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百日之毒
2020-06-18 11:29:26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柳瑜一面向前走着,一面想怎么处理目前黑木令的问题,他对这两天的事情来龙去脉虽然了解一些,但他不知丐帮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丐帮帮主石云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甚至丐帮泰山大会时都没有露面。
  他走着走着,已到了泰山山脚下,他突然觉得身后有人在跟踪,心中不由暗奇道,到底是什么人跟踪呢?难道是丐帮中人吗?
  他既已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不由身形停下,眼角微撇,以他的眼力,已看出跟踪他的人是个年约三十的中年矮胖子,他微微沉吟了一下,心想知道一下到底这两天丐帮中出了什么事,这一下来得正好,正好可以盘问一下。
  柳瑜心念一动,不再向上山大路走去,转身向身旁小路走去,眼角微撇,巳发觉那矮胖子在身后跟来。
  他走着走着,见前面正有一个转弯,心中微喜,慢慢地走了过去,一转弯就站在那里,身形贴着山壁。
  果然一会那人也转了过来,柳瑜站在那里,向着那矮畔子微微笑了一笑。
  那矮胖子被柳瑜突然来这么一手,事前没有准备,不由怔住,见柳瑜对他微笑,好似一时没法措手脚。
  那人定了定神,哼了一声道:“姓柳的,你少狂,我唐子谅可不吃你这一套,你不要认为你自己了不起。”
  柳瑜听了那唐子谅这一番话,不由一怔,心想这丐帮中人对自己印象会这么坏,自己对丐帮也非常让着,而它们还会认为自己太狂,那做人也太难了。
  那矮胖子唐子谅见柳瑜呆在那里,心中更气,鼻中哼了一声右手一伸,就向柳瑜手腕脉门扣去。
  柳瑜不由自主地,右手一翻,反扣那人手腕,那人右手闪电似的收回,柳瑜不由又是一呆,他见这矮胖人的出招收招,不但比文光,甚至比丐帮那副帮主尚胜一筹,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难道不是丐帮中人吗?
  但刚才出招收招之间,和丐帮副帮主、文光二人是同一家派,心中不由为之大奇。
  那唐子谅见柳瑜并未出手反攻,仍然呆在那里,心下不由一怔,但随手又发出第二招,两指并出直点柳瑜“喉结穴”。
  柳瑜急想知道丐帮之事。右手一出,一招“单手擒龙”,手出如风,啪的一声就搭在那唐子谅手上,五指微紧,就扣住了他的脉门。
  那唐子谅心中大惊,想不到自己一招就已被制,他只觉得柳瑜一出招,他连一点感觉都没有,手腕就已经被扣,一时呆在那里,不敢再动。
  只听柳瑜向那人问道:“不知在下在什么地方开罪了贵帮,使贵帮对在下相逼不舍,不知兄台是否能以见告?”
  唐子谅怒哼一声道:“你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何必假惺惺地还要我告诉你!”
  柳瑜听了眼睛微闭,轻轻地叹了口气,将右手一松,低声道:“你走吧!”
  那矮胖子一怔,反身就走,走了两步,突然又返身向柳瑜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柳瑜微微摇了摇头,但没有说话。
  唐子谅沉吟了一下,说道:“敝帮帮主石云在前晚被人击成重伤!”
  柳瑜不由睁开双目,问了声:“什么!”
  那唐子谅接下去问道:“而且身旁放着的是‘黑木令’!”
  柳瑜不由呆住,他想不到事情是这样糟,他现在才清楚为什么在自己五人初上泰山时,一提到“黑木令”丐帮就对自己五人如此仇视,而且丐帮帮主也一直不出面,但他还不知道丐帮帮主石云是被谁击伤的,为什么“黑木令”会在丐帮出现。
  他想着不由问道:“不知是被谁击伤,兄台是否能以见告?”
  唐子谅摇了摇头道:“这正是敝帮现在正要寻找的。听敝师侄说柳少侠是无相神僧亲传弟子,家师兄是在二十年前将黑木令赠与神僧,一晃二十年,不知柳小侠是否能告知在下,这‘黑木令’究竟在何人之手?”
  柳瑜听了,心中百感交集,就将自己之事简略地向那唐子谅说了一遍。
  唐子谅也想不到在“黑木令”身上还有这么一件事,心中不由对柳瑜完全信赖了,因此将此次丐帮中所发生的事概略说了一下。
  原来石云在前天晚上,突被怪客用掌力自背心震伤。
  那怪人震伤石云之后,放下了一面“黑木令”在他身旁,而且直到如今,丐帮帮主尚在昏迷之中,情势是一天比一天危急。
  而刚好柳瑜等人在第二天正好上山,又说是送“黑木令”来的,于是遂引起了丐帮的误会,双方就莫名其妙地打了起来。
  事后三女又不甘心,再上泰山,震伤副帮主,夺走“黑木令”,使误会更加加大,由假仇而变成了真仇。
  唐子谅是石云的小师弟,一向在南方经商,此次丐帮大会因舟车误时,晚到一步,一来就听说大师兄身受重伤,二师兄身受轻伤,正好丐帮帮众来报告,柳瑜又一个人出了店门,向泰山而来,因此才亲自出动跟踪柳瑜,却被柳瑜发现了。
  柳瑜沉吟了一下又问道:“唐师叔!难道对方连一点线索都没留下吗?”
  唐子谅忙道:“柳小侠,师叔二字实在不敢当,如柳小侠抬举我的话,咱们两人就以兄弟称呼如何?而且我也不过三十五岁的人,你这一叫把我叫老了!好像我已经是老得要进棺材的老古董了。”
  柳瑜一听忙道:“那怎么可以,家师遗命是要在下称石帮主为师叔的,前辈又是石帮主的师弟,自应称为师叔。”
  唐子谅微笑了一下道:“兄弟,你就不要如此拘泥了,石师兄和我并非一师,而且神僧在江湖上辈份之尊,无人能及,如果兄弟能抬举我,就称我一声大哥好了。”
  柳瑜想不到这矮胖子是如此爽朗,只好叫了唐子谅一声:“大哥!”
  唐子谅笑着拍了拍柳瑜肩膀,又道:“兄弟!我还要请你原谅我先前的粗鲁了,老实说,我听文光对我说起这两天的事,一时心中过于愤怒,才那样的!”
  柳瑜忙道:“大哥不对小弟责难,小弟心里已非常感激了,小弟也想不到事情是这样的。”
  说着他沉吟了一下又道:“大哥!我现在能去看一看石帮主的伤势吗?”
  唐子谅听了皱了皱眉,想了一下道:“兄弟,你对丐帮中还不太清楚,现在帮中我二师兄暂代帮主之位,因此……”
  说着叹了口气道:“说实话,你和我一同回去实在不太好,因为二师兄还对我有些误会,你和我一起去恐他又起误会,我想不如晚上你直接去,这样恐怕还好一些。”
  柳瑜听了沉默一下,又问道:“大哥!那石帮主的伤势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唐子谅想了一下道:“大师兄的伤势据我看一时不会有变化,兄弟你就不必忧虑了,你今夜直接来,来时最好装出和我不认识的样子,好吗?”
  柳瑜点了点头,唐子谅抬头看了看天色,又向柳瑜道:“兄弟,为兄尚有一些事要去办,我看兄弟好像有许多心事,我做大哥的也不好怎样劝你,你如果真有心事无法排遣,不妨往山里走一走,看看泰山的景色,为兄可要先走一步了。”
  柳瑜轻轻地答应了一声,唐子谅微微答道:“那么为兄要了。”
  说着唐子谅转身向来路奔回。
  柳瑜看着他渐渐远去,身材矮胖的背影,不由心中升起感激之情,他虽然已得到他所要知道的一部份的答案了,但心中反而升起了更多的忧虑。
  他不知道丐帮帮主石云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他到底是被谁打伤的呢?难道是……他想着脑中突然浮起一个白色的身影,胸前缠着一条银蛇,会是银蛇剑客吗?
  他又想起他新交的义兄,脑中浮起唐子谅那种爽朗的神情,他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事,他这位义兄和丐帮副帮主之间会起了误会,唐子谅刚才究竟有什么事竟要如此匆匆而去,难道丐帮中又出了什么事吗?
  他想着,不由自主地就向山中走去,不知不觉地上了一个山坡,他坐了下来,坐在一株老松之下,他虽然一年来都在外面走动,但他一直没闲暇来欣赏大自然中的风景,此时坐下,望着山坡下的绿草,仰望空中白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往事。
  他想着,不觉低叹了一口气,他此时才深深地感觉到一年以来自己就一直卷入了江湖上恩怨的旋涡之中,愈陷愈深,到现在几乎不能自拔之感。
  他低下头来,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了一位长发少女正在山坡那边,背着他坐在地上,他心中不由一震,那不是他分别已几个月的兰妹妹吗?他心中狂喜,不由站起身来,向那少女奔去,口中叫着:“兰妹妹!”
  那少女一听,转过脸来,那不正是他那失踪已久的兰妹妹吗?
  于是他三步两步地就跑到韦兰身旁。
  韦兰抬起头来看着他,眼中蕴着泪水,缓缓地说道:“瑜哥哥!你现在才回来啊!我每天都在想你呢?”
  柳瑜蹲下身子,双手扶着韦兰的肩头,看她已比以前瘦了不少,泪水也不由夺眶而出,口中颤抖道:“兰妹!我去了这久才回来,害你担心,你不会怪我吧?”
  韦兰一擦眼泪,笑道:“哪里会呢?你有没有遇到我爹?听义父说,他去找你去了,他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呢?”
  柳瑜听了心中一凛,他想原来她还不知道她父亲的事,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她知道心里又难过。但是她义父是谁呢?
  想着不由问道:“兰妹,你怎么到这里来呢?”
  韦兰眨眨眼,微笑道:“是我义父带我来的啊!”
  柳瑜跟着又问道:“你义父是谁呢?”
  韦兰又眨眨眼说道:“我义父可好呢!我要什么他就给我什么,但是我还没有叫他真的做我的义父,我说我要先问问爹和你,瑜哥哥!你不会不高兴我要他做我的义父吧!”说着,满面充满企盼之色。
  柳瑜心想她究竟还是小孩啊!她义父究竟是谁呢?
  他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口中仍然答道:“我当然不会不高兴的,但你那义父到底是谁呢?”
  韦兰喜道:“我早就知道瑜哥哥不会不高兴的,我和他说过爹爹和瑜哥哥都是很喜欢我的,一定会很高兴我要他做我义父。瑜哥哥!爹爹听到了一定也很喜欢吗?”
  柳瑜忧虑地点了点头,勉强微笑道:“是的!我想义父听了心里一定也会很高兴的!”他心中忧虑着她义父到底是什么人?不会是他吧!
  他一想起他,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寒意。
  韦兰高兴得轻呼了一声,跳了起来,但突然又向柳瑜问道:“瑜哥哥!我爹到哪里去了,你知道吗?”
  柳瑜心中一呆,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韦兰又问道:“瑜哥哥!你不知道爹到哪里去了吗?”
  柳瑜只好说道:“我没遇到义父,所以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哪里去了,但是我想他过一些时候,找不到我他就会自己回来的。”
  韦兰听了睁着那双大眼,向着天空,口中喃喃道:“爹爹该不会有什么事吧?但我这些天心里怎么一直在忧虑着,心里都不能安定呢?”
  柳瑜心中一惊,心想怎么难道她心中已有了感应吗?不由忙道:“兰妹妹,你不要太忧虑了,义父年纪比我们大,经验也比我们多,不会出什么事的,他不久就会回来的!”
  韦兰茫然道:“真的吗?那我就放心了。柳瑜不由慢慢地低下了头,他心中实在不愿意说谎,尤其是向韦兰这么纯洁的女孩子;但是事情却一步步逼来,迫使他不得不说谎。
  他记得他未离开他师父以前从未说过谎,而当他离开无相神僧之后,竟连连说谎,虽然说是由事情所逼,但在他心中究竟是无法不自责的。
  韦兰又问道:“瑜哥哥!你怎么找到我的?”
  柳瑜缓缓答道:“这也不过偶然到这里来,正好遇到了你。”他说着反问道:“兰妹妹!你怎么到这里来的?义父为什么要出去找我,你能告诉我吗?”
  他问着,想知道她义父究竟是不是他所想像之人,而且他在月前和金银双魔匆匆分别,对他义父去世这件事也只是知道一些概略,他想知道这件事的始末经过。
  韦兰道:“这件事我也知道得不太清楚,那天我到山上去等你,看你有没有回来,爹叫我回去,正在这时候,突然后面走过来一个人,我一回头,他就向我身上一点,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柳瑜听着不由心里一急,问道:“那后来呢?”
  韦兰又接着道:“我醒来,就听见义父在骂另一个人,说他什么手法太重,见我醒来,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后来,我问他:“我爹到哪里去了,他起先不肯告诉我,后来他又问我家里有些什么人,我说还有一个瑜哥哥,他这才告诉我,爹爹去找你去了,他是爹爹的好朋友,爹爹走的时候把我交给他的!”
  柳瑜听着心中不由暗暗吃惊,心中但愿韦兰的义父不是他所想的那人才好,不然他该怎么办呢?
  韦兰想了一下又道:“他又告诉我,爹爹要他带我先到别处去,我说我还有小白兔,而且,还恐怕爹爹回来找不到我,他跟我说爹爹已经和他说好了,过一些时候再送我回来,而且可以把我的小白兔带着一齐走。我听了之后才跟他一齐走的。在路上他又问我妈她叫什么名字,我说我不知道,他就好像很失望地叹了口气。瑜哥哥!你说我义父跟我妈有什么关系?他们是不是以前认识的?”
  柳瑜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那我也就不知道了。
  韦兰又道:“后来义父他就对我非常好了,但不知怎样,后来他竟断了一条手臂!”
  柳瑜心中一惊,急道:“他后来断了一条手臂?”
  韦兰答道:“是的!后来有一天晚上他出去,回来时左臂就断了,他拿出了一些药草,要我替他包扎一下,那个时候他好像已经没力气了,说话声音也很小了。”
  柳瑜心中已确定韦兰所指的他就是银蛇剑客,他心中突然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猛袭着,他想不到韦兰的义父竟是“银蛇剑客”,而且银蛇剑客还好像非常喜欢韦兰,这使他在心中更加矛盾着。
  韦兰接着又道:“后来义父又带着我一直走,前几天才到这里,但他每天晚上都好像有事,都要出去,我有时问他到底出去是有什么事,他总是不肯告诉我。他昨天晚上又出去了一个晚上,直到今天早晨才回来。他又受了伤,他刚才出去,他说他去找些药草,叫我等等他,说他只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柳瑜听了心中不由又是一惊,心想那么说“银蛇剑客”本人就在附近了,想着不由抬头向四面望去。
  正在此时,山坡上白影一晃,柳瑜心中大惊,那正是银蛇剑客。
  右手倒提着流星宝剑,左袖向下拖着。
  两眼也正向他望来……
  柳瑜呆立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打吗?银蛇剑客对韦兰是如此之好,而且好似和韦兰在某一方面还有些关系;不打吧,银蛇剑客会放过自己吗?
  银蛇剑客已是对自己恨之入骨了,到底应怎么办呢?他想不到事情发生的竟如此突然,竟是如此发生,使他顿时觉得不知道要怎么办。
  银蛇剑客自山坡上缓缓地走了下来,寒风拂处,衣角卷起,柳瑜心中如压巨石,随着银蛇剑客的脚步,愈来愈沉,心中的沉闷,几乎使他窒息。
  韦兰也听到脚步声,自山坡上缓缓而来,心里也十分奇怪,不由地向柳瑜问道:“瑜哥哥,是谁来了啊!”
  柳瑜一听,心中一愣,竟不知说是谁才好,难道说银蛇剑客来了吗?韦兰根本不知银蛇剑客,或是说她义父吗?他不愿意这样说,而且韦兰还没有拜他做义父呢!
  他想了一下,才道:“是他来了!”
  韦兰一听,心中大为高兴,站起身来,向银蛇剑客来的方向大声叫道:“你快点来啊!我瑜哥哥也在这里呢。”
  银蛇剑客一听,突停住双脚,他也想不到柳瑜就是韦兰口中所说的瑜哥哥,那么他该怎么办呢?柳瑜斩断了他的左臂,瓦解了他的“银蛇帮”,粉碎他独霸中原的美梦,他发誓要使柳瑜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难道就这样算了不成。
  但不这样放过他,韦兰怎么办呢?他也知道韦兰一个月来,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柳瑜,她的瑜哥哥,和她父亲韦奇。
  他也暗中发誓,只要他的事一了,他立刻要去替她找回她的瑜哥哥。但他没想到柳瑜竟是她的瑜哥哥,那么韦兰就一定要随柳瑜而去,那他心底的幻影将因之消失。
  突然!一个念头升起,在他脑中萦回,他又缓他该怎么办呢?
  缓向柳瑜走去。
  柳瑜见银蛇剑客又走了过来,不知银蛇剑客作了些什么样的决定,心想不管怎样,我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
  想着,拉了拉韦兰的手,迎了上去。
  到了银蛇剑客身前,柳瑜道:“在下以前不知前辈对我兰妹妹这么好,冒犯之处尚请前辈多多原谅。”
  银蛇剑客心中已有算计,此时也不再计较,只哼了一声道:“没有关系!”
  韦兰在一旁,听了不由心中大奇,向柳瑜问道:“瑜哥哥,原来你跟他以前早就认识的啊。”
  柳瑜想不到银蛇剑客竟如此大方,心中不由对他十分感激,自恨以前行事太过,使对方受断臂之辱,但银蛇剑客居然能尽释前嫌,心中更为惭愧。
  此时听韦兰一问,竟然不知如何作答。
  银蛇剑客看了看韦兰,柔声说道:“小兰!我们回家去吧!”又向柳瑜道:“你也一齐来吧!”
  韦兰听了拉着柳瑜的手道:“瑜哥哥!你跟我一齐来,我带你到我住的地方去!”说着拉着柳瑜的手,跳着向前走去。
  走不多远,就到了一个石洞,洞中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和一些零星杂物,韦兰带着柳瑜进了石洞,向柳瑜问道:“瑜哥哥!你看这地方好不好!”
  柳瑜微笑道:“很好!”但他心中仍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似乎是连他自己也难以理解的,他似乎有一种预感,那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好似有一些不幸的事就要发生了,但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也不知道,也许是他和银蛇剑客的事解决得太快,太容易了吧!
  银蛇剑客也跟着进了石洞,向韦兰道:“小兰,你瑜哥哥来了,你去烧一些水给你瑜哥哥喝好吗?”
  韦兰和柳瑜分别这么久了,突然重逢,心中非常高兴,应了一声,就要去烧水,柳瑜忙道:“前辈不用客气,在下并不渴。”
  又向韦兰道:“兰妹妹!你就不用去烧水了。”
  韦兰道:“没有关系!我烧水一下就好了!”
  柳瑜听了道:“那么我来帮你一齐烧吧!”说着就向韦兰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十章 三女斗文光
上一篇:
第八章 银蛇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