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泰山遭遇
2020-06-18 11:26:37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云仪见对方已开始回攻,连忙吟道:“驭八荒兮临四极”,三女身形齐起,手中抓回长剑,三女长剑齐出,由上直刺银蛇剑客顶门,剑光流动,源源向银蛇剑客袭去。
  银蛇剑客虽左臂已断,但功力依旧惊人,见三女长剑由上刺下,鼻中怒哼一声,右手五指微曲,竟抓向三女刺来的三柄剑。
  三女心想你银蛇剑客竟敢对我三人如此轻视,内心一火,银牙一咬,三女真力贯足剑身,向银蛇剑客右手迎去。
  银蛇剑客大吼一声,右手五指一合,抓住三柄长剑剑身,双腿翻起踢向三女门面。
  三女心中一惊,一起发声用力,三剑顿开,剑光连闪,一飞切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手中一震,三剑脱手,心知不好,连忙一翻身落下地面,三女也身形落地,仍然分三边站着,困住银蛇剑客,此时双方再也不敢先发招,四人呆立着。
  场外诸人心中也不由连连吃惊,想不到银蛇剑客在重伤未愈之时,仍然有如此功力,只怕三女要将他收拾下来恐怕还要费一番手脚方行,但大家都知道三女高傲的个性,也不愿出手,快些将银蛇剑客收拾下来。
  呆立半响,石云仪又吟道:“格宇宙兮盖勋华”,但见三女身形连连转动,三剑相互交叉刺出。
  银蛇剑客嘿嘿冷笑,不理会于玉英和郑玉珊的来剑,右手伸出,单独抓向石云仪长剑剑身,手出如风,使人觉得欲躲无从。
  石云仪心想好吧,你抓住我一柄剑,挨上两剑,这样就让你抓住也够本了,口中轻叱一声,三女长剑原式不变,加快地向前刺出。
  银蛇剑客手指一接石云仪剑身,身后两剑也已沾衣,手指连忙用上全身功力,用力一压,身形抖动,如银色一般,在毫发不容之间,穿身而过,脱出身后二女来剑,右手手指依然按住石云仪剑尖。
  石云仪一见心中大惊,身形连忙倒向地面,两脚向上踢出,踢向银蛇剑客右手手腕,银蛇剑客不得已,只得松手,身形落下,三女又将银蛇剑客围住。
  四人又呆立场中,石云仪尽力苦思怎样才能将对方击败,自己三人手中均有长剑,而对方不但赤手空拳,而且还只有一只手臂,内心不由愧然,想到这里心中突然一动,手中长剑缓缓举起,指向银蛇剑客断臂,口中吟道:“会日星兮萃圭璧”,三女长剑齐举,闪电般一齐刺向银蛇剑客左半身。
  银蛇剑客知对方已开始向自己弱点进攻,眼中突出凶狠的目光,口中嘿嘿冷笑,身形一移,向三剑迎去。
  三剑刚一沾身,银蛇剑客身形倒下,双腿踢出,踢向三女小腹。
  三女见剑已沾身,手中长剑疾吐,谁知银蛇剑客顺势倒下,双腿反踢攻至,三女心中不由大惊,三剑一交,剑尖互按,三人身形一齐飞起,躲过银蛇剑客这一还击。
  银蛇剑客见一击不中,对方进退之间竟配合得如此巧妙,心中也不由微惊,右手一按地面,身形腾起,追向三女攻去。
  石云仪见银蛇剑客居然敢如此大胆追来,心中哼了一声,暗道:“你且别得意,你既然敢来,我也要你好看。”
  连忙一翻身形,口中长吟“万乘来兮千旗出”,三女一齐反身,银蛇剑客是想乘胜反击,他也知道再打下去,自己必然落败,但想不到对方在半空竟也如此灵活,出招又是如此凌厉,自己身在半空,又是赤手空拳,根本无法接招,心中一狠,大吼一声,身子一转,右手五指伸出,迎向前来。
  只听一声吼叫,四人身形落下,银蛇剑客手中握住一柄剑,手中流着鲜血,肩头也被划伤,三女之中于玉英手中剑已被震脱。
  郑玉珊手中长剑被夺,只剩下石云仪手中握了一柄宝剑。
  银蛇剑客又是一声大吼,身形向三女扑去,手中长剑起处一招“银蛇游地”,弯弯曲曲地刺向石云仪。
  石云仪一见不知如何抵挡,心中大惊,口中叫了一声“退”!手中长剑抛出,闪电般飞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一声怒吼,手中剑势一起,震飞石云仪来剑,身形一动又追向三女。
  此时柳瑜一声长啸,身形腾起,右手食指向银蛇剑客手中长剑弹去。
  银蛇剑客虽然来势赫赫,但已是强弩之末,他一见柳瑜出手,心中不由一惊,手中长剑用力撤回,但已无及。
  柳瑜在手指将要指到剑身之时,心中突想这是三女之剑,右手微微一顿,叮的一声,银蛇剑客手中长剑飞起,落到墙脚,柳瑜身形一顿,落下地来。
  银蛇剑客知自己现在如对柳瑜定是不敌,连忙一翻身形,向墙外落去。
  金银双魔同声大叱,十只光圈飞起,如闪电般飞向银蛇剑客身后,光圈飞起,发出“嘶!嘶!”破空之声,使人听起来心中不由生出惧怕之感。
  银蛇剑客心中大惊,身形在半空连忙一缩身,一拱腰,身形又向斜上飞去。
  身形刚一伸直,身后啸声又已近身,心中益发吃惊,慌忙将身形一缩,一个翻身,双脚向身后钢环踢去。
  只听叮的一声,钢环已被银蛇剑客踢回互撞,银蛇剑客也借这一踢之力,身形飞起,向上腾去。
  但钢环互撞之后,竟走弧形升起,似有先知似的,向银蛇剑客起身之处截去,但啸声已杳,钢环在空中翻滚着。
  银蛇剑客见状不由大惊,他此时才认出对方所用打暗器的方法竟是用的是“神钲振九域”的手法,用这种手法打出的暗器如不全数破去,就穷追不舍。
  而练这种手法至少也要二十年的光阴,想不到在这地方竟有两人能同时运用这种手法,而且两人的配合之恰当,如是一人打出一般。
  钢环已经袭至,银蛇剑客怒哼一声,右手五指张开,竟向来环抓去。
  只听一声惨叫,银蛇剑客身形落地,右手全是血污,右肩上也深深嵌入了一只钢环,白色的衣服上染满了血迹,双目也变成血红。
  他刚才以血肉之躯去挡十只钢环,钢环来势绝大,右手已在和三女打斗是震裂虎口,再接钢环,右手连受重击,不由鲜血满手,而最后一只钢环竟深深打入右肩。
  三女一见,心中大喜,一起身形就向银蛇剑客扑去。此时银蛇剑客如疯了一般,用手将右肩钢环拔下,一抖手向三女抛去,肩上鲜血顿如泉水般涌出。银蛇剑客一转身就向外奔去,转眼之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三女见银蛇剑客那副凶相,又被钢环一阻竟让银蛇剑客逸去,心头不由大为懊丧。
  场中诸人见了银蛇剑客刚才那样子,也都心中一惊。见他逸去,知后患正多,大家不由都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大家才纷纷归第二天,三女和白玉飞及柳瑜五人就动身向泰山而去,去参加丐帮元月十五在泰山山顶举行的丐帮大会。
  丐帮是当时天下所有帮会中潜力最大的帮会,上至富商巨贾,下至贩夫走卒,大小乞丐都有丐帮之人。
  丐帮中人并不一定都是乞丐,但至少必须做过一年乞丐,又因为它势力之大,为任何帮会所不及,所以许多富商巨贾也情愿做上一年乞丐,加入丐帮,以受它的保护。
  自己以后只要用少许的钱财周济附近的乞丐,就可以永保太平,而丐帮帮规又不甚苛刻,只要帮众不做昧心之事,帮中人互相帮助即可,因此丐帮势力发展很快,但还有一个条件是:凡是丐帮之人在必要时,必须要替丐帮效命,尤其是见了‘黑木令’。
  这天已经是过年了,元月十四,泰山山脚下的人家,正都准备过元宵节,家家户户热热闹闹的。
  柳瑜等五人也到了泰山山脚下,准备第二天到泰山山顶去参加丐帮大会,并将“黑木令”交还丐帮帮主石云。
  五人落下了一间店房,由于好多天没有下雪,这天晚上,天上突然下起雪来,天气显得格外寒冷。
  石云仪虽说不是初出道的,但也从来没有参加过像第二天这么盛大的大会,天下丐帮中的英豪将全部集中在泰山山顶,而自己将在他们面前拿出“黑木令”;自己取出时丐帮中连帮主石云在内,也必须向“黑木令”行礼。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一阵兴奋,几乎使她兴奋得不能睡觉,她从自己包袱中摸出了“黑木令”,那是一块木头,但通体漆黑,而且比铁还重,上面浮刻了一个“冷”字。
  “黑木令”在房中闪闪地发出黑光。她太兴奋了,不由用手握住了“黑木令”把玩再三,收到包袱中,小心地放了起来,这才安心就寝。
  当石云仪放“黑木令”之时,窗口上闪过一对眼睛,看着石云仪,看着她将“黑木令”放入了包袱。
  夜渐渐地深了,石云仪也沉沉睡去。
  窗外人影一闪,立身起来,竟是银蛇剑客。
  他又似鬼魅一般地跟踪了上来,胸前银蛇闪闪的发着光,腰上挂了一柄剑,蒙面后的双眼,射出慑人的凶光,口中低声喃喃说道:“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他轻轻撬开了门,走了进去,看着床上的石云仪,眼中又射出凶光,用手一摸剑把,又放了下来,口中又低声道:“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他走向石云仪的包袱,解开取出“黑木令”,眼中微微露出了喜悦的光芒。
  银蛇剑客急忙将包袱扎好,正起身要走,谁知石云仪突然一个翻身,他不由一惊,身形向后退去。
  又等了一下,毫无动静,他才缓缓地向门走去。这时石云仪又是一个翻身,他又一惊,连忙用手扫住剑把,眼中射出了凶光。呆了一下又没有动静,他不由又喃喃道:“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身形出了房门,飘入园中,眨眼消失。
  第二天,五人稍为准备了一下,拿起了前一天准备好上山用的包袱,五人就向泰山绝顶走去了。
  五人上了一半,见上山之人络绎不绝,有各形各色的人,五人刚走时,前面来了两个乞丐打扮的人,向五人一躬身问道:“敢问五位是哪一区之人?”
  郑玉珊抢前一步答道:“我们是天山来的。”
  那人一怔,喃喃念了一遍“天山”?然后想了一下,又问道:“不知你们是哪一个分舵来的?”
  郑玉珊反问道:“分舵?我怎么知道我们是那一个分舵。”
  那人又是一怔,接着说道:“既然你们不是丐帮中人还请下山!”
  郑玉珊听了立刻接口道:“要我们下山那怎么行,我们是来……”
  郑玉珊才说到这里,那人还以为郑玉珊是来戏弄他,向身旁那人说道:“送他们五位下山吧!”
  那人答应了一声,就向五人道:“请五位下山,等丐帮大会完后才能上来。”
  郑玉珊听了大叫道:“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我们是来送‘黑木令’的,你们丐帮竟对我们如此不客气?”
  那人听了脸上变色道:“你们是送黑木令来的人?”
  郑玉珊点了点头。那人怒喝一声,就冲了过来,不由分说双掌一分,一上一下就击向郑玉珊。
  郑玉珊以为这一说他马上就会变得词恭言卑了,说的时候还洋洋得意,想不到对方竟然再也不说第二句话,就攻了上来。
  心中出乎意外,不由大怒,一反手就扣住那人手腕脉门,用手一带,那人不由转过身来,郑玉珊一脚踢出,将那人踢出一丈多远。
  众人也全出于意外,不知是怎么一回事,竟不及拦阻,那人身形跌出,爬将起来头也不回地就往山上跑去,四外上山之人也全纷纷避开。
  刹时间,路上由拥挤不堪,马上就变成了渺无人踪。
  五人不由大奇,心想难道丐帮帮主换了人吗?或是丐帮中不认“黑木令”了吗?但这些可能都不会的,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呢?
  但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五人都想不通,到底有什么理由会使得丐帮中人一听到他们说是送“黑木令”的就立即变成如此态度,悔在刚才没有先捉住一个人好好地问个清楚,不过反正到上面自然会知道的。
  五人呆立半响,这才开始再往上走,走了差不多有半里路,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正在此时,身旁林中突响起了竹哨声,跟着竹哨声愈来愈多,由近而远,五人不禁大惊,心知丐帮正在对自己五人戒备着。
  突然一阵弓弦声响,一阵箭自林中射出,柳瑜等人不由更为吃惊,连忙身形跃起,落向树梢,刚一站稳,又是一阵乱箭射了过来。
  五人心中奇道,自己与丐帮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何必用如此毒辣的手段对付自己,但时间已不容许五人再多作思考,此时乱箭已至,五人又只有跃起。
  柳瑜身在半空就叫道:“停手!”对方不但不理,又是一阵箭雨向五人射到。
  五人身在半空,柳瑜用手将身旁乱箭划开,四女见对方还不停手,不由大怒,一齐抽出宝剑,格挡身前乱箭。
  石云仪身在半空吟道:“鹤下辉兮扬紫阁”,三女翻身下击,身形投入林中,林中弓箭手纷纷逃避。
  郑玉珊心中最气,一手就抓住一个帮众,问道:“你们为什么要用弓箭射我们?”
  那人摇了摇头,苦着脸道:“小的不知,这只有帮中舵主以上的人才知道,小的们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郑玉珊忙问道:“你们舵主在哪里?”
  那人说:“舵主已跑了!”
  郑玉珊一掌把他打得坐在地上,骂了一声:“蠢才!”
  此时五人又均已落地,柳瑜道:“这事情恐怕有误会,我们现在不宜再明地上去了,我想我们偷偷地上去,到了上面再现身好了。”
  郑玉珊一听,连连摇头:“那多没意思,我们要上去就走正路,要不就你和她两人上去好了,我们也不再奉陪了。”说着指了指白玉飞。
  白玉飞脸色气得铁青,柳瑜拉了拉她的手,微微叹了口气,白玉飞知柳瑜的意思,才哼了一声没发作。
  五人又默默地向山上走去,又走了一些时候,山势渐渐陡峭起来,柳瑜看了看地形,向四人道:“我先上去开路。”
  说着身形跃起就向山上扑去,白玉飞跟着柳瑜后面也扑向了山头。
  五人才上了一段距离,上面轰的一声,滚木如雷般轰下,声势浩大,柳瑜双脚微点地面,身如兔起鹘落,闪电般向山上扑去。
  白玉飞身形纵起,落向滚木之上,稍沾即起,也跟着柳瑜冲了上去,三女一见自然不甘落后,也用起轻功,向山上疾奔。
  柳瑜最先上去,一到山上,帮众立刻四散逃开,柳瑜大叫一声:“不要跑!”但有谁听他的,眨眨眼就跑得一干二净,柳瑜不觉摇了摇头。
  四女也已上来,郑玉珊见了不由卟嗤笑道:“你难道以为他们会听你的话吗?你这个大傻瓜!”
  白玉飞怒目瞪了她一眼,郑玉珊一翻白眼道:“咦!你瞪什么?我说他管你什么事?”柳瑜怕她们吵起来,连忙道:“我们现在正应互助合作,大家看在我的份上算了吧!”但他口中虽这么说,心中也实在对郑玉珊不满。
  五人再往上走,已经可以看到泰山山顶了,上面正坐着许多人,五人一见大喜,认为马上见到丐帮帮主石云就可以没有问题了,谁知他们五人正要再往上走时,突然纵出六人拦在身前,一句话也不说,就向五人攻来。
  五人心中茫然不解,想不通为什么在帮主看得见的地方竟敢也有人来拦截,石云仪一见向柳瑜道:“这六人包给我姐妹三人好了。”说着三人一齐抽出长剑。
  石云仪根本对这六人不屑使出“天河剑阵”,只叫道:“第一招。”三女一齐长剑刺出,剑影纷纷,刺向丐帮中六人,竟将那六人当作平时练剑的活靶。
  那六人大怒,也一齐掣出兵器,只见六人兵器全是用刀,大喝声,一齐用刀背碰向三女剑身。
  石云仪叫声“变招!”三女身形一变,三支剑又是使出同一招式。
  这次用的全是“拖电断霓”,三支长剑均如长虹般地向身前六人拖去,每一剑都化为两式,连削带打,反逼了过去。
  那六人一见知抵敌不住,往后纵出,三女跟踪而去,原式不变又逼了过去,六人怒喝一声,刀背一翻,一齐向三女身前划来,打算硬拼。
  石云仪见自己三人占在上风,不用说拼了,就用剑去碰他们大刀都不愿意,叫了声:“转!”三女身形转动,手中剑式仍然不变,躲过那六人攻势,又逼了上去。
  那六人只是丐帮中舵主,一般说来武功还不错,但和三女比起来就差得太多了。
  那六人见自己大刀削出,对方身形只是微微一转,自己大刀就在分毫之差擦过,不但伤不了敌人,而且对方剑势依然逼来,剑势凌厉,剑风业已袭面,心中不由大惊,不由一齐放手,大刀抛向三女。
  三女长剑齐收,左手伸起,每人手中都抓了有两把大刀,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六人,好像刚才并没有打过一般。
  六人回身走去,柳瑜等人跟着上了山头,只见山上鸦雀无声,山后便是悬崖,悬崖前面有一块大石。
  五人想那大石大概是帮主所立的位置,因为帮众都面对着那块大石坐着,五人就穿过人群走向大石,准备等候丐帮帮主石云出来。
  不一会,山下走来一人,约五十多岁,一身乞丐打扮,走了上来,只听旁边一声:“副帮主驾到!”全体帮众都站起来,五人也不由站了起来。
  那人走到了前面,用手向前平举,全体帮众就坐下了。那副帮主转脸向五人看了看问道:“你们五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郑玉珊仰头回答道:“我们是来送还‘黑木令’的。”
  那人哼了一声道:“那么‘黑木令‘在哪里?”
  郑玉珊道:“你不行,要等你们帮主来才行!”
  那人面上微微变色,柳瑜忙向石云仪道:“石姑娘!你把‘黑木令’拿出来吧!这样再搞下去,以后不好收拾!”
  石云仪将右手一伸入包袱,不由愣住了,再将手伸向里面,还是没有,心中不由惊恐万分;她昨晚才将“黑木令”放入包袱之中,但是现在怎么会没有了呢?她呆在那里,手伸入包袱竟然收不出来了。
  柳瑜他们都茫然地看着她,不知她为什么不拿出来。
  石云仪呆了一下,心知这事定有变故,丐帮对他们的态度和“黑木令”的遗失都使她不知所措,她心中的骄傲,使她对这件事说不出口。她定了定心神,哼了一声向丐帮副帮主道:“这‘黑木令’你还没资格看,至少要你们帮主出来才行!”
  柳瑜等听了都不由一呆,心想为什么石云仪不肯将“黑木令”取出交还丐帮呢?柳瑜不由忙道:“石姑娘不是答应在下……”
  石云仪哼了一声道:“我只是答应要还给丐帮帮主石云,现在帮主既然没有来,我自然不能交出。”
  石云仪虽然在表面上和气,其实她内心也是骄傲非常,并不比郑玉珊好多少。
  柳瑜一听正要发话,那丐帮副帮主冷冷地笑了一声道:“你们几个也不用再装模作样了,‘黑木令’在这里。”说着将手举起,手中赫然放着一块“黑木令”,和石云仪的那块一模一样,正是那一块。
  五人心中骤然一惊,柳瑜忙向石云仪问道:“石姑娘,在你那里的那块‘黑木令’……”
  石云仪见了心中一惊,不等柳瑜话问完,身形一起,向那丐帮副帮主扑去,右手同时伸出,抓向那副帮主手中“黑木令”
  那副帮主哼了一声,右手一缩,左手一伸,抓向石云仪手腕脉门。
  石云仪此时心中急怒交加,但对方左手向自己脉门又不能不管,轻叱一声,右腿踢起踢向那副帮主左手,右手仍抓向那副帮主手中之“黑木令”。
  那副帮主左手一沉,让过石云仪右腿,原式不变,抓向石云仪手腕,右手也同时收回,将“黑木令”放入怀中。
  石云仪见丐帮副帮主欲将“黑木令”收入怀中,心中不由大急,而且又见自己右腿踢出无功,对方左手又抓向自己右手,连忙娇叱一声,右手一背,锵的一声,撤下长剑,一招“天开千里”,截向丐帮副帮主右手。
  那丐帮副帮主见石云仪拔出长剑向自己攻来,心中也不由微微吃惊,他对对方的来历和虚实也不大清楚,由刚才那几招看出对方也不是易与之辈,因此也不敢太过于托大,他立时身形一侧,上半身仰倒地面。
  右手将“黑木令”向怀中一塞,立时伸出震向石云仪剑身。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八章 银蛇剑客
上一篇:
第六章 出战银蛇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