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出战银蛇帮
2020-06-18 11:25:39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玉飞也跟了过来,看了一看,竟也毫无线索可寻,只有那张纸条,但那张纸条也写得含糊,不知是什么意思,心想:只有回终南山去看看才知道了。
  两人就回向终南山了,但心中不时担心着,想不到事情愈来愈棘手了,而且不时感觉到身后白影晃动,好似有人在跟踪。
  两人进入了终南山,觉得跟踪之人好似又有增加,白玉飞微声向柳瑜道:“这些人或许和你义妹的失踪有关系,但他们太滑头了,等下我们找个机会把他们逼出来,问他们一问,就可知道详情了。”
  柳瑜听白玉飞说或许和他义父义妹失踪有些关系,心中不由一震,停下脚步,想了一下向白玉飞道:“玉姐,跟我走,我有办法叫他们现原形。”
  说着就起身向前奔去。
  柳瑜带着白玉飞飞往山上奔去。转眼就上了一条狭窄的山路,愈往下走路就愈险,上面是峭壁,下面是深渊,最后一弯竟到了一座悬崖,前面已无去路。柳瑜身形一停,突然转过身子,白玉飞也刚转过身子,两人并肩站着。
  突然一转,前面奔来四条白影,满头大汗地站在后面追着,一见两人站在那里不由一呆,竟愕在那里。
  白玉飞哼了一声,身形一动,就向那四人扑了过去。那四人见白玉飞一句话都不说就攻上来了,心中不由大惊,心想事已至此,干脆自己四人就把他们两人收拾起来,反正身后还有人来接应,也就四人先后出掌向白玉飞攻去。
  白玉飞哪里把这四人放在心上,双掌翻出,直切四人脉门,出手如风。
  那四人中最前面一个大概是首领,只听他暴喝一声,四人一齐收回双手,拔出腰刀,向白玉飞砍去。
  柳瑜的心中比白玉飞还急,忙道:“玉姐请退,这小卒还是由小弟来收拾吧!”说着身形一动,拦在白玉飞身前,右手手指弹出,弹向四人刀身。
  那四人哪里知道是“金刚指”功,心中暗笑这人大概想找死了,就逗小孩也不能这样逗法,难道你一弹我们就要把刀移开让你不成?
  四人四把刀不理会柳瑜的金刚指,依然向柳瑜砍到。
  只听当的一声,四人四把刀竟在同一时间内,被柳瑜的金刚指功弹断,四人不由一齐呆在当场。
  柳瑜问四人道:“你们四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一直在我们后面跟着?”
  那为首的见柳瑜口气比较软,哼了一声道:“天下路天下人走,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跟踪你们?难道说我们自己就不能走吗?”
  说着一挥手就想带着另外三人开溜。
  柳瑜剑眉一扬,身形一动,竟拦在四人身前,说道:“你们不说出干什么的,今天就不要想走!”
  那为首的人向前面看了看,喜叫道:“舵主救我!”
  柳瑜一回头见身后一丈外已有十余人站着,全身都是白色,一个为首的人站在旁边,其余之人全部弯弓搭箭向着自己,心中不由微微吃惊,对方的援兵这么快就到了。
  那为首一人一声号令,弓弦齐响,向柳瑜射来,竟不顾他们自己之人。
  柳瑜见对方竟然如此没人性,不由微微哼了一声,右手挥起将乱箭全数划出外门,身形一起,向那舵主扑去。
  那舵主也微微一惊,一扬手,叭的一声,一筒袖箭向柳瑜打去,弓箭手也再弯弓搭箭,竟射向那四人。
  柳瑜身子微弓,身形一沉,再一弹,向那舵主冲去,同时四声惨叫,那四人身中乱箭,身子落下悬崖,白玉飞也起身向弓箭手扑去。
  那舵主见状大吃一惊,一伸手摘下一对判官笔,向柳瑜点去。
  柳瑜身子在半空一转,两脚踢向那舵主的一对判官笔,砰的一声,那舵主身形被震退了两三步,两支判官笔也被震飞。
  同时白玉飞也如虎入羊群般,将那些弓箭手一个个扫下深渊,一声声惨叫接连着,向深渊下落去。
  柳瑜听着惨叫声,心中大觉不忍,连忙道:“玉姐,不要再打了,捉一个活口吧!”正在这时候,峭壁上面却落下一块块的大石,柳瑜一惊,连忙左手一拉白玉飞,靠向峭壁,那舵主和弓箭手也不由大惊失色。
  弓箭手武功太低,一个个被击落悬崖。那舵主连挡两块巨石,第三块落下,再也挡不住,用双掌使力向外方一拨,哇的一声,不由吐出一口鲜血。
  柳瑜和白玉飞正躲在一个凹入的地方,柳瑜见了,虽然恨他先前对手下的作法,但心里终觉不忍。
  十几块巨石一齐向那舵主当头击去,柳瑜轻啸一声,身如龙飞,右臂连挥,十几块巨石飘回深渊落下,柳瑜一手挟起那舵主纵向那山凹口。
  那舵主惭愧地看了柳瑜一眼,喘了一口气道:“上面的是杨堂主;我们是‘银蛇帮’的人。”说到这里又哇的吐了一口血,就晕死过去。
  柳瑜知那人已无法救治,就是再有灵丹妙药也不能治活,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心想“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舵主究竟还知后悔,临死前说出他们是“银蛇帮”,但“银蛇帮”究竟是什么帮会呢?
  但白玉飞听那舵主说起“银蛇帮”,心中不由一震。原来这“银蛇帮”并不是中原的帮会,而是在中国西南。五十年前银蛇帮会一度向中原发展,但中原侠士联合起来,将“银蛇帮”整个消灭了。
  但中原侠士怕的并不是“银蛇帮”,而是怕“银蛇帮”帮主“银蛇剑客”。此人从开始,到“银蛇帮”被消灭就一直没有一个人见到他的面目,“银蛇帮”被消灭时他本人又杳如黄鹤,不知到哪里去了,不然要想灭“银蛇帮”,大概还没有那么容易。
  这“银蛇剑客”没有一人和他真正正面交锋过,真正和他交锋的人除了死无活的。想不到现在“银蛇帮”又死灰复燃,并且又向中原开始发展。
  正在这时,峭壁上巨石之声已杳,两人刚一走出凹入的地方,又是一阵石雨落了下来,两人不得已只有再退回去。
  峭壁上面传来一阵大笑,随着一个声音道:“原来你们两位没有死在沙漠里面,今天我杨浩能和二位再在中原见面,真是幸会之至,可惜你们两位又要远赴天国,使我杨浩感到非常遗憾!”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两人听了不由一惊,暗忖道:杨浩竟然就是那舵主所说的杨堂主吗?那“银蛇帮”也太厉害了。
  白玉飞听了心中大愤,一起身就向外扑去,峭壁之上立即又落下无数巨石,向白玉飞当头打来。
  柳瑜一见大惊,身形一动,飞迎落下巨石,右臂划出,幻为无数臂影,一拉白玉飞返回峭壁凹处。
  白玉飞不由问道:“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武功?竟这么神奇!”
  柳瑜呆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救那舵主和白玉飞时竟用上了“凤凰秘笈”中的“龙飞凤舞”,只不过没有用剑而已。
  但由此可知“龙飞凤舞”这一招的精妙了。想着不由说道:“那是‘凤凰秘笈’上的一招‘龙飞凤舞’。”
  白玉飞不由一呆,想起自己竟忘了。但自己在来中原途中看了几遍,怎么连一点印象都没有?刚才看柳瑜的身形真如龙飞,以后如能脱险非向他请教一番。
  柳瑜双眼微闭,回想自己来时经过了些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可以躲,想这峭壁上不知有多少人。过了大约半盏热茶,柳瑜突然站了起来,向白玉飞道:“玉姐,我们走罢,杨浩他们不要再想困住我们了。”
  白玉飞大奇,不由反问道:“瑜弟!你真的这么有把握吗?”
  柳瑜微微一笑,没有答话,只紧了一紧身上衣服,一拉白玉飞的手,走出凹口,缓缓地向前走去。
  峭壁上杨浩一声令下,一阵巨石向他们二人立足之处罩下,石挟风,声势惊人,峭壁仅有二十余丈高,眨眼就已落在二人头上不足五丈。
  柳瑜一松握住白玉飞的手,轻声道:“别动!”身形一起,和巨石交叉而过,足尖将巨石一推,推歪向深渊落下;此时,上面巨石又已击下,柳瑜借刚才一推之力,身形又起,依然将第二块巨石推出。
  杨浩在上面一见大惊,想如此下去柳瑜岂不要跃上峭壁,我们推石头反而变成了他的石梯,心中微微一哼,自己拿起两块巨石,一块放下,跟着另一块用力向那一块击去。只听“叭”的一声,下面一块已成粉碎,上面一块罩在灰雾之中向柳瑜击去。
  柳瑜见大家目标已经全部集中自己,连忙叫道:“玉姐快走!”
  白玉飞连忙向前纵出,柳瑜突见上面一片灰雾向自己罩来,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正在疑惑,灰雾之中一块黑影冲出,以雷霆万钧之力向自己击至,见状连忙一弯,向身旁射出。
  杨浩见状嘿嘿冷笑了两声,一声号令,石块再也不向下击,他心想看你怎么办?
  柳瑜身形差不多已起有十余丈高,刚才身形弹出,身下所临是深渊,上下都难,连忙身形一曲,让身子向下落去!
  落到只有三丈了,这才身形弹起,身子一落地就向白玉飞追去。杨浩一着失算,全盘皆输,鼻中重重地哼了一声,暗道:“等一下还有你看的。”
  柳瑜追到白玉飞,白玉飞忙道:“瑜弟!你以后千万不要再冒这么大的险,免得我为你担心!”
  柳瑜眨眨眼笑道:“我是有把握才做,不然我就不做了。”白玉飞看着他微微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她心中实在还有许多话想说,但又说不出口。
  柳瑜忙向白玉飞道:“玉姐!终南山这么大,我们怎么找呢?”
  白玉飞沉默了一下。一拉柳瑜道:“我们回去吧!去跟踪杨浩他们,那一定可以知道他们的地点。”
  柳瑜一听,想道:“这也是一个办法,但不知谁和谁要决战,去的时候会不会去迟了呢?”但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再好的办法了,两人就回身走去。
  这次两人走向上山的路,奇怪的是沿途毫无人踪。一直走到山顶,只见上面堆了一些石块,但人竟完全撤走了,两人不由大惊,忖道:“杨浩他们行动怎么这么快,刹时间竟能将山上人全数撤走。”
  但他们不知山上刚才也不过有十几个人,最小也是头目以上,撤起来自然快。
  两人一见人已走去,连忙回身奔去,天已渐渐暗下,突然白玉飞一拦柳瑜,蹲下身去,伏在地上听了听,指向右方道:“那边有马蹄声,我们快去看一看。”
  两人向右方奔去,转眼奔上一个山头,向下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是五岳帮和龙蛇帮正已对阵,马上就要开始决战。
  龙蛇帮中人全是武士,一半手持龙盾,一半手持蛇矛,正列阵五岳帮也全是骑士,全身红色,看上去也颇为壮观,但是气势比起龙蛇帮来还要稍逊一着了。
  柳瑜看了心中大惊,他不知“银蛇帮”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使得双方的关系恶化到这种程度。
  他正在想,“龙蛇帮”中突然升起一支火箭,在空中“啪”的一声炸开,龙盾蛇矛齐举,向“五岳帮”中人马冲了过去。
  五岳帮一声令下,全部拔刀在手,迎了上去,谷中响起了一片马蹄声,刹时间,双方已接触上了。
  龙蛇帮的龙盾蛇矛阵势一变,左右是盾,蛇矛在中,直如秋风扫落叶般横扫过去,“五岳帮”简直无法抵挡,一声口哨,“五岳帮”中人马全部向左右退去。
  这时柳瑜才看清楚,见“五岳帮”帮主戴南星一人和一些人马站着没有动,金银双魔在谷中一个小坡上。
  “龙蛇帮”中人好似得胜太易,敌军全退反而好像不知怎么办好,金银双魔将手一挥,身旁火箭冲起,在半空中炸开。
  “龙蛇帮”中人见了大叫一声,队转横列,直向五岳朝元戴南星冲去。
  柳瑜一见,心知要糟,五岳帮未败先退,定有阴谋,金银双魔贪功急进,定要吃亏。
  “龙蛇帮”中人冲到戴南星前不足五尺,戴南星等人依然不动,轰的一声,已有十几匹马落入陷阱,原来戴南星早已在身前挖了一个很长的陷阱,故意自己站在那里诱敌,金银双魔贪功急进,果然上当。
  跟着后面的马匹也收不着脚,一下子落下去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人马,金银双魔不由大惊,一挥手两支火箭同时升起,“龙蛇帮”人马迅速地向后退。
  但“五岳帮”中一声口哨,四外红影纷纷,又向中央逼去。
  “龙蛇帮”这一受挫,军心已散,无法再战,后方火箭连连升起,龙盾蛇矛相连急绕,围成圆阵,蛇矛后退,先求无过,待机还攻。
  “五岳帮”人马,此时都如生龙活虎一般,手中均已换为长枪,围着圆阵紧攻,但对方盾沉力大,想攻入根本毫无办法。
  又是一声口哨,“五岳帮”人马全数后退,“龙蛇帮”中人马也刚想退后,“五岳帮”后射出一阵石子,每个有拳大,如雨点般落下。
  龙盾忙举,急挡来石,约有半盏茶的工夫,石雨顿停,马队又出,又向“龙蛇阵”中攻到。这次“龙蛇阵”经一次石雨,守势顿弱,后方火箭又起,连爆两声,龙盾一展,蛇矛刺出,还攻了过去,“五岳帮”口哨声又起,马队又退。
  刚一退回,几声马嘶,十几匹马,拖了一株合抱巨树,向“龙蛇阵”撞去,“龙蛇阵”已至强弩之末,缺口顿开,红衣骑士也跟着攻了进去,马嘶之声和惨叫之声不绝于耳,顿时成了混战的局面。
  金银双魔铁青着脸,见自己的人马一一倒下,一挥手,身旁二十骑最精锐的武士也冲了进去,双方顿时拉平,跟着两人骑着马冲向戴南星而去。
  已到戴南星身旁,双方说了一阵话,同时口哨和火箭发出,双方罢兵休战。
  谷中马队退回,柳瑜正想下去,见四外白影闪动,心中大惊,再一回头,心中更是大惊,原来金银双魔马上就要和五岳帮决斗,而五岳帮出来的是天山三女的那三个弟子,石云仪、于玉英和郑玉珊,连戴馨也站在一边。
  柳瑜连忙一拉白玉飞,身形腾起,向谷中落去。谷中诸人见了不由大惊,一齐停手,三女见了不由惊叫道:“是柳瑜!”不由一阵歉疚之心油然而起。
  双魔不知柳瑜是谁,哼了一声,就要上前质问。
  柳瑜一落地忙道:“你们双方不要再打了,现在‘银蛇帮’已在四周布下了伏兵,准备坐收渔人之利。”
  双方一听“银蛇帮”,心中不由大惊,齐声道:“银蛇帮”?显然对“银蛇帮”的出现感到惊异和疑惑。
  此时白玉飞也落到柳瑜身旁,同时四周山坡上一连的响出口哨声,火把齐举,山谷四周现出点点火光,人影齐出,山上布满了身穿白衣的银蛇帮帮众,一个个弯弓,上面搭着的竟是火箭。谷中诸人一见心中不由大骇。
  山上一声帮主驾到,立刻飘出了一条白色身影,身穿白袍,面上蒙着一个白色面具,腰挂长剑,身上绣着一条银蛇,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但山下除了柳瑜,大家心中都大吃一惊,失踪五十年的“银蛇剑客”,想不到今天竟然出现在这里,而声势之盛,似较往年尤甚。
  “银蛇剑客”口唇微动,杨浩连忙凑了上去,接着纵身下山,向众人叫道:“帮主有令,五岳帮帮主戴南星及龙蛇帮帮主古羽、古翼速令手下帮众弃械投降,否则一律格杀!”
  戴南星及古羽古翼三人脸色不由变得非常难看,他们虽然震于“银蛇剑客”之名,但究竟并没有正式接触过,自己又是一帮之主,哪里受过这种气,虽然对方在形势上已占优势,但决不能低这一口气。
  刹时间谷中空气变成紧张万分,柳瑜沉吟了一下,走向金银双魔道:“在下柳瑜,是无相神僧之徒……”
  金银双魔一听不由齐声道:“无相神僧之徒!”
  柳瑜缓缓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强敌压境,五岳帮和龙蛇帮均已因刚才激战,中了敌人之计,现在如果不投降,只有两帮先联合,至于两帮今日之事我希望能日后再解决,不知两位前辈对在下这一建议是否能俯允?”
  这时戴南星也策马过来,向金银双魔道:“两位古兄,今日之事我戴南星日后一定要查明,但据敝帮堂主人说,那玉符是送给了柳小侠。”说着又转向柳瑜道:“敝帮徐堂主赠送小侠的玉符不知今落何方?”
  柳瑜一呆道:“我已经转送给我义妹韦兰了。”接着又补充道:“那韦兰是前辈师弟韦奇的女儿。”
  三人一听不由齐声啊了一声,双魔知道自己是误会了,中了 “银蛇帮”的计了,向柳瑜道:“好!我们今天就算答应了你,和五岳帮合作一次。”
  接着一挥手,一支火箭升空,爆开,口哨也跟着响起,四外马队又向这边集合起来,龙盾蛇矛圈起“龙蛇阵”,其余之人都在中间。
  山上“银蛇剑客”一见,右手一举,口哨声响,火箭纵横,射向谷中诸人。
  谷中诸人连忙将圈子缩小,幸好有金龙盾在外挡着,但圈中人太多,圈子无法再缩小,还是有些火箭射入,但圈中人多,又大半用枪,很容易就将火箭拨开了。
  突然山上口哨声转疾,弓箭手将弓举向天,火箭一支支均落向圈中,圈中诸人就开始忙乱起来了。
  柳瑜一见势头不对,自地上拾起了一支长枪,向诸人道:“我先去试试,你们趁我上去时找机会突围。”
  白玉飞忙道:“瑜弟!”
  柳瑜低声向她道:“你在下面,我去就来!”白玉飞听了,看了他一下道:“那我和你一齐去!”
  柳瑜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你最好是不要去!”
  白玉飞知自己去有害无益,但又不好阻止柳瑜不去,又知道“银蛇剑客”的名头,不由解下流星宝剑,用颤抖的声音向柳瑜道:“瑜弟!你剑已断,这剑你拿去用,你要好好保重,小心对付‘银蛇剑客’。”
  说时已眼泪夺眶而出,连忙别转了头去。
  柳瑜心中一酸,抚着白玉飞肩头低声道:“玉姐,你不要太担心了,我并不怕什么‘银蛇剑客’,我马上就可以和你再见面了。”
  说着向诸人一拱手道:“晚辈就先走一步了。”说着两脚微蹬地面,那身形飞起,立即射向山头。
  谷中诸人不由心中一阵惭愧之感油然而生,他们之中没有一人有柳瑜这种胆量,更没有他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甚至于连白玉飞都赶不上。
  柳瑜身形一起,竟向“银蛇剑客”立身之处扑去。“银蛇剑客”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惊异的眼光。
  他有生以来只有人对他害怕,只有见了他就逃的人,除了五十年前那一次,而眼前这少年竟有这么大的胆量,竟来向自己挑战,不由手一挥,弓箭手连忙停止射箭。
  柳瑜上了山头,从容走至“银蛇剑客”身旁,一躬身道:“在下柳瑜,特前来拜见老前辈。”
  “银蛇剑客”沉声道:“你是来找我比斗的吗?”
  柳瑜微微一笑,摇摇头答道:“不是的,晚辈来请前辈放一放手,不必为了一点小事,而致将无数人至于死地。”
  “银蛇剑客”心中奇道,居然还有人能在自己面前这么神态自若,不由微哼一声道:“一点小事,只要你能接得下我百招我不但放你们走,而且永不踏足中原。”
  柳瑜沉吟了一下道:“我想最好能不直接打斗,我们比一比好了。”
  银蛇剑客哼了一声道:“你怕我杀了你吗?”
  柳瑜对银蛇剑客的根底根本不知道,不由一怔道:“我为什么要怕你杀了我呢?”
  银蛇剑客也不由一怔,又哼了一声道:“既然你不怕,我们就斗一次吧!”
  柳瑜只好说道:“那么晚辈只好奉陪了,还希望前辈能够指教一二。”说着就抽出了流星宝剑。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七章 泰山遭遇
上一篇:
第五章 孤城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