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1:20:4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阵阵凉风使他打了个喷嚏,使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定睛一看,他才发觉自己躺在一片陌生的柳林中,而天空一片深蓝,已是深夜了。
  怎么回事?自己为何躺在这里?对了,自己是在日间喝了白云飞带回来的二锅头后,突然昏迷过去的!
  巩慧龙一想到日间的情形,登时惊跳起来,摆头四望,试探的叫道:“白兄,白兄。”
  没人应声,四下静悄悄的,只见柳条儿在晚风中摇曳飞舞……
  巩慧龙满腹惊疑,暗忖道:“莫非是他在酒中下了蒙汗药?可是,如果是他干的,为什么把我丢弃在这里?”
  他试着调息运气,觉得全身气血通畅,毫无任何异状,心中更感不解,当下选定一个方向走去。
  走出百多步,眼前仍是密密麻麻的柳树林。
  再走出数十丈,眼前依然是柳树憧憧,看不见一些别的东西!
  好大的一片柳树林,再走一段看看。
  又往前走了百多步,四周仍是迷濛濛的,如烟似幕的柳条儿。
  至此,巩慧龙已知陷身于一片深广的柳林中,这使他有如坠入五里雾中,深感诡异,又暗忖道:“如果这是白云飞一项不怀好意的手段,那么他把我送到这柳树林中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认为这样就能困死我么?”
  想到这里,他脸上浮起了一丝微笑,突然双足一顿,纵身飞上一株柳树。
  他站在树梢上举目四望,只见四面都是一望无际的树林,没有山,没有平地,更看不见一户人家,到处都是柳树!柳树!柳树!
  已是秋天,柳叶已大半落地,但是这么浩瀚如海的柳树林,在晚风吹拂下,如波浪翻滚,其“声势”仍是相当惊人的!
  巩慧龙走过不少地方,尤其是江北江南两地均甚熟悉,此刻却想不起这片柳树林是在什么地方。他发了一阵呆,才从树上跳下,暗忖道:“也许是夜里视界不清,我索性就在这林子下过一夜,等天亮再寻觅出路吧!”
  主意一定,便在树头坐下,闭目打坐起来。
  他当然无法定下心神,因此脑中思绪纷至沓来,他假设了许多情况来推想,但仍然想不通白云飞为何要把自己弄到这里来。
  难道说,在酒中下药的另有其人?但白云飞哪里去了呢?他遇害了么?那个在酒中下药的人,他对自己如无恶意,为何不现身相见?如果怀有恶意,为何不把自己带走或把自己囚禁起来?
  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才下定决心不去想它,摒去脑中杂念,静心的坐等白昼来临。
  终于,漫长的一夜过去了,东方出现了一片鱼肚白,然后不久,天空大亮了。
  巩慧龙抖擞精神站起,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随即纵身上树,纵目四瞩。
  一看之下,他不禁呆了。
  因为,他现在所看到的情形,与昨夜没有两样,不论视线投向何处,所见仍是一望无际的柳树林,仿佛置身于汪洋大海中,看不见一脉山影或一块平地,情况怪异至极!
  世上会有这么广阔的柳树林么?
  如果有,这地方一定很著名,可是我为什么从没有听人说过呢?
  他开始心生恐慌起来了,既然四面都是一望无际的柳树林,那么要想离开此处只怕很不容易,怎么办呢?
  他突然大叫道:“喂!有人么?”
  没有人回答,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除了柳树之外再无其他生物了。
  他发呆良久,才颓然跳回林下,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行行复行行,估计已走了好几里地,他再跳到树上去看,仍不见别的东西,于是再往前走……
  一个时辰过去了。
  他走不出柳树林。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
  他仍然在柳树林中。
  这时,太阳已升到头上,他感到精神困顿已极,全身有一种虚脱之感,便在树下坐下,以一种绝望的表情苦笑道:“哼,难道我巩慧龙要绝命于此?”
  视线在林下巡视间,忽然惊咦了一声,跳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声音在身后响起!
  对面数丈外,有一株高达的柳树,在靠近树干下有一支被扯断的柳枝!
  一支被扯断的柳枝,有何“怪异”可言?
  原来,在一个时辰之前,他于上树眺望而跳回林下,曾随手扯断了一支柳枝。
  现在,他发现眼前的那支被扯断的柳枝,正是一个时辰前自己随手扯断的那一支!
  再仔细一看,一点不错,那株柳树确确实实是自己爬过的!
  这怎么可能?
  自己一直选定一个方向走,从未改变方向,现在怎么会走回老地方呢?
  对了,这座柳树林是个奇阵!
  巩慧龙心中惊骇不已,他曾从祖父和父亲嘴里听到一些奇门遁甲及诸葛八阵图之类的事,一直认为那是骗人的玩意儿,今天受困柳树林,才知道世上果然有这一门玄术。
  他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一直走不出柳树林,怪不得看不见柳树以外的东西,原来自己是被一个“莫名其妙”的阵法困住了!
  想透了这一点,他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因为他由此去联想到自己的处境,心想对方将自己困在阵中,必是打算出卖自己,赶去江南第一家通知月展翼前来缉捕自己!这样一来,自己还有生望么?
  他对阵法一窍不通,心知难逃出去,一股悲绪因之涌上心头,不觉长叹一声道:“巩慧龙啊!你到底造了什么孽,竟要遭受这许多苦难?”
  “咭!”
  蓦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巩慧龙心弦一震,迅捷的转身错掌护胸,喝道:“什么人?”
  “咭!”
  又是一声轻笑!
  这次,笑声来自左方,而且可以听出是出自女人之口。
  巩慧龙又转身循声望去,喝问道:“谁?你是谁?”
  “是我!”
  声音忽在身后响起!
  巩慧龙蓦地再转身子时,蓦觉一只手掌落在自己肩上,肩井穴已被人一把抓着,顿觉四肢疲软无力,连想回头也办不到,不禁大惊失色,说道:“你……你是什么人?”
  “好小子,你这不是喧宾夺主么?”
  声音非常娇美悦耳,分明是个少女!
  巩慧龙慌恐地道:“姑娘,你……怎么说是喧宾夺主?”
  少女冷笑道:“哼,你闯入我们的‘万柳迷踪阵’中,却来问我是谁,这岂不是喧宾夺主?”
  巩慧龙道:“不,小可不是闯入的,而是中了人家的迷药,被人带到这里来的呀!”
  巩慧龙道:“不骗你。”
  少女道:“你叫巩慧龙?”
  巩慧龙道:“是的。”
  少女道:“江北第一家巩凤翔是你何人?”
  巩慧龙道:“他是小可的祖父。”
  少女道:“原来你是巩家三少爷。”
  五指一松,放开了他的肩井穴。
  巩慧龙回头一看,登时呆了。
  少女好标致!
  她的年纪约在十七、八岁间,有一张吹弹得破的秀丽脸庞和一对灵活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此外还有一张薄薄的小嘴唇,给人一种无比甜蜜之感。
  她身着一袭绿色长衫,与柳树林的颜色配合,真个潇洒飘逸,宛如绿野仙女!
  巩慧龙自命倜傥风流,见过的美女也不在少数,但像眼前这个少女,却是生平仅见,如果拿月下香和这个少女相比,月下香替她提鞋都不配!
  所以,他不觉看呆了。
  少女啐了他一口道:“你干么老瞪着我?”
  巩慧龙痴痴地道:“你……你长得好标致啊!”
  少女好像从未被人称赞过,听了很高兴,笑道:“真的么?”
  巩慧龙连连点头道:“真的!说你是天下最美的姑娘,一点都不为过。”
  少女天真的笑道:“我哪里标致?”
  巩慧龙道:“你的脸,你的眼睛,你的嘴唇,无一不美。”
  少女道:“鼻子呢?”
  巩慧龙道:“鼻子也美。”
  少女道:“牙齿呢?”
  巩慧龙道:“像贝齿。”
  少女道:“耳朵呢?”
  巩慧龙一怔道:“耳朵……”
  少女道:“耳朵像什么?”
  巩慧龙摇摇头道:“耳朵也很美,只是小可不知怎么形容。”
  少女噗哧一笑。
  巩慧龙拱手说道:“敢问姑娘贵姓芳名?”
  少女歪头俏皮地道:“你当真不知道我是谁么?”
  巩慧龙道:“当真不知。”
  少女道:“这样看来,你确实不是故意闯入‘万柳迷踪阵’的了。”
  巩慧龙问道:“这座‘万柳迷踪阵’是你家的产地么?”
  少女道:“正是,我爹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布成此阵,到现在为止,凡是闯入此阵之人,尚无一人逃得出去。”
  巩慧龙说道:“令尊想必是武林奇人了?”
  少女道:“是啊!我的名气之大,天下无出其右,难道你没听说过‘万柳居士’公孙奇这个人?”
  巩慧龙表示歉意道:“没有,我爷我爹从未提起过,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么?”
  少女道:“这里是‘万柳村’呀。”
  巩慧龙道:“距茅山多远?”
  少女道:“三十里路。”
  巩慧龙道:“你芳名是?”
  少女道:“我叫玉凤。”
  巩慧龙道:“玉凤姑娘,小可确是在昏迷中被人带到此处的,希望你不要见罪,你能不能够带小可离开这座‘万柳迷踪阵’?”
  公孙玉凤道:“不能。”
  巩慧龙道:“为什么?”
  公孙玉凤道:“因为我自己也走不出去。”
  巩慧龙微诧道:“这是令尊布成的阵法,你怎么会走不出去呢?”
  公孙玉凤道:“我爹只教我在阵内行走,不肯教我出阵之法。”
  巩慧龙道:“这又为什么?”
  公孙玉凤道:“我爹怕我被歹徒拐跑嘛。”
  巩慧龙道:“这理由似乎不够充分,为怕歹徒拐跑而不准你出阵,岂非因噎废食?”
  公孙玉凤道:“不过我爹也尝尝带我离开万柳村,到外面去玩。”
  巩慧龙道:“你所谓的万柳村,是否就是这‘万柳迷踪阵’之中?”
  公孙玉凤道:“是呀!”
  “村中有多少居民?”
  “两个。”
  “两个?”
  “一个是我爹,一个是我。”
  “令堂呢?”
  “早跑了。”
  “跑了?”
  “据我爹说她不喜欢住在这万柳村中,生下我不久就跑了。”
  “哦,那真不幸……”
  “我也想跑,,可是跑不出去。”
  “你带我去见见令尊好么?”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爹不在家,前天访友去了,要过几天才会回来。”
  “唉,这怎么办?”
  “你急着出去么?”
  “是啊。”
  “我瞧你不像个坏人,这样好了,我带你到我家住几天,等我爹回来时,我再请求他放你出去。”
  “嗯,只好如此了。”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