叫道:“前辈请留步!”他并不太关心周莺的事,但是他却急想知道韦兰到底哪里去了!
  北海神女失望地回过头来,她想不到她竟追不上周莺,但她没有想到周莺为怕她追上,竟由狗洞中钻到别人的宅院中去了。
  北海神女知道柳瑜要知道韦兰的下落,但她该怎么说呢,韦兰和她在一起,竟然在她照顾之下失踪了,这事他怎么出口呢?她恨那人,约她至黄山的日子还有三天,她不愿意让柳瑜他们知道这事。
  她回头看了看柳瑜,回过头来,立即飞也似地向前奔去,他想这件事还是等到黄山去后再说吧!
  柳瑜呆在那里,他不知道北海神女为什么要跑,他一直就有一个预感,觉得韦兰并不在北海神女身边,但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会有这个预感。
  当他看到了北海神女出现,韦兰并不在她身边时,他的预感竟成了事实,那么要找韦兰到底要到哪儿去找呢?
  他颓丧的低着头,他从来就没有如此颓丧过。
  白玉飞也很惊奇,北海神女为什么要跑呢?她抖了抖马缰,向柳瑜走去,低声道:“瑜弟!你怎么了,兰妹妹就在北海神女身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刚才她大概是还没有捉住周莺,所以她不愿意见我们罢了!”
  柳瑜抬起头来看了看她,又低下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但愿白玉飞所说的是真的,但他还是希望愈早见到韦兰愈好,韦兰眼睛恢复了光明,但他希望韦兰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纯洁,心中毫无心机。但在北海神女的身旁这是可能的吗?
  白玉飞又道:“瑜弟!如果你真的想要快些见着兰妹,那我们如能找到周莺就一切全都好了!”
  柳瑜想了一下,知道别无他法了,找着周莺,北海神女必来找周莺,那不就可以知道韦兰的下落吗?
  正在此时,墙上忽然冲起一条人影,正是周莺,她见北海神女走了,她再等了一下,就纵身要走。
  身形一起,见柳瑜等人还在,连忙就向镇外奔去。
  柳瑜和白玉飞正谈到要找周莺,现在见周莺又出现了,他一抖马缰就向她追去。
  金银双魔向左右略一张望,也一抖马缰,向另一条路奔去。
  他俩经验比柳瑜多得多,用马匹跟着人,往巷中追去,那是非常难追到的,如果周莺自屋上越瓦而过,马匹根本不能用了。
  四匹马,夹着一排房子,向前奔去。
  周莺无法向左右跑,只有向前奔去,落荒而逃。
  柳瑜追得性起,两脚一蹬马,身形如闪电一般,运起了“浮光掠影”的轻功身法,向周莺追去。
  周莺一见柳瑜已经逼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躲,只好一拼了,她转身来,双眼注定了柳瑜。
  柳瑜见她停了下来,也就停下身来,双眼望着她,一眨也不眨。
  白玉飞和金银双魔三匹马转眼已至,把周莺围在中央。
  周莺看了看他们,知道事到如今她自己要想再脱逃已经没有希望了,但对付柳瑜,她还是没有把握。
  柳瑜双眼注视着她,双肩微一晃动,身形逼近,一招“擒龙锁凤”,不扣她手腕,反扣他双肩。
  周莺轻笑一声,身形一侧,左手横向柳瑜手腕劈去,右手却向他肋下抓去。
  柳瑜无心和周莺缠斗下去,低啸一声贴地飞起,施出“凤凰秘笈”中攻势最凌厉的一招“龙盘虎踞”,身形贴地飞旋,向中心逼去。
  周莺心中已存拼命之心,不管柳瑜的攻势,口中轻笑一声,双手连连拍出,也施出攻招,想和柳瑜二人两败俱伤。
  柳瑜不愿和他硬拼,只有稍却攻势,身形向后退去,而且他知道周莺也练有北海神女的独门“雪花掌”的绝技,一但中掌,救治无法。
  他身形一退,又向前逼去,右手二指以二龙抢珠之势,向周莺双眼袭去。
  周莺口中又轻笑一声,她躲也不躲,身形向柳瑜迎去,右手向上翻起,拦住柳瑜上盘攻势,左手食指弹起,向柳瑜脖子弹去。
  柳瑜心中一动,身形向后倒去,双脚一齐踢起,踢向周莺双手。
  周莺心中暗道:“你这不是自己送死吗?”她双手一翻,向柳瑜脚背抓去。
  柳瑜身形在半空中一震,上半身如飞轮般转起,双脚一收,由下反上,双手十指一屈,一齐弹出。
  周莺心知自己上当,但也无法更改,身形猛然向右倒去,但左半身穴道已被制住,已是无法动弹了。
  柳瑜身形落地,微微喘了一口气,他这样就已制住周莺,实在是周莺中了他的计,不然非至一百招以上才能制住。
  白玉飞和金银双魔三人见柳瑜已经将周莺制住,就一齐下马,向周莺走去。
  周莺不知柳瑜他们要对她怎么样,但她想天山三女毙在她手中,柳瑜他们这次捉住她,也必不会轻轻地就如此放过了。
  柳瑜虽觉周莺行事太过狠毒,但现在已经擒住了,他倒觉得不知如何处置是好。
  白玉飞虽对天山三女不满,但总是自己一方的人马,死在周莺手中,这周莺是罪不容诛了,但要怎么样才能将北海神女请出来呢?
  金银双魔究竟是老江湖了,见北海神女一言不发地就走了,决不会是为了擒不住周莺而不愿见柳瑜他们,必定是另有原因的,而这原因大概就是为了韦兰的事,但究竟为什么,他俩也是不敢肯定的。
  柳瑜看了看周莺,低声向白玉飞问道:“现在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将北海神女引出来呢?”
  白玉飞沉吟了一下答道:“我想北海神女是为周莺而来的话,那不会走得太远的,我们带了周莺走一趟,她自动就会出来的。”
  金银双魔听了皱了一皱眉头道:“这样不太好,好像是要对北海神女示威一样!周莺是她的徒弟,虽然她也在找周莺,但她绝不会高兴我们把周莺擒住的!”
  四人沉默着,擒住了周莺,反而没有办法了。
  柳瑜想了一下道:“那我们到哪里去找北海神女呢?”
  金银双魔也无话可答,北海神女不愿见他们,除了用周莺去诱她或是激怒她之外,恐怕是别无更好的方法了。
  激怒她不好,柳瑜想了一下道:“我们到镇中把她放了,如果北海神女看见的话就一定会出来的!”
  白玉飞怕只要将周莺一放,以后要想再制住不容易了,她不由沉吟道:“这恐怕不太好吧!”
  柳瑜苦笑了一笑,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白玉飞叹了一口气道:“但也只有这样做了!”
  四人带着周莺,又回到镇中,将周莺放了开。
  周莺被柳瑜用重手法连闭了五处大穴,一解开,全身顿感无力,就坐在地上,她这时是对柳瑜不服,但也无可奈何了。
  柳瑜和白玉飞金银双魔四人向后退去。
  周莺活动了手脚,站起身来,刚走了两步。
  一声轻笑,北海神女自一处转角转出,两眼看着周莺。
  周莺绝望地看着北海神女,她手脚还有些麻痹,本来的武功与北海神女也相去甚远,自知落到北海神女手中生机全绝。
  北海神女对她轻笑一声道:“小莺,你为什么见了我就跑呢?”
  周莺不敢答话,抬起头来畏惧地看着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口中轻笑着,缓缓地向周莺走去,她也很奇怪周莺怎么坐在地上,而且好像手脚无力一般,当然她是没有发现。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十五章 黄山相会
上一篇:
第十三章 激战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