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受命孤城
2020-06-18 11:21:19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人缓缓地向前走着,心情已不如刚开始那么开朗,尤其白玉飞更是后悔自己不应太过自信,开始应该探一探杨浩他们的动静再作决定,到如今还拖累了柳瑜,也跟着自己在沙漠中乱闯,而找不到水源。
  柳瑜见白玉飞闷闷不乐,不由向她笑道:“玉姐,要不要我再看一看附近有没有水源,我想我们走了十几天了,以我们的脚程应该接近凤凰城了。
  白玉飞一愕,想自己两人怎么会离开凤凰城那么远,以先前的蜃楼看来,至少应有几百里地,但自己两人已走了十几天,近二十天了,想着不由呆着。
  其实,白玉飞自己估计错误了,蜃楼的发生原因很多,天空有时因气温猝升猝降,使温度差异太大而像镜子一般会反射,但有时也会反射到云层,再反射下来,其间距离就会差得很多,白玉飞把云的反射当作是天空的反射,一差之间就差了几百里,其实他们现在的距离离凤凰城也只不过一百多里地,加快些一两日就可以到了。
  白玉飞没说话,柳瑜就双腿微蹬,身如大雁,起来有三丈多高,再身形一弓一弹,竟上升至五丈多高。
  原来柳瑜在沙漠中这一段时期,并没荒废自己功夫,而且在沙漠中太单调,心无杂念,先前太阴神丸的功效并未完全发散,经半个月的时间,已慢慢化尽,他又是纯阳之体,更能见功,因此竟能升上五丈。
  柳瑜在半空中四下一看,不由呀了一声,身形落下,向白玉飞道:“那边有几点黑点,不知是什么?”
  白玉飞一听,心中一震,想到:“难道是杨浩他们吗?”想着精神不由一振,向柳瑜道:“那么我们去看看罢,也许还能得到水;反正我们以现在的水去凤凰城也不一定到得了。”说着两人就向柳瑜发现黑点方向行去。
  走了差不多有半日的工夫才走到柳瑜发现黑点的地方,两人走到一看,不由啊了一声,原来是一片死马。
  白玉飞走过去看了看,向柳瑜道:“这马我看才死还不到一天工夫,这大概是杨浩他们的,你看这不是关内名种?”
  柳瑜看了一下,也叹道:“好好一匹千里马,想不到竟死在沙漠里!”
  两人正说着,白玉飞突然呀了一声,柳瑜慌忙抬头,原来天上飞来两只兀鹰,正在天空盘旋着,似想吃地上的马尸,但见身旁有人又不敢下来。
  白玉飞看了不由颤抖道:“瑜弟,我们快到凤凰城了!”说时声音中充满着喜悦。
  柳瑜看着天上的兀鹰,心中也充满着喜悦,向四外看了一看,定了定神,微笑着向白玉飞道:“玉姐,但是我们现在还在沙漠呢!”
  白玉飞一听,迷惑地看着他,突然感到自己太兴奋了,也不由哑然失笑。
  两人这一见兀鹰,又不由精神百倍,柳瑜拾起了一块石子,用右手轻轻弹出,那石子如闪电般的射向兀鹰。
  那兀鹰一见石子飞来,尖叫一声,石子打在翅膀,“啪”的一声,那兀鹰又惨声长鸣,身子如车轮般的落下来,翅膀还不住地拍动着,落下只有两三丈时那才勉强飞去,另外一只也长鸣一声掉头飞走。
  柳瑜笑了一笑,向白玉飞说道:“凤凰城一定是在那一个方向了,我们可以走了。”说着两人向着兀鹰飞去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他们又在路上发现许多杨浩等人留下的东西,知道他们虽然有图,但想必也非常狼狈。
  又过了一天,柳瑜和白玉飞已经看见眼前耸立着一座古城堡,周围还有不少植物,他们两人已有许久没见过绿色植物了,心中不由生出一股亲切之感,不由加快了脚步。
  转眼已到了城堡之前,只见一座偌大的城堡,里面毫无声息,心中想那传说大概是真的了,但怎么没见杨浩等人,想他们应该还早一些到才对,怎么现在好像没一点有人到过的痕迹,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寒意。
  太阳又要落下去了,柳瑜向白玉飞道:“我们先进去再说罢。”
  白玉飞点了点头,两人就牵着骆驼向里面走去。
  骆驼的蹄声碰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柳瑜和白玉飞两人进了“凤凰城”,只见地上到处是白骨,使人看了心中起了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两人刚入城堡没有多远,倏地一声马嘶,两人心中突惊,停住了脚步,心想道:“难道是杨浩他们吗?城中不该再有别人啊!但如果是他们,怎么我们到时竟然一点声息都没有呢?”两人正在疑虑着。
  倏地,自街角转出一条人影,朝着二人冷笑,两人一看心中不由大惊,原来此人一头白发,傍晚看起来真像魔鬼一般。
  白玉飞不由伸手抓住了柳瑜的手臂,向那人问道:“你是谁?”
  那人嘿嘿冷笑了两声,说道:“你们俩是昨天那些人的同伴吗?居然如此大胆,竟然来到凤凰城。”
  柳瑜一听那人居然是一口中原语音,心中不由大奇,听他的口气好像他是这凤凰城中之人,难道他是百年前瘟疫中没有死的人但那已是事隔百年了,这样说他不是一百多岁的吗?想着发话道:“在下柳瑜,因友人所邀,所以才到此地。请问前辈,昨日来人现在何处?”
  那人听了,冷笑连连,说道:“你问昨天那些人吗?你跟我来你就知道了。”说罢又是冷笑连连,身形纵起,向街角转了过去。
  柳瑜看了看白玉飞,从骆驼身上抽出了宝剑,向白玉飞道:“玉姐,你在这里等一下吧!”白玉飞连忙抓住他手臂道:“我也去。”
  柳瑜看了她一下,微微点头,两人就向刚才那人去的方向追去。
  一转过街角,前面呈现出一片空旷,空旷再下去有一座大房子,建筑完全是宫殿式的。柳瑜四面看了一下,想那人大概进入这座大房子去了,两人也跟踪而入。
  这时太阳已经落下,城中一片昏暗,柳瑜和白玉飞两人跟踪那怪人进入了那所大房子,里面一片黑暗。
  两人内功均有根基,对这黑暗也不在乎,一进里面,是一间大厅,上面端正地放着一张椅子,椅子上赫然坐着一具骷髅,黑暗中隐隐发出磷光。
  柳瑜四下张望着,倏听左侧发出阴冷的笑声,柳瑜一拉白玉飞,低声道:“我们进入看一看。”两人立即就向着那冷笑声传来的方向奔去。一转弯前面是一条甬道,冷笑声忽然又在甬道路另一端发出。
  两人一听不由吃惊,暗道这人身形好快,这甬路有十几丈长,他竟能在自己到来之前就到了另一端去,此人武功可想而知。
  白玉飞一拉柳瑜的手道:“我们还是不要进去吧!留心上当!”
  柳瑜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还是去看看杨浩他们怎么样了,前面小心些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
  两人继续向前奔去。到了甬道顶端,见前面是一阶一阶的石阶向下去,前面已隐约看到一丝火光。
  下了石阶弯了一个弯,火光已经在眼前,两人一见身前景物,
  不由心中暗暗吃惊,前面站立着一排木柱,上面一根根都是铁链,每一根柱子都锁着一副枯骨;另外旁边有四根柱子,上面是四个活生生的人,杨浩也在其中。
  柳瑜和白玉飞两人见了竟呆在那里,那怪人从后面转了出来,向两人阴森森地冷笑着,说道:“这都是进入凤凰城之人;那就是昨天到的。”说着指着杨浩等四人,但四人已被点了穴道,连眼珠都不转动一下。
  那怪人跟着说道:“现在你们两个人也来了,你们是自愿让我缚住你们呢?还是由我来捉你们?”
  白玉飞听了心中大骇,一拉柳瑜道:“快跑!”
  柳瑜抓住白玉飞手臂低声道:“慢点”。四下看了看形势,微微笑了一笑,向那怪人问道:“前辈,难道进入凤凰城中的人一定要像他们这样吗?”
  那怪人眼中发出了惊异眼光,他奇怪竟敢有人对他发出这种问题,以前凡是到了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敢像眼前的少年这样自然,而且还发问,别人不是逃就是向他进攻,想着又冷笑着反问道:“你想除了这样还能怎样呢?”
  柳瑜微微笑了一笑道:“为什么一定要把进入凤凰城之人全部杀掉呢?”
  那怪人又冷笑了一声道:“你的意思一定要我来动手了。”说着身形一起,右手就向柳瑜和白玉飞肩头抓去。
  白玉飞心中大惊,柳瑜早已看好形势,一手拖住白玉飞手臂,不往外奔,反向屋中跑去,左手也伸出震开那怪人双手,身形如一缕轻烟,转了进去。
  那怪人想不到柳瑜和白玉飞居然还会舍弃自己来时路径,而跑向屋内,一转白玉飞和柳瑜两人身形已在转角处消失,不由低吼柳瑜一转过去,见下面都是石阶,一拉白玉飞,将她挟在自己
  肋下,往下头也不回地就跑了下去,见了弯就转,跑了大约有一盏热茶的功夫,身后已无脚步声,这才停下步来,放下了白玉飞。
  白玉飞下了地,心中惊恐稍定,向柳瑜低声道:“瑜弟,我们现在怎么办?”
  柳瑜想了想,低声答道:“我们只好慢慢走着算了,这条路好像四通八达,到处都是转弯的地方,大概会另有出路,我们慢慢找找再说。”
  说着两人缓缓向前走着。又转了三个弯,到了一间大厅,见这大厅非常之大,四面有十几个甬道通来。
  两人正在惊奇这建筑之大,另一甬道突转出那怪人,两人赶紧缩身藏了起来,那怪人向大厅四面看了一下,口中低语道:“会不会到他那儿去了?”
  说着走向另一条向上的甬道,似乎想走上去,但又好像有什么顾忌,不敢贸然上去,但最后似下了决心冲了上去。
  过了大约半盏热茶的时间,那怪人转身奔出,向甬路中叫道:“你难道以为我真的怕你不成,你也不过仗着流星宝剑取胜罢了,你如见了那两个男女非交出不可,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凤凰城的法律,隐藏外来之人要全家抄斩。”
  那甬路中传出一个声音道:“魏虎,你也不必用城里的法律来压我,现在凤凰城里只剩下你我两人,理应同舟共济,但你竟然一直想得城主遗珍,好到中原去,不要说我没见那两人,就是我见了我也不会交给你的。”
  那被称作魏虎的怪人,似很愤怒地哼了一声,但又奈何对方不了,只好悻悻地向四外看了看,由原来甬路纵了回去。
  柳瑜在旁听了心中大为惊讶,他想不到城中尚有活人,而更奇怪城中两人口音和姓名上看,和中原都没有区别,难道这凤凰城中人是自中原移来的吗?
  白玉飞也没想到城中另有活人,而想起那对凤凰城的传说心中不由惊恐万分,不知凤凰城中人的武功到底如何。
  柳瑜拉了白玉飞,两人转了回去,缓缓地向回路走去。走了不知多少时候,两人一弯,不由一怔。
  原来前面竟似一条死路,对于甬道中的路已是记不清了,这下竟不知怎么办好。
  柳瑜走了过去,用手推了推,前面全是用大石建成的,根本就走不通,不由叹了口气向白玉飞道:“回去罢!”
  两人回身刚要往回走,一声冷笑,那叫魏虎的怪人竟出现在他们身前,挡住去路,两人不由一惊,同时把刚要迈出的脚收了回来。
  那叫魏虎的怪人道:“现在你们究竟被我找到了。
  柳瑜微微笑了一笑,说道:“前辈难道一定要置在下二人于死地不可,这未免也太过份了。”
  那怪人又冷笑了两声,冷冷道:“只要你再能逃出我手下就放你一条命。”
  白玉飞听了眼珠微转,接道:“你的意思是和你比试一下看谁行谁不行吗?”
  那怪人微微点了点头,白玉飞跟着道:“那何不早说,这地方这么小,我们不如到外面比试一下,你看怎么样?”
  那怪人想了一下,冷冷道:“外面就外面,反正你们两个再也别想逃出我手掌心。”
  白玉飞忙道:“那是什么话,我们怎会逃走,老实说我们两个人才不怕你,只因你刚才把昨天那四个混蛋缚了起来,不愿意跟你翻脸罢了。”
  那怪人眼中露出疑惑的眼光,鼻中哼了一声,转身带着他俩向外面走去。转眼就出了这所房子,此时天已微明,原来他们进入这所房子已去掉一个晚上了。
  出房子,那怪人就道:“现在地方空旷了,我可要动手了。
  白玉飞眼珠又转了转道:“还不行,我们已经饿了,先得吃些东西才行。”说着也不等那怪人答话,拉着柳瑜就向先前停骆驼的地方走去。
  那怪人鼻中哼了一声,但也只好跟着他们,转眼到了停骆驼的地方。白玉飞解下了行囊,取出两片乾肉,递了一份给柳瑜,两人就开始吃了起来。
  转眼之间就已吃完,此时天已大亮,白玉飞的胆量也大了起来,想到这怪人也真好骗,又抬头向那怪人道:“你们这里有水吗?我们半天没喝水了,渴得难受呢。”
  那怪人鼻中哼了一声,说道:“别再噜嗦了,我已等不及了。”白玉飞翻了翻眼道:“我们东西刚吃完,口又干,这样就开始打,我们一定吃亏。”
  说着又咦了一声,向那叫魏虎的怪人道:“你不是没有吃吗?”
  说着又拿了一块饼道:“你也吃一块吧?”说着向着那怪人递去。
  那怪人看了一看那块饼,想要伸手,又停了下来,鼻中哼了一声道:“你们再不快些我可要动手了。”
  柳瑜听了就走到白玉飞身旁,低声向她说道:“等一下,我和他动手时,你先带了包袱跑,我随后再想办法脱身再来。”
  白玉飞听了一愕,看柳瑜摇了摇头道:“那怎么行,万一我们两人走散了该怎么办?而且留你一人要对付他,我也不放心。”
  柳瑜微微叹了口气,转身向那魏虎走去,向魏虎道:“在下柳瑜,先来领教,请前辈多多指教。”
  魏虎哼了一声道:“就你一人先来?”说时对柳瑜并看不起。柳瑜微微点了点头。
  魏虎动两手向柳瑜肩头抓去,招式一发,带着一股阴柔之力向柳瑜抓去。
  柳瑜一见心中微惊,只觉对方双手带来一股说不出的力量,自己身子似被魏虎往回拉去,不由将右手举起,食指弹出,弹向魏虎手腕脉门。
  魏虎开始根本不把柳瑜看在眼里,满想只要一抓就可手到擒来,那想两手抓出,对方只是食指微弹,自己就只有收回已经发出的招式的份,心中不由微哼一声,脚步连动,两手连连向柳瑜身上抓去。
  柳瑜立时感到四面八方都是魏虎的手向他抓来,而且每一抓都抓向他身上要穴,认穴之准是他以前所未遇过的。
  并且每一抓中都含有一股无比的劲力,不由身形一收一放,向上冲起,腾空躲过,跟着身形在半空中一翻,又向魏虎反袭过去。
  魏虎招一发出,柳瑜就已身形拔起又反身袭至,心中也不由暗惊,口中低吼一声,身形一动,盘旋而上,躲过柳瑜的招式,两手仍然向柳瑜抓来。
  柳瑜身在半空,见魏虎居然盘旋追到,以前他连听都没有听过这种武功,不由心中一惊,急忙一弓一弹,身形又向上升起。
  但刚一升起觉得四方劲风不减,魏虎竟然也跟踪追到,心中大骇,不由双手伸出,十指齐弹,弹向魏虎手腕。
  魏虎突感对方指风,竟全部透过自己劲风,刺手欲裂,也不由大惊,身形连转,身体又往上升起,躲过柳瑜反击,身体又在天空中翻了一个筋斗,两手向柳瑜头顶抓来。
  柳瑜身体刚向下落,魏虎已如闪电般追到,两手已离顶门不过一尺,柳瑜再也无法还击,完全处于挨打的地位,不由使出“烟飞飘渺”的轻功身法,身体向左侧斜斜飘出一丈开外,堪堪的避过了魏虎这一击。
  魏虎见又未抓中,不由怒火上升,身形一转,又缓缓升起,再突然向柳瑜那边降下,原式不动,仍抓向柳瑜顶门要穴。
  柳瑜不由大吃一惊,他想不到魏虎武功如此奇诡,竟能在半空中上下自如,此时他身形已离地不满三尺,连忙一翻身,两手向地两人身形就在这毫厘之差间,交叉而过,但见地面尘土不断扬起,魏虎也一按地面腾空向柳瑜追去。
  柳瑜双手一按腾身而起,升起三丈来高,但已感到身后魏虎劲风,跟着又身形一弹,又向上升起,一直上了四丈多高。
  此时魏虎也跟踪而到,柳瑜身形升起时已掉身成为头上脚下,此时突然身形倒转,向魏虎凑了上去,右手也同时弹出两指,弹向魏虎双目。
  魏虎身形虽能在半空连连转动,但在迅速上还是赶不上柳瑜,一见柳瑜竟倒迎上来,指风弹向自己双目,不由也心头一震,连忙身形转动,往右方躲开。
  柳瑜一招逼开了魏虎,心想老是挨打也不是办法,连忙又将身形一弯弹出,向魏虎追去,双手仍然向魏虎双目弹去。
  魏虎一见柳瑜竟然跟踪追到,鼻中不由哼了一声,身子又在半空转动升起,双腿反踢柳瑜头部。
  柳瑜见魏虎又向上升,躲过自己双指,两腿反踢,心知要继续在半空缠斗下去必然吃亏,连忙一压身形落到地面。
  魏虎见柳瑜身形按下跟踪而至,两腿依然踢向柳瑜面门。
  柳瑜身已落地,见魏虎双腿踢到,连忙身形一低躲了过去,双手跟着抬起,掌心微吐,向魏虎双腿拍去,掌出如风,想把魏虎逼回空中。
  魏虎身在半空,两腿一收又发,又向柳瑜面门踢去。
  双方腿掌只在毫厘之间擦过,柳瑜双掌业已拍出,势已不能收回,而身子已是半蹲,魏虎双腿又已袭至……
  柳瑜连忙翻身倒地,背脊一触地面,平平射出五尺,逃过了魏虎这一招,心想自己空手再跟魏虎拼斗下去,准输无疑,右手一伸,锵的一声自背上撤下了宝剑。
  此时魏虎也身形落地,见柳瑜撤下的宝剑,只冷冷的笑了一声。
  白玉飞刚才在旁看他们两人打了一场,两人大多都均为身在空中,根本无法插手,这下看到机会来了,心知两人再一接手,自己仍然无法插手,连忙娇呼一声,抽出白玉鞭,一抖右手,向魏虎颈间缠去。
  魏虎嘿嘿冷笑,一伸右手就向白玉鞭抓去。
  白玉飞心中打转,不敢硬接,身形一滑,转至魏虎身后,长鞭扫向魏虎后脑。
  魏虎连头也不回,左手竟然反手自肋下穿出,抓向鞭鞘,白玉飞一见不由大惊,身形向魏虎扑近,左手向魏虎背心“灵台穴”点去。
  魏虎连连冷笑,左手一抓白玉鞭鞭鞘,身形微侧,白玉飞两点刚好点歪,跟着左手一震,白玉飞右手一麻,长鞭出手。
  白玉飞失鞭,赶紧身形向后跃去,心中大惊,自己两点虽未点中他“灵台穴”,但以她两指之力岂是等闲,而魏虎居然敢硬接她一招,而且无损,想着不由呆住。
  魏虎夺得了白玉鞭,反身掷向白玉飞,口中轻叫一声:“还你!”
  柳瑜在旁,见白玉飞长鞭被夺竟然呆住,而魏虎又已将鞭掷回,鞭如长枪一般向白玉飞胸前刺到。
  柳瑜不由轻啸一声,长剑掷出,身形也跟踪而到,“啪”的一声剑柄将白玉鞭撞落,柳瑜也到,两手一抓,抓起了长剑和白玉鞭。
  此时白玉飞也惊醒,柳瑜把长鞭交到她手里,白玉飞轻轻说了声:“谢谢你。”接着就站到旁边去了。
  此时她心中不由感慨万千,自从她十五岁跟着父亲在沙漠中争斗,到现在已经七年了,但她从未像今天这样败过,别人根本就没正式还招,自己就已输成这样,一旦对方还招那情形又不知怎么样了。
  此时柳瑜已出场,魏虎看着他冷冷的发笑,柳瑜将剑尖垂向地面,没有发话,魏虎突然身形一动,右手向柳瑜喉间抓去。
  柳瑜缓缓将剑举起,剑尖在天空弧形划过,向魏虎手腕截至,剑尖在空中划过发出轻微的声响。
  魏虎不敢以身试剑,身形一动就绕着柳瑜转动,两手也缓缓抓出,空中现出一双双爪影抓向柳瑜。
  柳瑜长剑圈出,一招“天垂四方”向魏虎封去,魏虎见不能攻入,又反退回,朝柳瑜看了看,鼻中微哼一声,身形一屈,身如车轮走弧形向柳瑜滚去。
  柳瑜不知魏虎这到底是那一门武功,只有将长剑在身前划过,先挡住魏虎的身形不让他过来再说。
  魏虎一到柳瑜身前,突然一转,身形弹开,下半身就借着这一弹之力,扫向柳瑜。
  柳瑜一见,连忙后退,躲过魏虎这一扫,心中暗忖道:“我这样老是挡也不好,快些结束了也好。”想着长剑刺出,一招“金波贯斗牛”,剑如白练般地刺向魏虎。
  魏虎一招不中,正想再攻,突见眼前银虹暴起,柳瑜已开始还击,他自知自己比柳瑜高不了多少,柳瑜一剑在手自己必败无疑,但自己又不肯服这口气,不愿意拔出剑来,心中微动,身形连动,身体盘旋上升。
  柳瑜一招既出,见魏虎身形腾起,知道魏虎想在半空中或可得到优势,心中微一盘算,长剑一带,双脚微顿,身形跟踪而至,一招“电掣金蛇怒”,向魏虎身形刺去。
  魏虎一见心道:“正合我意。”身形上升更快,如大鹰一般,盘旋而升。
  柳瑜见自己猜测大致不错,身形一弓一弹向上射去,眨眨眼就追上了魏虎,手中长剑连连震动,剑化银星,向魏虎倒洒了上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五章 孤城奇遇
上一篇:
第三章 天山践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