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孤城奇遇
2020-06-18 11:24:43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老人向白玉飞道:“他为了救你还许了愿呢?”白玉飞一听心头一震,她不知柳瑜向身前这老人许了些什么愿,连忙向柳瑜道:“你到底许了些什么愿?”
  柳瑜微笑道:“玉姐没有什么,不过我只是许愿一定要追察百年前凤凰城中怪病的原因罢了,也没多大了不起的事,你不要替我担心。”
  白玉飞这才放下心来,又向柳瑜问道:“那你怎么会变成凤凰城城主的呢?”柳瑜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再说魏虎知道三人向凤凰城藏宝的地方走去,心中不由对柳瑜嫉妒十分,他想不到那老人会把流星剑送给柳瑜,更想不到那老人会叫柳瑜继承凤凰城城主。
  他心中不由暗定主意,不管明来暗去,一定要把柳瑜等人置之死地才行,但是想到他自己以后怎么办呢?心中不由拿不定主意。
  他突然想到我不是一直计划到中原去吗?怎么这么傻就没有想起来,但怎么去呢?连图都没有,大戈壁走不出去,别的就不用谈了。
  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利用那柳瑜的对头呢?我可以要他们带路啊!他们既然能到凤凰城来,自然也可以出去,想着就走向自己走到杨浩等人前,解开四人穴道,向四人道:“你们四人是从中原来的吗?”四人虽然有些奇怪他问这个问题干什么,但是被求生的欲望推动着,不由点了点头。
  魏虎阴冷冷地笑了一笑道:“我现在要往中原去,要一个向导,谁做我的向导就可以免死,你们四人谁愿意去?”
  这主意一出四人都争着要去,魏虎又冷冷地笑了笑,说道:“不行,只能有一个人去,你们自己决定好了,决定好以后告诉我!”说着就走出了石屋。
  四人之中除了杨浩还有他哥哥杨德、张成和王忠,这四人就开始争起来。杨浩、杨德主张比武决定,张成和王忠虽然在别的时候别的事上一直让着杨浩、杨德兄弟,但这种事怎么能让,两人就坚决不同意。
  四人正在争执时,魏虎已经进来了,向四人问道:“你们决定好没有?”
  杨浩连忙道:“我们由比武来决定。”张成连忙表示反对。但魏虎道:“还是比武比较有意思。”
  张成心中大惧,但看了看身旁的骷骨,心中不住地打转,想了想如果他肯松缚,也许还有逃生的机会,也就默默地点了点头。
  魏虎就替他们解开了绳索,说道:“你们开始比罢。”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不由扑的跳了起来。
  杨氏兄弟两人自知也无把握胜过对方,胜负尚为未知之数,而张成及王忠心中只是在盘算着逃走的主意,心中根本就不存得胜的希望。
  张成和王忠站在一起;魏虎道:“你们快些打,我们也许马上就要走了。”说着转身向门口走去。
  张成向王忠一打眼色,两人分开就向屋中钻去,两人身形刚一动,魏虎就已查究,鼻中哼了一声,身形转起,一手一个就将两人活捉了回来,向杨浩、杨德兄弟道:“你们两人来打他们两人,不许用指穴和重手法,谁先打死,谁就算胜了。
  杨德、杨浩赶紧一人捉了一个,杨德捉住了张成,杨浩捉住了王忠,两人就拳脚齐加向张成、王忠二人身上打去,张成、王忠两人在地上哀叫着。
  但杨浩、杨德只想活命要紧,对两人平常对自己的拍马行为完全放在脑后,究竟还是自己生命要紧,一顿打下来,张成和王忠都已奄奄一息了。
  魏虎在身旁狂笑道:“这就是你们对朋友的道义了。”
  杨浩听了连忙笑道:“老前辈,这是你叫小子我打的,小子我怎么敢不打呢?”杨德在旁一听也急道:“老前辈只要有话交待下来,小子我就是死也要听从老前辈的话。”
  魏虎一听道:“你们真的像你们自己讲的那样对我尊敬吗?”两人听了连忙应声道:“当然,当然!”
  魏虎一听道:“那我叫你们两人马上就去死!”
  两人一听一齐愣住,杨浩忙笑道:“老前辈拿我们小子开完笑了,老前辈决不会叫小子们去死的。”
  杨德也跟着道:“老前辈如果是真的叫小子死,小子我一定听从老前辈的命令,但小子我觉得自己还有些地方可以替老前辈尽一些力,譬如老前辈想要离开这儿到中原去,小子我看老前辈一到中原一定是群雄领袖。”
  魏虎一听二人的话,虽然认为二人太贪生怕死,但听起来倒还中听的,好像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不由就将颜色放缓和道:“我老人家确实有到中原去的意思……”
  说到这里两人齐声道:“以老前辈这一身武功,如到中原去,不是小子捧你老人家,绝对是第一把交椅,那时小子们也可以沾沾光。”
  魏虎一听心中大乐,但突然想起了柳瑜等人,不由心中忧虑,
  不由向杨浩、杨德道:“我现在有一件事要你们两个人来想个办法,做完之后我老人家一定带你们两人到中原去,我收你们两人做个记名弟子。”
  杨浩、杨德一听心中大喜,两人立时拜倒地上,高叫师父,跪在地上就问道:“师父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徒弟能做到,无论怎样困难,徒弟一定替你设法。”
  魏虎一听心中大为高兴,就向二人问道:“是不是你们二人曾经邀了一个叫柳瑜的来凤凰城?”
  杨浩一怔,他只记得白玉飞身旁有一少年,但是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连忙点头道:“是的。”
  魏虎哼了一声,就把这几天的经过说了出来,两人一听,杨浩首先道:“既然这样,我们把他们来路堵死,他们就一生也不要出来了。”
  魏虎一想对,他几乎忘了上面离藏珍处不远还有一扇石门,从外面闩上,再用石块抵住,他们就是插翅也飞不出来,不由大呼:“妙”。杨浩不禁得意非凡。
  杨德在旁也不甘寂寞,说道:“这样还不够,我们还要防个万一,我说最好把他们骆驼也牵走,就是他们侥幸能逃出,但没有骆驼,也无法回到中原,只有被困于此,那不更妙?”魏虎一听也大赞有道理,杨德也不禁高兴非常。
  说着三人就去准备,而柳瑜等人还不知道,此时,正在藏珍的地方回述着先前柳瑜经过的事。白玉飞见大家谈了半天,连那老人的姓名都不知道,不由问道:“前辈不知高姓大名是否能够见告?”
  那老人叹了口气道:“我叫高文,但我的名字差不多也百年没有人叫了。”白玉飞突然又向柳瑜道:“其余还有九个箱子,我们也打开来看一看好吗?”
  柳瑜看了看高文,高文点点头,将流星剑递了过去道:“你去打开罢,顺便我也可以一开眼界。”
  柳瑜接过了流星宝剑,抽其剑匣,向箱子巨锁切去,剑身一到,巨锁就应声而折,九个箱子一齐打开,每箱所装的东西都不相同,但均为极罕见的宝物。
  几乎天下稀有的物品都可自其中寻出,如参乳,雪藕等,三人都非常惊讶以前凤凰城城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能集得如此珍贵罕见的物品。
  白玉飞又走到四处壁上看去,见壁上的檀木均刻有细致的花纹,不由奇怪,向高文道:“这壁上刻这么多花纹作什么?”
  高文笑道:“这些不过是装饰品罢了,没什么特殊的意思。”
  白玉飞不由奇道:“作装饰品最主要的是美观,而这些花纹却大多数是直的,根本谈不上美观,而且壁上嵌有明珠,大小排列已经是很美观了,再加上一根根直的花纹不是有些‘画蛇添足’了吗?”
  柳瑜听白玉飞这么一提觉得不由也对壁上注意起来,心想难道这些条纹不是装饰用的吗?不是装饰那么有它的用途了,想着不由说道:“难道它有什么特殊功用吗?”说着就走近壁去,但仍然看不出什么端倪。
  白玉飞走到一粒最大的明珠下说道:“这些明珠不知从哪来的?”说着就用手一摸,谁知那珠子竟掉了下来,珠子在地面上滚着。
  柳瑜也低下身子帮她捡珠子,一低头不由咦了一声,原来他发现地面上也有花纹,再一对照,竟和壁上花纹一般,这连高文都猜不到里面有什么奥妙,三人不由都被这事吸引了。
  柳瑜看了半天,觉得愈看愈不对,乍看上去,地上和壁上花纹完全相同,细一对照,竟然觉得差得很多。
  而地下和壁上的线条重复起来,好像都是指白玉飞先前所睡的那个石榻,不由心想难道石榻中有什么毛病吗?
  想着就把自己的见解说给白玉飞和高文听,大家再研究,愈看愈像,不由又统统向石榻注意,摸了摸,但又觉得毫无特异之处。
  白玉飞看了看那些花纹,觉得花纹中似乎本身就很特殊,但这也只是一个像电光般闪过脑中的一个念头,她接着又被那石榻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白玉飞走近石榻,用手顺着那花纹划了下来,那些虚线均指在石榻中间的一条线上,白玉飞用手摸了摸那地方,觉得好像和旁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的,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如抬他一下看怎样。
  想着两手托着石榻边缘,用力一托,竟将石榻整个动了一下,心中不由又奇道:“难道这石榻中并没有毛病吗?”
  这时柳瑜不由咦了一声,向白玉飞道:“玉姐,那石榻中间怎么出来一条缝?”白玉飞低头一看心中大喜,说道:“大概毛病就在这里了,你来帮一帮忙。”
  正在此时,屋外传来一声冷冷的笑声,三人不由大惊,一齐转身向外看去,见外面并无旁人,白玉飞不由叫了声谁!
  外面又是一阵狂笑道:“是我!你们三人既敢入凤凰城城主藏珍之处,你们这一生也就别想再出去了。”
  三人一听竟是魏虎,高文厉声叫道:“魏虎,你在搞什么鬼!”
  魏虎听了哈哈大笑道:“你是城主的侄子,这城中之事你自然比我还清楚,现在你在里面,我在外面,我要不让你们出来,你们就得终生在这里面。”
  高文一听低叫一声:“糟了!”身形向外奔去,柳瑜和白玉飞也跟了过去,一转上去,两人也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去路已断,前面竟有一大石门挡着,只剩下了一条缝,魏虎就站在石缝的后面,得意地笑着。
  高文气极败坏的叫道:“魏虎!你是想干什么?”
  魏虎冷笑道:“放你出来可以,你必须先将另外那两人杀掉,不然只有请你住在里面了。”说着又哈哈大笑。
  高文听了气道:“你想要弑主?”
  魏虎狂笑道:“弑主,凤凰城城主早在百年前就去世了,现在哪来什么主?”
  高文哼了一声道:“凤凰城向来以佩流星剑的为主,今流星剑在此,怎么没有主。”
  魏虎哼了一声道:“流星剑是物,人人可以为主,城主的流星剑传得非人,我还要要回流星剑,怎么还说要我听佩剑人的命令,这真是岂有此理了。”
  高文听了仰天大笑道:“我算认得你了,你的条件我决不接受,而且这地方另有出路,我也不一定走这儿出去。”
  说着就回头,叫柳瑜等往回走。
  刚一转身,身后魏虎又叫了一声:“慢着!”高文转过了身子,魏虎道:“你也不用骗我,我也是凤凰城中人,还另有出路那还不是鬼话。不杀死他们也可以,但是我另有条件,不知你肯不肯接受?”
  高文道:“你说说看!”魏虎道:“把流星剑给我,还有这凤凰城中一切都是我的,你们立刻离开凤凰城。”
  高文冷笑道:“不行!”
  魏虎又道:“好!我再退一步,你只要把城主的秘笈和地图,加上流星剑给我,我马上就离开凤凰城。”
  高文摇了摇头道:“不行!你以为你一定能困得住我们吗?我们有流星剑在手,这石门不过五尺厚,你以为我出不去吗?”
  魏虎狂笑道:“我劝你还是息了这念头罢,石门之后全堵的是大石,石门一裂就全部压下,对你们没有好处!怎么样?我的条件你答不答应?”
  高文狂笑道:“好!魏虎你真有一手,不要说这几样东西我都没有,就是都有也不给你这种人。”说着就转身向内和柳瑜等一起下去。
  魏虎在身后大叫道:“你们既然不愿意,老爷也不奉陪了,老爷要到中原去了。”
  高文脸色微变,但并没有作声,白玉飞问道:“前辈我们现在怎么办呢?有没有另外的出路?”
  高文闭了一下眼睛道:“我小时候是听说这里另有出路,但恐怕希望也很小,但我决不能让魏虎这人再得利器,不然天下就恐怕无人能治他了。”
  柳瑜心中也在忧虑着,他想他自己本身被困不能出去,魏虎万一真到了中原,不知江湖上会起多大的风波。
  他知道江湖上的武林,现在想要在知名高手当中选出一个来对付魏虎,那绝对不行,而且他还有一柄宝剑。想着不禁向高文问道:“魏虎去过中原吗?”高文摇了摇头。
  柳瑜又问道:“他刚才要地图,你并没有给他,那他怎么敢出大戈壁呢?”高文也不禁呆住了,想道:“奇怪!他自己并不认得路,怎么可能出大戈壁呢?”
  白玉飞在旁道:“他不可以叫别人带路吗?也许就是叫杨浩他们带路!”柳瑜一想对!杨浩那儿可能还有一张图,那也说不定,想着不由点了点头。
  高文等人沉默了一下道:“我们找一找,可能在屋中还可找出出路那也不一定!”白玉飞忙道:“对了!说不定在石榻那儿就可以有出路!”
  柳瑜不禁摇头想道:“石榻刚才你拾的时候整个都动了,希望恐怕很小,但不妨试一试也好!”
  三人走到石榻旁边,柳瑜按着下面,高文和白玉飞用力一拔,吱的一声竟开了一条一寸宽的石沟,三人一见大喜,心中希望完全放在石榻之中,希望在这里找到出路。
  三人又是一抬,石榻上面一半整个抬了起来,向内一看,心中不由赫然一惊,里面原来一副枯骨,双手捧了一本书。三人想不到这石榻原来是一副石棺。
  高文拿起了那本书,见书上并无书名,往里一翻,书面竟然应手而裂,原来在年代太久,又经过尸体腐烂,一本用羊皮装订的书也已变脆。
  但见里面赫然是一副图,三人不由大喜,将书平放在石棺的盖子上,看了看又不由大失所望,原来竟不知书中是什么地方的图,画得有山有水。
  三人不由呆在那里,看到旁边有一行小字,写道:“凤凰国故图”,白玉飞和柳瑜不由迷惘地看着高文。
  高文沉吟了一下道:“我也只知道我们这儿的人是从中原迁来的,这大概是在中原时的故图了。”
  这时,外面魏虎的声音又出现了,只听魏虎在叫他们出去,高文不由哼了一声,走了出去,他想是不是魏虎改变了主意,还是怎么样呢?
  到了石门那儿,魏虎见到他们来了就说道:“你们反正也出不去,为什么不肯答应呢?现在我只要你们能把秘笈交给我,我就把你们放出来。”
  白玉飞一见杨浩也立在魏虎身后,心知定是他搞鬼,不由骂道:“好!杨浩,你还称作蜀中双剑呢,居然做出这种下流的事来。”
  杨浩在魏虎身后也脸上不由一阵青一阵白,不由也反口道:“瀚海一凤,你也不必嘴上骂着高兴,老实说,在这里,你们命在旦夕,我劝你们把秘笈交出来。”
  白玉飞哼了一声道:“交出来你们真的会放我们出去吗?我想你自己也知道。”说着又哼了一声。
  杨浩脸上不由又变色,向魏虎道:“师父,既然他们不肯交出秘笈来,那我们就动手罢,柳瑜等不知他们有什么阴谋。”哼了一声就往后退去。
  魏虎叫了声慢着,三人不由回过头来,魏虎拔出了宝剑向三人晃了一晃道:“这石门已被划开大半,我只要再划两剑,这石门就会塌下,石门后面都是大石,大石滚下你们躲都躲不了,我再问你们一次,肯不肯将秘笈交出?”
  三人一听心中不由大惊,柳瑜抬起头来,看着魏虎,缓缓问道:“以你的武功已经很高了,为什么一定要秘笈呢?”
  说到这儿又停了一下问道:“是你要呢!还是他要?”说着指着杨浩。
  杨浩听了忙道:“姓柳的,你少说废话,你交出秘笈来我杨浩还可替你留个全尸,否则结果怎样我想你大概也可以猜出,不用我多说了。”
  这时白玉飞已知柳瑜的意思,和高文缓缓地向后退去,已经退到了转角口。
  柳瑜微微笑了笑道:“说实话,我们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正面发现一本秘笈。”
  魏虎叫了一声:“鬼话!”此时白玉飞和高文一齐转了过去,杨浩见了大叫:“师父快些动手。”
  魏虎一见,连忙用剑向石门划去,咔嚓一声,石门塌下,石门后面的石块也跟着滚下,杨浩和魏虎身形暴退。
  柳瑜连忙后退,一过转角,见白玉飞和高文两人正在忙着关铁门,连忙纵身过去帮助他们关门。
  上门石头已经打下,柳瑜轻啸一声,双手向巨石击去,铁门已经快要关好了,白玉飞叫了一声:“瑜弟快进来。”柳瑜反身进入,铁门正要关好,一块巨石冲入,正砸在那本羊皮书之上,整本书立刻粉碎。
  铁门已经关上,巨石撞击在铁门上发出隆隆的巨声,三人心情下沉着,又一个希望被巨石撞碎,室外巨石已止,但室内仍然一片寂静。
  三人呆立半响,柳瑜眨了眨眼,坐在地上,他正在尽力地想怎样才可以离开这间石室。白玉飞望着冲入的巨石,和碎裂的地图,她原先希望能在这图中找出一条出路,想不到这图竟被巨石击成碎片。
  柳瑜眼光抬起望着壁上,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木壁边,看着一块檀木被刚才石块撞击铁门时竟撞出来了一些,他不由奇道,这块檀木怎么会被震出。
  柳瑜抬起手来,就去拔那块檀木,居然一拔就将其拔出,拔出一看不由呀了一声。
  高文和白玉飞先在柳瑜向屋壁走去时就已经开始注意了,一见柳瑜将壁上一整块檀木拔出,也赶过来看。
  柳瑜等三人一看那块檀木竟是一个木盒子,先前因嵌在壁上又被花纹掩护着,因此没有看出来,谁知刚才一阵震动竟被震出少许,以致被柳瑜发现,柳瑜见盒子四面都有一条细缝,不由用手一拉,但那盒子竟然没被拔开,正想找一找有什么机关。
  此时白玉飞伸手接了过去向柳瑜道:“瑜弟,我来看看!”白玉飞接了过去看见四角上有四个圆点,但又看不出所以然来,不由咦了一声。
  高文在旁道:“白姑娘!这盒子让老朽来开吧。”
  白玉飞将盒子递了过去,高文自地上捡起了一根小木棍,向小圆点一抵,自另一端就伸出一个头来。
  柳瑜和白玉飞才知道刚才那两个小圆点竟是两条木棒,但由于设计精巧,使他们一时不容易看出罢了。
  高文伸手拔出那两根木棒,一手掀开那盒子,一看竟是魏虎想要的“凤凰秘笈”呆了一下,就递过去送给柳瑜。
  柳瑜接过去一看,想了一下,又盖上了盖子,白玉飞在旁不由问道:“瑜弟,里面是什么?”柳瑜答道:“是凤凰秘笈”。
  白玉飞不由奇道:“既然是凤凰秘笈为什么又盖上呢?”她心中想武功愈高的人,对武学秘笈愈是看重,柳瑜是无相神僧的弟子,而凤凰城的武功是百年来江湖上一直可望而不可及的,魏虎的武功在凤凰城算不上顶尖高手,但尚胜柳瑜一筹,其“凤凰秘笈”又是连魏虎也渴望百年而不能得到的,想不到柳瑜连翻就不翻把盖子盖上。
  柳瑜微笑答道:“这本秘笈是凤凰城中最珍贵的东西,我虽然承受了流星宝剑,但百年前凤凰城怪病的原因尚未察出,对这本秘笈怎么能轻易翻动?”高文在旁也不禁赞叹,认为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白玉飞听了忙道:“我们不一定要看它里面的武功,只是要看看里面有没有记载这石室是不是另有出路。”
  高文在旁也不由心中一动,连忙说道:“对了!柳小侠!这秘笈中真的可能记载这石室的另一条出路,因为我们凤凰城中每间房间都最少有两条出路,但就是这间石室只有一条出路。柳小侠不妨看一下。”
  柳瑜沉吟了一下,心想自己又不想看里面记的武功,只是看一下秘笈中是否记有这石室另有出路。
  柳瑜伸手掀开了盒子,取出了“凤凰秘笈”立即轻轻伸手翻开了一页,一看之下不由大吃一惊,但第一页边上写了“凤凰剑诀”四个字,上面只有两个剑式,剑式旁边写出招名,“龙飞凤舞”。
  图上之人栩栩如生,真是如龙欲飞起,凤舞鸾翔之式,柳瑜心中不由一悚,闭上双眼,不想再看,但脑中那两个剑式始终在脑中萦回不去。
  他的理智告诉他,他现在不应学习“凤凰秘笈”中的武功,但一见那招式不由自主的就想再看下去。
  他觉得“凤凰剑法”就以这一招来说,就比“乾坤剑法”中任一招均潇洒,而其中威力也只有比“乾坤剑法”中任何一招都更加神妙,而不会低过“乾坤剑法”中任何一招。
  但他不知道“凤凰剑法”中只有十二式,这两式正是其中精华。
  白玉飞和高文一见柳瑜看了第一页就闭上双眼,心中均不由大奇,不由凑了近来。
  柳瑜定了定神,睁开双眼,随手翻了过去,这次翻得快,只觉得一个个剑式自他眼下闪过,跟着掌式、坐功。
  一翻翻到最后第二页,见是一页皮纸,上面写着一行行的篆体字。
  柳瑜跟无相神僧十五年,无相神僧为近百年来武林中仅见奇人,不但武功高,才华亦为色世,柳瑜十五年受他薰陶,在文学上自然也有他的成就。
  柳瑜就看了下去,只见上面写道:“余乃凤凰城第十一代城主。吾城本为战国时凤凰城,因受秦之逼迫迁居至此,建凤凰城,与外世隔绝,传至余为城主时,见此石室仅有一出口甚异之,石门若关,内中人即不得出,乃在泉水之上建一秘道,以为退路。
  “十一代城主方平字。”
  三人一见,不由凉下半截,想出路在泉水之上,但泉水在铁门之外,铁门外面又都压着巨石,连门都不敢开,怎么还能出去?
  这凤凰城中第十一代城主也枉费了他一番心机了。
  柳瑜见底下还有一页,翻过来一看,竟是一幅出于戈壁的水源图,心想连石室都出不了,怎么能出沙漠,不由低头苦思出室之法。
  白玉飞刚才看了一下那本“凤凰秘笈”,心中实在想看,但究竟还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由想到高文所说的一番话。凤凰城城主遗言道,谁能发现百年前怪病的原因就可做此城之城主,也就是说“凤凰秘笈”就可以归他所有。
  想到这里也不由沉思百年前那次怪病的原因。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六章 出战银蛇帮
上一篇:
第四章 受命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