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北海较量
2020-06-18 11:33:59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第二天,大家都没有进入佛光岛,那少女也没有出现过。
  大家都不知道那少女竟有什么方法,在冰天雪地的佛光岛上,能躲得稳稳当当的,不但不被发现,而且还能不要外面的接济。
  又过了一天,戴南星的伤势已是大好,众人准备来一次总攻击,除了石云留下,带着丐帮弟子守住桥口之外,连戴南星和金银双魔都一齐进入佛光岛。
  众人正计划好,准备动身进入佛光岛,倏地一声轻笑,那少女又已在桥头出现,戴南星虽然上次伤在那少女手下,心中犹有余悸,但此时一见到那少女,愤怒之心油然而生,双目怒视着那少女。
  那少女在一阵轻笑声中,身形自桥上飘落地面。
  石云一见,连忙挥出墨玉杖,丐帮弟子立时迅速地布起了“匕首阵”,拦住了那少女的退路。
  谁知,那少女连头都不回,对匕首阵连正眼都不看一看,身形只是带着一阵轻笑,向众人逼近。
  三女一齐抽出长剑,金银双魔也掣起了龙盾蛇矛,虎视眈眈地看着那少女。
  那少女身形飘至众人身前一丈开外,身形一停,就站在那里,眼睛向她面前诸人扫了一眼,最后眼光竟落在柳瑜身上,口中轻笑一声,向柳瑜问道:“你师父是谁?”
  柳瑜不知道那少女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心想如果她是善意的,我倒不妨告诉她,或者可以……
  此时,那少女又催促:“你怎么不说呢?”
  白玉飞在旁一见那少女心中就怒气上升,这下又见她紧着追问柳瑜的师承,不由益怒,鼻中轻哼一声,向那少女叱道:“你有什么资格问!”
  那少女咯咯一笑,转头向白玉飞道:“你说我有什么资格问吗?”口中说着,右手同时伸出,弹向白玉飞“眉心穴”。
  柳瑜想不到那少女竟如此阴狠,一面笑着说话,一面就要置白玉飞于死地,心地真是恶毒到了极点了。
  白玉飞更想不到那少女这样就出手,心中不禁一颤,双脚一蹬地面,就向后迅速窜出三尺余远。
  那少女又轻笑一声,右手易指为抓,身形向前逼去,五指向白玉飞面门抓去。
  白玉飞双脚刚一落地,见那少女又已逼进,心中大吃一惊,连忙右手翻起,抓向那少女右手腕脉门。
  那少女毫不理会,五指仍然抓了下去,白玉飞右手一抓中,谁知,竟似手抓游鱼,用力不得。
  柳瑜见状,知白玉飞已再也无法躲过,两脚一起,右手平出,又用出了“擒龙锁凤”之一招,扣向那少女手腕。
  那少女眼睛一瞥,见是柳瑜,心中也不由微微有些吃惊,但心想你一定能扣得住我吗?心中对柳瑜大大不服,想和柳瑜硬拼一下。
  柳瑜右手一反,扣住那少女手腕脉门,轻吸一口气,运气五指,五指一紧,那少女不由嘤了一声,右手已被紧扣,不能再动。
  她心中暗惊,只觉得右手痛彻心肺,但她还是口中轻笑了一声,左手反起,迅速拍向柳瑜胸前。
  柳瑜不得已只有右手一松,闪过那少女左掌,右手手肘跟着后撞,撞向那少女背心“灵台穴”。
  那少女右手反出,指向柳瑜“肩井穴”。
  两人同时身形分开,返身,又面对着面。
  石云仪不耐寂寞,雪耻心切,剑尖一举,于玉英和郑玉珊二人同时出剑,同时刺向少女背心。
  那少女咯咯一笑,反手捞向二女长剑。
  石云仪轻叱一声,二女长剑同时一侧,削向那少女手腕,石云仪身形一起,一招“剑气横空”,出剑扫向那少女颈间。
  戴南星在旁,心知仅凭三女,恐怕自保尚不足,取胜那更不用谈了,此时,一见三女一齐向那少女攻去,心中不由佩服三女的胆量,右手一起,拔出自己所用长剑,一招“白虹贯日”,也向那少女攻去。
  那少女又是一声轻笑,身形连闪。四人只觉眼前白影晃动,就已经失去那少女踪影了,四人一齐大惊,同时右手一带,长剑均向自己身后扫去。
  那少女又一晃身,闪回原来地方,双掌同时拍出,如乱雪飞舞一般地向四人前胸拍去,声势惊人!
  金银双魔在场外,心知不好,一掣兵器,两人同时身形一起,向那少女逼去。
  那少女究竟还是惹不起金银双魔的重兵器,只好一收双手,身形腾起,身在半空,右手一挥,抽出一柄短剑,反身圈向六人。
  三女和戴南星一齐失招,这下一见那少女又反攻了过来,四人立即一齐伸出长剑向那柄断剑格去。
  金魔长啸一声,左手一挥,示意四人攻了上去,身形同时腾起,右手金龙盾一举,迎向那少女宝剑。
  银魔同时拔身而起,右手银蛇矛横扫而出,扫向那少女。
  那少女身在空中,一转身,身形又起,闪电般冲向银魔古翼,手中短剑推出,向银魔手指削去。
  三女和戴南星招式一变,四剑齐出,刺向那少女身前“华盖” “璇玑”、“期门”、“天地”四大穴道。
  那少女反身抛出右手短剑,射向石云仪胸前,身形跟着向下飘落,如枯叶一般,在半空中一飘一荡的。
  但四外向他攻至的兵器都在毫厘之差间,擦身而过,而她竟安然飘身落地。
  石云仪想不到那少女竟会出剑攻她,急忙一收右手,剑身反叩那少女的那柄短剑。
  只听“当”的一声,那少女的那柄短剑被震飞起,石云仪右手也握不牢手中长剑了,只有一松手,长剑就落向地面。
  众人都想不到那少女一抛之力,竟然有这么大,但就不明白她并没有将剑出手的必要,但她为什么将手中短剑抛出呢?
  那少女身形一落地,一声轻笑,就追向石云仪,双掌一出,如纷纷白雪,袭向石云仪,她是决心将石云仪收拾了再说。
  石云仪一完,三女无形中就全部瓦解,再也用不着她去各个击破了。
  其他五人一见,这才知道那少女抛剑的目的,原来她的目的就是先将石云仪手中长剑击飞,以免碍手碍脚的,五人同时立起身形,扑向那少女而去。
  但为时已迟,石云仪双脚刚一接触到地面,那少女双掌已至,于是,只有一伸双手,硬接了上去。
  四掌一接,石云仪双手好似触电,倏地一麻,接着全身也跟着颤动,一声也没发就倒在地上。
  五人已至,那少女一声轻笑,微闪即过。
  于玉英及郑玉珊慌忙奔至石云仪身前。
  石云仪只动了一动,就死了过去。她是中了北海神女的独门雪花掌。
  于玉英和郑玉珊与石云仪相处十几年,处处承石云仪的照顾,这下,石云仪竟如此就死在那少女手中,她两人正是欲哭无泪,呆在那里竟不知如何是好。
  那少女还站在一旁轻笑不绝。
  柳瑜身形一动,就至石云仪身旁,见石云仪竟已死去,心中也不由一呆,又见那少女在一旁笑,心中一凉,世上竟有如此没有人性的人,面带微笑而杀人,杀人之后还好似没有事一般,真恐怕连禽兽都不如。
  二女缓缓抬起了头,一眼望见那少女,心中一醒,提起宝剑,疯狂般一齐就向那少女攻去了。
  那少女一声轻笑,右手伸出,“当当”两声,二女手中长剑就脱手而飞。
  跟着左手又拍向于玉英、郑玉珊二女前胸。
  金银双魔一见那少女如此狠辣,心中大怒,同时大吼一声,二人一左一右又向那少女夹攻过去。
  戴南星也如梦初醒,见二女又已入险境,脑中不由他多加思考,长剑一挥,脱手而出,就射向那少女。
  于玉英和郑玉珊长剑脱手,立意拼命,心中更无顾忌,二人四掌推出,不接来势,反拍那少女胸部。
  那少女猝遇四面八方的攻击,知这一下还不能得手,身形一动就让了开去。
  金银双魔身形一动跟踪而至,金魔金龙盾拦向那少女身前,银魔银蛇矛刺去,从金龙盾上方刺向那少女喉部,丈二蛇矛,挟着一股劲风刺那少女。
  戴南星一手掷出长剑,那少女一躲开,他就如影随身的,欺身而入,右手五指拂向那少女手腕脉门。
  那少女心中也不敢大意,她也实在感到金银双魔用如此沉重的兵器对她是非常不便,她一侧身形,让过了银蛇矛,一反手,想顺势反扣住戴南星手腕脉门。
  但金魔的金龙盾已逼至,不得已之下,只有放弃扣住戴南星的计划,身形飘动,闪过了金龙盾。
  于玉英、郑玉珊二人虽然刚才已是濒临死境,幸亏戴南星及金银双魔的及时救助才免于死,但她俩哪里甘心,见那少女突然退去,三人略为一呆,这下那少女又追了上来,二人四掌又拍向那少女身前。
  那少女见状连连发出笑声,双手顺势推出,向二女手掌拍去。
  柳瑜在旁一见,知这下于玉英、郑玉珊二人也非丧命不可,心中暗怒眼前这少女的狠辣,身形一动,用出“浮光掠影”的轻功,插身进入二女和那少女三人中间,双掌一起,一招“龙飞凤舞”。
  他竟把“凤凰秘笈”中的剑招比成掌式而用,双掌绵绵地向前拍出,不但向那少女双掌迎去,而且还反袭那少女前胸。
  那少女一见柳瑜又出怪招,只觉眼前一片掌影,茫茫地向自己袭来,一时不知怎么抵挡,只得身形退后,躲了开去。
  柳瑜一收掌式,停在那儿,看着那少女的身法,心知除了自己,自己这边诸人即使一齐联合起来也未必是眼前这少女的对手。
  可惜的是眼前这少女心地竟是如此狠毒,自己一向认为人性本善,如魏虎银蛇剑客之辈,最后还是能弃恶向善,但眼前这少女行事毫无善念,杀人不眨眼,毫无人性。
  那少女心中诧异为什么柳瑜不趁胜追击呢?她身形略一停,心想我管他的,我先杀一个是一个,身形一动,又向于玉英、郑玉珊逼去。
  她心中早已打算先毁去三女,一环一环地解,现在石云仪已死,三女仅存二女,更为形单势孤,正好趁此机会将她们二人毁去,再一环一环地解。
  她身形刚一动,金银双魔也跟着起身逼近,金魔在她身前,银蛇矛向她后方扫至。
  她心中暗怒,轻笑一声,右手一反,食指弹向银蛇矛矛端,“当”的一声,银蛇矛这么沉重的兵器居然也被她一指之力,弹向门外。
  金龙盾已压至,她右手一按金龙盾盾面,身形一起,反袭银魔古翼。
  戴南星随后追至,一把抓向她后心,二女也追了上来,分别向他左右肩胛抓至。
  那少女被逼无法,只有一转身形,右手反挥而出,拂向三人手腕。
  银魔古翼一见那少女返过身去,正是大好机会,连忙左手疾出,二指一并,点向那少女“脑门穴”。
  那少女老是前后受敌,几次不能得手,心中怒极,口中咯咯连笑,身形一晃,闪过银魔来势,双掌就向三人迎去,准备以全力对付三人。
  戴南星知那少女双掌是碰不得了,连忙一矮身形,双手微收,躲了过去。
  于玉英和郑玉珊也知不能碰那少女双掌,但心中积压着一股非常愤怒,又不愿白白地就这样收回双手,而且对方也不见得就随便让你们收回双手便罢。
  两人一声轻叱,身形互换,掌影交错,反迎了上去。
  二掌一接,二人身形连退三步,站在当地,转眼就向地上倒去。
  众人大惊,一齐跑上前去,见于玉英和郑玉珊二人又已死去。
  戴馨在旁泪流满面,她平时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和她表妹郑玉珊在一起,后来和三女在一起,现在瞬间,三女竟然先后死去,心中不由大恸。
  那少女在一旁轻笑着,她并不是不知道她自己武功不如柳瑜但她竟然如此大胆,第一是她还有事要做,第二是因为她知道她自己毫无危险,在她身旁,有人在保护着她。
  戴馨突然站起身来,一抡手上宝剑,就向那少女砍去。
  众人一声惊叫,心想戴馨这一下一定是自找死路了,但奇怪的是那少女竟然并不反击,只是微微一晃身形,躲了过去。
  戴馨一剑不中,反手刷!刷!刷!
  但都被那少女轻轻地闪过了。
  连砍三剑。
  金银双魔在旁一见,也是怒气冲天,二人身形一动,又合攻了上去。
  龙盾蛇矛同时攻出。
  那少女咯咯一笑,身形一闪,右手一抓,竟抓住了银魔古翼的银蛇矛,用力一拖,银魔古翼身形向前踉跄了几步,银蛇矛已是脱手被夺了过去。
  那少女用手一拗,竟拗不断银蛇矛,轻笑一声,右手一挥,银蛇矛就被抛上天空,跟着一转身,不向佛光岛,反向外奔去。
  戴馨和金银双魔急怒交加,随手牵过身旁马匹,上了马就向那少女追去。
  戴南星一见,连忙也牵过一匹马上马追去。
  此时!天上雪花粉粉飘下,北风也呼呼地刮了起来。
  柳瑜一见,心中恐怕那少女另有计谋,心中不大放心,交待白玉飞、唐子谅二人几句话之后,连忙用起凤凰秘笈中“浮光掠影”的轻功身法,向四人身后追去。
  白雪飘处,视界模糊。
  那少女在前面奔着,四人在后紧追。
  柳瑜心中暗急道:“莫要中了她的计谋才好,她对这附近的地理知道得比我们清楚,前面白雪纷飞,只看得见她身后的背影,万一追不到她,那我们几人不就要迷途了吗?
  他一提气,身形如箭脱弦般地追上了前面四人,见四人均俯身马背上,向那少女的背影追着,戴馨一人在前,戴南星在最后,其间相差约有一丈五、六。
  戴南星伏在马背上不时仰起身来叫着戴馨的名字,但均被马蹄声所盖没了。
  柳瑜连忙上前问道:“戴帮主有什么事要通知戴姑娘吗?”
  戴南星一回头,见是柳瑜,心中大喜道:“原来柳小侠也追来了那真是好极了!”他自柳瑜那次替他疗伤之后,心中就对柳瑜感激非常,戴馨也同时向他悔过,说她以前说柳瑜不好完全是为了嫉妒柳瑜所致,请戴南星能原谅她!
  戴南星听了心中不由大为惭愧,他回想一下,自己对柳瑜印象不好的原因,其中也不无嫉妒柳瑜的成就的因素在内,因此对柳瑜的态度为之大为转变。
  现在见柳瑜也来了,心中大为放心,认为柳瑜既然已经来了,戴馨大概不会有问题了,也不用怕那少女了。
  他双脚一叩马腹,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忽然,那少女身形连动,竟在满天的雪花中,隐身不见。
  柳瑜见状,不由四下张望,追寻那少女到底是到哪儿去了的,其余四人不知如何是好,不知向那一个方向追去,就一齐停了下来。
  柳瑜用起了“浮光掠影”轻功身法,立即风也似的向刚才那少女身形消失的那一片地方追去。
  左顾右盼,竟再也找不到那少女了,那少女竟趁他和戴南星说话,没有注意的时候,瞒过戴馨、金银双魔,自满天雪花中遁去了。
  柳瑜绕了一个圈,没有发现那少女的踪迹,只有废然而返。
  四人见柳瑜已返身回来,戴馨不由急问道:“她呢?”
  柳瑜微微摇了摇头道:“不见了!”
  戴馨双脚一叩马腹,又向前冲去。
  戴南星忙叫道:“馨儿,回来吧!”
  戴馨返回身来,眼中带着泪水向戴南星道:“珊妹她们……”说着不由自主地倒身在戴南星怀中痛哭起来。
  戴南星也已泪水满眶,轻轻地拍了拍戴馨的背,微微叹了口气道:“馨儿!人生在世!生死由命,你珊妹她们这次被那少女打死,你也不必再如此悲伤了,你应该将来练武功再替她们报仇才对!”
  戴馨站起身来,一擦脸上泪水,仰头向戴南星问道:“北海神女武功这么高,我怎么才能报仇呢?”
  金银双魔本来非常讨厌戴馨,此刻见她如此悲伤,心中也不由对她同情起来,低下头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戴南星听了戴馨的问话,不由仰起头来,看着在天空中飞舞着的雪花,似乎正在想着一个问题。
  过了半晌他才低下头来,微微叹了口气道:“那少女我想她不是北海神女,可能是她徒弟之辈的。”
  说着看了看戴馨,又接着道:“馨儿,你也不必灰心,江湖之中的奇人异士正多着呢,北海神女的武功不一定是最高的,如果你一定要替你珊妹妹她们报仇的话……”
  说到这里他不由停了下来,似乎又不愿再讲下去。
  金银双魔心中不由大奇,心想难道还有人武功比北海神女还要高吗?自己有些长辈自认为他们武功是很高了,但五十年前竟全部死在北海神女之手,除此之外,自己并不知道还有哪些高手了。
  柳瑜倾听着戴南星的话,心想竟有比北海神女武功还要高的人吗?自己初入江湖时,认为号称二十年前江湖六大高手的武功是最高了,自己比起他们来似乎还技高一筹。但一入江湖,开始是凤凰城继而银蛇剑客,目前是北海神女,一人的武功又比一人高,想不到还有更高的,一山还比一山高,这件事真是不假了,真正的高手是不入江湖的。
  戴馨一听,连忙问道:“爹爹!有什么办法吗?”
  戴南星转脸向柳瑜问道:“柳小侠,你认为我现在的武功怎样?”
  柳瑜沉吟了一下答道:“以戴帮主目前的武功而论,入世有余,意思说戴南星的武功和江湖上一般武师比起来是算得上杰出高手,但比起一些江湖隐士来,又要差了一筹了。
  戴南星低叹一声道:“柳小侠说得很对。”
  接着他又反身向戴馨问道:“馨儿!你知道我的武功是跟谁学的吗?”戴馨茫然道:“不是自师祖那儿学到的吗?”
  金银双魔也不由心中暗奇,不知戴南星这话是什么意思。
  戴南星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这身武功是从一位世外高人那儿所学到的,但我只跟了他一年!”
  众人不由心中想道:“这人到底是谁呢?戴南星只跟了他一年,就学了这么高的武功,那这人不是简直成了神仙了吗?”
  戴馨急问道:“这人是谁呢?”
  戴南星仰起脸来看着天空中的雪花,摇了摇头道:“我已经对他发过誓,这一生除了能碰见他,不然绝对不许再提起他的名字!”
  柳瑜心中不由暗奇道:“照他这口气好像他和韦奇并不是一位师父,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心中想着,口中不由问道:“戴帮主不是和我义父是同一个师父吗?”
  戴南星哼了一声道:“韦奇的师父?”又哼了一声道:“我才不配做他的徒弟呢!”
  柳瑜心中大奇,他想,怎么搞的,戴南星好像对韦奇的师父非常不满意,难道其中有别的原因吗?
  戴南星接着又叹了口气道:“我和韦师弟本是同一师父,我和他两人是拜在铁笔陆宣门下,但陆宣说我不宜学武,只教了一些粗浅的功夫,其余的并不教我,虽然他对我非常之好,家中出了几次事,都是承他帮忙渡过,但见他对韦师弟教得那么认真,心中因此非常不满,在一个晚上,我留了一个字条,我就一个人走了。”
  柳瑜听到这里才知道戴南星一直对韦奇不太满意的原因,心想这也不能怪陆宣的不对,就戴南星这种性格来说,稍微谨慎一点的人,都不会把自己的武功随意就传给了他的。
  戴馨听着急问道:“后来是不是碰到了真正的师父了!”
  戴南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我并没有拜他为师,何况他也不许我叫他做师父的!”
  戴馨又问道:“那他为什么要传你武功呢?”
  戴南星想了一下道:“我离开陆宣以后,我就到各地去寻访名师,但江湖上竟没有一个真正名符其实的,就凭我那时武功就有许多江湖上武师败在我手下,结果我心灰意懒,想要出去当一名和尚,但此时,我遇到了传我武技的那人!”
  戴馨又问道:“那人是一个和尚吗?”
  戴南星缓缓点了点头,答道:“那人是一位出家高僧,我正好找到他,要他替我剃度为僧,但他只微笑地对我说道:“我看檀樾并非佛门中人。”
  我那时心中大愤,怒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佛门中人?”
  他微笑地对我说道:“我看贤檀樾火气太盛,不宜为佛门中人。”
  我心中大怒,心想这和尚真岂有此理,我不宜为佛门中人,你就宜为佛门中人,我火气太盛,我倒要看看你火气盛不盛,当时上前一步,一个巴掌就打在他脸上。
  他双目紧闭,满面微笑,连理都不理我。
  我心中更气,那时还没有想到平常就是一个大个儿,我一巴掌也可以打得他仆出三四尺远,这下怎么打在一个老和尚脸上,不但他一动也不动,而且面上也夷然无损。
  我拔了佩剑,一剑就向他脖子砍去,但一剑砍下,他仍然是毫无伤损,我这下才知道遇到了异人,连忙弃剑下跪,请他收我做徒弟。
  他睁开双眼叹了口气道:“罪孽,罪孽,又使我多增加了一年俗债。他就叫我起身,告诉我以后任性的习惯必须改去,不然他就不教我武功了,他又说我只要学武的,他只教我武功,但不许我称他为师父。从此我就跟着他了。
  “一年之后,偶然我和一个武师争吵,出手时,将那武师打成重伤,并因伤重而死,回到他那儿时,他却早已知道,留下了一张纸条就飘然而去了。”
  他这一番话说出,柳瑜听了也不由为之动容,心想那和尚如真像戴南星所说的一般,能够刀枪不入,那岂不是已修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了吗?
  戴馨听完不由问道:“爹!这和珊妹妹的被那少女所杀有什么关系呢?
  戴南星叹了口气道:“他留下来的那张纸条除了交待我一番话外,还另外替我介绍了一位师父,并且有一封介绍信留下,但我那时心中想法不同,不愿意到他介绍的那师父的门下去。现在事隔三十年,不知他那朋友是否还在世,如果在的话,岂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
  戴馨听了心中不由大喜问道:“爹!他是介绍谁呢?”
  戴南星看了看天空,雪下得更大了,口中道:“我们赶快回去再说吧!”
  柳瑜心念一动,想那少女究竟到哪里去了,不要是又转了回去偷袭自己人吧,如果她折了回去,自己五人在此,白玉飞她们抵挡不住那怎么办呢?
  想着忙向四人道:“我们不会中了她的计吧!”
  四人一听,心中ー醒,不由得一齐呀了一声,一拉马缰,带过马头,回过身来,就往回路奔去。
  柳瑜也用起了“浮光掠影”的轻功身法,在后直追,寻着来时马蹄印。
  走了一程,地上马蹄已被白雪盖住,再也无法看出来了,五人只有停下脚步。
  四面都是飞舞着的白雪,已经没有一个人再记得来时的路了,
  五人不由心中大急,只有照着自己五人所记得的路,五人一面走着,一面商量。
  但走了一程,照来时计算,如果走的路线是对的话,早就应该回到扎营地了,但仍然还是四面白雪飞舞,不能找出来路。
  四匹马口中不住地喘着白气,半天过去了,他们五人均有一身的内功,人没有吃到没有什么关系,但马可有些支持不住了,虽然这四匹都是良驹骏马,但是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中,奔跑了半天,不吃是有些不行了。
  柳瑜心中不知白玉飞他们怎么样了,这下又在冰天雪地中迷失了归路,心中更是着急,他一面奔跑着,一面四面张望,但四面点帐篷的影子都没有。
  忽然,他想找这么一个营地实在是不容易的,但何不先找到北海,再沿着北海找,那不就更容易了吗?
  他一停脚步,右手伸起,戴南星等四人不知何事,一齐将马停住。
  柳瑜向四人道:“我们这样东奔西跑地乱跑,也不是解决的办法,为什么我们不先找到北海再说呢?”
  四人想了一下,戴南星反问道:“先找北海,此时此地,我们连方向都不清,又怎么找北海呢?”
  柳瑜道:“我记得我们开始追那少女时是顺风而追的,各位认为对吗?
  四人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他们刚一追出时,顺风而追还是逆风而追只要稍微再想一下就知道了。
  柳瑜看了看天空飞舞的白雪道:“但我们现在是侧面对着风的!
  四人一听,恍然大悟,一齐一拉马缰,逆风向前奔去。风雪迎面吹来,五人顶风而奔,向前奔去。半盏热茶的时间一过,五人已见到了北海。
  五人心中大喜,但这下却又不知该往哪一方走好,此时,不知是在佛光岛之前,还是在佛光岛之后。
  走到海边,四面还是白雪纷纷。
  柳瑜皱起了眉头,心想北海是如此大,如果方向一走错,一个月绕不回来,四面天空中都是白雪,视线模糊,虽然他已有很好的内功,但仍然不能看远,如果方向走对,也许不出半里就可以回到扎营地。
  金银双魔对这情形自然知道得更清楚,于是双脚不住地轻叩马腹,两匹马只是不住的打着圈子。
  戴南星沉思了一下道:“我们先往北方走两个时辰,如果还不能回到营地,我们再转头向南道,我想如果两个时辰以后还不能到,那么营地一定不会在北面了,各位认为如何?”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十三章 激战神女
上一篇:
第十一章 众奔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