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枪太岁(慕容美)
2021-02-21 12:55:46   执笔人:慕容美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可怜“百毒飞刀”郑准空有一身武功,由于心里没有准备,而且双方近在咫尺,一时闪避不及,虽是奋力一闪,枪头仍然刺中了他的右边胸口,登时鲜血迸涌。
  郑准大吼一声,右掌“啪”地一声,扣住铁枪,使劲往旁推去,紧接着顿足跃退,以急怒攻心的表情大骂道:“狗娘养的,你疯了不成?”
  战太平本欲提枪再上,但看到郑准那副样子,心中可有些迷惑了。
  他想:郑准如是在云土上下毒的人,他一定有准备,自己那一枪绝无可能这样轻易得手,再加上眼看郑准那副怒火中烧的激愤模样,使他原先的判断动摇了。
  但是云土是对方提供的,烧烟的可人也是对方早就雇用的,若不是对方下的毒,又是谁呢?
  他本想弄个水落石出,但就在这时,腹痛又开始发作了,而且又有夺“门”欲出的感觉,他不愿在郑准面前出丑,又不便问郑准茅坑在哪里,一急之下,掉头往外便跑。
  “笃!”
  就在他冲过厅门的一刹那,右边门框一声轻响,赫然已钉着一把飞刀,距他右边面颊只有五寸之近。
  发出飞刀之人当然是郑准。
  战太平霍然转身,厉笑道:“姓郑的,想动手了是不是?”
  郑准脸上仍是一片盛怒,一个字一个字道:“在下的飞刀从无虚发,这一刀是告诉你,我郑准如想收拾你,你早就躺下了!”
  战太平没敢再回嘴,因为再躭搁下去的话,一定会拉到裤子里,是故他飞也似的往外跑,冲出郑宅,奔离市街,一直奔到郊外,一头窜入树林里面。
  从树林里出来时,他感觉舒爽多了,他这才明白腹痛可能不是中毒,而是自己吃坏了肚子之故,也因此对郑准生起一些歉疚,但刚才自己一枪伤了他,如今自然不好意思回去与他一起去找马良,只好自己一人去找了。
  但马良的住处只有郑准知道,刚才郑准没有说,自己到哪里去找人?
  他正在不得主意,突然腹中又一阵绞痛,接着又有要拉的感觉,便赶紫再回转树林里去……
  此后,腹痛一再的发作,也不停的拉,有几次忍痛上路,可是走没几步就又来了,他索性待在林子里,到了这天黄昏时分,一共拉了十来次,最后的两三次还带有血丝。
  “是了,我一定是中了毒没错,可是那郑准分明不是下毒的人,莫非是可人那小贱人干的好事?但她并不知我会强迫她上床,怎会事先在‘满室香’上做手脚?”
  他百思不得其解,看看日已偏西,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了,乃拄着铁枪勉强上路。
  也不知是中毒的原因或拉肚子之故,他感觉全身好像要虚脱一般,愈来愈没力气,只不过走了一里路,全身已直冒冷汗,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和浮动,他知道再走下去一定晕倒路上,只好在路边坐了下来。
  “喂!你怎么啦?”
  忽然,一个庄稼装束的青年出现在他面前,对他表示关心的发问。
  这青年肩上荷着一支扁担,头上戴着一顶草笠,模样朴实忠厚,显然是本地人。
  战太平大喜,急问道:“兄弟,这附近可有客栈?”
  那青年摇头道:“没有,要到县城里才有,那要走二十多里路。”
  战太平一听,心中沮丧极了,叹了一口气道:“真他*的倒霉……”
  “老兄生了急病?”
  “正是,腹痛如绞,半天拉了十多次,全身没一丝力气,这鬼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唉!可急死我了!”
  “舍下就在前面不远,老兄若不嫌弃,不妨到舍下过一夜。”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三枪太岁战太平就这样被青年搀扶到一间破旧的农舍里面。
  青年姓冯名顺,父母已亡,因家贫尙未娶妻,故全家只他一个,每天就到镇上干些粗活过日子。他把战太平扶上床,立刻下厨烧饭,准备招待客人。
  战太平一上躺,立刻掏出随身携带的烟具,过足了烟瘾后,精神是好了不少,但腹痛仍不断发作,这使他更为忧急,因为他知道只要是一般小毛病,云土的功效均可压制,而如今竟不能压制腹痛,这就表示自己所中的毒很不简单,搞不好可能会要了老命……
  天黑下来的时候,冯顺请他下床吃饭,他一看桌上的饭菜,心里就不痛快,暗忖道:“白天那桌酒席我没吃,现在却要吃这个!”
  他于是掏出十两银子,向冯倾笑道:“兄弟,我有个主意,这儿距市镇不太远,你拿这银子去街上买些可口的食物,顺便替我去药铺买止泻药给我服用,剩下的银子赏给你,如何?”
  冯顺一口答应,立刻出门而去。
  约莫半个时辰,冯顺带着一瓶药丸和一大包食物回来。他和冯顺一起吃了食物,服下几颗药丸,随又上床躺下,哪知过不了多久,腹部就响个不停,继而绞痛,又不得不往茅坑里跑了。
  整整一夜,他无法入眠,拉得一场胡涂,天亮的时候,他叫冯顺拿来镜子一照,自己都吓了一跳,只不过一天一夜工夫,竟然瘦了许多,眼球布满血丝,气色一片蜡黄,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
  他心头一沉,半天说不出话来。
  现在,汪璧山的买卖,谷少娥带走的那袋猫眼玉,还有那该死的马良,以及他自己十年来所建立的信誉,现在都变得不重要了。
  现在他觉得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去腹中之毒,保住自己的命。
  他先取出烟具过瘾之后,才向冯顺问道:“兄弟,你可知什么地方有医术高明的大夫?”
  冯顺道:“镇上有个大夫听说不错,不过我不敢保证。”
  “唉!我得赶快找个懂得解毒的大夫,不然只怕捱不过三天……”
  “解毒?对了,镇上有位郑爷得解毒,但他不是大夫。”
  “你说的是郑准?”
  “正是。”
  “哼,算了!”
  “怎么呢?”
  战太平没有回答,沉默了半晌,才又掏出一二十两银子,说道:“兄弟,你替我去镇上雇一辆马车,就说……”
  冯顺打断他的话道:“没有,镇上没有马车可租,不过在下倒可以找到一辆牛车,要是你愿意,我就用牛车送你去找大夫,不过……”
  他接着提出的要求使战太平大感意外,他要战太平教他武功。
  昨夜,他与战太平聊了很久,得知战太平有一身武功,他非常羡慕,自叹从小家贫没读书,又无任何技艺,若能学成武功,就不愁找不到谋生之路。
  战太平听了他的要求,心中暗笑:“你小子想学我战太平独步武林的枪法?呸!真是痴人说梦!”
  不过,他却答允了,道:“好,你快去准备牛车,我想赶快赶回家去,我家乡有个大夫懂得解毒,只要我的命保住了,立刻教你武功。”
  冯顺大喜,转身便要出门,不料就在此时,忽听屋外有个女子的声音道:“喂!有人在家么?”
  这个女子的口音,对战太平可不陌生,他一听之下,心头好像挨了一记重拳,暗暗叫苦道:“糟,我命休矣!”
  这声音,曾经和他上床亲密,为时也距今不久,当然使战太平听得出来,是出自那名虽“可人”,肌肤身段也相当“可人”,但神态、语气却对自己隐隐含有一种排斥意识,以致显得不太“可人”的可人之口。
  可人会这样迅速的寻到这样僻静破旧的农舍里来,岂不是显示出想套问学习他枪法绝学的冯顺,也非田庄子弟,身分绝不简单。
  既觉冯顺可疑,则想起冯顺拿来给自己越吃病情越重的药丸、食物,当然心中凛然生寒,更起疙瘩。
  一次又一次的,落入莫名其妙的算计之中,加上如今又已泻得脱了人形,全身疲软无力,才令战太平不由自主的脱口喊出了:“糟,我命休矣!”之语。
  可人的“可人身材”,果然从这破旧农舍门外闪了进来,她依然神态如冰的,冷冷一哼说道:“战太平,你身中奇毒,狂泻脱形,这条命儿的确是休定的了!但不知是想做个明白鬼?还是一切认命,做个胡涂鬼呢?”
  战太平道:“胡涂的路,不单在阳世不易行走,在阴间想必更是寸步难行,但如今在你们占优势的局面上,似乎没有什么谈判余地?我若想做个明白鬼,势必要付出相当高的代价……”
  冯顺的老实神态已经改了,右手搂着可人的婀娜腰肢,左手拿着战太平那杆业已无力取用的成名“铁枪”,用枪尖遥指着他,面含冷笑接道:“代便当然要有,其实也不算高,因为你人既已死去,身外均无非废物,我们想要的是你仗以练成枪法绝艺,名震江湖的‘杨门梨花枪’、‘罗家回马枪’和‘回头望月追魂枪’等三套‘枪谱图解’。”
  战太平望着冯顺,皱眉说道:“贵姓?大名?你应该不叫冯顺……”
  冯顺的右手从可人的腰肢上松了开来,指着他自己的鼻尖,得意地笑道:“好,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冯顺’不必谈了,连‘马良’都属假名,农家子弟,更乃瞎掰,我们要算是老同行呢!‘三枪太岁’固然名号响亮,我这‘玉面煞星’卫无行在‘杀手’行业中,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战太平听说“冯顺”就是“马良”,而“马良”又是“杀手”群中,以机智著称,一向只求达到目的,不择任何手段的“玉面煞星”卫无行,自然生望更绝,万念俱灰的惨笑一声道:“对,身外之物着实无足珍贵可言,但三套‘枪谱图解’,不可能被我带在身边,你们若能信得过战太平,我愿意以一套‘枪谱图解’藏处,换一个心中疑问的真实答案如何?……”
  可人不等他再往下说,便点头接道:“可以,我相信堂堂‘三枪太岁’,不至于死后赖帐,自损声名,既有三桩所疑,你就尽管问吧!我并猜得出你最大的一项疑问,就是弄不清楚在‘百毒飞刀’郑准的家中怎样会中了奇毒?”
  战太平颔首道:“这事确实费解,因一来‘鸦片’本身便是毒物,有‘以毒制毒’作用,想把其它毒物混入其中,既颇困难,也易失效。二来,我外号‘三枪太岁’,是每日烟不离口之人,只要烟泡中稍羼异味,必被我立即发觉……”
  可人妙目中突闪诡谲神光,媚笑接道:“卫无行这‘玉面煞星’向以机智驰名,而‘百毒飞刀’郑准更是个成了精的老狐狸,在他们合谋之下,哪里会被你察出破绽?他们深知‘三枪太岁’的第一根‘铁枪’不好斗,第二根‘烟枪’也门坎精,但第三根‘肉枪’,却是你最容易疏忽的致命之处。郑准和卫无形既费了心,更费了事,他们是把奇毒藏在我胸前双峰和脐下方寸之间,当时你猴急逞暴,自觉蚀骨销魂,触手柔嘉,疯狂驰骤……”
  她说得出口,战太平却有点听不入耳,废然一叹,红脸失声叫道:“可人,妳……妳……妳拿了他们多……多少酬劳?牺牲不……不嫌太大了么……”
  可人的脸上突然笼罩了一片冰霜,神色一沉答道:“钱不算多,仇不算小……”
  战太平失声道:“仇?我……我会和妳有仇……”
  可人道:“这算第几个疑问?”
  战太平道:“就算是最后一个吧!我弄清楚这桩疑问,再提出在这尘世间的最后一项要求,便可以让你们恩仇了断,大发慈悲,送我上路,去作‘阴曹杀手’。”
  可人道:“好,你既是最后一项问题,我也作综合答复。约莫在十五、六年前,你接了一笔生意,‘铁杆梨花枪’下,灭了一家汪姓武林人物的门,但苍天有眼,枪尖下竟有了漏网之鱼,有一个老人家虽中枪而未绝命,躺在成堆的尸首之下,装死幸得复苏,另外还有个小女孩藏在米缸之中,未曾被你发现……”
  战太平盯了可人一眼道:“妳就是那米缸中的女孩?”
  可人方一点头。
  战太平又道:“那藏在尸堆之下,死而复苏的老人家呢?”
  可人失笑道:“常言道:‘大雏不死,必有后福。’那老人家如今可发了财了,他就是送了你七千两银票,要你来找卫无行和郑准送死的‘密云富商’汪璧山呀!”
  直到如今,战太平才恍然大悟地摇头叹道:“唉!杀手生涯浑似梦,汪璧山真会布局,一开始就使我坠入了步步是计的层层圈套之中,雇‘杀手’去杀‘杀手’,被追杀的‘杀手’反而变成了真正的‘杀手’,委实百谲千幻,教人弄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杀谁……”
  “玉面煞星”卫无行提防时间若是拖长,容易再生突变,遂用战太平的“铁杆梨花枪”指着战太平的心窝说道:“战太平,莫要多说话,你不是还有个最后要求么?快点提出,能允则允,不能允时,卫某就用你的‘铁杆梨花枪’,立刻送你上路!”
  战太平道:“大丈夫言需有信,在未提出最后要求之前,我不妨先付一些代价,且把三套‘枪谱’中,最精妙的‘罗家回马枪’”给你吧!其余的‘梨花枪谱’和‘回头望月追魂枪谱’,则留给可人、郑准……”
  卫无行喜出望外道:“你的‘回马枪谱’居然带在身边?”
  战太平道:“那是我的成名绝艺,自然枪不离谱,谱不离枪。我‘铁枪’自距离‘枪尖’七寸开始,毎隔七寸,枪身都暗藏‘螺旋’,你一节一节慢慢旋开,到了第五节上,便可看得见藏在中空枪身之内的‘回马枪谱’……”
  卫无行起初尙怀疑战太平有甚奸诈,但依照所说,慢慢旋开“铁枪”,毫未有甚异状,并在旋到第五节上,果然看见了藏在枪身中的一卷纸儿,遂一面取这册渴慕已久的“回马枪谱”,一面问道:“战太平,你到底有何最后要求?”
  战太平看着可人答道:“这位汪可人姑娘的姿色身段相当美妙苗条,算称‘上中’,但她为了报仇确下苦心,竟把烧烟技艺练入了‘上上’境界。战某百战江湖,获号‘三枪太岁’,成名于‘第一根枪’,送命于‘第三根枪’,但临死前,所放不下的却是‘第二根枪’。常言道:‘瓦罐不离井上破,杀手难免阵前亡!’卫朋友要我命儿无妨,但可否看在同行份上,容我于临死之前,再嗜一口汪可人姑娘所烧的‘烟泡’的奇香绝味?”
  这时,卫无行已抽出“回马枪谱”,展卷看得出神,闻言随口答道:“看在这‘回马枪谱’,神妙万方,果是隋唐遗留的‘罗家’绝学份上,我可以答应,容你缓死须臾无妨,但汪姑娘方面……”
  战太平接口道:“汪姑娘应该不吝于对一个毫无抗力的垂死之人,再表现一次‘烧烟’绝艺,我也会除了那册‘回头望月追魂枪谱’以外,再送她一件更名贵的意外酬报。”
  汪可人果然取了战太平随身所带的烟具,开始准备为他烧烟,并娇笑叫道:“战太平,我们总算也有过一次露水姻缘,再烧口‘送命烟’给你抽抽,原属无妨,但你若把我当作什么贪得‘意外报酬’的大傻瓜,却就是完全错了。要知道你‘三枪太岁’的‘第一根枪’,已被‘玉面煞星’卫无行一节一节拆掉,‘第三根枪’更因中毒大泻得‘垂头丧气,疲莫能兴’……”
  战太平用手抚摸着他“三根枪”中,如今唯一还有点用处的“第二根枪”,狠命抽了两口,精神一振接道:“身外之物,既化灰尘,则所谓‘杀手必遵的原则’,我也不必守了。汪姑娘,妳既费煞苦心的欲报家仇,难道就不想知道在十五、六年前,出钱起意,雇聘我‘三枪太岁’战太平对你们‘汪家’灭门之人,究竟是哪一个么?”
  这几句话儿,着实大出汪可人的意料,使她猛吃一惊,失声问道:“杀手肯泄漏雇主?”
  战太平凄然一叹,又抽了两口奇香无比,使他大过其瘾的“鸦片烟”,望着汪可人缓缓说道:“枉死城隐隐可见,鬼门关已在眼前,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话儿会使我有所顾忌而不能说呢?难道战太平死而有灵,并悛恶不改,到了阴曹地府之中,还会再作‘杀手’?”
  注可人秀眉微挑,用眼角余光偷偷一瞥,那正对“回马枪谱”看得出神的“玉面煞星”卫无行,尽量把话音压低道:“说,你那十五、六年前的雇主是谁?看看是否与我心中所怀疑者同属一人?我答应替你再烧两个最过瘾的‘烟泡’……”
  战太平似因久泻乏力,无法施展“蚁音传声”,只得用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的近乎“喉音腹语”,低得不能再低的答道:“是‘百毒飞刀’郑准……”
  汪可人既似听见那么一点点,又不曾听得清楚,只好把头儿凑了过来,与战太平神态极其亲热的,几乎是接着腮儿,贴着脸儿问道:“你……你说什么?你的雇主是……是谁……”
  战太平或许是烟瘫过足,精神忽振,从目中闪射出萎退已久的炯炯神光,把他的“第二根枪”——“烟枪”含在口中,突然不往里吸,反而用力往外一吹。
  一股浓烟,带着一股扑鼻的刺脑香味,从枪管中飞射出来,一齐吹在汪可人的脸上。
  在别人,往人脸上吹那么一口浓烟,顶多会呛得泪涕泗流,一连狂咳。
  而战太平往他这“第二根枪”里吹出来的这口浓烟,却能杀人,因为这是他自知不免之余,有心杀人,趁人不备所提聚的一口真气,吹出来的不只是烟气,还有烟油。
  所以汪可人那一张娇媚的脸,就好像中了火炮所轰似的,立即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一对可以勾人魂、摄人魄的妙目也为之眼珠破裂,血污喷出,狂叫一声,双手捂脸,往后便倒,娇躯只一滚翻,双腿只一踢弹,就玉殒香消,一缕芳魂往枉死城报到去了。
  战太平笑了,虽然没笑出声,但一代杀手的那股子冷傲跟凛人的阴戾之气,全又显现眉宇。枉死城隐隐可见,鬼门关已在眼前,先去的是妳不是我,又是谁受了谁的“送命烟”?你们把战太平看扁了,我这令人闻之胆破魂飞的“三枪太岁”名号,岂是幸致……
  此情此景,看呆了卫无行,也眼傻了这位“玉面煞星”,他号称“煞星”,自也杀人无数,但却从来没有见过死得这么惨的。他号称“玉面”,引以为傲的是一张脸,最为珍惜的也是一张脸,又如何能忍受眼见一个人如此恐怖,这么凄惨的毁容而死。战太平话声一落,他便机伶一颤,矍然而醒,两眼厉芒暴射,望着战太平,咬牙切齿,狞声而笑道:“姓战的,你行,你真行,真没想到你在临死之前会有这一招,可人死得好冤,但是你想到没有,她是死在你这卑鄙的心计之下,可是现在在你眼前的,还有一个我!”
  战太平目中射出的两道炯炯神光,从可人的尸体上挪开,缓缓移转,落在了卫无行那一张玉面上,道:“还有一个你又怎么样?”
  卫无行狞笑道:“怎么样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话落,他两眼之中闪现凶芒,握着战太平那“第一根枪”——“铁枪”的尺余枪尖,就要往战太平的心窝揷下,可是,忽地他脸色一变,不动了。
  战太平那冷傲阴戾的笑容又在脸上浮现:“是你知道了,还是我知道了?”
  卫无行骇然厉声道:“姓战的,你……”
  战太平道:“看了你手上拿的那套枪谱,叫什么枪谱?”
  卫无行不看也知道,立即答话道:“‘回马枪谱’……”
  “对,‘回马枪谱’……”战太平道:“你可知道‘回马枪’是在什么时候用的?干什么用的么?”
  谁都知道,“回马枪”是在战敌不下,诈欺诱敌,或者是不幸落败,敌追我逃之际,突然间回马一枪,杀敌自救用的。
  卫无行脸色再变道:“姓战的,你是说……”
  战太平道:“我是说我在这套枪谱上动过手脚,宁愿备而不用。我是说你跟我一样,也中了毒,当然也会跟我落个同样的下场。卫无行,你是我用上这套枪谱的头一个,因为多少年来,从来就没有人能摸到我这第一根枪,更不要说把这套‘回马枪谱’拿到手中了,你应该引以为傲,应该感到安慰,进而含笑九泉了……”
  卫无行是个杀手,杀手当然是杀人的人,杀人的人不见得就是胆大不怕死的人。
  他惊得玉面发白,发白之余,更见狰狞,他凄厉的叫了一声,就待拼后一点力气,将手臂挥下,将那冰冷的枪尖刺进战太平那热腾腾的心窝之中。尽管明知道战太平必死,毕竟他是让战太平在他手里断的气。
  但,虽然他也是个杀手,这一点他就不如“三枪太岁”战太平,他根本无法提聚真气,那凄厉的一声叫,反倒成了他在这个人世间的最后一个声音。叫声住后,他人也倒了,就趴在床边上,就趴在战太平的脚下,不动了,没再动一下。
  战太平支撑着,吃力的仰起了身体,望着趴在床边的卫无行道:“你们一个个不该这么瞧扁我战某人,真不该,战某人临死之前何止只有一招,我号称‘三枪太岁’,枪谱也有三套,当然临死之前的伤人招也有三招,‘回头望月追魂枪’用过了,‘罗家回马枪’也用过了,还剩下最后一招‘杨门梨花枪’,我要用在该死的汪璧山跟‘百毒飞刀’郑准身上了。”

×      ×      ×

  破旧的农舍突然起火了。
  这一带地处偏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少见人迹,自然不会有人来救火,就算是最近的市镇上的人发现,赶到这儿来,也来不及了,何况最近的市镇少说也在几十里外,根本发现不了。
  所以,只有任它起火,任它烧了。
  这一带很空旷,空旷的地方往往风大,风助火势,烧得相当快,一时辰不到,农舍成了一堆灰烬,一片废墟。
  农舍是不到一个时辰就烧完了,烧完了火也就熄了。
  可是人却是在农舍烧完,连最后一点火星都没有了之后才来的。
  人,是“百毒飞刀”郑准,还有一个老头儿,老头儿福福泰泰,满面红光,一看就知道平日油水很多,日子过得不错。
  郑准的右胸挨过一枪,战太平的“第一根枪”,铁枪。
  可是现在的郑准,似乎不像个受过枪伤的人,不但没见裹伤,而且气色、精神都很好。
  他跟胖老头儿并肩站在废墟前,四道目光直盯着那片灰烬半天,胖老头儿才说了话道:“怎么回事?死的人跟活的人呢?”
  郑准又隔了半天才说道:“汪老,老实说,我不知道。”
  汪老,莫非就是那位“密云富商”汪璧山?
  那位汪老道:“怎么说,老弟台,你不知道?”
  郑准:“汪老,我是跟你一起上这儿来的,在这之前,我没离开过你半步!”
  那位注老皱了眉道:“怎么会这样,这把火会是谁放的?”
  郑准没接话,那位汪老像是自言自语,自言自语可以不必接话。
  但是那位汪老接着又是一句道:“老弟台,你有把握,姓战的绝逃不过这一劫?”
  这句话是问郑准,郑准就不能不接话了,道:“这个汪老放心,姓战的要是能逃过这一劫,这么多年的毒,我是白玩了,又怎么对得起汪老的多年花费!”
  那位汪老紧接着又是一句:“既然如此,放这把火的就是卫老弟跟我家可人姑娘了?”
  郑准显然没料到他会在这儿等着,有此一问,一想,随即点了头,他是不得不点头,道:“当然,那当然!”
  那位汪老道:“那么,战太平斩然必死无疑,他们为什历还要放这把火,还有他们两人呢?”
  郑准皱了眉,暗暗皱了眉道:“这就不知道了丨”
  那位汪老本就皱了眉,现在眉又皱了三分道:“这就麻烦了,很麻烦!”
  郑准道:“汪老,姓战的死了,仇也已经报了,这是你唯一的心愿,多少年来,你不惜花费,养着我跟卫无行,教导可人姑娘,为的也就是这……”
  那位汪老道:“话是不错,可是姓战的身上……”
  郑准道:“汪老,咱们事先说好的,姓战的一条命归你,他的三套枪谱归我跟卫无行。”
  那位汪老道:“我不稀罕枪谱,我是指我家可人姑娘……”
  郑准脸上有了笑意,截口道:“汪老,他们都是年轻人,很相配,可人姑娘也已经长大了!”
  那位汪老道:“但总不能就这么走了,不见一面,不说一声,事先也说好的,我要收回那张七千两的银票,别人不知道,你们清楚,那是我仅剩的棺材本儿了!”
  郑准道:“可是,汪老,票子在姓战的手里。”
  那位汪老道:“房子烧了,姓战的不见了!”
  郑准双目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异采道:“我明白了,汪老是怀疑他们也弄走了那张票子?”
  那位汪老一点头,真认了,道:“不错!”
  郑准又笑了,道:“不会的,汪老,就算卫无行会,可是可人姑娘……”
  那位汪老冷然道:“女儿家生心向外,什么都给了人家了,还有不帮人家的。”
  郑准微一摇头道:“我看是汪老多心……”
  那位汪老忽然抬手一指道:“是么?老弟台,你看那是什么?”
  郑准忙转眼循指望去,他看见了,那是废墟烧焦了的三根木条,一根横架,两根在一端斜斜相扭,像极了一个箭头。不细看,不多想,还真不容易发现,他当即脸色就一变。
  那位汪老手指废墟,两道目光可正盯在他脸上,道:“老弟台,那是什么意思?又是留给谁的?”
  郑准忙道:“不知道……”
  那位汪老道:“老弟台,他们知道你会上这儿来,可没想到我会跟你一起来吧!”
  郑准面现惊容道:“汪老……”
  他脸上的惊容突然凝住,然后他瞪大了眼,叫出了声道:“你……”
  那位注老的一只手,已经齐腕没入了郑准的左腰,他一双目光紧盯着郑准,充满了愤怒道:“你们想吃我,一点都不给我留!”
  郑准的脸由胀红转白,眼珠突出,双唇发抖,想说什么,没说出来,身子往一边倒去。
  那位汪老的手趁势一抽,郑准倒了下去,一股血箭从腰间喷出老远。
  就在这时候,那位汪老忽地机伶一颤,身躯一缩,也瞪大了眼,一声惊叫冲口而出道:“天,你早在我体内下了毒……”
  “毒”字出口,人已倒了下去,接着,七窍出血,不动了。
  也就在这时候,废墟里缓缓站起了个人,是战太平,前后没多久工夫,他现在已经更不成人形,不象样了,看上去简直可怕。
  只听他喃喃说道:“一条命换四条,划得来了,可是你们看清楚了,姓战的断气在自己手里!”
  话落,一缕鲜血顺嘴角流下,人又缓缓倒了下去,倒在了废墟里,看不见了。

相关热词搜索:杀手列传

下一篇:不死姮娥(独孤红)
上一篇:
缘起和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