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下的屠刀(卧龙生)
2021-02-21 13:19:16   执笔人:卧龙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话声来自数丈外的黑暗中。
  华大山三人面色一变,同时循声望去,跃约看见七、八丈外站着一个黑衣人,三人的面色一齐沉了下来,华大山开口冷冷地道:“阁下是谁?”
  那黑衣人答道:“我说出我的姓名,三位也不认识。”
  华大山移步向他走过来,一面冷笑道:“你不说,我们怎知你是大混混?”
  那黑衣人道:“别过来,先听我一言。”
  华大山停住脚步道:“说!”
  那黑衣人语气没有敌意,轻笑一声道:“我不是什么大混混小混混,刚才说的只是一句戏言。”
  话声微顿,继道:“不过我找你们已经找了很久了,好不容易从你们一位亲戚的口中得知你们三位可能隐居在开封府。这开封府可真大,我花了整整一个月才找到你们,也一直到今天晚上才确定你们三位就是我要找的人。”
  华大山道:“你知道我们是谁?”
  那黑衣人道:“当然知道。”
  华大山道:“找我们三人干嘛?”
  那黑衣人道:“有事相商。”
  华大山道:“何事?”
  那黑衣人道:“何必明知故问。”
  华大山道:“我告诉你,我们早已洗手不干了。”
  那黑衣人道:“是的,这个我听说过,不过这件事只有你们三位才有能力完成,所以我只好来找你们,希望三位不要拒绝。”
  华大山道:“好,你说说看。”
  那黑衣人道:“我先说代价,我愿意付出比你们以前拿过的最高酬劳更高的酬劳。”
  华大山道:“你知道我以前拿过的一笔最高的酬劳是多少?”
  那黑衣人道:“一万两千两银子。”
  华大山眉头一皱,道:“你倒打听得很清楚啊!”
  那黑衣人道:“这表示我确有诚意。”
  华大山望望黑皮张和刘麻子,然后回对黑衣人问道:“那么你愿付多少?”
  那黑衣人道:“每人一万五,先付五千,事成之后再付一万。”
  华大山的意志好像被这个数目所动摇了,再问道:“如果我们拒绝呢?”
  那黑衣人道:“那样的话我也没办法,只好去找别人试试了。”
  刘麻子开口道:“你去找别人好了,我们三人已非昔日的‘南方三死神’,我们真的已洗手不干了。”
  “绝不考虑?”
  “不错。”
  “既然如此,我也无法相强,失陪了。”
  黑衣人说完了这句话,转身便欲离去,黑皮张突然于此时纵身疾起,似一只鹰隼猛扑过去,待扑近黑衣人寻丈处,才发现黑衣人蒙着面巾,他立即探掌向黑衣人的面上抓去。
  他的动作真是快如老鹰扑兔,黑衣人发觉他扑到而想举手格挡时,面上的黑巾已在黑皮张的手上,而黑皮张一眼看见他的面貌时,不禁失声惊呼:“天啊!”
  “南方三死神”虽然洗手归隐,准备放下屠刀,可是都在剑锋上舔过血,油锅里捞过钱,见识过多少大风大浪!
  黑皮张身为”三死神”的老大,“杀人心”虽然暂戢,“包天胆”岂会丧失?他于抓去对方蒙面黑巾后的这一声”天哪”,委实不是随口叫出来的。
  原因在于他吃惊太甚,发现这自称”大混混”出了”四万五千两”的空前高价,想雇”南方三死神”重为冯妇的,居然在语音中毫未露出破绽。她竟是个女人,不是男人,正是在”相国寺”外摆地摊卖鞋子,住在前门正对刘麻子后门的周大娘。
  黑皮张看清是她,先叹了一口气儿,然后目闪精芒,扬眉说道:“我是‘三死神’中的老大,可以替兄弟们作主,答应重为冯妇,和妳做这笔生意,并冲妳这份苦心孤诣,从来不让步的‘南方三死神’,今天破例,要卖妳一份特别人情,不必每人‘一万五’了,就照我们以前所拿过的最高行价,每人‘一万二’吧!”
  说也绝妙,一方面自动减价,另一方面却偏不领情,周大娘一伸手,递过了三张每张”五千两”的银票,目中含泪说道:“盛情心领,但要办‘难事’需获‘高价’,乃是理所当然。我急于夫仇,任何代价在所不惜,这是在通都大邑均可十足兑现的‘裕泰即付银票’,酬劳的数字虽高,事情的难度可见,差不多等于是买命钱了。我懂得江湖规矩,也知道你们于退隐一段时间以后,爱自己生命之心,应该比爱财之心来得重了,故而我绝不勉强,在你们胆敢伸手接取这三张‘裕泰银票’之前,可以打退堂鼓,我也立离‘开封’,去设法寻找比‘南方三死神’更高明、更胆大……”
  话犹未了,人影又闪,这条人影可比适才黑皮张的身形高大得多。
  华大山闪身而前,从周大娘手中接过银票,立即分给黑皮张、刘麻子每人一张,轩眉狂笑道:“老大,老二,我做主接生意了。周大娘也请把点子的姓名、资料开过来吧!华大山敢向妳卖句狂言,江湖中‘杀手’虽多,但要寻找比‘南方三死神’更高明、更胆大的,恐怕只有那每晚都在‘森罗殿’上陪着阎老五喝‘二锅头’的‘阴曹一死神’了。”
  周大娘深知“杀手”只要一接酬劳,事情再难也不论成败,均为定局,非尽力拚命去做,以求达到目的不可。遂满面宽慰神色,含笑说道:“三位请回,继续畅饮‘二锅头’吧!我在刘麻子命相馆的后门以内,放了三双新鞋,也就是有关‘点子’的详细资料,都已缝在鞋底的夹层之内。”
  说完,微一晃肩,周大娘居然施展了相当不弱的“移形换影”轻功,隐入郊外野地的沉沉暗影内。
  黑皮张皱着眉,华大山咧着嘴,刘麻子却拈着手中那张五千两的“裕泰银票”,脸上流露出异样神色。
  黑皮张看他一眼问道:“老二,你虽是半路出家,但硏究什么‘麻衣相法’、‘六合灵卦’、‘诸葛神数’,也下了不少工夫,看不看得出?算不算得准?这笔突如其来的意外财气,到底是福还是祸?”
  刘麻子道:“若依我做主,便不接银票,连夜离开‘开封’,换个码头,以图后半生安稳。但老三这一伸手,事情已成定局,便不必后悔,更不必有何抱怨?赶紧回我的命相馆喝酒、看资料吧!‘点子’显极‘扎手’,是福?是祸?全看我们的设计是否周密,行动或成,或败,够不够命再拿周大娘其余那‘一万两’了?”
  华大山性急、心直,比较粗豪,与他的外型相配,闻言大笑道:“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二哥是‘刘铁口’,当然该听你的。大哥,咱们先回去喝酒,锅里有一条两斤左右极肥美的‘清蒸黄河鲤鱼’,是我叫‘又一村’头厨老牛加工精制,你一向最爱吃的。”
  这意图放下屠刀,小隐于市,外号”南方三死神”的三位江湖豪客,失被今夜”小花蛇”丁咚太岁头上动土的敲诈一闹,再被周大娘苦心孤诣的以空前重愤一求,每人怀中揣了五千两的银票,不禁相视微笑,雄心顿炽,颇有不甘”髀肉复生”之感。
  但这份雄心壮念,竟不能维持多久!他们才由郊外回到刘麻子的命相馆中,眉宇间的雄豪、自许,立刻变成了愕诧,震惊!刚刚的商量打算,全告灰飞烟灭。
  问题出在周大娘放在命相馆后门以内,送给他们每人一双的手制新鞋。
  鞋,确是新鞋,但鞋底已然被人用刀划开。
  鞋底确有夹层,但夹层中却是空的,纵或藏过东西,也业已被人取走,哪里还有什么”点子”的姓名,和他们办事必需的“详细资料”。
  刘麻子首先一摊双手,耸肩苦笑说道:“糟!漏光,走油,整个完蛋。我们在这‘开封府’住不得了,从现在开始,就变作浪迹天涯的‘三死神’吧!”
  三个人中,数黑皮张最阴、最稳,他冷笑一声,摇头说道:“我们住不得‘开封府’有甚紧要?但周大娘却多半活不成了!‘点子’方面,既得讯毁了‘数据’,难道还会留她这个比‘数据’更重要百倍的‘仇家’活口?”
  刘麻子矍然叫道:“老大说得好,周大娘就住在对面,我们赶快过去看看,希望她还没有回来,否则,我们若无处找她,也就没法为她挽回这场劫数!”
  等这”南方三死神”赶到命相馆后门对面的周大娘家中,却已来不及抢救周大娘。道位苦心孤诣,攒聚了一大笔银子,想雇聘高手为夫报仇的“未亡人”,业告变成了”已亡人”,遭受”死神”照顾。
  周大娘死得并不太惨,她似乎是因毫无防范,于返家时,被人从背后突施暗算,来了个一剑穿心,但杀人者就用周大娘的血,在她尸旁地上所留下的五个血字,却极具自傲讽刺意味,写的是”阴曹一死神”。
  刚才,华大山在郊外从周大娘手中接银票时,曾有:“江湖中杀手虽多,但要寻找此‘南方三死神’更高明、更胆大的,恐怕只有那每晚都在‘森罗殿’上,陪着阎老五喝‘二锅头’的‘阴曹一死神’了”之语。想不到如今立有”阴曹一死神”的血字,出现在周大娘尸旁地上,岂不是显然有意强烈讽刺。
  黑皮张嘴角一撇,哂然笑道:“人最怕喜极忘形,周大娘确定我们身份后,以为复仇有望,喜极之下忘形疏神,以致遭了毒手。如今这‘阴曹一死神’毁了‘资料’,灭了‘活口’,以为必可从此高枕无忧,喜极之下也告忘形疏神,才留下了两桩破绽,可能他真要让我们寻上门去,像华老三所说,将去‘森罗殿’中,奉陪阎老五痛饮‘二锅头’了!”
  华大山怪叫一声道:“老大,你的‘杀人刀’虽放下已久,‘阅人眼’却越来越亮,我怎么看不出什么破绽?根本觉得毫无迹象可寻,不知道应该从何着手?”
  黑皮张冷笑道:“从背后下手之人,品流不高,他既杀周大娘,绝不会对我们兄弟有所宽忍。只不过顾忌艺业不敌,曁人手悬殊,不敢从正面为敌而已。刚才我们谈话,既全被此人听去,定然知晓将回命相馆大家饮酒合议,故而刘老二不妨回去察看一下,酒菜之中有没有被人作了什么恶毒手脚?”
  刘麻子一去即回,愤然咬牙叫道:“老大的判断无差,酒中没有毛病,但我们大家都最爱吃的那道‘清蒸黄河鲤鱼’,却被人下了‘七步断肠散’之毒!”
  黑皮张面含得意笑容,向刘麻子和华大山一舒左掌,原来,他趁刘麻子回转命相馆察看之际,已用周大娘家的笔墨,在自己左掌中预先写好了”鱼中有毒”四字!
  华大山佩服万分的向黑皮张抱拳叫道:“老大真够高明,别再弄玄虚了,请赶快指明对方的破绽所在,我要循着‘来龙去脉’找出对方,和他放手一拼,以求合乎‘得人钱财,与人消灾’规矩,不不不,应该改成‘为人报仇’,才对得起那已遭毒手,饮恨黄泉的周大娘呢!”
  黑皮张手指周大娘的尸体说道:“第一个破绽,乃是伤口,我觉得从后背直透前心的‘穿衣破孔’似乎小了一点,不像是‘普通剑痕’。”
  华大山立即略微撕破周大娘遗尸衣裳,在”后背”、“前胸”等伤口部位,细一察看,点头说道:“伤口极为细小,形状略呈三棱,深度则透背穿心,一刺毙命!足见此人认穴极准,腕力颇强,所用兵刃像是武林中甚为少见的‘三棱剑’呢!”
  刘麻子哼了一声,目闪煞芒说道:“范围小得多了,周大娘既能施展‘移形换影’轻功,身手绝不会弱,能从背后下手把她一刺穿心,又是擅用‘三棱剑’的武林好手,当世中不会超过五个……”
  黑皮张又指着周大娘尸旁地上的“阴曹一死神”五个血字,冷笑说道:“假如此人不是得意忘形,想对我们加以强烈讽刺,杀人后抖手一走,纵令伤口上留有蛛丝马迹,也仍够支使我们在云山雾沼之中苦苦摸索。如今‘死神’碰‘死神’,大家门对门,我黑皮张敢夸句狂言,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他是谁?”这几乎是刘麻子和华大山不约而同的齐声问话。
  黑皮张道:“你们注意‘阴曹一死神’中那个‘曹’字的‘特别写法’,要知道这以血留字,只是属于‘习惯’,不是卖弄‘书法’,并回头细想一下,有没有在什么地方,或什么人的笔下,发现过同样‘习惯’?”
  “南方三死神”的老大出了考试题目,立使老二、老三陷入了沉思状态。
  比较粗豪的华大山居然先跳了起来,失声叫道:“我……我日他的老舅,‘又一村’账房的‘曹掌柜’,他那个‘曹’字,就常常怪里怪气的这样写法!”
  刘麻子脸上彷佛从每一个”麻子”孔内,都射出了森森杀气,牙关紧咬,恨恨说道:“难怪‘清蒸黄河鲤鱼’之中,会有‘七步断肠散’呢!那正是华老三烦请头厨老牛加工精制,从曹掌柜的‘又一村’里,花钱买回来的!”
  华大山的胡须头发都一齐呼然猬卷,气得快要炸了,一伸手从腰间撤下他最得意的兵刃”九合金丝棒”来,闪身就往外闯!
  黑皮张把他一把拉住,皱眉问道:“华老三,你干什么?是赶去‘又一村’么?”
  华大山的牛眼一瞪,扬眉问道:“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难道还不应用我的‘九合金丝棒’对他的‘三棱剑’,来场石破天惊的‘死神决鬪’?”
  黑皮张阴恻恻的笑道:“假如曹掌柜警觉他得意忘形,漏了马脚,此时‘又一村’内,必然‘神’去‘村’空。否则,他会以为头厨老牛的‘七步断肠散’可能生效,不是亲自到刘老二的命相馆中欣赏得意成果,就是派他的心腹手下,来替我们‘南方三死神’收收尸的!”
  华大山听懂了黑皮张的言外之意,咧嘴笑道:“老大是说与其‘兴师问罪’,不如‘守株待兔’。”
  黑皮张道:“我不敢说鱼儿准会入网,飞鸟一定投罗,狡兔必然撞树,但以逸待劳总较有利……”
  话犹未了,出人意料的变故又生!
  什么出人意料的变故?
  原来是”砰”然一声大震,有样东西撞开了门飞了进来。
  三个人同样的反应,几几乎同时扬掌,向着飞进来的那样东西劈了过去。
  任何人都会有这种反应,“南方三死神”这样的一流高手,反应更是敏锐,不但反应敏锐,而且出手也重。
  只听又一声大震,那样东西同时中了三掌,忽地一声倒飞了回去。
  倒飞回去可没有经由飞进来的那扇门又飞了出去,而是再一次的发出”砰”然大震,撞在了门边,震得屋子一阵晃动,然后落在地上。
  当”南方三死神”同时出掌,拍在了那样东西之上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发觉,而且十分肯定,那是一个人。等到那个人撞在门边,掉落地上的时候,他们三个不过是多看清楚那是什么人而已。
  没有错,躺在门边的是个人,这个人已经像是一滩烂泥了,浑身软成一堆,从七窍里喷出来的血,溅得到处都是。
  既然是个人,身上闻时中了三个一流高手的一掌,十足的重手法,浑身骨头还能不断,还能不像滩烂泥,五脏六腑还能不碎,还能不从七窍里喷出血来?
  躺在门边地上的那个人,也不是别人,赫然竟是他们三个刚从字迹的习惯写法上推测出杀害周大娘的那个凶手,“又一村”的曹掌柜。
  曹掌柜是曹掌柜,曹掌柜的胸前还别着一条长长的布条,上头写着十二个字,那十二个字写的是:劳你们的贵手替我灭口,谢谢!
  三个人怔住了!
  刚发现的凶手又被杀灭口了,帮人灭口的竟是他们三个。
  刚发现的一条线索又断了,而扯断这条好不容易悟得来的线索的,竟也是他们三个。
  他们三个能不怔、不惊、不气吗?
  应该既怔,又驽,复气,太应该了!他们三个的一举一动,从周大娘现身雇他们开始,简直就完完全全的在人家监视之下。
  线索虽然断了,事情却似乎更明显了。
  曹掌柜只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人,借他们三个之手杀了曹掌柜灭口的,才是真正的凶手,也就是周大娘的仇人。
  这个人是谁?
  黑皮张头一个定过神来,一声冷喝道:“老二、老三快!”
  喝声中,他也头一个扑出了屋。
  黑皮张,刘麻子,华大山合称”南方三死神”,三个人都是经验、历练两称丰富的“职业杀手”,黑皮张这一声冷喝,刘麻子、华大山还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立即恍然大悟,跟着扑了出去。
  三个人快捷如电,前一后二的扑出了屋,脚一沾地,腾身又起,一起翻上了屋顶。
  屋顶踞高临下,夜色虽浓,难不倒三个人的锐别目光,脚一沾屋顶就看见了几十丈外正有一条人影飞奔。
  黑皮张冷冷一笑,道:“要是我没有料错,这个人十九是‘又一村’的头厨老牛,追!”
  “追”声中,三个人一起腾身而起,飞身追去。

相关热词搜索:杀手列传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夜枭(秦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