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1:22:26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月家夜袭巩家,两家人一场激战之下,巩北金、巩北铁、巩北锡死亡;而月门六绝剑客中的常嘉庆、窦南堂、粟家成也在那一战丧命的消息,很快的在江湖上传开了。
  这场火拼,伤亡惨重的当然是“江北第一家”,因为巩家坐落在江都的宅地被月家纵火夷为平地。“江北第一家”可说完全垮了。
  巩凤翔和二儿北银、北铜及几个孙儿孙女就此失去音讯,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何处。
  月家则情况依旧。
  不过,他们为恐巩家前来报复,一直处在严阵以待的戒备中,不敢稍有松懈。
  这天,月家的大门外忽然来了一个人,指名要见掌门人月展翼。
  月展翼受伤未愈,由月玉虎出来会见来人,他见来人一表人才,便以礼相待,请他进入客厅坐下来。
  “贵姓大名?”
  “在下白云飞。”
  “白兄欲见家兄,不知有何贵干?”
  白云飞轻咳一声,笑道:“在下不能谒见月掌门人谈一谈么?”
  月玉虎道:“家兄受了点伤,不便见客,白兄有话同我说也是一样。”
  白云飞道:“哦,也好……听说你们月家夜袭巩家,把江北第一家杀得落花流水……”
  月玉虎脸色一沉道:“那是他们咎由自取!”
  白云飞含笑道:“当然,当然,但关键在于:巩慧龙并不承认他唆使月下香杀人,你们好像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巩慧龙唆使月下香杀人。”
  月玉虎冷笑道:“家兄第二次遭受围攻时,是巩慧龙现身引诱家兄到郊外去的,这难道不能算是证据么?”
  白云飞问道:“令兄有没有抓住围攻他的其中一两个?”
  月玉虎道:“没有。”
  白云飞一笑道:“既然如此,你们如何证明围攻令兄着是巩家人?巩慧龙现身与令兄相见,可能是想剖白其无辜,不巧为歹人所利用而已。”
  月玉虎眉头一皱,以敌视的表情问道:“阁下今日到此,莫非是为巩家说话来的?”
  白云飞摇头道:“月大侠误会了,在下今日之来,完全是为了你们月家好。”
  月玉虎道:“请道其详。”
  白云飞说道:“你们杀死了巩北金、北铁、北锡及其十几口家人,若无确据以证明巩慧龙的罪状,不但巩家不肯善罢甘休,只怕武林同道也会对你们月家大加抨击。”
  月玉虎冷冷道:“说下去。”
  白云飞道:“换言之,如果你们能逮到巩慧龙,迫使他招供,这样才能平息众议。”
  月玉虎道:“如果我同意阁下的看法,阁下有何方法可以擒获巩慧龙?”
  白云飞道:“巩慧龙已在我手中!”
  月玉虎神色一振道:“哦,阁下逮住了他?”
  白云飞点点头道:“是的。”
  月玉虎急问道:“他在那里?”
  白云飞微笑不答。
  月玉虎明白了,道:“阁下要钱?”
  白云飞笑笑道:“不错,如果月大侠肯出个使我满意的价钱,我便把他卖给你们。”
  月玉虎沉吟有顷,道:“在出价之前,我先要了解详细情形。”
  白云飞道:“他逃到某处,刚好被我发现,我便使用蒙汗药将他迷倒,然后把他囚禁在某个地方。”
  月玉虎道:“我交给你钱,你就把他带来么?”
  白云飞道:“这样太麻烦,你把钱票带在身上,我带你去那地方,等见到他时,你再把钱票给我。”
  月玉虎道:“很公平。”
  白云飞道:“这本来就是一项公平交易。”
  月玉虎道:“可是我如何相信你的话呢?”
  白云飞道:“月大侠之意是……”
  月玉虎冷笑道:“你我素不相识,说不定这是个陷阱!”
  白云飞哈哈笑道:“月大侠既如此说,那就算了——告辞!”
  起身一拱手,便欲离去。
  “慢着。”
  月展翼忽然从里面走出来。他走路一跛一跛的,显然腿部受了伤,而且面色有些苍白,可以看出他曾大量失血。
  白云飞含笑一揖道:“这位想必是月掌门人了?”
  月展翼点点头,说道:“白兄请坐下说话。”
  他自己在厅上一张椅子坐下来。
  白云飞坐下道:“刚才在下与月大侠说的话,月掌门人都听见了?”
  月展翼道:“是的。”
  白云飞道:“月掌门人意下如何?”
  月展翼问道:“那地方距此多远?”
  白云飞道:“两天路程。”
  月展翼道:“白兄要多少钱?”
  白云飞道:“一万两银子。”
  月展翼笑道:“不贵。”
  白云飞笑了笑道:“当然不贵,化一万两银子便能解决一场纠纷,可说太便宜了。”
  月展翼道:“玉虎,去向你账房拿一张一万两银子的银票,然后请井师兄陪你一道去。”
  月玉虎犹豫道:“二哥,这可能是个调虎离山之计,只怕不妥当吧?”
  月展翼神色一严道:“不必怀疑,放心跟这位白兄去吧!”
  于是,月玉虎和丼公亮随着白云飞离开了镇江,取道南下……
  走了两天,当月玉虎远远望见前面有一座柳树林时,顿时面色一变道:“白兄,前面那座柳树林是‘万柳村’吧?”
  白云飞道:“不错。”
  丼公亮问道:“巩慧龙在哪儿?”
  白云飞道:“就在那‘万柳迷踪阵’内!”
  月、井两人立刻刹住脚步,月玉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沉声道:“你是说,你把巩慧龙带入‘万柳迷踪阵’中?”
  白云飞道:“正是。”
  月玉虎面呈冷笑道:“你与万柳居士公孙奇是何关系?”
  白云飞笑道:“他是我姐夫。”
  月玉虎表示怀疑道:“公孙奇是个生性冷酷六亲不认的人,他会同意你干这件事么?”
  白云飞道:“他不会同意,如果他知道我把巩慧龙带入万柳村,他会杀我。”
  月玉虎道:“既然如此——”
  白云飞插口说道:“我之所以敢将巩慧龙带入阵中,是因我知道他这几天不在家。”
  月玉虎一怔道:“公孙奇不在家?”
  白云飞道:“是的,他有事出门,要五、六天才回得来。”
  月玉虎道:“我听说公孙奇没有一个亲友,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喜欢。”
  白云飞点头道:“确实如此。”
  月玉虎道:“他一手布成的‘万柳迷踪阵’玄妙绝伦,至今无人能破。”
  白云飞笑道:“是的,当今天下,只有三个人能进出自如,一个是他本人,一个是我姐姐,另一个就是我!”
  丼公亮突然开口问道:“你姐姐还在万柳村中居住么?”
  白云飞摇头道:“早就离开了,我姐姐因他太孤僻绝情,十多年前就离开了他。不过她很想念女儿,因此就把‘万柳迷踪阵’的走法教我,要我每隔一段时候,乘他不在时进去探望我那外甥女公孙玉凤,所以我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丼公亮道:“好,我们相信你的话,不过我们不想跟你进入阵内,你去把巩慧龙带出来,我们便把银票交给你。”
  白云飞道:“公孙奇此刻不在万柳村中,二位怕什么呢?”
  丼公亮道:“不管他在不在,我们不想与他交恶,你若有诚意,即刻进去将巩慧龙带出来,交易便告完成。”
  白云飞转望月玉虎笑问道:“月大侠也不想入阵去见识见识么?”
  月玉虎道:“是的,我们不想多惹是非。”
  白云飞耸耸肩道:“那么,等下由我一人入阵便是。”
  语毕,向前走去。
  因为距离“万柳迷踪阵”尚有半里之遥,所以月、井二人仍随后跟上,三人来到柳树林前,月、井二人便住足不再前进,白云飞笑道:“二位稍候片刻,我马上带他出来。”
  一个飞纵,便窜入林中去了。
  “万柳迷踪阵”外表看来只是一片茂密的柳林,但白云飞入林不过一眨眼间,竟已隐没不见,就像一片能够把人吞噬的魔鬼树!
  月、井二人站在林外等着,由于白云飞没有坚邀他们入阵,他们已相信白云飞没有恶意,而只想赚一万两银子而已。
  月玉虎道:“井师兄,听说公孙奇的武功并不怎样,可怕的就只这座‘万柳迷踪阵’。”
  月玉虎笑道:“咱们‘江南第一家’乃是武林之泰山北斗,似乎不该对公孙奇畏惧至此。”
  丼公亮道:“这不是怕不怕的事,而是犯不着开罪他。”
  月玉虎道:“今天难得到此,小弟颇想入阵一试……”
  丼公亮摇头道:“不,咱们不要惹麻烦。”
  月玉虎道:“他说公孙奇此刻不在万柳村中,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丼公亮道:“他不在更不能进去。”
  月玉虎道:“为什么?”
  丼公亮道:“不欺暗室。”
  月玉虎微微一笑道:“井师兄说得是,不过咱们是来抓巩慧龙的,可不是无端寻衅的呀!”
  丼公亮正色道:“不管怎样,咱们不可进入此阵,除非姓白的未能将巩慧龙抓出,而咱们又确知巩慧龙正在里面,才可行动。”
  月玉虎并无非入阵不可的意思,故听了他的话,点头笑道:“好,不过我相信巩慧龙必在阵内不错,否则的话,便是姓白的在耍诡计,但他并未坚邀咱们入阵,因此可断定他不是在耍诡计。”
  最后的一个“计”字刚刚出口,蓦闻一声惨叫从阵内传来!
  叫声很短,好像有人遭受到致命的打击,一掌就被人打死了似的!
  月玉虎吃了一惊道:“咦。是怎么回事?”
  丼公亮立刻拔刀在手,采取戒备的姿态,沉声道:“听声音,好像是姓白的出事了!”
  月玉虎连忙大叫道:“白云飞,你怎么啦?”
  没听见白云飞回答!
  月玉虎道:“我进去看看。”
  “不行!”
  丼公亮伸臂拦住他,很严肃道:“这可能是一项诡计,咱们不可轻举妄动!”
  月玉虎眉头一锁道:“如是姓白的出了事呢?”
  丼公亮冷笑着道:“刚才那一声惨叫如是姓白的发出的,那么你认为是谁下的手?”
  月玉虎道:“必是公孙奇。”
  丼公亮道:“不错,除了公孙奇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能在‘万柳迷踪阵’内杀人。”
  语声一顿,继道:“既然公孙奇在家,那么咱们更不宜硬闯入阵。”
  月玉虎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道:“你是说咱们应该回家去?”
  丼公亮说道:“不,咱们来个正式拜访。”
  月玉虎道:“如何正式拜访?”
  丼公亮道:“请他出来相见。”
  月玉虎道:“怎么请?”
  丼公亮笑道:“呼叫呀!”
  月玉虎哑笑道:“好,我叫叫看。”
  当下,扯高嗓门呼叫道:“公孙先生!公孙先生!镇江月家月玉虎、丼公亮有事拜谒,请出一见!”
  话落不久,忽见对面的柳树林中人影一闪,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竟是白云飞!
  只见他口角流血,面色惨白,身形摇晃一下,便往前仆倒!
  月玉虎惊道:“白兄,你怎么啦?”
  白云飞挣扎欲起,但似已力不从心,只能抬起头,颤声道:“月……月大侠请……请救救我!”
  他侧卧之处,距阵外只有两丈之近,可是他似乎已没有一点力气,再也无法移动一寸了。
  月玉虎不加思索便扑了进去。
  丼公亮阻止不及,急道:“小心!”
  月玉虎扑到白云飞身边时,忽似另有发现,回对站在阵外的丼公亮招招手,要丼公亮入阵。
  丼公亮对“万柳迷踪阵”甚是顾忌,但见月玉虎无事,而且忖度白云飞侧卧之处距阵外不过两丈之近,大概不致于一入阵便出不来,于是也纵身飞了进去。
  月玉虎立刻指着左方林中道:“你看,那边也倒着一个人!”
  丼公亮举目望去,果见左方林下倒卧着一个青年,由于那青年背向他们侧卧着,故看不清他的面貌。
  白云飞呻吟一声道:“他……他是巩慧龙!你们快……快去把他拖过来!”
  月、井二人此行之目的即在巩慧龙,故一见巩慧龙倒在那里,当然不肯错过机会,两人立即飞步跳过去。
  距离极近,一个飞步便到巩慧龙的跟前。
  不料,怪事就在这一个飞步之后发生,当他们跳到巩慧龙身边之际,本来是一个“人”却突然变成一堆衣服!
  衣服摊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看来明明是个人,怎么一下就变成了一堆衣服?
  月、井二人恍似见了鬼一般,全身顿时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但更怪异的事情随之发生了!
  当他们再回头去看白云飞时,白云飞竟也不见了!
  丼公亮面色一变道:“不好,咱们上当了,快出去!”
  他拉着月玉虎循原路往外跑,但跑了十几步,但见眼前是一片如丝如篱的柳林,出路已不知哪里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