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2021-03-20 21:30:46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与此同时,万柳居士公孙奇来到了巩家地址,他刚刚一脚踏入火场废墟,眼前便已出现三个巩家剑士,仗剑拦住他的去路。
  公孙奇含笑道:“你们是江北第一家的门下吧?”
  当中一个剑士面含敌意问道:“阁下贵姓大名?到此何为?”
  公孙奇道:“我是万柳居士公孙奇,特来拜谒巩老前辈,请为我通报一声如何?”
  那剑士一听他是万柳居士公孙奇,不敢怠慢,连忙进入地下室禀告巩凤翔,后者轻轻一哼道:“他来干什么?”
  “他没说。”
  “一个人?”
  “是的。”
  “好,请他进来。”
  于是,公孙奇被引入地下室,巩凤翔抱拳一礼道:“公孙居士当世之奇人,老夫未克远迎,恕罪!”
  公孙奇长揖道:“不敢,公孙奇欺世盗名,有幸谒见巩前辈,至感光荣。”
  巩凤翔请他坐下,然后便开门见山的问道:“公孙居士驾临江都,不悉有何见教?”
  公孙奇没有立刻回答,看看那三个像猪一样被绑在角落里的傻大姐三人,微微一笑道:“这三人招供了没有?”
  巩凤翔没有回答。
  公孙奇“哦”了一声,笑道:“抱歉,在下应该先回答巩前辈的垂询,在下今夜到此,是有两件事要与巩前辈谈谈,头一件是小女的事……”
  他轻咳一声,接着道:“敢问巩前辈,小女玉凤是否与令孙巩慧龙在一起?”
  巩凤翔诧异道:“公孙居士这话怎么说?你认为令嫒与我孙儿在一起?”
  公孙奇道:“不,这只是在下的推测,小女自与令孙结识之后……唉,说起来真丢人,总之古人说女大不中留,这话一点都不错。那天我一气之下打了她一巴掌,她就负气离开了我,如今已过了好多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巩凤翔忽然面露喜色道:“公孙居士认为令嫒会来找我孙儿?”
  公孙奇道:“是的,不过在下绝无追究之意,只是来问一问而已。”
  巩凤翔哈哈大笑起来。
  公孙奇不解的问道:“巩前辈因何发笑?”
  巩凤翔笑道:“听公孙居士这么一说,老夫倒要反过来向你要人了!”
  公孙奇微愕道:“反向我要人?”
  巩凤翔点头道:“不错!”
  公孙奇道:“此言怎解?”
  巩凤翔便将自己孙儿巩慧龙引咎自杀未死,突告失踪一事说了出来。
  公孙奇惊讶道:“巩前辈是否认为小女将令孙带走了?”
  巩凤翔道:“是的!”
  “凭据是……”
  “第一:我那孙儿当天伤势极重,正陷于昏迷中,不可能下床逃走。”
  “第二呢?”
  “第二:我孙儿如为歹人所劫,行劫者必是欲利用他来要胁老夫而出此,可是到今天已过了八天,仍未见有消息来,因此可断定他不是落入歹人之手。”
  “有道理,可是这也还不能证明我女儿带走了令孙呀!”
  “既非被歹人所劫,又非他自动逃走,当然是被对他友善的人带走了。”
  “对令孙友善的人,只有小女一人么?”
  “是的,他没有别的朋友。”
  公孙奇搓搓手,叹气道:“巩前辈言之有理,可是你若向我要人……”
  巩凤翔笑道:“放心,果真令嫒带走了他,老夫倒是可以放下心来了。”
  公孙奇叹道:“我那女儿最近变了,变得很不听话,真是伤脑筋之至。”
  巩凤翔道:“如是令嫒带走了他,公孙居士认为她可能会去何处?”
  公孙奇摇头道:“谁知道呢!那丫头这是头一次出远门,我实在想不出她会躲到哪里去。”
  巩凤翔道:“好,此事暂时搁下不谈,公孙居士来访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公孙奇又看了那傻大姐三人一眼,问道:“这三人招供了没有?”
  巩凤翔道:“他们自称受一个蒙面人指使,却坚称不知蒙面人的姓名来历。”
  公孙奇点点头,看看站在地下室门口的两个巩家门下,表情突现严肃道:“巩前辈,在下有一极机密事要奉告,请先摒去左右如何?”
  巩凤翔道:“此处无外人,你坦说不妨。”
  公孙奇道:“不,请先摒退左右,公孙奇才敢开口。”
  巩凤翔乃向那两个门下挥挥手道:“你们出去一下,把门关上。”
  两个门下应是退出,顺手将门带上,走上地面,分左右站在地下室的出入口上。
  过了约莫一刻时之后,只见公孙奇开门而出,一边退出一边拱手道:“留步,留步,公孙奇就去找一找看,若有消息,定当即刻来告。”
  说到这里,人已退出门外,他又连称“不送不送!”将门拉上,随即转身拾级走上地面,向那两个侍守在一边的巩家门下点头笑笑,便快步向外走了出去。
  所有埋伏在附近的巩家剑士都已知他是万柳居士公孙奇,这时见他从地下室辞出,当然不以为怪,而任他离去。
  这时,三更已过,巩家火场于公孙奇走了后,一切复归岑寂。
  那两个侍守出入口的门下很想进入地下室看看,但因没听见巩凤翔召唤,也就不敢进去。
  这样直到破晓时分,巩北银从客栈赶来(巩家妇孺均暂时安置于城中的客栈,由巩北银和巩北铜亲自保护)探视,他来到地下室的出入口,向那两个门下问道:“听说万柳居士公孙奇昨夜来访?”
  门下躬身答道:“是的,已走了很久了。”
  巩北银道:“他来干什么?”
  门下道:“他女儿跑了,来问老爷子有没有见到他女儿,说他女儿对我们三少爷……”
  巩北银冷笑道:“简直鬼扯蛋,慧龙会去拐骗他的女儿不成!”
  门下道:“不过,老爷子听了很高兴,他老人家认为三少爷的失踪说不定与公孙姑娘有关呢!”
  巩北银目光一注道:“哦,莫非慧龙就是被他女儿带走的?”
  门下道:“可能。”
  巩北银道:“若是他女儿带走的,那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门下道:“公孙奇还带来了一项极机密的消息……”
  巩北银道:“什么消息?”
  门下道:“不知道,他不让我们听到,要老爷子摒退左右……”
  当下,将昨夜所见情形说了一遍。
  巩北银闻言面色一变道:“一直到现在,我爹都没再露面?”
  门下道:“是的,他老人家不要弟子们进去,弟子们便不敢进去。”
  巩北银顿感不妙,一阵风也似的冲下石级,拳手敲门,喊道:“爹!爹!”
  地下室中无人应声,不过房门在他敲叩之下,“呀”的一声开了。
  室内仍点燃着几盏灯,明亮的灯光使室内的一切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巩凤翔坐在椅子上,一颗脑袋向后仰靠于椅背上,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但他绝不是睡着了,因为他的心口上插着一柄匕首!
  傻大姐、玩蛇老人、饕餮和尚三人情况也相同,每人的心口上也插着一柄匕首!
  四人早已气绝多时!
  巩北银震骇欲绝,大叫一声,扑到父亲身前,一把抱住父亲的遗体,悲恸的大叫道:“爹!爹!爹!”
  巩凤翔遇害了!
  凶手当然是万柳居士公孙奇!
  可是,公孙奇为什么要杀害巩凤翔及傻大姐三人?他连傻大姐三人一起杀了,莫非是在杀人灭口?
  他是杀人灭口,这岂非表示公孙奇即是阴谋陷害巩慧龙及造成巩、月两家大冲突的罪魁恶首?
  但是,他怎么敢以其本人的面目出现?这不是欲盖弥彰么?
  巩北铜闻噩耗急急从客栈赶来,他目睹老父惨死的情景,不禁泪如雨下,握拳透爪,悲愤地道:“公孙奇!你这个狗娘养的,我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说罢,放声大哭。
  巩北银流泪道:“三弟,愚兄刚才察看过了,爹和傻大姐三人是先中了某种剧毒,神智陷入昏迷之后,才被杀害的。”
  巩北铜泪流满面:“二哥回到这里时,那狗贼已经走了?”
  巩北银道:“是的,愚兄没碰上。”
  巩北铜道:“谁见到他?”
  巩北银一指侍立一旁的两个门下道:“就是他们两个。”
  巩北铜便转对他们问道:“当时你们两人不在这地下室中?”
  那门下弟子答道:“是的,公孙奇说有极机密的事情奉告,让老爷子摒退弟子二人,后来弟子二人看见公孙奇从这里面辞出,口中还说着客套话,弟子二人便不疑有他……”
  巩北铜道:“在你们退出之前,可听见他和老爷子说了些什么?”
  那门下弟子便将所听见的一切描述了一遍。
  巩北铜回对二哥巩北银道:“二哥,就你的记忆,爹以前曾经见过公孙奇那狗贼么?”
  巩北银点点头道:“见过的。”
  巩北铜忿忿地道:“那么,昨夜来的当是公孙奇不错了!”
  巩北银紧锁着双眉道:“可是,愚兄想不通的是:他公然现身杀害爹和傻大姐三人,目的何在?”
  巩北铜道:“当然是杀人灭口!”
  巩北银道:“杀人灭口的意思,当然是不使傻大姐三人供出一切秘密了?”
  巩北铜道:“不错!”
  巩北银道:“若然如此,他怎敢以本来面目现身相见?”
  巩北铜一怔道:“这……”
  他好像这时才触到问题的症结,顿时也陷入五里雾中,满面困惑道:“对啊!若要杀人灭口,怎可以本来面目出现?莫非来者非真正的公孙奇?”
  巩北银道:“听说公孙奇在月家做客,咱们是不是该去月家找他问问?”
  巩北铜皱眉道:“咱们巩家迭遭巨变,如今只剩下你我兄弟二人,而现在客栈的妇孺又不能不严加保护……”
  巩北银叹道:“所以,咱们二人现在似乎不宜轻离江都……”
  巩家门下众多,能托以重任的其实不少,但由于老父的惨死,他们已失去了信心,感到草木皆兵,不敢轻举妄动了。
  两兄弟正感束手无策之际,忽听外面响起一片喝骂声,继闻一人大叫道:“慢来!慢来!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接着,是一片搏斗声响!
  巩北银和巩北铜急从地下室冲出,只见几个门下正挥剑攻击一个中年人,巩北银正要喝止,一个门下已先开口叫道:“二师叔,就是他!他就是杀害老爷子的凶手!”
  中年人,正是万柳居士公孙奇!
  巩北铜一听之下,登时双目发红,拔剑出鞘,便欲加入攻击。
  “且慢!”
  巩北银伸臂拦住了他,大声道:“你们住手!”
  围攻公孙奇的几个巩家剑士闻言一齐撤剑后退,巩北银这才上前道:“你是万柳居士公孙奇?”
  公孙奇点头道:“是呀!你们江北第一家的人好凶,怎的不分敌友,见人就杀呀?”
  巩北银大声道:“武喜!”
  “在!”
  一个门下越众而出,他就是昨夜负责守卫地下室的两个门下弟子之一。
  巩北银一指公孙奇道:“仔细认一认,是不是这个人!”
  名叫武喜的青年仔细打量公孙奇一遍,点头道:“没错,只是衣服不一样。”
  巩北银道:“确实没错么?”
  武喜道:“没错!”
  公孙奇满头雾水道:“怎么回事?我是万柳居士公孙奇没错,你们……眼睛瞪得这么大,我跟你们巩家可没过节,今天我是专程前来拜望巩老爷子的,是友善的拜望,可不是来生事的呀!”
  巩北银冷笑道:“公孙奇,少在我面前装傻弄鬼,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天我跟你拼了!”
  一声龙吟,剑已出鞘。
  公孙奇呆了呆道:“杀父之仇?你这话什么意思?谁杀了你父亲呀?”
  巩北银吼道:“昨夜三更,你进入地下室杀害了我父亲和傻大姐三人,大家都看见了!”
  说着,便要振剑攻出。
  公孙奇大吃一惊,连连摇手道:“慢来!慢来!先把话说清楚,你说我昨夜怎么样?”
  那名叫武喜的青年举剑指着他骂道:“公孙奇!你这丧心病狂的狗贼,我们师祖与你无怨无仇,昨夜你竟下毒杀死了他,今天你居然没事人一个,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么?”
  公孙奇吓了一大跳,骇然道:“你们一定看错人了,昨夜我在仪征江畔与杨老头下了一整夜的棋,直到五更鸡啼才离开他赶到了这里,怎么说我下毒杀害了巩老爷子?”
  巩北银正想出手,一听他提起“杨老头”三个字,不觉一怔道:“你是说‘长江老渔翁’杨正义杨老前辈?”
  公孙奇道:“正是。”
  长江老渔翁杨正义是一位著名的武林高手,五十岁以前,曾经在京师任职昭武都尉,后来才告老返乡,在江边筑屋捕鱼过日子,他的为人就如其名,极富正义,故极得武林人的尊敬。
  巩北银也认识杨正义,而且交情不恶,因此一听公孙奇昨夜和杨正义在一起下棋,便不敢贸然动手了,道:“你说的是事实?”
  公孙奇道:“不信,你们可以派个人去问问杨老头,他这个人一是一二是二,要他说谎骗人,比杀他还难呢!”
  巩北铜厉声道:“可是,昨夜明明有个公孙奇前来拜访家父,暗使鬼蜮伎俩杀害了家父,这又怎么说?”
  公孙奇神色严肃起来,问道:“令尊已不幸遇害了么?”
  巩北铜悲愤地道:“尸体尚在地下室内!”
  公孙奇道:“带我下去看看如何?”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十三
上一篇:
十一

栏目月排行