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黄山相会
2020-06-18 11:39:33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如今柳瑜却正好在他金钢不坏的功夫已达九成的时候进了来,他虽说无相神僧儿女情长,他自己也何尝不是儿女情长!
  那老僧看着柳瑜问道:“北海神女为什么要追你,又怎么到了这里来呢?”
  柳瑜叹了一口气,将他出道江湖的事就说给元慧听了。
  元慧听了微微摇了摇头道:“她还是那样子!”说着又叹了口气。
  柳瑜又向元慧问道:“师伯!我义妹被北海神女带走,但又丢了,你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元慧闭上双目,想了一下答道:“现在在退隐中的人,和我同辈的人也已大都去世了,当今除了我,能自北海神女手中轻易夺去你义妹的,大概只有天南一剑和黄山翠谷中的翠谷碧仙子,但天南一剑还在西南一带,最可能的就是翠谷碧仙将你义妹夺去了!”
  柳瑜轻轻的喔了一声,他低头想着,为什么翠谷碧仙要夺韦兰呢?他想着抬头向元慧问道:“师伯!那翠谷又在什么地方呢?”
  元慧微微笑了一笑,说道:“你想一人去闯翠谷吗?”
  柳瑜点了点头。
  元慧摇了摇头道:“翠谷碧仙最讨厌男子,凡是没有经过她邀请而擅入翠谷的人,全部都要杀掉!”
  柳瑜一愣,问道:“翠谷碧仙也是个女的吗?”
  元慧笑着点了点头。
  柳瑜颓丧地低下了头,向元慧道:“那我现在怎么办呢?”
  元慧又闭上双目,想了一下道:“你过来!”
  柳瑜就依言上前了一步。
  元慧又道:“你把手伸给我!”
  柳瑜将手伸了过去,元慧拿着他的手端详了一会,惊讶地问道:“凤凰秘笈‘中的功夫你全练过吗?”
  他奇怪,柳瑜目前的功力竟比起十几年前的无相神僧还要高了。
  柳瑜沉吟了一下答道:“我只看了几遍,但还是有些地方看不懂的!”说着他就自怀中掏出了“凤凰秘笈”,递给了元慧。
  元慧随手翻去,翻到最后那几个坐式时,突然停手,他闭上了双目,静坐了片刻,又一页一页缓缓地翻了过去,好似对这几页特别注意似的。
  柳瑜在一旁呆望着他,不知元慧为什么翻得如此的慢,他觉得那几个坐式既不是内功,也不知到底是什么功夫,竟好像运气于掌要和别人对掌似的。
  元慧翻完了那几页坐式,又闭上双眼坐着,不知又在想些什么。
  过了大约有半盏热茶的时间,他才睁开双眼,柔声地向柳瑜说道:“孩子!你坐下,我看一看!”
  柳瑜不知他这是要干什么,就依言在他面前盘膝坐下。
  元慧右手按住柳瑜顶门,叫柳瑜抵挡着。
  又过了半盏热茶的时间,他才收回右手,松了一口气,满意地面带微笑地向柳瑜道:“孩子!可以了!”
  柳瑜不知道元慧这些举动是作什么,到底有什么意思,偏又不好开口,他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元慧。
  元慧将“凤凰秘笈”交还给柳瑜道:“孩子!你知道秘笈中那最后几页的那几式是干什么的吗?”
  柳瑜不解地摇了摇头,他见元慧禅师刚才那种样子,心想难道说那几式会是什么高深的武功吗?
  元慧微微叹了口气道:“你这本‘凤凰秘笈’须好好保存,万一落入绝顶聪明的奸人之手,将其中武功学会了,那恐怕当今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了!”
  柳瑜心中大为不信,暗道:“这话恐怕说得太过了吧!”
  元慧早已由他神情中看出柳瑜心中对他所说的不信,他微微一笑道:“你知道那最后几页上面载的是什么武功吗?”
  柳瑜不解地摇了摇头,心想难道说就凭“凤凰秘笈”中最后的那几个坐式就可以在江湖下毫无敌手了吗?
  元慧抬起头来看着他,慎重地道:“孩子!你不要不相信,你要知道,剑为兵中之王,那最后几页所载的坐式正是御剑之方,但大概开始编这本‘凤凰秘笈’之人怕误传恶人,所以故意将剑不绘上图,使人看了不知其中奥妙,非要师父教才可,而且还要内功有相当的基础才行学的,我刚才试你功力也正为了这个!”
  柳瑜听了心中一惊,想不到那几页竟是御剑之方,那就怪不得自己看了半天,老向内功坐式去想,愈想愈觉得不对劲了。
  但他还是不知道御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只听过,难道御剑可以剑光一闪,取敌人的首级于千里之外吗?
  他想着想着,又向元慧禅师问道:“师伯!到底什么叫做御剑呢?”
  元慧禅师看了看他答道:“御剑并不是能剑光一道,取首级于千里之外,御剑不过是将剑气练到气、剑、神三者合一的地步罢了,但许多剑术名家虽然对这道理都知道,到底怎么做还是不知道的,就‘凤凰秘笈’上所载的也不过只是御剑之方罢了,但能知道御剑之方再配以通常的剑术,就可使剑脱手之后,在气劲所能达到的地方又再收回,武林高手对剑所差不过分毫之际,你如能飞剑出手,必胜无异!”
  柳瑜听了元慧这一篇话不由恍然大悟,知御剑之方虽然好像很难,但也不过是将气劲能发能收罢了,这个说起来容易,倒要真的练成了,高手对招之时,夹在剑术中使出,真可以说是打遍天下了!
  他心中想着,又抬起头来,一张嘴又要向元慧禅师发问,元慧禅师早已看出他的意思,向他笑道:
  “我刚才试了试你的功力,学这御剑之方,恐怕仍嫌不足,但是这‘凤凰秘笈’中载的一共有四式,你现在的功力只能学成第一式,但这样已足以和翠谷碧仙抗衡了!”
  柳瑜沉吟了一下道:“师伯!我义妹在翠谷碧仙那儿会有危险吗?”
  元慧禅师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孩子!你不要想得太多了,翠谷碧仙也是正派中人,她隐居也有五十余年了,她怎么还会和你们这些小孩子们闹呢?”
  柳瑜一怔,他现在心中不知怎么是好,他怕白玉飞替他去找韦兰,又想先留下来,跟他师伯元慧学了那一式再说。
  元慧又向他问道:“孩子!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元慧经验比他多多了,他这种神态落入元慧眼中,元慧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呢?
  柳瑜微微叹了一口气,向元慧说出自己想去找白玉飞的意思。
  元慧禅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也深知被情缠绕住的苦恼,像他当年,对北海神女;虽然北海神女嗜杀,他也被情所困。何况柳瑜所遇见的白玉飞,处处替他担心,处处对他体贴,像一个贤良的妻子对她丈夫一般,柳瑜又怎能不被情所困呢?
  他想了一下,这种事他实在也是无力可尽,于是,他向柳瑜道:“那么,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柳瑜只有摇了摇头。
  元慧禅师又微微笑道:“那么你现在要去找她怎么找呢?”
  柳瑜沉吟着,他现在根本无法去找白玉飞,北海神女现在还不知在哪里,这么久了,也许她都已经走了也说不定呢?
  他向元慧禅师道:“我去看看北海神女还在不在好吗?”
  元慧禅师沉吟了一下,他心中也希望北海神女快些走开,虽然他心底深处还是有一丝再想看一看她,他点了点头,悄声向柳瑜道:“小心一点!”
  柳瑜心中暗笑元慧禅师碰到了北海神女,也到底是没有办法的,一提到北海神女,元慧禅师竟连声音也都收小了。
  他悄悄地走近了洞口,一手轻轻地掀开了山藤,向外看去,这一看,心中不由自主地大吃一惊。
  只见北海神女正站在这洞口连三尺远都不到的地方,抬着头,好像在想一件事,听见了柳瑜推开山藤的声音,就转头向柳瑜看来,两人四眼,竟碰在了一起。
  柳瑜想不到北海神女竟然没有走,而且还正好站在这洞口,这一下被她看见了,想逃也逃不掉了。
  他一呆,一回身,将树藤一拉,堵住洞口,赶忙向洞内奔入,北海神女的冷笑声却已清晰地传入他耳中。
  元慧禅师一见他回身,也听到了北海神女的笑声,他面色微微一变,叹口气道:“因果皆为前定,老僧是强求不得的!”
  柳瑜一听不由呆在那里。
  北海神女既然发现了柳瑜的踪影,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地放过了,她一手掀开树藤,双手向身前一护,一个闪身就进入洞口。
  见柳瑜正背对他而立,她一伸手就向柳瑜抓去。
  柳瑜身形自然地一低,反手向她手腕切去。
  她口中轻笑一声,一翻掌,“叭”的一声就将柳瑜右手扣住。
  倏地她听到一声:“阿弥陀佛!”她面容微微一变,抬眼向洞内看去,一眼正看到元慧禅师坐在那里。她不由一呆,心中翻起无限的思潮,右手不由一松柳瑜,双眼注视着元慧禅师,缓缓向他走去。
  柳瑜吃惊地望着,两眼也不由自主地盯视着她,他不知元慧禅师要怎样应付她。
  北海神女因事出意外,百年来的思虑不由一涌而出,她双眼充满了泪水,颤声道:“原来你在这里,你这么久为什么不去找我呢?”
  元慧禅师见她那哀怨神情,心中微微一震,连忙闭上双眼道:“女施主不远千里而来,不知有何贵干!”
  北海神女不由一呆,她想他以前对她并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完全变了,也许是她太露骨的吧,她觉得她自己对他也已经变了。她用袖子挥去了泪水,呆立了一会道:“你现在怎么对我这样子了?”
  元慧禅师睁眼望了她一眼之后,沉声说道:“老僧已是佛门中人,请女施主不必再提从前之事。”
  北海神女气道:“难道现在你和以前完全变了吗?”
  元慧禅师低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道:“老僧既入空门,以前的我就已死去,老僧现在法号叫元慧!”
  北海神女想不到以前对她百依百顺的人,现在对她却如此,她后悔以前没有听他的话,但现在,现在她可没有错,他是不应该如此对她的。
  她看着元慧道:“难道你连以前的事一点都记不得吗?”她还想用以前的事,去打动元慧的心。
  元慧心中一震,脑中不由闪过以往他和北海神女二人之事,酸甜苦辣一齐涌进脑中,在他脑海中萦回不去。
  他双眼呆视在北海神女面上,觉得她的面容还是和以前一样。
  突然他脑中闪过他师父的音影,灵台顿为一清,他双目齐闭道:“往事烟云,女施主何必再提!”
  北海神女不由心中一阵失望,她愤怒地向元慧禅师道:“我想不到你竟是如此的薄情寡义,我早知你是如此,我不会呆在北海,妄想有一天你再会来劝我了!”
  元慧禅师不言不动静坐在那里。
  北海神女气得浑身微颤,突然她轻笑了一阵道:“好!你既然如此,我以后也不会再找你了,但是我最后还有一个条件,你能不能答应?”
  元慧禅师双眼微启道:“女施主有什么事不妨尽管说罢,只要老僧能够办到,一定尽力去做!”
  北海神女目中一闪狠色,却轻笑一声道:“也没有什么,只要你能不动手接我三掌,我立刻就走!”
  元慧禅师闭目道:“这事老僧可以办到!”
  柳瑜深知北海神女独门雪花掌的厉害,见元慧禅师如此轻易就答应了下来,不由低叫道:“师伯!这事不能答应的啊!”
  元慧禅师看他一眼,微微摇了摇手,他也深知北海神女的独门雪花掌,但他愿意以自己的性命做赌注,答应北海神女对他最后的一个要求。
  北海神女看了看柳瑜,她也想不到元慧禅师竟然如此就答应了,她自思元慧禅师大概是不能接下她三掌的。
  她一举右手道:“我就发掌了!说着右手缓缓向前推出,“叭”的一声,就拍在元慧禅师的前胸。
  她这一掌拍出只觉拍在一件硬物之上,元慧禅师竟然连一动也不动。
  她暗哼一声,左手反掌拍出,这一掌已用出了八成劲力向元慧禅师拍去。
  但一拍,劲力竟被弹回。
  北海神女面色微变,双脚一动,闪身绕至元慧禅师身后,右手用足了十成功力向元慧禅师背心按去。一掌按下,元慧禅师仍然一动也不动。
  北海神女面色铁青道:“好!你竟然已将金刚不坏练成了,从今之后我再也不来找你了!”说完她身形如风般奔去洞外。
  柳瑜连忙上前问道:“师伯!你没有事吧!”
  元慧禅师吃力地睁开双眼,看了他一眼,一张口就吐出一口鲜血。
  柳瑜大吃一惊,连忙伸手扶住元慧禅师。
  元慧禅师微微摇手道:“孩子!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关系!”但他自知被北海神女那最后的一击,表面上看起来虽然没有什么,但他已练至九成的金刚不坏之功却被震散,他的性命再也不可能超过一天以上了。
  柳瑜察言观色也知不好,他双眼已经充满了泪水道:“师伯!你不要骗我,我知道你伤得很重!”
  元慧禅师突然大笑道:“孩子,你哭什么?你师伯已消失去了情孽,你应该高兴才对啊!”说完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
  柳瑜眼见元慧禅师如此,不由怒声道:“师伯!我要去替你报仇?”
  元慧禅师闻言不由身体一震,双眼凝视着眼前的柳瑜,口中喃喃道:“元修!还是你做对了!”
  柳瑜惊诧地看着元慧禅师。
  元慧禅师回眼向柳瑜问道:“你为什么要替我报仇?”
  柳瑜双眼流下泪水,低下头去。
  元慧叹了一口气道:“孩子!我现在才知你师父以前所做的是对的,人是因爱而生,而应因爱而死。你是一个具有慧根的孩子,应该知道人是不应该恨的。我现在既已彻悟,即应超生极乐。孩子,你是不应该找她去报仇的!”
  柳瑜呆视着元慧禅师,他想起了他师父生平所为,而他在他师父教养之下长大,初出江湖时的性格即是和他师父相同的,而随着江湖的经验,他渐渐地变成了自私,但现在他却已了解元慧禅师所说的话了!
  元慧禅师突闷哼一声,双目注视着他急声说道:“孩子!时间也不太多了,你把‘凤凰秘笈’拿出来吧!”
  柳瑜突道:“我何必学御剑之方呢?”
  元慧禅师一呆,大笑道:“孩子!你错了,武功是御道所需之物,若执意不必去学,那就有些太过了!”
  柳瑜心中一动,就自怀中取出了“凤凰秘笈”,向元慧禅师送去。
  元慧禅师接过凤凰秘笈道:“剑术之极,神鬼莫测,你既学御剑之方,即应用之于正,普通用剑之人,均可抛剑出手,但御剑之方却和这种抛剑之法不同,必须要以气御剑,这第一式是将气运至剑尖,剑尖指向,无坚不摧,无物不克。”
  说着他停下看柳瑜道:“你坐下,我教你运气之法!”
  柳瑜听了就依言盘膝在元慧禅师身旁坐下。
  元慧禅师右手按住柳瑜顶门,一面教柳瑜运气之法,一面用自己剩余的精力用内力帮助柳瑜运气。
  过了一会儿,元慧禅师低叹一声道:“你心魔未伏,再教下去我也无能为力了,但方法已告诉你,你以后能不能学会就要看你自己了!”
  柳瑜也心中暗奇,为什么此时自己心中竟如此杂乱无端,心中好似烦闷非常,心中老是想着自己该怎么办,好似自己现在已是一艘在大海中飘荡着的无舵之舟一样。
  他也低叹了一口气,向元慧禅师道:“师伯!我现在心中觉得以后我不知应该要怎么办才好!”
  元慧禅师也不由低叹一口气,用手摸了摸柳瑜的头道:“孩子,因果循环,事皆有定,你是颇有慧根之人,怎地为此事烦恼起来了!”
  柳瑜闭上双眼,沉思了一会,他抬眼凝视着元慧禅师,他虽然也知道这道理,但他还是不能使自己平静下来。
  但他想,他不能让元慧禅师对他失望,他非得在这短短的时间中,将这一式学会不可。
  于是,他迅速回想着元慧教他的运气之法,一遍又一遍,再配合着他脑海中所浮现的那几个坐式。
  想着想着,右手亦比划着,他不由拔出背上佩剑,按照元慧传给他的方法运气于剑,御剑行空。
  想不到竟然得心应手,流星宝剑出手,立即在洞中飞绕了一个圈子,又一转弯,插入石壁之中。
  元慧禅师也大出意外,想不到柳瑜刚才自己助他运气时都无法将劲气脱于体外,这一会的功夫竟已能御剑出手了。
  柳瑜微一吸气,身形缓缓外起,一手抓回流星宝剑,他心中也不由微喜。他剑、气、神此时已能三者合一,在呼吸之间即可出招却敌了。
  元慧禅师微笑道:“孩子!你能到这地步也不必我再教你了,但此后不可任意出手伤人,你要知道,我们练武并不是为了要伤人,此时你武功已将登峰造极,当世之人能胜你之人已不过一二人而已,如此应更勤于自省,不可好狠斗勇!”
  柳瑜躬身答道:“师侄知道!”
  元慧禅师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既种其因,就将了其果。”说着又叹了口气,迟疑了一下向柳瑜道:“我有一事欲你前去,你愿意吗?”
  柳瑜答道:“师侄愿意!”
  元慧禅师自怀中掏出一纸条,随手打了一个结向柳瑜道:“孩子!你再遇到北海神女时你就将这纸条给她,告诉她这是我的遗物!”
  柳瑜躬身接了过来,不知元慧禅师在那纸中到底是写了些什么?
  元慧又问道:“孩子!你现在想要去翠谷吗?”
  柳瑜摇了摇头道:“想我玉姐大概在找我,我想要先去找她!”
  元慧禅师看了一会道:“翠谷就在这山峰南面大约十里的地方,你去的时候千万要以礼求见,不到必要时不可动手,如有必要,你告诉她是我要你去的,她大概会买我一个面子的!”说着轻轻叹了一口气。
  柳瑜躬身答应了一声。
  元慧禅师又道:“你现在可以先走了,你走的时候把树藤遮好,我不喜欢再有人来打搅我了!”说着就闭上双眼,不言不动。
  柳瑜知元慧也即将圆寂了,他不由眼中流下了泪水,他恭敬地对元慧大师拜了三拜,转身缓缓出了洞门,按着元慧的吩咐,遮好树藤。在洞口呆立了一会这才起身向山下奔去,去找白玉飞他们的下落。
  再说白玉飞和金银双魔三人纵马而奔,一口气就跑出十余里路。
  三人停了下来,等了一会,还是没等到柳瑜的踪影,心中不由暗自着急,心想柳瑜他怎么还不来呢,难道他没有逃过北海神女吗?
  白玉飞向金银双魔道:“我瑜弟还没有来,他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古羽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一会答道:“我想不会吧!柳小侠功力虽较北海神女稍低一筹,但他手中握有流星宝剑,取胜自然不易,但是要想脱身,那是决没有什么问题的,他到现在还没有来,大概是和我们走岔了路吧!”
  白玉飞心中实在放心不下,想了一会又道:“我回去找他好吗?”
  金银双魔一齐低下头去,他们并不是不愿意回去找柳瑜,而是恐怕回去之后,如果又遇上北海神女,可能三人无法轻易脱身。
  就是柳瑜在场,也未必能够取胜,但柳瑜是为了救自己三人才和北海神女缠斗的,他们又怎能说不愿意去呢?
  沉吟了半晌,他俩沉声道:“柳小侠既然没有来,我们也去一趟吧!”说罢一拉马头,返身就要往回奔去。
  突然身后响起了一声:“无量寿佛!”声音低沉宏亮,传至三人之耳,不免让他们心中一震,心想在这山区哪里又来了内家高手,不由一齐回过头去。
  三人一看,山脚弯处站立着一个老道,身着青色道袍,面方耳大,一派仙风道骨,衣袖随风而起,直似神仙中人。
  那老道缓缓向三人行来,走至金银双魔身前一稽首道:“贫道敢问二位施主可是古氏兄弟吗?”
  金银双魔一愣,想不到这老道竟然还认识他,但不知这老道是何来路,在此地问他们兄弟的姓名是什么用意,沉吟了半晌方才答道:“在下二人正是古氏兄弟,不知道长法号及道长至此有何贵事?”
  那老道略一沉吟,向金银双魔问道:“贫道至此并无他事,只是询问一人之下落,不知施主可否见告!”
  金银双魔齐声道:“道长但说无妨,我兄弟必定尽其所知以告道长!”
  那道人向金银双魔又一稽首道:“贫道这就谢谢二位了。贫道请问二位,可知道银蛇剑客此人之下落吗?”
  金银双魔一听,不由面色骤变,不知这道人问银蛇剑客要干什么。银蛇剑客在江湖上很少有人提及,而且除了他所做的一些坏事以外,江湖上之人也无从提起,他究竟是什么样子,什么来历,至今仍无人知。
  银蛇剑客现在已经死去了,这道长找他干什么呢?他究竟是
  银蛇剑客之友,抑是银蛇剑客之敌呢?
  那老道哼了一声道:“二位为什么不说话呢?”
  金银双魔一定心神,见那老道这种口气,他俩焉能吃这一套,两人一齐哼了一声道:“我俩不知此事,道长如要打听只有另找他人了!”
  说罢一拉马头,转身就要离去。
  那老道大喝一声道:“别走!”
  金银双魔一齐回头道:“你凭什么叫我们别走!”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十六章 制伏巨蟒
上一篇:
第十四章 雪芝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