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2021-03-20 21:29:5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人纵到屋外,运目一扫,发现四无人影,就连刚刚被自己点中穴道倒在窗下的公孙玉凤也已不知去向,他顿感不妙,急忙飞身上屋,飞也似的逃去了。
  巩慧龙挣扎下床,扶墙走到外面,叫道:“玉凤姑娘!玉凤姑娘!”
  他四望不见公孙玉凤,以为她已被中年人劫走,不禁急得顿足道:“糟了!”
  “嘻!”
  忽然,又一声轻笑传来!
  巩慧龙听出是女人的声音,大喜道:“玉凤姑娘,是你么?”
  转头四望,仍不见一个人影!
  他想起这许家废园闹鬼的事,不觉全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又叫道:“玉凤姑娘,别开玩笑,快出来吧!”
  “嘻!”
  又是一声轻笑,声音就在他身后!
  巩慧龙正想回头去看,便觉后颈一紧,已被人提起飞在空中,耳听一阵“呼呼”风响,次瞬间人已到了一间暗房之内。
  这是一间空房,有门无窗,他被提入暗房之后,那女人随即将房门关上,因此他还没见上她一面时,已陷身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女人将他放落地上,便再无一点动静,好像化为一道轻烟消失了一般。
  巩慧龙大起恐慌,开声道:“喂,你到底是谁?”
  黑暗中,只听一个女人嘻嘻的轻笑道:“我是鬼,我是鬼……”
  巩慧龙突然大怒道:“你放屁!”
  “拍!”
  一巴掌落到他脸上。
  女鬼来去如风,掴了他一个耳光后,声音已在数尺外的角落里响起,仍是嘻嘻的轻笑道:“你敢再开口骂人,我把你的心肝挖出来吃了!”
  巩慧龙浑身毛骨悚然,道:“你究竟是谁?”
  女鬼道:“鬼。”
  巩慧龙叹道:“唉,别跟我开玩笑好不好?如果你想吓唬人,那你就找错对象了,我连死都不怕,怎么会怕鬼呢!”
  女鬼道:“我也不要你害怕,不过我不喜欢被人看见我。”
  巩慧龙道:“为什么?”
  女鬼道:“不告诉你。”
  巩慧龙道:“刚才是不是你救了公孙姑娘?”
  女鬼道:“不错。”
  巩慧龙道:“她在哪里?”
  女鬼道:“在另一个房间。”
  巩慧龙道:“她没事吧?”
  女鬼道:“没事,她被点了昏穴,我还没替她解开。”
  巩慧龙道:“传说这许家废园闹鬼,莫非就是你搞的鬼?”
  女鬼道:“正是。”
  巩慧龙道:“为的什么?”
  女鬼道:“报仇。”
  巩慧龙道:“谁跟你有仇?”
  女鬼道:“刚才那人。”
  巩慧龙道:“刚才那人是谁?”
  女鬼道:“我的丈夫。”
  巩慧龙一怔道:“你的丈夫?”
  女鬼恨声道:“不错,他是我丈夫,他害得我好惨,我要找他报仇!可是……可是我不能离开这里,因此一直报不成仇。”
  巩慧龙问道:“他叫什么姓名?”
  女鬼道:“他自称复姓皇甫,名千里,可是我相信这不是他的真姓名……”
  巩慧龙满腹疑惑道:“女士,你能不能把你和他的一切从头说起?”
  女鬼道:“你听过十万大山仙人谷有一位名叫‘武魔闻人荛’这个人没有?”
  巩慧龙心中一惊道:“听说过,据说这人是百年来仅见的武学奇才,十岁入少林寺,三十五岁的时候已练成少林七十二绝艺中的三十六种功夫,乃是自达摩以来的第一人,但由于他才华太高,少林寺的方丈怕他走入歧途无力驾驭,便严禁他离开少林寺一步。这一来反激起闻人荛的不满,后来便偷偷下山,少林寺的方丈派出十八位高僧企图迫他返寺,结果反伤在他手下;从那以后,他便索性奋发还俗,在江湖上闯荡的那几年,他打败了天下最著名的百位武林高手。听说……听说连我祖父和月家的眉月神刀创始人月暐也不是他的对手……”
  女鬼桀桀怪笑道:“不错,你祖父巩凤翔和月暐都曾败在我爹的手里,那是他们一生中唯一的败仗!”
  巩凤翔道:“后来,听说令尊在潜研一门最厉害的神功时,一时不慎走火入魔,从此便未再听到他的消息。”
  女鬼道:“我爹走火入魔后,后来以其深厚的内功自疗痊愈了,可惜功力已大不如昔,他受此挫折,雄心大灭,便娶我娘为妻,遁入十万大山的仙人谷蛰居,不幸我九岁的时候,我娘生了一种怪病与世长辞,从那以后,我们父女便相依为命,一直到我十八岁时,我们平静的生活才起了变化。”
  巩慧龙道:“皇甫千里闯入了你们的生活圈子?”
  女鬼道:“正是,有一天,他误打误撞进入我们仙人谷,我爹见他人品不坏,便收他为徒,传他绝世武功,还把我许配给他,不料只过了两年,他就不耐山居,经常往外跑,我爹发现他行为有些不当,不肯再将更高深的武功传授给他,他因此怀恨在心,有一天竟乘我爹喝醉时,猝然下手杀害了他,夺取了我爹三册武学秘笈,还挖掉我一双眼睛,割去我一只耳朵,又割伤我的鼻子,把我的面容全毁了,然后带着那三册秘笈扬长下山而去。”
  巩慧龙听得血脉贲张,大为愤慨,骂道:“那个该死的狗东西!这样禽兽不如的东西,老天爷为什么不劈了他!”
  现在,他总算明白她为何要躲在许家废园装扮女鬼的原因了,一个被毁去容貌的女人,他当然羞于在大庭广众之前出现。
  但是,她躲在这许家废园中,又能有何作为呢?
  女鬼似乎明白他心中的疑问,接着道:“我伤愈之后便离开仙人谷,决定下山找他报仇,经多方打听,得知他曾在这长江两岸出现过,因此我便到此寻找,白天躲在这里,晚上才四出寻觅,可惜三年来均未发现到他,直到今天,我先是发现那个公孙姑娘带你到此,后来又发现他和一个道士进入此宅,由于他蒙着脸,我一时没认出他来,直到他和公孙姑娘动手的时候,我才认出来。”
  “你为何不立刻现身截下他?”
  “因为……因为我不是他的敌手,必得等到能够一击而中时,才可动手。刚才我在窗外进行狙击,可惜他很机警,竟被他走脱了。”
  “你不是他的敌手么?”
  “是的,我爹虽然传授武功给我,可是我天资不够,而且我内力也不及他甚多。”
  “他认出你没有?”
  “可能没有,因为我蒙着脸。”
  “现在你除了知道他叫皇甫千里之外,还知道他一些什么?”
  “所知不多,仅看出他好像也练成了眉月门的武功。”
  巩慧龙听到这里,便将他设计陷害自己,造成巩、月两家干戈相见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
  女鬼咬牙切齿道:“这恶贼狼心狗肺,野心勃勃,可能打算打垮你们两家称霸天下。”
  巩慧龙叹道:“我要不是受了伤,刚才非跟他拼命不可……”
  女鬼幽幽一叹道:“巩慧龙,你愿意帮我一个忙么?”
  巩慧龙道:“好的,只要小可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女鬼道:“我叫闻人娇,现在我先让你看看我的模样……”
  说到此处,火光一现,室中已亮起一盏灯笼,她也就完全呈现在巩慧龙的眼前了。
  她散发披头,脸蒙黑布,身穿一袭黑衣,乍看倒真像个女鬼。
  她举手想揭下脸上的黑布,又似有些犹疑,道:“我……我的样子很难看,可能会吓着你……”
  巩慧龙道:“不要紧,小可认为一个人外表的美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
  闻人娇这才慢慢扯下黑布来。
  呈现在巩慧龙面前的,果然是一张极之可怕的脸,眼睛、耳朵、鼻子都残缺不全,比鬼还难看!
  巩慧龙一见之下,全身寒毛竖立,但却竭力不使心中的惊骇形于脸上,只长叹了一声道:“他既然杀死令尊,为何不把你一起杀了,而只毁你容貌?”
  闻人娇道:“他认为毁去我的容貌,我便不敢离开仙人谷。”
  她重新将黑布蒙到脸上,接着道:“现在你已看到我被毁容的情形,你相信我说的一切了吧?”
  巩慧龙点头道:“我相信。”
  闻人娇道:“我现在的样子,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不敢在四处走动,因此要找他报仇极为不易,如果你愿意帮我一个忙……”
  巩慧龙忙道:“小可本来就想找他算账,这不算是帮忙。”
  闻人娇道:“你的武功如何?”
  巩慧龙道:“还过得去,只是若要与他对博,只怕还差得远。”
  闻人娇道:“不要紧,我有把握可使你在半年之内成为举世无敌的高手。”
  巩慧龙惊讶道:“哦?”
  闻人娇道:“我的功力虽然不及他,但我爹的武学我都记在脑中,我可以倾囊传授给你。”
  巩慧龙道:“小可天资有限,只怕不能在半年之内练成令尊无敌天下的神功……”
  闻人娇道:“可以的,你们巩家的武功本就不错,以你目前的成就,再练我爹的武功,可达事半功倍之效,而且我有一颗灵药可助你功力倍增。”
  巩慧龙道:“什么灵药?”
  闻人娇道:“我爹生前炼成一颗‘参王丹’,它是用十株千年老参提炼而成的,服之可使你功力倍增,我爹一直珍藏舍不得吃。那恶贼杀害我爹之后,所以没有杀我,即是想逼我交出‘参王丹’,我抵死不肯交出,差幸保全下来。”
  巩慧龙问道:“你为何不吃?”
  闻人娇道:“此药只可男人服用,女人不能吃。”
  巩慧龙道:“小可服食之后,再经半年勤练,是否就能胜过他?”
  闻人娇道:“小可身上有伤,公孙姑娘曾给小可服下一颗‘九转还魂丹’才保住性命,在这个时候,可以服食‘参王丹’么?”
  闻人娇道:“当然可以。”
  说着,就从怀中摸出一颗蜡壳包装的药丸……

×      ×      ×

  月展翼静静的站在地下室出入口之处,监视着被捆绑在地的傻大姐、玩蛇老人及饕餮和尚三人。
  在地面上,又有巩家十个门下仗剑把守,防备极之严密。
  不久,巩凤翔满面凝重的走入地下室,月展翼一看就知没有巩慧龙的下落,便随口问道:“还没找到?”
  “没有!”
  “令孙自杀未死,流血过多而昏迷不醒,在此情况之下,自不可能不告而别,很可能是被……”
  巩凤翔长叹一声道:“不错,八成是被劫走了。”
  月展翼瞥了傻大姐三人一眼,微笑道:“巩老爷子若欲知令孙的下落,何不从这三人下手?”
  巩凤翔点点头,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喝道:“来人!”
  一个门下匆匆进入地下室,趋前领命。
  巩凤翔冷冷道:“把他们三人拖过来!”
  那门下便将傻大姐三人拖到他跟前。
  巩凤翔道:“点他们穴道,再解开他们身上的绳子!”
  那门下依言点了他们三人的穴道,然后解去他们手脚上的绳子。
  “让他们匍匐在地,拉直他们的双手!”
  那门下又依言施为,将傻大姐三人摆布成匍匐的姿式,再将他们的手臂拉直放在前面地上。
  巩凤翔道:“拔剑!”
  那门下右手扬处,一声龙吟,手上已握着一柄明晃晃的利剑。
  巩凤翔道:“从玩蛇老人开始,老夫问一句,如果他们不回答,便砍断他们一只手指!”
  那门人道:“是!”
  巩凤翔神色冷峻的问道:“听着,老夫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三人受何人指使?”
  玩蛇老人穴道受制,全身动弹不得,但却可以开口说话,他听了巩凤翔的第一个问题后,不禁苦笑道:“嘿,老叫化的一只手不保啦!”
  那门下一剑砍下,断去他一只大拇指,登时鲜血迸溅,但他倒也硬朗,居然咬紧牙关忍下了。
  巩凤翔冷笑道:“和尚,你来回答!”
  饕餮和尚大叫道:“要我回答,我就回答,可是你听了一定不满意!”
  巩凤翔道:“说说看。”
  饕餮和尚道:“我们受一个蒙面客的指使,接受他的金钱,他要我们干什么,我们就替他干什么,至于他是何方神圣,贫道却是不知。”
  巩凤翔道:“砍!”
  那门下又一剑砍下,也将饕餮和尚的一只大拇指砍下来了。
  巩凤翔道:“傻大姐,轮到你了!”
  傻大姐吓得面色如土,战战兢兢道:“饕餮和尚说的没错,我们当真不知他的姓名来历。”
  “砍!”
  “哎呀!”
  她的一只大拇指也断了。
  巩凤翔不管他们三人断指血流如注,又道:“第二个问题:他在哪里?”
  玩蛇老人怕了,忙道:“巩老爷子,这个问题,你得让老叫化解释一下。”
  巩凤翔道:“说!”
  玩蛇老人道:“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们与他有个约定:如要见他,可于午夜时分,手提一盏灯笼去江边晃动,他自会现身与我们相见。”
  巩凤翔问道:“何处的江边?”
  玩蛇老人道:“城东江边。”
  巩凤翔又问道:“以前试过么?”
  玩蛇老人道:“没有,我们四人受他雇用不过是半个月前的事。”
  巩凤翔道:“话先说在前面,将来一旦证明你所言不实,老夫将砍断你的双手。”
  玩蛇老人道:“这是实话,不过九仙真人已逃去,你们若冒充我们去江边等候,未必能够见到他。”
  巩凤翔道:“九仙真人与他是何关系?”
  玩蛇老人道:“跟我们相同,不过我们三人是经九仙真人引见而认识他的。”
  巩凤翔转望月展翼道:“月掌门人有什么话要问他们么?”
  月展翼道:“只有两个问题。”
  巩凤翔道:“你问吧。”
  月展翼便向玩蛇老人问道:“那仙女庙的道姑是不是九仙真人的师妹?”
  玩蛇老人道:“不是。”
  月展翼道:“那么,杀害道姑的凶手即是他九仙真人了?”
  玩蛇老人道:“不是,而是他。”
  月展翼道:“第二个问题:目的何在?”
  玩蛇老人道:“目的当然是想嫁祸于你,使你蒙上杀人之罪,然后设法在武林中引起公愤。”
  月展翼道:“你亲眼看见他杀害了那位道姑?”
  玩蛇老人道:“没有,是九仙真人说的。”
  月展翼回对巩凤翔一躬身道:“在下的问题问完了。”
  巩凤翔默不作声,过了好一会之后,才开口道:“你们月家的‘三指挖穴法’向来列为不轻易传授的秘技之一,而他竟然练就这门秘技,月掌门人应该知道他是谁才对吧?”
  月展翼道:“我们月家目前活着的人,只有九人练就此技,这九人是我二叔三叔,我堂弟玉虎、玉豹、玉狮、玉象,还有就是尹健堂、柳季伦和我。”
  语声一顿,又道:“这九人中,过去数日内的行踪均可交代清楚。”
  巩凤翔道:“月掌门人的意思是:这九人均无嫌疑?”
  月展翼道:“是的。”
  巩凤翔笑了笑道:“这么说,凶手又怎么身怀‘三指挖穴法’之技?”
  月展翼道:“在下也一直想不通这一点。”
  巩凤翔道:“他能从容进入你们江南第一家杀人而不被发现,你不认为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么?”
  月展翼道:“确实不可思议,因此在下并不排解凶手是我们月家人的可能性,只是在下实在想不出他是我们月家成员中的哪一个。”
  巩凤翔忽然叹了口气道:“月掌门人,老夫知道你的每一句话都是坦诚而真实的,现在你有何打算?”
  月展翼道:“假如巩老爷子暂时不计较我们误杀府上十多条人命这笔血债,那么在下有个建议,第一:不妨派人冒充这二人去江边试试能不能引诱他现身。第二:全力搜索令孙的下落。”
  巩凤翔道:“你呢?”
  月展翼道:“在下打算赶回镇江,彻查一下葛世俊及敝师兄丼公亮被杀害的情形。”
  巩凤翔道:“好,你回去吧。”
  月展翼道:“巩老爷子今后的行止……”
  巩凤翔道:“老夫仍将驻守于此。”
  月展翼道:“那么,在下如有发现,当立刻通知巩老爷子——告辞!”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十二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